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2章 长得真丑
    顾今笙主仆算是平安回府,由万青护送她回来的。

    大家前去祈福,花了不少银钱,不但没得到佛主的保佑,还遇到了劫匪,大家心里面都是惊魂未定的,也就显得意兴阑珊了,便各自回自己的院宇了。

    四小姐回去后免不了要把这两天的事情和生养她的谢姨娘说上一番,听得她也是瞪大了眼睛,最后说句:“你没事就好,女孩子家以后还是少去远处。”

    四小姐点头直说知道了,这一路奔波下来,她是又累又饿,想起在寺院吃的斋饭,连连抱怨:“哎,姨娘,你不知道这两天过的是什么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吃的那些斋饭,连乞丐吃的都不如,还足足花了九千两银子,你说这不是抢钱么。”

    没事去祈什么福,想想都心疼,这些银子要是给她该多好呀。

    谢姨娘低语:“你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我知道了,这不是没外人么,我真的是饿疯了,一会姨娘你去给我偷偷弄点肉吃吃,别让人知道了。”就她们俩在屋里说会话,连贴身奴婢都直接赶了出去了,不然,她敢这么说话呀。

    “你不是说要吃斋一年?”谢姨娘给了她一个眼神,现在杨想偷偷吃肉,万一让笙小姐发现,这岂是小事,怕是要小题大作起来了。

    “我说说而已,你还真忍心让我吃一年的斋饭呀?我一天都受不了了,你看我都饿瘦了。”

    “……”仔细瞧瞧,好像还真的瘦了一点,感觉脸上肉好像少了。

    两个人嘀咕了一会,那厢,今笙也在自己内室的床上躺卧下来。

    反正,她是觉得累惨了。

    不只是身体上累,精神上都处于紧张,精神上的紧张更让人觉得累。

    她合眼躺了一会,因为太累,也就觉得泛了。

    不知睡到何时,迷糊之中,就听见袭人进来叫她:“小姐,候爷和大少爷都来了。”

    她猛然睁了眼,便坐了起来,朝外一瞧,感觉天色已经晚了。

    袭人上前帮她更衣,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今笙也就出去了。

    想也知道,大哥定是听说了路上的事情,跑来询问了。

    ~

    客堂里,顾才华和顾燕京小坐了一会,他们的确是为了劫匪一事来的。

    “爹,大哥。”今笙走了进来,俩人都看她。

    她休息过后,人也就精神了不少。

    “笙儿,路上怎么就遇着劫匪了,你仔细说给大哥听听。”顾燕京已站了起来问她。

    “大哥,您坐着,听我慢慢说。”

    顾燕京便重新坐了下来,她也就把路上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自己家的护卫死的还余三人时,眸色微暗,那些都是无辜的生命,也是有家室的人。

    “爹,府上的那些死去的护卫,我已经统计过他们的身份了,打算给他们的亲属每人三百两的银子,安抚他们的家人,您看如何。”

    顾才华微微蹙眉,三百两,太多了些吧。

    “家里没了男人,便是少了主心骨,笙儿,你做得很好。”顾燕京接了他这话,他是武将,很能体恤为了保护主子送命的护卫。

    顾才华再蹙眉,出手真是阔气,但银子是这样用的吗。

    心里虽觉得这样不行,但儿子也认可了,顾才华也就作罢:“燕京说得是,就这样吧。”免得儿女都觉得他待人苛刻。

    既然都认同了,今笙也就又说了另一件事:“苏大人说这事他来处理,不要让报官,对外是封了口的,活捉了两个人,他带回去审了,估计是他的仇家也不一定,这事我们也就装不知道罢。”

    既然苏大人要自己处理,他们自然是不会插手的,顾才华也就应了:“行,不管了。”有些事也是少管未妙,不该他知道的,他也不是那么想知道,有时候有的事情知道的越多,反越不妙。

    处理了这事,今笙又把去寺院祈福的帐单拿来说:“爹,这次去寺院一共花了九千两。”本来多住一晚肯定是要收费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大人的原因,寺院只字未再提银子的事情。

    他们不提,她自然也不会给的,本来就已经给的够多了。

    去一趟寺院花了九千两,确实是多了些。

    顾才华看了一眼帐单,花都花了,也没有办法,只说:“就这样吧,但愿佛主保佑吧。”其实他不是很信这些东西,原本是想请法师来作个法,图个心里平安吧!后来今笙说要去祈福,他也就听她了。

    顾燕京哼笑一声:“真要有佛主保佑,这天天去敬佛的人那么多,怎么一个个还是过得苦哈哈惨兮兮的,都是自欺欺人,这白花花的银子,扔到水里还听个响,扔进这皇家寺院里,连个响都没有,钱都让这些人给赚了,佛主几时拿过你们的钱,佛主要真是给点钱就能办事,那还是佛主啊,我看那肥头大耳的像就觉得头疼,以后再别去那地方了,不仅害得自己差点掉了命没回来,还白送了九千两,佛主都没保佑你,真要有事,佛主蹲在那也是自身难保的。”

    这家人敬佛之事都是一个德性,表面作个样子,内心是真不信。

    瞧哥哥说得头头是道,还一副气愤不已的样子,今笙噗的就笑了。

    她知道哥哥不是心疼这九千两银子,是心疼她,前去祈福,不但没保佑她,还遭遇这血光之灾。

    看来以后她是真的不用再想去寺院祈福了,白花了银子,只好连应他:“知道了,听你的。”

    顾才华在一旁听得头疼,这都说的什么呀,就算真不信,也不能这样说出来呀,但儿子性情向来如此,想说什么便是什么,哪会顾忌别人怎么想。

    府里的嫡出大少爷,自然是霸道惯了的一个人。

    “我走了,你们兄妹聊吧。”顾才华不想听他在这儿胡说,纵然不信,他也不敢这样胡说。

    “爹您慢走。”今笙送了他一步。

    转身回来,顾燕京又说开了:“我怎么听说你准备一年的时间都用来吃斋念佛,你看看你瘦得身上已经没有二两肉了,再不吃肉,你还能长得好吗。”

    今笙不喜这话,什么叫她身上没有二两肉,什么叫她长不好,她哪长得不好了?

    “哥,我心里有数,您别管了。”

    “哟,还对哥不耐烦了。”

    今笙只好走到他跟前,轻轻拽了他的胳膊:“哥……”放柔声音,尾音拖长。

    顾燕京微微怔了片刻,好像许久没看到她朝自己撒娇了。

    “笙姐姐。”随着一声脆响,六少爷高高兴兴的进来了,顾今笙便正了颜色。

    跟着六少爷一块进来的还有一个不点大的女孩子,还没六少爷高,脑袋上扎了两个蘑菇头,模样说不上好看,就是一双睛睛黑亮,但面黄肌瘦的,感觉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大哥,你也在这儿呀。”乍见顾燕京在此,六少爷显得有些担忧了。

    顾燕京扫了他和身边的女孩一眼:“这是那天撞伤的那个女孩?”

    六少爷嗯了一声,又说:“笙姐姐,这是小树,她叫江小树。”

    “小树,快见过笙姐姐。”

    那女孩不亢不卑的站着,听了六少爷的话便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见过笙小姐。”

    今笙瞧了一眼六弟,不知道他想作甚么。

    “笙姐姐,我前段时间和你提过,小树让大哥的马给撞伤了,现在她的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她们家挺穷的,您就给她在府里安排个差事做吧。”

    提到这事,顾今笙算是想起来了,但她当时可没答应呀。

    这女孩长得面黄肌瘦的,瞧起来也就六七岁的样子,比六弟还要矮,瘦瘦巴巴的能做什么呀?

    她正犹豫着,一旁的顾燕京已发了话:“你瞧她细胳膊细腿的,能干什么?”真是事多,前段时间已经求过他一回了,想给这女孩在府里安排个事做,他没答应。

    他只是撞着了人,养好了送出去就是了,已经让她在府里白吃白住这么久了,怎么还要在府里给她安排差事,这是赖上他了不成。

    顾燕京正因这事略有不满,那女孩已经说:“少爷,奴婢虽是长得瘦小,但奴婢力气可大了,烧火、打扫院子、端茶送水,什么都可以干的。”

    女孩声音清脆,倒不怯生。

    顾燕京给了她一个冷眼:“府里没这么难看的丫头。”是嫌她太丑了?顾燕京是真的觉得,面黄肌瘦,长得真丑。

    女孩果然不说话了,垂了眸。

    六少爷有点气愤,大哥说话太难听了,但因为对方是大哥,他也不好顶撞,只是抿着唇眼巴巴的看着今笙,在他心里,笙姐姐是心底善良的人。

    这话说得就太难听点了,顾今笙也不喜这话,瞧了一眼自家大哥,说话怎么一点也不顾及别人的自尊心,和三爷一样,不能因为自己位高权重就想说啥便是啥。

    “小树是吧,你先起来说话。”因为大哥的话太难听了,瞧出女孩的自卑,她开口也就温和了些。

    江小树站了起来:“谢小姐。”

    “把头抬起来。”

    江小树犹豫了一会,还是抬了头,直视眼前这位貌美的笙小姐。

    瘦是瘦了点,也没大哥说的那样丑,毕竟五官拆开来看,真没一样难看的,没准长大,人长开了,养得好了,就好看了呢。

    江小树看她一眼,眸子微闪,她虽年幼,但也知道眼前的小姐长得是真好看,那是她仰望不到美貌。

    “你几岁了。”

    “十岁了。”

    “看起来像五六岁。”顾燕京在一旁摇头,不知道自家妹子和她说这么多干什么,他还有话想和她讲,简直浪费时间。

    女孩便又垂了眸,顾燕京挺能打击人,也打击得恰到好处。

    顾今笙当听不见大哥的话:“以后多吃点好的,会长得快的。”

    顾燕京说:“她这段时间在府上吃了不少了,胃口比六弟都大,就是不见长肉。”

    江小树垂了眸,抿唇不语。

    大少爷说什么她一个字不敢言,眼前的这位小姐瞧起来还好说话些,但那位大少爷,却真的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

    “去叫柳嬷嬷过来。”顾今笙吩咐下去。

    “笙儿,你不会真的想要她留下来吧?”顾燕京有点不太相信她会有这样的决定。

    “我瞧她挺机灵的,先调教一下,用用看。”

    “笙儿,这丫头确实就是个小骗子,她那天撞我马上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想到府里混吃混喝,赖着不走。”

    感觉哥哥对这江小树成见深了些,她也不愿意因为一个丫头惹得哥哥不愉快。

    见眼事情要成了,大哥又这样说,六少爷忙为江小树开脱:“大哥,根本不是那样子的,小树人挺好的,你看她瘦巴巴的多可怜,你就不要为难她了,让笙姐姐给她一个差事吧。”

    这个六弟,现在胆子是越来越肥了,瞧把他给惯成什么样了,居然敢说他为难一个小丫头,顾燕京便有些不爽了,冷哼道:“行,这事我不管了,你们爱留下就留下吧,究竟她是不是个小骗子,以后就知道了,本大爷走了。”起身,他挺拨的身躯站起,离开,走到江小树身边的时候,她微微缩了一下娇小的身子。

    打心眼里,是怕他的。

    顾燕京睨了她一眼,一个小丫头骗子,他倒要看她能翻出个什么样的浪花来。

    顾燕京走了,顾今笙默了一会。

    也许,大哥总不会无故的对她有偏见吧!

    “笙姐姐。”六少爷轻声叫她,也不确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时,枊嬷嬷也匆忙进来了。

    “小姐。”嬷嬷行礼。

    “柳嬷嬷,这是丫头,你带下去,好好调教一下,给她找点事做做。”

    枊嬷嬷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江小树,这么小,能干什么?

    既然小姐安排了,她也就应了。

    “奴婢谢过小姐。”江小树跪下磕了个头,心里是高兴的,终于有地方好好吃饭了。

    “奴婢谢过六少爷。”她不忘对顾详云也磕了个头,之后起了身,跟着枊嬷嬷走了。整个府里六少爷是最好说话的……

    ~

    ~

    夜,渐深。

    靠在床榻上,仰脸,便可望见那个根本就没什么与众不同的香包。

    虽是嫌弃万分,到底没真的扔掉便一直挂在帐子上的那个钩上。

    苏长离靠在那里合着眼,并无睡意。

    不久之后,梅风来了,前来回话。

    “三爷,审完了,那人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只说组织上接了桩生意,要取一位小姐的性命,他们都是听命行事,组织上拿人钱财,派他们到今日这条路上截杀一位小姐,谁都不知道雇主是谁。”

    “哪个组织。”

    “青龙。”

    “查。”

    “是。”

    “那个人……”

    “若无用,便杀了,你看着处理吧。”

    “是。”

    梅风退下,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时,那是一个密封甚严的密室,说是牢狱也不为过,里面各种酷刑应有尽有,那被吊起来的壮汉,上身赤着,早已皮开肉绽,被一刀刀的划过,其中一只眼睛被挖了出来,鲜血淋淋,那就是一个血人。

    死,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只要能死得痛快。

    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最可怕的。

    对付不肯招供的罪人,总是有用不完的残忍方式。

    苏大人并没有菩萨心肠,身为他的属下,万青没有,梅风也没有。

    “三爷让继续查。”万青和梅风说了一句,他们都是苏长离的贴身侍卫。

    梅风挑起眉眼:“好,那就深入青龙,把他们的头揪出来。”

    “正有此意。”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去请华歌过来。”打伤了还是要治的,免得他死了,这口气还是要先吊着的。

    梅风先出去找华歌了。

    万青坐在一边,瞧了一眼那还剩下半条命的人说:“今日你暂且休息,明天把青龙的地图画给我,我若安全回来,你便活命,若回不来,自会有人取你性命。”

    片刻,华歌进来了,带了药箱,给那人熟练的上了药,喂了粒药丸在他口里。

    次日。

    “给笙姐姐请安。”

    客堂里,云溪恭恭敬敬的站在今笙的面前,弯腰,行礼。

    周姨娘死了,她也不用天天抄经文了,也可以自由行动了。

    顾今笙在府上,她还是要来请安的。

    今笙淡淡的扫她一眼:“云溪妹妹最近消瘦了不少。”

    “谢笙姐姐关心。”还不是托她的福,若不是她一再害她,她能消瘦么。

    “最近府里不太平,姨娘们接连出事,父亲也甚是担忧,所以我便去了一趟寺院,为咱们顾家祈福,你身为顾家的女儿,也自当尽一份力的,以后没什么事,就不用来请安了,每天把佛经继续抄写一遍,吃斋一年,佛经每日派奴婢送来给我检查便是了。”她也懒得天天看见她。

    吃斋一年?

    顾云溪看着她,亏她想得出来。

    她也听说了,四小姐也为此要吃斋一年,她可不太相信,那个什么都想吃的四小姐会真的吃斋一年。

    “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问题,听笙姐姐的便是。”她温顺下来,不能温顺也不行呀,周姨娘逝了,办周姨娘丧事的时候舅舅来了,借着这个机会和她说了一些话,她听进去了。

    如今,在这个府上她势单力薄,与顾今笙对着来,吃亏的只有她。

    按照舅舅的说法,便是让她凡事忍耐。

    她只须忍耐一些日子,舅舅为她报了血仇,一切也就过去了。

    “四小姐来了。”

    说话的功夫,奴婢过来禀报。

    顾今笙便拿了桌上的茶:“请吧。”她慢慢喝了口茶的功夫,四小姐便迈步进来了。

    “给笙姐姐请安。”四小姐声音清脆,目光温婉,行礼。

    “哟,三姐姐也在呀。”她仿若才瞧见顾云溪,笑着问了声,一派的天真单纯。

    顾云溪冷淡的瞧她一眼,没理她:“笙姐姐,我回去抄经书了,先告退了。”

    “去吧。”

    云溪正要走,四小姐笑着说:“笙姐姐,是不是三姐姐也准备和我们一块吃斋一年,为我们国安候府祈福呢。”既然她都要吃斋一年了,怎么能少了顾云溪呢。

    “是啊,云溪妹妹正有此意,从即日起,为了府里的兴旺平安,我们姐妹就先吃斋一年开始吧,如果不行,就两年,三年也是无妨的。”话毕,便吩咐下去:“枊嬷嬷,厨房那边都安排好了,每天给三小姐四小姐做斋饭送过去。”

    “是。”枊嬷嬷站过来应下。

    “既然是斋饭,就专门安排一个奴婢去送吧,每日先净了手,按着规矩来,不可有丝毫差池,不然,便是对佛主不敬了。”

    “是,老奴谨记。”柳嬷嬷退了下去。

    顾云溪和四小姐互看一眼,还专门安排了奴婢来送?

    这是监督她们的吧……

    “这样甚好。”四小姐立刻回应一声,顾云溪扭身离去。

    那厢,枊嬷嬷也安排了下去,派人送饭吗?她倒是想起来一个丫头,挺合适的,便把江小树叫了过来,和她讲:“江小树,以后三小姐四小姐的斋饭,由你来送了,这是笙小姐交代下来的事情,你可不能出了任何差池,干得好了,小姐不会亏着你的。”

    这就有差事可做了,江小树很高兴:“奴婢遵命,奴婢谢过笙小姐。”

    虽是初来乍到,但这段时间在府上,她也偷偷听奴婢们私下说过,也知道这个府上现在当家作主的是嫡出的二小姐。

    瞧她面黄肌肉的,枊嬷嬷又说一句:“以后多吃点,瞧你瘦的像个猴子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府上饿着你了似的。”

    “奴婢遵命,奴婢谢过柳嬷嬷。”江小树是高兴坏了,觉得枊嬷嬷虽是看着挺严肃的,但心肠真好,是除了六少爷之外,另一个好人,因为她们都关心她。

    ~

    枊嬷嬷安排好了这一切的差事,也就去今笙那边回了话,听她说由江小树那个小丫头送斋饭,她笑了笑:“江小树,也不错,让她以后多吃点,厨房那边不要苛待了她。”

    “是,老奴一会就传话下去。”

    枊嬷嬷再次从她面前退了下去,今笙静坐了一会,想起昨日的事情,三爷带了个劫匪回去,也不知道查得怎么样了。

    究竟是谁想要三爷的命呢。

    现在闲下来,便开始为三爷的安全担心了些。

    这个时候才想起三爷的安全来,说到底在她心里的份量,还是轻了些呀。

    起身,她往外走,外面的阳光正好,正是花开弥漫。

    “湘君?”人还没走到院中的那颗梨花树下,就见湘君迎面来了。

    “笙妹妹。”湘君脚步快了几分,她也便迎了上去。

    “好一段时间没看见你了,让我看看你,你好像瘦了诶?”今笙拉着她的胳膊看她,真的觉得她瘦了。

    顾湘君便叹了口气:“可不就是瘦了吗,在宫里的日子,简直是就是受罪,皇后天天给我立不完的规矩,反正她就是横竖看我不顺眼,一心想立她的侄女做太子妃的。”但皇上就是选中了她,皇后娘娘再是不喜欢她,也没有办法。

    一见她面便发了一通的牢骚,看来湘君是真的烦透了吧。

    今笙拽着她往屋里坐,一边问她:“太子殿下呢?太子殿下总是会对你不好的吧。”

    奴婢上了茶水,退下,由着两位小姐说话。

    “那个人,他什么也不管,什么都装看不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宫里的日子多风光呢,实际上我是天天在受罪呢,我也看出来了,太子瀚并不满意他父亲为他选立太子妃,好像是被迫妥协。”

    还以为她与太子瀚感情应该很好呢,毕竟湘君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明。

    关于湘君与太子瀚的感情之事,她是不清楚的,即使是前世,也不了解他们之间的真实感情,她一直以为,太子瀚喜欢她的。

    伸手,她便抓住了湘君的手,甚是心疼。

    嫁给一个不疼她的男人,最后还因为他赔了命,这太不值得了。

    当初,她就应该阻止……

    可是,她该怎么阻止呢。

    那是二叔家都盼着的荣耀,怎么可能阻止得了呢。

    “哎哟,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就是抱怨几句,在宫里连个说真话的人都没有,也只能到你这里念叨几句了,等过段时间大嫁了,我想再见你一面就更难了。”

    就拿这次来说,自从入了宫去选这个太子妃,到被选上开始,就没离开过宫,皇后娘娘说要她在宫里先学习一下宫里的规矩,以后才好掌管后宫,说是学规矩,就是每天听皇后训话了,再就是背宫中的那些厚厚的书藉了。

    今笙拽着她的手笑着和她说:“你不能出宫,但我可以进宫,我可以见你呀,你把宫牌给我一个不就是了。”

    “这注意不错,说好了,你一个月至少要看我一二回。”

    “好。”

    “你若是食言,到时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

    “好。”今笙笑。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去送死。”湘君被她看得头皮发麻,今笙看她的眼神,装满了心疼,好像她遇着多大的难事似的。

    早知道不和她念叨这些了,让她白白跟着担心一场,便转移了话题:“笙妹妹,我可是听说,你把苏大人拿下了。”

    “什么呀,瞧你说的。”今笙都有些难为情,在她手上拍了一下。

    湘君小姐是应该被立立规矩了,在她面前说话一点都不含蓄了。

    湘君小姐便笑了笑,托了腮:“这样也挺好,日后你成了苏夫人了,太子瀚还需要你们苏大人辅助呢,你可得好好帮着吹吹枕边风。”

    抱怨了一大堆,还不是要为自己的夫君着想,这就是女人吧!

    今笙噙了笑,听到最后一句话后便又拍了一下她的手:“不害臊,还远着呢。”

    两个人说闹了一会,湘君小姐又提到了一件事。

    “听说你们苏大人要弄个什么翰林书画院,正在筹备中,不知道女子能不能进去,你去给说说,通融一下,把我的画放他那儿。”她有好多画,想放进去,展览展览……

    今笙便噗的笑了。

    她人是在宫里,外面的事情还挺清楚的,估摸着是她哥哥或者太子瀚和她提及过。

    “找机会我问问他,应该没问题的。”想起昨个苏大人有问过她,让她也加入。

    虽然,可能是为了转移话题故意这么说的,但既然他已经说了,湘君这事就好办了,她自己无所谓,湘君一定要进去。

    两位小姐说了会悄悄话,留湘君小姐午膳。

    今笙吃素,湘君吃荤。

    瞧今笙眼前特别做的一些清淡素花,一盘豆腐,一盘土豆丝,一盘鸡蛋羹,一碗素汤……在看湘君小姐的面前,各种海味,佳肴。

    “今笙,你在吃素?吃斋?”

    今笙莞尔:“是啊,昨日刚去祈福回来,和几个妹妹打算先吃斋一年,你快吃吧,一会菜都凉了。”

    湘君小姐瞧着她,一脸不会吧的表情,自己吃了口肉,问她:“你都不馋?”自己的堂妹,她怎么会不清楚,无肉不欢的一个人,忽然吃斋,怎么想的。

    今笙笑笑:“不馋,快吃。”历经过一世的人,如果连点吃食都忍不住的话,还如何在这个府里生存。

    湘君小姐还是有点不赞同的摇摇头:“作作样子就行了,你还来真的,皇后娘娘吃斋念佛好多年了了,我瞧佛主也没有保佑过她。”又是一个不信佛的。

    “你看你瘦得,胸都没了,再吃素,胸更长不大了。”

    “……”顾今笙满脸黑线爬过,湘君在她面前真是口无遮拦,没她不敢说的。

    “以后多吃点木瓜吧,补胸的。”

    顾今笙瞅了一眼她的胸脯,这个季节衣着本就单薄,再加上湘君小姐今个穿的是一袭蓝色繁花抹胸,外披一件蓝色纱衣……

    湘君小姐的胸,当真是波澜壮阔了些,这样的衣裳,更突显得她胸大。

    知道她在望自己的胸,她也不害羞,冲她笑笑,传授秘方:“真的,我小时候母亲就是让我吃了不少木瓜,后来就长好了。”

    没想到湘君还有这一波秘事,今笙噗的笑了。

    “晓得了。”隐约记得,自己应该不是个小胸之人,她只是比别人发育得比较迟缓一些。

    谈笑之间,两位小姐把饭吃了。

    什么食不语,在小姐们这儿,是不管用了。

    那厢,三小姐和四小姐都分别收到了江小树送来的斋饭。

    虽是不喜,但为了活着,三小姐云溪还是默默的把斋饭吃了。

    四小姐在自己的闺房看着这几道斋菜,气都气饱了,哪吃得下,谢姨娘这时走了进来,撤退了奴婢,关了门,坐下来。

    看了一眼桌上的斋菜,叹了口气:“吃吧,总比没得吃好。”

    “姨娘,我吃不下,把你的荤菜分我一点。”

    “别闹了,现在笙小姐看得严着呢,斋饭都有她安排的人亲自送过来,便知她对这事是十二万分的上心了,要知道隔墙有耳,难免有些奴婢为了讨好她,通风报信也不一定,人心难测,这府里呀,别指望有哪个人会对你忠心耿耿,不出卖你。”即使是身边的奴婢,她也不完全信得过,凡事小心谨慎,不然,又如何在这个府上立足不倒,周姨娘都死了,她还活着,这便是她的一份聪明。

    四小姐委屈得不行:“难不成我还真要吃一年的斋饭呀。”

    “先吃着吧,兴许过段时间连她自己都坚持不下去,对你们也就睁只眼闭吃眼了。”

    实在咽不下斋饭。

    “不想惹出祸端,就吃吧,笙小姐一会若瞧你没吃完,指不定又想出什么蚴蛾子来说你了。”

    四小姐不言声,虽是觉得委屈,但还是咬牙慢慢吃了。

    “早知道,就不跟她去祈福了。”

    谢姨娘摇头,女儿还是嫩了些。

    “你以为你不跟着去祈福就可以免去不吃斋饭?三小姐没去,吃饭一样要吃。”

    一顿饭的功夫过后……

    江小树前来收了三小姐和四小姐吃过的斋饭,提着篮子离开。

    后来,江小树站立在顾今笙的跟前,她正坐在画室里和湘君小姐一块研究她现在的画,她打心眼里是想进翰林书画院的,但知道自己作画水平不在一个档次,自然是要多努力,趁湘君还在,讨教她。

    江小树被引领进来,先行了礼:“奴婢见过笙小姐。”

    两位小姐头都没有抬,她继续说:“奴婢已经收了三小姐和四小姐的斋饭,四小姐吃完了,三小姐剩下一份豆府没吃完,应该是只吃了几口,一份菠菜汤只喝了一小半,一份西红柿炒蛋吃了一大半,炒藕片吃了一小半、凉拌皮蛋黄瓜吃了一小半。”

    今笙这才抬了头:“通知厨房,四小姐的斋饭日后每餐减量一半。”

    “是。”

    “赏你的,拿去吧。”顾今笙赏了她块碎银。

    “奴婢谢小姐赏赐。”她忍下心里的欢喜,依旧是不亢不卑的走了过来,接了她的赏银。

    笙小姐可真大方,有这样的主子真是福气。

    “奴婢告退。”她退出小姐们的画室,扭身离开时,欢欢喜喜的跑了出去。

    简直太激动了,小姐的赏银来得措手不及,但也说明了一件事情,小姐很喜欢她刚才的禀报。

    看来,她得好好盯紧了三小姐和四小姐。

    说不定,小姐一高兴,又有什么赏银给她也不一定。

    ~

    江小树揣着赏银往外跑,由于太高兴了,没注意到脚下一下石子,一个狗吃屎的姿势便摔了下去,赏她的碎银都摔了出来。

    好疼呀……哎哟,谁扫的地,都不怕主人踩到跌倒了挨罚吗?

    忍着痛意,她伸手要去勾自己的银子,但是,那银子直接滚到一双大脚面前,看那靴子,她立时一惊,这可是大少爷的穿的鞋子,忙抬头一看,果真是那个威风八面,衣着铠甲的大少爷回来了,还出现在这儿,那银子好巧不巧的偏滚到他脚下去了。

    江小树很想捡回自己的银子,便忙又伸了手,那银子忽然就被他踩到脚下去了,差点连同她的小手一块踩了上去。

    江小树心里一疼,仿若听见自己的银子都被踩碎了的声音似的。

    她仰着脸看了看大少爷那张面色不善的脸,再看看大少爷一旁的公子,一位惊为天人的公子,她知道那是笙小姐的未婚夫,是未来的姑爷。

    猛然,她爬了起来,跪在地上规规矩矩的磕了个头:“奴婢见过大少爷,奴婢见过苏大人。”

    “你去吧,我和这小婢女说几句话。”顾燕京对身边的苏长离言,他也就离开了。

    顾燕京便蹲了下来,从自己脚下踩的银子给拿了出来。

    江小树心疼得不行,忙说:“少爷,这银子是奴婢的。”

    顾燕京冷哼,已经换上了一张黑脸:“江小树,你哪来的银子,莫不是偷的吧。”

    江小树吓一跳,忙解释:“少爷明察,这银子是笙小姐刚刚赏给奴婢的。”

    “小姐为什么赏你。”

    “也许是小姐觉得奴婢忠心可靠、可爱有趣也不一定,少爷不信一问小姐便知。”

    倒是很会标榜自己,顾燕京便说:“行,等我问过再说,先回去等着。”拿着她的银子直接扬长而去了。

    江小树跪在地上没动,她的银子呀,那可是小姐赏给她的,就这样被大少爷拿走了,他万一不给她怎么办?

    心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又不敢上前和他抢。

    大少爷又不差这点银子,怎么可能会要她这点赏银,一定会给她的。

    江小树只能自我安慰一番,不然,准得气哭了。

    ------题外话------

    今天又加更了哈,我的更新这几天都在粉丝更新榜上勒……

    江小树,很重要的女孩,这章多了点笔墨哈……但不会让她喧兵夺主啦~\(≧▽≦)/~

    江小树这个名字解释一下,我看到粉丝榜上有个树树树树……O(∩_∩)O哈!

    以后很大可能上还会借用粉丝榜上的名字哈……反派正派我不保证O(∩_∩)O哈!

    8过,粉丝榜上好多名字都是数字之类的啊,想找个名字也好难唉!

    你们为啥不修改一下名字为中文呢啊……O(∩_∩)O哈!除了中文名字好记,别的感觉好难记得住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