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9章 求上三爷
    顾云溪本想骗着四小姐的同情,由她出钱派人出去给她买些酸梅,但这四小姐一副听不懂的样子,见她说了一堆,直接和她言:“谁的日子好过呢,我现在更难过,今个跟你一块出来,啥都没干成,又弄了我了身屎。”一脸的墨汁,她有些恼火,想想自己的脸,愤愤的走了。

    脸上有墨汁,她还要回去洗了。

    脸上的疤去不掉,这也是一件烦心又伤心的事。

    四小姐匆匆回去了,正赶上谢姨娘来瞧她,见她上全是墨汁,惊讶的问她:“你这是去哪了?这脸上都搞的什么呀?”

    “别提了,那顾云溪,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气愤愤的把在顾今笙那边发生的事情说了,直听得谢姨娘连连拧眉:这三小姐,就是想拿你当枪使,真出了事,她把责任都推得一干二净,你可小心着她点。

    “我知道了。”

    “都还愣着干什么,快打水给小姐洗脸。”谢姨娘唤了奴婢。

    顾若圆洗了把脸,让奴婢都退了下去。

    她这些天一直没怎么吃东西,刚和顾云溪说到吃,现在回来后,也忽然觉得饿极了,便对谢姨娘说:“姨娘,我不能再吃素了,你都不知道的,顾云溪天天吃斋,现在都吃成什么样了,刚回来的路上,她忽然就吐了,还说她之前吃斋吃的,头晕目眩,这几天坐着作画写字,就会忽然晕过去,什么胃口都没有,所以才喊上我去找顾今笙,要从她那里要些酸梅汤,说是她现在没有胃口,这个开胃,可惜她差点毁了顾今笙的画,就没有给她。”

    她说了一大堆,最后还是那话:“谢姨娘,我要吃肉,你想办法给我弄些肉过来,我好久没吃过肉了,你看我都瘦了。”她怕自己大仇未报,也饿坏了自己,像顾云溪一样就完蛋了,人都没了,还报什么仇。

    谢姨娘听了却是蹙了眉:“不对呀,人家和尚也天天吃素,人家身体不是挺好,还个个长寿呢,素菜里面的营养不比荤菜少,只要搭配得好……”

    “姨娘,你到底给我不给我吃肉。”四小姐有些火了,她说了半天,她在说什么呀?还在顾忌顾今笙?连偷块肉都不敢?

    谢姨娘忙笑着安抚:“你别生气,听我说,你一会去问问三小姐,她有多久没来葵水了。”

    “问这个作甚么?我不去。”顶着这一张脸,若不是顾云溪说了半天,她都不愿意出门的。

    “好吧,我去。”谢姨娘有了主意。

    “你关心她这个干嘛呀?”

    “晚会你就知道了。”谢姨娘说罢这话,扭身要走。

    “姨娘,我的肉。”

    “等着吧,晚点给你拿。”

    ~

    谢姨娘匆匆去找顾云溪,她是生过孩子的人,到了这个年纪,什么事情没听说过,这明明就是女人怀孕后的反应。

    顾云溪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连未婚夫都没有,她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

    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谢姨娘还是决定亲自问一问。

    ~

    那时的顾云溪前脚回去,刚落坐下来,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她没胃口,满脑子就想吃酸梅汤了。

    现在周姨娘不在了,连喝口酸梅汤都这么困难,还得她亲自出银子买。

    “冬草。”她换了奴婢过来。

    “你去给我买些酸梅回来,多买一些。”

    “是。”冬草应了,就是没走。

    “还愣着干什么?去呀?”

    “小姐,奴婢,奴婢手里没银子。”冬草小声禀报。

    “没银子,你就不能想办法?”

    冬草红了眼,她一个奴婢去哪想办法?偷不成?

    就算偷,也无处可偷。

    主子们的银子是这么容易让她给偷出来的?

    顾云溪最终还是从身上摸出一块碎银,咬了牙,等她被选为四大才女了,到时候她的画一定会有很多人买的,不愁没银子。

    她只是一个庶出小姐,周姨娘逝,她也倍受父亲的冷落,靠着以往存的些银子过活,只出不进的日子,并不好过。

    冬草拿了碎银匆匆离去后,谢姨娘就进来了。

    谢姨娘上门,这倒是稀客。

    顾云溪瞧了她一眼,坐着没动。

    都这样了,还一副看不起旁人的样子,谢姨娘在心里冷笑,毕竟她是有事前来,便开了口:“三小姐,听说您身子不舒服,我来瞧瞧您。”

    知道是顾若圆和她说了,顾云溪也就淡声应了她:“是呀,最近胃口不太好。”

    “是不是葵水也有好久没来了?”

    谢姨娘忽然说这话?顾云溪便下意识的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有好久没来了。

    最近烦心事太多,也没有刻意记这种事情。

    想了一会,顾云溪和她讲了句:“好像是有好久没来了,和这有关系?”

    谢姨娘又低声说:“三小姐,照您这症状,倒像是孕前的反应,您不如去外面找个大夫瞧一瞧。”

    “你胡说什么。”顾云溪一下子火了。

    谢姨娘柔声说:“三小姐,究竟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有数,男人和女人只要有了那种事情,就难免怀上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别等了肚子显了,才发现,就来不及了。”

    顾云溪又惊又怒:“简直不知所谓,你给我走。”

    谢姨娘瞧她气得不行,也无所谓,走就走呗。

    “三小姐,您好自为之吧。”她扭身走了,顾云溪却是坐立不安了。

    谢姨娘的话,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她的确和男人有过关系,但这孩子究竟是谁的?她却不知道。

    兴许是羡殿下的呢?

    对,一定是羡殿下的。

    不,先去找上大夫确认一下,确认过了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如果是真的怀孕了,她要去找羡殿下,告诉他这个事情。

    她不求妻的位置,就是个妾,她也是愿意的。

    顾云溪坐在那里面色不停的变幻着,脑子也就有了注意。

    眼下是一定要先找个大夫确认一下的,不然她连觉都睡不安稳了,怀孕,这可不是小事。

    心里打定了主意,顾云溪唤来奴婢秋蝉,要了她的一套衣裳,打扮成奴婢的样子,从下人平时出入的小门里走了。

    顾云溪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出了府,谢姨娘便派了身边的奴婢荷香,悄然跟着了。

    荷香年纪三十,体态偏胖,但手脚行动上却是灵活,并不像那些胖子们似的手脚不利索,在谢姨娘还是府中奴婢的时候。两个人关系便好,那时候荷香也是个胖子,所以没前途,她后来谢素抬为姨娘,荷香便侍候她。

    看顾云溪竟是真的出了府,谢姨娘心里已有了数,看来十有八九是有过男人了。

    这个不要脸的贱货,这么小的年纪竟是有了男人,眼下还把肚子搞大了。

    想着周姨娘生前一直受宠,这口恶气就觉得好像终于出来了,她很是高兴的来找自己的女儿,和她小声说:“等着瞧吧,这顾云溪八成是搞大了肚子。”

    “姨娘,你说什么呢。”顾若圆没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回应她。

    谢姨娘便把之前在顾云溪那的事情说了,又说了顾云溪扮成奴婢溜出府的事情,顾若圆有些不敢相信:“姨娘,你说她搞大了肚子,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这就不知道了。”

    “难不成是羡殿下的?羡殿下以前是找过她好几回的。”

    “她会这么好命?怀上羡殿下的孩子?”谢姨娘心里有几分的不是滋味了。

    顾若圆冷哼:“什么好命?羡殿下要真是弄大了她的肚子,和她有那关系,为什么不提亲?不提亲,说明羡殿下就没想过要娶她,不过是玩玩她罢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她还有得活?”

    谢姨娘点头:“这倒也是。”

    “不行,这事得禀报笙小姐,好让她拿个主意。”

    四小姐惊讶:“姨娘,若是给顾今笙知道了,顾云溪还有得活?”

    “我就是要让她没得活,周姨娘在的时候,她们也风光了许多年了,是时候结束了。”

    “不行,姨娘,顾云溪不能出事,她若是现在死了,就剩我们了,少了顾云溪这根刺,她想要拨了我们这根刺便更容易了。”

    谢姨娘瞧她一眼,没想到她竟有这等脑子,想到这一层了,倒是她疏忽了。

    “你说得也是,先留着她吧,由她跟顾今笙慢慢斗。”

    母女俩小声嘀咕了一会,为了自己日后的安危,这事暂且不声张。

    ~

    不久之后,顾云溪就偷偷摸摸的钻进了一个医馆了。

    午后的时间,看病的人还是不少的,多半都是大人带着受了风寒的小孩子。

    好不容易轮到了顾云溪,她有些紧张的悄悄走过去,小声说:“大夫,我最近常常觉得头晕,吃不下东西,还伴随着呕吐,你看看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

    大夫是一位五十岁的男人,上了些年纪,略胖。

    外面的大夫是没那么多候门中的讲究的,直接伸出有些粗糙的手给她请了脉。

    女子的手一看便是没干过活的,十指不沾洋葱水,但这衣裳却是极为普通。

    在外面开医馆,这人来人往的,也算是见多识广了,瞧了一眼女子的脸,一边的脸细皮嫩肉,一边的脸有疤,只是别出心栽的给画了朵花,这样就更显眼,让人容易记住她了。

    这样的女子,万不是普通农户人家的孩子。

    请过脉,大夫答她:“小姑娘,这是喜脉。”眼前的姑娘瞧起来年纪不大,又是一个人前来偷偷摸摸的就诊,想必就没有成亲,所以称她为小姑娘。

    顾云溪面上一惊,忙问:“您是不是诊错了?”

    “错不了,不信您再去别家诊断一下。”

    “不,不用了,有劳您了。”顾云溪忙放了银钱,起身,匆忙离开。

    竟然真的是怀孕了?

    出了门,她的脸已是惨白,由于来得匆忙,鼻尖上都渗了细细的汗珠。

    她该怎么和羡殿下说呢?羡殿下会不会要她呢?

    她是欢喜,也带着忧愁的,感觉有了孩子就好像能抓牢了羡殿下一样。

    随着顾云溪的离开,那被谢姨娘打发过来的奴婢荷香立刻进来了,直接把一些银子放在了那大夫面前,足有十两,小声询问:“刚刚离开的那个姑娘,脸上描绘了朵花的,来看的是什么病?”

    瞧这样子,大夫也就明白了,那姑娘果然不是普通人,不然谁会盯着她呢。

    他默默的收了银子,如实的说:“那姑娘怀孕了。”

    “谢谢。”荷香匆匆离去,本想就此回去禀报此事,但看顾云溪并没有要回家的意思,反是走向了另一个地方,她还是立刻跟了上去,想看看她去哪,还是去私会搞大她肚子的男人了?

    她远远的跟着顾云溪,一路上竟是没有发现她。

    也是顾云溪心事太重,一直在想着怀孕之事,还有羡殿下知道后的想法,所以压根不知道有人跟着她。

    她走过那片林子,以前曾被一个男人在此侮辱了。

    路过那地,她跑了几步,想要尽快跑过去。

    好不容易跑到羡殿下所住的农家小院,里面依然静静的,她扯着嗓子喊:“表哥,表哥。”推了门,她准备进去的。

    “你又来干什么?”冷不防,羡殿下的声音从身后又传了过来,她忙回身。

    羡殿下正拿了鱼杆,还有鱼桶,里面有几条小鱼,看他的样子是钩鱼去了,他的两个护卫跟着他,只是,他看顾云溪的脸色并不好。

    “表哥。”顾云溪微微红了眼。

    “不要再过来见我。”羡殿下眸中带了些许厌烦,她已经厌烦了她这张楚楚可怜的脸,还是顾今笙那清贵的面容更耐人寻味。

    “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她小声的哽咽。

    “你胡说什么。”皇甫羡声音抖的高了,还带着怒意。

    “真的,表哥,我怀孕了,我这几天一直吃不下,月事也好久没来了,就在刚刚,我去外面找大夫检查了一下,大夫说我怀孕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怀孕了你买药打掉呀?你难不成想生下来?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怀孕,你丢不丢人?你还有脸活?”

    顾云溪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竟然说这样的话,他是想让她死吗?顾云溪哽咽:“表哥,这是你的孩子,是你的孩子,要是别人知道了,对你也不好的。”

    “你威胁我?”皇甫羡目露凶光,顾云溪从未见过的眼神。

    竟然真是羡殿下的孩子?看来羡殿下并不想认帐。

    隐藏在暗中的奴婢想悄悄走了,不料脚下忽然就踩到一个坑里,她便扑通一声扑倒,沉重的身子难免压倒了边上的竹子。

    皇甫羡目光微沉,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荷香吓了一跳,忙爬起来就要跑。

    “哎哟。”她还没有跑出去,背上忽然就挨了一脚,她直接扑倒在直,只觉得自己腰上都快断掉了似的,疼。

    一只脚狠狠的踩在她的背上,她疼得抽气。

    顾云溪也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看竟是谢姨娘身边的奴婢,顿时气得怒问:“是谢姨娘派你来的?”

    “我,我什么也没听见。”荷香本能的解释,虽然这样的解释他们可能不会信。

    皇甫羡当然不会信,他低了身,从靴子里抽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声不响的便抹了对方的脖子,一旁的云溪惊得捂住自己的唇,但很快也就平静下来。

    这个奴婢,是该死的,她怎么敢偷偷的跟踪她。

    “处理干净了。”他吩咐下去,转身回去了。

    顾云溪忙跟着他进了院子,但又觉得心惊胆颤的,羡殿下不会杀了她灭口吧?

    “这个孩子,本殿是不会承认的,这几天你可以住在这里,养一下身体,我会派人去府上知会一声。”

    “不,我不要打了这个孩子。”顾云溪摇头,这个孩子是她惟一可以拴住羡殿下的工具,她不能打了这个孩子,不然,羡殿下便更不会要她了。

    “这由不得你。”冷冷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

    “我不要,我不要。”顾云溪摇头,泪流,羡殿下现在对她真狠,狠到她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面对,他不应该这样对她的。

    转身,她拨腿便想往外跑。

    她想跑,又哪里是羡殿下的对手,皇甫羡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往屋里拽。

    “这几天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吧,打胎药没有买回来之前,我会一直绑着你。”皇甫羡找了绳子,利索的把她绑在了椅子上。

    “不要,表哥,我求求你了,我只想留下这个孩子。”

    他会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吗?不过是想用这个孩子威胁他,最后逼他就范,娶了她。

    她这个样子,他真是厌恶至极,连个妾的位置都不会留给她。

    把她固定好,他顺手拿块布塞她嘴里,不想听她叫。

    做完这一切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皇甫羡说不要这个孩子,自然是不会要的,她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所爱的人,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孩子,为什么要她成为自己的累赘。

    顾云溪绝望的坐在椅子上,扭动着被绑在背后的双手。

    她一定要逃离这里,只要回了府,告诉父亲,这孩子是羡殿下的。

    只要大家都知道这孩子是羡殿下的了,他便不能不对她负责。

    也许是羡殿下过于轻看了她,以为她一个普通的弱女子是没有办法从挣脱跑开的,那绳子被她在后面捣鼓了一会,竟是渐渐松开了些,再松开了些,最后手挣脱出来了。

    她松了口气,慌忙把脚上的身上的绳子解了,拨腿就往外跑。

    羡殿下平日里住在这儿,倒也真没安排什么护卫在此,就他的两个贴身的护卫此时也去收拾那婢女的尸体了。

    顾云溪匆匆跑了出去,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跑。

    顾不上脚下的坑洼不平,也顾不上脸上的汗水,她一口气跑出了这片竹林,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虚脱掉了,但她并不敢歇息,她要回府,只有回到府里,才算安全的。

    她怀了羡殿下的孩子,父亲一定会帮她的。

    父亲真的会帮她么?她忽然又迟疑了些。

    父亲拿什么给羡殿下压力,让羡殿下收了她呢。

    父亲当然没有办法给羡殿下施压,但她一定会生下这个孩子,给羡殿下施压。

    脑子有些乱,根本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就这样跑掉,羡殿下发生她不见了,会放过她?

    他刚才杀了谢姨娘的婢女,毫不犹豫。

    他会不会追杀她?会不会到府上暗杀了她?

    本以为这个孩子可以带给她一些帮助,忽然又孤立无助起来,羡殿下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一开始,就不应该告诉羡殿下的。

    但是,肚子早完会显出来,那时候她该怎么办?

    她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候府上是容不下她犯这等错的。

    难道,只要打掉孩子这一条出路么?

    不,不甘心,好不甘心啊!

    错过了这个机会,她如何才能来到羡殿下身边?

    羡殿下的心里,念念的可都是顾今笙。

    猛然,脑中灵光一闪。

    忽然就有了主意,有一个人,一定可以帮助她的。

    苏大人,一定会帮助她的。

    只要他知道羡殿下对顾今笙的心思,一定会愿意帮助她的。

    仿若看见了希望,她拼命的朝前跑去,她要去找苏大人,求见苏大人。

    苏大人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只要他把这个消息带给了皇上,羡殿下不收,也得收。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分明就是柳暗花明。

    等顾云溪来到太傅门前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落下之时了。

    在外面折腾到现在,一口没喝上,又饥又饿,还脑袋发晕。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她上前和门口的护卫说:“大哥,我是国安候府,笙小姐的奴婢,我有事求见苏大人。”

    门口的奴婢看她,不认识她。

    虽说不认识她,但既然她报得上名号了,门口的护卫还是让她等了一下,进去禀报。这事是直接禀报给了万青的,万青正在院里闲站着,听护卫前来说门口来了一位国安候府的奴婢求见,但是个脸生的,便抬步出去了。

    照理说,笙小姐若有什么事,会派薄叶来的,薄叶来回多次,门口的护卫都认得了,不会直接通报,会直接领进来的。

    万青往外走,来到门口,就见一个小婢女模样的人站在那里,不安的等着,一时之间竟是没认出来,只觉得眼熟了些。

    瞧见万青出来了,顾云溪是知道他的,还是忙上前说:“我找苏大人有要事求见,是关于笙小姐的。”

    万青多瞧了她一眼,看见她脸上的花,忽然就想起她来。

    她竟是打扮成婢女的样子来了,万青猜她是真有事了,便请了她进去。

    万青先领她去了客堂的次厅小坐,然后才去禀报三爷。

    苏长离正在沐浴。

    ~

    万青走后,顾云溪打了一下身边的次厅,连口水都没有,她渴得难受,也觉得饿了,伸手揉了揉肚子,这里有个小生命,她以后不能再吃斋了,不能饿坏了他。

    她等了一会,万青后来过来喊她,带她去了客堂,苏长离在那儿。

    他已经沐浴过,换了衣裳,整个人瞧起来神采奕奕的,贵气逼人。

    看着他,感觉自己更是低到了尘埃里去了。

    顾云溪行了礼:“见过苏大人。”

    “说吧。”他自顾的坐了下来,姿态矜贵,优雅入画般的男子。

    “苏大人,能给我杯水喝吗?我现在又渴又饿,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没喝一口水了。”

    苏长离瞧她一眼,她目光带着祈求。

    “紫菱。”他换了奴婢过来。

    “三爷,奴婢在。”

    “去厨房,拿几道菜盛碗饭过来。”

    “是。”

    奴婢退去,顾云溪看了一眼桌上的水:“苏大人,我想喝杯水。”

    “随便。”

    她一副逃难出来的样子,自然是勾起了他要探究的心理。

    顾云溪上前给自己倒了水,喝了。

    喝过,觉得好受了一些,但还是很饿的,她说:“苏大人,我能坐会吗?”

    “随便。”

    顾云溪坐了下来,又说:“苏大人,这事很重要,能让人都撤了吗?”

    “听到没,全都撤到远处去。”

    万青立刻让大家都退了下去,他也跟着走了。

    这个人,不知道搞什么鬼,来三爷这里故弄玄虚。

    苏长离说:“人都走了,你最好给我说出点惊喜。”

    顾云溪这才说:“苏大人,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助,你先别急着拒绝,若没有把握,我不敢不自量力的来找苏大人帮我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和顾今笙也有关系。”

    苏长离坐在圈椅上听着,没插话,他想听她能说出什么可以让他帮助她的理由来。

    “羡殿下一直都很喜欢顾今笙,这件事情,您或许不知道,也或许有所察觉。”

    苏长离便冷冷的瞅了她一眼:“没有证据的事情,乱传口舌是要被割舌头的。”

    “我当然有证据,因为这是我亲耳所听见的,也是羡殿下在我面前承认过的,我现在怀孕了,是羡殿下的孩子,但是他不想要,他拒绝承认这个孩子,就在之前,差点要把这个孩子打掉,我是从他面前逃出来的。”事到如今,说起这件事情,她已经平静许多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大人,羡殿下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意乱精迷的时候叫的就是笙儿这两个字,你知道他有多喜欢顾今笙吗?因为顾今笙,他是一定不会承认我的,也不会要这个孩子,但大人如果肯帮助我,去圣上那里说上几句话,让他娶我也便不是什么难事了,我倒不一定非要做正妻这位,即使是个妾,我也心满意足了。”

    苏长离没说话。

    “羡殿下这样一心念念不忘你的未婚妻,你就真的视而不见吗?还记得上次我邀请笙姐姐到我那里为我指点画的事情吗?那根本不是我要请她来的,是羡殿下逼我这样做的,他想近距离接近您的未婚妻,只要您稍微不溜神,也许,顾今笙有一天就成了他的了。”

    “但是,我是不愿意让这一切发生的,只要您肯帮助我,我一定也会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顾今笙永远是您的未婚妻,我也不会带羡殿下到她的面前去。”

    “羡殿下因为顾今笙的原因,越来越不喜欢我了,因为和我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他更怕被人知道,现在我又怀了他的孩子,他依旧怕得要命,之前在他那个农庄里,他把谢姨娘的奴婢杀了灭口了,他只想要顾今笙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吧,我心里很清楚,我是没有办法和顾今笙争了。大人也应该明白了,让他收了我这么一个令他厌恶的人,您不觉得是一件快事吗?”

    所有的话,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虽然根本没有帮她的必要,但让羡殿下恶心,确实是一件快事。

    不过他们是怎么发生那样的关系的,反正现在是搞大了人家的肚子,他还不认了?想偷偷摸摸的把这事处理干净了。

    他默默的冷笑,也就应了她:“这事,答应你了,皇上那边,明日我会去说。”

    “谢大人。”顾云溪掩下心中的高兴,又说:“我恐怕不能回府,我怕我现在回了府,他会找到府里,便不知会对我做些什么了。”

    “我会派人给你安排好住处,只要你不送人头给他,他找不到你。”

    “有大人这话,我就放心了,谢大人成全。”

    苏长离没搭理这话,他倒不是要成全他,他就是要恶心这羡殿下。

    他想除了这个女人是吧,他还偏要把这女人弄他身边去了。

    对他的笙儿一个念念不忘记也就罢了,他没法阻止别的人对笙儿动心,毕竟她是一个值得让人心动的女子,但明知她的未婚夫是他苏长离,还要找机会接近,就是他不对了。

    以为他是死的么!

    “万青。”

    “属下在。”

    “从府外找一处房子,今晚便把她安置好了,派个机灵些的人照顾她。”趁着天黑,把她送出去反而比较掩人耳目,不然,她这张脸,到哪都招摇,没事在脸上画朵花,多醒目的标志。

    “是。”

    “再派个人去她府上和她的婢女知会一声,就说她这几天和羡殿下在一起,陪羡殿下几日,免得她们到处找人。”

    “是。”

    ------题外话------

    不得不说的一件事情,我发现我加一更,好多人都跳更,只选择性的看一章,拼死加一更,然后变成这样子,泪奔了,那我加更干什么啊啊啊啊……(我/(ㄒoㄒ)/~)哭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