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64章 同意
    若问苏大人怎么会瞧得上她,其实,他也不知道。

    初次见她之时,她像个男孩子一样,可爱又率真。

    再次见她之时,从她的身上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影子,令他几乎陌生,她生得亭亭玉立,已经是一个渐渐走向成熟的姑娘了,她虽常是一身素衣,却依旧那么的光彩照人了,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冷和艳里好似藏了许多的秘密,但她也不失温婉,他看她,处处都是惊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目睹过她多次被庶妹设计一事,她虽都化解了,他却总觉得她既坚强又可怜,那个时候,他便莫名的想要护她。

    护她一世周全,也挺好。

    眼前,她嚅嚅的问一句:苏大人,怎么会瞧得上我。

    这话,就显得她极不自信了。

    平时,在旁人面前她瞧起来也甚是从容,但内心深处的那股子不自信,在此时的苏大人面前还是表露了出来。

    苏大人想了想,其实,他还真没想过笙小姐会当着人的面问一句,怎么会瞧得上她,既然问了,他还是要回答的,便说:“男才女貌,倒也没什么不好。”

    顾燕京忽然就说:“那个瞎说大实话的姑娘,走,跟爷去领赏。”他站起来走了,是想给他们两个单独说话的空间。

    袭人一怔,忙跟了顾燕京走了。

    ~

    这俩人一走,也就剩下苏大人和顾今笙了。

    今笙心里暗暗一急,她还从未和什么男子单独相处过,尤其是和苏大人这样的人,她不觉然的退了退,就听苏大人说:“笙儿,去给我弹首曲子听。”

    “……”称呼都变了,听起来太亲昵了,除了哥哥,家人会这样叫她,还从未有人这样叫过她的名字,今笙脸上一红,忙就转身走了,去给他弹曲子。

    今笙在琴前坐了下来,莫名的觉得心跳有点快,便暗暗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弹曲,她刚又学了一首梅花三弄之外的新的曲子《广陵散》。

    乐调响起来的时候苏长离便微微挑了眉,有一位犯人,因为满朝中的专政而被杀害,临刑前便从容的弹奏此曲。弹奏完毕后他曾叹息道:《广陵散》今天成为绝响。之后广陵散名声大振,里面面更多的意义却是蔑视权贵、恨愤不平的情绪。

    一个小小的候门女子,怎么独爱这等曲子。

    她总是能把里面的感情宣染出来,这不是会弹奏曲子便能做到的,若非有过这样的心境……

    苏长离踱步到她的旁边,她弹奏的时候总是过于专注,好似身临其境一般。

    他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她身子便微微僵了一下,音也便断了。

    “还请大人指点。”她总是过于客气,想要站起来。

    苏长离便一只长臂摁了她的肩膀,让她继续坐着,和她说:“我们俩人的时候,不要叫我大人。”

    今笙脸颊发红,盯着琴弦问:“那我叫什么?”

    苏长离想了想,他其实也没想过,在外面旁人都尊他一声苏大人,但他并不喜欢今笙这样称呼,但他很快想到了,便说:“家里人,都喊我三爷,你便叫我三爷吧。”

    今笙忽然就有些忍俊不禁,三爷这样的称呼,她觉得是对上了年纪的人的一种称呼,比如二叔,旁人都叫二爷,因为他排行老二。

    “你在笑什么?”苏长离问她,她虽笑得很轻,几不可闻,他还是捕捉到了。

    今笙瞧了他一眼,问他:“你在家里排行老三吗?”

    他解释:“嗯,还有一个姐姐和哥哥,他们都成了家。”只有他了……

    难怪叫三爷了,她望他一眼,莞尔,规规矩矩的喊一声:“三爷您好。”

    明明是听规规矩矩的一句称呼,听在他的耳里,却觉得分外甜腻,无端的便有些心猿意马,心跳莫名的加快了几下,他便以拳放在唇边轻笑了那么一声。

    长这么大,还不曾有什么女孩让他觉得心跳加速,心猿意马过。

    “再叫一声。”

    “……”今笙反而窘了,苏大人是在捉弄她吗?但他瞧起来又极为的一本正经,而且,他觉得苏大人是一个极为正经之人,不像是会干捉弄人的事情。

    “再叫一声。”他再次说,深邃的目光瞧着她,忽然就让她有种置身在太湖的感觉。

    “三,三爷,您想干嘛?”她这次是有些紧张了。

    她的紧张,无疑就愉快了他,他便忍俊不禁的笑了,今笙这才知道是真的让他给捉弄了,她窘得又恼又羞的瞪他一眼,站了起来,跺了一脚走了。

    平时瞧起来像个谦谦君子,高高在上的苏大人,竟然还要这样捉弄她,她有一瞬间觉得:真幼稚。

    “笙儿,你若不反对,我明日便派人朝你父亲提亲了。”

    身后传来苏长离的声音,她顿了足,脸上还是红得通透。

    她其实是不太明白的,为什么苏大人非要她的意见?他不是应该直接朝父亲提亲的吗?

    她微微咬了唇,转身,顿时吓得慌忙后退,这苏大人也太无声无息了,站在她身后都没个声响,害她回身时差点没撞上。

    “你为什么非要征求我的意见?”

    真的是有十万个为什么等着他来答啊!

    “你情我愿才好,不能勉强你。”

    说得倒是比唱得好听,还说什么日后她若不满意还可以退亲,她有拒绝的余地吗?他既已开了口,她觉得就算她不同意,这亲他也会提的,而父亲肯定会答应。

    瞧父亲和哥哥那样,是巴不得赶紧把她嫁给人家的吧。

    如果非要择一人而嫁,苏大人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前世的时候,他一直活着。

    她也相信他,他是友非敌,不然,在那个梦告知他后,她便可能死了。

    最终,今笙还是点了头:“嗯。”这就把亲事给定了,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哪有不脸红的道理,她微微垂了眸。

    “笙儿,这是你绣的帕子吗?”

    今笙猛然抬头看去,苏大人已经来到她的桌前拿了那刚绣好的帕子。

    今笙下意识的点头回他:“是的,刚刚跟着奶娘她们学刺绣,绣得不好,让苏大人见笑了。”

    “嗯?你叫我什么?”

    今笙窘,想起来他的称呼,还是忙红着脸改口:“让三爷见笑了。”

    苏大人当然不会见笑,他觉得绣得挺好看,便收了起来,就那么收在自己身上了,今笙望着他有点不可思议,他该不会想把她的帕子拿走吧?

    苏大人便走到她的面前,他伸手解了自己常年挂在腰上的那块上好的羊脂玉佩,然后伸手拿了她的手,这个举动让她有点受惊,他怎么能摸她的手呢?就算她答应了他的提亲,可毕竟还没有成亲,她好不自在的。

    她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手心里却多了一块温良的玉,苏大人说:“这块玉我已经佩带有十年了,便用它与你交换一下这块帕子。”其实就是定情信物了。

    瞧出她的紧张,他还是很快便松了她的手,但那柔软无骨的小手却在心尖流连不去。

    今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能默默收下。

    面对一本正经又高高在上的苏大人,她心里莫名的觉得紧张。

    她再也不是前世那个没心没肺,可以去追男人的今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