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5章 爷是你男人
    死真不可怕,可怕的真的是死不了。

    肉一片片的割下来,这人该是何等的歹毒和变态才会想出这样的极刑?

    “等下。”那人还是立刻开了口,声音微抖。

    他知道,这个人这么说,就一定会这么干。

    有时候,越是长得好看的人,越是像恶魔一样的可怕,不要指望他会有情。

    “你就是杀死我,我也不知道雇主是谁,没有一个人知道雇主是谁,每个雇主前来做交易的时候,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你若不信,就是把整个青龙的人都抓来,杀尽,你也得不到答案的。”

    苏长离语气冷淡:“动手吧。”

    既然无论如何也不知道答案,反正人都抓来了,也是不可能放掉的,还是要一死的。

    “等下。”那人再次喊停。

    “虽然不知道雇主是谁,但还是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顾家二小姐只是一个闺中女子,能得罪什么人呢,想让她死的无非是她身边的一些亲人,那位雇主,右手背上有颗极长的疤痕,应该是剑伤留下来的,一查便知,我能知道的也就这些了,既然要死,就给个痛快吧。”

    “如他所愿,给他个痛快,扔回青龙。”苏长离站了起来,朝外走,那边传来一声闷哼,一把刀刺入他的心窝,那人便气绝而亡了。

    “还是三爷够狠,我怎么没想到这么狠的招呢。”苏长离走后,留下来处理尸体的万青抓抓脑袋有些懊恼的说,这种审问犯人的事情还要麻烦三爷过来问话,就显得他能力不足了。

    梅风便笑说:“所以他是三你爷,你是万青呀。”

    “你小子不也一样。”

    但把人的肉从身上一刀一刀的割下来,还不能令犯人死去,没有足够的心狠变态,也是做不到的。

    ~

    夜深,月凉。

    苏长离回到自己室内去了,没再作别的,在北角的床榻上躺了下来。

    天微亮之时,他便起了床。

    梅风匆匆走了过来,见里面的灯亮了,便在外面复命:三爷,都处理好了。

    连夜,人被扔回了青龙,二当家的秘密被杀死人,尸体还扔了回来,可想而知,青龙里一片沸腾了。

    青龙就是一个隐秘的暗杀组织,里面的人执行任务的时候从不以真面示人,为了就是万一行动失败,组织里的其他人不会被出卖,可以保证旁人的安全。

    青龙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在刀剑上生活,只要雇主给的银子够多,谁都敢杀,就是许多的大官员都会闻之色变,因为这就是一帮亡命之徒,胆大包天,只认银子不认人的。

    当二当家的尸体被扔回来时,大当家的死死盯着自己兄弟的尸体,一句话都没说,身边的兄弟盯着二当家的尸体脸色发黑,有人大骂一声:谁特么谁干的呀!

    都是比较亲近的兄弟,彼此之间还是会以真面示人的,所以一认出这是二当家的尸体,就炸开了锅。

    “我操,一定要为二当家的报仇血恨,端了他娘的老窝。”

    下面的兄弟甚是激动,脏话直接骂了出去。

    大当家的微微闭了一下眼,上次暗杀顾家的二小姐的行动失败,去的人无一活着回来,便知遇上高人了。

    这才隔几日,二当家的便遇害了,瞧这样子便知是被严刑拷打过了。

    这一次,是遇着不好惹的对手了。

    ~

    且说,苏长离过来开了门,瞧了一眼风尘仆仆的梅风:“辛苦了。”

    “不苦,三爷,要去杀了那人吗?”

    右手臂上有疤的人,自然就是周运了。

    其实,他们也猜到了。

    这般大费周折的查下去,并非只是为了得到一个确切的证实,早就推测到是周运了,这么查下去,不过是要给青龙一些警告,不要动顾家的二小姐,否则,下场便是如他们的二当家。

    苏长离想了想,问:“留着还有什么用吗。”

    “是,属下明白了。”

    “就制造一个遇刺的假像好了。”

    “是。”这个就太容易了。

    要杀死一个副统领,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这周运一旦遇刺被害,恐怕宫里那位便坐不住了吧。

    那位娘娘看起来与世无争的,自己的亲戚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官位,但仔细算下来,虽然官位不算最大,也不参与政事,但每一个地方还是有她的人,位置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一个差池,便让人翻了天。

    她的势力,便从这里拨起吧!

    ~

    两天后……

    宫中,萧贵妃在自己的寝宫里,靠在美人榻吃着甜蜜蜜的西瓜。

    年纪虽不小了,风韵犹在,成熟的女人自有成熟女人独特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魅惑,是年轻的小姑娘无法相比的。

    皇甫羡这时匆匆走了进来,神色并不太好看。

    看到儿子来了,她也坐了起来,笑问:“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哪个奴才惹你生气了?”

    “都下去吧。”皇甫羡让身边侍候的宫女都退了下去。

    四下无人,皇甫羡这才来到她面前轻声说了句:“周运死了。”

    “什么。”萧贵妃手里的西瓜便放了下来。

    “昨天晚上在自己的府上被人暗杀了。”

    “谁暗杀她一个小小的副统领作甚么?”

    “除了太子瀚,还会有谁这么干,他一定是有所觉察了,连这么一个副统领都不放过……看来是准备开始行动,要出手了。”

    萧贵妃脸色微微难看了些:“那可不行,你得赶紧想个办法反击。”

    “我会通知下去,让他们最近都严加防范着点,只是,怕防不胜防。”

    萧贵妃暗沉了脸,想了想:“他要是暗中朝你下手,就更防不防胜防了,你最近哪也别去了,闭门谢客吧。”

    “我会朝父皇请示,去宫外住上一段时间,减少太子瀚的戒备。”

    “这可不行,万一他在外面朝你下手呢?”

    “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他还是了解他一些的,兄弟的手足情,他还会顾忌的,不可能对他下手,他只是想要除掉他身边的人罢了。

    “那,你可要万事小心了。”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皇甫羡倒是胸有成竹。

    这事之后,青龙的大当家脸色越发的黑了。

    那是一个壮年的汉子,四十。

    坐在大当家的青龙椅上,殿前侍立数位戴着铁皮面具的属下:“传令下去,暗杀顾家二小姐的计划,取消。”

    “大当家的,这怎么行……”侍立在他身边的兄弟不敢置信。

    已经接手的生意,从来就没有退的道理,何况,已经行动过一次了。

    “大当家的,这是为什么……”

    “雇主都死了,你说为什么?”大当家的已经有了几分的不耐烦,虽然他是老大,有些事情还是要给下面的兄弟一个交代的,不然也难以服众啊!

    他没说的是,苏长离那个人,真的不能惹。

    那不是普通的官员,那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府上门客无数,高手如云,太傅府上,可是一个卧虎藏龙之地,只怕再继续下去,整个青龙都会被他给悄悄端老窝。

    顾家的二小姐,可是他的未婚妻。

    若早查清楚这一点,他是不会接这个生意的。

    他不想在兄弟面前承认,他是怕了,认怂了。

    再牛逼狠绝人,遇着比自己牛叉的人,都只能认了。

    ~

    风和日丽。

    一大早上的,国安候府的上空便传来喜鹊的报喜声。

    因为阳光明媚,顾今笙便在国安候府的花园里走了一圈,各位小姐奴婢左右相随着。田姐儿这些日子住了下来,随之也添了些新的衣裳,穿着和小姐们一样的绸缎。

    三姑姑临走之后,父亲特意交代下来,不要亏了田姐儿。

    住在了国安候府,总不能让她还穿得像个村里的姑娘,自然是穿起了和京城小姐们一样时兴的衣裳。

    “笙姐姐,这些喜鹊今天来咱们府上了,看来咱们府最近要临到好事了。”四小姐顾若圆打趣着说。

    顾今笙淡淡的笑了一下:“能有什么喜事。”

    三小姐顾云溪慢声细语的说:“说不定是苏大人要来府上看笙姐姐了。”谁都知道他好几天没来了,苏大人有没有到府上,府里的人都数着日子呢。

    四小姐听了只觉得眼前一亮:“这果然是喜事。”

    顾今笙意兴澜珊的:“除了男人,你们就没得聊了。”

    这话说得真难听,三小姐四小姐脸色微微一变,有点尴尬。

    最近的三小姐异常乖巧安份,顾今笙含着笑绕着花香往前走。

    她可不相信三小姐会乖巧安份得了,八成是在等待时机。

    如果避免了她和皇甫羡的往来,谅她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

    她这一生,除了皇甫羡,还真没人能帮她一二。

    说话之间,一行人慢慢行至一处假山处。

    忽然,一些不合适宜的声音从假山后面传了出来。

    什么声音?

    大家面面相觑一眼,本能的觉得那声音让人脸红心跳呢。

    “五少爷,别这样……嗯……”女子娇柔的声音……

    顾云溪脸上一变,抬步就要往那边寻去。

    顾云溪去了,今笙也跟着过去,绕过假山,就见在假山的另一面的隐秘处,顾东来正和一个婢女在一处,那婢女羞得直捂着了脸,因为她的亵裤被脱了下来,又惊又怕的小声喊着:五少爷,别……别摸那里……

    还不到十一岁的顾东来,正是对女子的身体好奇的时候,仗着她少爷的身份,硬是要脱一个小婢女的亵裤,想看看人家那长什么样子。

    他正低头往小婢女那里瞧,却没想到忽然就来了这么多人,顿时吓得站直了身体,小婢女更是吓得立刻提了裤子,掩面哭着拨腿便跑开了。

    被这么多人看见,搁谁身上都没脸见人了。

    “顾东来,你在干什么?”顾今笙问他。

    他能干什么?

    顾东来虽是觉得有些羞耻,毕竟被这么多人看见,但顾今笙问了,他还是硬了头皮回她:“不就是一个婢女吗?我还要不得了。”说完这话,倒是气呼呼的甩手走了。

    四小姐震惊的看着他:“小小年纪干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他还有理了。”

    说到这个,顾云溪狠瞪她一眼:“五弟是由谢姨娘照顾的,这才放到谢姨娘那边几日,竟是出了这等事情,谢姨娘平日里都是怎么照顾五弟的。”

    这就把责任都推到谢姨娘那儿了,顾东来出了事,全是谢姨娘的错,因为他没照顾好顾东来。

    四小姐听这话被气笑了,冷笑说:“三姐姐,你这什么鬼话,顾东来跟了周姨娘十年,这才跟了谢姨娘几天……”

    “是啊,是啊,东来跟了周姨娘十年都没事,这才跟了谢姨娘几天,就出这等羞人的事情,不是谢姨娘教的么,我看你们分明就是想毁了东来。”

    “你简直不可理喻。”四小姐气极了。

    顾今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这俩人算是开战了。

    前世的时候,自打母亲去逝后,她可是一直被这俩人挤兑的。

    “这事我会告诉爹的,若再让谢姨娘照顾东来,东来就要毁在谢姨娘手上了。”顾云溪气呼呼的扭身走了。

    这不失为一个机会,把东来从谢姨娘的手里抢过来。

    她宁可自己照顾,也不能让谢姨娘照顾,这些个人能安什么好心?

    顾云溪气呼呼的走了。

    “笙小姐,笙小姐,原来你在这儿呀。”一个小丫头匆匆找了过来,跑得额头冒汗,是江小树。

    今笙转眸瞧她,这小丫头倒是比刚进府的时候白净了不少,人也胖了不少。

    刚进府的时候这小丫头面黄肌瘦的,现在瞧起来却是胖了,脸上肉嘟嘟的,红润起来,人一圆润起来,一双眼睛本就又亮又黑,这会更显得有神采有朝气了。

    瞧这个子,好像也长高了些。

    “什么事。”

    “笙小姐,奶娘说,苏大人来了,让您赶紧回去。”

    今笙转身离开,没问为什么是她来喊。

    四小姐连忙跟上说:“原来是苏大人来了,咱们田妹妹还没见过苏大人呢,刚好去见见笙姐姐未来的姑爷,那可是人中龙凤呢。”

    说得好是让孟田见,其实是她自己想见。

    顾今笙没理会这事,她想见是吗?那就见呗!

    三爷,又不是见不得人,她不会刻意藏着掖着的,好像怕谁抢了去似的。

    ~

    顾今笙转身走了,江小树嘴巴咧了咧,还以为有赏银呢,这次没有唉。

    有点失望,不过也罢了,跑个腿而已,也不什么要命的事。

    自我安慰了一番,也就不想这赏银的事了,继续跑回去扫院里的树叶。

    一路回去,便瞧见奶娘在门口张望。

    看到顾今笙终于回来了,奶娘在门口就迎了过来和她小声说:“小姐,您可是回来了,苏大人等了一回了。”

    “本来奴婢是要亲自找您的,看见那个小猴子在扫地,想着她腿脚利索,就让她跑这一趟了。”

    今笙点头,心里了然。

    抬脚进了客堂,苏大人正坐着,奴婢已上了茶水侍候。

    随着今笙进来,四小姐和孟田也跟着进来了。

    “三爷,您来了。”今笙弯腰行礼。

    “见过苏大人。”四小姐也忙行礼,一旁跟着的孟田依次弯腰行礼:“见过苏大人。”

    苏大人穿的是白袍,白衣胜雪,瞧起来神采奕奕,目光都比往日柔软些许,自有一股仙风道骨的高深。

    田姐儿几时见过这等俊的男人,只看一眼便垂了眸子,心跳如鼓,呼吸都不敢大声了。

    苏长离坐着未动,姿态矜贵,只扫一眼:“你们都退下去吧。”他并不想闲杂人在此碍事,直接让人走。

    才进来就要走?

    四小姐自然是不想走的,立刻拽着孟田一派天真的说:“苏大人,这是田姐儿,三姑姑家的女儿,她可是慕名而来的。”所以苏大人你可不能这么快赶人。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苏长离瞧了一眼今笙,他并不了解她与三姑姑家的事情。

    今笙便含了笑:“田妹妹是我三姑姑的独生女,宝贝得紧,这段时间跟着我正在学习女红。”

    四小姐掩唇一笑,说:“三姑姑临回家前可是把田妹妹交给了笙姐姐,还指望着大人能给田妹妹寻得一门好亲事呢。”

    孟田脸红得滴血,虽说在这府上也是吃香的喝辣的,但她嘴巴终究是不如这些小姐们能说会道,再则,骨子里多少是有些自卑感的,总觉得自个不如这些小姐们风光。

    很多时候,小姐们说话,她都是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的。

    今笙便笑笑不语。

    苏长离有几分的不耐烦:“说完了就都出去吧。”

    “……”四小姐讨了个无趣,这个人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顾今笙,若是喜欢顾今笙,看在她的面子上,都不该给她的家人难堪的。

    “笙姐姐,苏大人,我先告退了。”孟田倒是识趣,立刻也就退了下来。

    四小姐虽是不甘心,见孟田都走了,她一个人也不好继续赖着,只好扭身出去了。

    只是,跨也门槛的时候,脚步放慢了许多,有意想听一听她们在里面说些什么。

    “三爷,您来得正好,我从湘君那拿了好多的画,您一会看一看,要是合适,就洗放到你的翰林书画院里吧。”

    “我也正是为这事来,把你的字挑出来一些,以后没事多写些,我拿过去表起来,摆到翰林书画院。”

    “真的,我的字可以吗?”

    瞧她又惊又喜不敢相信的样子,苏长离伸手捏了她的脸蛋:“爷说可以就可以。”

    顾今笙脸上绯红,对喜欢动手动脚的三爷,她只能默认了。

    不然,她能反抗他吗?

    苏大人办了翰林书画院?竟然有这事?

    四小姐脚步走开,心里有所盘算。

    她也写了好多字,也作了好多画,要是也能挂到翰林书画院就好了。

    不,她一定要挂到翰林书画院。

    一定要求得三爷的同意。

    四小姐匆忙离开,回去找自己的字画。

    那厢,今笙也带着苏长离来到了琴房,把摆房琴房的字画都坐书架上抽了出来。

    奴婢们侍立在外。

    “三爷,这是湘君的,您先看看她的。”

    苏长离瞧了一眼:“嗯,一会我都带走,你的呢。”

    “我去拿。”今笙找了一些自己平时写过的字。

    “把梨花树下抚琴的那幅画也拿来,我让人表起来。”

    “我觉得,也就我的字勉强还可以看看,画就差远了,就先不放了吧。”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拿了字。

    “让拿就拿,哪这么废话。”

    “……”顾今笙被噎了一下,三爷不喜欢别人忤逆他的意思。

    暗暗撇了嘴,还是把那幅画拿来了。

    苏长离收了画,选了了些她写的字,送她一句:“太过谦虚就是骄傲了。”

    “啊……没想到三爷这么看好我呀。”多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也有点自我打趣。

    上一世,翰林书画院可是名震天下的,由于是得到圣上的旨意,有皇家背后的支撑,许多人都以自己的字画而摆放到翰林书院为目标,能放到那里,绝对是才子们最大的骄傲。听说里面广收天下才子的各类字、画、书藉,一时之间,文人墨客在京城盛起。

    苏大人的字流传甚久,那些年间,苏大人的金体字一直是许多人临摹不二之选。若非上一世被父亲一再惩罚苦练过字,这一世又苦下了功夫,她也绝不敢想有朝一日自己的字会被放到翰林书画院。

    她虽不求扬名天下,也自认自己没那样的天赋名扬天下,但还是激动的。

    由于激动,脸蛋就显得红扑扑的,忽就听苏大人回了她一句:“爷是你男人,当然看好你。”

    顾今笙脸刷的通红了,还有这道理,难道不是因为她写得字不错,才看好的吗?

    爷是你男人……

    听得人耳根都红了,干嘛说得这么直接。

    苏长离显然并没注意到她脸有没有红,低头自顾收拾她的字,收拾完了,抬头,就见顾今笙站在那儿捂着自己的脸不说话。

    “笙儿,你在作甚么。”

    她能干什么,她的心被他一句爷是你男人搅乱了好吗。

    这人说话还真不是一般的随便呢,还没成亲呢,就信口乱说,越发的没脸没皮了。

    厚脸皮。

    顾今笙心里非议,精神上还是一振,忙问:“三爷,你都选好了?”

    “嗯,选好了,这几日你多准备几套男装,过几日带你去翰林书画院瞧瞧。”

    “真的,我可以去看看。”

    瞧又把她高兴得,脸上的两块肉高兴的时候尤其可爱,红扑扑的,才会令人忍不住伸手想捏。

    手又触到她脸蛋上来了,今笙不太敢真的躲,但还是要抗议他的:“三爷越来越放肆了,脸都让人你捏疼了。”其实他更本没有一点力,但那种一点力没用,轻轻蹭一下的感觉,让人全身都像着了火似的,感觉一点不好。

    苏长离便瞧着她不言声了,他的确是越来越放肆了。

    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想要碰一碰她,瞬间的触碰,让人心情都舒畅起来。

    就像着了魔似的,不喜欢,但又无法抗拒,勉强的抗拒忍耐过后,便会更燥动了。

    苏长离不说话了,今笙以为自己那话让他不高兴了,也就忙闭了嘴,假装去给她沏茶,假装不知道自己有说错什么话。

    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只是三爷不爱听罢了。

    “三爷,您喝茶。”转身,她有些讨好的把茶递过去,苏长离接了,这才坐了下来慢慢喝了口茶。

    今笙站一边瞧着他,真是从任何角度看都挑不出毛病的一张脸。

    艺术全才、皇上身边的红人,几年后的阁老……人人都要上赶子巴结着的一个人。

    这样的三爷,竟是看上了她。

    有时候想想,还觉得不太真实。

    “三爷,那件事情您查得怎么样了?”她在闺中,外面的情况不清楚,尚且不知道周运已被杀之事。

    苏长离瞧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回了句:“周运被人暗杀了,已经死了三五日了。”

    “啊?这就死了?”谁杀的?她不由得瞅了瞅苏长离。

    该不会是他派人暗杀的吧……

    这事,她只能心里想想,没敢问。

    苏长离也果然没和她说,语气平淡:“谁知道呢,死了也好,便不会有人再打你的坏主意了。”

    当然,当然是死了的好、没了周运,顾云溪便又少一个依靠,但她最大的靠山,不是皇甫羡么。

    想到那个人,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如果搞不好,他便是日后的东华大帝。思及此处,今笙轻声,甚至是带了几分的小心翼翼和他说:“湘君就快要成亲了,马上就是太子妃了,照着那个梦里的异像来瞧,这事既然成真了,三爷您说羡殿下会不会取代了太子瀚之位。”

    苏长离便瞧着她没有说话,她倒是一直掂记着这件事情。

    “最近还一直做那个梦吗?”他不答反问。

    “嗯。”顾今笙下意识的点了头。

    苏长离表情平静:“上次去了皇家寺院,我请德云大师给解了一梦,我问她说,如果一个人连着几个月同做一个梦,这梦是真是假,你猜他怎么说?”

    顾今笙怔了一下:“怎么说?”心里忽然觉得不安,那德云大师靠得住?说得就一定是准的?

    “德云大师说,纯属胡说,纵然有什么异象在梦中启示,也不过启示几回,不会一连数月作同一相梦。”

    “……”顾今笙紧抿了唇不语,是她疏忽了,本来以为这样说会更真实,会更让人容易相信,没想到是最大的疏漏之处。

    苏长离瞧着她,她也不躲不闪,直视着他。

    不然,还以为她心虚了呢。

    “我又问德云大师说:国中如果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异象会由梦中数月的启示给一位普通的女子知道吗?”

    顾今笙的唇抿得更紧了。

    “德云大师说,不会。”

    什么都是德云大师说的,她总觉得那德云大师也不过是一介俗人,便问他:“你怎么就这么相信德云大师……”

    “因为他确实会解梦,懂异象,观星象知天命,不然,你以为皇家寺院为何收费那么高,还有那么多人前去敬香祈福。”

    顾今笙哑然,不语,还看着她。

    她不能低头,不然就会被他断定撒谎,这种事情拿来乱说,他会怎么想她?

    “既然你这么相信他,为什么现在才说?”

    “……”他当然不能说他没时机,也没找着对的时机和她聊这件事情。

    “顾今笙。”他叫她,连名带姓的喊,便知他是动了怒了。

    顾今笙站在他面前,站得越发的笔直了。

    死都不能承认自己有说谎,何况这本来就是真的,她只是换了上方式而已。

    “就算你是在说谎,你说的也是事实,观星象,确实有异象现。”这些东西,便不适合和她一个女子说了。

    “你现在老实和我交待清楚,我不会怪你,就当你之前什么也没说过,你和羡殿下有什么过往,非要你说这样的话。”

    “……”顾今笙忽然无言以对,词穷了。

    苏长离就坐在那儿瞧着她,那姿态,有几分像是在审问犯人的架式。

    老实交代清楚,便当她什么也没说过。

    她是该感谢他的大度不计较、不追究?

    “你该不是喜欢过人家羡殿下,被人家拒绝过,便因爱生了恨,才说出那样的梦话吧……”

    顾今笙平静的瞧着他,不说话,也不给他任何表情,因为任何表情都会给他更多的猜测,让他以此证明她在说谎。

    她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波澜翻腾的。

    苏大人不仅心思慎密,眼睛也是毒辣的。

    “顾今笙,你以为不说话不给我任何反应,就能证明你的无辜了?这恰恰证明你在说谎,如果我有说错冤枉了你,以你的性子,早就跳起来为自己辩解了,而不是刻意摆出平静无奇的表情给我,想以此证明自己没说谎?你这表情恰恰证明你是在故作镇定,我审问过的犯人,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她纵然聪明,有些谋略,可还是太嫩了。

    顾今笙的表情忽然就木然下来。

    我审问过的犯人,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

    在苏大人面前,她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是透明的。

    “顾今笙,爷不管你之前和羡殿下有什么恩怨情仇,以后都忘了他,看见他,都躲着他,时刻记着你是爷的人,这辈子只能想着爷,明白。”

    没想到,苏大人最后会说这样的话,她心里有些震撼,也隐隐有些感动。

    鼻子莫名一酸,她开了口,微微红了眸子:“三爷,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释,我发誓,我若说谎,就让我四肢再被斩断一回,双眼再被挖出一回,头发再被拨光一回。”

    “你在胡说什么……”瞬间,她整个人落入他的怀中,坐在了他的长腿之上。

    苏长离的声音带着严厉,甚至是恼意,瞧着她,竟不知该拿她如何是好。

    坐在三爷的腿上,她没了以往的羞怯,只是静静的把脑袋靠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上了,声音略带嘶哑:“我说的都是真的,三爷,你信我一次可好,一切都是真的。”

    她眸子已经装满了水,她很害怕失去三爷的信任,如果他不信她,就不会对这件事情上心,他的心思就会转移到翰林书画院的事情上,一切就会如前世那般,文人墨客横行,最后在政事上让人打个措手不及,她所在乎的亲人,就会死去。

    她很害怕,前世的轨迹不会改变。

    苏长离眸色微动,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孤立无助的样子,他知道这不是装的。

    正如他所言,他审问过的犯人,比她见过的人还要多。

    抬手,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上,声音也比之前温和了许多:“什么叫做四肢再被斩一次,什么叫做双眼再被挖一次……”说得她好像被这样对待过似的。

    他的确怀疑她说了谎,但并不怪他,一如他之前所言的那样,也许是她与羡殿下之间有什么恩怨恨仇,才让她说了那样的话,但此时,他又知道她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女子,不会因为什么爱恨情仇就捏造这样的谎言,她好像又没说谎。

    她自然是解释不清楚的,她只能说:“都是梦里的事情。”

    又是那个该死的梦,但他又知道,那个梦是她捏造的。

    她什么也不肯再多说,小小的脑袋靠在他胸前不动。

    三爷的心,无端的就软了下来,默默的叹口气。

    罢了,不说就算了,他可以不用知道。

    ~

    “小姐,奴婢有事禀报。”外面传来了薄叶的声音。

    顾今笙回过神来,一看自己还坐在苏长离的腿上,便像被蜂蛰了一下似的,猛然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讲吧。”

    “院里有个小丫头跳湖自尽了,就是之前被五少爷碰过的那个小丫头,被那么多人看见,可能觉得无颜存活,竟是跳湖寻死了,尸体已被打捞上来了。”

    “……”

    顾今笙面色微微一变,这都作的什么孽,一个小丫头又自尽了。

    最近府里的阴事实在是多了点。

    苏长离眸色没动,心里却是: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碰女人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