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31章 疯了
    “小姐。”柳嬷嬷匆匆进来和她说:周姨娘、云溪小姐一块来了,还有霞光,也跟在后面。

    今笙扬了一丝冷笑,说:恐怕是来要人的,让她们进来吧。

    前世的时候,母亲在去逝后不久,霞光和明目前后被她要了过去。

    没有母亲依靠,父亲也宠爱周姨娘和云溪,奴婢也不愿意跟她,她也气得无可奈何,直接把人给了。

    周姨娘很快被请了进来,看见今笙的时候她还是微微愣了一下,总觉得这今笙像换了个人似的,虽然人还是那个人,但魂好像已不是那个魂一般。

    她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裙,腰素一条金腰带,外罩品月缎绣玉氅衣,气若幽兰,却贵气逼人。她颈前还静静的躺了一只通灵宝玉,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头发上别了一只简单的白色梅花簪,竟是美丽至极。

    现在的笙小姐,当真是优雅又有气质,就连喝个茶,都端得尊贵了几分。

    周姨娘心里惊讶之余,还是忙先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说:“笙小姐这几日可好?”

    今笙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些个人,声音平静又哀伤:“周姨娘,母亲刚刚去逝,我的心情能好得了吗。”

    周姨娘心里暗暗冷笑,她心情不好就对了,但还是安慰她一句:“笙小姐您还是要保重自个的身子的,夫人泉下有知,看到您不开心也会心疼的。”今笙望她不语。

    周姨娘话锋很快便又一转:“我听霞光说,这几日您这院子里可不太平,这丫头都吓得求到我这儿来了,您看,您这里也不缺使唤的丫头,要不就把她给云溪小姐使唤几天。”

    三言两语的就转到要人这事上了,今笙挑了眉,看了缩在后面仍旧是一脸害怕的霞光,她手中的茶杯啪的放在了桌子上,溅了一些茶水出来:“周姨娘,你说这话像话吗?我身边的奴婢再多,就算我不喜欢,那也是我的人,轮得着你一个姨娘来要我的人吗?你今天看着这个奴婢喜欢了要了去,是不是明日再看见我别的东西喜欢上了,也要找我要了去?”

    周姨娘是真以为,没了夫人后,她在这府上便可以一人独大了,她这个嫡女也可以不放在眼里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敢大胆的来朝嫡小姐要人。

    周姨娘也没想到,这今笙竟是这般牙尖嘴利,她不过是要个人,她竟说这许多的话出来,便也立刻赔了笑脸,说:“笙小姐,不是我想要你的人,是这丫头,说最近在您这里总听见别的声音,她太害怕了,才求了我,想跟云溪小姐。”

    今笙敛了眉,语气温和了几分,瞧向霞光说:“我的奴婢,就算不喜欢,也是我的人,何况,我还挺喜欢霞光这丫头的,没有送人的道理。”

    霞光这时扑通给跪了,慌张的哀求:“小姐,我想去侍候云溪小姐,我不能在这院子里侍候您了。”

    今笙望她笑笑,说:“我知道,都听奴婢告诉我了,说是你这两天在屋里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你害怕了。”

    “是是,小姐,是夫人回来了,每天晚上都在哭,您听到没有。”

    今笙望着她轻蔑的笑,说:“我又没做亏待母亲的事情,母亲自然不会回来吓唬我,为什么独独是你一个人听见了母亲的哭声,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母亲的事情?”

    “不,不是的,是周姨娘让我干的……”

    “你这个贱丫头胡言乱语什么?”周姨娘已经扑上去抓住她朝她嘴巴上抽。

    这个死丫头,八成是疯了,居然敢说她……

    来之前,就已经交代过她了,少说话,由她来和笙小姐谈。

    她没想到,今笙三言两语的也可以刺激得这个丫头把她给供出来,她恨不得掐死这个丫头。

    “把周姨娘拉开,让她说。”今笙猛然沉喝一声,她身边的奶娘和柳嬷嬷立刻上前一把就扯开了周姨娘。

    已经被周姨娘打了一个耳光的霞光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脸叫:“夫人回来了,夫人真的回来了,呜呜……”她忽然缩着身子扑在地上痛哭起来,哆嗦着直说:“不是我,是周姨娘让我干的……呜呜……”她哭得甚是可怜,双手捂了自己的脸,甚是害怕,全身发抖。

    今笙瞧着她,心里略有诧异,感觉她的样子像疯了似的。

    周姨娘两个人给扯住,她也是又急又气的喊:“笙小姐,这丫头已经疯了,她的疯言疯语您可千万不能信,我服侍了夫人一辈子,对夫人岂敢有二心啊!”

    今笙冷淡的扫了她一眼,说:“还是请父亲过来定夺吧,紫衣,你去请父亲过来。”

    紫衣答应一声,立刻跑去请候爷过来。

    ~

    顾才华倒是很快便被请了过来,来的路上紫衣便把事情和他讲了一遍,他听得甚是头疼,夫人的丧事才刚过去,她们又闹的是哪一出啊,说什么夫人的魂回来了,他才不信。

    顾才华进了今笙的院子,被引到厅里,他才迈步进去,周姨娘就红了眼睛跪了过来:“候爷,您可要为妾身作主啊!”

    顾才华瞧了一眼自己宠爱的周姨娘,因为夫人过逝,她今天也穿的比较素静,可即使是一身的素衣也掩饰不了她的绝美,明明三十年纪的人了,瞧起来就是个二十多了,再梨花带雨的要哭不哭,他瞧了甚是心疼,而且这几天她为夫人的事情也忙里忙外的,感觉都瘦了一圈,语气也温和了些,问:“怎么回事?”

    今笙已走了过来,她了解自个的父亲,知道他向来是个偏心的,便先开了口,装可怜装娇弱吗?她也可以呀!她目中也噙了泪:“爹,母亲才刚刚过逝,周姨娘就来朝我要奴婢,说什么我的奴婢已经够我了,要把霞光这个丫头要了过去,霞光平日里在我这里也很机灵,我舍不得给她,周姨娘便一直说我这里不干净,说霞光害怕才求了她要跟着云溪妹妹侍候去,哪知这霞光忽然跪了下来和我说,说我娘回来了,说不是她干的,是周姨娘让她干的,您看她,怕成这样子,一直在发抖,口里到现在还念念有词,这两日她一直说有听见哭声,起初我也不信是真的,可现在瞧她都疯了,说是周姨娘让她干的,这事便假不了。”

    周姨娘急切的为自己辩解:“候爷,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您可当不得真,这丫头是笙小姐的人,和我没半点关系,兴许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笙小姐或者夫人的事情,现在夫人又刚过逝,她便自己被自己吓疯了也不一定。”

    顾才华便沉了脸,一言不发的瞧了瞧趴在地上极力要把自己缩起来的霞光,他便上前踢了她一脚,准备问她话,哪知被踢了一脚的霞光立刻受惊的尖叫起来,口里直叫:“夫人,不是我,是周姨娘让我干的,您要找就找周姨娘吧,呜……”她吓得又大哭起来。

    顾才华沉着脸去扫周姨娘,他又不傻,单是这一句话,他也能想出一些眉目,周姨娘这时就忽然扑在地上哭了起来说:“现在夫人不在了,这个丫头又在这里装疯卖傻,我是有一百张嘴,也难说得清楚了,候爷,我这些年来是如何侍候夫人这个家照顾今笙小姐的,您还不清楚吗?自从笙小姐跟了夫人过一次年后,就变了个人似的,处处针对我,夫人现在一去逝,她又想出这等法子来诬蔑我,这丫头是她的丫头,谁知道是不是她与自己的丫头串通起来合谋要害我呀,如果候爷您不信我,我便只能以死明志了。”说明这话,她转身跑了出去。

    顾才华心里便动摇了几分,周姨娘说得有道理啊!他瞧了一眼今笙,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今笙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是信了周姨娘了,她心里甚是失望,虽然早就知道父亲的偏心,可再次经历的时候,还是失望透顶,她声音淡漠的说:“母亲才刚去逝,周姨娘就想从我这里要人,如果不是周姨娘与这个丫头以往关系就要好亲近,这个丫头怎么会出了事情跑去找她周姨娘,而不是找我这个主子?”

    今笙这么一说,顾才华觉得也有理啊!这个丫头肯定以往就和周姨娘有来往的,不然周姨娘干嘛别的丫头不要,偏要这个丫头给云溪当奴婢……

    就在顾才华左右摇摆不定的时候,忽然就有奴婢匆匆跑来叫:“候爷,周姨娘跳河自尽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