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5章 一样的香包
    云溪到底还是小的,经历这样的事情她很难沉得住气,很难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不要说她沉不住气,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除非那个人,天生就是个阴谋家,不然,都不可能会沉得住气的,若非经历了两世……

    想起上一世,她顾今笙也如今天的云溪般,任何能伤害到她风吹草动,她都会大吵大闹,结果不过是让她再一次得到教训,一次又一次被禁足,被罚着抄写书卷。

    现在的云溪也是如此,诚然拿不出任何的证据,仅凭着心里的那份猜测,她便怒气冲冲的找来了。

    顾今笙已做好了指甲,现在奴仆正围坐在一块,她继续弄她就快完工的香包,还有一些就收尾了。

    她做了几个香包,苏大人的也有,哥哥的也有,六弟的也有,身边的奴婢也打算一个人送一个,就连父亲的也是有的,香包上还特意绣了她们名字的一个字为记号,免得弄混淆了。

    “我们小姐现在女红做得可真是好。”奶娘在一旁夸赞,高兴得合不拢嘴,以往小姐是最讨厌这些的,一针一线的绣起来都是麻烦,身边那么多奴婢,交给奴婢绣就是了,何苦为难她来着,所以她总是不乐意做女红这类的活。

    “还有我的一份呢。”袭人正在扒拉她的匣子,里面藏了各种香包,都极好看,没什么高低贵贱,大家的东西都是一样的,甚是公平。

    “小姐,我先戴上了。”袭人已往自己腰上佩戴了。

    “你这个小东西,就你最鬼精。”奶娘笑骂她一句。

    “奶娘,您也戴上吧。”袭人笑着给她分了。

    大家把香包分了,各自戴上小姐亲自做的。

    小姐能亲自动手做的绣工不多,能戴上的更不多,这里的每一线都是小姐熬夜做出来的,戴上了就好像自己也立刻马高大上了似的,别提多高兴了。

    云溪这时怒气冲冲的进来了,劈头盖脸的冲她直问:“顾今笙,周姨娘是被你害的吧,好好的人怎么会忽然傻了?”

    今笙扫了她一眼,没有了周姨娘的出谋划策,在她的身上,仿若看到了一些自己当年的蠢样,只不过,那时候她从未有心害过任何人,对人掏心掏肺换来的都是狼心狗肺,反观这顾云溪,不论前世或是今生,她都在算计着自己,阴了她一世足够了,这一生,怎么能让她得逞呢,一切不过是她自找的。

    她若不反击,便是重复前一世的轨迹了,那样的痛苦,她不想再承受。

    顾今笙站了起来,走到云溪的面前,瞧她张牙舞爪,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是愤怒,是仇恨……

    顾云溪本能的后退,下意识的怕她伸手朝自己脸上打。

    今笙便没有再靠近她,冷声说:“顾云溪,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如果拿不出证据尽是胡言乱语到处毁谤人,后果很严重的,这段时间让你抄写佛经,看来你还是没认真抄,到现在还是沉不住气,日后,你就在你院里待着,继续抄佛经吧,顺便把周姨娘接到你院子里去,你也好方便照顾她,她毕竟是你的生母,又一直那么疼你。”

    云溪脸色微变,把周姨娘接到她院子里?她下意识的有些抵触。

    “薄叶,这事你就去办吧,把周姨娘送到云溪那里,方便她们母女相处,相信云溪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生母的。”

    “是。”薄叶领命,转身去了。

    云溪脸色微微惨白,想到周姨娘之前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害怕。

    “你也回去吧,好好安排一下你的姨娘,每天早晚来请安便是了,其余时间就待在你那里好好抄佛经,为周姨娘祈福,也许苍天感动你的孝心,便让周姨娘康复了,你且尽心照顾周姨娘去吧。”

    苍天若会为恶人感动,大家只管昧着良心去作恶好了,何必行善呢。

    本意是想周姨娘死的,哪知就走到这一步,也可以说,是她自己设了个圈套,挖了个坑,自己跳下去了。

    一个人作恶多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就这么傻了,她一开始也是意外的,现在便坦然了。

    这便是报应吧!

    云溪狠狠的看着她,虽然很想杀了她,但眼下也无计可施,只能狠狠的转身离开。

    不久之后,周姨娘便被送到她那里去了。

    一夜过去,她由于不能自理,身上尿了不少,远远便闻到一股子尿骚味。

    云溪看见她,心里难受得要死,但又远远的看着,不太愿意靠近她,有点嫌弃。

    真的是太脏了,几乎都认不出来这是她的姨娘了。

    那个明媚的周姨娘,她的身上哪还有半点过去的影子。

    “给她把衣裳换了。”云溪在一旁命令自己的奴婢做事。

    后来,衣裳换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亵裤上都拉上了屎。

    她是真的连大小便都不知道脱裤子了,若不然,也不会拉在身上了,曾经,周姨娘是那么爱干净爱美的一个人啊!

    云溪在一旁看得眼泪直打转,忍了几忍,才没留下来。

    哭给谁看呢。

    周姨娘在的时候常教导她,眼泪要留给该看的人哭。

    没人在意,哭也白哭。

    周姨娘烧坏了脑子的事情不小心就在府里悄悄传开了,这事其实也是瞒不住人的。

    那天傍晚,谢姨娘带着五少爷顾东来和自自己所出的女儿四小姐一块过来瞧过周姨娘,她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由于怕她乱跑,只得把她拴在了床上。

    顾东来看见她不认得自己了,也吓得哭着抱着她直喊姨娘,她却受了惊吓,拼命的要推开顾东来,由于推不开,一着急就上手打了他,手上过长的指甲不小心划破了顾东来的脸,他痛得闪开来,眼泪汪汪看着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谢姨娘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暗道周姨娘这辈子是真的完了。

    再看顾东来和云溪,两个本就是庶出的,心里便轻视了几分,再不需要把她们放在眼里了,以往都是对她们点头哈腰的巴结着,以后也无须拍马屁了,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便上前扯着顾东来往外去,和他说:“五少爷,人也看过了,咱们回去了。”

    “我不走。”顾东来推开她,他毕竟也不到十一岁,一直是被周姨娘养大的,母子到底也是情深的,现在生母变成这样子,他接受不了。

    “把五少爷拉走。”谢姨娘可不管他走或不走,命令身边的奴才,直接把五少爷拉走了。

    顾东来哭哭啼啼的跟着走了。

    回去的路上,遇着了从外面回来的六少爷,两个奴才陪着他一块往回走。

    都傍晚的时间了,应该是下了课。

    远远的,看见六少爷顾详云,他下意识的抹干眼泪,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

    谢姨娘便笑眯眯的迎着他上赶子似的喊:“这不是六少爷吗?您回来了。”因为今笙疼他的原因,她不能不巴结一句。

    连周姨娘都被这位小姐给斗没了,她可不认为自己这个姨娘有周姨娘本事大,现在自然是不敢见着六少爷假装看不见。

    顾详云瞧她一眼,府里的姨娘,他多少也是知道些的。

    再瞧一眼红肿了眼的顾东来,他冷淡的问了句:“这怎么了?哭过了?”他还不知道府里最近出了什么事情,毕竟他只是一个孩子,还要上学,为了让他安心上学,顾今笙也不会凡事都给他讲。

    顾东来瞪着他不说话,和他有什么关系,不要以为周姨娘那样了,他就会怕他。

    他顾详云比他更惨,他郑姨娘都死了。

    谢姨娘便立刻笑着说:“周姨娘前几天发烧,烧坏了脑子,现在傻了,大小便都失禁,咱们五少爷看见了,心里能不伤心吗,就哭了一会。”那话说得一个轻松,没有丝毫的难过与同情。

    在孩子们面前,她也不想伪装自己的心情,她本来就挺高兴的啊!

    顾详云有些意外,又瞧了一眼顾东来,他当然也知道这不是好事,有些许的羞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谢姨娘,骂她:“你不过是一个姨娘,要你多什么嘴,周姨娘的事情论不到你到处乱说。”

    谢姨娘不喜他这话,不悦的拧了眉,回他:“五少爷,我说的这是事实。”再则周姨娘也不过是一个姨娘,他是一个庶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到现在也看不清楚眼前的局势,傻叉,懒得理她,免得旁人说她欺负小孩子。

    六少爷这时说:“周姨娘也不过是一个姨娘,没比谢姨娘的身份高到哪里去,你也不过是一个庶子,也没有高大上到什么地方,有什么资格轻视别人,真是可笑。”说罢这话,顾详云甩袖走了。

    哎哟……

    谢姨娘惊讶不已,扭身看着顾详云离去身影。

    这不点大的孩子,说起话来当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关键是那老成的姿态,一点都不像个孩子。

    顾东来果然是气得不行,骂了他就想走?他怒吼:“顾详云,你这个王八羔子,敢和我这样说话,能耐了哦你……”冲上去就要揍死他。

    顾详云一个闪身……他身边的两个陪伴的家丁便冲了上去,一把拉住了五少爷。

    两个家丁年纪不大,十六,是常伴他的书童,为了陪他,今笙也是特意让燕京挑选了两个精通武艺的给他使用,是想到上一世他曾死了,这一世,想护他周全,便提前做了许多的准备,以防万一。

    顾详云也没有要与他打架的意思,瞧了他一眼,依旧转身走了,两个家丁这才放开他,跟着顾详云去了。

    顾详云去找了今笙。

    他来到今笙面前,乍见他这个时间来了,顾今笙笑着让他坐下:“今个放学挺早的。”

    “笙姐姐,我刚听说周姨娘烧坏了脑子,是真的吗?”

    他开门见山,并不客套,今笙也就点了头:“是真的。”

    他嘴角微勾,也就不问什么了,和他说:“端午节那天,大哥说要带我出去玩,笙姐姐想去吗?”

    她和苏大人约好了唉。

    今笙只好说:“你们去玩吧,我那天还有别的事情。”

    一旁的袭人嘴快:“我们小姐和苏大人约好了,你们就别凑热闹了。”

    “……”这丫头。

    防止她胡说,今笙忙言:“袭人,去香包哪来,送给六弟,顺便把哥哥的也一块拿来,一会让六弟捎回去给哥哥。”

    袭人得令,便去拿来香包。

    今笙接过,递给详云说:“送你的,看看喜欢吗。”

    详云自是喜欢的,因为是她送的。

    他接过,翻看了一下,见上面还有自己的一个云字,云上面还绣了朵云片,做工甚是精细,更是喜欢,忙言:“谢笙姐姐。”他连忙挂到身上,爱不释手的摸了一会,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送过他礼物,他也没戴过什么香包。

    “这个香包,一会你带回去,见着哥哥,就代我送给他。”他常在宫里,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是遇不着的,由六弟代她拿过来,甚是方面。

    顾详云便把大哥的香包拿起,看了看,上面也有大哥的一个燕字,还绣了个燕子的图样,便笑说:“笙姐姐真是用心了。”

    绣工上是用心了,但是不走心,礼物还是自己亲自送过去后,幸好自己过来了,若不然这礼物恐怕也是由奴婢送到他手上去了。但想想燕京大哥应该和自己一样,收到礼物就很高兴了,哪里会在乎是不是笙姐姐亲自送来的。

    ~

    两人说了一会话,六少爷也就告辞了。

    当晚,顾才华和杜姨娘也都收到了顾今笙派人送来的香包,这也算是女儿长这么大头次送他亲手所做的礼物了,上面同样绣了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看着做工精致的香包,他便饶有兴致的佩戴在自己身上了。

    这事之后,过几天也就是端午节了,奴婢们也都高高兴兴的准备着,准备跟着笙小姐一块出去呢,嗯,还有苏大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