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32章 手段
    顾才华在得知周姨娘跳了河后原本是准备要走的,但他很快就又想起那个疯言疯语的丫头来了,便喝了声:“来人。”跟随他的侍从立刻跑了进来,顾才华吩咐:“把这个妖言惑众的奴婢拖出去,乱棍打死。”他的侍从立刻拖起地上的霞光往外走。

    今笙心底凉了个彻底,父亲这是听信了周姨娘的话,以为她和奴婢串通起来害周姨娘?就算并非完全相信,但处死这个丫头,分明也是保全了周姨娘的名声。

    吩咐完这些,顾才华匆匆离去。

    周姨娘的确是寻了死,这个天气,刚过完年不久,水还是冰凉刺骨的,可她就真的跳了下去,等捞上来的时候她也冻得浑身哆嗦,几乎要死,若非被今笙逼得无路可退了,周姨娘也不愿意这样做,毕竟这天气跳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但眼下她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能用此下下策,才能令顾才华怜惜她,信任她。

    果然,顾才华二话不说就丢下闹心的事赶过去看她了。

    顾才华过去的时候,云溪小姐和五少爷正在床上哭,两个人一声接一声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云溪一边哭一边喊着:姨娘您怎么能想不开呢,您没做过的事情父亲还能不分是非冤枉了您不成……姨娘您可不能扔下我和来哥儿走了啊!您这样子让我们怎么活啊!

    五少爷也哭红了眼睛,他扑在床上哭着喊:姨娘,姨娘您怎么能死呢,您死了我怎么办呀。

    周姨娘虚弱的躺在床上,声音显得有气无力:我被人那般冤枉,你们的父亲也不相信于我,我活着还有什么盼头,我现在是笙小姐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是恨不得拨了我啊……

    进来的顾才华听了这话心里头微微发沉,但见人是救了上来,没有生命之忧,心里也是暗松口气,他快步走了过去低声斥责:“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几时不信你了,你何故要寻短见。”

    云溪听见父亲的声音,回过身来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喊:“爹,笙姐姐现在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笙姐姐了,母亲在世的时候已经令她变了心,您再不管管笙姐姐,姨娘就要被她给逼死了,她现在刚死了母亲,恐怕心存怨恨,想要害得我没有了生母,她身边的奴婢,没有几个省油的灯,不知道哪天又给她出个什么坏主意来害我和姨娘。”

    顾才华瞧周姨娘和一双儿女都哭成了泪人,心里发软。

    他仔细想想今笙这段时间的作为,真的觉得她变了个人似的,好像不是他原来的笙儿了,以往觉得欣慰,想着她长大懂事了,这一刻,忽然就觉得不安,怕她真的是被白慕给哄了去,现在一心想要挤兑周姨娘和她所出的儿女。

    那个女人,死后还要搅得他的府上不能太平,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看错了她,表面装得柔和善良,大度的不得了,其实心眼比谁都小。也不知道她这段时间都给笙儿说了些什么,但由笙儿的作为来瞧,这白慕真是,其心可诛。

    顾才华走到周姨娘的床边坐了下来,语气温和的说:“那个疯言疯语的丫头,我已命人乱棍打死,你也不要放在心上,笙儿还是太年幼了,让那些贱婢哄了去,她原本也没有什么坏心眼的,改日我会和她好好谈谈。”

    周姨娘心里一喜,候爷这么说,便是信她了。

    周姨娘心里高兴,面上自是不敢显露一二,还是故作难过的说:“夫人才刚去逝,府里又闹出这等事来,这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多关心笙小姐的。”周姨娘这么懂事,顾才华也觉得欣慰。

    奴婢这时来禀报说热水已经烧好了,请姨娘沐浴。

    她刚刚落在了冷水里,自然是要在热水里泡上一泡,驱寒。

    周姨娘这才由床上起了身,但还是打了几个喷嚏,她是真的着凉了。

    顾才华吩吩奴婢赶紧准备姜茶给她喝了驱寒,又安抚了云溪和五少爷一番。

    周姨娘坐在了热水里,侍候她的嬷嬷忙给她端来熬的姜茶让她喝了。

    躺在浴盆里,她面上终于是浮出一些笑意。

    自己投河自尽这一招还真走对了,看来自己在顾才华的心里还是有着极大的份量的,她问身边的秦嬷嬷:“那个丫头死了?”

    “是的,已经打死了,您不用担心她再乱说什么。”秦嬷嬷悄声回她。

    周姨娘冷冷的笑了笑,说:“真是又胆小又蠢笨,死了也好,还能让人活活给吓疯了,留下也没什么用了。但这天底下哪有什么鬼神一说,如果她真变成了鬼,第一个来找的便是我,怎么可能是那个丫头,她这辈子最恨的人可是我,当年太湖一游,是我推她落的水,让她从此染上了疾病,她一直怀恨在心,只是苦于没有办法对付我罢了,这些年她也不得宠了,心里恨我要死,要找也是该来找我不是吗?”

    秦嬷嬷忙说:“您说得是,一准是笙小姐搞出来的鬼,现在柳嬷嬷也到笙小姐这边侍候了,笙小姐虽没什么脑子,但她身边的这几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还是不得不防。”

    周姨娘不由得又打了几个喷嚏,等喷嚏过后,她语气带了几分狠戾:“把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除去,看她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秦嬷嬷小声说:“现在夫人已经死了,往后等您被抬了正室,要对付笙小姐还是什么难事吗。”

    说到这事,周姨娘也是有些疑惑的:“照理说,夫人不应该这么快就死的,毕竟只让霞光放了一次少量的砒霜,那点量不至于要人的命……”

    秦嬷嬷小声说:“只能说,她命该死,我可是听说头一夜的时候候爷有找过夫人,说了一些重话,夫人是给气着了,咳了不少血呢,所以那药也只起了个推波助澜的作用,真正杀了夫人的,应该是候爷。”

    周姨娘听这话低声笑了笑,忽然就又打了几个喷嚏,秦嬷嬷忙说:“您这恐怕是要受风寒了,以后万不可再跳河这样子的法子,一会让大夫给您开个药吃吃。”

    主仆二人小声的嘀咕了一会。

    那厢,今笙抚额而坐。

    但凡带个脑袋都能看出来的事情的真相,周姨娘来个投河自尽,父亲最后选择信了周姨娘。

    她心里除冷笑,还是冷笑。

    看来,只要触犯不到父亲的切身利益,他是不会把周姨娘怎么样的,周姨娘一个寻死,就能让他的心完全偏了她。

    一来,周姨娘的嫡姐是贵妃娘娘,父亲总想着有一天能借着贵妃娘娘的势力,升官发财,事实上,在母亲去逝不久之后,贵妃娘娘还真来到她们府上,为周姨娘说了些话,让父亲抬周姨娘为正室。

    二皇子那时候喜欢云溪,云溪是庶女,这身份总归是上不了台面,为了云溪和二皇子的这层关系,父亲也得抬周姨娘为正室,也好给云溪一个嫡女的身份,所以他不顾刚去逝不久的母亲,抬了周姨娘。

    今笙闭了闭眼,不能让周姨娘得逞,不能让云溪得逞,但是,有什么办法……

    “小姐,湘君小姐来看您了。”紫衣这时匆匆走过来和她讲。

    自候爷走后,小姐就这样坐在这里了,瞧得出来她并不开心。

    霞光被打死了,周姨娘没得到任何处置。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