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7章 陷害
    上灯节的这天,不仅灯亮,月更亮,那些富贵的公子小姐们也更喜欢在这一天游太湖。

    北国的太湖远远望去,浩瀚无比,如果在整个太湖绕一圈,那可以游到天色大亮了。虽然夜色有些冷,但四周烟花盛开,美得无比,年轻人哪管什么冷或热,只图个高兴痛快,说不定自己心仪的良人在今天会出现也不一定。

    今笙、湘君一行人先爬了城墙,站在城墙之上,可以看得很高很远。

    远远的,今笙瞧见他哥哥一行人也朝这边来了,几个人一行好似有说有笑。

    “笙姐姐,那不是燕京大哥吗?”云溪站在她旁边和她说,好像之前两个人从未发生过愉快一样。

    今笙嗯了一声,心道她瞧见的恐怕不是燕京哥,而是另有其人吧,她嘴角便噙了笑,说:“之前在楼上说我坏话的那人,是你宫里的表哥吧。”

    “啊?”云溪却是一脸茫然,好像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今笙望她笑笑。

    前世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好像也不认识,后来她们一起认识了,她对那位宫里的表哥赞不绝口,也令她心猿意马,以为那是自己的良配,哪知人家早就暗里串通一气,为的就是要羞辱她、陷害她,令她名誉扫地,在人前抬头来,她这个庶出的小姐与她这个嫡女一比,谁高谁低,立刻便见了分晓。

    “几位小姐姐,咱们可真是太有缘了,又在这儿遇着了,咱们就结伴一同去游太湖吧。”

    转眼之间,那几位公子的步伐就走到这边城墙上来了,明兰那没脸没皮的老远就喊了她们,张口就是几位小姐姐,但在座的小姐们最大的还要比他小上两岁可好。

    后面一下子来了这么几位富贵的公子,女孩子们都是娇羞的,没人敢答话,但明兰是湘君的哥哥,她哥哥向来嗓门大、说话豪放,她便掩唇而笑,说:“哥哥,我们已定了船的。”她们都是姑娘家,怎好与他们男人同乘一船,即使有自己的兄长在此,但不知旧情的若是瞧见了,准是要在后面说些闲话,坏了她们的名声就不好了。

    说话之间,各人的脚步也并没有停下,除了明兰和妹妹说了几句话,旁人倒没有开口之意,几位公子很快也就越过了她们前头去了。

    今笙回头瞧了瞧,若有所思,没看见苏大人,难道苏大人回去了?

    她心里格外的关注这位苏大人,这人究竟是不是太子一党的人,她尚且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个人在所有的人都死后,还能安危的活跃在朝堂之中,也许,是中立派的……

    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可怕、最狡猾的……

    “啊……”忽然传来尖叫的声音,今笙微微挑了眉,眸色微凉,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只见云溪从台阶上滚了下来。

    一个陌生女人的尖叫,大家难免回头瞧一瞧,仅是回头瞧了一眼,皇甫羡面上划过一些震惊,他想救她都来不及。

    眼睁睁的看着她从台阶上滚了下来,她的奴婢也惊慌失措的跟着跑了过来直叫:小姐,小姐。

    云溪终于在一处台阶上停了下来,是皇甫羡过来挡住了她,把她接住了,不然有得她继续滚了。

    “小姐,小姐。”她的两个奴婢慌忙跑过来,吓得脸都白了。

    云溪没有说话,她只是在皇甫羡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除了身上有些疼,倒也没有哪里受伤,毕竟这是冬天,她穿得多,刚才滚下来的时候,她也是有双手护了脑袋的,手上蹭破了一些皮,也就是皮外伤。

    她忽然望了一眼今笙站过的地方,也是她刚才滚下来的地方,竟红着眼睛说:“笙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下来,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惹得你这么讨厌我。”

    今笙淡淡的看着她,目光有些讽刺。

    小小年纪,她这栽赃陷害的功夫倒是演得炉火纯青,她哪里有推过她?片刻间她也明白了,这恐怕是她故意摔下去,目的就是为了栽赃给她。

    一计不成,她倒又施了二计,不惜拿自己冒险,她对自己也是够狠了。

    云溪这一滚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她现在站起来指明是今笙推了她,更是让路人都停了脚步,大家闲着也是闲着,没事看看这些世家小姐吵架也是挺有趣的,还一边互相打听着这是哪家的小姐。

    今笙便抬步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云溪,你怎么处处都想陷害我,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从小到大,我最疼的就是你了,府里谁不知道咱们两个感情好,我喜欢的东西都会分你一半,过年都是我们两个在一处,我不就是今年没陪你守年夜吃年饭吗?我和你解释过很多次了,那是因为母亲病重,我要照顾母亲,你怎么到现在还为这事生气,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踩空了摔下来的,你就算生气,也不能这样说我。”

    云溪委屈得都快要哭了,但还是据理以争:“明明就是你推了我,谁不知道你大小姐在府里向来霸道横行、蛮横无理、我为了讨好你,在你面前唯唯诺诺这么多年,你还是看不顺眼,想骂就骂,我在你眼里和奴婢有什么区别,这次好不容易出来玩玩,你一定是记恨我之前为你奴婢求情一事才推了我,究竟你有没有推我,你让她们说说看,刚才我们后面站了那么多人,总有人可以做证的。”

    “我,我可以作证,笙小姐确实推了云溪小姐。”明目忽然就站了出来作证,那明目可是侍候在她笙小姐屋里的奴婢,由她作证,别人想不信都难。

    今笙便瞧了这个奴婢一眼,之前本是要打发她回去的,后来她跟了哥哥去了一趟,便把这事给搁在一旁了。

    她喜欢她们这样迫不及待的冒头,这样她才能找到机会,明正言顺的除掉。

    明目居然作证了,燕京便有些不悦了,这可是笙儿屋里的人,他便开了口:“明目,你可不能胡说八道,陷害小姐,是要被打死的。”

    “我,我没有胡说,我,我真的看见是笙小姐推了云溪小姐了,云溪小姐说的都是事实,笙小姐对我们这些奴婢向来不好,我侍候她这么多年了,她对我也是非打即骂,你们看,我胳膊上都是让笙小姐给掐的,到现在还没下去。”她竟是掀了袖子,但大晚上的,谁还能跑到她一个姑娘的面前仔细瞅她的胳膊。

    她胳膊上的事且不轮真假,但就她是笙小姐的奴婢这一事来说,由她作证是笙小姐推了云溪,便是铁证了,任谁都无法不信。

    自家的奴婢都为旁人作证了,可见这主子有多可恶。

    “明目,小姐平日待你不薄,你怎么能这样陷害小姐,你头上这个首饰还是小姐送给你的,你知道这首饰有多贵重吗,你一年也赚不来的银子。”袭人已经气愤的上前质问。

    那头饰确实是笙小姐赏她的,因为那是周姨娘送她的。

    旁人一听袭人那一番话,也觉得一个主子待奴婢这么大方,不至于像她口里说得那般歹毒,何况这位笙小姐瞧起来也不大,真那么恶毒?

    明目涨红了脸,干巴巴的解释:“你以为这首饰是小姐想要的吗?这是周姨娘送她的首饰,她讨厌周姨娘,故意把这首饰送给我,为的就是糟蹋周姨娘的颜面。”

    在场听的人恍然大悟,这候门的事情,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