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6章 与苏大人同车
    既然今笙要出游,连同谢姨娘所生的四小姐若圆一块喊上了。

    至于云溪,她要照顾自己的生母,要在家抄写佛经,哪好外出游玩。

    临去之前,谢姨娘一再的交代着:“跟着笙小姐,机灵点,她已不是从前的笙小姐了。”

    “我知道了。”若圆小姐随口应着,带着两个贴身的奴婢高高兴兴的去了。

    与此同时,今笙那边也差不多准备妥当了。

    薄叶一路小跑的进来喊:“小姐,苏大人已经到了。”

    今笙应了一声,又自个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看看有没有不妥之处,再看看自己的脸,还算满意。

    “大家快点,别让苏大人久等了。”薄叶在外面招呼。

    今笙也没带别的奴婢,奶娘和枊嬷嬷是不去的,毕竟年纪也大了些,便留在院里看家了,紫衣和袭人跟上,若圆小姐也带着两个奴婢一块过来,瞧见她出来便弯腰行礼,含着笑叫她:笙姐姐,您今个可真美。

    都是端午节了,这天气也暧和起来,小姐们穿的衣裳也都分外的单薄起来,更显出自个美妙的身姿来了,今个出游,各人可都是精心打扮过一番的。

    今笙还在守孝期间,也没有作特别的装扮,她依旧穿了一身素净的白,只是上面用金丝线绣出了奇巧的枝干,粉色的丝线在枝干上绣出一朵朵怒放的梅。

    她母亲生前喜欢梅花。

    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白色宽腰带勒紧细腰,她本来就纤瘦,这一望去,腰身也是细得不盈一握。

    她向来不在发上做过多的装饰,一头墨发用白色丝带绾出一个略有繁杂的发式,仅用一根梅花型的金簪别在发间,粉嫩的耳朵上也仅戴了一对镶着紫色宝石的耳坠,但整个人依旧是清雅又不失华贵。

    袭人笑说:“小姐何止今个美,天天都美的。”

    若圆脸色微微尴尬了些,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今笙笑语:“圆姐儿今个也很美。”一行人往外走。

    四小姐若圆与云溪同岁,只是还小上她二个月。

    四小姐脸圆,粉嫩可爱,人瞧起来娇小,今个也是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她选了一袭青色衣裳,一件青色石榴裙,外披一袭青色纱衣,头发盘成圆状,插着几根镶着绿宝石的簪子,将三千青丝散落肩上,耳坠也是镶着绿宝石的,白色玉颈,带着珍珠和绿宝石相间的项链,整个人瞧起来也甚是风采。

    远远的,看着这边的人朝外走了,云溪是知道的,她们这是准备出去玩了。

    若是搁在以往,今笙不论去哪里,准是喊上她,但现在她的身边已容不下她了,再看顾若圆,她跟在人家的后头,一脸巴结相。

    云溪暗暗拳头紧握,猛然转身,狠狠的骂着:“贱人,别落在我手里,不然,让你生不如死。”她气愤愤的回去了,那个房间传来了唱歌的声音,是周姨娘。

    她烦得要死,甚是瞪了一眼,没事就知道在里面瞎唱,她不累,她听着都累,唱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听都听不懂。

    有这么姨娘,真是拖累她一生。

    就因为她变成这样了,今笙便找了借口,非让她在这里抄佛经,为周姨娘祈祷。

    她怎么可能是真的安了好心,分明就是故意折腾她,禁足她在此。

    云溪捂住耳朵,里面歌声她实在是受不了,怎么人傻了后唱歌都难听了,以往好的时候唱的也还可以啊!

    她捂了一会耳朵,房间里渐渐没了歌声,但却传来了另一种奇怪的声音。

    不知道姨娘在里面叫唤什么,有事没事的又开始一个人乱叫了,简直要把人折磨死了。

    这是她的姨娘,她虽不喜欢她这样子,但也没办法。

    她火大的回了客堂,气愤愤的坐了下来,她的奴婢都跑得远远的,一看她这气愤愤想杀人的表情,都怕了她了,搞不好又要被她叫过来打一顿。

    ~

    且说,今笙一行人出了府,来到府外,她们的马车早已准备妥当,车夫等在外面。

    当然,苏大人也等在外面。

    苏大人的脸瞧起来永远都是那样的赏心悦目,毕竟他是一个长得干净又好看的男人。高挑秀雅的身材,像白杨树一样笔直又充满了神秘的力量。

    他的袍服雪白,今笙发现他私下里也更喜欢素净的颜色。

    其实,前世的时候她更喜欢红红火火的颜色,但经历了太多的变故,人的心性就会转变了,连喜欢的颜色也跟着变了,以往喜欢的红,现在瞧起来就会觉得刺眼,碍眼,厌烦。

    过去喜欢的一切,都不过是证明她曾经愚蠢过。

    ~

    不只是苏大人,她燕京哥哥,还有六弟详云,都在。

    今笙心里有些诧异,他们该不会是想和她们结伴同行吧?

    顾燕京正与苏长离说着话,瞧她出来便都不言声了,全都看着她。

    今笙也就走了过来,弯腰行礼:“三爷。”

    “哥哥。”

    身后的奴婢都跟着弯腰行礼。

    “笙姐姐。”详云也叫她,朝她行礼。

    “我们先走一步,你们慢慢跟上。”燕京招呼详云,跟着他一块走了。

    燕京是武将,他不喜欢坐马车,马车虽是舒服了些,但总归还是喜欢骑马。

    他出门都是骑马,详云跟着他一块,自然就得坐他马背上了。

    俩人上马先走了,今笙也就说:“三爷,您也请,我们跟在后面就是了。”

    苏长离看她,一时之间没有言语,也没有动。

    今笙心里疑惑,她说错了?

    片刻,他才说:“不用这么麻烦。”苏长离眼神一个示意,他的属下万青就搬了一个踏脚的凳子。

    万青、梅风是常随他左右的属下,25岁左右,相貌堂堂,身躯凛凛,骑马。

    “笙小姐,您请。”

    今笙愣了一下,上也不是,单独与他独处在马车里,那狭小的空间,她会觉得很别扭的;不上也不是,不上,会让他失了面子,脸上过不去。

    权衡了一下,为了顾及他的面子,她还是作罢,硬着头皮上了她的马车。

    苏长离随后跟着她一块踩着脚踏凳子进了马车,薄叶只好招呼大家上了自家马车,后面一路跟上。

    两个坐在狭小的空间里,果然,连呼吸都觉得不太畅快了。

    一时之间,苏大人也不开口说话,反是瞧着她,更让她觉得别扭了些,好在她急中生智,立刻想起自己还有东西要送给他,便忙找了他的香包,递给他说:“我做的香包,送给你。”

    苏长离眸色微动,伸手接过,瞧了瞧,上面写了一个字,不是他的名,是他表的字中的一个字——秋。

    一片叶子中绣出秋字,也是用心良苦了。

    今笙解释:“我听大哥说,你为自己起的有个表字,我便自作主张,绣上去了。”

    “挺好。”他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之前看见燕京以及那些奴婢都有佩戴这样的香包,他向来观察入尾,什么人从眼前过一遍,就全印在脑子里了。

    说到他的名字,就不得不提一下了,由于他也是今年刚到弱冠之年,所以才起了一个表字,清秋。

    之前这二十年来是一直用苏长离这个名字的,以后便会多一个清秋,但大家习惯了叫他三爷,基本上他的名字没人叫,就是表字,家人也极少有人叫。

    今笙问他:“是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这几个字吗?”

    “嗯,你也可以叫这个名字。”他回一句,表情开始有点一言难尽,想到所有的人都戴着和他手里相同的香包,他真的没有丝毫的喜感。

    今笙还没发生他的心思,为了不让大家做在这里太尴尬,她只好继续没话找话的随便问:“那你现在的名字呢,是不是也有特别的含义?”她觉得长离这个名字也不太好,好像是离别的意思。

    过了一会,他解释一句:“我出生的时候有个同胞的妹妹,晚我片刻出生,但没有活下来,过几日便夭折了,父亲母亲当时都甚是伤心难过,便取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之意……”

    今笙默了默,果然是有学问的人,起个名字都这么多来头。

    心里又微惊讶,没想到苏大人家还有这样的遗传,他还有个双胞的妹妹。

    夭折了,确实是让人难过了。

    虽然不确定他是否会因为这个一出生没几天就夭折的妹妹难过,但问出这样的结果,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个香包,是不是也送给了你父亲,哥哥、六弟、还有你的那些奴婢每人一个?”

    苏长离忽然问了一句这话,今笙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这是承认了……

    苏长离眸色微动:“我瞧见她们每个人身上都佩戴了一个这样的,连香包的面料瞧起来都是一模一样。”他的竟然也和别人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区别对待,这让他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在她心里,他和她那些奴婢也是一样的。

    今笙隐隐从这话里听出一些他的不悦,这是在抱怨她为他准备的香包也和别人一模一样吗?但在她心里,她真的是把袭人、紫衣、薄叶她们当作自家姐妹的,没有轻看谁一分,所以,对大家就没有区别对待。

    她默了一会,是应该把苏大人与她们区别对待的,毕竟,他是苏大人。

    怪她想得不周,压根就没去想这事,只想着每人送一个,对谁都不偏心。

    她忽然有些尴尬,只好硬着头皮说:“因为买了许多材料,就顺手给她们每人做了一个。”

    这尴尬的借口啊!

    好在苏大人很快也就释然了,和他说:“帮我系上。”

    “啊……”

    “哦。”在苏长离的注视下,她还是忙接过香包,身子朝前微倾了一下,准备给他佩戴上。

    自从他那块玉佩给她后,就不见他有再佩戴什么在身上了。

    她正想着这事,忽然就觉得一个重心不稳,一头扎了过去,扎进了苏大人怀里。

    “苏大人,踩到了一个坑了。”外面立刻传来车夫的声音,甚怕惊吓到立面的人,赶紧解释了。

    今笙尴尬得面红耳赤,她的身子已被苏大人的一只手臂有力的环抱住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他也仅是波澜不惊的回了句:“注意点。”

    今笙挣扎了一下,惊过之后她已稳了身子,挪开,苏大人也就不着痕迹的松了她。

    今笙下意识的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也不知道有没有弄乱。

    苏长离没再说话,她有些许的尴尬,便和他说:“我看看到哪了。”她转了脸挑开了马车的车窗,望外瞧。

    外面的视野顿时让她轻松不少,不用一直面对着苏大人那张脸了。

    虽然说长得挺好看,但莫名的就是压力很大,以往面对二皇子也没这样的压力。

    她心里微微叹口气,还没成亲就觉得和苏大人一起压力很大,真成了亲,天天面对他,可怎么办啊?

    她正胡思乱想着,马车又颠了一下,冷不防。

    啊……

    她差点歪过去,还好一把抓住了窗户,有惊无险。

    外面已传来车夫的声音:“苏大人,不知道谁在路上放了些砖块,踩上去了。”

    今笙已不知道外面在说什么,只觉得脑袋都轰的炸开了。

    她今天出门怎么这么倒楣,是昨天忘记看黄历了吗?

    在苏大人面前一惊一乍的,忽然就觉得好丢脸。

    她不好意思的放下车窗的帘子,坐正了身子,就见苏长离正瞧着她,嘴角难掩那一抹的笑,她敏感的猜测:是在笑话她吗?

    “还是坐我旁边吧,免得马车一会再踩到什么,摔倒了。”

    她,她才不要坐过去。

    今笙本能的又往一边挪了挪,但苏长离却靠着她坐过来了。

    感觉身边好像多了个火盆。

    ------题外话------

    女神们,今天三更了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