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6章 胭脂有毒
    薄叶带回来这么一张银票,顾今笙拿在手里,看了一会。

    “小姐,您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呀?”薄叶疑惑。

    按理说,小姐的字画能卖到这么个天价,应该好高兴的,现在小姐非但没高兴,还一脸沉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顾今笙最后把银票收了起来,说了句:“一幅字画就花这么多银票,朱公子真是够败家的,以后遇见的人都像朱公子这么大方就好了。”

    “噗……”身边的奴婢忍不住笑。

    没想到她沉默半天,竟是憋出这样一句话。

    “小姐您放心吧,以后买您画的人多半都会是有钱之人,你看朱公子这么喜欢您的字画,到时候一定会介绍给旁人的,像朱公了这等有钱人,身边的朋友一定也都是有钱人,有钱的公子少爷都喜欢败家……”袭人在一旁分析着,分析得头头是道,主仆便嬉笑一场。

    这事之后,顾今笙依旧摸索她那幅百骏图,都不知道被她废了多少张纸了。

    她的时间并不多,现在都进入八月了,三伏天马上就过去了,百骏图还没创作出一半。

    一日,小姐们来请过安,并没有急于离去的意思。

    距离顾今笙上次说翰林书画院的事情之后,已过去一个月了,各位小姐也是精心准备了一场。

    请过安后,几位小姐便聊开了。

    四小姐含笑问她们:“笙姐姐,云溪姐,这马上就到了翰林书画院参选的时间了,你们的准备得怎么样了?”

    顾今笙叹了口气:“我还早呢,只作了一半。”

    四小姐暗暗高兴,她早就完成了。

    顾云溪扫了她一眼,声音轻淡:“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事。”

    “……”说话这么狂,四小姐瞅她一眼:“是呀,云溪姐向来都比我们强,要不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她想看看云溪画成什么样了,不惜抬高她,压低了自己些。

    若非为了看一眼她的画,她万不会对现在的顾云溪说这样自我贬低的话来。

    顾云溪话里带了轻视:“还是算了吧,免得让人抄袭了去,为了公平起见,这画不会给任何人看的。”

    “你,你什么意思。”四小姐被这话气住了,这不明明白着说会怕她们抄袭她的创意吗?

    “就是你想的意思。”对于四小姐,顾云溪是没必要给她留面子的,她瞧不起自己?顾云溪同样看不上她,一个通房丫头所生的,有什么好傲气的。

    两位小姐一言不合就要吵开了,顾今笙淡淡的扫了一眼,喝了杯茶,也不阻止。

    “笙小姐。”薄叶这时匆匆进来了。

    “太傅府上的表小姐过来了,要见您呢。”

    顾今笙眸色微动,便立刻应了:“赶紧请。”

    薄叶退下,片刻,便把人领了进来。

    太傅府上的人么?三小姐四小姐也都忙看了过去,想看看这表小姐是什么人。

    木向晚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里面是一袭抹胸里衬,迈着莲步,面带柔光的进来了。她的裙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桃花,用一条白色的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腰身束住。

    “表小姐。”顾今笙已经迎了过去,看似亲热的拉了她的手:“我一直盼着表小姐呢,还想着等忙过这段时间去见见表小姐,没想到您便来了,快请坐。”奴婢们立刻上了茶水、果盘。

    木向晚含笑坐了下来说:“我今天来也是有任务在身的,我刚得了两盒上好的胭脂水粉,是姨妈的娘家嫂子送来的,姨妈送了我两盒,和我说有时间来瞧瞧你,女孩子家都爱美,一定也要送你一盒,我便不请自来了,但也算是姨妈打发我来送些胭脂水粉给妹妹吧。”

    她说了这话,下面的奴婢便奉上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套胭脂水粉。

    顾今笙便含笑接了:“夫人有心了,代我谢过夫人,等忙完手里的活,我便去朝夫人亲自道谢。”

    “您上次送了姨妈那么贵重的首饰,现在姨妈送您这些也是应该的。”

    木小姐说话温柔,含着笑,瞧起来和普通女子无异,没有丝毫的高傲,也没因为自己的姨妈是太傅夫人而瞧不起谁的样子,反是笑着又问:“面前的这几位小姐是?”

    今笙便给她作了个介绍:“这是三妹妹云溪、四妹妹若圆、这是姑姑家的女儿孟田妹妹。”几位小姐便依次和木向晚打了招呼,问了好。

    四小姐眸色一转,便笑着问说:“表小姐,您是苏大人的表妹吗?”

    木向晚含了笑点头:“表哥的母亲与我的母亲原是姐妹。”

    “这么说,你每天都可以见到苏大人了?”四小姐心里有些羡慕嫉妒恨,她已经好一段时间没看见苏大人了,他最近好像没来府上。

    木向晚依旧含笑,带了几分羞怯:“嗯,我每天都会给表哥送吃的过去。”

    “那你有没有婆家?”四小姐带着好奇,有几分的大胆,还有几单纯。

    “还没有呢。”木向晚便害了羞,她要等着表哥抬她为妾。

    顾云溪忽然就掩了唇,笑:“表小姐,你姨妈该不是想让你将来配给苏大人为妾吧?”

    顾今笙在一旁平静的听着,好像与她无关。

    这些个事精在一块,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这表小姐瞧起来柔柔弱弱的,长得也是温柔可人,骨子里到底是何等人,还有待观察。

    木向晚已经被问得极为不好意思了,她看了看一脸平静的顾今笙,不大好意思的说:“这也要笙妹妹同意才好。”

    这话一出,不就是承认确实有要把她许给苏大人之意了?

    顾今笙也就噙了笑,四小姐已经迫不及待的问她了:“笙姐姐,你会同意的吧?”

    云溪心里有些幸灾乐祸,面上善解人意的说:“表小姐温柔可人,将来能与笙姐姐一块服侍苏大人,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顾今笙与自己的两位妹妹关系并不好呀?木向晚心中微有惊讶,她这张嘴瞧起来也是能说会道的,怎么就没处理好与自己妹妹的关系?这一人一句的,明显就是落井下石。

    当然,这些话都是向着她说的,她是很高兴她们这样说的。

    她有些难为情的看了一眼顾今笙,轻声说:“你们别这样说,还早着的事呢。”

    顾今笙已笑着接口:“只要我们三爷喜欢,看中的女子,我自然是非常乐意放到身边来的。”这话得反着听,没有女人会喜欢自己的男人身边放一些别的女人。

    木向晚害羞的说:“有笙妹妹这话,我就放心了。”

    不要脸……她还没进门呢,这表小姐就想到三爷房里了。

    顾今笙压下心里的不快,依旧是含了笑:“普通的男人身边都会有个三妻四妾,三爷的身边,将来就算不放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也不能比别人家的男人妾室少,不然就显得三爷没面了。”

    木向晚心里一窒,她不会真的有这么大方吧?放这么多妾?什么时候轮到她一回?

    三小姐四小姐见顾今笙不仅不黑脸,还摆出一副宽宏大度的样子,便觉无趣了。气不住她,还显得她心胸有多宽似的,顾云溪不喜欢她这种打一拳如同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一点回应都没有,还显得她们小心眼了。

    三小姐便借口要告辞了:“各位姐姐妹妹,你们先聊着,我那边还要回去继续抄经书,念经为我们国安候府祈福,就不陪你们了。”她作了一礼,告退。

    顾云溪走了,四小姐还不太想走,倒是表小姐木向晚也起了身说:“妹妹,我是奉差来的,也要回去回话了,改日再来找笙妹妹玩。”

    顾今笙也不留她,这些个人就是来给她添堵的,便唤了奴婢:“紫衣,送送表小姐。”

    紫衣立刻过来送木向晚离开,各人都告退了,四小姐也只好作了一礼:“笙姐姐,我也先回抄佛经了。”

    “四妹请留步。”顾今笙倒是拿话喊了她。

    四小姐不知道她要作甚么,便是定睛看她,顾今笙也望她笑笑,之后伸手拿了刚刚表小姐送来的一套胭脂水粉,走到四小姐的面前,放在她的手中温婉的说:“这些胭脂水粉,我这里多得很呢,用都用不完,这一套就送给你了,你拿去慢慢用吧,放在我这里时间久了用不完,也是浪费的。”

    竟然有这好事?对她这么好?这可是表小姐代她未来的婆婆送给她的。

    不管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反正白给的东西不要岂不是太傻了?四小姐索性就拿住了,道谢:“笙姐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的胭脂水粉都快用完了,正需要银子来买呢,现在有了笙姐姐送我的,我便不用再花多余的银钱了。”

    今笙望她笑笑:“你记得我的好就成,回去吧。”

    “好勒,我告辞了。”四小姐高高兴兴的走了。

    “笙姐姐,我也告退了。”田姐儿也过来和她打了声招呼,退下来。

    真是看不懂笙姐姐的为人,明明和四小姐关系并不好,还把婆家送来的东西转手就送给了四小姐,她可真是大方得很呢,那东西光看包装就知道,价值不菲呢。

    大家是各怀心思的离开了,袭人已经开始小声嘀咕了:“小姐,您干嘛把这么贵重的胭脂送她呀。”

    “小姐,苏大人已来了多时了。”薄叶这时已匆匆跨了进来,大声禀报。

    再不禀报,还不知道这主仆二人会说出什么话呢,到时候让苏大人听见了恐怕不太好。

    苏长离这时就进来了,目光似有几分不善的扫了一眼顾今笙。

    顾今笙看了看薄叶:“三爷早就来了?怎么现在才禀报?”

    “是我不让她说的。”苏长离开了口,给了她一个你有意见的眼神。

    她们在屋里正说得精彩,他刚从游廊那边拐进来,就听见她正在扬言要给自己房里塞多少个女人这样的话题,自然是要听下去的。

    今笙想想自己也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也就罢了,忙让奴婢上茶。

    苏长离坐了下来,脸上有几分的变幻莫测,语调带着几分讽刺的说:“笙儿可真是够大方的了。”

    “三爷,这话从何说起?”今笙感觉他话里的不对,便站在他面前虚心请教。

    “都下去吧。”苏长离先撤了侍立的婢女。

    顾今笙仔细想了想,自己刚刚说什么话让他不高兴了?

    “笙儿想给我安排多少个妾室?”苏长离开始问她,今笙莫名觉得这问她的语气像前段时间他生气的时候审问她的语气。

    看来自己真的是说错话了,三爷好像不喜欢自己给他安排妾室这个话题,思及此处,她立刻笑说:“三爷,那都是应付旁人的话,当不得真,哪有女人天生喜欢给自己夫君安排妾室的道理。”

    “……”她倒是够直接的,不过,夫君两个字,她倒是说得很溜口。

    她话锋又一转,目光幽幽的说:“又哪有男人不喜欢妻妾成群的道理,三爷身边那么多燕瘦环肥的女子前扑后继的赶上来,三爷能拒绝得了么。”她也想看看三爷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她的直接已超乎他的想像。

    “那时我若不给三爷安排些人,三爷反要怪我善妒了,我还里外不是人了。”她有些头疼的揉了一下脑袋,好像真的一样。

    “牙尖嘴利。”

    “……”就这四个字?她说了半天他就回这四个字?她还等着他说,不需要为他安排人呢,她以为他会这样子说。

    本来就让那几个人的话弄得闹了心,这会更闹心了,她转身坐下来,拿了茶喝了一口,忽然就说:“你家表小姐对你爱慕着呢,刚在三爷应该听见了吧?是不是打算将来第一个先抬为姨娘。”

    苏长离眸色微动,她话中还带了讽刺了。

    “这亲上加亲的倒也是一桩美事,我是不是应该成全你们,自动退出,免得碍眼……”

    她自顾的说着,又像是自言自语,越说越不像话了。

    “嫉妒了?”三爷的话传了过来,语调轻淡。

    “嫉妒不应该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么?”回敬他一句,却莫名的懒得搭理他了,又有点闹心了。

    上次去过太傅府上后,他都没再出来,现在来了,本该激动一些吧,却是莫名的弄得一肚子气。

    苏长离瞧她,她还真是什么都敢说,起身,他便来到她跟前,修长的双臂直接摁在了她身下的扶手椅上,忽然来到她面前,还这么近,完全把她控制在他的双臂里了,顾今笙下意识的抬了眸,就感觉他的气息把自己给包围了,便忙要把他往外推。

    没推动,还稳丝不动。

    “……”她便有些急眼了,有点恼的瞪着他。

    苏长离瞧她,忽然就低声笑了,回她一句:“真想打开你这小脑袋,瞧瞧里面都在想些什么。”

    顾今笙别过脸不理他,反正他的反应她并不满意。

    “画作的怎么样了?带我去瞧瞧。”

    想转移话题?

    他向来会转移话题,但今天顾今笙不吃这一套。

    “等全部完成了再给三爷看吧。”她身子努力往后缩一些,尽量与他保持一些距离,垂了眸,不看他。

    啊……

    她忽然一声惊呼,这个人,真是太……

    她想与他保持一些距离,他忽然就把她给拎起来了,自己坐在了她的位置上,顾今笙便落在他腿上了。

    “三爷……”她急着要起来。

    “爷没想过要别的女人,你也甭劳这神。”

    “这是你自己说的。”好像专等着他这句话似的,立刻给了他反应,他不由得低笑。

    “是爷自己说的。”

    虽然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食言,目前来说,听了这话心情果然舒畅了些。

    人啊,终其一生,还是逃脱不了一个情字。

    顾今笙不能逃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会在乎起三爷身边有没有别的人了。

    向来清贵的不把女人看在眼底的三爷也不能逃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想护着她,现在连她的心情都会放在心上了,所以才给了一句貌似承诺的话。

    得了他这话,她到底是嘴角噙了笑,和他说:“三爷,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画吧。”

    从他腿上跳了下来,苏长离跟着她去了。

    果然,他猜的没错。

    她会嫉妒,他嘴角也扬起了淡淡的笑。

    随她上了阁楼,来到画室,那是她费了许多天来的成果,虽然只是完成了一半。

    苏长离坐下来慢慢的看着面前的百骏图,每一匹骏马都好像赋予了生命一样,或走或跑或躺或卧……

    一幅复杂的构图,她还是把握得很好,有着自己的独特风格,别具意趣。

    “笙儿在创作确实有着独特的天赋,整个来看单独拆开了看,都堪称完美了。”

    对她竟有这么高的评价,她都有些半信半疑:“真的?”

    她对自己总是不太自信,当自己作品有一天得到更多人认可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有多好了。苏长离便不与她谈这事的真假,伸手把她拽到自己跟前,她有些抗拒的想要退后。

    “这么久不见爷,你就不想?”他不过是想亲亲她。

    “……”这种事情说得这么直接,顾今笙脸都红了。

    又把她给拽了过来,重重的吻上。

    顾今笙便闭上眼睛,说不想是假的,他无时无刻的帮助,都会温暖她的心,让他渐渐对她有了些依赖,他不来的时候,她有想过,为什么这么久了三爷还不到府上,以往总是隔不几天就来的,有时候还会天天来。

    感觉身体都要被他揉碎了,顾今笙挣扎了一下,忽然感觉又碰到了那个硬硬的东西,便知道在爷是有反应了,她自己羞得面红耳赤,他便忽然松了她,顾今笙便感觉她气息微重,虽然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以往都会忽然把她推开,现在放了她,她人还坐在他腿上,双臂还不觉然的环在了他的颈项上,反而和被推开的时候一样尴尬,只是这尴尬更多的是不好意思了,她有些不知道眼睛该放何处的混乱,便忙把自己的胳膊垂了下来,想从他身上下去。

    苏长离没拦着她,由她下去了,她别扭的忙假装倒水给他:“三爷,你喝水。”

    他接了水,喝了。

    明知不该碰她的,碰了便是欲火焚身,所以他便一直克制着不来见她。

    有了第一次,总会有第二次的,每次的见面,都会忍不住想要碰碰她。

    碰多了,会想要得更多。

    他喝了杯冷水,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真想要了她!但却不能。

    他勉强克制住这种冲动,觉得自己不能待下去了,便起了身:“我先走了。”

    这就走了?还以为他会留下吃过饭再走呢。

    “三爷,我送你。”她忙要跟出去。

    苏长离瞧她一眼,她脸上有一抹红晕,粉嫩的唇被亲得有些肿,瞧起来更是娇艳欲滴,让人还想继续……

    苏长离停了步,伸手摸摸她还发烫的脸:“别送了。”

    哦……

    顾今笙站着看他离开,摸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脸,回身去坐了下来,默默的叹口气,三爷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怎么这么着急走。

    ~

    那厢,苏长离出了国安候府。

    木向晚还没有走,正在府外等他。

    之前从今笙那出来的时候就无意中看见他站在门外没动,好似准备偷听的样子。

    既然他没进去,她也识趣的没喊他,反是跑到外面等了。

    “表哥。”她迎了过来,含了笑。

    苏长离瞧她一眼,她忙跟着:“表哥,我跟你一块回去吧。”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

    “……”

    目送苏长离上了他的马车,哒哒离去,她也忙上了马车,只是吩咐车夫:“跟上表哥,别让他发现了。”她想看看,他不回家,是去哪儿。

    事实上,苏长离哪也没去,马车直接回府了。

    木向晚在车里发了会怔,明明是直接回府,还骗她有事?目的就是为了不和她同一辆马车?

    木向晚渐渐不开心了,表哥拒绝和她乘一辆马车,这个发现很闹心的。

    这事之后,第二日。

    顾若圆完全没想到,一夜醒来,对着镜子一照,脸上竟是红肿得她自己都快辩认不出来这是自己的脸了,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红点。

    难怪醒来的时候便觉得脸上痒痒的,还有些疼,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四小姐当时便傻了眼,后来又想明白了。

    她就是用了今笙给她的胭脂水粉才变成这样子的呀,昨天拿回来后,她就试了一遍,喜欢得不得了。

    看着脸上的红点点,还有肿得完全认不出模样的脸,她到底是又惊又惧的失声尖叫出来了。

    “小姐,小姐。”侍候她的奴婢慌忙跑了进来。

    “我的脸,我的脸……快叫姨娘过来。”她尖声叫着,全身发抖,大哭……

    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不过是想要做个妾室,她竟然要毁她的脸。

    她的生母谢姨娘匆匆跑了过来,就听她在自个房间哇的大哭,谢姨娘心里一疼,慌忙进去喊她:“圆姐儿,圆姐儿,让我看看怎么了。”刚她的奴婢过去叫她时,已说了四小姐脸上的事情,她实在无法想像,怎么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子了。

    四小姐哭得眼泪汪汪的,抬了自己满脸红点的脸喊:“姨娘,是笙姐姐,是她要害我,她毁了云溪的脸还嫌不够,现在她又把我的脸毁了。”她又哭起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我以后可怎么办呀,我再也嫁不了人了。”

    谢姨娘瞧着她的脸,觉得触目惊心,她还算个镇定的,极力压着心里的惧怕说:“你昨天不是说,这是太傅府上的表小姐送来的吗?”

    四小姐哭着喊:“一定是顾今笙动过手脚了,这个恶毒的贱人,她想毁了我。”太傅府离她甚远,她拿表小姐没有办法,本能的要把一切过错推到顾今笙的身上。

    再则,那胭脂本来就是送与顾今笙的,只是转手送她了,人家就算要害,也是要害她顾今笙。

    “别哭、你别哭了,这事我去禀报你父亲,他现在还在府上没走。”

    ~

    一盏茶的功夫后,顾才华便已知道这事了。

    谢姨娘站在他面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只说圆姐儿用了顾今笙送来的胭脂水粉后,现在整个脸都肿了。

    他微微拧了眉,这事不能光听谢姨娘一面之词,便吩咐下去:“把笙儿给我叫过来。”他要亲自问一问,他心里自然还是向着顾今笙的,想听听她怎么解释,谢姨娘的话,他不尽信。

    一大早上,顾今笙也才刚起床洗漱一番,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便被叫了过去。

    来到顾才华面前,她行了礼:“给爹请安了。”

    顾才华瞧她一眼,女儿现在是越发的娇俏了,他就指望她了,可别千万给他捅出什么让人耻笑的事情来。

    压下心里的疑问,直接和她说:“圆儿那边出了点问题,说是你昨天送她的胭脂水粉闹出来的。”

    今笙惊讶:“爹,那胭脂水粉有什么问题吗?那是昨个三爷府上的表小姐送过来的,我想着我胭脂水粉多得用也用不完,就转手送给了圆妹妹了,我自己都没拆开过看一眼。”

    “……”怎么又扯上太傅府的人了。

    “当时田妹妹也在的,还有许多的奴婢都在,父亲不信,可以把人叫来问一问。”

    顾才华听她这么说,就罢了:“为父信你,不用问了。”顾若圆在他心里总归没那么重要,他还急着出门,也懒得把人叫过来逐个问一遍,再则,他觉得顾今笙说的有道理,她没必要这样待圆姐儿。

    “一会传个大夫过去,给圆姐儿好好瞧一瞧她的脸。”

    “是,我这就去。”今笙应了下来。

    “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谢姨娘眼睁睁的看他离开,在他心里,压根就没有她的女儿罢。

    她没有当年的周姨娘受宠,也没有什么人好为她撑腰,她便不敢拽着顾才华大哭大闹,她看得明白,现在的笙小姐说一不二。

    顾才华走后,顾今笙转眸看向谢姨娘说:“谢姨娘,去看看圆妹妹吧。”扭身,她走了出去,谢姨娘只得跟着她一块去了。

    顾若圆早就哭累了,那时正坐在床上发呆,眼神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进来了,她坐着未动分毫。

    顾今笙便走到她的跟前,瞧了一眼她的脸。

    瞧起来好像皮肤过敏似的,脸上起了许多的红点点,先不说能不能治好,就算是治好了,也难免会留下许多的痕迹,成为斑点的。

    “圆妹妹,我来看你了。”顾今笙站在她面前喊她,她神情有上几分的失神。

    顾若圆听见她的声音,便回过神来,定睛看她,目光带了些幽怨。

    顾今笙望着她,她的脸还真是肿了,看样子好像皮肤过敏,但她用这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她,想必她是把这事怪在自己身上了,所以才让谢姨娘跑到父亲那儿告她一状,现在心里也是恨极了自己的吧。

    “圆妹妹,听说你的脸是昨天表小姐给的那盒胭脂水粉造成的。”

    顾若圆微微咬了唇:“你不要忘记了,这胭脂水粉原是送与你的。”所以,就算是表小姐做了什么手脚,也是要害她,但现在她的脸变成这样子了,她还是恨顾今笙。

    “圆妹妹,昨天我把胭脂水粉放你手上的时候,你应该看得清楚,我还不曾拆过那盒子。”

    那又如何呢?

    一定是她知道那胭脂水粉有问题,故意给了她。

    平日里也没见她舍得给自己什么,难怪昨日忽然对她大方起来了。

    顾若圆没说话,心里依旧恨她。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瞧着无非是皮肤过敏,一会大夫来了,给你看看,开些药涂涂,也就好了。”

    她说得轻描淡写,顾若圆也不知道自己的脸究竟能不能好,只是木然的坐着不动。

    顾今笙也就不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大夫来了。

    谢姨娘忙和大夫说明了原因,让他明白四小姐的脸应该是涂了胭脂水粉后造成的,大夫看了看四小姐的脸,不像疹子,便说:“我给开些药涂上几日,先观察几日再说。”

    大夫给开了药方,让她们去抓药。

    送走了大夫,顾今笙便说:“把昨天表小姐送的胭脂水粉拿来给我,我带回去,托人给检查一下,看看这胭脂水粉里有没有什么问题。”

    顾若圆用眼神示意了奴婢:“在桌子。”

    奴婢拿了昨日的胭脂水粉过来,递给了顾今笙。

    顾今笙看了一眼手里的胭脂盒子说:“圆妹妹,若不是你昨天拿走了这胭脂,今个便是我遭这罪了,我在这里谢谢你了。”

    顾若圆气得想撕了她,她才不需要她的谢谢。

    “你好好休息吧。”顾今笙转身走了。

    顾若圆双眸红肿的瞪着她离去的身影,谢姨娘走到她跟前叹了口气说:“你现在是做了人家的替罪羔羊了,如果那胭脂确实有问题,一定是表小姐想要害她,现在反让你受这等罪。”

    顾若圆还是恨顾今笙:“她一定知道这胭脂有问题,才故意送了我,她几时待我有这么大方过了?就连一针一线她也没送我过。”再则,表小姐的本意并非害她,这胭脂也是送给顾今笙的。

    谢姨娘叹口气:“说这些有什么用,表小姐、笙小姐,都是我们得罪不起的,还是先把脸治好吧。”

    谢姨娘心里虽是恼恨,但面对顾今笙,也是敢怒不敢言。

    看得出来,候爷是向着她的,对自己女儿脸上一事,竟是不以为然,吩咐了一声,竟是走了。

    人微言轻。

    那时,顾今笙拿着胭脂水粉回去了,坐在客厅里想了一会。

    主仆几人欲言又止,见她在想事情,也就不说话打断她了。

    之前表小姐送她这胭脂水粉的时候,她并没想过要送人的,毕竟表小姐话说得漂亮,说什么是三爷的母亲派她送来的,这么一说,这胭脂水粉她是非得留着不可了,若是转手送了旁人,就显得不把夫人当回事了。

    照一般常理来说,婆婆送媳妇胭脂水粉,还不高兴得立刻试用了。

    后来,她们这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打起三爷的主意了,那表小姐一瞧就是对三爷有意思的人,又说了那些话,她心里便对她有了防备。

    她是三爷的未婚妻,表小姐又喜欢三爷。

    喜欢三爷的表小姐会不嫉妒她?会真的愿意和她共侍三爷?

    将心比心,反正她心里是抗拒的,不愿意的,说的那些话也全是反话。

    她虽不知道这胭脂水粉会不会有毒,但总归是不会用的,既然自己不用,她便多了一个心计,拿给四小姐用用了。

    前世经历了那样的悲剧,她早就看透了人心。

    有些人就是笑里藏刀,不可尽信的。

    当时的想法确实是:不知道这胭脂水粉里有没有放不干净的东西。

    果然,四小姐的脸出了问题了,只是不知道是四小姐的脸不适应这胭脂,还是这胭脂里面真的放了不该放的东西?

    如若是这表小姐在胭脂里做了手脚了,她还真的得防备着她了。

    只是,她胆敢把胭脂送过来给她用,必然也是作好了万全的准备了,定是打死不认帐的,这样的泼皮无赖,到时候就是证据摆在眼前了,她也要反咬一口,说是你设计陷害了她。

    若真是这般,这表小姐和当初的云溪还真是如出一辙,都是长得面相温柔,看着和善又单纯之人,但心思却是异常毒辣的女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