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8章 爷是不会碰你的
    “苏大人,笙姐姐,我刚沏了茶,尝一尝我沏的茶还合口吗,要是不合口我再去沏。”

    四小姐端着茶盘到两人面前,她微微抿了唇,有些许的腼腆。

    她皮肤是真的好,在日光的照射下,也找不出什么瑕疵,人也娇小可爱,尤其那张圆嘟嘟的脸蛋,怎么瞧都觉得欣心悦目。

    顾家的血统不错,生出来的孩子都好看,各有千秋。

    今笙望她笑笑:“若圆妹妹太客气了,这些事交给紫衣做就好,你也可以好好看一看四面的景致。”一边说了,一边抬手接了四小姐递过来的茶……

    她端茶的本事倒是学得不错,四平八稳,杯里的茶没有一丝的晃动。

    “啊……”

    一声惊吓,还是由今笙发出来的,她刚拿到手的茶杯瞬间就掉落在地上,打了。

    由于是船是木质的,杯子没碎,但茶洒了一地。

    关键是,这很尴尬的。

    “我看看。”一双温热的大手已伸了过来,今笙的手被苏长离拿了过来。

    四小姐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隐下眸中的嫉妒,慌忙道谦:“对不起,对不起,茶才沏好,我不应该现在就拿出来的,应该等茶温了再拿出来。”为了急于表现,她确实是大意了些,烫了她的手,反让苏大人有机会心疼她了。

    “笙姐姐,你的手还好吧,都是我不好。”她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手上自是无碍,只是有些许的红。

    “无碍,不用放在心上。”今笙就了她。

    “小姐,怎么了?”紫衣这时匆匆走来。

    “没事,收拾一下吧。”

    “我收拾,我这就收拾。”四小姐忙放下手里的茶盘,先蹲下来捡了茶杯,紫衣拿了布把船上洒落的水给擦干净了。

    顾今笙已被苏长离拉着手走了,今笙好难为情的,只得跟着他硬着头皮走了。

    “打盆凉水来。”苏长离吩咐了一声,他的人立刻取了凉水过来,是出门带的水袋,里装的凉水。

    护卫把水倒在盆里端进了船舱里,苏长离把她的手放进去泡着。

    “我自己可以来的。”今笙小声和他讲,被他抓着手的感觉,好像又放了个火盆在手上似的,比被茶水烫着还不舒服。

    好热。

    苏长离也就放开了她的手,拿了手帕擦了一下手,这才和她说:“先用冷水泡一会吧。”

    “嗯。”

    “还疼吗?”

    “不疼了。”她其实挺怕疼的,尤其前世的时候承受过那样的死亡之疼,就更怕疼了。

    不疼还在水里泡着?

    苏长离便走了出去,没一会就又进来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瓶药,是和他属下要的,他们是武夫,都会随身携带一些药在身上的。

    “给你擦点药。”苏长离一边和她说,一边拿了帕子,今笙只好把手从水里拿出来,被烫过的几个指头还是红红的。

    苏长离拿帕子给她擦干了手上的水,又把拿来的药涂在她的手上,和她讲:“不要把药水弄掉了,涂上去一会就好了,消肿止疼的。”

    “嗯。”她只能点头答应着,发现苏大人的手甚是好看,又细又长。而且,是她的两个手那么大。

    给她涂好了药,他又拿块手帕在她的手掌上缠了一下,和她讲:“别弄掉了,就这样先包着,待到回去之时也就好了。”

    “嗯。”除了这么应,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苏大人认真给她包扎手的样子,出其的好看,真没见过一个男人像苏大人这样好看,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苏大人的肤色,皮肤好得是许多很会保养的女人都望尘莫及的。

    纵然比女人还要漂亮三分,倒一点不失阳刚之气,看得出来他其实挺结实的,在他的身上,有股子高高在上的清贵之气。这般惊若天人的苏大人,竟是瞧上了她。

    今笙有一瞬间的愣神,苏长离抬了眼眸看她的时候,她正盯着他看得目不转睛,甚至接触到他的眸色时,眼睛都没眨一下,看得出来,她的心思早飘别处去了。

    “想什么呢。”这都能走神。

    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她的脸颊嫩得吹弹可破,每一次的触碰,不管碰到她哪一个部位,都会让人觉得身心愉悦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妙。

    今笙回过神来,脸上红扑扑的。

    她难为情的笑笑:“三爷,你的手真好看,比我的还好看。”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会紧张,便脱口而出了这话了,因为刚才盯着他的手看了许久,真的发现他的手挺好看。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手长得挺好看的。

    苏长离便被她这话逗笑:“你还羡慕了不成。”

    “就是觉得骄傲的。”好像他的手好看,人好看,她便是莫大的光荣般。

    她这话无疑就愉悦了他的心:“嘴巴可真甜,吃块西瓜吧。”他拿了块切好的小块西瓜,放在她唇边。

    这是要喂她吗?

    虽是觉得难为情,但也不能驳了三爷的面前,今笙轻轻咬了一口。

    “这个西瓜真的好甜,三爷你也尝尝。”这本来就是他带来的西瓜。

    北国的西瓜还没有成熟,是从遥远的别国运来给皇上吃的,因为端午节了,皇上便赏了他,赏个鲜罢了。

    “三爷,那是我咬过的。”今笙在看到他咬一口自己咬过的后,小声提醒他。

    “……”他平时是从不吃别人吃过的,但眼下他真没想这么多,她说甜,他就尝了口……还咬在了她咬过的地方,被她一提,好像都感觉到她唇上的温度在这上面了。

    今笙便噗的笑了,因为她平时也绝不吃别人咬过的,就算是别人吃剩的,再好吃,她也不可能会去尝一口的。

    就算重活一世,在这种事情上她也没苏大人想得复杂。

    两世为人,她也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并没经什么男女之事。

    苏长离默了一下,这丫头有时候直白得让人咬牙,还有失情调,她可以假装没看见的。

    默了之后,苏长离毫不尴尬的说:“就当是间接的亲热一下了。”

    就当是间接的亲热一下?

    这可不是什么好话,她再没经过男女之事,也明白什么意思。

    今笙便红了脸,之后虚心的求教:“三爷,什么是间接的亲热一下。”她才十四岁,她就假装她什么都不懂好了。

    “你想知道?”

    今笙下意识的摇头,又很快点头。

    一定要虚心请教,不然就显得自己装了,虽然她就是在装,但男人说了浑话,她不装行吗?插科打诨好嘛。

    “眼睛闭上……”

    “啊……”

    “眼睛闭上,我教你。”

    他说得一本正经,好像在说要教他弹琴似的。

    在他的注视下,她还是满心不安的闭了眼,不知道三爷想干啥。

    他该不会想亲她吧?

    她才十四岁,她压根没准备好和三爷有什么亲密的举动。

    虽然前世十四岁的时候,她还大胆的去表白过男人,巴不得和那个人来点什么亲密的举动,或者把生米煮成熟饭了,但重活一世,心性不是不一样了,不是变了么。

    她不觉然的抿了唇,甚怕这人真的亲上来。

    她闭了眼,抿了唇,苏长离反而没有动了。

    在他心里,她是真的还小,胸脯那块,没有变化,最多一块小肉包,他真没想过要下口的。

    瞧她真紧闭的嘴巴,长长的睫毛扑闪着,看样子也是紧张得不行。

    他血液便莫名的沸腾起来,那个地方就腾的觉醒了,这就很尴尬了。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色之徒。

    这样莫名不受控制的欲望,突然的觉醒,他不太喜欢。

    他从来都是一个分外克制,就连自己欲望都可以控制自如的男人。

    他承认,看着她,便会觉得赏心悦目,心情不错。

    她能愉悦他的心情,他便想护她一世周全。但他并不想因为她不受控制,尤其在这种时候,不应该觉醒的时候突然挺了,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

    他微微屏了呼吸,今笙不知道他的变化,只觉得唇上一热。

    抬手,他轻抚在她粉嫩的的唇上,今笙以为被他亲了,心里一跳,猛地就睁了眼。然后,就看到他的食指在她唇上摁了一下。

    “想什么呢,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的不纯洁,不到洞房花烛夜,爷是不会碰你的。”他点了她的脑袋,反而嘲笑她。

    很好的掩饰了自己无耻的欲望。

    这么说完,心里好受了一些。

    今笙羞得涨红了脸,说得好像她有多想让他碰似的。

    “我才没多想。”她莫名的有些气愤,拨腿跑了出去。

    有种被三爷捉弄的感觉,这样的捉弄方式,她可一点不喜欢。

    自尊心,面子上,都有些挂不住。

    她这是生气了?

    苏长离朝外瞧了一眼,看她头也不回的跑掉。

    刚刚对一个女子说那样的话,尤其是笙儿,是有些过分了吧!

    他无奈的揉下额头,话已出口,收不回了。

    ~

    四小姐顾若圆正在外面没有动,看着今笙跑了出来,她眸色才微微动了一下。

    船就这么大,她就站在外面,里面的话,多少是听到一些的。

    看着今笙跑出去的身影,眼睛好像还有点红,她嘴角勾了勾,暗骂一句:不知羞耻,还没成亲,就想着勾引男人。

    不过,苏大人瞧起来还是很清高的,竟然说什么不到洞房花烛夜不会碰她的。

    这样清高的苏大人,她心里喜欢。

    抬步,她走了进去,看见苏大人坐在那里没动,脸色不佳。

    看来两个人在是闹了别扭了,他们刚才的聊天,她是听到了一些的,再见今笙跑出去,本能的觉得这是闹了别扭。

    她猜测着:苏大人应该是生气了,生顾今笙的气了。

    “苏大人……”四小姐走了进来,声音里有些的哽咽。

    苏长离扫了她一眼。

    “刚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烫着笙姐姐的,但不管怎么说,都是错了。”

    “你和我说这个作甚么?烫的又不是我,觉得错了和她说去。”苏长离心里正烦着,见她进来后楚楚可怜的说些有的没的,便不耐烦了。

    以苏大人那观察入尾的心思,怎么可能会瞧不出来她与今笙之间那份客气和疏离,关系真的好的人,不是她们那种相处的方式。

    她们姐妹爱怎么装,是她们的事情,跑到他面前来装,他心情不好,自然不会给她面子。

    毕竟,连顾今笙的面子也没给。

    看她跑出去就明白了,他那话是伤了她的自尊了,惹她不开心了。

    她不开心了,难不成让他去道谦?

    还从来没有什么人,能让他亲自去道谦的。

    毕竟,他是太傅的儿子,又得圣上的喜欢和信任。

    二十岁的年纪,便在内阁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这样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低三下四得了——道谦,那不是笑话吗?

    他这样的人,向来都是别人哄着,宠着的。

    四小姐顾若圆面色一阵白一阵红,她本不了解苏长离的性子,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人不仅脾气坏,说话还难听。明明和今笙说话的时候声音温润,不像是一个坏脾气的人。

    眸色暗了暗,顾若圆微微红了眼眸:“对不起苏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惹您心烦的,您别生气,我这就去,这就去……”她难过的说着,弯腰,抹泪,退了出去。

    苏长离瞧都没瞧他一眼,有些心烦的,手中无意间又摸到那个香包,因为心烦,之前勉强压的火顿时便被勾起来了。

    送个香包也没有丝毫的诚意,居然和所有人的都一模一样,惟一不同的是这上面绣了她的名字,她可真是用心呢。

    想想便来气,挂在腰上的香包便被他给拽了下来。

    上面的做工是挺精致,但看了一会,他还是不满意,评价二个字:俗气。

    不是香包俗气,是和所有的奴婢还有燕京详云戴一样的香包,很俗气。

    苏大人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

    苏大人心情不好,脾气自然就差。

    ------题外话------

    苏大人,你记着你的话,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