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3章 讨丈夫喜欢
    什么叫你让爷有反应了?

    今笙用脑袋瓜子想了一下便明白了,应该就是她之前碰的那个东西。

    她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但对男女之事,这种隐私的东西懂的还真不多,毕竟也没有真的见过,就是听奶娘上次教导杜姨娘的时候说过一嘴子,她在一旁都听得面红耳赤的,实在是太羞人了。

    顾今笙的脸刷的通红,竟无言以对,她莫名的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也变得有些不一样,有什么东西喷了出来似的,让她不太舒服,应该就是三爷所说的有反应了吧。

    心里愤愤的想:三爷真是太厚颜无耻了,以后必须离他远一点。

    “笙儿,你刚说找我做什么来着?”

    顾今笙平息一下内心的情绪,三爷这是转移话题了?也罢,这个话题不能讲,太丢人了,摔也摔了推也推了,三爷也解释过了,她还能怎么办?

    “有人找我作幅百寿图,我想请教你一下。”

    虽是不再提那话题,语气里还带了些气闷,一下子没办法从那个局面里扭转过来。

    太羞耻了。

    是不是如果没有人找她作百寿图,她就不会主动过来了?

    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间,苏长离便站了起来。

    “跟我来。”他抬手牵了她的手,很自然的,拉着她出去了。

    “……”外面的侍立的奴婢眼睁睁的看着三爷牵着笙小姐的手离开,走在游廊里,拐进了他的室内。

    三爷牵了笙小姐的手了……

    三爷身边的人都清楚,三爷是不近女色的,身边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

    ~

    推开那道卧室的檀木门,今笙跟着一块来到了苏长离的房间。

    简直又整洁的卧室,优雅大气又不失华贵。

    房的东边有个书桌,上面放了笔墨。

    有时候,他会在这儿里坐一会。

    他拿了笔墨,自己亲自研了墨。

    铺好了纸张,提了笔,写了一个大大的寿字在纸的中间。

    顾今笙在一旁看着,听他讲:图像中的字体多为繁写,有篆体、隶书、楷书、或几种字体混合兼用。百寿图中的100个小寿字要各有千秋、字体各异、无一雷同。

    说话之间,他已写了无数个寿字,当真是行云流水,龙蛇飞动,各有千秋了。

    一幅百寿图被他瞬间完成了,顾今笙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有种受了打击的心塞。

    “怎么了?”瞧她神色有异,苏长离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三爷,这百寿图你一盏茶的功夫就完成了。”她得要一个月的时间去琢磨。

    “还不如你去帮人家写算了。”真是太受打击了,有些气馁。

    “人家看中的就是你的字,我的拿去给人家,人家还未必喜欢。”

    这话听起来虽是受用,但一琢磨还是受打击。

    “早知道就不答应人家了。”感觉自己真是有点不自量力了,让一个人随便一追捧,就真以为自己可以了。

    “真是没想到,笙儿会有这么不自信的一面,其实,你已经很好了,爷觉得你还是很有天赋的,你才练笔几个月,爷是打会握笔时就在练写字画。”

    三爷安慰人的时候还真是有一套,忽然又元气满满了,她立刻莞尔:“说得好像也有道理。”一个月的时间,够用了,一定可以完成的。

    “唔……”真是出其不意,三爷忽然亲在了她的脸颊上,她笑起来的时候那两个小酒窝实在太美了,令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又不是第一次亲她了,甚至对着她都有了反应,亲着亲着、硬着硬着、也就习惯了,慢慢少了些之前的别扭,尴尬。

    她下意识的要扭开脸,低声抗议他:“三爷你矜持一点。”万一又有反应了把持不住了怎么办,还不是她倒楣。

    “表哥,表哥,我给您送绿豆汤了。”外面忽然传来了不适宜的女声。

    苏长离微微蹙了眉,今笙下意识的回头瞧了瞧外面,他还有什么表妹在府上吗?

    “你先坐会。”苏长离的手按在她肩膀上,让她坐下来,抬步,他走了过去,拉开了门。

    “表哥……”前来送绿豆汤的木向晚要往里面走。

    “汤给我就行了,你回去吧。”苏长离已伸手拿了汤,同时吩咐:“紫菱嫣红,再去取些绿豆汤过来,上些果盘点心,要冰的。”转身回了屋,闭了门。

    紫菱嫣红立刻拨腿跑去取汤、取果盘点心。

    木向晚站在门口看了看,眸色微暗。

    她又不是不知道,里面有了人。

    笙小姐来了么,她的奴婢都在那边站着,她刚才已经看到了,且打听过了。

    本想进去瞧一瞧,但苏长离丝毫没有要给她看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能成为表哥的未婚妻,还把人领到自己的内屋来了。

    木向晚暗暗咬了唇,默默的快步离开。

    只是,转身,她就跑到太傅夫人面前去了,把这事告诉太傅夫人。

    太傅夫人是她的亲姨妈,她也是太傅夫人惟一的侄女,她母亲去逝后,没了母亲,父亲便把她送了过来,让她过来散散心。

    在这太傅府上,她这一住便是两个月了。

    ~

    那时,苏长离已回了屋,来到今笙旁边坐下,把绿豆汤放在她面前:“是冰过的,现在喝正好。”

    “是你表妹送给你的,又不是送给我的。”什么表哥表妹的,她听着莫名的不太舒服,这种关系很容易结亲的。

    苏长离只好说:“是我招待不周了。”她一过来他便把人都支开了,也没来得及给她拿什么吃的喝的。“我已让奴婢多送些过来了。”

    顾今笙还是不肯喝,虽然她确实口渴了,刚让他吃了自己好多口水,这会更干了,她默默的抿了唇,下意识的打探:“你有很多表妹吗?”

    “就这一个表妹,她母亲去逝了,便送到府上来住段时间,散散心。”他解释一句,然后拿起碗,自己喝了一口后扳过她的脑袋。

    “唔……”咕噜……下意识的,就把渡过来的汤给咽了下去。

    口中的汤咽下,她又惊又羞的瞪着苏长离,他也太恶心了,居然自己喝了汤渡到她嘴里来了。

    “来,先把汤喝了,不然,爷还喂你。”这会功夫他是看见了,她嘴唇有些干,因为被他之前亲过,上面涂的一层唇色都没了。

    顾今笙二话不说,立刻抱了碗把汤给喝了,冰凉入口,就觉得体内都清爽起来。

    喝过汤,她才又说:“三爷,我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什么都答应你。”

    此时的三爷,心情明显倍好,好像她要摘天上的星星他都会给似的。

    其实,她所求的无非就是翰林书画院那些事情。

    关于这件事情,今笙还真的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也瞧得出来,三爷现在心情高,她就得趁他心情好的时候来说这事,思量了一下,其实已思量过很多回了:“之前三妹四妹打了一个赌,意思是把她们的字画都放到翰林书画院去,看看谁的字画更得人的认可……想请我帮忙,我差不多是答应了……”把话说完,她心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这种小事还要劳烦三爷,多少有点怕他不喜,但不劳烦他,她也没门路呀。

    说到这事,苏长离便伸手拽了她,顾今笙又被他拽到腿上了,她便有些急了,脱口:“三爷,你要是还……”有反应呢?

    苏长离知道她的意思,一个发育都没健全的女子总是能撩起他的欲望,从开始的不能接受,到现在的无奈,难不成怕有反应就不能碰她了?

    “没事,有反应都是正常的,你应该也有反应。”

    “我才没有……”这说的什么话呀,太羞耻了,她一定要否认。

    三爷没在继续这个羞耻的话,他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反应,但再说下去他知道自己是会有反应的,便立刻说到别处去了:“你回去后勤加练习字画,我给你选个题材,给你二个月的时间,你画出一幅百骏图,到时我检查。”

    “……”不会吧,百骏图,她根本画不出来,那就和百寿图似的,不,比百寿图复杂的太多太多了。

    “到了九月份,你差不多也可以作出一幅百骏图了,到时候招集全国的女子都来参赛,让你们府里的三小姐四小姐也去参赛,你就拿百骏图来参赛,我们就选个四大才子和四大才女出来,笙儿若是当选在四大才女之列,谁还能不心服口服。”

    顾今笙干笑:“三爷,你真是看起我。”四大才女,三爷真敢想,她都没想过。

    重活一世,她也从未想过要争什么才气,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的活着,不能像前世那般游手好闲了,所以才专心研究字画来了。

    “爷看中的女人,还是信得过的。”

    他这是在说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吗。

    顾今笙莫名的有压力:“我要是不能列在四大才女,会不会很丢三爷的脸?”

    “应该会有一点丢脸,但也不重要,爷觉得好便行。”

    “那我不要参赛。”

    “还真是不求上进,这才像笙儿小时候的样子。”

    “……”这是在夸她还是贬她?她只好咧嘴笑,决定问一个问题:“三爷,你喜欢我不求上进的样子?”

    “只要是笙儿怎么样都好。”

    “这么纵容我……”她有些质疑,这猝不及防的情话,情话终归是好听的。

    “只要你离羡殿下远一点,怎么都好说。”握在她腰上的手忽然就紧了起来,他还记得这些事情的。

    “这事听三爷的,但三爷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这次他没立刻答应她了,只是瞧着她说:“你这是和爷谈起了条件?”

    “也不是什么条件啦,你知道你上次发脾气的时候差点把我的门给摔坏了么?没有影的事,三爷还气得不行,气多伤身的。”

    “……”他都没再追究往事,她倒是先提了,这是在怪他了?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三爷越生气,越说明心里越喜欢我?”

    “……”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三爷。”她轻轻拽他的胳膊。

    三爷觉得有点头疼,笙儿这是变着法的给他下套,美人计都使上了。

    她轻轻拽他胳膊摇一摇的动作,在他看来就是美人计,就是勾引,他偏偏还吃这一套了。

    握在她腰上的手臂紧了一些:爷答应你。

    扳过她的脑袋,他想封住她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

    “三爷,奴婢送吃的来了。”外面忽然传来奴婢的声音。

    顾今笙正在抗拒着三爷的亲吻,其实完全抗拒不了的,听到声音便又吓了一跳,苏长离也便放开了她,没有再继续,但也没放她离开自己的怀里。

    “放到桌子上,退下。”

    门被推开,顾今笙想要站起来,苏长离摁着她不放。

    两个奴婢走了进来,把送来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悄然瞥了一眼那边,分明看见有个女子坐在三爷的腿上,只是背向着她们,便看不见模样了。

    两婢女匆忙退了出去,掩上了门。

    顾今笙满心羞耻,都让人瞧了去,他们还没成亲呢。

    直听到门被掩上的声音,她握了粉拳捶他胸口,抗议:“三爷,你这样让我很丢脸。”

    “和爷亲热有什么好丢脸的。”

    “……”

    这话听起来好厚颜无耻,但又无言以对,忙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去那边吃东西。

    炎热的夏季吃些清凉的西瓜是不错的选择,她坐下来拿块西瓜吃了。

    苏长离坐在她的面前,自己挑了葡萄吃了。

    两个人吃了一会,又喝了些绿豆汤,去署的,冰凉可口,顾今笙多喝了些。

    渐渐的,顾今笙有点坐不住了,喝多了,她有些内急,还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吃太多凉的了。

    “三爷。”她小声的叫。

    “嗯?”

    “我肚子不太舒服。”

    苏长离瞧她脸色,果然不太好,便站了起来:“我传大夫过来。”

    “不是,我想如厕。”她脸憋得通红,和三爷说这事太丢人了,但不和他说,找谁说去。

    “能走路吗?”

    “能。”

    “我带你去。”

    “三爷,找个婢女带我去吧。”他可是男人,她如厕他跟着,他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苏长离前去拉开了门唤婢女:“紫菱。”

    那婢女赶紧跑了过来:“三爷,婢女在。”

    “带笙儿如厕去。”

    “是。”

    顾今笙走了出来,跟着那婢女匆匆去了。

    感觉丢人丢到家了,来人家府上一趟,竟还内急了。

    早知道不吃那么多凉的了。

    今笙被领到厕房,听那婢女说:“顾小姐,这厕房是三爷专用,您进去吧,奴婢在外面等着。”

    三爷的专门?

    顾不得尴尬,她匆忙进去了。

    还有三个便池……

    一个是蹲着的,一个貌似是可以坐上去的,一个便池她便有些看不懂了。

    其实那是男人小便用的,站着的。

    苏大人自己的发明,他喜欢捣鼓,宫里的皇上都是这样的便池。

    不过是一个方便用的地方,被他整得像睡觉的地方,干净。

    今笙选择了那个蹲着的,府上也常用的。

    坐着的,她还真不习惯。

    她痛快的解决完了,感觉肚子不是那么难受了,提亵裤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那上面印了一处红,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沾在上面,应该就是之前的所谓的反应。

    太羞耻了,不但有这个东西,还来了月事。

    难怪会觉得肚子不舒服了。

    她很想就此算了,反正第一天来,应该不会太多血的,提上裤子走人,回府再清理,但又怕万一弄到身上,让人看见了,那就难看了。

    “紫菱。”她有些艰难,唤了一声。

    “奴婢在。”

    “我来月事了……”然后呢?让紫菱借吗?

    今天不该到这里的,应该算一下月事再来。

    一万个后悔在心里翻腾。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婢女是个机灵的,立刻应声跑开了。

    顾今笙欲哭无泪,捂着脸蹲在坑里,腿都麻了,便挪到坐便池上待着了。

    不久之后,紫菱把这事汇报过去了。

    “三爷,顾小姐来月事了。”

    苏长离莫名的觉得身上有些热,来月事了和他说有用么,不该这些婢女去想办法?

    “三爷,婢女那里没有干净的棉布条。”

    原来是要布……

    他转身去找,从柜里翻出一块白布给了婢女。

    洁白无暇的白布……紫菱瞧了一眼,忙拿着走了。

    她们这些小婢女来月事都舍不得用布的,一小块布袋里装了炉灰,不知道反复用了多少年。

    婢女离开后,苏长离便慢慢把桌上的绿豆汤喝光了。

    笙儿来月事了啊!

    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却无端的在他心里过了一遍又一遍,过得他身体发热。

    “三爷,夫人请您一会带着顾小姐到她那边去,夫人说她还不曾见过顾小姐,想见一面。”屋外,传来了婢女的声音,是他的母亲派来的婢女悠然前来通报了。

    “告诉母亲晚会到。”

    “是。”那婢女退下。

    后来,顾今笙红着脸回来了。

    “笙儿,过来喝杯红糖热茶。”苏长离唤她。

    他果然知道自己来月事了,红糖茶都准备好了。

    顾今笙滴血的脸都不太敢去看他了,走过去捧着红糖热茶给慢慢喝光了。

    “好些了吗?”

    “嗯。”但有那么快,现在觉得腰上酸酸的。

    “母亲那边刚派人过来,想见见你,能去吗?”

    “嗯。”本来就是作好了准备了,入了府不见见长辈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那走吧。”苏长离便伸手拽过她的手,牵她往外走。

    “三爷,我自己可以走。”她不太想在人前这样子,总怕被人看见会说闲话。

    “就这样。”苏长离没放开她。

    这个时间,府里的婢女也都出来活动了。

    一路走过去,往夫人的后院去,看见的人就可多了。

    顾今笙无奈,只好努力放平心态,她是三爷的未婚妻,就算明目张胆的在人前牵一下手,又如何。

    她被前世的流言害惨了,这一世总是想努力给自己营造一个好的形象。

    两人去了太傅夫人那边,奴婢们后面一路跟着。

    出了游廓,转过几个弯,便到了夫人的院子里了。

    夫人的奴婢悠然正在院中侍立着,看到他们过来便立刻迎了上来:“三爷,夫人等您多时了。”

    苏长离没吭声,拽着顾今笙进去了,站在了夫人的客堂。

    对于对来的婆婆,她也有偶尔设想过,可从未想过会是一位坐以轮子椅上的妇人。

    “母亲,我把笙儿带来了。”苏长离对妇人这样介绍,顾今笙才知道那是他的母亲,忙跟着行了礼:“见过夫人,给夫人请安。”

    妇人的气色并不太好,平时应该极注意保养的一个人,虽是近四十出头的人了,倒也不显老态,尽管如此,眼角还是爬上了皱纹,皮肤有了明显的松驰,但在妇人的身上自有一股三爷那样的清贵。

    妇人的眼眸明亮、还有常年伏蛰在深宅的幽深。

    她淡淡的扫了一眼顾今笙和自己的儿子,竟是牵手进来的,这该有多喜爱人家?

    “顾家的小姐果然是相貌端庄,难怪入了我们家老三的眼。”话语之中,顾今笙却隐隐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似乎这位夫人不是很看好自己和三爷的这段姻缘?

    “能入了三爷的眼缘,也是我三生有幸。”她本意是自谦,也顺便捧了三爷,不料,夫人竟是点头咐和了。

    “这倒也是,我们家老三在你之前不知道多少人上门提过亲,门槛都要给踏破了。”但最终却选择了一个她这样的,论家势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是祖上留下些基业过日子,除了哥哥在宫里当差外,还算有些前途,可母亲去逝了,父亲更是没什么前途。

    说白了,真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人家了,配他们家老三,还真不配,做个妾还差不多。

    苏长离微微蹙了眉:“母亲,说这些作甚。”

    夫人闻言便低笑了说:“好好,不说不说。”

    今笙也跟着笑笑,看着身边的苏长离说:“即使夫人不说我也能猜想得到,像三爷这样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会没人提亲,门槛一定是让人踏破了,我也没想到,三爷会选中了我,朝我父亲提了亲,能得到三爷的青睐,我也一直觉得,若非我三生有幸,便是命中注定。”

    好一句命中注定,夫的脸上便淡了下去,不太喜欢这话。

    这顾家小姐,看起来是个能说会道的。

    苏长离便咐和了她:“自然是命中注定。”转而又说:“你身体不适,别累着了,坐下说吧。”拉她坐在了旁边的椅上,自己也跟着坐在了她身边。

    夫人看在眼里,淡淡的笑了一下:“晚儿,把西瓜拿给顾小姐吃,你们都是年轻人,可以多说说话。”又介绍说:“晚儿是老三的表妹,这也是我惟一的侄女,以后顾小姐没事可以常和晚儿走动,你们年纪相仿,应该能够说得上许多的话,晚儿母亲刚去逝不久,心情总是不太畅快,府里的姑娘又少,能陪她说上话的人也不多。”

    木向晚正在西瓜朝顾今笙面前拿,苏长离说:“西瓜放下吧,笙儿今个身体不适,不宜吃凉的,给她沏杯热茶就好。”

    奴婢上了热茶。

    夫人的笑又淡了下去,老三待这位顾家的小姐太过心细了些吧。

    平时也没见他关心过哪个人。

    今笙便看向了木向晚,嘴角噙了笑:“那我以后就常来找表小姐玩了。”

    木晚清也含了淡淡的笑:“顾小姐若能常来,我便不会那么无聊了。”但谁稀罕和她聊天呢,不过是夫人的客气话,成为表哥的未婚妻,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添堵的事情,若她家势无可挑剔也罢,偏偏她家势也不过如此,能入表哥眼的,想必便是这张出众的脸了。

    听说,当初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同意的,连前来提亲的都是大表哥。

    “顾小姐,听说你现在十四岁了,在府上都学了些什么?”

    他儿子是殿试第一状元,找这未婚妻她也是有让人刻意打听过的,没有任何闪光点,就这么成为她儿子的未婚妻了,俩人坐在一块,她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配不上么?

    夫人对这个婚事是不满意的,但老三非要她,谁能拗得过老三。

    今笙便回了话:“夫人,再过三个月,我便满十五岁了,我近些年在府上学的那些东西也没什么值当提的,都是女儿家应该学的,就是做做女红,弹弹琴,闲时写写字作作画,或者读一下《女诫》、《内训》、《女论语》、《列女传》、《女范捷录》母亲生前常教导我,这是每个女孩子都必须学的,我也不敢怠慢了,所以也就熟读了这些,别的便也没什么会的了。”

    夫人直觉得眼皮突突的跳,这是挨着个的把自己会的东西都搬出来数了一遍了?变相的夸了自己一番,还说什么是女孩都应该学的……什么别的便没有会的了。

    说到这儿,苏长离提了一嘴:“笙儿真是太谦虚了,母亲还有所不知,我们翰林书画院准备选出四大才女和四大才子,笙儿也准备参选了。”

    这是又把她的才气提高了一个档次,都要去参选什么四大才女了。

    夫人的脸色淡了几分,老三为她说好话,不要太明显了。

    今笙莫名的觉得压力更大了,夫人都知道了这事,她要是参选,选不中,得多丢人?

    夫人便淡声说:“什么琴棋书画,这些名头都是虚的,正真到了成婚后就明白了,以前学的这些东西都派不上多大的用处,到了生活中实际运用起来,女孩子家还是要学习一下如何治理好自己的家业,将来相夫教子,为自己的丈夫多纳妾室,开枝散叶,才是一个女人一生该学的功课。”

    今笙嘴角依旧噙了一些笑,什么都是夫人说得对。

    她真说自己什么都不会,一准要被夫人轻看,恐怕要讽刺她配不上三爷了。

    说了自己的长处,夫人还是瞧不上。

    看来,夫人是压根就没瞧得上过她呀。

    说什么为自己的丈夫多纳妾室,她还没进门的,就开始给她灌输这种概念了。

    纳什么妾呀,想想三爷身边将来真围着一堆的姨娘,她就闹心得慌。

    即使重活一世,在男女之情上,那种嫉妒之心还是有的。

    “夫人说得极是,我也觉得那些东西都是看着好看听着好听罢了,女孩真正要学的,还是相夫教子,讨丈夫喜欢,我回去之后,会在这方面多下功夫的,三爷喜欢的,我也会好好学习,一样不落的,这样才能和三爷说得上话不是么。”

    夫人觉得胸口有些窒息,无论说她什么,她都从善如流的对上来,看不出丝毫的不高兴,还能顺便把老三给讨好了。

    苏长离便瞧着她,嘴角噙了些笑意。

    笙儿说的话,都是极好听的,虽然母亲有些刻意为难了些,她都能应对自如,既不红脸也不觉得难堪,尤其最后一席话:女孩子真正要学的,还是相夫教子,讨丈夫喜欢,回去之后,会在这方面多下功夫,三爷喜欢的,也会好好学习,一样不落,这样才能和三爷说得上话不是么。

    他一字不差的记下了。

    “你能这样想就好。”夫人无话可说,胸口有些难受。

    “夫人。”今笙这时站了起来:“初次登门拜访,也不知道夫人喜欢什么,便自作主张的带了些小小的礼物送给夫人和表小姐。”

    她的奴婢袭人便走了过来,把礼物送到她面前来。

    今笙拿了其中一个盒子,打开:“夫人,这是我祖上遗传下来的一套首饰,母亲生前送给了我,母亲生前说,钻石是经历千万年仍能保持璀璨的光芒,是所有珠宝中最漂亮的,我平时里一直珍藏着,从不敢佩戴,总是怕戴坏了,但今日前来拜访,看到夫人的气质,当真是高贵典雅,是许多人所不及的,心想也只有夫人能够撑得起钻石的万丈光芒,还望夫人笑纳。”

    她把一整套的首饰放在夫人的面前,有头饰,是一支金簪,上面镶了一层层闪闪发光的钻石,还有项琏,金子打造而成,吊坠上是块若大的钻石,当真是闪着光芒,有手琏,还有足链,一整套的首饰,一样不落。

    所有的珠宝之中,钻石可是列在珠宝之首。

    一般的富贵人家佩戴钻石的也并不多,何况她送过来的是一整套,价值不菲。

    女人多爱首饰,尤其富贵人家的妇人,自然更爱,夫人也不列外。

    她面色微喜,笑着说:“笙小姐真是有心了。”没想到她出手这么大方,看来国安候府还是有些东西的,说到底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吧!

    “表小姐,这是送你的,看看喜欢么,若是不喜欢,告诉我喜欢什么样的,下次来了我再带给你。”

    送她的是一镶有红宝石的金簪,虽是不如夫人的贵重,但总是白拿的,岂有不喜欢的道理,何况,就算不喜欢,又怎能说不好呢。

    “我也有礼物呀,谢谢顾小姐。”她含着笑收了下来。

    收过礼物,夫人便淡声说:“我也累了,老三,你带顾小姐玩去吧,晚上留笙小姐吃了饭再走。”

    苏长离便站了起来:“笙儿,我们走吧。”牵了她的手,要带她走。

    “夫人,我先告辞了。”

    “表小姐再见。”顾今笙还是忙行了礼,这才跟他一块走了。

    看着这俩人一块消失,手都牵在了一块,夫人脸上淡淡的表情都没了,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顾小姐可真是个有手段的,嘴巴能说会道,出手还真是阔绰,甜言蜜语哄得我都快以为是真的了,看出来没,我们家老三的心现在都搁她那了,往年也有不少小姐到我们府上玩过,本是想给他择一门亲事,但老三都是爱搭不理的,没一个能入他眼的,谁都劝不动,一个不要。”可就在刚刚,他们老三的眼神,都是一直在人家顾小姐身上,都是过来人,她又岂会看不懂。

    她知道,老三是动了心了。

    不然,也不会在全家人都反对的情况下,非要他哥去提了亲。

    一旁的木向晚垂了眸,有点红。

    夫人瞧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晚儿,你自己多长个心眼吧,没事和这顾小姐多走动走动,讨了她的喜欢,将来便做你表哥的姨娘,你的日子还能过得顺当些,你要是命好,生几个孩子出来,将来讨了你表哥的喜欢,也不是没有可能,男人嘛,喜欢一个女人久了,总归是会有厌烦的一天的,你就耐心等着吧。”

    “嗯。”木向晚点头应下,声音里有些的哽咽。

    平日里表哥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就算从他面前走过去,你若不喊他,他都会装看不见,可就在刚刚,他一直在看顾小姐。

    不受打击,那是不可能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