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1章 必要她死
    羡殿下前来提亲,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国安候府。

    顾才华自然是高兴得很,顾云溪怀孕之事虽然丑了些,但终究是不会太丢人了,他现在也是巴不得这个女儿赶紧嫁出去,能为妾已经不错了,毕竟她那张脸,好人家也是看不上的,现在跟着羡殿下,也算是她的福份了。

    顾云溪那时在自己屋里来回走了一会,片时,就见冬草匆忙跑了回来,高兴的说:“小姐,小姐,羡殿下来了,朝候爷提亲了。”

    顾云溪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才算滚落下来,他来提亲就好,她的孩子总算保住了,只要离开这里,跟了羡殿下,它日……

    顾今笙所欠她的,早晚有一天,她会讨回来的。

    顾云溪被提亲一事,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事既然在府上传开了,谢姨娘现在也是知道了。她在屋里来回不安的走着,晃得四小姐有几分的不耐烦。

    “姨娘,你走来走去的做甚么?不能坐会吗?”

    谢姨娘叹口气:“这三小姐被羡殿下提亲了,你说羡殿下怎么会愿意娶她这么个丑八怪?”

    “我哪知道。”

    “这事有点邪门,我派出去的荷香到现都没有回来,照理说,她是为了掩人耳目把人给杀了,但羡殿下都朝她提亲了,她还掩什么耳目?”

    她想不通,四小姐也没想通,她现在的脸都没有好,心情也不大好,才懒得想这些事情,依旧趴在床上发呆。

    “我出去一下。”谢姨娘是坐不住的,转身走了。

    她想找顾今笙,和她说说。

    谢姨娘去了今笙儿,被请到了客堂坐了下来。

    奴婢上了茶,谢姨娘说:“笙小姐,我今个是有一件事情要朝您说。”

    “什么事。”

    “前几天三小姐四小姐不是来过您过吗?她们从你这回去之后,我听四小姐说起了在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圆姐儿冲撞了您,她万不是故意的,还请您莫放在心上。”

    “谢姨娘多虑了,这等小事我早就忘记了,自家姐妹哪有隔夜仇。”她若真有心代四小姐道谦,早来了,也不是过了几日后了。

    谢姨娘就这性子,说话喜欢绕弯弯。

    顾今笙也不急于知道她今天来此的目的,反正她来了,绕个弯子后还是会说的。

    她说得大度,谢姨娘也不管她有几分的真假,她不过是绕了个弯子,顺便提了一下前几天的事情,代四小姐道个谦求个情。

    谢姨娘含笑说:“您说得是,姐妹之间自是没有隔夜仇的,前几天我听圆姐儿说过三小姐的事情后,前思后想,便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就跑过去朝三小姐询问了几句,问她是不是有很久没来葵水了,您猜她最后干什么去了?”

    今笙笑笑:“谢姨娘,我怎么能猜得出来呢。”

    谢姨娘叹了口气:“她所有的症状都像极了怀孕初期的症状,我让她出去找个大夫检查一下,她当时发了很大的火,但我前脚离去后,她后面就打扮成婢女的样子,偷偷的溜了出去了。”

    “怀孕吗?”顾今笙心里有些吃惊,她怎么会怀孕的?谁的孩子?

    谢姨娘忙应:“是的,千真万确,她一定是怀孕了,所以一个人匆匆的跑了出去,连个奴婢都没有带在身边,我为了确认事情到底如何,便打发了我的婢女荷香偷偷跟着过去了,结果您猜怎么着?”

    今笙没猜,她也猜不着,她又不是神仙,便望她笑笑,等她说下去。

    谢姨娘叹了口气:“自那日偷偷跟着三小姐离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本来心里也猜想,是不是让三小姐发现了,然后杀人灭口了?或者三小姐出去后把孩子已经便偷小产了?但今个听说羡殿下竟来朝她提亲了,我便知道事情不是那样子了,荷香一定是被杀了灭口了,那是因为荷香偷偷的跟着三小姐的时候,发现了与她苟且的男人竟然是羡殿下……”

    顾今笙眸色已沉了下来,他们竟然在一起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会在一起的?

    “笙小姐,羡殿下又来提亲了,说明三小姐肚子里是真有孩子的,那孩子还在,只是我又大胆的猜想,羡殿下一开始恐怕是不愿意娶三小姐的,只是这笨脑子不够用,许多的事情也想不明白,但有一样我还是明白的,一旦三小姐真被羡殿下接走了,日后她的路子宽了,有了荣华富贵,恐怕不会放过笙小姐的。”

    谢姨娘这样说并不是因为她关心顾今笙的安危,更多的是,她也见不得周姨娘的女儿有好日子过,还另外添了一件让她堵心的事,她的婢女死了,她觉得一定是被顾云溪和羡殿下给杀死了。

    谢姨娘的话无疑于也说到了顾今笙的心坎上去了,她淡淡的笑了一下,说:“谢姨娘你想多了,都是自家姐妹,云溪的想法应该和我一样,自家姐妹不会有隔夜仇的,现在云溪要是能过得幸福我也就放心了。”

    “奶娘,去厨房吩咐下去,一会做些酸梅汤给三小姐送过去,再煲个老鸡,给三小姐好好补一补身子。”

    奶娘应下。

    谢姨娘心里微怔,明明前几日还不给三小姐酸梅汤呢,现在她为什么要对顾云溪好?怕了?

    顾今笙又说:“走吧,我们一块去瞧瞧云溪,都该去恭喜她一声的,她现在指不定正高兴着呢。”

    顾今笙站了起来,谢姨娘也便立刻跟着她一块往外走。

    恭喜她,当然是不可能的。

    她要确认的是,顾云溪到底有没有怀孕,虽然心里也已经十拿九稳了。

    主仆一行,这便来到顾云溪院中。

    乍瞧顾今笙来了,她倒也不意外,猜着她准是听说了羡殿下提亲的事了。

    “笙姐姐,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若是有什么事,差个奴婢唤我一声,我过去便是了。”

    今笙瞧了她一眼,自个坐了下来说:“你现在是两个身子的人了,也坐着吧,别累坏了身子。”

    顾云溪微微一怔,她知道他怀孕了?

    想来,是苏大人和她通过信了?

    知道就知道吧,反正她马上就会跟着羡殿下了,虽说未出阁就孕了不太好看,但她知道也无妨。

    “谢笙姐姐体谅。”她坐了下来。

    看来是承认自己怀孕了,她倒是大方得很呢,估计心里正想着母凭子贵的吧。

    顾今笙眉眼微笑:“几个月了?”

    “我,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她毕竟还小,没这方面的经验,也不会掐算时间,但想着自己上次和羡殿下在一起的时候,大概也就是端午节后不久,时间上应该就是差不太多的吧。

    还真是够厚颜无耻的了,未出阁就怀了身子,她半点的羞耻心都没有。

    顾今笙说:“你这怀的可是皇家的血脉,斋饭日后不吃也罢,佛主是会体谅你的,我已吩咐厨房下去,一会给你炖个老鸡汤喝,日后想吃什么,你便直接吩咐厨房给你做吧。”

    突然待她这么好?这翻脸真的是比翻书还快,前几日一个酸梅都要不下来,她说的那些话,可是历历在目,顾云溪瞧了她一眼,笑了笑:“谢笙姐姐,您待我真好。”

    一定是心里害怕了吧?

    她只要能跟着羡殿下,将来生个儿子出来,母凭子贵,就算不能成为正妻,也足够顾今笙见着她恭恭敬敬的了。

    两个人虚套几句,顾今笙说:“自家姐妹,不待你好,待谁好呢。”

    谢姨娘在心里呸了一口,这顾今笙现在可是真虚伪,若是不知道她对顾云溪做的种种,她几乎就要信以为真的。

    谢姨娘这时也含了笑说:“三小姐,恭喜你了,将来荣华富贵之时,我们还都仰仗着您的提携呢。”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然,就她这德性,就不信羡殿下会真喜欢。

    顾云溪也就继续虚伪的说:“那是一定的。”说得好似她真的可以提携旁人似的。

    谢姨娘这时又好像忽然想起一件事似的,说:“对了,我那个婢女荷香,前几日派她出去给我买些东西,到现在还没有回府,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或者让人害了去?这要是再不回来,我就真得去报官了,三小姐,您和羡殿下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能和羡殿下说一声,给那边打个招呼?让官府尽快给查明此案?”

    顾云溪这才想起荷香来,那个婢女是让羡殿下给杀了。

    这谢姨娘一定是想试探她的吧,她心里冷笑,不自量力的贱人。

    “谢姨娘,一个婢女罢了,没了就没了,羡殿下哪有那功夫为一个婢女劳心劳力。”婢女的命是不值钱的,亏她谢姨娘说得出口。

    谢姨娘脸色微僵,在云溪看来荷香不过是个婢女,但与谢姨娘一起做婢女的时候就是认识的荷香,忽然没了,这事是一直堵在谢姨娘心里的。

    今笙便说:“谢姨娘这事可以报官了,不用麻烦羡殿下,到时候我和哥哥打声招呼,让他去官府说一声,尽快找到荷香,这人总归是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

    谢姨娘忙道谢:“谢笙小姐。”

    “自家人,都是应该的。”

    顾云溪心里冷哼,说得漂亮,还自家人呢。

    顾今笙忽然又问了她:“云溪,羡殿下这次来提亲,是要娶你为正妻的吧?”

    提到这事,顾云溪有片刻的尴尬,怎么可能会是正妻,如果不是苏大人帮忙,她连妾都捞不到。

    只是,在顾今笙面前她不愿意落下风:“当然,到时候母凭子贵,这还不是早晚之事。”又说:“对我来说,正妻或妾都不重要,能跟在羡殿下的身边,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哪怕做个婢女也是幸福的。”

    正说着这话,羡殿下忽然过来了,一块来的还有顾才华。

    瞧这俩人一块来了,大家也就忙站了起来。

    “见过殿下。”

    “爹。”

    顾今笙逐个行了礼后说:“听说云溪妹妹怀孕了,我来瞧瞧她。”

    顾才华只觉得眼皮一跳,这事好像都知道了呀,他原本想着不外传,就极少的人知道的。

    皇甫羡眸色淡淡的扫了一眼顾云溪,她是迫不及待的把这事告诉了笙儿了。

    顾云溪垂了眸子,觉察到了他的不悦,她也只能闭嘴不语。

    顾今笙张大眼睛瞧了一眼羡殿下,问他:“听说殿下今个是来朝云溪妹妹提亲的,恭喜你们了,云溪妹妹能由你照顾,我们都放心。”

    皇甫羡心里堵得慌,还是应了她:“知道云溪怀了身子,我特意来接她跟我一块回宫的。”又问云溪:“云溪,你现在愿意跟我回宫住吗?”

    “我当然愿意了。”云溪含了一抹娇羞。

    “那就走吧。”

    “现在就走吗?”顾云溪有些疑惑,这么快。

    “嗯,父皇特意交代,一定要把你接回宫好好安胎,皇家的子孙不能委屈了,你不愿意吗?”

    “我愿意,我先收拾点衣裳。”

    “不用了,到了宫里,会有新的衣裳,这些衣裳便穿不着了。”

    也是,顾云溪立刻朝顾才华躹了一礼:“爹,我先跟羡殿下去宫里了。”

    顾才华只能点头:去吧。

    这女儿,不是嫁出去的。

    未婚便怀了孕,与人为妾,自然是没有什么风光的大嫁之礼。

    羡殿下早上过来,不过是带了些礼物,娶他女儿为妾,由于她又怀了身子,便直接要把人带回宫了。

    顾今笙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为什么这一切都提前了。

    她以为,这一世羡殿下不会再娶云溪,可到了最后,甚至还没有到最后,羡殿下便把云溪接回宫里了。

    难道,这便是宿命?不论她如何,都逃脱不了前世的宿命?

    她望着他们渐远的身影,目光迷离。

    皇甫羡猛然回了身,他想再看她一眼。

    这一走,恐怕是真的再也无法看到她了吧。

    她的神情上竟是有着说不出来的悲凉,那眼神,竟是有些凄凉。

    他并不懂,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

    难道,会是因为他和顾云溪吗?

    她心里嫉妒了么?

    怎么可能呢,她已有了苏大人,怎么可能会在乎他喜欢哪个女人。

    皇甫羡让自己清醒了一些,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这个贱女人,以为跟着他就可以飞上枝头上了?

    他会让她知道,这个选择会让她后悔终生。

    ~

    主仆一行,就这么离开了国安候府。

    顾云溪的两个婢女冬草秋蝉常随她左右,算是陪嫁过去的,便跟着她一块走了。

    没有什么大嫁的风光,也没有什么大红衣裳,毕竟羡殿下连正妻都还没有。

    顾云溪就这样跟着皇甫羡上了他的马车,前往了宫中。

    就在顾云溪离开后的不久,顾今笙也回去了,只是把自己关在了睡房里,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闭了眼。

    羡殿下把云溪带走了,这对她的打击,很大很大。

    好像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人的宿命好像是无法改变的,即使重活一世。

    为什么要重活一世,为什么要再次经历前世的痛苦呢。

    “小姐,苏大人来了。”薄叶在外面喊她,她没有吭声,好像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薄叶在外面喊了几声,悄悄推了门,就见她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闭着,好像睡着了似的,但小姐睡觉应该不会趴着睡吧?这个姿势多难受?

    “小姐,苏大人来了。”她轻声叫。

    若是往日,她听见苏大人来了,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是从三小姐被带走开始,她就很不对劲了。

    薄叶默默的退了出去,难道是因为三小姐去了宫里,对小姐的打击甚大?

    莫非小姐以为三小姐走了,以后就是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会报复她?

    薄叶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胡乱的猜测着,然后来到客堂,和苏长离禀报:“苏大人,小姐好像不太高兴,趴在床上没有动。”

    “府上发生什么事了吗?”苏长离询问了一句。

    薄叶想了想,还是如实的说:“之前羡殿下前来提亲,把三小姐带到了宫里去了,三小姐走后,小姐就不对劲了,然后就回了屋,趴在床上,到现在连姿势都没有换过。”

    果然,是这件事情。

    “我去看看。”苏长离抬步往外走,去她闺房。

    奴婢们站立在外面,默默相望。

    苏长离推了门进去,顾今笙正睡在靠边的大床上,帐子是白色的,整体的格调都是白色的,她是一个淡雅的女子,喜欢素净的颜色。

    房间的格调,其实和他是有几分的相似的。

    苏长离没心情看她房间的布置,来到床边看她。

    她果然是趴在床上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由于是闭着眼,也不知道是他来了。

    苏长离觉得胸口有些不畅,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喊她:“笙儿,怎么了?哪不舒服了吗?”

    乍听是苏长离的声音在身边了,她猛的睁开了眼,慢慢坐了起来。

    苏长离看着她,她神色确实不太好,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死了男人了。

    “发生什么事了?”他故意又这么问了句。

    他想看看,她究竟会怎么说。

    顾今笙抬眸看他,三爷长得真好看。

    这一生有他,真的是应了那句:得之她幸,失之她命。

    也许有一天,她还是会失去三爷的,毕竟,前世便不曾拥有过,这一世,恐怕也只是烟花一现。

    猛然,她依了过去,双臂环在他的颈项上,声音带了些无力的沙哑:“三爷,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难过。”

    和他预期的答应是不一样的,她忽然依过来抱紧他,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她问这样的话,未免显得多愁善感了些,抬手,他也伸出双臂把她给抱住了:“傻话,爷会死在你前头。”

    顾今笙没得着答案,有些不死心的再说,加重了语气:“假如,我死在你前面呢,就在三四年之内,我忽然死了呢。”前世的时候,三爷早过了婚嫁的年纪,还一直未娶,这一世,因为要等她,他还要再等个二年,也早过了婚嫁的年纪。

    即使他们这一世早就相识了,但依旧逃不过前世的宿命,三爷还是没能在他该婚娶的时候成婚。

    若有一天,她真的死了,三爷会不会一直单着呢?

    她不知道,她当然也不愿意他孤孤单单一个人,所以才会忽然有此一问。

    苏长离伸手拉开她的双臂,看着她,她眸色微红。

    “突然说这种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今笙看着他,从未曾如此大胆的直视过他。

    伸手,她摸上三爷棱角分明的脸,每一处都是雕刻出来的,触碰在手上的肌肤也光滑,不像有的男人脸上坑洼不平,难看死了。但下巴上还是有些粗糙的胡渣,三爷是有胡须的人,可显得更是有一番别的魅力。

    苏长离伸手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在脸上摸。

    真是越来越大胆了,都敢上他脸上摸了。

    “三爷,我真的要谢谢你能喜欢我,但是,要是有一天我死了,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能结婚生子,而不是一个人。”说了这话,她往他唇上亲,以往都是三爷主动订她,她也想主动一回,亲三爷柔软的唇。

    “顾今笙,你给我说清楚了,你忽然说这些鬼话是几个意思?”苏长离没让她亲到,避了一下脑袋,抓住她双臂的手紧了紧。

    顾今笙觉得手臂上有些疼,再看苏长离似乎动了怒的样子,她微微清醒过来。

    她刚才都做了什么?

    还没有走到最后呢,她就已经认输了吗?

    不,她不会认输的。

    即使她躲到羡殿下的背后,她也必须要她死。

    是的,顾云溪必须死,只要她死,她才能活。

    前世的悲惨,她拒绝重复。

    清醒过来,顾今笙也就笑了一下,轻声说:“三爷,你弄疼我了。”瞬间,又恢复了往日,阴霾一扫而去。

    苏长离松开了她,只是绷着脸不善的瞅着她,一副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的姿态。

    顾今笙叹了口气,依了过去拽着他胳膊说:“三爷,你别生气啦,我就是刚才做了个恶梦,梦见我死了,三爷一直没成亲,一直一个人,心里有感而发。”

    原来是这样子,这个解释苏长离还是能接受的。

    只是,瞧了瞧被抱住的胳膊,她一脸娇态的依在他胳膊上,胸都挤压到他的胳膊上了,她真是一点知觉都没有的样子,他却是下意识的想要抽出胳膊,哪知她抱得紧了一些。

    真是大胆得很,都会主动撩他了。

    “三爷,再给你说个事,今天羡殿下来提亲了,把云溪带宫里去了。”

    “哦,那不挺好的么,以后便少了个人在你面前烦你了。”

    “可是云溪怀孕了,他们什么时候在一块的?”前世的时候根本没怀孕之说。

    “管他们呢。”苏长离对他们的事没兴趣。

    苏长离没兴趣,顾今笙兴致高呢,她就是想不通啊!

    “三爷,照理说,羡殿下不可能喜欢顾云溪的,我听谢姨娘说了,她派去的奴婢都失踪了,到现在没回府上。”她把自己的分析又说了一遍,和谢姨娘的想法差不多,就是想不通……

    “照理说,羡殿下原本是没想过要娶她的,只是最后迫于什么压力才娶了她,那就是云溪找了什么人了,你说会是谁给了羡殿下压力?难道是萧贵妃吗?”

    她简直是自言自语……

    对人家的婚事这么上心,苏长离瞧她的眼神有了些的不善,直言:“是爷出了面,去求了皇上。”

    “……”顾今笙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苏长离不喜欢她这震惊的样子,抽出胳膊说:“你猜的不错,羡殿下没想要娶她,甚至不想要这个孩子,但那日顾云溪找了我,我答应帮了她。”

    “你,你为什么要帮她呀?”今笙只觉得胸口被点了一把火,没想到背后使力的人竟然是三爷,如果没有他的出手,顾云溪现在孩子都没有了吧?更不要谈被羡殿下带回宫了。

    “因为他掂记爷的女人,爷就给他塞个他不喜欢的女人,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顾今笙想了想,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他是说羡殿下掂记她?所以三爷心里恼羡殿下,就帮了云溪一把,找了皇上施压,羡殿下不得不把顾云溪带走。

    三爷这都什么逻辑?真是要气死她了。

    默默的叹了口气,她退到床的一边去坐了,离他远一点。

    三爷并不知道她的过往,她虽是气,却拿他没办法,还能骂他不成?

    他是帮了云溪,但却在她的路上放了一大块绊脚石,搞不好,还能跌在上面摔死她。默默了咬了唇,虽是不怪他,看他的眼神还是带了些许的幽怨。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在怪我?”苏长离果然是看得她的眼神。

    “不敢。”

    “人家羡殿下和顾云溪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你该不是心里嫉妒了吧?”

    “你胡说什么。”顾今笙的声音抖的高了些。

    “脑子里除了男女之事,就不能往别处想一想。”

    她还教训起他来了,苏长离看着她不说话了。

    “她和我的积怨已深,已到了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的地步,若是日后让她得了势,以后不知道要怎么报复我,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了。”

    原来是怕这个,苏长离心里也就释然了,和她说:“放心吧,有由爷护着你,爷不死,谁也不敢欺负你。”

    “明着不敢欺负,暗着被人暗杀了呢?”她扭过脸不再看他,表示对他这件事情的做法不满。

    “……”

    “爷派些人过来,全天十二个时辰的保护你。”

    “算了吧,我就是说说而已。”

    “爷是认真的,这事我会给你安排好。”

    顾今笙没再拒绝,默默叹口气,又爬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胳膊,脑袋搁他肩膀上去了。

    “三爷,我们先说好了,她的事情,以后你不能再管了,你要是再帮她一次,就等于让我死一回。”他常在宫里,顾云溪又到了宫里,指不定还有什么求着他的呢。

    苏长离自然是点了头:“爷听你的。”又着重加一句:“放心吧,她去了宫里,日子不会好过得了。”

    他岂会不清楚她们俩人的恩怨,本就没想帮她之意,只是想恶心一下羡殿下罢了。

    顾今笙在他肩膀上重重的点头,被她咬了一口的肩膀隐隐作疼,他忍着没啃声,只是伸手捏了她的下巴,让她的下巴远离自己受伤她伤害的肩膀。

    ~

    与此同时,羡殿下的马车也一路哒哒的往回赶路,顾云溪与他一块坐在马车里,他一直都绷着脸,一字不语,也不看他。

    顾云溪沉默了一会,低声、怯怯的喊他:“表哥。”

    皇甫羡这才瞧了她一眼,她装得倒是可怜,但他再也不会为之所动。

    “表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想多了。”他语调放软了一些。

    “我就知道,表哥不会一直生我的气。”她高兴起来,小心翼翼的又带着讨好的看着他。

    皇甫羡慢慢的平息下自己的情绪,给她一个淡淡的眼神。

    她现在怀的可是皇室血脉。

    不久之后,马车回到宫里。

    重华宫。

    这是羡殿下在宫里时居住的地方,顾云溪来到后,便被安排到这里的一个房间里。

    房间虽不算宽敞,但终究是皇宫,她终于来到这个无数女人都梦想能到的地方了。

    压下心里的高兴,就听羡殿下和她说:“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了,一定也累了,喝口茶,休息一会,等会我传太医来给你诊断。”

    “嗯。”她高兴的点头。

    终于从顾今笙的魔掌下脱离出来了,等她得势之日,她一定要让生不如死。

    “柚子,你留在这里侍候。”柚子是常在他面前侍候的宫女,听到吩咐便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应下。

    交代完这里的事情,皇甫羡也就抬步走了出去。

    顾云溪见他走了,也就对柚子说:“我现在有些饿了,给我拿些吃的来吧,冬草秋蝉,你们两个跟着柚子一块过去,熟悉一下宫里的路,再多拿些酸梅汤过来、还有葡萄也多拿些来,我最近喜欢吃酸的水果。”

    “是。”冬草和秋蝉也忙应了下来,跟着柚子一块去了。

    从国安候府到宫里,虽然主子只是妾的位置,但也比在国安候府做个人人都可以欺凌的庶女不知道好多少倍。

    那时,羡殿下来到了萧贵妃的面前,皇上也正在萧贵妃那里坐着说些话。

    皇甫羡走了进来,俩人也就不说话了,向他瞧来。

    “儿臣见过父皇。”皇甫羡行了礼。

    “那事办好了吗?”皇上开口问了这事,看来还真是放心上了。

    “父皇,儿臣已把人接到宫里,安排好了,一会就传太医过去给看看。”

    皇上点了头,才算满意下来,和他讲:“不过是宫里多个人,不要落人口舌才好。”

    “先前是儿臣考虑不周了。”

    态度不错,皇上还算满意:“这段时间就待在宫里吧,外面那些个地方,就不要去住了,另外,你的婚事,也尽快给办了,看中了哪家的小姐,你说一声,朕下旨给你赐婚便是。”

    “是。”

    皇上便站了起来说:“好了,朕也回去了。”一堆的国事还要忙着来处理,现在还要处理孩子的事情。

    萧贵妃忙跟着往外送,嘴角含了笑:“皇上,臣妾送送您。”

    俩人一块朝外走了几步,皇甫羡站了一会,等了一会,萧贵妃也就回来了。

    再次回来之时,萧贵妃脸上已换了颜色,暗沉下来,冷笑一声说:“这个顾云溪,我倒是小瞧她了,就凭她也凭生下皇室血脉。”

    顾云溪的生母虽是她的庶妹,但嫡出的和庶出的之间又哪里有多少真正的姐妹情,本想在她们面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令她们仰望的,哪想到一不溜神,竟是让这顾云溪怀了上皇家的血脉。

    那个丑妇,脸都毁成那样了,哪里配得上她的儿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