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0章 有脾气的三爷
    “小姐,小姐,我们回来了。”袭人和薄叶高兴的跑了过来,离开了候府,到外面逛一圈,两个人也红上扑红红的,看起来是玩的挺开心的。

    “嗯,咱们回去吧。”今笙应了一声,勉强含了笑。

    “小姐,怎么不见苏……”

    紫衣一把拽过想要问话的袭人,作了个闭嘴的手势。

    大家都不是笨的,紫衣一个手势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好像她们不在的时候,这里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吗?

    小姐虽是笑了一下,但现在想想,刚才小姐笑的很是力不从心呢。

    没人再敢说什么,一行人上了马车,是她们府上的马车。

    万青护送一行人打道回府。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袭人紫衣坐在马车里侍候着,四小姐也坐在边上,没敢再言声。

    薄叶是驾了马的,她本是和万青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这会便悄悄追上在前的万青,小声问他:“你们家苏大人去哪了?怎么把我们家小姐一个人扔下了。”明明来的时候是去府上接的人,照理说这回去也应该送到门才对。

    万青有些尴尬,应她:“三爷,有事先走一步了。”

    “我们家小姐好像不高兴,谁惹她了?”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万青摊手。

    “你是怎么当人属下的,主子发生什么事,你还一问三不知了。”

    “……”

    “看什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不成,你若是对主子这么不上心,早被苏大人赶滚蛋了。”不想告诉她,行,她现在还不稀罕问他了,早晚会知道的。

    策马,她走在了前头,万青满脸黑线。

    这笙小姐的婢女,这脾气,实在是太,太差了。

    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这毕竟是三爷和笙小姐之间的私事,他不想传扬。

    ~

    马车哒哒而行,一路打道回府了。

    国安候府门前,奶娘已经在这儿来回看了几次了。

    终于,看到小姐的马车回来了,她匆忙跑了出来。

    看到今笙从马车上踩着脚踏凳下来,她快步走来禀报:“小姐,您可是回来了。”

    “奶娘,出了什么事?”看她的样子,怕是她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周姨娘跳湖自尽了,候爷也已经回来了。”

    “跳湖自尽?怎么回事?”苏大人那边的事情她便弃之脑后了,一边进府一边询问。

    “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三小姐自己所言,时间大概就是在你们走后不久,三小姐一个人带了周姨娘去院里转转,说是晒会太阳,但周姨娘到处乱跑,等她追上去的时候,说是周姨娘已经掉到湖里了,等到她喊来人打捞上来时,周姨娘已经死了,这都是三小姐的原话,候爷好像不太高兴。”

    今笙来不及回自己的院里,直接奔了那边了。

    这才几天呐,府里接连办丧事,顾才华当然不高兴。

    还没进去,便听见里面传来哭丧的声音。

    五少爷顾东来也在,他毕竟也不大,哭了一会也就哭累了,便在灵前跪着。

    今笙走了进来,死者为大,她还是先过去烧了纸,上了香。

    行完应有的礼节,她才走了出来,到了次间,顾才华坐在那里,神情木然,杜姨娘陪在他旁边,已安慰过他,但他还是很难受。

    倒不是他多爱周姨娘,实在是这府上死的人太多了。

    这才多久啊,连着死一个夫人,两个姨娘了。

    看见今笙走了进来,杜姨娘忙言:“老爷,笙小姐来了。”

    今笙看了一眼父亲沉重的面色,顾才华也瞧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说:“周姨娘这也是命薄,掉湖里淹死了。”

    今笙无话可说,只言:“父亲,您节哀顺变。”

    顾才华又叹了口气:“虽然生前犯下过错,但到底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丧礼给办得体面一些吧,免得她娘家那边有什么想法。”

    到底是顾及宫里的那位的,今笙懂。

    “爹,我明白的,您也累了,就让杜姨娘扶您回去歇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派人通知您的。”

    “笙小姐说得是,老爷,您都在这儿坐了大半天了,再不回去休息休息,您这身子可怎么吃得消呢。”

    顾才华点了头,这才站了起来,杜姨娘扶他往外走,他看起来是真的挺疲惫的。

    只是,走了几步,又回身说:“最近府上实在不太平,等办了这丧事,就请个法师……”

    “爹,等过了这件事情,我就去皇家寺院去为父亲,为咱们顾家祈福,往后我会吃斋念佛一年,您别担心,咱们家往后会平平安安的。”

    顾才华觉得,她真是有心了。

    也好……

    “就照你的意思吧。”顾才华应了。

    看着父亲走了出去,顾今笙也就坐了下来。

    “去把云溪身边侍候的奴婢叫过来。”

    “是。”薄叶去了。

    片刻,侍候云溪的冬草和秋蝉来了。

    “笙小姐。”两奴婢弯腰行礼。

    今笙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问:“三小姐带周姨娘出去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两奴婢一听是问这事来了,便忙跪了下来。

    “笙小姐,是三小姐说要带周姨娘出去晒晒太阳,让奴婢和冬草收拾一下周姨娘的屋,奴婢实在是走不开,便应了。”

    冬草连忙咐和:“笙小姐,奴婢本来是侍候三小姐一个人的,现在周姨娘来了,还要连同周姨娘一块侍候,实在是忙不过来,便没有跟着三小姐了,求笙小姐开恩。”

    最近,府上已经死了不少奴婢了,实在太害怕因为周姨娘的死,又牵连到她们这些可怜的奴婢。

    今笙冷淡的扫了她们一眼,前世的时候,在她还活着的时候,她们也都一直是跟着云溪的,虽说没犯什么大奸大恶之罪,但为虎作伥总是有的。那时候,她们的主子得意,她们也自然跟着春风得意,现在她们的主子失意,她们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

    她想了想,也就摆摆手:“先下去,把三小姐叫过来。”

    两奴婢赶紧谢了恩,退了下去。

    片刻,三小姐云溪走了进来。

    她沉着脸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那儿顾今笙,姿态说不出来的惬意,看她真是格外的讨厌。

    周姨娘死了,她连装一下伤心都不装了。

    今笙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问她:“是你带周姨娘出去晒太阳的,身边就没带别的奴婢吗?”

    顾云溪默了一会,看着她说:“笙姐姐,你是知道的,我院里的奴婢本来就不多,人手不够的,周姨娘送到我这儿后,人手就更紧张了,冬草和秋蝉那两个婢女都要帮着照顾周姨娘,院里的两个丫头也有事情做,哪有奴婢处处随时跟着我呀,我体谅她们的辛苦,也没让她们一直跟着。”

    就她还体谅奴婢的辛苦,这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了。

    今笙望她笑笑,想到上一世她对待自己的手段,她丝毫不意外她有一天会杀死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顾今笙就算再恨一个人,也做不出把一个人的所有的肢体器官都砍下来,活活疼死,那简直不是人可以使用的手段,简直是恶魔的手段。

    “我知道你是一个心狠的人,我也不意外你会狠到杀死自己的生母。”

    “你胡说什么。”云溪厉声喝问,杀死自己的生母,她对这话太过敏感,心里又是惧怕的。

    顾今笙她怎么会猜得到是她杀的?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顾今笙便望她笑笑,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我说什么,你很清楚,周姨娘只有一死,你才能自由,所以,你便让她死了,这本来就是你的风格,你可能还不太了解你自己,你要相信,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还真不是你自己,而是我,你的笙姐姐。”

    她轻轻拍拍她的脸蛋,她是满脸的不敢置信,是不敢相信她竟然完全说对了吧。

    “好好珍重吧,弑母这种事情,我相信,一定会遭天谴的,不信走着瞧,苍天饶过谁。”在云溪怒瞪着她的表情里,她又笑着说:“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毕竟,我也没有证据。”说罢这话,她扬长而去。

    会不会遭遇天谴她可真不知道,毕竟上一世她坏事做绝,还得了皇后的位置,反倒是她这个傻瓜,死得凄惨。

    她说那话,不过是要在她心里种下一些惧怕。

    她已经累了大半天了,周姨娘的死,她实在没多少心情去管,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好了,她也就回自己院里了。不过是个姨娘,守灵这种事情,当然是不需要她这位嫡出的小姐了,一个姨娘还没这资格。

    那时,苏长离也已经打道回府了。

    回去后他就解了腰上的香包,随手扔在了自己睡房的桌子上。

    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捡了起来,略有嫌弃的挂在了帐上的挂钩上。

    这不听话的丫头,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不知道他也是有脾气的。

    先前告诉过她一次,那时候是自己太过和颜悦色了?才会让她还有第二次和人家有聊下去的机会。

    “三爷,笙小姐已经安全到达府上了。”外面传来万青的声音。

    “三爷,还有一事,府上的周姨娘,好像是跳湖自尽了。”万青送人回去的时候,听见奶娘迎上来和今笙小声的说这事,但他听力好呀,便听了一嘴子,后面打听了一下,确定了此事,便来回禀这事了。

    “嗯,下去吧。”他应了声,没表态。

    死个姨娘而已,没什么好表态的。

    ~

    申时,傍晚,国安候府。

    薄叶匆匆进来和她说:“小姐,大少爷和六少爷都回来了,不过,还带回来一个小丫头,只有十岁,奴婢打听了一下,说是这小丫头被大少爷的马不小心撞着了,扭伤了腿,受了些惊吓,现在正在府上养着。”

    “谁家的孩子?打听清楚了吗?”

    “普通人家的孩子,奴婢也特意去问了一下,那小丫头自己溜出来玩的,刚好遇着了大少爷回府的马,不小心撞上的,大少爷已安排人过去了,给人家送了些银子,解释了一下,说是等这小丫头养好了伤就会送回去。”

    “也好,不要让人家爹娘担心了。”

    “嗯,奴婢先告退了。”

    薄叶退下,今笙便坐在自己屋里发了一会呆,之后唤了紫衣。

    紫衣进来,她吩咐下去:“周姨娘这事过去后,我准备去一趟皇家寺院去祈福,要准备些什么东西,这几天都准备好了。”

    “是。”

    “没什么事了,下去吧。”

    紫衣退下,顾今笙又坐了一会,之后起身,坐到自己的床榻上。

    莫名的,又心烦起来。

    三爷的话,挥之不去了。

    人的话,有时候就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出口便割在人心上。

    “笙姐姐。”外面传来喊她的声音,是六弟来了,今笙便唤他进来了。

    六少爷进了屋,行礼,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在她跟前说:“笙姐姐,我听说周姨娘死了,是真的吗?”

    她含笑,摸她的脑袋:“当然是真的。”

    六少爷回来听说这事后心里挺高兴的,有点不敢相信,确定后高兴了好一会,这才又来这边问她。

    六少爷似乎松了口气:“这个坏女人总算不在了,以后府里可得安静了。”

    今笙笑言:“可不是么。”

    “对了笙姐姐,我要告诉你一件好消息。”

    今笙瞧着她,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大哥和我说了,等新的学期开始了,就送我去国子监上学。”

    “那真是太好了,姐姐看好你,你可得加油哦。”她笑着祝贺,六少爷也觉得甚是高兴:“笙姐姐,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

    国子监是普通老百姓进不去的地方,只有达官贵人的孩子才得以进去读书,当然,如果有许多的银子的话,也是可以买通的。当时没人送六少爷去读书,大家都不关心他,顾今笙一个女子也不好出门,便先让自己的人把他安排了外面的普通学校了。

    大哥这么快就决定给六弟换学校了,看来也是六弟深得大哥的喜欢了吧。

    本来五少爷也送过国子监,不过,被学校赶出来了,五少爷也不愿意去国子监读书,实在是太严了,他个人觉得学业太重,最后没办法,父亲只好勉强送到外面的普通私塾读书,现在好了,周姨娘失了势,他直接普通私塾都不去了,周姨娘现在又死了,他更是不会去了。

    那个孩子,算是毁了。

    上一世,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

    两个人就着学校说了会话,六少爷又想起来回来时发生的事情,有些沮丧的说:“笙姐姐,我们回来的时候撞伤了一个姑娘,脚都肿得老高了。”

    今笙已经听说了这事,和他讲:“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下次注意安全就是了,现在该治疗治疗,该赔偿赔偿,该安抚安抚。”

    “嗯,大哥已经这么做了,我听大哥说,派去的人打听了一下,回来回话说,她没有家人,她是被人收养的,受了伤家里人都不关心,只收银子。”

    今笙默了一下,六弟心存善念,并没有因为自己小时候过得不如意,便心生怨恨。

    “笙姐姐,我想求您一件事情。”

    还用求了……

    “你说吧。”今笙没立刻答应。

    “等这姑娘伤好后,您让她留在府里做奴婢吧。”

    “是这小姑娘求你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大哥无意中撞了她,还是她故意撞上大哥,为的就是谋一个奴婢的差事,她难免怀疑,毕竟,经历了一世,就知道人心诡诈这东西。

    “笙姐姐,她没有求我,是我问了她,她自己也承认是被收养的,家里人口多,粮食打得少,现在都不想养她了。”

    “先等她伤养好吧,到时候我见过她,再给决定。”

    隐隐觉得,这小姑娘可能不会是什么省油的灯,怎么刚入府,就令六弟生了同情心,求到她这儿来了。

    虽然她还没有答应,仿若看到她会答应似的,六少爷高兴的说:“笙姐姐,她可懂事了,你见了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今笙望他笑笑,她倒是有些好奇了,什么样的一个小姑娘,这么入六弟的眼。

    ~

    夜,渐渐深了。

    那厢,谢姨娘在谢四小姐的屋里说了会话,了解了一下她今天在外面发生的事情,听完,嘴角微动。

    四小姐撇着唇说:“您说这笙小姐是不是犯贱得很,明明有苏大人了,还和羡殿下媚来眼去。”

    谢姨娘便冷笑了一声:“这要是让三小姐知道了,俩个人又得闹起来了。”

    “您放心吧,这事我会找个机会告诉云溪的,她们越闹腾,越乱,我越高兴。”

    “你自己多长点心眼,现在的笙小姐不比过去,不好对付呢,别到时候反被她咬了一口。”

    “姨娘您放心吧,我心里明白着呢,我会万分小心的,我现在只要能做苏大人的妾,就满足了。”

    “好,就看你有没有我当年的本事了。”她当年也不过是顾才华的一个贴身奴婢,现在却也是成了他的姨娘,虽说没有正室有地位,但由于生了个女儿,现在正室夫人不在了,周姨娘也不在了,她再也不用看谁的脸色了,这日子也是差不多熬出了头,每天也是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等着奴婢来侍候。

    所以,谢姨娘也没有那么高的志向,非要做什么正室,自己这出身,本就是婢女,也是没那命的。

    四小姐这一点很像她,知道自己没那出身没那正室的命,要求也不高,只要妾就满足了。

    能成为苏大人的妾室,这辈子也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这事之后,过几天周姨娘也就被下葬了。

    周姨娘下葬后,又过了七日。

    这几日,苏大人没到府上来。

    那日不欢而散后,他便没再到府上来过。

    早上,今笙在院中的梨花树下站了一会。

    “小姐,都已经准备妥了,要出发了吗?”薄叶前来询问。

    “出发吧。”该是准备去皇家寺院的日子了。

    不然,父亲还真要请个什么法师过来驱邪呢。

    她是重活一世的人,心里多少有点忌讳这个。

    父亲不明白府里怎么接连死人,她心里是明镜似的。

    母亲的死,与周姨娘有关,也与父亲有关。

    郑姨娘的死,与云溪有关。

    周姨娘,便是直接死在云溪手里了。

    当然,也少不了她的推波助澜。

    事情就这么一回事,哪有什么邪气。

    抬步,她朝外走去,梨花纷纷落下,落了满地好看的梨花。

    “笙姐姐。”四小姐迎面而来。

    “笙姐姐,我听说您今天要去祈福,还准备吃斋念佛一年,府里最近实在是不太平,我也想跟笙姐姐一块去祈福,为了咱们府上的太平,吃斋念佛一年,也算为父亲尽一点我的孝道,您带上我一块去好吗?”

    她和父亲说吃斋念佛一年,是真的。

    她母亲去逝后,她就没有吃肉了。

    她是不大相信,这四小姐能守得住一年不吃肉。

    她记得,她应该是最喜欢吃肉的一个人了。

    “好啊,一块去吧。”她答应了,与其让她背后耍阴的,不如放到自己面前来,她倒是想瞧她耍什么花招。

    她依旧带了自己的两个婢女紫衣袭人,还有薄叶这个丫头去了,四小姐也带了两个婢女。

    主仆几个人,上了一辆马车,薄叶依旧策马,马车后面跟了一队府里的护卫,有二十人,毕竟是小姐出远门,皇家寺院的路并不近,还要进山,上山,路也不平,为了安全起见,便派了府里的一队护卫跟随。

    马车再次哒哒哒的出了国安候府,渐行渐远。

    对面,一辆马车迎面而来。

    待到那马车而过,薄叶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只那马车眼熟,连跟随的骑马护卫也眼熟,那不是苏大人的马车吗?骑马的两个护卫不就是万青和梅风吗?

    本想策马把这事告诉小姐,但转念一想就罢了。

    小姐这是要去皇家寺院祈福,说了不过是让小姐难过罢了,这苏大人那日之后便没到过府上,也真是无情得很,她倒要瞧他能坚持多久不来见自家小姐。

    与此同时,万青的马已到了马车的旁边,悄声对里面的人说:“三爷,刚看见笙小姐的马车迎面过去。”

    里面的人没有答话。

    这一大早的,她出去干什么?

    “都带什么人了。”马车里还是传来了三爷的声音,一如即往的温润,没听出什么情绪。

    “带了一队护卫,差不多有二十人。”

    带这么多人出去,看来是要出城了。

    “去看一下她们去哪儿,不要被发现了。”

    “是。”万青策马回去。

    看来三爷还是挺在乎笙小姐的,连人家去哪都要查看清楚。

    万青立刻打了鸡血似的,也不知自己为何这么高兴。

    他策马一路追随过去,远远的看着薄叶行在最前头,一个女孩子,非要装得比男人还威风,有意思吗?瞧她把自己的头发都绾在脑袋上,一点女子的温柔都没有,打扮都像个男人似的,还真把自己当男人了不成。

    他心里把薄叶鄙视一番,因为上次回来的路上她朝万青说了些重话。

    他照着三爷的意思,没让人发现,薄叶也没发现他,他就这样不远不近的跟着,瞧她们往哪个方向去,最后发现她们去的是进皇家寺院的必经之路,也就了然了。

    ~

    一路出城,都是顺顺畅畅的,行了一个时辰的路程,才算远远的看见皇家寺院那个高高的钟楼。只是到皇家寺院是麻烦了些许,前面的路窄又崎岖了些,再往前就要上山,这马车是铁定使用不了,大家干脆也就弃了马车,步行前去了。

    一行人爬了一段的山路,由于太阳真的是太过温暖了些,爬了一段山路也就难免热了起来,袭人拿着帕子抹汗,纳闷的问:“怎么除了我们,就没别人往这儿来呢?”

    今笙笑而不语,薄叶答她:“你个傻子,就听这名字也知道了,皇家寺院,这都是非富即贵之人才能来的地方,当然不像普通的寺庙人挤人了。”但这种皇家寺院消费也高呀,一柱香都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买得起的,自然是来的人不多了,但凡能来这里祈福的人,消失一次也够老百姓一辈子的吃喝了。

    这一路上看起来没什么人,因为现在又刚过了端午节,也不是祈福的高峰期,自然人少,这一路过去,除了她们府上的人,还真没看到旁人来。

    “这山设在这么高的地方干什么呀,都要累死了,小姐你也累了吧,喝口水。”薄叶忙把水送了过去。

    薄叶噗的笑了:“设得高点,让人慢慢往上爬,显得人虔诚啊!”

    “你什么都懂。”袭人不满的瞪她一眼,显得自己好无知似的。

    今笙喝了她递来的水后说:“大家要是觉得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吧。”毕竟都是娇滴滴的姑娘,平日里都没干过重活,现在一下子要爬这么高的山,走这么一大段跟,今笙自个都觉得累了。

    袭人问:“半路休息会不会显得我们不虔诚啊……”

    “……”今笙瞧她一眼,只好说:“既然不累就继续走吧。”她抬步便走在前头了,表示她不累。

    袭人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很累呀,她真的很想休息呀,连忙直叫:“小姐,小姐。”今笙不理她,直接走了。

    薄叶笑骂她:“佛门清静之地,小姐说什么你便答应什么,别多嘴。”你都问会不会不虔诚了,这周围不光是她们主仆,还有四小姐主仆,还有别的护卫,小姐能说什么,当然是继续赶路了,不然,回去之后哪个多舌的到处说小姐来祈福不虔诚那不是坏了小姐的声誉。

    袭人知道自己是说错了,甚是沮丧,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往前走,就听薄叶说了一句:“笨猪。”袭人觉得是在骂她,本想回骂过去,哪知她从自己鼻孔里竟是发出一声猪哼哼的声音,顿时又是噗的笑了。

    这俩人在一块倒是有话说,不管是闹还是笑。

    走这个路,却是真的累极了,一路上四小姐不太想说话。

    她也才十四不到,平日里在府上待着,几时走过这么远的路程,脸蛋早就热得红扑扑的,气息微喘,她身边的奴婢给她递水,她一口气喝完后,虽是解渴了,但累得要命,真后悔下这个决定跟她来了。

    本是想多和她走动走动,套套近乎。她要来祈福,她也跟着一块来,就是想显摆自己也是为这个家着想的,她也愿意跟她一样甚至吃斋念佛,但哪知走这路竟是如此的辛苦。

    除了护卫和薄叶,大家都有点吃不消了。

    今笙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她的耐力向来极好。

    一路上没有人提休息的事情,毕竟休息会显得不虔诚,就是脚步放慢了不少。

    好不容易接近了皇家寺院,那已经是又一个半的时辰后了。

    这一路光赶路就花费了二个半的时辰,路程之远可想而知,所以,前来寺院祈福的人通常都会在此住上一晚。当然,这一晚也不是白住的。

    皇家寺院的待客之道还是非常好的,主仆一行进了寺院,爬上阶梯,便有院里的小僧前来迎接她们。能来这祈福的人都是富贵之人,自然是要好生招待了。

    主仆跟着一位瞧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僧进了寺院,由于一路风尘仆仆,便先领她们去了房间,等她们休息片刻,喝口茶,喝口饭,便可去祈福了。

    一个干净又宽敞的院宇,供主仆歇息。

    片时,小僧也派人送上了斋饭,今笙招呼自己的几个奴婢全都坐过来一起用餐,这里又不是府上,几人不肯,哪有主子和奴婢同席的道理,便坐在了旁边的一小桌吃了。

    今笙只好随了她们,由四小姐陪着她一块坐着吃饭。

    来这里吃饭,当然全是素了,想找一星点的肉沫都是不可能的,这顿饭除了今笙吃得比较多外,其她人都吃得比较少,吃了几口青菜、豆腐……袭人瞪着桌上的菜发呆。

    我们花了这么多银子,就给我们吃这个?

    但也知道这是斋饭,不敢多嘴,只好忍了,反正明个就会离开的。

    薄叶不挑食,也是真的饿了,既然她们都放下筷子不吃了,她吃。

    由于是做了几个人的饭,她即使是吃,还是余下好多素菜。

    今笙那边也一样,四小姐是吃不惯这素菜的,虽然她之前念着要和她一样吃斋念佛,真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眼睛也直了起来,再看今笙,是真的咽得下去。

    一点荤都没有,就连油都是极少的,简直清淡得不能再清淡,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咽得下去的,还是装的?四小小姐心里疑惑,但还是硬着头皮吃了几口,又吃了些菜,想着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明天回去之后,好好大吃一顿。

    后来,两个小僧过来收拾桌上的饭菜,发现她们剩了不少。

    看来几位女施主饭量不大,明明已经做得极少了,明天这一顿还要继续减量。

    ~

    吃过,主仆歇息了一会,也就由小僧引着去敬香。

    小僧领她们进了一道门,走了一段路,算是来到了佛前。

    在那里,有位看起来是得道的高僧正在打坐,小僧走了过去,和他说了几句话,他便站了起来,转身,看了进来的今笙主仆一眼。

    “女施主,这边请。”既然来这里了,自然是要敬香祈福的。

    今笙和四小姐在高僧的引领下,先敬了香,三炷为自己,六炷为两辈人祈福,九炷为三代人祈福,而十三是一个极致,十三炷香是功德圆满的高香。

    上完香,磕过头,双膝跪在蒲团上。

    整个下午,便在这儿祈福了,那位高僧便念经数篇。等到一切结束,四小姐跪得整个人双腿都麻掉了,站起来的时候几乎跌落,她还从未这么长久的跪过,直觉得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今笙倒不觉得有什么,她前世的时候是没少罚跪的。

    等到再次回到原来的屋里,夜幕早已落下,四小姐坐在那里大口喝了杯水,再不愿意起来,和今笙客气了几句,准备睡觉,今天太累了。

    四小姐离去,今笙也洗漱一歇了下来,大家都累了。

    这一夜无事,次日,大家陆续起床洗漱。

    还是昨日的两位送斋饭的小僧,东西摆上了桌,两位小姐昨日的四菜一汤今日改成了二菜一汤,毕竟她们昨天剩的实在太多了,吃不了浪费。

    五位奴婢的八菜一汤也改成了四菜一汤,免得她们又剩太多,浪费的都是银子。

    大家各自坐了下来,看着桌上少了一半的菜,面面相觑,毕竟是佛门之地,就算心里觉得这皇家寺院太过小家子气,也不好抱怨什么。

    她们又不是不给钱,这是想饿死她们吗?

    昨个吃得不多,加上又累,今个肚子难免饿极了,所以这几菜大家算是一扫而空,一个菜渣都不剩。

    小僧再次进来收拾的时候,看桌上都吃完了菜,很是满意。

    吃过斋饭,接下来还有一件事要做,要去摇签。

    每个进来的人都会摇签的,这是必不可少的。

    还是由昨日的小僧领着去摇签,还是昨日那个高僧。

    今笙先摇签,她拿着签筒略高过头顶,开始晃签筒,然后抽了一签。

    她自然是看不懂签上的意思,那高僧要解签,看了一眼签上的字,再瞧今笙的时候,面色有几分的复杂,也有几分的欲言又止。

    “大师,这签上写的是什么?你快告诉我们吧。”四小姐甚是好奇她抽了什么签,可见那人欲言又止,立刻问了出来。

    今笙也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最坏不过是有什么血光之灾啦云云,她是重活一世的人,血光之灾她也有经历过。

    “女施主这签可是下下签呢,从签上来看,女施主近日有血光之灾。”

    四小姐掩唇,这太可怕了。

    奴婢们面面相觑,今笙则淡然,先躹了一礼:“大师,不知可有破解之法。”

    “若有贵人相助,方可破解之灾。”

    这不废话吗。

    “师傅。”一位小僧匆匆进来,和他耳语了一句。

    他看起来是有要事要走了,便对身边别的僧人吩咐:“招待好几位女施主。”他就这样走了。

    今笙无语,懒得再想这签的事情,这说走就走的高僧,也是个不办事实不虔诚的,她们这边还没完事呢,他便跑了,不管来了什么人,或什么事,扔下她们跑了就是不妥。

    四小姐也想抽签,便也摇了签,和尚为她解了签,让她谨言慎行,方能一生平安。

    不知所云,四小姐心里给个评价,她本来就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还用他说。

    又累了半天,主仆才算是回去了,心里都有点意兴阑珊。

    收拾了一下,又吃了几口斋饭,准备下山了。

    “女施主,师傅请您过去一趟。”小僧前来叫今笙。

    “知道什么事吗?”该算的帐都结了,照顾说,也是没有事的。

    “师傅想再和您说一说签的问题,请您过去一趟。”一般人遇到这种问题,是肯定会过去的,今笙对那临时跑掉的高僧没好心情,觉得他不虔诚,也便不信他解的签。

    “就和你师傅说,家里还有些急事,要急着赶路,一会天黑路远,反而不好走,下次再来,一定好好请教高僧。”她这是拒绝了,小僧有些诧异,还是立刻应了,转身去禀报这事。

    今笙默默的叹口气,什么血光之灾,纯属胡说八道,懒得理他。

    这一趟,就花了她九千两银子,简直是抢钱,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心疼得要命,国安候府到底不是国库,有花不完的银子。

    佛门之地,处处都是要钱,求个平安祈个福,还要给出个天价,给钱就可以求到平安了?佛主是这么贪爱银子?拿钱才能赐给她们这些凡人一世平安?

    她心里划了个疑问号。

    分明就是这些个凡夫俗子爱财,不过是打着佛主的名誉罢了。

    她心里心疼自己的银子,暗暗后悔。

    下次再祈福,去个差不多的寺院之地就行了,她心里暗暗的这么打算了。

    都是上次端午节的时候,听苏大人指着这边说是皇家寺院,她便朝这边来了。

    默默的叹口气,末了,主仆一行朝外走去。

    到了外面,外面起了风,天有些阴沉,紫衣看天:“哟,瞧这样子今天会下雨呢。”

    袭人嚷:“可不是吗,我们快点下山,我可不想半路被淋成落汤鸡。”

    大家的想法一致,没谁想在半路被淋成落汤鸡。

    主仆往外走,风扬起,天微暗。

    穿过一个游廊,不远处有人迎面朝她们这个方向而来。

    今笙微微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那个衣袂飘飘、白衣胜雪、宛如天神降临的男人,是三爷?

    三爷怎么会在这儿呢?他也来寺院祈福的?

    顾今笙心里染上疑虑,袭人已经高兴的和她说:“小姐,是苏大人,你看,苏大人在那儿。”

    她实在是太高兴了,自从上次一别苏大人便没到府上了,嗓门难免高了起来。

    “你小声点。”今笙瞧她这么大呼小叫,怕被那人听见。

    上次的事情,还记着呢,现在看见他,依旧觉得面子上挂不住,难堪着呢。

    而且,那次一别,三爷也没有到府上来过,想必也是对她存着看法呢。

    她有点想假装没看见苏大人,或者绕个方向走。

    倒不是她恨上苏大人了,只是这样忽然见面,会觉得比较难堪。

    什么对男人动手动脚啦……

    说得她有多随便似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