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42章 指点
    候门那点事情总是过于精彩,苏大人自然是没料到自己才进来会有这一出戏。

    今笙解释一番,他站在那里像个长者一般的听着,听她说完也仅是点了点头说:“无妨,你先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薄叶,把云溪送回去,别让她在这儿丢人现眼。”今笙便吩咐下去,薄叶直接上前拽了云溪的胳膊便朝外走了。

    薄叶的力气是出了名的大,云溪在她手里就像小鸡一样,直接被拎走了,外面还传来云溪叫骂的声音:“今笙,一定是你干的,贱人……”随着云溪声音的消失,她很快被薄叶扔出了院外。

    “把你们主子带回去,没事再来我们院里乱咬人,我可就不客气了。”薄叶院的门口冲云溪的两个奴婢叫,颇有霸气侧漏的气势。

    周姨娘还在病中,没有周姨娘出谋划策,怕云溪小姐不是今笙小姐的对手,两个奴婢二话不敢说,直接扶着云溪小声劝着她,忙先把她带走了。

    那厢,今笙已朝苏大人行了礼,谦意的说:“让苏大人见笑了。”

    苏大人瞧了她一眼,明明只是一个稚嫩的小女孩,那性子偏沉稳得像个老者,那种沉稳,就好像是历尽了风雨后沉淀下来的一份心计。

    “笙儿,怎么回事?”顾燕京还不知旧情,询问了一声。

    今笙不太想在苏大人面前说这件事情,毕竟是她施了些手段,便说:“我也不知道云溪怎么一回事,可能是有点误会,她这个人这些日子总是处处针对我,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随她去吧。”

    顾燕京了然,也就没再多问。

    “苏大人,劳烦您百忙之中还来教导我,这边请。”苏大人前来自然是为了教导她弹琴,今笙也便直接把他请到琴房里去了,真是一点废话都没有,没有刻意的巴结奉承,客气又恭敬。

    为了避嫌,毕竟男女有别,顾燕京总是刻意的跟随一块前去,但多半的时候他都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瞧瞧自家妹子又写了什么字,但却意外的发现今天的桌子上多了不少的画,看来是妹妹近日又在学习作画了。

    他瞧得津津有问,好像妹妹能作出一副画来便是天大的喜事般,要知道以往今笙是从来不碰这些的。偶尔瞧一眼苏大人那边,那个向来倨傲的男人对今笙特别的有耐心,教导起来还真有点夫子的模样,再瞧自家的妹子,也特别的用心……

    他偏着脑袋想了想,真的打心眼里觉得认真学习的妹妹更加的可爱好看,坐在琴前倒真的是又端庄又好看。

    “苏大人,您弹的梅花三弄特别的好听,天籁之音大抵便是如此了,我反复练习了多日,但还是凑不出苏大人的那种味道。”顾今笙说这话带着赞美的,恭维得不着痕迹。

    她恭维了一下苏大人,如此自谦本是美德,他哥却忽然就接口说:“你才学习几天,当然不如苏大人,再则,苏大人是咱北国出了名的青年才俊,他不仅琴弹得好,还精通琴棋书画,对诗酒茶也有研究,但在这些才艺中,最让人惊叹的还是他的字,苏大人写的字绝对是千古一绝,书法上独创金体字,有苏大人做你老师,你将来绝对有机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今笙瞧了一眼哥哥,发觉得他可真敢说,对她的期望还不是一般的高,还妄想她超越苏大人,她可是记得后来的苏大人还成立了一个翰林书画院,苏大人在绘画上也有一定的成就,可谓是艺术全才了。

    当然,在苏大人面前她也不会有丝毫的自卑,她只要努力了,她相信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全才的人,虽然达不到苏大人的水平。

    顾燕京把苏大人一番夸赞,苏大人也就瞧他一眼,说:“没想到你对我的评价如此之高,你竟是这么的崇拜我。”

    顾燕京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他这是崇拜他吗?他只是想把他的才艺介绍给笙妹妹了解一二,让妹妹多多求教他指点一二,当个免费的老师,多好。

    今笙抿唇含了笑,低首弄琴。

    没想到哥哥和苏大人在一起说话是这么的有趣,对于苏大人她心里一直有着距离,觉得他应该是城府极深的一个人,所以对他有着十二分的保留和警惕。

    苏大人这会就站在她的旁边,转眸瞧了她一眼,瞧她十指纤细,分明是一个没摸过几回琴的人。但能把一首曲子弹成这样,没练个几个月的人,恐怕做不到。

    “你能把梅花三弄的爱与哀愁都演绎出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乍听之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顾小姐这一生历尽了许多的坎坷沧桑呢。”他最后一句话几乎是要贴了她的耳朵才说的,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在自己的耳边,那好听的嗓音,就像手中的琴弦,一下一下的,拨在人的心弦上。

    她耳朵无端的觉得发热,好在苏大人很快离开了她一些。

    她便莞尔一笑:“我就当苏大人是在夸奖我了。”她继续抚琴,镇定自若,心里却知道这个人不但眼睛毒辣,心思也缜密。苏大人便踱步到她的面前,意味不明的看着她,似乎想要看穿她,她则忽然抬首,冲他又莞尔一笑,笑得无害又单纯,他却莫名的就觉得心脏突突的跳了几下,可他的背越加的挺直了,好像白扬树一般,又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他就那样站在今笙的面前瞧她,意味不明的目光也让今笙的琴渐渐有些乱。

    苏大人是一个绝美的男子,美若谪仙,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寻常人所没有的矜贵。他的脸庞好像有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让人不由得紧了呼吸。

    苏大人今天穿了一身的银色白袍,腰间依旧带了他那块上好的羊脂白玉,墨发依旧用一只发簪束起,往那一站,竟直似神明降世一般。但是,苏大人目光深邃幽远,看了也不会懂,这样的苏大人,怎么就会与她那粗枝大叶的哥哥成为朋友呢?并且答应做她的老师,这对苏大人来说实在是过屈尊了,他怎么就肯屈尊了呢。

    她不了解苏大人,更看不透他,所以她也不知道。

    “弹错了三处,你今天有点不在状态了……”

    一曲落下,苏大人指出她的错处,今笙默了默,她以为他会听不出来,因为她很快便带过去了。

    “长离,你快过来歇会,来看看笙妹妹作的画,给她指点指点。”

    听到这边的琴落下了,顾燕京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献宝了,发现妹妹有一些的特别之处,他都恨不得立刻让苏大人知道,直接呼了其名,可见两个人关系确实不赖。

    作画这等小事,对于世家女子来说,是很平常的好吧!究竟有什么好稀奇的,今天笙都觉得很不好意思了,何况她作的画并不好,正在练习。

    苏长离给面子的走了过来,坐下,顾燕京献宝的拿画给他瞧,都是今笙平日里练笔画的,有的画得很不好,有的还可以入眼……

    今笙有点无语,心里又觉得温暖,大概也只有哥哥才会把她所作的每一件事当作宝贝来炫耀,尽管那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事。

    “作画学了多久了。”苏长离一边翻了翻,一边问。

    今笙走了过来,一边收自己作的乱七八糟的写字桌子一边说:“苏大人,我刚学,还画不好,让您见笑了。”

    顾燕京以为妹妹怕自己画得不好让苏大人笑话了,便立刻说:“笙儿你不要拘束,长离是自家人,不会笑话你的,你要是愿意学,长离也可以教你呀,别收了,摊开来让长离瞧瞧,他才好指点你。”

    但是,作画方面已经有云溪教导她了,她也不想麻烦苏大人太多,总感觉这个人有点危险,哥哥恐怕都玩不过他,若不然,为何当年所有的人都被处死了,苏大人还安然无恙的活跃在朝堂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