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29章 计谋
    那几日,人来人往,前来吊唁。

    身为子女,都要披麻戴孝,云溪便也出来了,一起跪在灵堂前哭。

    就在这一日,候夫人刚刚下葬后的头一夜,国安候府便发生了一件怪异之事。

    夜深人静之时,笙小姐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了啼哭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听着竟是令人毛骨悚然。

    由于是笙小姐身边的大丫环,她们住的房屋相对来说都是比二等奴婢还要高一级,紫衣和袭人是姐妹,便住在了一个房间,霞光原先是和明目住的,明目死后霞光便一个人住了一个屋,后来夫人的丧事办完后,她院里的奴婢都打发了,柳嬷嬷照着夫人生前的遗愿,留了下来侍候笙小姐,便和奶娘住一块了。

    这一声接一声的哭声仿若就徘徊在自己门口,黑暗之中霞光便吓得立刻把被子拉了上来,蒙住了脑袋。

    那声音仿若就在耳边,吓得她魂不附体,颤抖不已,几乎要哭出来,却是连逃的勇气都没有,在被窝里颤抖着小声哀求:“夫人,不是我干的,不管我的事,我也是被逼的,都是周姨娘让我干的,你要找就找周姨娘算帐去吧,不管我的事,呜呜……”

    夫人才刚刚下葬,忽然就发生这等诡异的事情,她到底年纪不大,哪里受得了,便吓得小声哭了起来。

    后来那哭声便渐渐远去,没了。

    次日,待到天亮之时,霞光精神不振的走了出来,瞅见袭人和紫衣的时候忙上前叫住她们,小声的说:“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哭。”

    袭人一脸疑惑:“昨晚有人哭吗?没有呀?紫衣你听见了吗?”

    “没有呀,霞光你听见谁哭了?”

    俩个人都没有听见?就她自个听见了?霞光有些不死心,恰看见奶娘、柳嬷嬷和薄叶也走了出来,便忙跑过去叫她们,小声的问:“嬷嬷,奶娘,薄叶,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听见有人在哭啊?”

    薄叶一脸茫然:“没有人哭啊?你听见谁哭了?”

    奶娘漫不经心的说:“哪来的什么哭声,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惊扰了小姐的清静。”

    柳嬷嬷有几分阴阳怪气的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

    霞光脸色苍白,真的只有她一个人听见有人在哭?真的是夫人来找她了?

    不!一定是幻觉,那不是真的。

    霞光苍白着脸匆忙跑开,心里却是怕得要死。

    薄叶瞧她跑开的身影,悄悄跟了上去。

    那厢,今笙起床洗漱了一番,刚刚发生的事情袭人已经和她说过一遍了后说:“薄叶倒真是个机灵的,已经尾随她去了。”

    提到这薄叶,今笙心里也确实觉得她不错,让她学母亲的哭声,她都能学得惟妙惟肖。

    但是,想到母亲的死,她心里还是很压抑,很难受,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前世的命运,只说:“静观其变吧。”

    对付霞光比对付周姨娘容易得多,毕竟霞光是她院子里的人,吓她一吓,旁人也瞧不出什么端倪,但若用同样的手段去周姨娘,潜入她的院子里,便不太容易了,搞不好事情很容易败露。

    母亲都已经让人害死了,为了日后的行动,有些事情她还是要朝身边的几个奴婢说的,她也知道这些个奴婢都是信得过的人。

    在得知霞光竟然合伙周姨娘谋害夫人后,几个人是气得恨不得扒了这霞光的皮,但小姐要的是她主动供出周姨娘,便出此下策,吓她一吓,也只能暂且留着她的小命了。

    奶娘在一旁叹了口气,夫人的去逝令她很是伤心,她是跟了夫人一辈子的人了。

    这世上,就没有人不怕鬼的,越是作恶多端的人,越是怕。

    果然,霞光被吓了一次后立刻心神不宁的去找周姨娘了。

    她不能直接找周姨娘,但她跟云溪的奴婢秋蝉冬草都有交情,以往云溪和笙小姐玩得好,找笙小姐的时候都会带上这两个奴婢过来。

    她一溜烟的偷偷摸摸的去找云溪,冬草一见是她立刻把她领进院子里去了。

    乍见霞光来了,云溪便黑了脸:“你这个时候来找我作甚至?”

    霞光忙跪了下来,慌张的说:“小姐,昨天晚上,候夫人的鬼魂来找我了,我不能再府里待下去了,你给我一笔银子,送我出府吧。”

    云溪吓了一跳,立刻怒:“你胡说八道什么。”鬼魂一说,她多少也是有些信的,她也听人说过,谁家的人死后,便附到旁人的身上说话,自己是谁谁谁,家里的事情,都能说得一清二楚。

    这事玄乎得很,可没想到有一日就真的让霞光给碰上了。

    霞光都快要哭出来了,说:“小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这府里我是待不下去了,您给我些银子,送我出府即可,周姨娘让我对夫人下砒霜的事情,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云溪心里烦燥,这没用的东西,胆子也太小了。

    送她出府,她现在还是今笙的奴婢,她一个大活人,她如何把她偷偷摸摸的送出府?她要是不见了今笙会不找她?这事她还得请示周姨娘,便声色俱厉的和她说:“这事我会和周姨娘说的,你自己切忌不要在人前露出了马脚,我不找你,你最好不要再主动找我,不然露出了马脚,到时候有你受的,明目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了。”

    霞光连连声是,这才匆匆退了出去。

    不久之后,云溪也立刻前去把这事和周姨娘说了一遍,周姨娘一听这事顿时气得抓紧了手中的帕子骂:“哪有什么鬼神之说,一准是笙小姐身边的几个嬷嬷想出来的鬼主意,让笙小姐搞出来的鬼,这个小贱蹄子也太禁不住吓了,留下她早晚坏事,秦嬷嬷,你想个法子,先稳住她,别让这小贱蹄子坏了事。”

    秦嬷嬷小声说:“姨娘,老奴倒是有一个法子。”她小声和周姨娘咐耳几句,周姨娘点了头,说:“你去做吧,做干净点。”

    秦嬷嬷应下。

    在大户人家,想悄悄弄死一个奴婢,有的是法子。

    ~

    也正如周姨娘所言,闹鬼一事就是柳嬷嬷和奶娘一块想出来的法子。

    候夫人去逝后,柳嬷嬷照着夫人生前的遗言,过来照顾小姐,别的奴婢因为年纪也大些了,就放出府了。

    那时,柳嬷嬷正领着湘君小姐一边进院子一边说:“夫人刚刚过逝,笙小姐这几日正伤心着,小姐您来得正是时候,您陪笙小姐多说说话吧。”湘君小姐一瞧便是那种人美心善之人,又是笙小姐同姓的堂妹姐,血统上自然是亲的,打心眼里,柳嬷嬷是想这位小姐能与自家小姐交好的,只是笙小姐以往与云溪小姐交好,便少与湘君小姐往来。

    候夫人去逝了,那是自己的亲伯母,湘君是来吊过唁的,只是那日人来人往,她没能与今笙说上过话,现在丧事过去了,她便想来瞧瞧这位小自己一岁的堂妹妹。

    湘君被引进屋内,今笙人正坐在厅里听薄叶汇报霞光的事情,听完了便交代薄叶:“你继续留意着她的举动,有什么事情立刻汇报。”

    薄叶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奴婢挑开帘子,湘君这时候便被引了进来,今笙也就起身迎了过去。

    前世的时候,湘君是嫁与太子的,太子的成败关乎着很多人的命运。

    她得好好想想,如何能够帮助太子瀚渡过被废的劫数,但她一个深闺女子,平日里又哪里能与太子说上半句话,所以,还是得由湘君下手。

    不知道,上次一别后,湘君与太子瀚有没有下文了。

    她迎过去,定睛看着湘君,已经十五岁的湘君出落得像画中的美人一样。

    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紫衫如花,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今笙妹妹。”湘君来到她面前,忽然也不知道该拿什么话安慰她。

    十四岁便丧了母亲,也许,什么话对她来说都起不到安慰的作用。

    两个相视,一时之间今笙竟也找不出话来说。稍顿片刻,湘君拉了她的手说:今笙妹妹,日后如果有什么难处,你可以和我说说,若是能帮得上你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今笙问她:“你在可怜我?”

    湘君一怔,立刻摇头:“不是的,我不这个意思。”

    今笙忽然就噗的笑了,说:“你别紧张,来,我还真的有事要求你呢,我知道你的才艺,也知道你画作得好,我这些日子无聊,也在学习作画,但总是画不好,你日后若能常来教教我就好了。”

    她灵光一现,机智的想到了可以让湘君常来陪她的办法了。

    湘君见她虽是笑着,假装无恙,但目中哀愁难掩,心里更为她难过,又哪里会驳了她的意愿,便允了她:“你若是不嫌弃我唠叨,我以后就教你作画。”

    “能有湘君做老师,我可是求之不得,袭人,去把笔墨准备好了。”

    今笙拽着湘君去了自己的琴房,她写字,抚琴,都在这儿,自然,作画也该搬到此处。

    前世的时候,母亲有心把她培养成一个才华横溢之人,那时候她不愿意,总是偷懒,母亲病卧在床,拿她也是无可奈何,想要教育她,都是有心无力,最后去逝,也是满满的遗憾。今世,她想学了,把前世母亲所有的愿望都达成了,母亲却再也看不见了,她还来不及和母亲重续今生的缘母女之缘,她便走了,走得满心是伤。

    如果母亲在天有灵,看见她这一世的努力,看见她有一天亲手为她报了仇,是否会心满意足,含笑九泉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