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62章 哥哥
    在湘君进国安府后奴婢便通报了过来,当时的云溪也正在周姨娘的跟前待着,周姨娘自从那次病了后便一直没有多的精神,虽说病去如抽丝,可这已经好过一段时间了,还是精神不佳,她这会也便靠在了美人榻上了。

    云溪拽着她的胳膊说:“姨娘,您倒是拿个主意啊,我这脸都是云溪那个小贱人给害的,我若好不了,便让她的脸来赔。”

    周姨娘瞧了她一眼,云溪的脸现在有一道明显的疤,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指甲痕,现在却裂得大了许多,为了遮掩脸上的疤痕,她只得擦了厚厚的粉,可即使如此还是没有办法遮掩。周姨娘心里一阵烦燥,对这个女儿她是有着很高的期望的,现在瞧起来全都毁了。

    “这事急不来。”再则湘君不和她们住一处,那是二房家的嫡小姐,又不在一个府上住,她一个妇道人家想要对她下手谈何容易。

    云溪红了眼:“难道就这样算了吗?我的脸现在弄成这样子,今笙和湘君都好好的,我不甘心,不甘心。”她的小脸微微有些扭曲,真是又气又愤怒。

    何止她不甘心,周姨娘也不甘心,她头疼的卧在美人榻上抚额,揉了揉太阳穴,常桂在这时走了进来,来到她旁边轻声说:“副统领大人来了。”

    周姨娘精神顿时为之一振,立刻说:“快请,快。”

    副统领大人,周运,乃她的同母哥哥。

    她也就这么一个同母的亲哥哥,常桂是跟着她陪嫁而来的,自然是认得她的哥哥。

    片刻,周运副统领便被请了进来,那人年纪三十大几,生得倒是壮实。

    周运匆匆走来,就见自家的妹妹气色不佳的躺卧在榻,周姨娘这时便起了身,看似虚弱的朝他行礼:“见过哥哥。”

    云溪也忙跟着行礼:“见过舅舅。”

    “不必多礼,既然不适,躺着便是。”

    云溪便扶周姨娘再次坐下来,只是没躺上榻,便拿条薄毯搭在她的腿上。

    “妹妹,你托我办的事我都已经办托了,人也给你带了过来,过来吧。”周运吩咐一声,就见从跟随他而来的随从里走出一个男子来,那人有些的面老。

    周姨娘瞧了一眼那人,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那人也不知道周姨娘的身份,只觉得她举止不凡,瞧起来尊贵,便说:“回夫人,小的叫郑成,今年二十五了。”但面相瞧起来也不只四十了。

    “娶妻没有?”

    “回夫人,小的还不曾娶妻。”

    一旁的周运为他解释:“这是个好吃懒做又喜欢烂赌的人,母亲死得早,老父亲把他拉扯大的,现在父亲也死了,没有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

    周姨娘点头,又问他:“你可认识一个叫郑秀的女子。”一边问了这话,一边示意一下,一旁的秦嬷嬷便立刻取了画,给他瞧。

    那人仔细瞧上一眼,那是郑姨娘的画像,倒是极美的一个妇人,他仔细瞧了一会,答:“瞧着面熟得很,但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周姨娘暗含了笑,他瞧着面熟说明还是有些印象的,记不起来也正常,郑秀进府的时候也就十二三岁,他即使认识郑秀,那也是年幼时的事情了。

    周姨娘说:“这便是郑秀,如今是府里的郑姨娘,当初在你们镇上她家可是大户。”只是后来郑姨娘的父亲做生意赔了,家道中落,欠了许多的外债,在父亲母亲相继去逝后她不得不出来讨生活,几经周折,便进了这国安候府做起了奴婢。

    郑和心里吃惊,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夫人找他究竟所谓何事,只好说:“不知道夫人找我是为何事?”

    周姨娘说:“要你做什么,日后自会告诉你,时机到了,你只要帮我做成一件事情,这些银子都是你的了。”一旁的奶娘再次打开一个盒子,里面装满了银元宝。

    周姨娘说:“事成之后,你把这些拿了去,够你一生衣食无忧,娶妻生子了。”

    那人暗暗咽了下口水,他在外面是欠了许多赌债的,来的时候这个大人物就帮他还清楚了,他也不知道周姨娘要他做何事,但这些白花花的银子就在眼前,终归是有着极大的诱惑的,便点了头:“夫人要小的做什么吩咐便是。”

    “这段时间,你暂时就府上做个小工,负责修剪浇灌府里的花,可做得好?”

    “小的做得好。”

    “做不好就跟着学,但在这期间你需要与我签个卖身契,时间是半年,你只要画上押,这些银子你便可以先拿去用了,半年后你也便可以自由出府了。”

    ~

    那厢,薄叶也匆匆的跑进小姐的闺房内,湘君还在与小姐说着话,她知道俩人交好,还是欲言又止了片刻,想请小姐示意要不要说,今笙便笑说:“有什么事就直言吧。”

    薄叶便把看到的事汇报:“小姐,周姨娘院里来了人,奴婢打听了一下,说是周姨娘的哥哥来瞧周姨娘了,还是个什么副统领来着,身边带了几个人。”

    今笙想了想,这周姨娘是把她的哥哥搬来了吗?

    他哥哥是一个男人,搬他哥哥又能做什么?

    再说,即使是搬了她的庶母过来,还能管得了她们国安候府的家务事不成?

    湘君便笑说:“笙妹妹,这周姨娘和云溪吃了大亏,是不会善罢干休的,周副统领没事来府上干啥,周姨娘生病这么久都没惊动到她的庶母,现在病好了人倒来了,我瞧她定是打了什么如意算盘,请他哥哥为她做什么事来了,你多留意着她。”

    今笙点头,毕竟也猜不透周姨娘这一次想做什么。

    “笙妹妹,我也出来一会了,先回去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让奴婢去通报我一声便是。”

    云溪要走,今笙也便不留她了,主要是瞧她心里闷闷不乐,不大快活,便送了她出去。

    湘君离开今笙的院子回去了,她的确是心情不太快活。

    原本想直接回府的,但想到之前薄叶来回的话,她心中一动,便想要瞧一瞧那周姨娘找他哥哥来干什么,索性在外面站了一会,等在云溪要回她闺阁的必经之路上,却没料到没等到云溪,倒是等到周姨娘身边的那个秦嬷嬷来了。

    秦嬷嬷正领着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匆匆的走来,但那人瞧起来倒是有几分的贼眉鼠眼,东张西望,好像是头次进府般。

    “秦嬷嬷。”湘君便喊了她一声,假意路过。

    秦嬷嬷听声便扭过脸瞧她一眼,见是二房家的湘君小姐,心里有几分警戒,还是应了她一声:“见过湘君小姐。”

    “这人是谁呀,刚入府的吗?”湘君问了一声。

    秦嬷嬷心道这湘君小姐果然是个厉害的,竟是能一眼看得出来此人是刚入府的,又一边暗骂这个人没见过世面,有什么好东张西望的,让人一眼便瞧出来是个新人。但那人显然不知道自己哪里有什么不对,只是看见眼前的湘君小姐的时候两眼微微放光,世家的小姐就是长得好看,水灵灵的,不是那些小老百姓的姑娘能够比的。

    “是的,我这就把人安排过去,湘君小姐您慢走。”说罢这话她倒是忙匆匆离开了,秦嬷嬷并不想和湘君小姐有什么交集,她知道这是个厉害的,最近又和今笙小姐走得甚近。

    湘君偏脑袋想了想,也就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