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0章 苏大人出面
    当天晚上,顾云溪被送出太傅府外,安排在了外面。

    这天晚上,谢姨娘派出去的奴婢没有回来,顾云溪也没有回府上,谢姨娘便隐隐预感着不妙了,恐怕荷香已经出了事情了吧。

    第二日,早朝过后,苏大人没有急于走,来到了皇上面前,他的寝宫。

    皇上坐在自己的龙榻上,上了半天的朝,疲惫呀。

    “苏老三,下了朝你不回去,磨叽到朕这儿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圣上您真是火眼金睛,臣还真有一事要求您了。”

    “求?”这个字都用上了,皇上若有所思,这能有什么事让苏爱卿求他呀?

    皇上当然也是老奸巨猾,不敢夸下海口全都应了他,便是说:“说来听听,要是能行,朕一定答应你。”

    “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无非就是给羡殿下身边多放一个妾罢了。”

    “……”这怎么挨着羡殿下的事情了?羡殿下可是出宫多日了。

    苏长离继续说:“我那未婚妻。”

    说到他的未婚妻,不得不提一下皇上痛心的事,他万没想到,他一个不溜神,他把婚给定了,他原本还想着把自己的一位公主赐婚与他,现在他与旁人定了亲,他便不好棒打鸳鸯把这婚事给拆散了。

    再说,他也拆不散了,也是听说了,人家两情相悦,是顾大都统的亲妹妹。

    苏长离说:“她有个妹妹,叫顾云溪,差不多十四岁了,在顾家排行老三,同时又是萧贵妃的侄女,羡殿下的表妹。”

    这扯了一大圈,怎么听着好像都是熟人呢?不知道这苏长离到底想和他说什么。

    “羡殿下出宫这段日子时常去国安候府上,这一来二去的,便与她这表妹顾云溪发生了些男女之间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现在不小心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

    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这羡儿怎么就没回来说一声?

    皇上蹙了眉,这若是普通的女子还好说,但这女子是苏大人未婚妻的妹妹,又是萧贵妃的侄女,还是羡殿下自个的表妹,这么亲近的关系,搞大了肚子怎么办?

    现在,他算是明白这苏长离来干啥的了。

    “昨个那顾云溪求到我府上来了,说是羡殿下不想娶她,这事其实也怪不得羡殿下,顾云溪之前正是生得貌美,才得了羡殿下的喜欢的,但前段时间不小心破了相,一时半会无法恢复,乍一看去,那脸是有点吓人了些,男人都喜欢脸好看的,可以理解。但那顾云溪说,她只要人在羡殿下身边就足够了,做个妾就成,给孩子一个名份,如若不然,她现在忽然怀了身子,国安候府的脸面上也挂不住,丢不起这脸,羡殿下若是真不愿意娶了这顾云溪,她也只有一死了。”

    羡殿下这事办得不妥,皇上心里有些不喜。

    苏长离又说:“我考虑着,这顾云溪怀的也是皇室血统,还是请皇上给个恩典吧,您只要令羡殿下收了她为妾,也算保了她和这孩子一命了,羡殿下日后就算不喜欢,放在后院不看就是了,一来不会传出去落人口舌,二来也算保全了顾云溪母子的性命了。”

    听到这里,皇上已经很不悦:“真是胡闹,他非要搬出去说想要清静,反倒惹上了个风流债出来。”

    苏长离说:“皇上息怒,天下男儿皆风流,只要把人都收回来了也无可厚非了。”

    羡殿下要是愿意把人收回到身边来,就不会由苏大人到他面前说这事了。

    皇上想了想,还是说了:“这样吧,朕下个圣旨给他,请他立刻回来,朕亲自和他说,让他把那顾云溪接到身边来。”

    “如此甚好,臣在此谢过皇上了。”话语一转,又略有犹豫的说:“只是羡殿下还不知道是我到皇上面前来求这事,若是知道怕是要恨上我了。”

    “放心吧,朕不说你就是。”

    这事,就这样成了。

    不久之后,皇上写了道圣旨,让身边的公公带了出去,传旨给羡殿下去了。

    ~

    昨个羡殿下就没有找着顾云溪,府上悄悄打探了一下,她也不在府上,倒是没想到,这顾云溪还没找着,却接到了一道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二皇子皇甫羡听旨:接到圣旨后立即回宫,不得耽误。

    皇帝竟是下了圣旨,看来不只是回宫这么简单了。

    羡殿下问了一下传旨来的公公,人家表示不知何事。

    没有办法,羡殿下只好骑了马,驾马先回了宫。

    来到皇上面前的时候,皇上的脸色便不太好看了。

    他向来欣赏这个儿子,宠爱他的母妃,也觉得他为人单纯了些,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但现在他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那女子还不到十四岁,还是苏大人未婚妻的妹妹,他自个的表妹。

    他居然还不想要人家了,让苏大人求到他面前来了。

    皇上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皇甫羡自然也是看得懂的,他先行了礼:“儿臣参见父皇,不知父皇昭儿臣回来,有何要事。”

    皇上忽然就冷哼一声:“你把人家顾家三女儿的肚子搞大后,不准备管了?”

    皇上竟然知道这事了?谁告诉他的?

    “不就是人长得丑点吗?你身边多安排一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是怀了咱们皇家的血脉了,这血脉不能不管,你这就去顾家提亲,把人接回来吧。”

    “父皇,我不会娶她的。”且不管皇上究竟是怎么听的这消息,娶她是万万不可的。

    “胡闹。”皇上一拍龙案,恼了。

    他平时看着极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与那些人一样,玩过了女人后看着不喜欢了就扔了?

    皇甫羡微微抿了唇,父皇从未对他这么大声的说过话。

    “那也是你表妹,你敢这样胡闹,就不怕传出去惹人非议么?”

    “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不会有人知道。”

    “怎么处理好?把顾家的人都灭口了?”皇上理所当然的以为,顾家的人都知道了。

    “……”

    “这事你速度给朕办妥了,把人领到身边来,好好把孩子生下来,那是咱们皇家的血脉,不能流落到了外面,至于你的正妻,你可以自己选择,朕不干预你。”但眼下这件事情,必须干预他了。

    皇甫羡垂了眸,他知道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便硬着头皮说声:“是,儿臣明白了。”

    他答应了,皇上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皇甫羡便问他:“父皇,这事我也是昨日才知道的,您是怎么得知的?”

    “你干的好事,还好意思说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

    “出去吧。”皇上有些头疼,他办这事让他有些失望。

    自己的骨肉都可以抛弃,这大好江山如果真给他,他管理得好吗,虽然说自古男儿多薄情,但落到羡殿下身上,他还是不太喜欢。

    再则,皇家向来重视开枝散叶,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也注重自家的血脉,真有了孩子,肯定是要留下来的,身边多一个女人怎么了。

    ~

    皇甫羡便郁闷的从皇上面前退了出去,他还没想明白,究竟是谁把这消息透露给皇上的,明明她自个也是昨天才知道自己怀了孕的。

    昨天,她跑了,去找过谁求救了?

    皇甫羡想了想,也就想到了一个人,顿时便觉得胸口怒意翻腾。

    这个贱人,一定是拿他的事情说给了苏大人听了。

    苏大人听了他对顾今笙的那些心思,一定是心里觉得咯应,不痛快,然后应了她的请求,找皇上为她求情来了。

    他喜欢顾今笙咯应了他,他便把这贱人直接推他这了。

    这个贱人,竟敢跑去找苏大人,拿皇上来压他。

    倒是小瞧她了,现在的她,也是玩得一手好计谋了。

    她就这么想生下这个孩子么?

    他可是越想越觉得恶心了,这个孩子,他一点不想留,他更不想去顾家提亲。

    站在冰冷的宫里,他心里一片怒海。

    “羡弟,你回来了。”太子瀚的声音传来,他含了笑的走过来。

    那笑瞧着,多少有几分的虚情假意。

    “太子殿下。”他行了礼。

    “怎么听说你把顾家三小姐的肚子搞大了?那女孩也才十四岁不到吧?”

    “……”这事他也知道了?明明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呵呵,羡弟,还是你够生猛,赶紧去把亲提了吧,这可是咱们皇家的血脉,不能流落在外了。”

    这一个个的,是逼着他去提亲呀。

    压下心里的怒意,还是说:“嗯,我今天准备一下,明日就去府上提亲。”

    “行,先恭喜你了。”太子殿下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他瞧起来意气风发的样子,好像心情不错。

    是因为他要娶那个丑女人,所以心情不错吗?

    他自然是记得的,这太子殿下的妃,相貌甚佳。

    暗暗咽下心里头的怒火,他大步流行的朝萧贵妃那边去了。

    ~

    这事之后,到了晚上,便是七夕。

    顾云溪在傍晚之前已经悄悄回来了,她现在就待在自己的府上,等着羡殿下朝她提亲,也准备等晚上朝顾才华坦白这件事情,给他提前打个招呼,让他好有准备。

    ~

    且说,本来顾今笙之前说好了要与苏长离一块过七夕的,但临时有变,顾湘君这日下午就约了她,说是晚上来她这儿一块过七夕,她应了,苏大人那边,暂时放下了,到时再说吧。

    她难得与湘君一起过七夕,不想拒绝她。

    天一黑,她便带着自己的奴婢过来了。

    孟田小姐也在,带着她的两个奴婢一块侍候在旁边。

    奴婢们院里摆上了果盘、五子、茶、酒水,还有鲜花几束。

    为了这一天,大家也是早早沐浴,于案前焚香后,几位小姐便围坐在了桌前,奴婢们坐一桌,一面吃了花生,瓜子,一百朝织女星座默祷自己的心事,没有婚配的少女可以希望长得漂亮或者嫁个如意郎,有婚配的可以默祷自己婚后可以幸福美满,夫妻恩爱。

    小姐姑娘们正在默祷着,苏长离就来了。

    看院里坐了两桌,他站了一会,没让守门的奴婢通报。

    是谁眼巴巴的盼着这一天,希望他带她玩的?

    特意寻问他这一天有没有时间,他答应了下来,她倒好,竟是忘记与他的约定,坐在这里玩起来了。

    几位小姐姑娘默祷完了,顾湘君提议:“我们先来玩个穿针乞巧吧。”

    “行,就玩这个。”顾今笙招呼一声,婢女把针线拿来。

    这些东西往年都会用上的,往年,她当然没有一次成功过。

    用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往年她做不到,今年一样做不到,但湘君是不一样的,她这个人向来心灵手巧,好像就没有她不会的事情。

    大家都瞧着她,顾今笙却忽然觉得身上一冷,下意识的朝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三爷,三爷什么时候来的?

    月色下,他身子站得笔直。

    她忙抬步走了过去,轻声喊他:“三爷,您来了。”有些愧疚,说好的事情恐怕要食言了。

    他默默叹口气,他能责备她吗?

    “三爷,你过去跟我们坐一会吧,先玩一会。”既然人来了,总不能打发他走吧?若是这样子,三爷内心一定会生气的。

    “就坐一会吗。”她伸手拽了他的衣袖,苏长离这才跟她过去,有点不太情愿的样子。

    “哇,湘君小姐好厉害。”奴婢们那边已高兴的拍手。

    湘君小姐也高兴的回身,当看见苏长离来时,她微怔,很快便明白过来。

    “笙妹妹,你是不是早就与苏大人约好了?你该早点告诉我的,不然,我今天就不来打扰你了。”

    说什么大实话,顾今笙反有点不好意思。

    “也没有啦。”究竟是没有约好,还是没打扰她?这话说得模棱两可的,苏长离瞧她一眼,承认约好了很难为情?

    孟田这时含笑说:“笙姐姐,你可以和苏大人先出去玩玩的,我们自己玩也是可以的。”

    湘君忙咐和:“对,对,我们自己可以玩,你们赶紧走吧。”

    那怎么行呢,今笙忙摆手:“大家一起……”大家一起玩,话还没说完,苏长离已经截了她的话:“这样甚好,你们玩得高兴。”

    “走吧。”拽了一下顾今笙,他转身走了。

    顾今笙有点傻眼了,怎么能把湘君扔在这儿跑掉?

    “快走啦,我没事啦。”顾湘君推着她就往前去,这妮子力气怎么这么大?被她推得蹭蹭往前跑了好几步,她不得不尴尬的忙和她挥手,顾湘君满意笑意。

    苏大人在这样的日子来找她,说明是真的很喜欢她了。

    哪像她,虽是当选的太子妃,马上也就要大婚了,可那个人看见她,就像看陌生人一样。

    顾湘君默默望天,默念:“天上的神仙呀,你说我能怎么办呀?以后成了亲,天天面对一个冷面夫君,这日子能幸福么?”

    且不说湘君是否能幸福,那时的顾今笙跟着苏大人出了府。

    府前,停了一匹马,是一匹马,而不是一辆马车。

    顾今笙站着不动,看着那匹马发怔,三爷该不会想让她坐马吧?

    她不会骑马呀?

    小时候是有跃跃欲试过,但并不成功,后来哥哥不带她出去玩,也没教过她骑马了。

    “想试试吗?”苏长离问她。

    “三爷,我不会骑马。”她有些窘。

    “我会就行。”他牵了她的手,往马前走。

    三爷是要与她同骑一马?这样真的好吗?

    “我送你上去。”三爷托了她的身体,她还没准备好,人就被扔上去了。

    三爷不过是个文官,力气怎么这么大?她又不是小孩子,说扔就扔上去了。

    顾今笙惊呼一声,之后就感觉三爷的人也上来了,坐在她的身后,抓了缰绳,策了马。

    整个人分明就是落在他的怀里了,被他完全圈住,身上全是他的气息,她一下子挺直了背,忙和他说话:“三爷,你为什么骑马?”不应该是马车吗?

    “骑马不好吗?”他反问了。

    有什么好的,距离这么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他怀里,很羞耻的。

    “爷记得你小时候也很喜欢马的。”

    三爷很怀念她那次骑马之事?他不是第一次提她那时候了,暗暗抿了唇,还是轻声和他说:“三爷,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哥哥后来不肯带我玩,便没学过。”

    “你要是还喜欢,爷以后教你。”

    “现在就可以教呀。”这样便可以转移彼此的注意力了,不会觉得太羞耻。

    “来,你抓住缰绳。”

    “你的两只手分别抓紧两根缰绳,缰绳的一端用大拇指按住,另一端用无名指和小指夹紧。”三爷还真是个行动派,她说现在学,他立刻要把缰绳交给她,顾今笙也不是胆小的,反正有三爷在马背上呢,她立刻接了缰绳,照他说的方式做。

    “如果你想马现在慢步,你就放低缰绳,挺直上身,双腿有节奏地往前推马肚子两侧,保持马儿行进的速度。”苏长离放开了她,让她自己试。

    顾今笙照做,马儿慢步,也挺容易的。

    “当马儿快步时,你要跟着马儿的节奏一站一坐,站是用大腿和小腿的力量夹紧马肚子作为着力点,坐是借助腰背力量往下坐,双脚放松,辅助性踩住马镫,脚后跟不能抬起来。”

    好像也挺容易的样子,顾今笙跟着站起来,马儿跑得快些的时候,她重心不稳,身子一下子歪了出去,惊呼还没有出口,后面的人已经稳稳的抱住她在怀里,抓住了她手里的缰绳。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儿,下次再学,不然你腿上要受不了的。”温热的气息就打在她的脖子上,痒痒的,使得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脖子。

    马慢慢穿过空荡的街道,晚上的行人不多,马背上只有两个人,当马慢下来的时候,气氛便有些诡异。

    “三爷。”顾今笙打破这份安宁的诡异,不说点什么是不行的。

    “嗯。”

    她想了想,还是硬找出一个话题:“这京城里你晓不晓得谁家的小姐温柔贤淑?”

    问他这话什么意思?他会认识许多别人家的小姐?了解人的家性情?“不晓得。”放在她腰上的手微动,她的腰真细,好像一个使力便会捏断了似的。

    今笙假装没感觉,勉强忍下腰上的酥麻:“三爷,你看我燕京哥哥还没有定亲。”前一世,他直到死都没有定下亲事,一来是应该与母亲的死有关吧,想为母亲守孝,这一世母亲依旧去逝了,如果还和前世一样……

    不,她想改变哥哥的命运。

    这一世,他也可以有美满的姻缘。

    即使要守孝,孝期满后,他便可以成亲了。

    离母亲去逝,已经过了半年了。

    已过的事,无法挽回,活人之事,她还要努力去改变。

    为母亲守孝,哥哥守满一年足够,这三年,由她来守便可。

    父亲虽说是答应找媒婆要为哥哥提亲,这些天还一直没有动静,恐怕父亲也不认得什么好人家的姑娘,毕竟尊位不同,父亲这样的身份,认识的也都是和他差不多的人,倒是三爷,他在朝中,身边都是文武大臣,认识的也多半是位高之人,她虽不求对方有多高的身份,但也不能亏了自家哥哥的。

    至少,也应该是个文武大臣的女儿吧。

    ~

    原来是为她哥哥操心来着,苏长离便回了她话:“你哥哥这事,你做得了主?”

    “虽说做不了主,但要是有不错的小姐,让哥哥先结识了,也是会动心的吧?”他平日里人在宫里,实在也难以结实什么女子,身边出入的都是男人。

    苏长离这才应了她:“容我想想。”

    “谢三爷。”

    “不用和爷客气。”为她做这点小事,本也是举手之劳,只要把人安排了就好。

    那她就不客气了,继续说下一个话题:“三爷,翰林书画院什么时候才会报名参选。”

    “再等小半个月吧,你完成了?”

    “快了。”

    “三爷,是全国性的吗?”

    “不,那样会需要很久的时间。”光是报名时间就要拖上三二个月,甚至更久,面向全国,那便是来自各城不同的人了,怕有的人为了出名,会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参选。

    所以,报名的对象是针对京城的小姐和公子们的。

    “三爷,今天是七夕,你要不要许个愿?”

    “爷是男人。”这种许愿的事情是女人做的。

    “……”

    她今天话好多,想培养一下气氛都找不到功夫。

    “三爷,时间好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她想回去了,和三爷单独骑在马上,她很担心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而且,外面蚊虫太多了,分明就是出来喂蚊子的。

    “行。”他依了她,弄个人在怀里,并不好受,不如回去算了。

    这种大热天,又是晚上,他也不太大可能带她去某个暗静的地方与她单独坐下来,这样不但喂了蚊子,还更容易让两个人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三爷,我坐你后面吧,前面坐着好不舒服。”

    “行。”他依旧应了,坐他面前,他还要抱着她,那种感觉,很是折磨人,也很是考验他的定力。

    所以,两个人调换了个位置,顾今笙坐在了他身后,轻轻的抓了他的衣角。

    “笙儿,你坐稳了。”

    “嗯,三爷我坐好了。”她答应一声。

    驾……

    他策了马,想赶紧把她送回去算了。

    哎哟……

    马忽然奔跑起来,她坐在后面就有点不稳了。

    本来只是抓着他的衣角,整个人差点要歪下去,本能的便一把抱住了他精壮的腰。

    苏长离只觉得身上一阵热燥,她突然扑过来抱住他的动作力度并不小,在那样的挤压之下,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背上一颤一抖的……

    笙儿已经在发育了,他早有注意到,逆天的发育,瞧起来甚是壮观。

    顾今笙那时趴在他身上不动了,本来是有些羞耻的,竟是这样主动的把三爷给抱住了,但片刻之后也就冷静下来,抱一抱也没有关系的吧?三爷不是也经常主动抱她?

    三爷的腰腹处,好结实的样子,和女子柔软的肚子还不一样。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虽是隔着衣裳,还是撩得苏长离腹下胀了起来。

    “三爷,你身上的肉真结实。”他有见过府里的一些家丁,或者是在街上有看见过,他们有的瞧起来胖乎乎的,大腹便便,走起路肉都在晃。

    她本是无心的一句夸赞,听在男人的耳里却是带着挑逗的,苏长离向绷了身子,绷紧了的身子越发的硬实起来,她显然不知,手往他胸前摸了一把,以前三爷抱她的时候,他的胸部总是把她压得疼,女子都是柔软的,没想三爷的胸部也这么硬实,难怪平时抱他的时候这么硬了。

    苏长离倒吸口冷气,警告她一句:“笙儿,你在爷身上这样乱摸,是在挑逗爷么。”

    顾今笙怔了一下,忙手了手,她才没有那个意思。

    手又被他给抓了回来,放在他的腰上说:“抱着爷,别乱摸了。”

    顾今笙暗暗撇了嘴,依旧抱住他的腰,回他一句:“三爷你这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这是要抱怨他没让她在身上乱摸么?苏长离只觉得眼皮跳了一下。

    马又慢了下来,她在自己背后的磨蹭着,那种柔软的触碰,简直——折磨得人欲仙欲死。

    “笙儿,换位置,坐到前面来。”

    “我不坐前面。”她在后面挺好的,他再也碰不到她,也不能看着她了。

    “快点。”他直接转了个身,才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伸了手,竟是把她从身后给一下子抱过来了,简直了,当她是小鸡么?

    但是,她整个人过去的时候,却是落坐在他怀里的。

    铺天盖地的吻席卷过来,她根本没有防备,简直是亲得她措手不及。

    三爷的舌,就像灵巧的蛇,在她嘴里扫荡,游走。

    太不要脸了。

    她躲着他的吻轻声喊他,身子也努力想要挣开,离她远一些,能不能理智一点?

    三爷平日里瞧着也不像是一个满眼淫色之人,更不像是一个不能自控的人,他瞧起来多半都是一副泰山压顶也依旧面不改色的姿态,但为什么每次和她在一块,他都这么吓人?

    “三爷……”她气呼呼的喊他,双手用力推他,也不管两个人会不会掉下去摔个四肢残废。苏长离眸色微动,默默的叹口气,到底是松开了她,只是把她搂在怀里低声说句:“爷控制着呢。”

    “蚊子咬我。”

    “……”

    “坐稳了。”驾……

    他策马,马飞奔而去。

    他这叫控制?他这能叫控制?有这样骑马的?这坐姿很羞耻的。

    顾今笙羞耻的坐在他怀里,掂着身子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方便她狠狠咬上一口。

    三爷你清醒一点吧,她还没及笄,对一个未及笄女子有这样的举动真的好么?

    太禽兽了。

    苏长离被她一口狠狠的咬在肩膀上,到底是闷哼了一声,她可真敢下嘴,抱她的双臂却是紧了些,在她耳边说了句:“肉快咬掉了。”

    谁知道呢,反正,她要惩罚他的不自控,但到底也是松了口,低声咕哝他一句:“活该,让你欺负我。”

    他有欺负她么?他低声笑,明明是他被她媚惑得失去自制的能力。

    “你还笑。”

    “不笑了。”

    这一晚,他始终没说羡殿下和顾云溪那件事情,等明日羡殿下来府上提亲,她会知道这一切的。

    下马的时候,顾今笙觉得腿有些发软。

    苏长离坐在马背上看着她,和她挥挥手。

    顾今笙下了马后都不看他一眼,扭身就跑了进去。

    太禽兽了,她忽然不想搭理他了。

    ~

    这事之后,苏长离便策马回去了。

    作为他的贴身护卫,万青和梅风终于敢现身了,默默的跟着一块打道回府了。

    他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

    对于自己近乎于禽兽的行为,三爷也没什么好说的,没法辩解。

    自认为自个是个洁身自好之人,别人也这么看他,他对女色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女色误事,女色误国,他也一直这么认为,却没想到,一朝得了顾今笙,从此纯洁是路人。

    在浴池里泡了一会,对于肩膀上的那个牙印,他瞧了一眼,也只能摇头。

    真是可着劲的咬了下去,看来是把她惹急了。

    他没有想要上药的意思,任由血迹往外渗,慢慢凝固。

    次日。

    由于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顾才华刻意留在了府上。

    昨天晚上顾云溪来和他说了,他虽震惊,但听她说羡殿下一定会来提亲的,也就压下了满腔怒意。

    还未出阁,就让搞大了肚子,自然是要赶紧提亲,出嫁。

    不然,等肚子大了起来,怎么见人呢。

    国安候府丢不起这个脸。

    就在今天早上,谢姨娘前思后想了一夜,最终还是暂时忍了下来。

    她的婢女一直未归,想来定是凶多吉少了。

    这个心狠手辣的贱人,一定是怕事情败露了,所以才杀了她的奴婢。

    只是,不知道她肚子里到底还有没有那个野种的存在。

    谢姨娘还不知道羡殿下要来提亲的事情,她心里正诅咒着顾云溪的恶毒。

    一大早上的,便有喜鹊从国安候府的上空叽叽喳喳的飞过。

    顾今笙迎着太阳站在院中,袭人在她旁边指着天上的喜鹊说:“小姐,有喜鹊耶,是不是我们府上又要有什么喜事啦。”

    能有什么喜事呢?她这一大早上的便之眼皮突突的跳个不停,心绪也不宁起来。

    “小姐,小姐。”薄叶这时匆匆跑了进来,她刚从外面巡视一圈回来,不想竟是看见了羡殿下,而且还带了不少礼物来了。

    “小叶子,什么事呀这么急匆的的。”

    “小姐,奴婢看见羡殿下到府上来了,还带了不少礼物进府呢,就刻意溜进去听了一下,没想到羡殿下竟是来朝三小姐提亲来着。”这气人不气人,顾云溪要是嫁给了羡殿下,指不定要有多得意呢。

    以后,恐怕会反过来报复她们家小姐了。

    顾今笙只觉得眼皮又突的跳了一下,不该来的还是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