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27章 去逝
    昨晚苏大人走后今笙又练了一会琴,睡得晚了些。

    尽管如此,第二天还是起了个早。

    像她这样的人,是很难睡很长时间的觉的,有时候睡着了,也会忽然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前世的一幕幕,总是在黑夜,在她睡着的时候袭来,令她惊醒。

    和往常一样,她洗漱过后,便先去给母亲请安,瞧一瞧她。

    白慕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她今天的精神明显不是太好,显得有些气息奄奄。

    今笙过去瞧她,她还在睡觉,没有醒来的意思,今笙也便没有叫她,她只是转身走到外面,听着女儿离开的声音,白慕才勉强睁了睁眼,显得有气无力。

    她不想女儿发现,自己又病重了。

    昨晚,她咳了几次血,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今笙走到外面,悄声问柳嬷嬷:“母亲今天身体如何?昨晚睡得很晚吗?”母亲没有醒来,她瞧着母亲的脸色,觉得不是太好。

    柳嬷嬷没敢告诉她昨晚候爷来过的时候,夫人昨晚交代过,不让她说,免得她们父女之间生了嫌隙,这样对笙儿反而不利。

    怕她会因为夫人与父亲起冲突,嬷嬷也不敢说什么。

    今笙问话,她也仅说:“夫人昨晚有点失眠,和老奴说了一会话,是想起以往太多的事情了,伤感了一会,便睡不着了,估计今天要多睡一会了,小姐,您明天再看夫人吧。”也许休息一夜,夫人便好些了也说不定,这般小姐就瞧不出来夫人有什么异常了。

    今笙点了头,便没有往别处想,走了出去。

    她回去后练了会琴,写了会字,想到床上的母亲,多少有点心神不宁,便吩咐袭人把锅上的燕窝粥亲自送过去给母亲,给她补一补身子,让她务必喝下去。母亲吃的喝的她向来是自己动手,或者交给袭人紫衣或者她的嬷嬷去做。

    袭人答应一声,去了厨房那边。

    候夫人身子不好,吃上也比较挑剔,即使是燕窝粥,若不是她盯着,有时候她都不愿意喝的,还有那些药,常年喝那些药,身体也不见好久,久了也是不愿意喝的,她嫌太苦了,实在也是喝够了,怕了。

    不过,这些日子她天天去照顾母亲,她也便按时服药了,眼看着气色也比以往硬朗了不少,但今天瞧躺在床上的母亲,脸色感觉很苍白的样子。

    她有点心烦。

    她担心,母亲会逃不过前世的命运。

    前世的时候,过了上灯节没几个月,母亲便因病去世了。母亲去世没多久,周姨娘的贵妃姐姐来到府上,稍微一施压,甚至都没为母亲守满一年的孝,父亲便抬了周姨娘为妻,她这个嫡小姐在府上的日子便是连个庶女都不如了。

    不,她不能让周姨娘得逞,她不能这般被动的坐以待毙。

    那厢,周姨娘今天也又来到了候夫人的门前。

    正巧,看见袭人端了吃的过来,她便含了笑喊她:“袭人,这是来给夫人送吃的了吗。”袭人是笙小姐的大丫环,尤其最近,好像甚得笙小姐的信任,凡事都让她亲力亲为。

    袭人瞧了她一眼,语气平淡的应她:“是的周姨娘,照笙小姐的吩咐,给候夫人送些燕窝粥补补身子。”

    周姨娘心里是有点嫉妒的,这么贵重的燕窝,她一年也吃不上几回,她掌管着府里的大小事务,自然是清楚,现在府里的燕窝都让二小姐拿来给候夫人补身子用了。

    周姨娘面上依然含笑,说:“我刚好进去给夫人请安,燕窝就给我吧。”

    “不劳周姨娘了。”

    “侍候夫人也是我份内的事。”

    “这是小姐的吩咐,务必由我亲自送给夫人。”袭人拨腿便走了。

    周姨娘跟着一块进去了,候夫人已经醒了过来,只是,她卧在床榻上,瞧起来分外的没有神采,脸色比以往更要苍白了,像个没有气息的人一般。

    知道是周姨娘和袭人都来了,候夫人便微微睁了眼,就听周姨娘朝她请了安,说:“夫人,您的身子可好一些,怎么瞧起来,好像没有精神呢。”

    候夫人勉强打起了精神,瞧了一眼虽是年过三十了但风韵犹存的周姨娘,再想到顾才华对她所说的话,她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她淡淡的应了一句。

    袭人这时已把燕窝粥放到柳嬷嬷手上说:“夫人,这是小姐特意让奴婢送来的燕窝粥,小姐再三交代,让您无论如何也要吃下。”

    “嗯,我会吃下的。”夫人应了声,她其实今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她根本吃不下去,一来是身体忽然的不适,二来也是心情的问题。

    本以为已经死了心,那人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不会再难过,但昨晚他来说的那些话,让她一夜都没睡好觉,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难受。

    柳嬷嬷侍候她从床榻上坐了,把燕窝粥端了过去。

    周姨娘便上前说:“夫人,容妾身来服侍您吧。”

    候夫人声音有些无力的说:“不用了。”倒也没让她离开,只是在嬷嬷的服侍下,把燕窝粥给喝了。

    袭人瞧着夫人把粥喝完了,这才接了净了的碗,高高兴兴的走了。

    也许是燕窝粥起了些作用,夫人觉得身上有了些许的力气,便说:“周姨娘,你也可以回去了。”

    周姨娘并没有立刻走,只是说:“夫人,有几句话,我想对您说一说。”

    “你说吧。”

    周姨娘说:“这些年来夫人病卧在床,府里的大小事务也都是妾身在打理,妾身自问对夫人也是一片忠心,但是为何,夫人总是不喜欢妾身,令笙小姐也讨厌妾身和云溪呢。”她说得可怜,好似在她这里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候夫人就觉得气血上涌,昨天被顾才华气得不轻,现在周姨娘又在她面前装模作样,她忽然就觉得有点无法忍受,她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了,睁着眼睛说瞎话,她怎么就做得这么自然呢,好像真的似的。

    她的心情忽然有些不受控制,可又必须得忍。

    她身子骨不行,她甚至觉得自己恐怕熬不了多久了,她不能再和周姨娘撕破脸面,她怕自己真的去了,留下今笙,到时候没有她这个做母亲的撑腰,周姨娘会处处为难她的笙儿,她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她压抑着心里的愤怒,慢慢扯开一些笑,很勉强的笑,说:“周姨娘,你在瞎说什么呢,这些年我身子骨不行,多亏了你替我照顾笙儿,笙儿这孩子平日里是调皮任性了些,但心底善良,人并不坏,你以后可要多担待些,我累了,你先下去吧,等我身体养好一些,改日我们再聊。”

    “周姨娘,您快回去吧,夫人今天身体不适,不适合多说话。”柳嬷嬷已经上前请她离开了,她是夫人身边侍候的人,夫人还活着,她的权利自然不是一般的小,周姨娘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只得行了礼,告退。

    转身出去,周姨娘心情还是挺好的,看到候夫人的身体越来越差,比半个月前看到的时候更差了,她默默的吐口气。

    只是,不知道她这一口气要吊多久,她这一口气吊在这儿不走,对她是越来越不利了。

    也许是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最近频繁挑唆笙小姐对她们出手。

    今笙的一切行为,周姨娘自动归到候夫人的身上。

    刚刚来给她请安,也就是想看看她的身子骨到底如何了。

    和她说那样一番话,也就是故意气一气她。

    果然,周姨娘走过后不久,心里头烦闷的候夫人又剧烈的咳了起来,柳嬷嬷在一旁侍候,胆颤心惊,昨个到现在,已经咳了几次血了,以往也从未这样严重过。

    她知道夫人心里头不痛快,堵得慌,只能一遍遍开导她,和她说:“夫人,那周姨娘就是个贱蹄子,她的说话您就当听了个屁,别往心里去。”

    有些气是压在心里一辈子的,一辈子得不到舒缓和发泄,哪里能说消就消的,夫人只是交代说:“嬷嬷,如果我不在了,您就去笙儿那里,照顾她吧,这孩子从小就没什么心眼,虽然这些天瞧起来懂事了不少,但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她,怕她耳根子太软,到时候又被这些人三言两语哄了去。”

    柳嬷嬷直在一旁抹眼泪,她陪嫁过来,跟了夫人一辈子,她受了多少的委屈柳嬷嬷心里是最清楚的,现在年纪轻轻就落下了这病,她怎能不心疼。

    当天夜里,候夫人又吐了几口血……

    后来,咳血不止,竟是咽了那口气,侍候的奴婢都被吓得魂不附体,也是措手不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