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4章 给三爷个通房
    顾今笙是有些意外的,她是真不知道三爷的母亲竟是坐在轮椅上的,平日里哥哥没和她说过,三爷也没提过,她自然也没派奴婢出去刻意打听过这些事情。

    长辈是什么样,早晚会有见着的时候,她自个觉得没必要刻意去打听。

    从夫人那边回来的路上,苏长离吩咐了身边的婢女:“去厨房通知下去,做几样菜,八宝野鸭一只、爆炒田鸡来一份……”

    “三爷。”今笙忙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小声说:“我在吃素。”

    他了然,接着吩咐了几个素菜,红豆膳粥,草菇西兰花,莲蓬豆腐,又外加了一份甜点南瓜饼,粟子糕、豆沙卷,还有水果拼盘。

    把晚上要吃的交待下去,便领着顾今笙直接回去了。三伏的天气,院子里实在没什么好逛的,站在哪都是热的,出来一会顾今笙鼻尖都冒了细细的汗珠儿。

    还是回到屋里凉快,她坐了一会,拿帕子擦了一下脸上的细汗。

    “多喝些糖茶。”苏长离给她把茶满上,都是红糖水。

    来了月事,总归不太舒服,糖水喝得多了,又要去如厕了,在三爷这里如厕,她觉得很是别扭,换的布条都没地方塞,那是三爷的专用池,让三爷看见多不好。

    盯着三爷满上的茶,她没喝,怕喝多内急。

    看看这时间,其实也不早了,完全可以打道回府了。

    她内心纠结了一会,因为之前已经吩咐奴婢去准备晚膳了。

    “怎么了?不舒服?”苏长离瞧她垂着眸子微微发苦的小脸,低身瞧了瞧她,询问。

    今笙便抬了眸,低声和他说:“三爷,我今天不太方便久留,我想先回府。”

    “不就是需要换布条吗?我已让准备了不少布条在这儿放着,等吃过饭,我送你回去。”之前婢女来要了布条后,他就询问过了顾今笙身边的奴婢了,了解情况后便立刻让人送了红糖和白布条过来放这儿了。

    而且,为了等她来,他今天哪都没去。

    “……”顾今笙脸上滴血的红,赫然发现在桌上真的放了好多布条。

    “再喝碗红糖茶,要是觉得不舒服,你就躺一会,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什么都给她想好了,自己在他面前真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来个月事还让他知道了,顾今笙越发的难为情了。

    顾今笙不说话了,默默的把红糖水喝了。

    做这种事情,三爷都不会觉得难为情吗?

    喝过红糖水,她还是有意询问了一下:“三爷,夫人的腿怎么了?”

    “说是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现在年纪大了些,越加的不好了,腿疼,走不了路,已经好几年了。”

    今笙了然,小声问他:“夫人是不是不太喜欢我?”所以他一开始是没打算带她见夫人的吧。

    不喜欢她的何止夫人一个人。

    “那不重要,爷喜欢你就行了。”

    “……”这是承认夫人不喜欢她了。

    “去铺上躺会。”

    “我不想睡。”她内心是抗拒的,不想睡在他铺上,觉得好难为情,但三爷已把她拉了起来,送她过去了。

    “你在这儿歇会,有事叫我,我去那边坐。”比任何时候待她都温柔,但却明显的在告诉她,不许走,三爷这霸道的温柔,也是让她一言难尽了。

    她硬着头皮坐在他榻上,三爷顺便把帐子放了下来。

    属于三爷的味道扑面而来,她无声的靠了下来,合上眼,手捂在肚子上暧了一会。

    她本意是没想睡的,只是靠着休息一会,毕竟腰上有些发酸,却没想到,眼皮有些重,向来睡眠不好的她,竟睡了过去。

    ~

    苏长离就坐在最东边看书,当然也没真的看进去。

    他靠在那想了一会,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那个睡在他铺上的女孩子,今天的登门拜访,让他莫名的喜欢到有点爱不释手,尤其是之前和母亲的对话,喜欢中渐渐多了份敬重。

    母亲是不喜欢她的,这一点他自然是清楚的,所以一开始没打算带她过去见人。

    本来有点担心她应付不了母亲的为难,谁知道她竟是和母亲对答如流,令存心为难的母亲无话可说。

    他眸色微动,望向床那边。

    笙儿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年纪虽不大,她有着同龄甚至是年长人所没有的智慧,现在他越发的相信,她是能够应付得了母亲的。

    她不仅能够应付得了母亲,还能让一再失控,这大概便是她所说的命中注定吧。

    命里,她就该是他的人。

    他坐了一会,反而安心下来。想了一会,看那边许久没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便站了起来,放轻了步子,走过去。

    轻轻挑开床上的帘子,笙儿可真是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肚子不太舒服,她缩在一团了,本来就娇小的人,躺在若大的铺上,越加的显小了,整个铺她只占了一角。

    弯腰,他拉了一旁的薄被,横在她的腰上。

    外面虽热,但屋里是凉快的,本就有月事在身,便怕她凉了肚子。

    他站着瞧了她一会,顾今笙便忽然睁了眼,直直的看着他。

    她像是忽然从睡梦中醒来,有片刻的发愣,后来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后,她忙坐了起来:“三爷。”不会一直看着她睡觉吧?

    “肚子好受些了吗?”他在旁边坐了下来。

    “嗯,不碍事。”喝过红糖后躺了一会,的确是好多了。

    弯腰,她拿自己的鞋子穿上:“我想先去如厕。”说了这话没待他回应,她便匆忙走了。

    苏长离瞧了一眼她睡过的地方,身上有些热燥,体内莫名的又有些涌动。

    最近的反应太过频繁了。

    起身,他去桌前拿了冰水,一饮而尽。

    坐了一会,默了一会,慢慢平息下来,奴婢前来喊他:三爷,晚饭好了。

    “端进来摆上。”

    紫菱和嫣红便端了饭菜进来摆上,退下。

    顾今笙也就回来了,闻以了饭菜的香味,扫了一眼,便看见饭菜都端进来了。

    “笙儿,洗手吃饭。”苏长离喊她。

    今笙来到他跟前洗了手,擦干,这才随他一块坐下来。

    应该也是饿了,也觉得三爷家的厨子做的菜不错,她便多吃了一些素菜,虽是有荤,但她现在吃素不吃荤,便没有动过荤菜。

    吃喝之后,苏长离送了她出去。

    那时,天还没黑,主仆出了锦墨居。

    迎面来了一位婢女,是老太君身边常侍候的宝珠,她弯腰行礼:“三爷,老太君请您带着顾小姐过去一趟。”

    顾小姐来府上半日了,三爷也丝毫没有带她去见哪位长辈的意思,老太君还是从自己的儿媳妇三爷的母亲窦玉那听说了此事。

    人到府上了,大家也都没见过真人,老太君权衡之下,虽是不满意这门亲事,但既然是老三喜欢的,还是要见一见,看看什么模样的人竟是能惹得老三非她不娶了,这才差人过来了。

    顾今笙瞧了一眼苏长离,她并不知道府上都有什么人,苏长离也没有给她介绍过,加上之前是有见过夫人了,心里明白夫人对她并不满意,夫人不满意,想必其她人对她也未必会满意到哪里去,估计都觉得她高攀了,她也便不再动任何拜见谁的心思了。

    现在要走了,人又把路给截住了。

    苏长离也便瞧了她一眼:“笙儿,见过奶奶再走吧。”

    “听三爷的安排。”她自是不能不见。

    这般,主仆便去了老太君那里,只是路上三爷好似刻意一般,牵了她的手,她虽有些抗拒,总不想在长辈们面前这样子的,但三爷却非要拽着她一块进去,挣都挣不开。

    老太君是苏长离的奶奶,七十不足,老太傅逝了十年。

    老太君也是经历了太傅府上几十年富贵荣华,声色犬马,早已练就了一个女强人该有的精理、博学、她既有长辈的慈爱也有长者的威严。

    主仆入了老太君的院子,进了客堂,一屋子的人,都是从夫人那儿听说了顾小姐到了府上,便全到了老太君这儿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想要老太君把人叫过来,大家好瞧一瞧,认认人。

    倒不是大家有多稀罕这顾家的二小姐,纯属好奇,想知道老三看上的女子到底长什么样,当时虽是有给了画像出来的,但毕竟画像,不是真人。

    顾今笙随着苏长离一块进了客堂,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盯在他们的手上,一个个瞧他们的表情是神色各异。后来苏长离便自然的松了她的手。

    顾今笙也不认识谁是谁,只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三爷的旁边,看他弯腰行了礼,开口说了话。

    “孙儿给奶奶问安来了,这是笙儿。”

    “问老太君安。”顾今笙依次行了礼。

    还不到七十已是满头银发的老太君,这辈子应该是没少操心。

    她瞧了一眼顾今笙,人倒是个璧人儿。

    “老三啊,我若是不差人过去请你,你是不打算把媳妇领到我面前来给瞅瞅了,还是你觉得顾小姐对家人不重要,见不见都没有关系?”

    听语气,老太君对他行这事似乎是相当的不满了。

    顾念笙暗暗捏把汗,老太君出口的话很是犀利呀,丝毫不给面子,直接点破。

    不是他不想引荐,若是她们喜欢,他自然是乐意引荐给大家认识的,是谁一直持反对意见来着,还隔三岔五的领了人在他面前晃悠。

    她们不喜欢,便不会对人说出好听的话来,若不是她们非请了奴婢过来喊人,他是索性也不给她们见面的。

    心里虽是各有想法,但面上还是不曾显露一二,苏长离语调轻缓:“奶奶严重了,是笙儿身体有些不适,本想改日再带她专程见过奶奶的。”

    “这么说来,还是奶奶难为你们了?没放顾小姐回去休息了?”

    “奶奶您明白就好。”

    “……”老太君被噎了一下,好在她也习惯了老三这个调调,都随她了,该不给面子的时候,不论是他爹还是他娘,还是当奶奶的,一点面子都不给,虽然不太让人痛快,但几个孙子当中,她还就喜欢这个性子随了自己的老三。

    到底是自己的孙子,老太君自不会一直话拿为难他,还这么多人看着呢,便转眸瞧向顾今笙:“这便是顾家的二小姐?”

    提了她的名,顾今笙便弯腰作了一礼:“老太君,现在才来见您,是我失礼了。”她倒是见见各位长辈,但现在她是看出来了,三爷是真没打算给她引荐谁,若非怀着对她的好奇,恐怕也没人愿意见她吧。

    老太君的声音稍微温和了些:“听说你母亲去逝了,你现在还在守孝?”

    “回老太君,是的。”

    “这么说来,明年你还不能嫁进府里来了?”

    “回老太君,我要为母亲守孝三年,吃斋一年。”

    听这话老太君叹了口气:“你孝顺原是好的,但这得什么时候才能抱上老三所出的孩子哟,等你们成亲生子的那日,我们老三都老了,你还正年轻。”话语里无不透着遗憾。

    “……”苏长离微微蹙了眉。

    “奶奶,就算再等三年,我也才二十三。”和老字搭边吗?

    今笙转眸瞧他,三爷不喜欢这个老字?

    她莞尔:“老太君,您瞧三爷天生的相貌英俊,五官精致,就是再过十年,也比寻常人年轻好看。”

    “……”老太君被噎了一下,她说的并非脸上的老字,而是年龄上的老。

    二十三的男子,多少男人在这个岁数孩子都满地跑了,哇哇的叫爹了。

    她又瞧了瞧顾今笙,重点在她的话语上。

    她真是会见缝插针,讨好老三。

    先前儿媳妇来和她说,她还有几分的狐疑。

    他们家老三是个什么性情的人她是知道的,难有让他护着的女子,他若不高兴谁的面子都不给,但现在瞧老三的样子,还真是和他母亲所言的差不多。

    顾今笙的话无疑让他受用,便瞧了她,嘴有噙了些笑,和她说:“还是笙儿会说话。”

    “……”这是说她这个当奶奶的不会说话了?老太君又被噎住。

    府里会说话的姑娘多了去了,以往也有不少姑娘到府上来,相貌才气家势都不差,除了相貌可能不如眼前这位顾小姐,但家势上,才气上,是输不了人的,人家也会讨他的欢喜,就没见他中意过,喜欢过。

    只能说,这姑娘确实是入了他的眼缘了。

    “顾小姐,到我面前来。”老太君招呼了她。

    顾今笙走了过去,站在老太君的面前。

    “这事都怪老三办得不周,现在才把你领过来,好像奶奶会把你吃了似的,初见面,奶奶也没什么送你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手上的镯子给取下来了。

    “这镯子跟了奶奶一辈子了,就当是奶奶送你的见面礼吧。”

    “老太君,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敢收。”

    “奶奶送的,你就收下吧,你不收,她反而不高兴了。”三爷在一边说。

    顾今笙这才收下,谢过老太君。

    “……”老太君扫了他一眼,老三是恐怕她会苛待了这个孙媳妇呀。

    “老太君,我刚好也带了些礼物,就是不知道老太君看不看得上眼。”

    袭人这时捧着礼物进来,今笙接过,打开,是一串佛珠。

    “这是我前段时间去皇家寺院求来了佛珠,是开过光的,闻一闻,还有益气安神的效果。”

    她年纪大了,总归睡觉不太踏实,想得多,心思多……

    若真有这效果,她将信将疑的接了过来。

    苏长离的声音传过来:“奶奶,这是从皇家寺院求来的,值三千两银子呢。”

    “你又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了,我那时也跟着笙儿一块去了。”

    “……”猝不及防的给撒了一把狗粮啊!

    今笙默然不语,三爷怎么敢在老太君面前说大话呢,这串佛珠也就一千两的银子,当时寺里的小僧推荐给她的,想想自己平日里确实有点睡不太踏实,便买了下来。

    确实有安神的作用,她今个前来,便顺便一块带来了,见着什么人,看适合,便送出去,原本以为送不出去了,没想到见着了老太君了。

    老太君自是乐着收下了,笑着说:“顾小姐有心了。”

    “奶奶,时间差不多了,我先送笙儿回去了,改日再来见您。”

    老三这是想领着顾小姐离开了?怎么听都是一副怕她们会吃了顾小姐的架式。

    也难怪老三防着她们,怕她们欺负了为难了这顾小姐,当初提这门亲的时候,她也是坚决反对的,京城里那么多的好姑娘,个个身家都比这顾小姐强,他偏不要,非要这顾小姐。

    因为反对,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门帮他去提亲,最后还是央求了他二哥。

    他二哥也是个不听管教的,兄弟俩还一个鼻孔出气,竟是被他给说服了,上门帮提了亲,这才算把亲事给定下来。

    亲事虽是定下来了,但不代表长辈会满意,所以这私下里,还会时不时带些姑娘家到他面前晃,就算不能为正妻,将来为妾也行呀,它日他厌烦顾家小姐了,没准还能扶正。

    妾被扶正,这在高门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手段到位,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且说苏长离要带人离开了,老太君也就作罢了,毕竟不是成亲认亲,也就没有逐个介绍,大家过来也就是想看看这顾小姐的模样。

    眼看着苏长离伸着长臂把人揽走了,一副宝贝的模样,大家表情变化不断。

    老太君便是啧了几声说:“你们都瞧见了,老三不是不近女色,是你们选的女色老三都看不上,我算是看明白了,这老三也是个好色的,专挑长得好的姑娘要,这顾家的二小姐长得模样还真是俊俏得很,挑不出个毛病来,你们选的那些个姑娘好虽是好,模样上到底是输给了人家,也难怪入不了老三的眼了。”

    老太君这样说,大家也就低声掩唇笑了笑,坐在轮椅上的夫人也说:“男人就没有不好色的,我们老三就是藏得深了些。”

    大家就着老三的好色与不好色议论了一会,木向晚垂眸站在一旁,心里难过得要死,她的姿态虽是不错,瞧着也娇也俏,但和顾家的二小姐比,到底是差强人意了些。

    而且,嘴巴也总归不如顾家的二小姐能说会道,哄得三爷总是眯眼望着她笑。

    且不说这些人是怎么议论老三的好色问题。

    出了老太君的院子,天色已暗沉下来。

    一行人出了府,苏长离要送她回府的,俩人便坐在一辆马车里了。

    马车哒哒的往回而行,虽是到了晚上了,还是热得厉害,今笙的心思这会已全放到别处去了。

    太傅府上没有一个人喜欢她,这种感觉可不太好。

    若是对她本人有所嫌弃,还好说,嫌弃她的身世配不上三爷,那她就没有办法了。

    “想什么呢?”三爷正坐在她面前,瞧她垂了眸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了她。

    今笙便抬眸瞧了他,想了想,问他:“三爷,好像别人都觉得我配不上你。”若论身份地位这本来就是事实好么。

    苏长离瞧她一脸严肃认真的来问这事,反是忍俊不禁,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着:“别人怎么想你管得着么。”

    她是管不着呀,但是三爷的家人,会有点不舒坦了。

    三爷伸了臂膀揽过她的肩挑着她的下巴和她说:“你只管讨爷的喜欢就是了,旁人不必讨好。”

    “……”今笙有些别扭的垂了眸,别开脸,挪开他一些,离他远一点。

    三爷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上手了,但好在没有亲过来,一路上平安稳妥的回去了。

    ~

    顾今笙安全回府了,三爷的马车也哒哒的往回而返。

    回府之后苏长离就去了浴房,在池里泡了个冷水澡。

    那池是专门为他自己沐浴打造出来的,往宽敞的浴池一钻,舒服,就是费水了些。

    说是冷水澡,这个天气的水又哪里冷得了。

    三爷默默的靠在池边上,暗暗的叹了口气,等待着身下那一块慢慢软下。

    从来不知自己竟是这般没有自控的一个人,一个小女子便让他一再破功,亲一次,硬一次。

    他默默的揉了下眉心,这样的不能自控,虽是不喜,但更多的是无奈。

    ~

    “三爷,太傅大人那边来人传话,让您一会过去一趟。”外面忽然传来了万青的声音。

    “知道了。”

    他靠在那想了一会,也不知道父亲找他何事,便起了身,穿了衣裳,去了父亲那儿。

    太傅大人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但瞧起来依旧是温文儒雅。

    由于是太傅,做过圣上的老师,在家里自然也是有着绝对的地位,受人尊敬的。

    苏长离行了礼:“爹,您找我有事?”

    太傅大人给他一记眼神:“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这是吃了什么呛药了?

    太傅大人其实是听说了,下午的时候顾家的二小姐到府上来了。

    太傅夫人在他耳边念了半天,他不得不把老三叫过来说上几句。

    苏长离便闭嘴不语,且听她说。

    “顾小姐送回去了?”开始询问。

    “嗯。”他应了声,不说别的。

    笙儿到府上的事情,看来大家是都知道了。

    太傅大人便点了头:“老三啊,你要娶顾小姐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现在弱冠之年都已经过了,是不是房里也应该添个人了,学一下男人该学的事,不能到了成亲后连洞房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

    苏长离便微微蹙了眉:“爹,我这事你别管了。”而且他也管不了。

    默想着父亲怎么想起来管他房里的闲事了,心里思量着八成是母亲和他念了,让他来管自己的事了。

    除了母亲,也就是老太君会念他这事了。

    太傅大人身边的妾室是不少的,现在还有一个专宠的姨娘,宝贝得紧,像他这个地位的男人,女人越多,越能证明自己的成功,就像皇上,人家还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

    不过,他们家真的是出了个异数,老三在这上面的想法总是和他不一样,多少贵族中的男儿十三四岁就有了通房,他都二十了,还没个通房丫头。

    太傅大人坐在太师椅上有几分不屑的摇了脑袋:“你当我想管你呀,还不是你娘又在我耳边念你这事,老三,你该不是什么难言的瘾疾吧?”

    “……”

    “不能行房?”太傅大人以惊奇的眼神看他:“不会是真的吧,我就说吧,天妒英才,人无完人,怎么可能样样如你的意。”

    “……”他就不能想他个好……

    “不愧是太傅大人,您的想像力真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令太傅大人失望了,儿子好得很,您老没事我就告辞了。”他躹了一礼,转身离去。

    “你……”

    这就走了?太傅大人实事上拿他没多少办法,不然也不会让这亲事提成了。

    老三虽是他的儿子,但也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更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在婚事上,他是完全不听旁人的意见,他说要娶顾家的二小姐,就去提了亲,还真没人能左右得了他。

    那厢,苏长离已经大步流星的回去了。

    掀了帐子,准备歇息,但是……

    铺上有个几乎算是赤着的女子,上身只有一块遮羞布挡着,是块肚兜儿,下身也是穿了一条露着长腿的短亵裤,看样子也不过十三四岁,他瞧着面生,没认出来是谁。

    一瞧见他进来,那女子便微微抖着身子跪在了铺上:“三爷,您回来了。”

    “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睡到爷铺上来?”声音已带了冷厉。

    那婢女垂了眸:“是夫人交待奴婢今晚在这里服侍三爷的。”

    夫人,他的母亲。

    先是找父亲做他的思想工作,后面在他屋里房个婢女,给他做通房丫头。

    “滚吧。”他背过身,声音冷厉了些。

    “夫人交待,一定要在这儿侍候好三爷。”

    “万青,把这个婢女给我扔出去。”

    万青立刻进来了,拎着铺上的花容尽失的丫头便往外去了,只听见外面传来尖叫的声音,人被万青扔到地上了。

    “紫菱嫣红呢。”

    “奴婢在。”两婢女立刻匆忙进来了。

    “把床上的东西全部换了。”

    “是。”两人人忙去床前收拾。

    “以后没爷的允许,再敢放人到这里,就滚出府吧。”

    “是。”两个婢女大气不敢出,只能应下,连解释都不敢。

    倒不是她们想把人放进来,是夫人直接派她的大丫环领了个小婢女进来,让进三爷的屋的,说是今晚给三爷做通房。

    府里的人都知道,三爷还没有过通房,现在房里赛个人也算不得什么。

    但凡是男人,其实都不会拒绝的,毕竟那小丫头长得水灵灵的,年纪也不大,身上一瞧就嫩得可以挤出水来了,照理说男人都好色,可哪知三爷这么生气。

    且说这事之后,就传到夫人面前去了。

    她坐在轮椅上想了一回,问身边的大丫环悠然:“悠然,你说这老三是怎么一回事?真不好色吗?”

    “奴婢,不知。”悠然实在是不懂三爷的心思的。

    “我特意为他挑了个好看的丫头,虽是比不上那顾小姐的姿色,但人也不差的,年纪也与顾小姐差不多大小,就连身材都是差不多的,他怎么就不要呢?”

    “也许,是三爷只钟于顾小姐呢?”悠然大胆的猜测。

    “难道我们家的男人还出现了异数?百年之后出现了一个痴情种?”

    悠然被这话逗得噗的低声笑了:“也有可能呢。”

    夫人叹了口气,若真是这样子:“那顾小姐命可真好。”再优秀的女子,也找不到一个一心一意的男人的。

    悠然轻声问:“三爷若执意独宠顾小姐一个人,那表小姐可怎么办呢?”

    夫人叹口气:“咱们等着瞧吧,独宠一个人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今晚这事晚儿要是知道了,心里又该不好受了,我是许了她的,让她将来无论如何也能成为老三的妾室的,她也一心巴望的等着,谁知道这老三是个异数,油盐不进,今个顾小姐又上门了,见着顾小姐那姿色,晚儿已经很不开心了。”

    “夫人您待表小姐真是太好了,就算最后不成,表小姐也能理解您的。”

    “我就这么一个侄女,不待她好,待谁好呢。”

    “实在不成,把表小姐许给二爷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都是自家兄弟,表小姐也是自己人,总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

    “晚儿看上的可是咱家老三。”其实看上老三的人多了去了。

    主仆二人小声说了会话,太傅夫人也是只能叹气的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