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6章 通房丫头
    府里出了事,今笙也就借机匆匆离开了。

    和往常一样,苏长离离开,带着一些画卷。

    “苏大人。”左顾右盼的四小姐早在前面的口路等着她了,一瞧苏长离出来了,便立刻迎了上来。

    “苏大人。”四小姐有些羞涩,有些忐忑。

    本不想理会她,四小姐大胆的挡在他的面前,抱着自己的几幅画害羞的说:“苏大人,这是我的平日作的画,您能帮我看一看吗?还求苏大人指点一二。”

    如果苏大人觉得好,便会直接收录进他的翰林书画院,根本不需要她开口求。

    求苏大人指点自己的画,果然是个上策,自己都觉得这个主意聪明极了。

    苏长离眸色微动,却是真的伸手接了他的画。

    跟在身后的万青默默的垂着眸,眼观鼻、鼻观心的想:这四小姐真是厚颜无耻,真想求教三爷,可以先请示笙小姐,由笙小姐引荐给她,这半路截人算怎么一回事?

    一个小小的身影这时悄悄闪过,缩进了路边的花圃。

    江小树暗暗摇头:这四小姐又想勾引苏大人了。

    苏大人抽了其中一幅画卷展开,扫了一眼,言语带着讥诮:“四小姐,你画几年了。”

    “苏大人,我从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画画了,现在也有学了个八年半了。”

    “还是拿回去再练个八年半吧。”直接把她手中的画甩开了她,拨腿离去。

    四小姐面色一僵,苏大人这话肯定是会令她的心觉得受伤的。

    这也太打击人了,她一直自认自己画得不错,不会比云溪差,更不可能比今笙差。

    顾今笙即使现在有学画写字,她才练几天?都没见她请什么人来指点。

    打心眼里,她是认定了自己一定比顾今笙强的,可没想到苏大人竟然这样说她。

    四小姐有几分的不服,顾不得捡掉落在地上的画卷,猛然转身喊他:“苏大人,难道笙姐姐画得比我还好不成。”居然可以收录顾今笙的画卷,却把她批评得如此不堪。

    这种事情苏长离本没有必要和她解释,刚才看她的画卷,也是为了打击一下她,让她知难而退,不要这么面无羞耻的一直想要找他。

    这位四小姐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不自量力得可笑。

    四小姐不甘心的追上他拦在他面前说:“苏大人,笙姐姐才学习写字画画几天?最多不出半年,她才学习半年就可以收录到翰林书院,难道我的会比她的差。”

    她才学习画画写字最多不出半年吗?

    苏长离被这话吸引。

    笙儿那字绝不是一个练了半年的人可以练出来的,初见她的字时,他便心有所动。

    她虽是在临摹小楷,但在小楷上又有了自己独特的创作,与小楷还不同,她的字形瞧起充满了力量,也充满了女子的灵秀,可以说,比起小楷,她的字还更胜一筹,更讨女子的喜欢。

    至于她的画,他是一步步看着她画过来的,知道她的确学得不久,一开始的时候描绘出的线条还比较生硬,后来就柔和下来,到现在的可以融合一体,描绘出一个鲜活的生命。

    她绘画的时间的确不长,但这只能说明笙儿确实有绘画的天赋。

    一个学了八年半的人,都无法超越。

    ~

    本不想与她废话,但笙儿的才华好像无人知道,连这四小姐都敢认为自己比笙儿优秀,他觉得有点可笑,便和她说句:“你确实比她差太远了。”说罢这话大步流星的离去,四小姐不服,还想追过去……

    “四小姐,请自重。”万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立刻长臂一伸,挡了她。

    自家主子被这四小姐一再骚扰,他若再不拦阻,就失职了。

    四小姐气得瞪他一眼,再看苏长离,渐走渐远了。

    那挺直的背影,但是看着背影,都会让他觉得舒心。

    只是,为何一直对她这么冷淡?

    是因为顾今笙吧?

    因为眼里现在只在顾今笙,便忽略了她的存在,就连她那破字破画居然也说成比她的好了,这简直太气人了。

    甩袖,四小姐去捡了自己掉在地上的画,匆匆的走了。

    找个机会,她一定要瞧一瞧这顾今笙究竟画成什么样,写成什么样,居然带到翰林书画院,苏大人是色迷心窍吗?就不怕丢人现眼吗?

    四小姐气愤愤的离开。

    ~

    “啊,啊,疼疼疼……”

    “江小树,你敢在这里偷懒,看不见那边路上都是树叶吗?你的树叶扫完了?”

    江小树的耳朵被揪起。

    本是躲在这里偷偷看看苏大人和四小姐说些什么,心里正寻思着这事要不要告诉笙小姐,谁知竟是被已回府的大少爷逮了个正着,立刻就揪着她的耳朵训话。

    穿着铠甲的大少爷英勇神威,明显是刚从宫里回来,都没来得衣换衣裳。

    大少爷向来不喜欢她,她也是尽量避开他,现在是吓得大气不敢出。

    江小树疼得慌忙跟着他的高度站起来,脚尖也掂了起来,耳朵还在他手里。

    “大少爷,您听奴婢说,奴婢没偷懒。”

    “还敢顶嘴。”

    “奴婢不是顶嘴。”

    “你还敢回嘴。”

    耳朵更疼了,江小树不敢说了,但不说大少爷就会以为她偷懒呀。

    “大哥,原来你在这儿呀,我找你好半天了。”

    江小树正疼着,大少爷正揪着她的耳朵训话,六少爷的声音便入了耳。

    六少爷这会也是从国子监回来了,正大步流星的朝这边跑来。

    “大哥,江小树又犯什么错了吗?”其实,他是特意来救江小树的,刚一瞧见这边她被大哥揪着耳朵就立刻朝这跑来了。

    江小树疼得呲牙咧嘴,眼睛都红了。

    顾燕京瞧六弟来了,这才松了手,江小树忙捂着自己发疼的耳朵揉。

    “江小树,你又怎么惹大哥生气了。”六少爷在一旁问。

    “六少爷,奴婢不敢惹大少爷生气。”

    顾燕京没好气:“你说,你躲在这里鬼鬼崇崇的作甚么?”

    “奴婢不敢说,除非在少爷保证不生气,不罚奴婢。”

    “你还敢有条件。”这么个油嘴滑舌的小婢女,顾燕京很想把她从眼前踹出去。

    “大哥,咱们就听听她怎么说嘛。”六少爷忙拽着他大哥的手臂软声说,甚怕他一个不高兴手又伸出去把江小树的耳朵提起来。

    顾燕京没好气的瞅了一眼这个六弟,怎么老为一个小婢女求情,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恕你无罪,说吧。”因为六弟的求情,顾燕京还是大发了慈悲。

    江小树这才敢说:“奴婢刚在这里瞧见四小姐拦着苏大人,非要苏大人看她的画,还质疑笙小姐的画不如她,奴婢怕四小姐以为奴婢偷听,只好躲了起来,哪知大少爷刚好路过,以为奴婢偷懒。”

    然而,不管她怎么解释,顾燕京却早已看穿一切,仿若也看穿她的本质:“你本来就是偷听,别把你偷听主子说话的理由讲得那么冠冕堂皇。”

    “大哥,大哥,重点,四小姐如果想要苏大人瞧她的画,请笙姐姐引荐就是了,她这样半路拦人,不太好吧,别人会说闲话的。”

    顾燕京瞅他一眼,这六弟也才九岁不到,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什么别人会说闲话,他这脑子里装的东西可不少。

    不过,他自然不是笨的,也想到了这一层。

    苏长离那个妖孽,以后让他少往府里来,过来就会招蜂引蝶,吸引了府里别的姑娘可就不太好了。

    思及此处,还是瞪了一眼江小树:“去把那边的树叶扫干净。”拨腿走人。

    江小树连忙在他身面脆生生的应了:“是,大少爷,奴婢这就去扫地。”

    别以为她在院子里只送点饭这么轻松,本来是这样子没错,但大少爷看不惯她闲着,指定了她每天要把府里的那条宽敞的路打扫干净。

    再看一眼面前的六少爷,江小树忙弯腰行礼:“谢六少爷给我解围。”

    六少爷详云望她笑笑:“大哥不是坏人。”

    “奴婢知道,大少爷是个好人,是保护皇室安危的大都统,奴婢这就干活去了。”江小树再躹了礼,扭身跑开。

    大少爷当然不是坏人,那个像天神一样的男人,本来与她的世界无关。

    许多的时候她在在街头有瞧见他策马而归,马背之上的大都统英姿飒爽,威风凛凛,也正因为知道他是都统大人,有着尊贵的身份,她才敢在端午节那日,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往他马下钻。

    光天化日之下,她认定了都统大人不会在‘撞’了她之后走掉,那会遭来无数的闲言碎语,会被百姓背后骂他冷血无情,视无辜的生命而不顾,撞了人直接走了。

    那日,她拿自己的生命作了赌注,只为一口饭吃,谋份差事,虽是留了下来,可大少爷并不是个笨的,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并非他撞了她,而是她惊扰了他。

    也罢,有得必有失,这个道理她懂。

    她这么小,想谋一份差事可不容易,离开这儿可没人会管她饭吃,也不会给她月钱的,都统大人的几句打骂算不得什么。

    反正,她是不会承认有故意往大少爷马下钻的。

    她不过是个孩子,怎么敢干那等要命的事情。

    打死她也不会承认的,不然,就得被大少爷打死了。

    六少爷便瞧着她飞快跑开的身影,这是一个生命力十分顽强的小婢女。

    在最卑微的尘土里苦苦挣扎,只是为了讨口饭吃。

    他并不是一个心善之人,但却莫名的想要帮她一把。

    ~

    且说,府里有个奴婢跳湖自尽了,死一个奴婢而已,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顾今笙过去瞧了瞧,那个女孩年纪并不大,不过十三岁的年纪。

    “小姐,这婢女是在厨房里帮忙打下手的,因为家里太穷人口太多,一年前便被卖到咱们府上了。”本想培养成厨娘,没想到竟是死了。

    既然是卖进来了,那就是府上的人了,死个婢女本用不着朝谁交代。

    “死者为大,好好安葬吧。”

    “是。”枊嬷嬷应下。

    死个婢女虽是小事,但因为顾东来而死,这便不算小事了。

    顾今笙抬步去了前院,顾云溪那时候已经在了。

    顾才华刚回来,顾云溪就跑过来找她,在他面前一番哭诉,说是谢姨娘把东来带的越来越坏了,居然和府里的小婢女厮混。

    顾云溪说,若是谢姨娘好好管教,东来是不会这样子的,以前跟着周姨娘的时候,东来从未这样过。

    顾才华沉着脸,一时之间没说话。

    顾东来还不到十一岁,竟和府里的小婢女干出这等事了,确实丢人。

    谢姨娘到底不是亲生的,自然不如周姨娘管教的好,这一点他也清楚,但也别无它法。

    “爹,女儿这段时间在闭门不出,整日跟着笙姐姐吃斋念佛,修心养性,想想以前,女儿确实也是不懂事,惹得父亲心烦了,现在女儿也长大了,不如就让东来跟着我吧,都说长姐如母,我虽非长姐,但到底与东来是一母同胞,万不会害了他,我不想看见东来这辈子就此毁了。”

    顾才华瞧了一眼这个女儿,发现她清瘦了不少,听她说话,也受用了些。

    果然还是笙儿有办法,跟着笙儿一段时间,吃斋念佛,心性就变得不一样了。

    想想这俩个孩子生母也逝了,也挺可怜的。

    再则,云溪脸上这个疤还没消下去,如果一直这样子,恐怕这辈子也很难结下一门好亲事,既然如此,就由她来好好抚养东来,照顾东来长大也不错。

    顾才华正想着这事,顾今笙那边就来了。

    她是府里的嫡女,现在又是掌家的,来见父亲但无需通报,直接就被侍卫放行了。

    抬步走了进来,顾今笙行了礼:“笙儿见过爹。”

    “你来得正好。”顾才华觉得这事和她说一下比较好,便招呼她坐了下来。

    今笙瞧了一眼边上站着的顾云溪,一边坐了下来一边说:“原来云溪也在这儿呀,想必云溪已经和爹说过东西下午的府里小婢女的事情了。”

    和女儿谈论这种事情,顾才华有一瞬间的尴尬,点了头:“嗯,确实是胡闹了些。”

    顾今笙叹了口气:“爹,被那么多人看见,那小婢女已经投湖自尽了,不过爹大可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嗯,处理妥就行。”顾才华只能点头,又说:“我觉得吧,谢姨娘带东来恐怕是有点力不从心,不如把东来给云溪带,云溪这段时间跟着你修心养性,也懂事了不少,你看怎么样。”

    “爹顾虑的也不无道理,不是自己亲生的,带的时候自然是力不从心的,云溪和东来是同胞所出,由她照顾东来,我也放心,自己的同胞姐姐,总不会狠下心来害他的,你说是吧云溪妹妹。”

    顾云溪心里惊奇,她居然向着她说话。

    只是,最后一句话还是令她心里不太舒服。

    她当然不会狠心害自己的弟弟,但顾今笙那意思,好像是相反的一样。

    顾今笙也同意这事了,顾才华也就说:“云溪,你就去把东来领到你那里吧,好好教育。”

    “是,谢谢爹,谢谢笙姐姐,那我先找的东来了。”

    顾云溪弯腰行礼,退下。

    今笙微微勾了唇,便又对顾才华说:“咱们府里最近阴事实在是太多了,是该添些喜事热闹热闹一下才好。”

    顾才华想了想,杜姨娘要是肚子有点动静就好了,能生下个一儿半女,也算是喜事了桩了。

    “爹,可以找人给哥哥提亲呀,让哥哥早日把亲事定下来,也算喜事一桩。”

    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哥哥就是弱冠之年了,是该把亲事给定下来了。

    前世的时候,哥哥直到死前都没有娶妻,更没有留下任何子嗣。

    这一世,她想哥哥早点娶妻生子,享受夫妻快乐的生活,有个圆满的人生。

    “你说得对,容爹好好想想。”想想哪家的姑娘能配得上他的儿子。

    今笙莞尔。

    从顾才华面前退出去的时候天已落下帷幕,夜渐近。

    奴婢跟着她一块回去,却是走向了顾燕京那边的住处。

    “见过笙小姐。”

    “江小树,你在这儿做什么。”

    远远的,就瞧见这有个娇弱的身影拿着个扫把不停的扫扫扫,知道是江小树,她是有些奇怪的,不是派她每日送斋饭就够了吗?怎么还在这儿扫起了地。

    江小树规规矩矩的说:“回笙小姐,奴婢在扫地,大少爷安排奴婢要把这整条路上的树叶都扫干净。”还不能有一片树叶,不然让他发现了,又要骂她偷懒了。

    这个季节,地上怎么可能没有树叶,她就得不行的来扫,来捡树叶。

    今笙暗暗摇头,怎么大哥还和这个小婢女过不去。

    “不用扫了,反正也看不见了,明个再扫吧,你先回去歇息。”

    “笙小姐,奴婢不敢回去歇息,不然大少爷一回出来了,瞧见路上有树叶,就得责罚奴婢了,奴婢还可以看得见,笙小姐,奴婢干活去了。”

    江小树继续捡她的树叶,路两旁都是花草树木,她是捡不干净的。

    即使今晚干净了,明个总还会落下的。

    今笙眸色微动,抬步离去,走向前面的一条小桥,来到顾燕京的院里。

    “笙姐姐。”

    “六弟,你这是在干什么?”人才刚到院里,就见六弟详云正倒立在院子里的木桩子上,面前还放了一柱香。

    大哥是武将,一进他的院子里,靠东边的空地上直接就是练武的场子。

    “笙姐姐,我在练功。”声音里已经很吃力了,他已经在这儿倒立了快一柱香的时间了,看到眼前的香没,都快没了。

    “你先下来吧,我去和哥哥说说。”

    “香燃不完我不敢下来……笙姐姐你千万别去说情,不然大哥更生气了。”大哥一生气,不是他挨罚,就是江小树倒楣。

    他心里委屈呀,她就是给江小树求了个情,让大哥放她回去休息,就被大哥罚在这里倒立,说什么既然他这以同情江小树,那就与她同患难吧,江小树什么时候扫完,他什么时候回去歇息。

    他是敢怒不敢言啊!

    今笙暗暗摇头,去找顾燕京。

    “大哥……”

    “小姐,燕爷在沐浴。”燕京的贴身护卫林枫走了过来。

    “去告诉他,就说我来了,让他快点。”要他是磨叽一个时辰不出来,六弟岂不是要累死了。

    “是。”林枫去传话。

    今笙便在燕京的客堂坐了一会,知道她来了,燕京果然也没让她久等。

    刚沐浴过的燕京头发不扎不束,一拢红衣,玄纹云袖,身材挺拨,长长的睫毛卷屈,镶在那张心型的脸上,竟是形成了诱人的弧度,翩若惊鸿,美出一个天际了。

    哥哥是武将,身上本该是有极重的阳刚之气,但今个却莫名的觉得,有一丝的妖媚之气,难道是他衣裳的原因?一定是衣裳的原因,男子穿什么红衣裳,显得人太妖艳了。

    她们兄妹都是属于那种长相明艳的人,若是再穿个红,整个人都妖里妖气起来了,这一世,她便从来不穿红。

    眼下也不是研究与他讨论他衣裳的时机,便笑着喊他:“哥,都好几天没看见你了,你最近很忙么。”

    “是很忙唉。”早出晚归的。

    他随意的坐在了圈椅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哥,我刚进来看见六弟了,他最近学业不忙吗?怎么这会在倒立。”

    顾燕京瞅了她一眼:“他天天闲得很。”

    “哥,六弟还小呢,你不要罚他太狠了,他小身板受不了的。”

    “放心吧,他结实呢。”

    “哥……”

    “打住……”顾燕京作了个让她闭嘴的手势,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直接和她讲:“哥要做的事,自有分寸,不许求情,若是你求情成功,哥的面子往哪搁,若是你求情不成功,你的面子往哪搁。”

    今笙干笑,哥哥这是丑话说在前了,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哥,我没要求情呀,你想多了,我来是想和你说个事情……”既然哥把话说死了,她也就作罢了,她是不愿意得罪哥哥,弄得哥哥不愉快的。

    顾燕京瞧她一眼,似乎有几分怀疑她的话。

    “刚刚我听爹提了一嘴子,说咱们府上最近事太多了,该有件喜事了,爹打算找人给你提亲呢,希望你早日成家……”

    “成什么家?你都要为母亲守孝三年不成亲,我成亲,你觉得合适吗?你想让人骂哥不孝?”

    “……”哥哥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还吃了呛药似的……

    顾今笙被噎住。

    “我这事,甭操心,哥弱冠都不到,急什么呢,真想喜事,让他多娶几房姨娘,敞开了生便是。”

    “……”

    顾今笙被噎得一句话接不上来。

    “你还有事?”

    “没了。”顾今笙摇头。

    “时候不早了,没有就回去歇着吧。”

    “哦。”今笙有种被赶走的错觉,哥哥从来不会这样对她的……

    “哥哥,那我走了。”虽然不甘,还是站了起来,顾燕京摆摆手,赶狗似的,让她走。

    今笙被气住了,扭身离开。

    走到院里,六弟还可怜兮兮的倒立着。

    默默的叹了口气,走过去问他:“六弟,等会挨完罚,过来找我。”

    “哦……”

    顾今笙抬步走了。

    六少爷叹了口气,看来大哥是气得不轻,笙姐姐都没求情成功,这么快人就走了,多半是被大哥给赶走的。

    正着这事,顾燕京便走了出来,到他面前瞧了一眼,香还没燃完,便再警告他:“香燃不完,不许下来,不然,再加一柱香的时间。”

    “知道了大哥。”心里委屈极了。

    “大声点。”

    “知道了大哥。”

    这次声音比较洪亮,顾燕京比较满意,吩咐下去:“林枫,继续看着他,不许他偷懒耍滑。”

    “是。”林枫应,他在这儿看好一会了。

    两个小兔崽子,还收拾不了他们了!

    ~

    入夜,顾今笙坐在自己屋里,摒弃杂念,专心写字。

    字可以放到翰林书画院,她便更下功夫了。

    “小姐,六少爷来了。”紫衣进来禀报。

    “进来吧。”

    六少爷走了进来,来到她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坐下吧。”

    奴婢过来上茶,退下。

    “和我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大哥今天心情不好吗?”

    顾详云微微抿了唇,垂了眸,先认了错:“笙姐姐,都是我不好,不该惹大哥不开心的。”大哥待他是极好了,他确实没有道理为了一个婢女令大哥不开心,被罚的时候他也有反思过,下次再不这样了,大哥爱怎么罚那小婢女随便吧,顶多是让她多干点活,也没要她的命。

    今笙看他一眼,等他解释。

    “笙姐姐,你还记得江小树那个婢女吧?”

    “嗯。”

    “大哥一直觉得江小树是个爱偷懒又诡诈的婢女,有意让她多作点事,我看她这么晚还在外面扫地,就和大哥求了情,大哥才因为这个生气罚了我的,限江小树一柱香里把院里的叶子扫干净,不然我就得继续倒立一个时辰了,这都是我的错,不该为了一个婢女惹大哥不高兴的,笙姐姐您刚才是不是也让大哥骂了,您可别放在心上,大哥气消了也就没事了。”

    今笙听完这话便笑笑:“大哥怎么就让一个小婢女气住了,他要是不喜欢,就打发这小婢女离开就是了,何必弄得自己不开心,这事我改天和他讲去。”

    让那小婢女走么?她又要没得吃了,好不容易长点肉,人白净起来。

    压下心里的同情,也只能听话的点头:“笙姐姐说得极是。”

    “最近都学了些什么?”今笙便岔开了话题,不再提这事。

    两人就着国子监的事情聊了一会,时间渐渐晚了,今笙也便让他回去歇息了。

    次日。

    今笙洗漱用了早膳后,便在花厅里小坐下来,和薄叶说:“这几天你出去一趟,帮做几套男装,咱们每个人都要多做上几套,以后可能会经常出去也说不定呢。”

    “好勒,奴婢这就去办。”

    “小姐,我们要女扮男装出去吗?”袭人高兴的问。

    感觉好神秘,是不是要干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为什么还要穿成男装呢?

    今笙笑笑:“昨天三爷过来的时候这样说的。”自然是要她扮成男装去翰林书画院了,那里面多是男人出入,他有心带她去,又不想她以女儿的面貌示人,便只有男装了。

    紫衣在一旁跟着笑说:“看样子以后有得玩了。”

    “是哦,好开心哦。”袭人高兴的捧了脸,今笙便噗的笑了。

    “你怎么一脸的少女怀春?”

    “奴婢才没有。”袭人羞得脸都红了。

    今笙吃了块早熟的西瓜:“也是时候把袭人嫁出去了。”

    袭人都快要急红眼了,哀求:“小姐都还没有嫁,奴婢不嫁。”

    上一世,都没给袭人和紫人许配良人,这一世,不能再耽误了。

    今笙低眉笑了笑,这一世,都应该给她们许个良配,一生平安稳妥的过下去。

    思及此处,瞧了一眼眼巴巴看她的袭人:“就算要嫁,也该你紫衣姐姐先出嫁,你就慢慢等着吧。”

    怎么又说到她身上来了,紫衣红了脸,她没想这事。

    主仆正聊着,孟田过来了。

    她每日都会过来朝今笙请安,跟着一块学习女红,或者读书。

    “给笙姐姐请安了。”

    她弯腰行这礼,是一个内秀的女孩子,总不如旁的女孩那般活泼。

    孟田身边有七巧和九红两位小婢女服侍,这是她来时从村里带来的奴婢。

    今笙含笑看她:“田妹妹来坐会吧。”

    田姐儿便坐了下来,微微红着脸说:“笙姐姐,帕子昨晚我连夜绣出来了,您瞧瞧有需要改的地么。”

    奴婢接过帕子送到今笙手里,她瞧了瞧,便噙了笑说:“田妹妹这绣工一点都不像刚学刺绣的人,倒是把这花儿给绣活了。”

    “都是笙姐姐教的好。”

    今笙笑:“田妹妹不用自谦,我也没教你什么,是你自己底子好。”

    这边正说着话,奶娘跑进来了:“小姐,您快去看看吧,五少爷和江小树那个小婢女要打起来了。”

    今笙眸色微动,站了起:“走吧,瞧瞧去。”

    田姐儿便立刻起身跟上。

    主仆一行往外走去,远远的就见江小树那个小婢女朝这边的路上飞快的跑了过来,后面紧紧追着一个人,一边追一边气得直骂她:“你这个贱婢,别让本少爷抓到你,不然饶不了你。”可不正是五少爷顾东来吗。

    顾今笙抬步朝那边走了去,江小树一瞧见她过来了,立刻跑得更快,跑到她面前的时候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行礼:“奴婢见过笙小姐。”

    “怎么回事?”顾今笙扫了一眼几喘吁吁追来的顾东来。

    “奴婢该死,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之前给三小姐送斋饭,便遇着了五少爷,是奴婢不小心冲撞了五少爷。”

    她渐渐红了眼眸,声音微哽:“可是……奴婢才只有十岁,尚未长成,奴婢还不能侍候五少爷,求笙小姐给五少爷另婢女做通房……”

    这话一出,联想到顾东来昨日对一个小婢女干的不要脸的事情,大家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顾东来脸红脖子粗的追了上来,对这事他没有丝毫的羞耻,只是瞪了一眼顾今笙,再上前踢了一脚跪在地上的江小树,骂她:“你这个小贱婢,小爷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还敢给小爷跑。”

    江小树自然是要跑的。

    昨个他干的事情,逼死了一个婢女的事情,府里是人尽皆知的。

    今个一早上,她送斋饭给三小姐,没想到这顾东来就瞄上了她,竟是偷偷摸摸的跟了出来,上前对她动手动脚,摸她,还扬言要她做他的通房。

    江小树虽然才十岁,那些男女之间的事,就是没真的见过,也是听过的。

    她虽是一个小婢女,也是不愿意让这位少爷碰的,便说了句:五少爷请你自重,奴婢还小,不能做你的通房丫头。

    然后她跑了。

    顾东来哪肯依,这小小婢女早上给云溪送斋饭过来,瞧这小婢女水灵灵的,白嫩嫩的,他可真的是一眼就瞧中了,才溜了过来想要亲近她,哪知这小婢女竟然不识好歹,还敢不愿意。

    她一个婢女有什么资格不愿意。

    ~

    顾今笙眸色冷淡的扫了一眼顾东来,前世的时候,他小小年纪就是一个好色之徒。

    今世,还是如此,满眼女色。

    抬步,她走到顾东来面前,冷淡瞧了他一眼,他硬着脖子看过来,很不服气的样子说:“这个婢女我要了。”

    顾今笙暗暗摇头,拎不清状况的蠢东西,他还真以为这是周姨娘的时代,周姨娘的天下?

    “顾东来,你搞清楚了,这个小婢女是我的人,你有什么资格碰我的人?昨天你刚刚逼死了一个小婢女,难不成今天还想再逼死一个?小小年纪,就不知道学个好?”

    顾今笙话说得并不好听,顾东来直瞪着她。

    “去把云溪给我喊过来。”顾今笙吩咐下去,声音冷厉了几分。

    奴婢立刻去喊人。

    顾东来还是硬着脖子不服气的嚷:“不就是一个小婢女,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一个少爷还要不起一个小婢女了。”

    顾今笙冷笑,她都怀疑这顾东来有没有发育好,毕竟也不到十一岁,怎么现在满脑子都是女色。

    就算给她一个通房丫头,他行么。

    转而又想:顾东来现在正处于对异性好奇的阶段,他也不非要做点什么,他就是想看看……

    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东西,这种事情他还做得理直气壮。

    转身,她又扫了一眼江小树,这小婢女现在真是和刚入府的时候大不一样。

    ------题外话------

    这种对性朦胧的事情,我小时候也经历不少,那时生活在农村,厕所有烂的洞没修上,上厕所被同龄的男孩偷瞧……/(ㄒoㄒ)/~

    好一段时间不敢上厕所/(ㄒoㄒ)/~每次都提心吊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