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4章 拜访
    万里晴空的一天。

    宫中。

    在冰冷的屋里憋了多日,顾云溪终究是憋不住的了。

    羡殿下一直不曾来看她,是想把她打入冷宫吗?

    现在她这里除了自己带入宫的两个婢女外,就连柚子都不来了,这明显的是要对她不管不问了呀。

    她才不要过这样的日子,她要过好日子,过荣华富贵的日子。

    羡殿下不见她,她可以见羡殿下呀?

    她刻意打扮了一番,把自己脸上的疤依旧拿笔画了朵花,拿胭脂涂上实心,给遮住了,一朵鲜花像有生命似的活跃在脸上。

    “小姐,您还没出小月子呢,这样出去怕不太好吧?”她的婢女冬草跟在后面小声和她讲。

    “有什么不好的。”她满不在乎,觉得自己身体现在完全康复了,何况她还没生出来,有必要非在床上躺一个月吗?现在那个床躺一下都觉得犯恶心了,没生前为了安胎便天天躺着,现在生不出来了,还要她躺?

    顾云溪转而又一瞪眼:“你刚刚叫我什么?”

    “夫,夫人。”一时之间没绕过来,毕竟小姐叫了许多年了。

    顾云溪这才算满意了,迈着碎步快步往外走,她一定要见到羡殿下。

    她毕竟不是头次来这重华宫,对这一块还是熟悉的,绕了一圈,总算来到了前面。

    她也不是头一次来这里了,有些宫女还是识得她的。

    她现在为何住在这重华宫,宫女们私下里也是晓得一二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过是被冷落的妾,宫女多半是不放在心上的,没有搭理她。

    没人理她?顾云溪暂时无所谓,自己不过是个妾,不受宠的妾,这些宫女狗眼看人低,正常,这样的气她在国安候府受的还少吗?

    顾云溪闷头就进了抄手游廊,准备去羡殿下的居所。

    “这不是云溪吗?不躺着好好休息,怎么跑出来了。”羡殿下还没见着,就在游廊里遇着了萧贵妃,她貌似关切,但现在顾云溪是明白的,关心她都是假的。

    要真关心她,不会这么久了都不来看她。

    当然,她不在乎,不看就不看吧,就算不看她,她现在还是羡殿下的妾,已经是他的妾室了,生死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萧贵妃假装关心她,顾云溪也就柔和含了笑,走过去行礼:“妾身见过贵妃娘娘。”

    萧贵妃不喜欢她用妾身这个称呼,眸色变了几分,语气也就重了些:“月子都没有出,你就到处乱跑,是想要把晦气带给别人吗?”

    她初次经历这事,并不知道月子不出是不能到处乱跑,更不能跑别人家里的。

    顾云溪拿出好脾气柔声说:“我就在这院子里走动走动,也不去别处。”

    萧贵妃冷笑,问她:“你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这是指她脸上的伤疤难看。

    顾云溪假装听不懂这话,故作天真:“为什么不好意思?”

    萧贵妃冷笑,真是懒得搭理她,不自量力。

    她以为进了宫就有好日子过了?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知死活。

    罢了,由她跑去,冲撞了某些贵人,被处死才好呢,到时候就怨不得她了,皇上也无话可说。

    甩袖,萧贵妃走了。

    顾云溪以为萧贵妃是被自己气走的,毫不在意,还觉得自己是赢了这一局。

    她扭身继续走,来到羡殿下的居所外,有护卫拦着不让她进,她也不在意,立刻站在外面喊他:表哥,表哥。

    喊过,又觉得不对,立刻又改了口:“夫君,夫君。”

    皇甫羡立刻从里面走了出来,眸中带些怒意:“闭嘴。”

    顾云溪眸色微动,柔声说:“表哥,你一直不来看我,我都想你了。”

    “你给我闭嘴,滚出去。”

    云溪委屈,红了眸子:“表哥,我也不想小产啊,你如因为我小产便对我这么凶,让别人知道了可是会骂你无情无义的。”

    “你威胁我?”她果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现在竟是开始受她的威胁了?

    顾云溪忙摇头:“我哪敢,我都是为了表哥的名誉着想,这世上没有比我更爱表哥的人了,您只有成为一个爱民的皇子,将来才能治国不是么,可表哥若连自己的妾都不爱,又如何爱民呢。”

    “你在胡说什么?你给我滚进来。”皇甫羡有点不敢置信,那话是她说出来的。

    顾云溪默默的跟着他进去了,她的表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又岂会不知道。

    他虽贵为皇子,但到底是贵妃所生,所以不能被立为太子。

    他虽不说,但她还是了解他的心思,也许这便是庶出之间的心灵相通吧。

    他想要那个太子之位,但他又得不着,就像她一样,想得到嫡女之位,不管怎么样,还是得不到,周姨娘最后死了,她与嫡女之位从此无缘。

    她虽得不到嫡女之位,可羡殿下却是有机会的。

    ~

    如今的表哥是那样的讨厌她,甚至恨不得杀了她吧。

    只有成为他手中有用的工具,他才会对她另眼相看。

    为了表哥,也为了自己的未来,她一定要帮助表哥,夺得那个位置。

    跟着皇甫羡走进他的居室,他冷冷的盯着她:“你这个贱人,刚才的话你若再敢乱说一句,我立刻杀了你。”她想死也就算了,竟是想拉着他不成么。

    那样大逆不道的话,她竟然敢说出来。

    什么治国……那是皇上的事情,他不过是个皇子。

    顾云溪任他发怒,依旧柔声说:“表哥,难道你不想得到那个位置吗?如果你不想得到,便算我没说过,如果你想得到,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助你成功。”

    “我再警告你一次,再让我听见你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立刻杀了你。”

    顾云溪好言相劝,柔声细语:“表哥,您说这话小声点,让别人听见可不太好了,我如果真死在宫里了,表哥的对头就会在皇上面前说些你的不是了,会让皇上误以为你是个无情无义之人,连自己的妾室、表妹,都敢杀,又怎么会顾及手足之情。”

    苏大人能够几句话就令皇上下了令让羡殿下把她接回宫里,可见皇上是不喜欢羡殿下干一些无情无义之事的。

    这个问题,顾云溪早就想明白了,羡殿下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至少在宫里,她是不会死的。

    她若死了,一定会有人在皇上面前嚼舌根的。

    皇甫羡的确是不会把她怎么样,至少在宫里,他是真的不会动她,但还是被她气得不轻,狠狠的盯着她,说了一个字:滚。

    顾云溪没有办法,只得滚。

    羡殿下现在对她是满满的不信任,自然不会立刻听她的话,但她相信,早晚有一天,羡殿下会听她的意见的。

    因为,她们是同一类人。

    她温柔的朝他笑笑:“表哥,那我先走了,我的话,你放在心上,你要相信我,我是最爱你的,我不会害你的,你好了,我才更好不是么。”说罢这话,她扭身离去。

    她也算是经历了许多大起大落之人了,到了今天,那份心思也确实沉静下来了,她也可以做到在别人暴跳如雷的时候,她毫不生气。

    生气,是弱者的行为。

    强者,只要看别人生气就够了。

    早晚有一天,她会变成那个强者的。

    ~

    走出羡殿下的居所,她来到重华宫外。

    这宫殿,真贵气,是多少个国安候府都攀比不上的。

    早晚有一天,她会说服羡殿下的。

    她想成为这宫中的女主人。

    只有成为这宫中有的女主人,才能够为所欲为,才能够把顾今笙抓过来,狠狠的折磨她。

    就算是苏大人,又能奈她何!!!

    ~

    她漫步在宫中,一切入眼的,都让人觉得心动。

    既然踏入了第一步,那个位置离她还会遥远吗?

    一个小小的妾室,真的以为她会满足么?

    她要的可是皇后之位,而表哥,则是这个天下的男主人。

    宫中时尔有巡视的护卫来回走过,对她的出现倒是视若无睹。

    “夫,夫人,您这是要去哪?”秋蝉小声询问。

    “随便看看。”她声音极轻,像是飘了很远很远。

    本以为可以生下个皇子,现在孩子也没有了,想再次怀上表哥的孩子,恐怕还要费一番的心思了。

    她脑子里琢磨着一步要怎么办,她不能坐以待毙的。

    ~

    “夫人,您看,那不是大少爷吗?”冬草眼尖,忙给她指了一下。

    果然,就见不远处的长廊里,顾燕京正站在那里,在他身边还有一位贵气的女子,那女子正是芊晨公主,她貌似有些印象,但又不太记得了。

    ~

    此时,芊晨公主正轻声细语的说:“都统大人,没想到你竟是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妹妹,我听说她作画时间并不久,但这一次排名都在我之上呢。”她说这话带着谦虚,没有丝毫的架式,声音也极是好听,甚至带些嗲气,听起来有几分的像撒娇。

    顾燕京是个武将,平时身边也都是男人,从未有哪个女子站在他面前与他单独说过话,眼前的公主娇柔得不像话,纤细的身子,好像一个巴掌都能把她捏碎了似的。

    他多少有点拘谨,人站得笔直,一板一眼的回应她:“笙儿真正学习作画也不到一年的时间,这都是她苦练的结果,当然,这也都是苏大人教得好。”

    提到苏大人,芊晨公主面上笑得有几分的不自然,说:“苏大人还是重楼的老师吗?”

    “也算是吧,做过她的琴师,也指点她的字画。”

    竟还有这么一层关系,还做过她的琴师。

    芊晨公主心里有些许的落漠,还是故作轻松的说:“看来这是名师出高徒了。”

    又多说几句:“我与重楼倒是有过两面之缘,第一次她是男儿装扮,我竟没认出她是个女儿身来,还骂她是个登徒子,现在想来都分外不好意思呢,第二次是在选京城四大才女那日,我们一起同台,后来还说上几句话,这些日子一直想登门拜访重楼,与她聊一聊诗词歌赋,就是不知道她是否方便,我便不敢前去打扰。”

    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顾燕京也就说:“笙儿平日都在府上,她也是一个好客之人,喜欢与人结交的,就怕她有时性子太直,反会冲撞了公主。”

    “不会不会,我这个人性子也直,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我就喜欢与直性子的人说话,和心眼多的人打交道太累了。”

    顾燕京不由得低笑了一下,没有心眼那不成了傻子,尤其在这些皇族面前,没有心眼,脑袋随时不是要掉下来了。

    “你今日几时回府?一会我随你一块前往可好?”

    “公主先请求过皇上再说吧。”公主外出,并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他也需要负责她的安全的,这事马虎不得。

    “好,我这就去和皇后娘娘说一说去,你等我哦,我说过就来找你。”

    “……”怎么说风就是雨,他现在还没到离宫的时间,擅离职守可不是闹着玩的。

    芊晨公主扭身跑开,要去找皇后娘娘说这事情,顾燕京微微拧了眉,看向从游廊尽头的拐角处走来的顾云溪,她轻手轻脚又甚是害怕的样子。

    “大哥。”她眸中眨了红,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顾燕京瞧她一眼,微微蹙眉:“干什么?”

    “大哥,我,我小产了。”她有些哽咽着说,她和顾燕京的关系比较远,他平时很忙,基本上说话的时候都不多,可也正因为这样子,顾燕京对她的了解便少了许多。

    她作出可怜的样子,自然是要驳得他的同情。

    离开了国安候府,现在到了皇宫,了解她的人并不多,她总要再博一博,或者,大哥真的会同情她呢?

    顾燕京倒是有些意外,但既然小产了,他有什么办法:“那就好好休养吧。”

    顾云溪便伸手抹了把眼泪:“我在宫里无依无靠的,我想家了。”

    和他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因为她与顾今笙的关系不好,他对这位庶出的妹妹便喜欢不起来,再加上她姨娘所做的那些事情,她就显得更不讨人喜欢了。

    “既然进了宫,这宫里就是你的家了,回去吧。”他想转身就走,但想到之前芊晨公主的话,一会还要来找他,他不得不继续站一会。

    顾云溪没有走,她朝顾燕京走得近了一些,哽咽了几声:“大哥,因为我小产的事情,羡殿下可能不太高兴,好几天都不肯见我,我特别难过,这宫里真的是冷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情味,还是咱们府上好。”

    “……”但这不正是她求来的么?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大哥,你是不是还在气我。”

    “……”又管他什么事了。

    “以往是我不懂事,与笙姐姐有诸多的误会,可现在周姨娘已经死了,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还是和我从小一块长大的笙姐姐,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很想你们的。”

    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她的生母害死了他的母亲,这是无法原谅的事情。

    留着她们兄妹不杀,已经是顾及手足之情了。

    “大哥……”顾云溪忽然就跪了下来,眼泪哗哗的流。

    顾燕京微微拧了眉:“你这是作甚么?”

    “大哥,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今笙那边是很难有缓和的余地了,但大哥这里是不一样的,他们之间的认识本来就不深,许多的误会也是顾今笙说给他听的,兴许她哭上一哭,大哥便会心软也不一定。

    “你赶紧起来,让人看见像什么话。”还以为他欺负了她这个庶妹呢。

    她哭得更凶了:“不,大哥不原谅我,我就跪在这儿不起。”

    “你又没对我作过什么不值得原谅的事情,我没怪你什么,你起来吧。”

    “谢谢大哥。”顾云溪这才有几分怯怯的站了起来,又小声询问:“大哥,东来现在还好吗?”

    “不知道。”送过去之后他便没去了,哪知道他好不好。

    “大哥,我想见见东来,我也想他了。”

    “……”

    “东来那么小,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了那些苦头,万一他吃不了苦,想不开怎么办?”

    “你想多了,他不会想不开的。”没谁比他更想好好的活着了吧。

    “大哥。”顾云溪又抽噎起来。

    上次和羡殿下说过东来之事,都不知道他办得如何了,现在东来简直就像消失了一样,看不见他的人。

    “大哥,你能不能把东来调到宫里来,就待在我的身边,我人在宫里,也好时刻看见他,有个照顾,他若是犯了错,我也可以随时管教他。”

    “大哥,我求你了。”她又跪了下来。

    真是说跪就跪了,好像他不答应她便又不会起来似的。

    “行,改天我让人把他送到你身边来,你自己亲自照顾吧。”到时若是闯了什么祸,便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反正,他人不在国安候府就成。

    “谢谢大哥。”她又忙抹了眼泪。

    “你站起来。”他有几分的不耐烦,觉得自己今天和她说得太多了,所求的事竟还都成全了。

    不管目的出于什么,总归觉得不太舒畅。

    顾云溪便站了起来,但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先回去吧。”顾燕京开始赶她,有点不想被芊晨公主撞见她。

    “大哥,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你说吧。”不知道又要求什么。

    “我真的很想笙姐姐了,有许多的话我也想当面和她说,我特别想和她说声对不起,请她原谅我,您能不能回去后给笙姐姐带个话,让她到宫里来一趟,我好亲自与她说。”

    “知道了。”

    “谢谢大哥。”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到了宫里后,才想起家人的好,倒也没看出她有什么虚情假意来。

    “你且先回去吧。”

    他再次催她走,顾云溪一直不走,自是有不走的道理。

    她刚听见他们的话了,那芊晨公主一会还过来,她想趁机认识一下芊晨公主。

    在宫里认识一位公主,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顾燕京催她,她磨蹭着:“大哥,还有父亲,我也好久没看见他了,您回去后就告诉他我在宫里挺好,千万别告诉她我小产的事情,我怕他会担心我。”

    她好像凡事都为旁人想到了,体贴又周到。

    若是没有府里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她还是那个瞧起来娇柔的顾云溪,但有些事情发生了,是很难改变了。

    ~

    那时,芊晨公主已跑到皇上的面前去了,她平日里虽是养在皇后膝下,但最爱她的还是皇上,所以她便跑到皇上跟前来求他了,不巧的是,皇后娘娘也刚好在。

    皇后娘娘的身子骨近些年是不大好的,气色也不好,难得她亲自过来找皇上,皇上自然是要见她的。

    两人正说着话,说的是太子瀚和羡殿下的事。

    皇后说:“皇上您看,连羡殿下都有妾室了,要是运气好一些,孩子都要生下来了,倒是瀚儿这里,除了一个太子妃的人选外,侧妃都还没有,您看……”她想把自己的侄女给太子瀚,这一直是她的心愿,但这事还是要征求皇上的意见的,他最近干预太子瀚的诸事,尤其是把自己的侄女塞给太子瀚这事,还是要求得皇上的认可才行。

    “父皇,父皇。”公主已经喊着进来了,她一脸明媚,娇俏可人。

    皇上看她进来心情好似大好般,皇后也微笑开了。

    “西凤来了。”这是她的小名。

    “儿臣给父皇请安,给母后请安。”芊晨公主立刻行了个礼。

    “西凤,过来坐,让父皇瞧瞧你。”对这位公主,他果然是很疼爱的。

    芊晨公主便跑到他的面前,笑嘻嘻的说:“父皇,母后,儿臣有一事相求。”

    “无论我的西凤要什么,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朕都摘给你。”

    芊晨公主笑颜:“父皇,我不要天上的月亮,我就想出宫一趟。”

    “怎么又出宫了,外面那么乱,坏人太多了。”

    “父皇。”芊晨公主拽了他的胳膊,撒娇:“您放心吧,会有人保护我的,我刚才已经和都统大人说过了,请他陪我一块出宫,我想去他们府上见一见顾今笙,就是那个顾重楼,才女,名次还排在我前面的才女。”

    皇上若有所悟,点头,作出一副我明白的表情和她说:“就是那个苏大人的未婚妻呗。”

    皇后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们父女俩说话,一个父慈一个女娇。

    “父皇,您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答应,答应,有都统大人在,朕还是放心的。”

    “谢谢父皇,母后,我走了。”芊晨公主立刻作了一礼,扭身跑了。

    “哈哈。”皇上看她扭身跑出去倒是笑了,和皇后说:“瞧见没,西凤多像一个快活的小鸟,无忧无虑的生活着,也不知道什么是烦恼。”

    皇后便笑着说:“是啊,真羡慕西凤现在的样子,想当年,我们谁不是从她这个时候过来的,也都曾经无忧无虑过。”只是后来经历了太多,大家的心性都变了,尤其在这个皇宫之内,权势会让人变得越来越贪婪。

    人的欲望,是无法停止的。

    皇上便站了起来朝外面的护卫吩咐:“去,传都统大人过来。”

    ~

    且说,当芊晨公主过去的时候,都统大人已经不在了。

    她的小短腿毕竟跑不过护卫,护卫早把人叫走了,但等在那里的,还是有旁人。

    顾云溪并没有离开,她望着走来的芊晨公主,她的表情有些惊讶。

    “你是谁呀?”

    她不认识顾云溪,她上次进宫也差不多是半年前的事情了,随着时间在变,脸上也都有了些变化,大家都在慢慢长大。

    “芊晨公主,我是云溪,都统大人的妹妹顾云溪,也是羡殿下的妾。”

    说是羡殿下的妾芊晨公主就明白了,若有所悟的点头:“原来是你呀。”上下打量她一眼,落在她脸上的疤上。

    “你倒是挺会给自己画的,这朵花像真的似的,看来你也挺会作画的,这次翰林书画院选出京城四大才女的时候你是不在的吧。”

    “我当时正在宫里安胎,便错过了。”

    “那真是太好了,你若真是去了,没准你就成了四大才女之四了,就没我什么事了。”那时候可就丢人丢惨了。

    虽不知道顾云溪作的画到底怎么样,但看她脸上这朵花,便觉得不会比她差的。

    顾云溪便低笑了一声,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现在我错过了这个机会,说明是我没有这个命,公主您本就应当属于四大才女之列。”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

    “对了,我一会就要去国安候府了,你想不想跟我一块回去看看呀?”她并不知道顾今笙与顾云溪有什么别扭,才有此一问,其实也是随意一问。

    顾云溪便红了眸子,说:“我倒是想,只是既然入了宫,哪有我随便出宫的自由,要是笙姐姐哪日能来宫中有趟和我见上一面,以解我思念亲人之愁,我便心满意足了。”

    芊晨公主不由噗的笑了:“瞧把你可怜的,让个人进宫有这么难么?到时候我给她块宫牌,让她随时出入皇宫便是了。”

    “真的?”

    “这还能有假,我对顾重楼可是仰慕得很呢,四大才女的排名,她竟还在我之上,就我是个垫背的。”话是这样说,她还是很高兴,就算是垫背的,那也在四大才女之列啊!

    “笙姐姐被选为四大才女了?”顾云溪有点吃惊,她在宫里,并没有人朝她说过这事。

    这个蠢货,怎么可以被选上?

    她是错过了这次的四大才女之选,若不然,这个位置一定是她的,哪里轮得了顾今笙出这等风头。

    连顾今笙都可以入四大才女之列。

    隐下心里的嫉妒,顾云溪还是忙说:“如果你见着了我笙姐姐,代我朝她说声恭喜好吗?”

    “这有什么问题,一会见着她我就代你转告了。”说了这话她转身四下看了看,这都统大人去哪了?怎么还不来?

    “顾云溪,你有没有看见你哥?他刚还在这儿,怎么不见了?”

    “我大哥他走了,你来之前便有护卫请他,说是皇上请他过去的。”

    “父皇?我先去找他了,改天有时间再找你聊。”芊晨公主立刻扭身要走。

    父皇不会是又想改变主意吧?明明上一刻刚答应过她的。

    ~

    顾云溪默默望着她离去,眼里满了冷意。

    天真又无邪的样子,又愚蠢又可笑,偏偏命就是好极了,生在这皇室之家,贵为公主,还能被选为四大才女,一定是背后的作弊。

    不过,公主这性子,倒是有几分与顾今笙过去相似,也许日后可以用来利用一下也说不定呢。

    只是,顾今笙现在已经变了,变得不能掌控,还要处处针对于她。

    她眸中又染上恨意:顾今笙,她恨顾今笙,恨死了她的一切。

    本来应该属于她的四大才女之位,也让她夺走了。

    如果没有苏大人在背后帮忙作弊,她凭什么能被评为四大才女?

    顾云溪默默站在那里,眼里满了仇恨。

    ~

    且说,当芊晨公主跑去找到顾燕京的时候,就见皇上正站在外面和他说话。

    顾燕京身为大都统,自然是和皇上走得比较近的,宫里举行什么活动都会由他亲自保护在皇上身边。

    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芊晨公主便跑了过去叫:父皇,您不是答应了让都统大人保护我的么。

    皇上瞧她又是娇又是嗔的,便眯眼笑了。

    “朕没说不答应你呀,我不过是要交代都统大人几句话罢了,你便又找过来了。”

    “都统大人,朕就把芊晨公主交给你了,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臣领命。”

    “我们赶紧走吧,父皇,儿臣告退了。”芊晨公主扭身走了,笑得一脸灿烂。

    顾燕京朝皇上行了一这记,转身跟她一块去了。

    看着这两人一前一后离去的身影,皇上心里就微微一动,生了一个想法。

    男未婚女未嫁,把他的公主配给大都统倒是不错的选择。

    错失了一个苏长离,不能再错失一个顾燕京了。

    他们一个是文官,受他的喜欢,但这个武将,也一样受他的喜爱。

    心意一动,他便决定去拟个圣旨,这次不能再错过了。

    ~

    “都统大人,你说重楼要是看见我忽然过来,会不会很意外?”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芊晨公主自然慢了下来,与他并排走,方便与他说话。

    顾燕京答她:“应该会很惊喜吧。”

    芊晨公主抿唇笑笑。

    不是她有多想认识顾今笙,她只更想认识一下被苏大人所喜欢的女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认识苏大人的时间也不短了,但这么多年来,苏大人却没喜欢过她。

    自认为自己也不差,但为什么就没入了苏大人的眼呢?

    苏大人喜欢的女子,她想多接触一下,了解一下,看看自己究竟输在了什么地方上。

    想当初苏大人初定亲的消息出来后,也曾哭红了眼,还跑到苏大人面前问过他:为什么你会朝别的小姐提亲?为什么不是我?你都看不出来的吗?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

    当时苏大人不知可否的看着她,说了句:“让公主喜欢了这么久?那就真的太抱谦了,我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并且定了亲,公主以后也会再有喜欢之人的,为了大家好,这事还是休要再提。”

    为了大家好,这事她便一直没有再提过,但当再一次看见顾今笙的时候,她便心痒难耐,想接触她,了解她,靠近她,知道她。

    苏大人喜欢的女子,难道会比她更好吗?

    ~

    国安候府。

    “小姐,江小树那丫头来了。”阁楼之上,薄叶进来禀报。

    “让她进来吧。”

    片刻,江小树走了过来,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奴婢见过笙小姐。”

    顾今笙正在写字,搁了手里的笔墨,瞧了她一眼:“江小树,有事吗。”

    “奴婢确实有一事,斗胆求教笙小姐。”她把自己写的字恭恭敬敬的摆她的面前。

    “这是奴婢临摹的笙小姐的字,但许多的字奴婢并不认识,请教了府里的些人,她们有的也不认识,奴婢便斗胆来求教笙小姐了。”

    斗胆过来求她,自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笙小姐瞧起来好说话一些,比其她的小姐更好说话。

    原来是为这事,她刚好也要歇息一会,就指了上面的字说:“来,我教你读一遍。”

    江小树站到她的面前,听她把自己写的字读了一遍。

    “你来读一遍给我听听。”

    江小树认真的朗读了上面她读过的字:人之初,性本善……

    她写临摹的是今笙之前所写的三字经。

    “记忆倒是不错,孺子可教。”

    “都是笙小姐教得好,谢笙小姐指教。”

    这边说话之间,芊晨公主与顾燕京入了府。

    顾燕京这时吩咐身边的护卫:“去知会一声,就说芊晨公主到了。”

    “哎,不用了,我们就这样过去吧,给她一个惊喜,惊喜。”杀她一个措手不及。

    “……”顾燕京只得作罢。

    ~

    芊晨公主的确是杀了顾今笙一个措手不及,她直接与顾燕京来到她阁楼上了。

    那时候江小树还正在跟着她朗读三字经,一个声音柔和,一个声音清脆,带着稚嫩,江小树规规矩矩的站在顾今笙的面前,把临摹出来的字认了个遍。

    现在的江小树也是逆生长了,突飞猛进的长身子,人圆润起来,个子也高起来了,两个蘑菇头,又可爱又俏皮,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还充满了灵气。

    聪明的丫头,她自然是喜欢的,便多关照她一些。

    本来还有心想留在自己身边以后用呢,结果硬是让大哥给带走了。

    江小树正朗读着,门便被推开了,顾燕京进来了,微微蹙了眉,这江小树在这里作甚么。

    几个人抬眼望去,芊晨公主已经站在了门口,含了笑。

    “公主?”顾今笙已站了起来。

    “打扰到你们了么?”芊晨公主笑笑的问了一声。

    “没有。”

    “公主到府上,怎么没知会一声,我好去迎您呢。”

    “无须迎我。”

    “我可以进来看看吗?”

    “公主请。”她本是准备领她到下面的客堂。

    她这里其实并没什么好看的,但公主要看,她也就应了。

    芊晨公主也就走了进来,那江小树已经飞快的站了起来,往边上退,再退,一直退到顾燕京旁边,低声言声:“大少爷,您回来了,奴婢这就回去了。”

    顾燕京没说话,由着她退下了。

    芊晨公主进来打量了一圈,便落在那架琴上了。

    “我刚听你大哥说,你还很喜欢弹琴呢,说是苏大人还做过你的琴师呢。”

    大哥连这个都和人家说了?

    顾今笙不由得看了一眼顾燕京,他不明所以的看过来。

    今笙也就笑了一下:“是哥哥介绍的,也是那个时候才认识了苏大人。”

    看样子公主与苏大人也是熟悉的吧!!!

    芊晨公主走到那琴旁边,几乎可以看见他们常坐在这里的样子,你依我侬的,让人好不酸楚。

    “以前我也曾想过,像苏大人这样的人,得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呀,现在看到了你,我才真觉得,天下间恐怕也只有你能配得上苏大人了。”

    这违心的话,说得人真是酸爽。

    今笙含了笑,不着痕迹的转了话题:“公主,您也定亲了么。”

    “没有,我还没定亲呢。”

    “公主金枝玉叶,还不知道哪家的公子能配得上您呢。”

    “我大哥也还没定亲呢。”

    怎么忽然扯到他身上来了,顾燕京微微蹙眉,瞧了一眼这顾今笙。

    芊晨公主也是一怔,她是女子,女子总是敏感的,好像从顾今笙的话里听出来点什么了,便噗的笑了:“我喜欢文官。”

    只差没直接说喜欢苏大人了。

    顾今笙佯装不知,笑说:“我大哥虽是武将,内心也是温柔细腻的。”

    “扯我作甚么,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一下。”顾燕京立刻走了。

    “瞧瞧瞧,你把你大哥都吓走了,你这架式,倒像是在作媒一样。”

    顾今笙叹口气:“我倒是想为大哥作场媒,只怕我大哥没这么福气。”她眸色微暗:“母亲逝前,最放心下不的便是大哥了,他这个人不善与女子相处,从小身边接触的也都是男子,都不知道怎么讨女孩子欢心。”唉……

    芊晨公主本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毕竟顾今笙一脸忧色的样子,她不应该笑的。

    “这能是什么难事吗?都统大人岂是等闲之辈,只要他愿意,有的是女子大把的要嫁与他,再不成,回宫之后我和父皇说去,让父皇给都统大人赐婚得了。”

    话题转到顾燕京的身上了。

    顾燕京匆匆走了出去,暗暗再拧眉。

    “你站在这干什么吗?”本以为江小树已回去了,没想到一出来就又碰上这丫头,竟是鬼鬼崇崇的躲在这院外没走。

    江小树也吓一跳,没想到他忽然就出来了。

    “大,大少爷,奴婢这就回去。”

    “站住。”

    江小树忙站住,顾燕京走在她前头:跟上。

    江小树立刻后面跟上,就听他问:“你在笙儿这做甚么?”

    “奴婢有些字不认识,有些字的笔顺也不清楚,想请教一下笙小姐。”

    “现在都会了吗?”

    “奴婢还没认完,大少爷您就回来了。”

    “还有哪些不认识?”

    “这些。”江小树忙把字举给他看。

    顾燕京看了一眼:“爷只念一遍,你记清楚了。”

    顾燕京是背了一遍,知道她默的是三字经。

    江小树赶紧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基本上是记着了。

    “大少爷,这些字的笔顺奴婢可能也写得不对。”

    “想要爷教你?”

    “斗胆请大少爷指点一下。”

    “行,爷今天心情好,就指点你一下。”

    说话之间,主仆回去了。

    江小树立刻堆满了笑:“大少爷今天心情好,是不是因为今天陪大少爷回来的是公主?”心想大少爷是喜欢人家公主的吧。

    “你胡说什么啊你。”脑袋上忽然就被抽了一个巴掌,江小树立刻疼得捂住脑袋。

    “奴婢错了。”

    “再胡说一个字,爷割了你的舌头。”

    “奴婢不敢了。”

    明明前一刻还很好说话,下一刻又发火了,难道真的是她猜错了?

    大少爷没喜欢公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