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5章 失身
    和往常一样,三小姐四小姐每日早上都会过来请安。

    请安过后,想起三爷之前的说法,今笙也就透露了一二,和她们说:再过段时间翰林书画院会选出四大才子和四大才女来,你们可以选一个作品出来,将来送过去,报名参赛。

    “笙姐姐,这是真的么。”四小姐又惊又喜,好像只要报名她就可以当选四大才女之一了。

    “还有二个月的时间,先准备一下吧。”

    四小姐便微微愁了眉:“可是,笙姐姐,我们每日还要抄许多佛经,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准备字画,能不能等两个月后再继续抄佛经?”

    “不行,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认真的抄佛经,或者佛主看你心诚,会保佑你稳拿四大才女之一也说不定呢。”

    “……”这话说得竟让人无法反驳。

    三小姐接口:“笙姐姐说得极是,我这就回去先抄佛经了。”实事上她现在每天也没抄多少,顾今笙拿她能怎么样,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只要抄一些就行了。

    三小姐告辞,四小姐见状也立刻咐和:“笙姐姐说得极是,妹妹也回去先抄佛经了,告辞了。”

    这俩人从她面前退了下去,顾今笙瞧了一眼一旁的孟田:“田妹妹,我这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一些,没办法陪你了。”

    “笙姐姐,我不用陪的,要是笙姐姐需要作画,您要是不嫌弃我笨手笨脚,我也是可以帮笙姐姐研墨的。”

    “这种小事就不劳烦田妹妹了,我那里有不少新买的书,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找来看看。”

    “嗯,我一会就去找几本来瞧瞧。”

    “紫衣,你带田妹妹去找找看有没有她喜欢看的书。”

    紫衣应下,带孟田离开了。

    其实,她平日里更喜欢做些女红一类的活。

    读书么,以前母亲常说,女孩子家书读再多也没用,有时间还是学做女红,女孩子把女红做好了,才是正事,成了亲之后书一点用没有。

    话听着是不错,但来到国安候府才发现,这些小姐们个个是琴棋书画都会的,现在一个个还要参选什么四大才女,驳个名头出来。

    京城的小姐喜欢的玩意是不一样的。

    ~

    孟田跟着紫衣去找了几本书,准备拿回去瞧的。

    顾今笙在她走后便忙起自己的事情来了,她确实没时间陪她,她要尽快把百寿图完成了,之后还有一个百骏图。

    苏大人给她二个月的时间,她都怕自己两个月都不够用。

    ~

    那时,孟田拿着找来的几本书离开了。

    迎面的顾东来忽然就挡在了她的面前,命令她:“你进去给我把江小树叫出来。”现在江小树在顾燕京离开后便到顾今笙这儿来了。

    想进顾今笙这里找人,他多少还是有点忌惮的,不敢有大动静。

    “你自己进去找吧。”孟田绕开他准备离开。

    顾东来一把拽住她:“你必须进去把人给我叫出来,不然,你别想离开。”

    “五少爷,你这是无赖行为,我会告诉笙姐姐的。”

    五少爷冷嘲的看她一眼:“你一个寄人篱下的东西,敢告我的状,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还从未人这亲对她说过话,即使是三小姐四小姐和笙小姐,对她都是客气尊敬的。

    孟田一时之间被气住:“你敢打我试试看。”拨腿就走,不和这无赖说话。

    不过是一个庶子,她也不放在眼里。

    手臂忽然就被抓住,顾东来大力的抓过她不让她走,孟田也是气愤的,低头就在他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顾东来疼得大叫一声,立刻就撒了手,真没想到平日里瞧起来就是个闷葫芦的孟田竟是个狠角声,敢咬他。

    孟田咬过她,拨腿便跑了。

    顾东来握着手大叫,手上被咬了一个鲜红的牙血,触目惊心。

    连一个寄人篱下的丫头都敢咬他了?顾东来气得不行,冲身边的奴才吼:“你们都是死的吗?给我把她抓回来。”

    “……”两个常跟随他的奴才面面相觑,站着不动。

    那可是表小姐,常出入在笙小姐面前的人,他们哪敢抓人呀。

    顾东来气得咬牙,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大喊:“江小树,江小树,江小树。”

    “……”声音震天。

    江小树在院子里到处擦擦游廊的扶手台阶之类的,给自己找点活干。

    外面的声音,她充耳不闻。

    这事很快也就传到今笙那边了,外面巡视的薄叶前来禀报的。

    今笙正在写字,头都没有抬的说:“让他叫吧,只要不到院里来捣乱便可,他闹得越凶,越容易送出府。”

    薄叶应声,退了出去,到处巡视,也是防止那无赖闯进来。

    笙小姐不搭理他,他自己闹下去,最后是把自己的名声给败坏了,落一个流氓无赖的名声。

    薄叶到院里转了一圈,瞧江小树那丫头倒是淡定得很,好似压根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倒是奇了,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呀,怎么可以如此的淡定?

    抬步,她走了过去,喊她:“江小树。”

    瞧是薄叶走来了,她也就行了礼:“薄叶姐姐好。”

    “你没听见五少爷在叫你?”有心试一试她的想法。

    “薄叶姐姐,我现在是笙小姐的婢女,不是五少爷的婢女。”所以他在外面怎么喊和她真没半点关系。

    她只是一个孩子,没权没势的孩子,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薄叶望她笑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丫头倒是机灵,好好待着吧,只要不出去,不会有事。”

    “是,薄叶姐姐。”

    薄叶离去,巡视到外面去了,瞧五少爷扯着嗓子喊半天,最后喊不动了,气得他直骂:“江小树,你个大骗子,你答应和我玩的,现在敢躲在里面不出来,等小爷再次抓到你,一定不会放过你。”

    薄叶便站在不远处看他笑,五少爷这辈子算是毁了,小小年纪就一副地痞流氓样。

    这事之后,过了一日。

    经过顾才华的同意,顾燕京准备把顾东来送到军营去了,亲自来带他。

    顾东来在自己院里大叫在闹:“我不去,我哪也不去,你们这些天杀的奴才,放开我。”他被顾燕京的两个护卫抓着,准备强行带他走。

    顾才华连连蹙眉,他又崩又跳又骂的样子,真是太不像话了,他也知道,这都是让他惯出来的,周姨娘活着的时候,太惯着周姨娘了,连同她的孩子一块惯着,才会这么的不上规矩,小小年纪,没学到一点的好。

    “顾东来,你给我闭嘴。”站在他院里的顾燕京沉喝一声,顾东来闭嘴了,但是分外不服的瞪着他。

    “书不愿意读,兵不愿意当,你想一辈子就在府上吃喝玩乐吗?”

    “我愿意,管你什么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安的什么心,你就是想把我弄到军营里,到时候派我去打仗,然后把我弄死,你们杀死了周姨娘,现在还想杀了我。”顾东来仇视的瞪着他。

    顾燕京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这小小年纪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

    他虽讨厌他,但还真没弄死他的想法。

    他虽惹人讨厌,但毕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周姨娘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但这顾东来也没干什么,论起来也是他的兄弟,他自然是不会干杀了自己兄弟的事情,事情对于他来说没严重到那一地步。

    顾才华也是气得头疼:“别给他罗嗦,把他给我带走,送到军营里好好磨练磨练。”从小就怕吃苦,现在非让他吃点苦头不可,不然他这辈子就真废了。

    顾燕京摆了手,他的属下立刻把人给强行带走了,一路就听顾东来骂骂咧咧的:“我不去,你他娘的放开我。”

    “爹,爹,我要是哪天死了,一定是他们害死我的。”

    声音渐渐远去,顾才华头疼的抚额,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无赖泼皮的儿子?

    ~

    不管他怎么不愿意,顾东来还是被送走了。

    顾云溪闻听这事之后匆匆赶了过来,就见顾东来被人强行带着出了府。

    她心里一慌,跑向黑着脸走出来的顾才华。

    “爹,您这是要把东来送哪儿。”

    “送军营磨练磨练,你甭管了。”

    “爹,东来还小,他从小就没吃过苦,他会受不了的。”

    顾才华有些心烦,自己的儿子,他疼了顾东来那么多年,现在送出去磨练,他当然是心疼的,但想着他近日在府里的胡作非为,还是硬着心肠说:“你大哥像他这么大,吃的苦比他更多,男人不吃点苦,将来能成器吗?妇人之见。”甩袖走了。

    顾云溪欲哭无泪,顾东来被送到军营,还有活路么?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把弟弟弄出来。

    但是,羡殿下已经一段时间没来了,现在除了羡殿下,根本没人可以帮助她。

    ~

    与此同时,做完了这事的顾燕京便去了今笙那,准备把这事亲自告诉她。

    一路进了顾今笙的院,奴婢忙弯腰行礼:“大少爷。”

    “大少爷好。”一个小小的婢女立在路边上,脑袋垂得都快要看不见脸了。

    不是江小树还有谁,他瞧都没瞧一眼,大步流星的进去了。

    顾今笙还在自己的书桌前,她现在有时间都拿来忙作百寿图了。

    看见自家大哥进来,她抬首,笑笑:“大哥,你在家呀。”还以为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宫里了。

    “嗯,刚把顾东来的事情处理了,派人送到军营里了。”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她面前,奴婢们上了茶,退下,由他们兄妹说去了。

    今笙眯眼笑笑:“他愿意去吗?”

    “自然是不愿意的,真是个泼皮呀,又叫又骂的,你说咱们家怎么会出了这样的孩子。”

    “他生母教的好。”这话当然是得反着听的。

    一个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生母正确的引导,女人这一生主要是在家相夫教子,从小到大,孩子是常跟母亲在一块的,男人反没有时间管教孩子,引导不好,就容易走向歪路。

    顾燕京笑笑,忽然问她:“怎么听说你去了太傅府上,长辈们都见过了?”

    提到这个,顾今笙也就叹了口气:“别提了,太傅府上的人根本没看上我,估计觉得我是高攀了三爷。”

    “高攀又如何,三爷喜欢就成,他们管得着么。”

    “……”

    “再说了,他们家不就这几代才兴旺起来?咱们家老祖宗位高权重的时候他们苏家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读书呢。”

    顾今笙噗的笑了:“哥,知道什么叫好汉不提当年勇么?”

    “你别长了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是有人欺负了你,和哥说,哥找他们家老三算帐去。”

    找三爷算帐……顾今笙默默捏了把汗:“哥,三爷对我挺好,你别担心,没事的。”

    顾燕京睨了她一眼:“这就开始向着人家说话了……”

    “哥,你现在是要打趣我了是不是,我不理你了。”她双手环在了胸前,扭过身,佯装生气了。

    顾燕京怔了一下:“好久没看见笙儿像个孩子似的和哥撒娇耍赖了。”话语之间满满的感慨。

    顾今笙望便也睨了他一眼:“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放下环在胸前的手,拿了笔。

    “是是是,笙儿都有婆家了。”

    “……”

    “你这在写什么?”就见她写了一堆寿字。

    “有人让我作一幅百寿图给他,说是作好的话价钱随我定。”

    “笙儿你现在是厉害了,字都可以卖钱了,苏家能有你这样的媳妇,也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了。”

    “……”有这样夸自家妹子的么?这要是让苏家的人听见,不得呸她们一脸呀。

    “好了,你慢慢写吧,哥先走了。”

    “哥,你不陪我坐会呀。”

    “坐着看你写字?你还是找苏大人来吧,他会比较有耐心坐在这看你写字。”

    “……”三句不离苏大人,她哥真是越来越没正形了,居然拿苏大人一直打趣她。

    ~

    顾燕京出了她阁楼,来到院子里,冲站在游廊里在柱子上擦来擦去的人喊:“江小树。”

    “奴婢在。”江小树忙回了身,弯腰。

    “跟爷回去把屋里擦干净,你这几天是不是一直偷懒没擦?桌子上都落的灰看不见。”

    “大少爷,奴婢每天都有擦。”

    “你还敢顶嘴。”

    “奴婢不敢……”江小树低着头走来了,要是能一直在笙小姐这儿多好,虽然她只能在外面侍候,这个天气还比较热,但侍候大少爷,她会更热。

    默默的跟着顾燕京回到他院里,在顾燕京的指示下,把根本就不脏的桌子又重新擦了一遍,顾燕京则是翘着腿靠在榻上,和她说:“五少爷已经送去当兵了,以后就不用去笙儿那边了。”

    “是。”

    “给爷倒杯水。”

    “是。”

    “爷要喝冰的,这天有喝热的么?你是不是傻?”

    “是,奴婢这就去换。”

    明明屋里比外面凉快多了,江小树还是忙了一头汗,把冰过的水恭恭敬敬的端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问:“大少爷,您今天不去宫里了?”他要是走了,这里便没人对她指手划脚了。

    “怎么?你心里是巴不得我走?”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你要是敢有这个意思,爷立刻让你跪到外面晒太阳。”

    江小树慌忙再次重审:“奴婢真没这个意思,大少爷,您吃块西瓜吧。”她忙拿来西瓜,侍候得更卖力了。

    她可真不想去晒太热,会把她晒黑的。

    这段时间好不容晚养白了,皮好看了些。

    顾燕京对她的小心翼翼还算比较满意,敢和他耍滑头,一定让她天天跪着哭。

    ~

    顾东来被送走之后,府里也安静了许多,顾今笙也就安心创作那幅百寿图了。

    本以为自己要花个十天半月甚至更久才能把百寿图完成,结果却是有出乎意料的,仅仅花了五天的时间,就搞定了百寿图。

    虽然苏大人也就一茶的功夫便写好了,但这对于顾今笙来说,已经非常满意了。

    百寿图出来了,她还要照苏大人的说法,再作一副百骏图,这个难度系数就更高了。画出百种不同姿态的骏马,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就在这几天,顾云溪却是有些坐立不安的。

    想着顾东来被送走了,也不知道在外面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这是她惟一的弟弟,她自然是挂心的。

    琢磨之后,顾云溪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羡殿下不来找她,她去找羡殿下便是。

    前段时间羡殿下说过,他这段时间住在外面,不在宫里。

    既然人不在宫里,找羡殿下更是容易了些。

    拿定了主意,顾云溪便便换上自己奴婢的衣裳,时间选择了午后,这个时间人比较少,午后大家都歇息了,府里连走动的奴婢也是少看见的,她便偷偷的从下人常用的小门里走了。

    虽说顾今笙现在看似不管她,但为了保险起见,她也不太敢光明正大的跑出去。

    顾云溪扮成小婢女的样子前羡殿下,还是之前她偷跟着羡殿下去过的那个农庄小院,一路上两边都是竹林,竹林的深处有一个农家的小院,倒也让她顺利的找到了原来那个地方。

    “表哥。”她先是在外面喊了几声,没人应她。

    “表哥,我进来了。”她一边喊着一边推了木门进去。

    正是花香的季节,虽是农家小院,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小院里遍满了鲜花,所以一进这院里来,便是花香扑鼻而来。

    “表哥。”她一边进来一边喊,院里静悄悄的。

    “你来作甚么。”身后忽然传来声音,她忙回身,就见羡殿下是从外面回来的,有几个护卫跟随他左右。

    她已经有半个多月没看见过他了,现的的皇甫羡住在这农家小院,整个人似乎也有了出尘的气质,他神情平静,好似与世无争的样子,只是看她的眼神有着些许的厌恶。

    厌恶的眼神么,还是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

    勉强压下心里的不快,顾云溪轻声说:“表哥,我有事找你,很重要的事。”

    “你和事和我没关系。”他对她的事情他并不感兴趣。

    顾云溪知道他现在已不会像当初那样关心她了,但既然来了,她还是硬着头皮和他说:“表哥,东来让顾燕京送去当兵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趁机在外面把东来给弄死,您就帮帮东来吧,若他好了,将来或许能为您所用。”

    皇甫羡轻蔑的说:“那个废物么,他能干什么。”

    “东来现在还小,或许没用,但如果到了表哥的身边,加以磨练,一定能为表哥所用的,您要是把他带在身边教导,他不仅可以为您做事,您还可以借机带着东来回家看看,顺便看看笙姐姐。”

    “你给我闭嘴。”

    皇甫羡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但该死的是,她这样的主意,他还是心动了。

    虽然是极力压抑着不去见她,但只要有个机会在眼前,他还是心动,想见一见她。

    “这件事情我会考虑,你给我滚。”

    他松了口,顾云溪便知道他是没有忘记顾今笙,还一直想着要和她见面。

    默默忍下心里的嫉妒,看着这张已经离她遥不可极的脸,她还是狠了心,转身离开。

    这一切,都是暂时的。

    她只要再忍一忍,再忍一忍,会有转机的。

    顾云溪默默的往回走,沿着来时的路。

    由于两边都是竹林,灼热的太阳倒不显得那太烫人了,只是有些闷热罢了。

    她轻轻摸了把脸,也不知道是泪还是汗。

    虽然姨娘说眼泪要哭给该哭的人,现在哭也不会有人心疼,但她现在又能哭给谁?羡殿下不会再心疼她,看她的眼神都是厌恶,惟一能和他说上话的理由竟然都是因为顾今笙。

    若是没有顾今笙,他恐怕都不会搭理她的吧。

    顾云溪哭着往回走,走在农家的小路上,眼泪渐渐干涸,眸色染上些许的仇恨。

    “啊……”她没有防备,撞上了一堵肉墙,一个壮汉挡在她的面前。

    “姑娘,你真好看……”那壮汉双眸冒了光,因为顾云溪为了掩盖脸上的疤,刻意在自己受伤的脸上画了朵花,这样在旁人看来就是一朵妖艳的花,而不是丑陋的伤疤了。

    “滚。”顾云溪心里正恼着恨着,一瞧是一个三十或者四十的老男人,顿时火大,吼骂一声,拨腿就走。

    “啊……”她惊叫一声,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野汉子,一把拽了她的胳膊就往里面的竹林里拉。

    为了掩人耳目,她换了奴婢的衣裳,一个人偷偷溜了出来,身边连个婢女都没有,现在忽然让一个人拽着就往竹林里去,她也是吓坏了。

    她到底是个女子,哪有男人的力气大。

    人被摁在地上,腿让那人死死压住,她想大声叫,他立刻一把抓了脑袋上的破帽往她嘴里塞,只觉得气味薰天。

    身下的亵裤让那人给扯了下来,她又惊又惧的扭着想要躲避,那人拽过她的两条腿,抵了进去,很顺利的进去了。

    “我呸,你个小荡妇,这么小就让人破过身了。”男人一边进去一边大骂一声。

    女人是不是头一回,男人进去后总能试出来。

    既然不是头一回,就更没有什么好顾惜的了,抓着一双白腿使劲干了几回,自己快活过了,提了裤子便走了。

    至于那个被他干过的女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看也不看一眼,撒腿跑了。

    瞧那打扮,一看就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他倒也不怕。

    敢报官?她不要名声了?

    被他强过的女人多了,也没见哪个女人敢吭一声,气不过最多回家自尽好了。

    ~

    不知过了多久,顾云溪慢慢的坐了起来,把自己收拾干净了。

    不是第一次了,自然没有什么疼痛之说,她只是心疼、绝望了。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猛然,拨腿飞快的往回跑。

    这件事情,她是不会说的,肯定不会说的,也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异样来。

    如果不是顾今笙和他的哥哥想要对付东来,她至于因为这事跑来找羡殿下?不来找羡殿下,便不会发生这等悲惨的事情了。

    仔细想想,她这一生的悲惨,可都是顾今笙给的。

    她想报复,疯狂的报复她,让她尝尝自己所受的痛苦。

    她飞快的跑回府上,什么也没有说,悄悄的脱了衣裳,给身边的奴婢说:“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脚,衣裳都脏了,拿去好好洗了。”里面的亵裤她自己悄悄清理干净,上面还有那个男人可恶的东西。

    这事之后,顾云溪便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每日该去给顾今笙请安,照样去,回来之后伏在桌前作画。

    马上翰林书画院就要选拨四大才女了,她想成为那四大才女之一。

    没有什么好的身家可以炫耀,便只有靠自己博出一个名堂来了。

    又过了几日,顾云溪把薄叶叫了过来,和她讲:“这幅百寿图你再跑一趟,送到朱公子手里,至于价钱,他若觉得值,就给我个彩头,66两银子即可。”

    薄叶惊讶:“小姐,您为这画辛辛苦苦的写了五天,才收六十六两银子?朱公子家不差银子,您就是收他二百两他都无话可说。”

    今笙含笑:“我现在又不是什么名人,画不值钱的,六十六两也已经很多了,现在不为赚钱,只求有人欣赏就不错了。”若是打出个名头出来,像三爷那样的,一幅画拍卖到上万两银子都是可以的。

    “奴婢这就过去。”薄叶收拾好百寿图,快马夹鞭的送过去了。

    薄叶已不是第一次到朱府上了,商人起家的朱家是京城的大户人家,府院修建得甚至是贵气,朱家虽是有钱,但在这个时代,商人的地位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的。

    薄叶把画亲自送到了朱公子的手上,听薄叶和他说:“朱公子,我们家公子说了,若是您觉得满意,就给个彩头便可。”她故意没把价钱报清楚,想想看有银人家的朱公子会出多少的彩头。

    “满意,满意。”朱公子连说了两声,立刻招了管家进来。

    “朱管家,你立刻去帐房,取六百六十六两银子的银票过来。”

    朱管家有四十岁了,肚子有点大,发福的中年男人。

    听到自家公子的吩咐,他立刻应了声,领命去了。

    “……”薄叶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没说要这么多银子呀?

    “朱公子,您是不是给得太多了?”薄叶试探性的问。

    “不多,一点都不多,加以时日,待重楼弟弟成名之日,一幅百寿图想要这个价钱还不一定能买得到。”

    薄叶听这话心里欢喜,立刻说:“朱公子您真有眼光,我家公子已经在准备翰林书画院四大才女的参选了,将来我家公子的字画一定能名扬天下。”

    四大才女吗?

    朱公子好像没听见这话,只是含了笑:“那是一定的,我在这里先恭喜你家公子了。”

    薄叶含笑:谢谢,谢谢。

    稍顷,朱管家带了银票过来。

    就这样,薄叶揣了一张六百多的银票走了。

    看着薄叶高高兴兴的离开的身影,朱云雀眸色微动,这才吩咐下去:“朱管家,你立刻派个人跟上那丫头,去打探一下,看看国安候府有没有一位顾重楼的公子。”

    “是。”朱公家领命去了,立刻着手安排人跟上薄叶。

    朱公子坐在桌前,望着眼前的字画,本来就觉得重楼弟相貌女气。

    薄叶刚刚一句四大才女,断然不是用词上的错误。

    若重楼弟真是男儿身,她不至于口误到用上四大才女,能用这几个字,重楼弟多半是女子了,奴婢平时说顺溜了,便说溜了嘴。

    一个时辰后,朱管家带着前去打探的人过来汇报说:“公子,已经打探清楚了,国安候府上并没有什么顾重楼,倒是刚回府的那个婢女,是顾家二小姐的贴身婢女。”

    就在薄叶前脚入府后,便有人前来问门口的护卫说:兄弟,刚进去的那个婢女是谁呀?

    一个小婢女么?门口的护卫没做多想,直接说了:“二小姐的贴身婢女。”

    “兄弟,你们府上有没有一位叫顾重楼的少爷,年纪不大,十三四岁的样子,这么高……”

    “没有,你谁呀?”

    “呵呵,兄弟,抱谦了,打扰了。”

    事情的经过便是这样子,结果显而易见。

    朱公子合上手中的百寿图,眸色微动:“再去打探打探,顾家的二小姐姓甚名谁,仔细打听清楚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