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77章 苏大人掌嘴(今天上架求订阅哈)
    今笙忽然过来,两位少爷明显都没发现,一听这声音,六少爷便从五少爷的身上下来了,站了起来,瞧果真是今笙后便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笙姐姐。”

    五少爷痛得呲牙咧嘴,他也慢慢的爬了起来,直骂:“谁和他切磋了,顾详云你个杂碎,你给小爷等着。”翻了他了,居然敢打他。

    今笙微微挑了眉:“东来,周姨娘都教你这样骂六弟的吗?”

    五少爷并不惧她,狠狠的瞪她一眼,周姨娘就这样教他的如何。

    看了看周围都是她的人,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便哼了一声,转身撒腿便跑了。

    早知道顾详云现在这么能打,之前他就不会生气的把身边两个陪他的奴才赶走了,他最近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看谁都烦,去私塾,人人都喜欢顾详云,他能有好心情吗?一个人出来走会,又遇着了顾详云,本来以为自己比他又高又壮,打他完全没问题,毕竟以往也打过他,哪料这顾详云瞧起来瘦瘦小小的,力气竟是不小,被他压在身下一阵好打,现在浑身都疼。

    奶奶的个杂碎。

    五少爷一边走一边揉着身上,骂骂咧咧。

    今笙随他跑掉,便笑着伸手拍拍六少爷身上的灰尘说:“好样的,六弟现在倒是威武霸气了,走吧,看看你姨娘去。”

    非但没有丝毫责备他打架惹事,还夸他?

    五少爷跟在她身边,心里有些兴奋,又有些疑惑的问:“笙姐姐,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和五少爷打架吗?”

    “不就是切磋一下吗?男孩子哪有不打架的,再说了,五少爷比你还大两岁呢,就算切磋,也是他打你的份呀,自己当心着点,要是打不过就跑,可别站着让人打。”

    “哦。”但刚刚明明是他打五少爷呀?六少爷不想被她小瞧了去,和她说:“我现在力气可大了,能打得过五少爷了。”

    “嘘。”今笙食指放在唇边,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保护自己,锋芒太露反而会引起祸端,便和他说:“知道什么叫扮猪吃老虎吗?”

    六少爷挠头,答“装出弱者的姿态……”他忽然顿悟过来,说:“笙姐姐,我明白了。”郑姨娘以往也总是教导他,人在势力单薄的时候优秀反而成了祸端。

    比如现在的他,如果表现得太过优秀,周姨娘看见了能不嫉妒?能容得下他?

    说话之间,一行人拐进了郑姨娘的院子里。

    今笙便拽了他的手,摸摸他的脑袋,让他小小年纪便要学习隐瞒不发,的确是难为人了。

    ~

    郑姨娘是小产,而且是被人打得小产的,身子虚弱得厉害,只能服药慢慢调养。

    看今笙领着六少爷来了,她从床上想要起来,今笙便和她说:“不用起来,你就躺着吧,看你的气色还是不太好。”

    郑姨娘虽是极力安慰过自己不要在意候爷的作法,但心里还是难免凄凉,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活活被打没了,她也几乎没命。

    “笙小姐,我不要紧的,您别担心,倒是云哥儿。”她瞧了一眼六少爷:“你今天怎么没去私塾呢。”

    六少爷垂眸不说话,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里。

    郑姨娘自然是明白他的,便又说:“有奴婢照顾我就够了,你不要耽误了自己的学业,下午便去私塾。”

    六少爷看她,他隐忍着,但眼里却红红的。

    这是他的生母,又是一手带大他的,感情自然是深的,她被父亲打了,流了许多血,孩子也没了,人也被关到柴房里去,这对他的冲击力是很大的,他毕竟才八岁的年纪。

    郑姨娘说:“笙小姐,你帮我说说他,我现在是说不了他了,他都不听我了。”

    今笙便笑说:“郑姨娘,你别担心,六弟也只是舍不得你,就让他在家歇息一天吧,明个再去私塾,若是有落下什么课,六弟明日补回来便是。”

    “云哥儿,那就照你笙姐姐的意思做,明白吗?”

    六少爷这才点头:“知道了姨娘。”

    和郑姨娘这边说了会话,今笙也就告辞了。

    且说那顾东来在与顾详云打过一架后便拉着脸去了周姨娘那儿了。

    周姨娘正心烦着,躺在美人榻上生着闷气。

    今笙之前把她大仓库的钥匙给抢走了,她是气得不轻的。

    云溪那时也正捧着脸伏在圆木桌上出神,她在想要怎么样才能与二皇子生米煮成熟饭。

    两个人都没功夫搭理他,顾东来便黑着脸一屁股在云溪面前的坐了下来,哪知坐力过猛,只觉得肋骨生疼,他表情扭曲了一下,直吸冷气。

    周姨娘瞅了他一眼,到底是自己养的,便觉得他甚是不对劲,问他:“来哥儿,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五少爷憋着气不说话,他就想不通,这顾详云比他还小两岁呢,也没他高,怎么就打不过他了?

    “来哥儿。”周姨娘叫他。

    顾东来心里烦着,不想说话,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打,他也觉得挺没面子的,不太想说。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被宠着哄着的,几时受过这等欺辱。

    “你怎么说不话呀,姨娘问你呢。”云溪已经拿手戳了他的胸口。

    “哎哟……”顾东来痛得叫唤了一声,胸口处被顾详云打了好几个拳头,现在被云溪一戳,可真的疼。

    “一惊一乍的,你干嘛呀。”云溪给他个白眼。

    “我疼啊,你说话就说话,你戳我干嘛。”顾东来也气了。

    周姨娘便已从美人榻上起来了,觉得今天的顾东来甚是不对劲,便过来拉他的胳膊问他:“你怎么了?给人打架了吗?”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可照理说,这府里也没人能打他呀?

    “哎哟,你别碰我。”顾东来冲周姨娘叫,只觉得胳膊也疼,浑身都疼。

    周姨娘见他处处叫疼,心疼得不得了,忙哄着他:“我的小祖宗,你且忍耐一下,让我瞧一瞧,看都打成什么样了,要不要紧,要不要请大夫。”

    顾东来不情不愿的被周姨娘解了衣衫,查看一番。

    云溪到底是年纪大些了,已经十三岁了,知道男女之防,她别过脸去喊:“也不知道避点人,不会去里面看吗,丢死人了。”

    周姨娘黑着脸嚷她:“他是你弟,才十岁,怕什么啊……”毛都没长呢。

    检查了一番,倒也没看出顾东来身上有什么伤,就是这里紫一块那里青一块。

    毕竟是小孩子打架,还能打成什么重伤不成。

    “应该不要紧,过一天就好了,我说来哥儿,你都给谁打架了?你身边的奴才呢,都死哪去了,不知道看着点吗?”

    周姨娘再次帮顾东来把衣衫穿好后问。

    顾东来憋了一会,气冲冲的说了:“还不是那个顾详云,简直鬼上身了,忽然那么大的力气,我竟然都打不过他,我现在看他都烦死了,我以后不去私塾了。”

    怎么又是顾详云?

    周姨娘气得咬碎一口银牙:“那个小不点,你都打不过?你怎么这么笨呢。”

    “……”顾东来不说话,瞪她一眼,他才不笨呢。

    “私塾不去也行,那以后跟着你大舅舅学武吧,没准将来也能考个武状元,去宫里保卫皇宫呢,或者在军营里当个将军,多威风,到时候不怕打不过顾详云。”想到顾燕京现在就是在宫里当差,她是羡慕又嫉妒的。

    梦想都是令人兴奋的。

    “我不要,打人还需要我亲自动手吗,你多给我派几个奴才就是了。”学武太累了,他吃不消,有了人还怕打不过顾详云?

    “现在府里的人不归我管,这事你先别想了,我们就说说眼下这件事情,你书也不读,武也不练,那你想干什么?”周姨娘有点火了。

    “反正我就不要。”

    一旁的云溪翻了个白眼,说:“姨娘,你就别浪费口舌了,五弟的性情你还不清楚吗?他就想不学无术,终日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去调戏一下良家妇女……”

    “你给我闭嘴。”顾东来火了,冲她喊。

    周姨娘心烦了:“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我已经够头疼了,还要听你们俩吵。”他还要等顾才华回来,要回仓库的钥匙,让顾才华好好教训那个目中无人,像个抢盗似的笙小姐。

    ~

    约莫傍晚上的时候,也正是顾才华回府之时,今笙便直接去了前面等着,没想到却是连苏大人一块等回来了。

    那时候,周姨娘派去的奴婢也一直在暗中盯着,一瞧见顾才华回来了,便立刻回去通报周姨娘去了。

    ~

    乍见苏大人也一块来了,今笙还是忙先行了礼:“父亲,三爷。”

    苏长离便望她点了头,许多的时候她在顾才华面前过于老成了些,就像一个正真的大人般,果真是女大十八变吗,从她的身上很难找回当初女扮男装时候的影子了。现在看她,就好似明珠蒙尘,令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拂去那上面的东西。

    府上虽是有一堆的糟心事,但看到苏大人和自己的女儿眉目传情,他心情也就好了许多,说:“笙儿,长离是专程来看你的,你好好招待一下。”自从下了定金后,他也便由苏大人改口直呼其名了。

    虽然刚开始觉得有点不大好意思,毕竟两个人的真正的实权相差十万八千里,他是圣上跟前的红人,他连圣上一面都见不到,以这之前,苏长离对于他来说简直也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无论如何也是巴结不上的,但能这样直呼苏长离的名字,还是有一股子暗爽的。

    他现在倒是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他们,苏大人越喜爱自己的女儿,将来对他们顾家越有帮助。

    今笙说:“薄叶,你先领三爷过去,我还有些事要朝父亲汇报。”

    薄叶应声,苏长离也先跟着薄叶去了后面了。

    她明显是想支开他,不然,便会陪他一块过去了。

    苏长离随奴婢往外走去,薄叶领他去今笙的阁楼,路上却远远瞧见周姨娘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朝这边急急的赶了过来。

    苏长离便慢慢停了下来,他知道这些个人与今笙向来不和,再想到昨日府上的事情,尚且不知道处理的如何,便问了薄叶:“昨晚的事情处理好了?”

    薄叶知道他问的是昨晚郑姨娘一事,因他是自家小姐的未来姑爷,也便没多做隐瞒,只怕也隐瞒不住,反而惹得苏大人不喜悦,便答他:“大人,昨个郑姨娘小产了,但总算是保住了条命。”她瞧了一眼那边走来的周姨娘和云溪,又说:“这一切都是周姨娘的手段,她虽是一个姨娘,但仗着自己宫里有个贵妃姐姐,在府上却是只手遮天的,连笙小姐都不放在眼底的。”

    说话之间,那边的人渐渐走得近了些。

    周姨娘和云溪自是早看见他了,原想着他会马上离开,不料他竟是一直站这儿不走了,没办法,周姨娘也只能硬着头皮先对他行了礼:“苏大人。”

    苏长离扫了她们一眼,竟是没有言声,径直离开了。

    周姨娘只觉得脸上一僵,那人是丝毫不给面子的。

    云溪心有不甘,这么个高高在上,连她都只能仰望的人,凭什么就和今笙那个蠢货定了亲?他如果知道今笙的真面目,一定不会喜欢她的。

    云溪猛然扭身说:“苏大人,今笙的心狠手辣,你早晚会见识到,我的脸就是她给弄伤的,你若不信,就等着瞧吧,它日今笙真嫁入贵府,我敢断定,贵府一准得被她搞得鸡犬不宁。”

    苏长离有些无语的暗暗冷笑,是因为年幼吗?与笙儿明明相差一岁的人,这脑子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蠢得好笑。

    他甚至都没有侧一下身,更没有瞧她一眼,声音温润而冷清:“一个庶女,一而再的到处毁谤嫡小姐的名声,还真是胆大妄为,自以为是又面无羞耻。薄叶,掌嘴。”最后一句,本来温润的声音忽然就冷厉起来,连薄叶都吓了一跳。

    好像没见过苏大人发脾气。

    苏大人发了话,谁敢置喙。

    云溪面上顿时失色,本能的要朝后退。

    薄叶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云溪乍见薄叶一下子就冲到自己面前来了,惊吓之余冲她怒吼:“你敢。”

    薄叶自然是敢的,她胆子向来大,从不看对方是谁,只看是谁发的命令。

    扬手便是啪啪啪甩了好几个巴掌下去,顿时,她的脸便红肿起来。

    周姨娘不敢置信的看着,大家都惊呆了。

    薄叶掌过她几个巴掌后退了下去,苏长离放下一句话:“再有下次,直接割舌。”声音从未有过的狠厉,众人直觉背上发凉。

    苏长离扬长而去了,薄叶紧跟着离去。

    “啊,姨娘……”云溪回过神来,哭叫着扑向周姨娘,大哭。

    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的脸,这里可不只是她和周姨娘东来,还有她和周姨娘以及侍候东来的奴仆们。

    ~

    周姨娘气得咬碎一口银牙,慌忙拍拍她的背安抚她:“好了好了,先不哭了,你的眼泪留着哭给你爹看。”

    她一定要把这事告诉给候爷的,这苏长离,太目中无人了,他凭什么打她的女儿呀。

    云溪被她牵着离去,一路上哭哭啼啼的去找顾才华去了。

    那厢,顾才华见人都走了,也便问了今笙:“有什么事?”竟然比招待苏大人还重要?

    “爹,是这样的。”今笙走到他跟前,拽着他的胳膊作了一副小女儿姿态。

    “您昨个不是命令周姨娘不许再见您吗?她和王管家作出那等损害您的事情,再由她掌家也不合适了,何况她本来就是一个姨娘罢了,若大的国安候府由一个姨娘管事,倒显得我们国安候府没人了似的,我就把她大仓库的钥匙收了回来,主中馈以后就由女儿管理吧,反正这几年里我要为母亲守孝,也是不能出嫁的,刚好借着这些年的时间,好好学习一下,等过些日子,父亲再续弦的时候,我再把钥匙交给她就是了。”

    顾才华只觉得老脸有些火辣,女儿这意思是让他过些日子再续弦?

    身为女儿,本不该管父亲的事情的,但由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了,顾才华老脸红了一下,很快也就释然了。

    话说回来,就算续弦,他也得守个一年之后的吧,或者等女儿出嫁之后,毕竟,女儿都要守孝三年,太快续弦,会让人说他薄情的。

    想起之前周姨娘逼着女儿要守孝一事,只觉得这女人真的是其心可诛,管她什么事呢,非要多嘴。

    今笙说了一通,顾才华自然是听她了,便说:“就照你的意思吧。”

    今笙便又说:“周姨娘自然是不肯的,恐怕会找来您闹。”

    “放心吧,这事她说不算。”闹也白闹。

    今笙便高兴的说:“谢谢爹。”她一脸小女儿姿态,倒是不失天真的。

    顾才华瞧她,真心觉得自己这个女儿是越长越好看,整个京城,他也没觉得谁家的姑娘能比得自己的女儿好看了。

    再说,他女儿若不好看,苏大人能瞧得上眼?苏大人能喜欢,这就说明了他女儿是真好看的。

    “行了,快去陪长离,别让他久等了。”

    今笙应了一声,便准备告辞了。

    她这个父并呀,现在是恨不得她立刻出嫁,成为人家的正室夫人才好。

    ~

    “候爷,周姨娘和云溪小姐求见。”外面传来护卫的通报声,顾才华一听周姨娘来了,气便不打一处来。

    “让她给我滚。”

    今笙忙言:“爹,您昨个刚教训过她,让她不要来见您的,她又擅自跑了过来,真是一点不把您的话当回事,您还是去好好说说她吧,在她面前立立威,不然,她都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到时候连同东来和云溪都不尊敬您了。”

    这话有理,顾才华便气冲冲的朝外去了。

    ~

    果然,周姨娘带着云溪来了,她低眉顺眼的先朝他行了礼,云溪哭哭啼啼的直抹眼泪,一瞧见顾才华出来了便喊一声:“爹……”好似委屈极了,便朝他迎了过来,想要朝他告状。

    她被苏大人打了,这是真的,脸上到现在都还红肿着。

    顾才华只觉得怒火中烧,周姨娘居然拉着女儿在她面前哭哭啼啼,是想上演什么苦肉计不成。又想到她昨日和王管家先后朝她说谎,真当他是个人傻好欺不成?他没理会云溪,而是越过她直接大步流星的冲向了周姨娘,过来便是一个巴掌甩在她脸上直骂:“你这个贱人,自己下贱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教坏孩子。”

    周姨娘大惊失色,万没料到他上来就打了自己,甚至看都没看云溪一眼。

    他只要看了云溪,就会发现她的脸肿了起来,让人给打了。

    顾才华没发现,今笙却是看见了,她暗暗拧了眉,不知道云溪这又是闹的哪一出,难不成是自个打了自己?来上演什么苦肉计的?

    顾才华还在骂周姨娘:“昨个我不是说过不许你来见我吗?你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还是以为我可以说话不算话?”说到此处,顾才华气得上前又要甩她耳光,周姨娘便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直哭。

    “候爷,候爷您听我说,我不是有意要忤逆您的,实在是笙小姐欺人太甚,她像个强盗一样过来,把我大仓库的钥匙给抢了,我就算犯了错,您也没说不让我主中馈啊,她仗着自己嫡小姐的身份……”她心里一急,便忘记先说云溪被打一事了。

    即使说,顾才华也不会向着她,只是过于的盲目自信,令她看不清眼前的局势。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贱人,到现在还敢抹黑笙儿,主中馈的事情以后便交给笙儿了,这是我的意思,你一个姨娘主中馈这么多年了,你原本应该知足才对,哪知你却是贪得无厌,你有什么资格主中馈,你给我滚回去,日后没我的允许,你若再敢出来,休怪我不客气。”

    顾才华朝她骂了一通,云溪直接被忽视了。

    “爹,您就别骂姨娘了,她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云溪跟着周姨娘跪在他面前抓着他的衣袖哭着直叫。

    顾才华被她抓了袖子,有些不耐烦的要甩开她,扫了一眼她红肿的脸,不知道又的搞什么鬼,把自己的脸整成这样,便气吼吼的:“你瞧你现在成什么鬼样了,日后不要嫁人了吗?”

    云溪想要解释,顾才华又说:“有些事情不是知错就可以被原谅的,从现在起,云溪和东来不许你再教养。”

    今笙这时趁机说:“爹,东来年幼,就交给谢姨娘教养吧,反正谢姨娘平日里在府上也挺清闲的,她把四小姐教养得也挺懂事的。至于云溪,她现在也已经大了,平日就跟着我学学规矩吧,将来我在苏大人面前多为她美言几句,以着苏大人的能力,兴许也能给她在同僚之中寻找一个好人家,与人为正妻也不一定。”

    这话顾才华爱听,便依了她:“就照你的意思吧,立刻把东来送到谢姨娘那儿。”再扫了一眼周姨娘,骂她一句:“都给我滚,看着就烦。”之后他气冲冲的甩袖离开了。

    ~

    云溪和东来震惊的看着他们的父亲,他从未这样待过周姨娘。

    更让云溪不能接受的是,父亲居然让她跟着今笙学什么规矩。

    她能安什么好心?跟着她学规矩,会有她好日子过?

    今笙便望她笑笑,说:“云溪妹妹,今天你就暂且歇息着吧,明个我会让人传话给你,至于东来,都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父亲说把她他送到谢姨娘那儿吗。”言罢,在她奴婢们的护送下,也便大步流星的离去了。

    ~

    周姨娘忽然就瘫坐在地上,望着顾才华离开的身影,她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她不敢相信,她的大势已去。

    不,他不会对她这么绝情的,她都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他面前了,但他却当着孩子的面,不给她一丝颜面,现在还要把她的孩子交给别人。

    “姨娘,我们先回去吧。”半天,云溪站在那里憋出一句话,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以往父亲多宠爱她们?现在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骂开了,这院里到处是人,很快便会传开了。

    不出多时,整个府里的人都会知道,周姨娘失宠了。

    本来就是庶出的,日后旁人更不会把她们放在眼里了。

    “不,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等他。”周姨娘恍惚的回了她一句。

    云溪气苦,这么简单的事情她怎么会看不明白?她这个当女儿的都看出来了:“你就是在这儿跪到天亮,父亲也不会搭理你的,你自己看不出来吗?他连王管家都杀了,他现在正恨着你,他心里现在只信今笙了,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周姨娘,先回去再说吧。”秦嬷嬷这时也上前拉了她。

    云溪刚才说的有道理,跪在这里不走,只会惹人笑话,顾才华也不会搭理她。

    常桂也忙上来帮着一块扶起了周姨娘,搀扶着她一块往回走。

    “候爷一定会原谅我的。”

    回去的路上,周姨娘念念着这话,她失神了好一会,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顾才华真的不肯见她了,她真的从此失宠了。

    她还没有成为正室,她还指望着候夫人死后她被抬为正室呢。

    ~

    今笙回来的时候苏长离已在她这边的主厅里坐下来了,奴婢给他上了茶水糕点,他喝了杯茶。

    今笙便望他笑笑,说:“让三爷久等了。”

    她安安静静的站在他面前,规矩得和所有有教养的闺中女子一样,只是气质上是格外的清贵,心思深沉得多少是令人捉摸不透的,他却是多次想起那年她女扮男装的调皮样,她从马上摔下来,是他接住了她,她倍受惊吓,抱着他的脖子哇的大哭起来,死不撒手。

    每每想起都觉得分外可爱有趣。

    是什么让一个人忽然就性情大变了呢。

    他不是没听过她的事情,也刻意有询问过,府里的奴婢,包括燕京都说到过她,突然就变了,像换了个心似的。

    ~

    苏长离收回心神。

    “事都处理好了吗?”

    知道他所问是昨个郑姨娘的事情,今笙便也没对他多作隐瞒,和他说:“郑姨娘小产了,这中间有些曲折,郑姨娘大抵是让人给陷害了,事情恐怕难以明了。”她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苏长离便听她说完,其实他之前已经从薄叶那里听过一遍了。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冷清,但嗓音却是极为好听,性子瞧起来也是不急不燥的,不似他印象里那种大嗓门,清脆又响亮。

    她话语平静,情绪上也没瞧出有什么起伏,她总是这样,越是遇着难磨的事,她越是沉静得像个老者一样,那份波澜不惊,他一开始是惊讶的。

    今笙说完,他便问:“需要我帮忙吗?”

    今笙想了想,说:“就算摆出证据来,又能怎么样呢,真真假假倒也不重要了,反正就那么一回事,三爷您日理万机,不必为这等小事劳烦。”在父亲面前她说得好听,说什么请三爷查个明白,其实,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愿意麻烦苏大人的,总不想欠下他什么。

    苏长离忍俊不禁,他便握拳放在唇边轻笑,今笙倒是被他笑得莫名其妙,问:“你笑什么呀?”

    苏长离便起身,来她到面前,看她的目光有几分的探究,总是让人有几分的不自在,便听他说:“你说话的调调,总像是历经了几世的人一样。”

    今笙瞧他,她眸色越加的一片清澈。莞尔,给他一个灿烂的笑,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波澜。

    她忽来的一笑,倒是让人猝不及防。

    她笑得灿烂,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好看的酒窝,瞧起来既单纯又美好。

    她半真半假的说:“也许真的历经了几世也不一定呢。”

    那调调,倒像是在自我调侃。

    苏长离的眼神总是太过犀利,好像能洞察所有。

    “调皮。”他伸手点了她的额头,今笙冲他挤眼。

    就当是她调皮吧!

    她今天的表情动作多了些,且多得让人来不及准备……

    苏长离慢慢移开眸子。

    果真是女大十八变。

    ------题外话------

    一不小心撩到苏大人的心了哈……

    各位女神,一会撒币去哈,第一天上架,订阅的亲都可以领取红包哈,数目不大,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支持我,就先意思意思哈……

    欢迎大家留言评价哈……都没人留言支持,感觉很不好哈……(;′⌒`)问我伤心失落有木有……

    能木有吗……

    你们的支持,是我的更新的动力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