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9章 脾气很差的三爷(三更到)
    今笙坐在船尾吹风去了。湖面上的风光也没啥能入她眼了,她心情挺不爽的。

    好尴尬唉,三爷那是什么鬼话。

    不到洞房花烛夜不会碰她……好像刚才她有多想他碰似的,她的内心一直是抗拒的好吗。

    的确,她刚才以为他想亲过来,心里也挺紧张的,还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才好,哪知他用手碰了一下她的唇。

    根本并非她自作多情,分明他就是故意要让她误会。

    不生气,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她算是发现了,这位爷,可真是坏得要死。

    他能二十岁就侍立在皇上的面前,几年后成为阁老,所有人都死后他还依旧活跃在朝堂上的一个人,这样的人能不坏吗?要是没有一肚子的坏水,早让人拉下台了。

    暗暗的撇了一下嘴,还是很气愤这位爷刚才的话。

    简直莫名其妙,忽然说那样的话作甚么。

    气愤愤的捶了一下木板,很想这一拳是捶到苏大人身上。

    猛然,一张熟悉的面容涌入眼睑,她微微眨了一下眼,以为自己看花了,可再定睛一看,还真是他。

    “笙小姐没有看错,确实是我。”她本没想说话的,那人的声音便飘了过来。

    无聊,是他又怎么样。

    今笙很想甩手走人,可她往哪走呢,苏大人坐在里面,她进去反而更尴尬。

    心里叹口气,她还是站了起来,弯腰,行礼,就是不言,静静的等他的船越过去,但那船却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的船行了。

    皇甫羡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没有移开。

    他注意到她一会了,远远的便瞧见她坐在这儿,他让船夫靠近了一些,果然是她。

    她坐在那里瞧起来又生气又无奈的样子,竟是说不出的有趣。

    不知道什么人让她不开心了,但又无计可施的样子,可一瞧见他,她立刻便又变了个样,恢复到从前的模样,满脸的波澜不惊,不亢不卑,心底的事情全隐藏了下来。

    “是有谁惹到笙小姐不快了吗。”本应该转身离去的,可偏就继续站在这问她话了。

    管你什么事呢,多嘴。心里不高兴与他废话,顾今笙还是客气的回了句:“没有。”

    “笙小姐的手受伤了?”赫然发现她手上被手帕包着。

    这位皇子几时对她的事情这么关心了?勉强压下心里的不耐烦,面上还是客气的回他:“烫了一下,不碍事。”

    “外面风大太阳烈了些,您还是快进去吧,晒伤了您就不好了。”催他赶紧回去,她也可以安静的在这儿坐一会了。

    “我皮粗肉糙,不要紧,倒是笙小姐细皮嫩肉的,怕不禁晒。”

    这位皇子与她说话,怎么就开始和气起来了?

    不知道肚子里又在憋什么坏注意,顾今笙心里冷哼。

    “原来是和苏大人一块出游来了。”皇甫羡忽然转了话锋,今笙下意识的扭身一看,原来是三爷走出来了。

    他在舱里坐着,他的人进去说二皇子来了,在船尾与笙小姐说话……

    他自然是要出来的,怎么可能会视而不见。

    “羡公子也来了。”苏长离一边走了过来,一边打了招呼,私下外出的时候,都是这么称呼,这湖面上人来人往,什么人都有,皇子们也是刻意扮成普通人的样子出游,并不愿意暴露身份。

    今笙见他出来了,也就立时朝他弯腰行礼:“外面太晒了,我先进去了。”她快步离开,甚至没看苏长离一眼。

    皇甫羡便笑了一下,莫名的胸口不舒服……

    原来他们是一块出来的,看来苏大人被迷得不轻。

    “我和瀚一块来的,他在里面和几位弟弟喝酒,要不要过来喝一杯。”皇甫羡转开了话。

    “不用了,你们玩得尽兴些。”

    “好。”好像有些无趣。他转身离开,苏长离也回去了。

    看着大家都离开的身影,四小姐从一边悄悄走了出来。

    真是能招男人,明明有了苏大人这个未婚夫了,居然还和二皇子媚来眼去。

    心里的嫉妒腾的染了起来。

    那二皇子明明是云溪的表哥,但刚才与她说话的调调,充满了关心。

    他自己的表妹都那样了,他丝毫不关心,却要关心一个害了他表妹的人。

    男人有时候真是贱得可以。

    四小姐愤愤的想着,满心的怨念,无处可泄,只好忍着。

    ~

    那时,苏长离回到舱里了。

    今笙正坐着喝茶,看到他回来眼皮动了一下,便垂了眸,不吭声。

    苏长离在她面前坐了下来,也没有说话,瞧了她一眼。

    脸蛋红扑扑的,应该是太阳之下晒的,无端的就染上一些娇媚在脸上。

    人本来就生得娇艳了些。

    想到羡殿下看她的眼神,心里甚是不快,便开了口。

    “不是和你说过吗?离他远点。”居然站在那里和他说起话来了,这人来人往的,她倒是一点不在乎。

    今笙正握着茶杯小口喝茶,除了喝茶,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两个人坐着挺尴尬的。忽然听他说这话,她眸色微动,这才说:“我没想和他说话,是他一直不走。”

    “你不会转身走开?”还有理了。

    今笙这才抬眼看他,听声音,他好像不高兴了?看脸色,似乎是真的不太好看。

    她倒是想转身走开,可船舱里不是有他吗?他刚才说那样的话,她觉得很难为情的,哪好意思再跑回来。

    她默了,苏长离觉得胸口有些闷,这是承认她就是想待在那和人家说话?

    一股无名火就腾的窜了上来。

    “记着你的身份,你是有未婚夫的人,不要招来闲言碎语。”

    这话说得又重了,她怎么就招来闲言碎语了,是她愿意搭理那人的吗?

    因为难堪,她白晳的颈项都红了起来。

    “我没说对不起你的话。”她语气也硬了几分。

    苏大人生气的时候,气势压人,说的话更让她难堪。

    她前世的时候,就是被一些闲言碎语给毁了,所以,她本能的想为自己辩一句。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废话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苏长离站了起来,气闷的往外走了。

    顾今笙腾的站了起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是他站着不肯走的非要说的,我没想和他说话。”

    没想和他说话就该转身就走,这样的解释不是太可笑了吗?

    “不要碰我,我现在很生气。”他准备甩开她的手,竟然抓得还挺紧,更气了:“你一个女子就不知道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对男人动手动脚的好吗?”伸手便用力拽开她的手,气愤愤的走了。

    今笙跌坐在那里,小脸煞白,胸口发闷,发疼。

    她真没想到苏大人会发这么大的火,根本不听她的解释,也不愿意相信她的解释,还用极难听的话骂了她。

    什么叫她一个女子就不知道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对男人动手动脚的好吗?

    她只是情急之下,才会拽了他,想和他解释清楚。

    本能的,她不想他误会。

    她只是不想重复前世的命运。

    ~

    苏长离出去了,来到船外透了口气,吩咐属下:“去告诉船夫,绕回去了。”这太湖要绕完得一天时间,他现在也没什么好心情陪着她绕太湖了。

    万青便去吩咐撑船的绕回去。

    今笙坐在船舱里没再出来,苏长离也一直没有进来。

    这微妙的变化,谁都能看得出来。

    四小姐悄然走了过去,下午的时间,日头更晒了一些,她自己拿了把小花伞遮阳,这会便递到苏长离面前:“大人,这会阳光太烈,我帮您遮一下吧。”

    照理说,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拒绝的,这本是美意。

    即使她不做这事,他若一直站在这儿,他身边的下属也会送来遮阳伞的。

    苏长离扫了她一眼,本就不爽的心情更不爽了,女人的那点小心思,他是懂的。

    “你哪凉快去哪呆着。”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声音不高,但话难听。

    四小姐面色一僵,甚是难堪,还是忙低了头,腰弯应声,不声不响的退下。

    暗暗咬牙,真是失策,早知道不送伞了。

    看他气冲冲的出来,本以为送他把伞过来,他会觉得她体贴呢。

    他只要多看她一眼,就会发现,她也挺好的。

    她的要求并不高,也不想去争什么正室之位,只要做他的妾,就心满意足了。

    看来,他是真的被顾今笙气得不轻。

    也是呀,是个男人看见自己的未婚妻与别的男人有说有笑,都会不高兴,何况,那个人是羡殿下,长得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材,重要的是,身份还尊贵得很呢,这还没有成亲,只是定了亲罢了,到时中间有个什么变数也说不定。

    看着绕回去的船,四小姐隐下眸色中的暗沉,走进船舱。

    今笙一个人坐着,脸色也甚是不好看,几乎要哭的样子,眼睛都红了。

    “笙姐姐。”她轻声叫她,来到她的旁边坐下来。

    “我刚看见苏大人很生气的出去了,然后还让船夫调头回去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还让船夫调头回去了。

    这小气巴拉的男人。

    今笙气得胸口微微起伏,难平。

    再瞧四小姐,今日她处处要在苏大人面前表现,她那点心思,她岂会猜不透看不明,毕竟,她也是个女人,女人想些什么,身为女人的她也是很清楚的。

    没有人在,她也懒得与她演戏,冷淡的吩咐:“你出去看看苏大人吧,外面太阳大,给他送把伞,苏大人皮嫩,别晒着了,我想一个静静,没我的吩咐,不要进来打扰。”

    顾若圆只好应了声,退了出去。

    她倒是想送把伞,但苏大人不要呀,她哪敢再朝前凑。

    两个人吵架,她现在也只能在外面晒太阳。

    ~

    看她有些不情不愿的离开,她也淡淡的冷笑。既然她这么想在苏大人面前表现,那就去表现呀,她倒要瞧瞧三爷这个人,会不会搭理她。

    她和羡殿下还没说什么呢,他就给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明明平日里很温润的一个人,说话也好听,虽瞧起来总是高高在上,气势压人的样子,但那是人家的气质,天生如此,总的来说,他平日里待她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看起来也挺有耐心,还乐意指点她弹琴,与云溪之间的过往,也帮过她几回,上次还麻烦了他府上的大夫,她的秘密他也知道一些,能分享她秘密的人,又是她的未婚夫,打心眼里,她就把他划上了自家人这一边了。

    可没想到一点破事就暴露本相了,脾气竟然这么差,有种看走眼的不爽。

    紫人后来也走了进来。

    外面的状况她也看在眼里了,现在她也搞不清楚状况,这是小姐和苏大人吵架了吗?

    她观望了一会,见四小姐没再靠近苏大人,便走了进来,和她讲一下外面的情况。

    就是说,苏大人没搭理过四小姐了。

    ~

    船渐渐靠岸了,今笙还没从船舱里走出来,便传来万青的声音:“笙小姐,靠岸了,三爷让我送您回去。”

    今笙走了出来,四下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苏长离的影子。

    竟然一个人先走了。

    她无语,又气闷的抬步上了踏板,走了。

    船上的人多少都感觉出来这里的异样了,没人敢多说什么。

    ------题外话------

    说句题外话,本不想说,因为说了也没用,还是忍不住想念几句,

    看订阅越来越少有点难过,再看到那日上架后来评论的人,集体失踪了,有点难过,再看到有人偶尔来留言,我屁颠屁颠的高兴的去回复,又很难过,因为后台一查看,她从上架那天订阅过后,再没有订阅了。难过!

    也许这都不算什么,因为许多作者都会遇着这样的问题,我只是比较惨点而已吧,相对来说订阅支持的没有,明明后台也是VIP2或VIP3了,应该是跑去支持别的作者了吧。

    自己每天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忍着颈椎的疼痛坐电脑前码一天的字,更新多了会有人看的,但还是没有多少订阅,我不只一遍的问自己,这么辛苦值得吗。

    真的很难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