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7章 弑母
    “姨娘,我带您出去晒晒太阳吧。”

    在今笙离开之后,云溪气愤愤的坐了一会后,便去开了周姨娘的门,声音温柔。

    一直不见天日,又拴着她,今天忽然把门给她打开了,周姨娘还是挺高兴的,站起来就往外走。

    “姨娘,您慢点走,别急,今天外面太阳可好了。”云溪拽着她的手,防止她乱跑。

    身边的奴婢赶紧跟上,她冷冷的瞥了一眼:“你们不用跟着了,去把姨娘的房间好好收拾干净了,难闻死了。”

    她的贴身奴婢便被留下了下来,去收拾周姨娘的房间。

    今笙派给她的人本来就不多,之前撤去了不少,现在院里也就两个粗使的丫头和这两个贴身的奴婢,又要照顾她,又要照顾周姨娘,实在也是累得要死,能偷懒的时候便偷懒,也是不尽心尽力的。

    云溪发了话,两个人也不敢不干,便把周姨娘床上的东西全拿了出来,该洗的洗,该拆的拆,该晒的也是要晒的,还房间到处充斥着骚味,窗户也便趁着周姨娘不在的时候打开了,透一个空气。

    云溪便带着周姨娘走了出去,到处瞧一瞧。

    现在周姨娘在她这里了,今笙反而不那么严实的看着她了,自由多了,想去哪也不拦着她了。

    周姨娘被她牵着手,傻呵呵的乐着,一路上还唱着难听的歌谣,云溪连连拧眉,心里烦得不行,可也得由她唱着。

    两个人渐行渐远,走在府里的湖边游玩,这个季节,院里的花也都开了,荷叶盛开,鸽子时尔飞过。

    姨娘这病,是永远好不了了。

    她不好,她也永远没有自由。

    渐渐的,她双眸染上一丝厉色,只听自己的声音都飘远了。

    “姨娘,你看那荷叶多漂亮,你跳下去摘给我吧。”

    周姨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立刻笑嘻着跳了下去。

    扑通……

    人沉了下去,瞬间便看不见踪影了。

    站在岸上,她双眸通红,似含了水。

    “姨娘,您不要怪我,我相信,如果您是清醒的,您一定不愿意这样活着,您宁可死,也不愿意这样疯疯颠颠没有尊严的活着……”

    她慢慢蹲了下去,低声抽泣。

    毕竟是她的姨娘,她虽心狠,还是忍不住哭了。

    “姨娘,您若一直这样,只会拖累到我,没有姨娘,也强如有一个疯颠的姨娘要好上百倍。”

    “您放心的去吧,您这个仇,我一定会为您报的。”

    “我一定不会放过今笙的。”

    “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她低声呜咽起来。

    里面传来扑腾的声音,但湖里的水太深,周姨娘到底是傻了,哪里扑腾得上来。

    ~

    端午这样的节日,在太湖不但有赛龙舟这样的活动玩,吃粽子这事当然也是少不了的,太湖边上人来人往,自然是好不热闹。

    一行人入了太湖,燕京和详云早就在那儿等着了,详云含了笑,迎上来喊他们:“燕京大哥准备了一个船,你们和我们一块坐吧。”坐并不大,坐他们俩还差不多。

    苏长离是有准备船的,他扫了一眼对方的船,问了声:“你们的船能装下这么多人?”

    貌似不能。

    “我也准备了船。”苏长离说了这话,他的属下已经跳上了船,搭上船板,供他们走过来。

    今笙那时正和袭人交代着,她高兴的应了声:“谢小姐,我们走了。”拉着薄叶,俩人一块跑去玩了,紫衣没她爱玩,便留下了。

    “那正好,我们先上你们船上玩会,吃点东西。”燕京也不客气,直接下了自己的船,要上他的船,反正他船大。

    六少爷详云直接跟着上来了。

    虽然说是苏大人与笙姐姐之游,但他说给燕京大哥后,燕京大哥直接决定一块参与进来了,这天和他们一块游玩,毕竟人多了才热闹嘛。

    今笙跟着苏大人一行上了船,紫衣进去把粽子拿出来摆上,还有各类点品,果盘来时带的吃食不少呢。

    顾若圆进去帮忙一块摆弄,并不闲着。

    她是庶出小姐,在府里地位向来不如云溪,可以说根本没什么地位,父亲也极少注意到她,现在出来游玩,照着之前姨娘的话,这些活她帮着做一下总归不会错。

    姨娘在府上就常侍候周姨娘。

    摆好了吃食,顾若圆伸手倒了两杯茶水,端得四平八稳的走了出来:“苏大人,笙姐姐,请用茶。”

    当看到一旁的燕京时,心里微微懊恼,她忘记燕京这位大少爷了。

    也是她太心急,想急于在人前表现。

    今笙瞧她一眼,她的脸蛋白里透红,圆脸蛋的她甚是可爱,站在人前有些娇羞,年纪虽是不大,她扫了一眼她的身材,胸脯发育得比她都好。

    “若圆妹妹,这事让下面的人做就是了,别累着了。”

    “能照顾笙姐姐是我的福气,一点不累。”小嘴很甜,说得满脸真诚。

    她一双眼睛尤其的大,不说话的时候,水灵灵的,也甚是好看。

    今笙便拿了茶,给了苏大人一杯。

    “三爷,您请。”

    顾燕京那时已走进了船舱里,看到吃食,他确实是饿了些,冲他们喊:“来先吃粽子了,我都饿了。”

    苏长离与今笙便一块进去了,紫衣侍候在一旁,若圆也站在那里。

    今笙瞧她一眼,她并没有忘记,前世的时候在她母亲去逝之后,四小姐是与云溪交好的,对她冷嘲热讽,不放在眼里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一世,云溪失了势,她这是想讨好她吧。

    顾今笙自然看得出来,便微微含了笑,说:“若圆妹妹,你坐到这儿来吧。”

    顾若圆站在那里未动,忙应了话:“笙姐姐,我站着侍候就好。”

    “都是一家人,不用见外。”

    听她这么说,顾若圆便坐了下来。

    不然,就真成了她见外了。

    “吃个粽子吧,这个是豆沙馅的,是我做的。”今笙对她亲昵了几分,含着笑和她说。

    “谢笙姐姐。”

    两个人这么客气,不傻都瞧得出来,平日里关系并不亲。

    ~

    “哎,你这个香包,也是笙儿送的吧?”顾燕京坐在苏长离的旁边,他眼尖,扫见了苏长离腰上佩带的那个香包,笑着问。

    苏长离眸色微微动了一下,看这些人身上都佩戴着一样的香包,他忽然有种想把自己的香包解下来的冲动,但到底是忍住了。

    六少爷详云天真又单纯的说:“笙姐姐真是有心了,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这倒是显得公平了,说明笙姐姐一点不偏心。”

    就因为一点不偏心,他才觉得气闷了些。

    看似无心的话,分明就是故意的。

    苏长离瞧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小不点,眼神有点冷。

    不过,这里面就数他最大,旁人算起来全都是未成年,纵然不悦,也忍了。

    今笙隐隐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苏大人的脸色好似不太好。

    她想了想,她不是笨的,很快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问题好像还是出在香包上了,她也有些郁闷了。

    她当时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可就是因为她没有任何想法,才是大错特错了。

    未来的姑爷能与别的人相提并论?

    苏大人默默的叉了粽子吃了口,是红豆馅的。

    奴婢整齐的切好,一块一块放在小盘里的,这样吃起来即方便又显得优雅。

    口感不错,没想到笙儿粽子做得这么好吃。

    正这么想着,就听四小姐脆生生的说:“笙姐姐包的粽子实在太好吃了,爽滑酥嫩,简直让人回味无穷,我都觉得唇齿留香了,这绝对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粽子,没想到笙姐姐这么会包粽子。”

    夸赞了一番,她立刻又吃了一块,小嘴包裹着粽子,两腮鼓鼓的,竟是分外的好看。

    燕京有些不信:“笙儿会包粽子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下厨的本领。”他一边挑了一块吃了,味道确实不错,嘴巴给占用了,便伸了个大拇指。

    说话之间,粽子最先被几个人给吃完了。

    燕京倒是很快吃饱喝足了,便喊上了六少爷详云:“六弟,走,跟哥去溜溜,咱不在这继续妨碍人家谈情说爱。”

    “……”大哥这是什么鬼话啊,真是什么都敢说,今笙被说得难为情。

    但这性子,不正是她前世的性情吗?

    前世的时候,她也是被娇惯的没脸没皮,什么话都敢说,都敢做,不然,又怎么会一次次主动表白二皇子。

    “笙姐姐再见。”顾详云和她说了声,跟着燕京往外走了。

    苏大人倒是一脸坦然,没觉得他那话有何不妥。

    他们跟着,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一身妨碍,也算他有自知之明了。

    待他们离开,苏长离也让船家起了船,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带她游玩一番,看看太湖周围的景致,虽然许多人,包括他在内都看过无数次了,但这不妨碍再次欣赏。

    太湖的周围是被众多大山小山环绕着的,从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佛景区,在前面的一个山上是皇家寺院,达官贵人常上那里祈福。

    今笙坐在船舱之内,看外面便不太真切,既然来都来了,她也想好好瞧一瞧,便起了身说:“三爷,我到外面瞧瞧去。”

    苏长离站了起来,随她一块出去了。

    四小姐瞧着两个人离开,她殷勤的沏了茶水,紫衣上前和她说:“四小姐,我来吧。”

    “你去外面跟着笙姐姐,这种小事我来做就可以了。”

    紫衣就随了她,出去了。

    四小姐沏好茶,嘴角微抿。

    苏大人真的是人中龙凤,能与这样的人为妾,也是一种幸事。

    当然,以她的身份,也万不敢想正妻之位。

    但是,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她知道自己生得不错,要是过两年再长开些,一定会更好的。

    今笙除了一个嫡出的身份外,也没比她强多少。

    她能为苏大人的正室,她为什么不可以为苏大人的妾室?

    如果能给苏大人做妾,就是侍候她一辈子,她也忍了。

    想到此处,她嘴角抿了抿,端着托茶的盘子走了出去,就见苏大人与顾今笙并肩站在船的尾上。

    有些扎眼。

    “我都有十多年没出来过了,快忘记这里的样子了,那里是皇家的寺院吗?”

    站在船尾,沐浴在阳光下,暧风轻轻的吹着,倒是让人心旷神怡,再瞧湖里三五成群结伴同游的人,不远处有赛龙舟的,许多人在那边观看,顾今笙也来了兴致,话难免多了起来。

    话多了,难免就有过失。

    苏长离瞧她,十多年吗?

    她现在也不过十四岁,十五不到。

    “哈哈,我这是一种夸张的形容。”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话语里的不妥,连忙尴尬的哈笑着解释,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

    前世的时候,她可不就是十多年没出来过游玩了。

    母亲那年游太湖落水后,便再没有带她到太湖上玩过了。

    因为正面着阳光,她便被刺得有些睁不开眼,她微眯眼的样子,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美,好像在勾引谁似的。

    她本就是一个长相明艳的女子,即使是一身的淡雅素衣,也掩盖不了她的明艳,反而像明珠蒙尘。

    苏长离便则颜瞧了瞧她,她如墨的长发被湖上的风吹动,不经意间便撩到他的面容上来,有些痒痒的,他伸手拂了一下,便勾到了她的墨发。

    发质很好,柔软顺滑,还有着淡淡的花香。

    今笙看他,见自己的发在他手里,脸就红了起来。

    她还未及笄,所以并未盘发。

    “苏大人,笙姐姐……”身后传来四小姐叫她们的声音,她姿态妙曼的走了过来,眸中含了笑,隐去那一些嫉妒之色。

    真想拂去苏大人手里的头发,她的头发保养得也挺好的。

    ------题外话------

    各位小仙女,(づ ̄3 ̄)づ╭?~今天也三更哟,隔几分钟更一次吧,今天有事,存后台自动更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