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2章 三爷的无奈
    顾今笙自然是要打道回府的,找不到他的行踪,也等不到他的人,明明太阳已经平西了,再不回去天都晚了。

    坐在马车里,顾今笙的心情也不是太好的,和原先的预想不一样。

    她以为是可以见着人的……甚至以为三爷见到她意外前来,会开心。

    回府之后,沐浴一番,她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靠在榻上想了一会,她要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见到三爷。

    事实上,一个普通人想见到三爷,还真不容易。

    她若想见三爷,惟一的办法便是以女装示人,登门拜访了。

    还没出嫁,登门拜访,总觉得有些羞人,虽然苏大人常到她这里来,甚至出入她这里和自己府上没有什么区别,俨然没把自己当过外人。

    “笙姐姐,笙姐姐。”六少爷寻了过来。

    入室,他来到今笙的面前,有些急:“笙姐姐,您管管五少爷吧,他现在真是无法无天了。”

    “他怎么了?”感觉是不是又闹出什么不要脸的事了?

    提到这个人六少爷也是满心气愤,但拿他还真没办法。

    “他还能干什么?他现在天天待在府上,哪也不去,便整天盯着江小树那个婢女了,我们傍晚回来的时候,发现他竟是跑到大哥的院子里去了,跟着江小树玩,大哥可是气坏了,把江小树罚了,让她跪在外面不许起来。”最后一句才是重点,江小树又被罚了。

    “五少爷跟着江小树玩,大哥罚江小树作什么?”要罚也是罚五少爷呀。

    “大哥说……”六少爷有些难以启耻的:“大哥骂江小树小小年纪,竟敢和府里的少爷厮混,还把人引到他这来了。”反正骂得难听死了,他都不好意思张口说。

    今笙默然,大哥不好伸手打骂五少爷,便把气出到江小树身上了?

    想到五少爷的种种行为,她也是气得摇头:“他是非要把江小树给败坏了。”但是,江小树现在是大哥的婢女,她没资格管大哥婢女的闲事呀,更不可能跑过去为江小树求情不要挨罚,这样大哥会更生气了。

    “笙姐姐,要是能把五少爷送出去上个学什么的,他便没时间整天在府里盯着江小树了。”

    顾今笙想了想,倒是有了个主意。

    本来,她是非常乐意看着五少爷堕落的,但现在他在府上整天盯着江小树也不是个事,他会害了江小树的。

    “走吧,看看大哥去。”她起了身,往外走。

    六少爷忙跟着一块去了,笙姐姐愿意去了,说不定是有了什么主意了。

    主仆一行出了院子,那时天已经黑了,冷清的月色高悬着,好似给这盛夏带来一些凉意,让人便不觉得那么闷热了。

    一路来到顾燕京的院宇,果然,那个小婢女跪在院中,垂着脑袋。

    顾今笙从她面前经过,没有说话,径直来到堂屋。

    顾燕京正在客堂里坐着,举杯喝着凉茶去暑,远远的就瞧见有人来了,就是没动。

    待人走了进来,他放下手中喝过的凉茶。

    “笙儿,你怎么来了。”扫了一眼跟着的六少爷,一准这是小子又找她去了。

    真是喂了个白眼狼,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了,总是为那小婢女说话。

    “哥哥,我来找您有一事商量。”今笙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哦?”不是为了江小树求情来的?

    今笙直言,不和他绕弯子:“哥哥,你看顾东来那个人,整天闲在府上没事做,便饱思淫欲了,他自己作恶没关系,但长此以往,他闲得发慌,就会整日盯着江小树这个小婢女,我瞧江小树一天比一天长得水灵,她现在还小,兴许旁人不会说她太多闲话,可再过二年,她长大了,顾东来会连同江小树一块给败坏了,那时候一个姑娘家的名声给毁了,日后还要怎么做人。”

    “……”她怎么这么为江小树着想?

    其实,倒不是她为江小树着想,只是六弟来说了,又是有关顾东来的事情,她便想管一管。

    “哥,您不如把顾东来弄到军营里去磨练磨练吧,兴许哪天他长大了,需要被派出去的时候,他也能为咱们家出一份力,争一份荣耀。”

    顾燕京知道这话是得反着听的,他们与顾东来那兄妹的关系,并不好。

    想了想,觉得今笙这话是有理的。

    “你说得也不无道理,这事我来安排,父亲那,你去说一说。”也总是要争得他的同意的。

    “嗯,这事包我身上了。”

    说了这事,今笙下意识的想打探一下三爷的事情:“哥哥,今个三爷去宫里没有?”他在宫里当差,若是去过,总会遇着的。

    “去了,他这几日都是早去早走,不到晌午就回去了。”

    今笙了然,难怪等不到人,看来是已经在府里了,要么就是出了府和旁人玩去了。

    “哥哥,您知道三爷平日里都去什么地方玩吗?”

    顾燕京瞧她一眼,这么明目张胆的朝他打探起那人的事来了?

    “笙儿,你打探这些做甚么?”即使知道,三爷的行踪也是不能随便透露的。

    到了他那个位置的人,又是圣上身边的红人,难免会得罪一些人。

    当然,笙儿一定不会出卖三爷的,可有些事情,她一个女子是不必知道太多的,也不应该知道,知道得多了,反而不好了。

    想到此处,顾燕京也就笑了一下:“笙儿,是不是他这段时间没到府上,你想人家了?若是这样子,明个哥哥见着他,让他到府上来找你便是。”

    顾今笙大窘,哥哥这话说得也太直接了,她连连摆手:“哥哥,你千万别乱说,很丢人的,我才没想他,你千万不要找他乱说话。”

    顾燕京瞧她紧张得不行,反是被逗笑了:“哥知道了,咱们笙儿还害羞了,不说就是了,女孩子家矜持点也行,那就让他主动来找笙儿吧。”

    这话题,顾今笙和他进行不下去。

    “哥,我回去了,您也早点歇息吧。”她站起来要走。

    “走吧。”顾燕京摆摆手,让她走了。

    顾今笙离去,六少爷忙跟着出去喊:“笙姐姐,我送送你。”

    顾燕京没搭理他,由他去了。

    小坐了一会,喝了口冰镇过的凉茶,便站了起来,往外走。

    江小树还跪在那里,额头冒着汗,虽是晚上,但四面无风,她也热得不行。

    顾燕京朝她走了过来,听着声音她脑袋埋得更低了。

    大少爷不知道又想来和她说什么,在这里干活的这几日,真是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不小心又得罪了大少爷,被罚起来就惨了。

    “江小树。”头顶上的声音带着霸气威严,她吓得肩膀一缩,忙应:“奴婢在。”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奴婢知错了,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她忙把脑袋伏在地上认错。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继续跪着吧,不到天亮,不许起来。”交代完这话,他转身便走了。

    江小树只觉得脑袋一轰,完了完了。

    她现在已经跪得双腿发麻,膝盖生疼,真跪一夜,她这腿还能要么?

    “大少爷,奴婢知道错了,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奴婢要是跪一夜,明天早上就没精神服侍您了,说不定腿都不能走路了,谁给您打水洗漱,谁给您端茶倒水。”

    本来要找的顾燕京回身警告:“你敢给爷偷偷站起来试试看,林枫,给我看好了她,免得她偷偷站起来。”

    林枫暗暗抹汗,忙站过来应下。

    燕爷扬长而去,两个人苦在原地。

    一个在罚跪,一个要监督罚跪之人,这是陪她一块罚?

    顾燕京回屋歇息去了,怎么可能会让她站起来呢,这该死的婢女,非得好好修理她。

    今个傍晚打道回府,看见的那一幕简直让他恨不得掐死她算了。

    顾东来那该死的在他院里坐着不说,俩人还并排坐在台阶上,有说有笑。

    虽然江小树狡辩了一番,他是一个字不信。

    小小年纪,居然就会媚惑男人了。

    想想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真是辗转反侧。

    回顾之前,傍晚时分,顾燕京跟着六少爷一块入的府,回了院中。

    本想回去找洗个冷水澡,舒坦的泡上一会,不料,一入院子,入眼的竟是俩人坐在游廊的台阶上有说有笑。

    江小树有一口好看的虎牙,她现在是人吃得白胖白胖了,也越发的水灵了,连声音都甜脆起来:“五少爷,你看时候也不早了,你可以回去了吧。”不然,等大少爷回来瞧见他在这儿会不高兴的。

    大少爷笙小姐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她这个小婢女还是打听得清清楚楚的。

    五少爷自然是不肯走的:“不行,我好不容易才见着你,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的,除非你答应我,明个还见我。”她这几日在顾燕京这里,院子都不出,他找了无数个机会也没见着她,最后便横下心来,直接偷溜过来找她了。

    果然,她在躲在树荫的一角偷懒睡觉呢。

    他这次也是学乖了,没和以前那样动手动脚,反是说了好话,江小树便没被他吓跑了,反是和他说了几句话。

    最后聊下来的结果就是,越聊越多,他便一直呆着不肯走。

    眼看天色不早了,江小树急了,只好求他:“五少爷,我求你了,你回去吧,明个再来,等大少爷离开了,你再来找我,我保证,保证会见你的。”

    顾燕京听得一肚子火呀,上去一脚把人直接踹了。

    顾东来一瞧这架式,还冲他直吼:“你凭什么打小树呀,你要是不喜欢她,把她给我好了,反正我早晚要让她做我的通房丫头。”

    顾燕京气得拿眼瞪他:“不要脸的东西,你给我滚,不然连你一块打了。”

    五少爷打不过他,瞧他眼神不善,也不敢真的和他闹,再看摔在地上爬起来后连疼都不敢叫的江小树,满脸心疼的直喊:“小树,你别害怕,我明个再来找你玩。”这不知死活的家伙,这样一喊,顾燕京更来气了,江小树的下场就更惨了。

    他拨腿跑了,江小树直接被罚跪到天亮。

    说是跪到天亮,江小树还真没老老实实的跪着。

    她毕竟年纪也不大,说困的时候就立刻想睡了,都累了一天了,即使后来因为大少爷的出现心惊胆战了半天,但整个院里静悄悄的,四下连个人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她还是困得趴在地上直接睡着了,也顾不得蚊虫的叮咬,白天不能睡觉,晚上哪能不困。

    林枫,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大少爷对这江小树的惩罚他都习惯了,也没见真的把她怎么样,但让他看一夜,他不困么?别人犯错他也要陪着,干脆坐在一旁的角落里,一边被蚊子咬,一边闭目养神,睡着了。

    ~

    次日,天才蒙蒙亮,江小树就爬起来了,睡醒了,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站了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挺好的。

    睡了一夜,精神又饱满起来。

    忽然听见有拉门的声音,她立刻便又跪了下来。

    “江小树,给我死过来,打水。”传来了大少爷喊她的声音。

    江小树忙应:“大少爷,奴婢的腿站不起来了,打不了水。”

    “你再给我磨叽,我立刻就打断你的腿。”

    “大少爷,奴婢这就去。”她立刻怂了,赶紧打水侍候大少爷洗漱。

    林枫那时也醒了,慢慢的起了起来,揉揉眼睛,假装自己从来没有睡着过。

    片刻,江小树已把洗漱的水打了过去。

    顾燕京已经穿戴好,江小树侍候他洗漱。

    为了证明自己的腿真的是疼得不行,江小树故意一拐一拐的到了他面前。

    顾燕京冷冷的扫她一眼,脸上有几个红点点,估计是被蚊虫给叮了:“爷这里不需要残废的奴婢,你的腿要真是不行了,就送你出府吧。”

    “大少爷,奴婢就是跪了一夜有些麻了,奴婢不是残废。”江小树忙解释。

    “中气十足,看来你这一夜没少偷懒。”她会跪到天亮,信她才傻。

    这个喜欢偷懒耍滑的小婢女,他早看穿一切。

    洗漱过后,江小树又忙去厨房端早点,大少爷出门前都会吃些东西的。

    早膳端了过来,她站在一旁侍候,顾燕京吃了几口,和她说:“江小树,如果再让爷发现你在府里勾搭哪个男人,就把你卖给人牙子。”

    江小树吓了一跳,脸色一白,慌忙解释:“大少爷,奴婢没有勾搭男人。”她还只是个孩子呀,大少爷竟说这样的话,但还是忙为自己辩解:“是五少爷非要到这里来,奴婢只是一个下人,不敢赶五少爷,奴婢若不好好和他说话哄着他,五少爷就要打奴婢。”

    顾燕京睨了她一眼,这张嘴从来都是能说会道的,默了一会:“爷不在府上,你就去笙儿那侍候吧,不许偷懒。”

    江小树一愣,竟可以到笙小姐面前?

    立刻弯腰行礼:“奴婢遵旨,奴婢一定不会偷懒的。”

    去笙儿那侍候她就这么高兴?瞧她那终于脱离牢笼的快活样,气不打一处来。

    江小树侍候他吃喝完,自己也去厨房吃了些早膳,然后高高兴兴的去找顾今笙了。

    来到顾今笙的面前,她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后说:“笙小姐,是大少爷派奴婢来侍候您的,大少爷说以后他不在府上,就让奴婢来这里侍候您。”

    大哥这是怕江小树让东来欺负了去?所以自己不在府上,便让江小树到她这里待着了?平日里瞧着挺烦这奴婢的,没想到心里还关心起了一个小婢女。

    “既然大哥这么说了,你就留在这儿吧。”

    “奴婢谢笙小姐。”

    说话之间,顾云溪和四小姐顾若圆以及孟小姐田姐儿都来给她请安了。

    几个人依次请了安,四小姐便上前试探着问:“笙姐姐,那翰林书画院的事情,可有什么消息?”

    今笙语气轻淡:“三爷最近没到府上,我还没和他提。”

    顾云溪眸色微动,苏大人为什么最近没到府上?该不是因为上次羡殿下到府上一事吧?仔细想了想,那次之后,苏大人便没再来了,难不成为了羡殿下两个人闹了什么不愉快?

    “没什么事,你们都回去吧。”今笙懒得与她们周旋,因为她今天着实还有些事情要去办。

    顾今笙打发她们离开,几个人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走出顾今笙的院宇,孟田也打算回自个院里待着了。

    候门的日子虽是清闲了些,看似养尊处优的日子,可也无聊了些,一个乐趣都没有,不像在村里,她尚且可以四处跑跑,到处玩玩,更不像笙小姐那般,可以出府。

    她默默的叹了口气,与这些候门小姐在一起的相处,总归是有些格格不入了些,各位小姐待她既不热情也不冷淡,恰到好处的不远不近。

    ~

    打发走了各人,顾今笙也坐了下来,凝聚了心神。

    答应了人家的事,自然是要做的。

    她着了笔墨,袭人在一旁研墨。

    百寿图,就是用一百个不同形体的‘寿’字所组成的图像,有圆形、方形或长方形数种;也有在一个大‘寿’字中再写上一些小‘寿’字的。经过不同形体‘寿’字组合成的百寿图,往往能够产生一种独特的艺术效果,给人以富丽堂皇、意蕴深长的感觉。

    她拿笔蘸了些墨,先在纸上写了一个大的寿字,由于首次写一个特大的寿字,总归觉得不太顺畅,练了几次,都不太满意,这一个寿字,被她练了整个上午,废了一堆的纸张。

    袭人在一旁笑着和她说:“小姐,您写的已经非常好了,为什么还觉得不满意呢,你是不是要求太高啦。”

    她摇摇头,倒不是她要求太高,确实觉得还欠点火候。

    别的寿字还好把据,就是中间一个大大的寿字,她自然是要求的标准高的,自己看着都不满意的话,旁人看了又岂会觉得好呢。

    “小姐,奴婢给你捶捶,您先歇会吧,下午再写。”

    今笙放下了笔,靠在椅背上由她捶了一会捏了一会发酸的肩膀脖子,闭了一会眼。

    也不知道苏大人今个会在府上么!

    想了一会,便对袭人说:“你去把薄叶唤过来。”

    袭人应了一声,跑去喊薄叶,那丫头很快也就跑进来了。

    “薄叶,你一会去一趟三爷府上,打探一下看三爷在府上么,就报上自家名号便是,要探清楚了,回来禀报,快去快回。”

    “是,奴婢这就去。”薄叶应了一声。

    昨个听哥哥说三爷这几天都是早就下了朝回府了,并没在宫里久留。

    既然他早就下朝回府了,人不在翰林书院,如果也没有到处别的话,便极有可能就在府上待着了。

    她有心想去府上找他一趟,但又怕他人不在府上,见不到本人就白跑一趟了。

    他纵然再不高兴,即使是还在气着,她跑去府上找他了,他总不至于在人前给她难堪的,若他是会在人前给她难堪的人,上次在翰林书画院便不会顾及着她的面子了。

    摸清了三爷的这一点脾气,她就安心了不少,默默的叹,人真的不能有软肋,不然,很容易让人抓住的。

    当然,三爷这一点算不得什么软肋,她也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他的软肋,但三爷会顾及着一些她的感受,这应该是真的。

    ~

    薄叶倒是很快就回来了,前后不了半个时辰。

    “小姐,三爷在府上呢,说是今天就没去上朝,一直没出府呢。”她跑回来后高兴的回禀,听得顾今笙心里也莫名的起伏,有些动容。

    “准备准备。”顾今笙便朝外走了,去了自己香闺。

    “奶娘,把我那个放珠宝的匣子找给我。”

    “袭人,把我件黄色的衣裳拿出来。”

    “好勒。”

    “等一下,还是拿那件白色的绣有云朵的衣裳吧。”这个素净,她还在孝期间,不适合穿颜色靓丽的衣裳。

    袭人笑着答应,看得出来小姐心情不错,是因为今天可以见着苏大人了吧?

    昨天没见着苏大人,回来就有发现小姐心情不大好了。

    袭人忙着把她的衣裳找出来,紫衣忙着给她梳发,她坐在梳妆台前,慢慢冷静下来,不过是见三爷一次,她用得着这么精心打扮么……但若不打扮,首次登门拜访,自然是要给长辈们一个好印象,总不能素面朝天的过去吧?

    “小姐,把这个玉兰花金簪戴上吧?”

    “嗯,戴吧。”

    “小姐,这个镯子佩您,夏天戴上清凉。”奶娘帮她把匣子打开,瞧自家小姐手上都没戴首饰,便笑着拿了一上好的白色羊脂玉镯给她。

    今笙瞧了瞧,就戴上了。

    “小姐,您脖子上还差样东西,这个红宝石不错。”袭人给她挑了一下,她经常脖子上空空的,什么都不戴,其实她的首饰最多了,以前也可喜欢戴了,不知道最近为什么都不爱戴了。

    “那就戴上吧。”她依旧应了,莫名的觉得脸有些烫,怎么感觉自己搞得像去会情郎似的?三爷可能还在和她生气呢。

    稍顷,她便被婢女收拾妥当。

    袭人在一旁直赞:“小姐您真好看,像仙女一样。”

    “就你嘴甜。”她笑笑,抬步又去柜子里翻出一个匣子来,打开,里面是各种首饰,都是名贵的首饰,有的是她母亲生前留下来给她的,还有的是外祖母以前送她的,还有一些是她自己买的。

    她仔细瞅了瞅,挑出几样首饰来:“帮我把这些首饰都包起来,一会带上。”

    第一次登门,总不能空手而去吧?

    如果见着人了,便好送些礼物。

    准备妥当,主仆也就又出府了。

    坐上自家的马车,便往太傅府上去了。

    太傅府。

    就在薄叶刚打探完,前脚离开,后面那人就跑去禀报这事了。

    “三爷,刚国安候府的奴婢前来打探了,问您在不在府上,小的照实回了。”

    屋里传来清凉的声音:知道了。

    为了等她,他今天可是连朝都没上,还特意对门口的护卫交代了一番。

    想想,有点可笑,为了一个女子,至于么!

    现在知道她是真的要来了,亲自来府上找他了,却又觉得至于……

    在自己屋坐了一会,喝了杯凉茶,他默默的叹口气,感觉自己也真是疯了。

    一个发育尚不健全的小女子,不知不觉就上了心。

    他打算默默的看一会书,却发现自己竟是什么也看不进去,对自己无语,只好暗暗的笑笑摇头,索性放下手中的书,不看了,打算去换件衣裳。

    他自个去衣柜里挑了件看起来比较庄重的衣裳,深蓝的颜色。

    “万青,你去门口瞧瞧笙儿到了没有。”

    “是。”

    “不要做出一副刻意去迎接的样子。”

    “……”万青心里疑惑,但很快也就明白了。

    “是,偶遇。”他立刻拨腿往外跑。

    还以为三爷不喜欢人家了呢,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忍下心里的笑,万青跑到门口张望,没看见马车过来,他就站了一会,当看见终于有马车驶了过来,他立刻朝后退了退,免得让人发现了。

    他要装着要出门的样子,然后假装遇着笙小姐,再把人引到三爷面前去。

    藏身在大门的后面朝外瞧了瞧,果然,笙小姐过来了,下了马车,主仆朝这边走了过来,万青也就立刻快步走了出去,作出匆忙外出的样子,又作出猛然看见笙小姐的样子,又意外又高兴:“笙小姐?”觉得自己可以去做卧底了。

    “万青。”没想到遇着了万青,今笙忙问他:“三爷在府上吗?”

    “在,在,没想到笙小姐竟是来拜访了,我这就带您去见三爷,您请。”万青忙前面领路,带人过去。

    由于是午后了,天气又热,毕竟是三伏天,太傅府上也就偶尔看见个奴婢走动,若大的太傅府上显得空荡荡的,只听见知了在唱歌了。

    顾今笙头次进太傅府上,一路跟着万青,主仆也是忍不住偷偷打量。

    这太傅府的老宅也是有百年基业了,处处透着宏伟,庄严,毕竟三代为官,两代人都是太傅。

    “小叶子,你说这么大的一个太傅府上怎么看不见人呢?”袭人小声的和薄叶交头接耳。

    “午后休息了呗。”

    主仆穿过一个小桥,进了东边的院子,那便是苏长离的所住之处了。

    入眼的是锦墨居三个大字,虽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写得如游龙惊云般。

    “笙小姐,您且在客堂小坐,属下这就去禀报三爷。”

    今笙应下,万青拨腿跑去通报,常侍候在院中的紫菱与嫣红两个奴婢正小坐在游廊的一角打盹,听见这边的动静瞧了过来,心生诧异,却并不知道今日府上到了什么客人,只是忙匆匆朝这边来了,偷偷张望。

    那厢万青去请三爷,心里也是犯着嘀咕,三爷明知道人家过来了,还非要他把戏作足了,竟然没在客堂等着。

    他能说什么呢,只能默默的去禀报。

    “三爷,笙小姐已经到了,正在客堂等着。”

    刚禀报完,苏长离便拉开了自己的檀木门,出来了。

    今笙所在的客堂自是他院宇的堂屋,他出了自个的屋,走在游廊里,转了个角,便是客堂了。

    抬步进去,就见顾今笙正站在客堂里,奴婢上了茶水,已退到门口侍立了。

    顾今笙转眸看他,他也正看着她,姿态依旧的高是让人高不可攀,他对门口侍立的奴婢吩咐:“全都退下去。”声音冷清却有着不令人不敢忤逆的气势。

    了解三爷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不喜欢下面的人对他说不。

    他这里的婢女和顾今笙的婢女听言便忙退了出去。

    顾今笙瞧着他,一如她初见他时的样子,他的乌发用一支发簪束起,五官精致,肤白皮嫩,身材挺秀,一双凤眸赛寒星,却又幽黑深邃,让人不太敢直视。

    “三爷。”顾今笙有一瞬间的难为情,弯腰行了礼。

    上次他甩门离开后都还没有和解,她就跑过来了,感觉自己脸皮是够厚了,也不知道三爷会怎么看她,但来都来了,她还能转身回去不成。

    苏长离没啃声,依然瞧着她。

    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嫩无骨入艳三分。淡雅处又总是多了些几分出尘的气质,简单的衣裳从来都是不失大雅。

    她开始发育了,胸前有了明显的突起。

    顾今笙被瞧得头皮有些发麻,那眼神她看不明白,只好轻声再叫他一句,小心翼翼的:“三爷。”

    苏长离便坐了下来,和她招招手:“你过来。”

    那感觉好像主人在朝自己的小狗小猫招手,顾今笙觉得有些别扭。

    他对她既不热情也不冷淡,可以说不远不近。

    顾今笙慢慢朝他走去,恍然想起上一次,他也是这样招她过来,之后却忽然就拽她坐在了他腿上的事情。

    头皮发麻,他不会还想拽她坐他腿上吧?但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在他三尺之外站住,料想他是伸手够不到自己的。

    苏长离便挑了眉,她这小心翼翼的样子是怕他会吃了她么?

    “三爷,有件事情求您。”她小声开口,绝口不提之前的事情。

    “听不见。”

    “……”

    “站到爷面前来说。”

    有种被刁难的感觉,顾今笙微微瞪圆了眼,但随之又垂了眸,站到他面前又如何!索性走了过去,站他跟前说:“三爷,我有事求您。”声音一下子也洪量起来。

    苏长离瞧她,突然就忍俊不禁,瞧她先前小心翼翼,后面又立刻一副吃了熊胆豹子心的姿态,他不气反觉得好笑起来,伸手便把她往自己怀里拉,坐在了她腿上。

    心情莫名的舒畅了,先前的阴郁一扫不见了。

    顾今笙没有反抗,只是提醒:“三爷,外面还有人呢。”

    “没爷的命令,没人敢进来。”他是不放她了?

    有种自己送上门来让人抱的错觉,顾今笙微微苦了脸,抿唇。

    确实是她主动送上门来的,且在他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她会登门的。

    “想爷了?”其实是他想她了,知道她有可能会过来,竟是一直在家中等着。

    忽来的一句问话,根本没想到三爷会问这样的话,她怔了一下,瞧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若说不想,要惹得他恼了,若说想,她可说不出口。

    只觉得坐在三爷腿上的感觉就像被放在外面的太阳底下烤般,炽热。

    “眼睛闭上。”三爷的声音再次入耳,忽然就温软起来,她下意识的觉得闭上眼三爷是不是想要亲她?

    她现在算是羊入虎口吗?

    还没待她作好准备要不要闭眼,湿软的唇便贴在了她的唇上,她立刻就闭了眼。

    早知道今天来会被这样对待,便不来了。

    她一直都知道三爷并不是个老实人,但还是觉得他过于孟浪了些。

    她下意识的便张了口想缓口气,他湿软的唇舌趁机就滑了进来。

    三爷的感觉是:嫩滑可口。

    放在她腰上的手也收紧了些,感觉自己的腰要被他掐断了,感觉自己要被他揉进他的身体里去了,她不安的扭动一下想挣出来,快要憋死她了,从未有人这样对待过她。

    后来就感觉自己好像坐在了什么硬物上,莫名的知道了那是什么。

    三爷也太没羞没臊了,她脸就白了几分,不会失身在这里吧?

    她就不该来的,正暗暗后悔着,挣扎着,三爷却忽然一把推开了她,推的动作带了几分的粗鲁,她本来就腿脚发软,便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了。

    “……”顾今笙便气得胸口痛了。

    全身被人弄得发麻,甚至出现了异样,带上云端,忽然被从云端里一脚踹下来是什么感觉?就是顾今笙此时的感觉。

    难堪、屈辱、还疼。

    她在地上坐了一下,缓过神来,便站了起来。

    苏长离神色也有着片刻的尴尬,让他触碰到了……这该死的身体什么时候这么不听使唤了,碰一下她便兴奋起来,这很难堪,他一时之间没动,忽然就胀得发疼,便是一声不响拿了桌上的凉茶,一饮而尽了。

    顾今笙没说话,几乎是怒视着他。

    又这样子,这样的三爷太讨厌了。

    苏长离自然是看见她的怒容,还有先前落坐在地上屈辱的样子,他只能假装若无其事,给她倒了凉茶:“笙儿,你口渴吗?冰的。”他递了过来,好像先前他什么也没干过,没亲过她,没推过她。

    顾今笙忍着把他手中的茶打翻的冲动,冷淡的瞧着他:“三爷,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你把我当什么了,小狗小猫?想亲就亲,亲够了就一脚踹出去了?”

    反应这么激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苏长离把茶放下了,默默的叹口气,不给她一个解释,看样子她是不罢休的,但这个解释,他多少有点难以启齿。

    从未想到过自己会一再的失控,不过是多亲了几口,突然就硬了,还让她碰到了。

    当时的感觉,是不太好的,才会一把推开了她。

    想了一会,他声音温软的解释:“笙儿,爷不是故意的,一时失手。”

    “你可不是第一次失手了。”顾今笙指证,口气还是带着些愤怒。

    “因为你让爷有反应了。”他也很无奈呀。

    “……”

    ------题外话------

    男女之间的感情都会有一个磨合期啦,三爷马上就会习惯这种时不时硬的感觉了哈,尴尬难堪都是暂时的,习惯了反而上瘾了哈。表觉得三爷在欺负妇女主哈,其实这真不是欺负,或许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吧。

    话就说到这儿,看进展吧哈,凡事都有个过渡的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