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6章 压了一夜
    奴婢把做好的月饼端了上来,苏大人跟着吃了些,直赞:“好吃。”

    “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月饼了。”

    今笙噗的笑了:“哪有这么夸张。”三爷就会夸她,她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不信你自己吃个看。”

    只顾着看他吃,听他评价了,今笙自个还没来得及吃上,便挑了一块豆沙馅的咬了一口,还真不难吃。

    “薄叶,挑些月饼给我大哥那边也送过去些,我大哥爱吃莲蓉馅的,多拿些莲蓉馅的。”

    薄叶得了令,立刻去办这事。

    今笙细细品着自己口里的豆沙馅月饼,和他说:“我给你说,这是我第一次把月饼做成功,前几天刚跟我奶娘学的,我奶娘可厉害了,这世上就没有她做不出来的吃食,我敢说比宫里的御厨都不会差多少。”

    提到奶娘,她也像提到自己的亲娘似的,那种感情不言而喻。

    可以看得出来,待自己身边的每一个婢女,她都非常的好,完全当成了一家人。

    苏长离也吃了一块莲蓉馅的,和她说:“有这么个奶娘在身边,也没见你长多少肉。”

    “我身上有肉,我藏肉。”

    “……”这话听起来有些撩人了,苏长离眸色微动。

    “肉藏哪了?”

    “……”感觉三爷问这话有些的不怀好意思。

    “讨厌。”她嗔了一句,扭过脸不理他,慢慢嚼着嘴里的月饼,感觉被噎住了,她呆了一下。

    “怎么了?”

    顾今笙没说话,回过身,忙给自己倒了茶,已经不烫了,她矜持的喝了一口,毕竟她是女子,在三爷面前也不好太粗俗,但一口水竟下不去,噎在那里往下咽的时候都觉得疼,脸都变了。

    “噎住啦?”苏大人的声音里带了些许的笑。

    “多喝点,一口不行。”

    她不能让月饼给噎死吧?

    算了,比起性命,矜持不重要。

    抱着茶杯就喝了起来,发出的咕噜声令坐在一旁的三爷忍俊不禁。

    缓过这口气来,再看三爷笑出花的脸,本来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反更难为情了,估计自己刚才咕噜喝水的样子很难看,声音也不好听:“你还笑我,我都快噎死了,没良心,不理你了。”

    她放下茶杯,扭身转了过去。

    “好好,不笑不笑了。”三爷已站了起来,要把她拽到自己跟前坐,哪料她还真使上小性子了,哼了一声,推开她。

    明明是在生气,莫名的觉得她好像是在撒娇?又莫名的觉得有趣,继续拽她:“爷真不笑了。”顺势把她往怀里一揽,亲她。

    “……”她还在生气,他就亲上了?

    “咳……”一声咳嗽忽然就传了过来,分明就在身边的样子,顾今笙一把就推开了三爷,也是没有防备,竟是让她一个小女子得了力,下子被推开了,蹭蹭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了。

    “哥,你来了。”顾今笙已转了身,脸上一片的尴尬,怎么可以让哥哥看见。

    她大哥,出入她这里也是自由,竟没人通报一声。

    其实奴婢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玩亲亲啊!大少爷又不是旁人,出入这里几时用得着先通报才能进门的了。

    顾燕京随意的坐了下来说:“打扰到你们了吗?”

    “哥,我们又没干什么。”

    “不用解释。”话是这么说,顾燕京脸色并不是太好。

    “你们继续,我先走了,苏大人走前到我那坐会,我们喝两杯。”凳子还没坐热,他便又站起来走了。

    “哥,我让薄叶把月饼给你送过去了,你趁热吃啊,都是你爱吃的莲蓉馅。”

    “知道了。”顾燕京没有回头,走了。

    大哥走了,顾今笙便回过身来,瞧了一眼苏大人。

    她自己还是很尴尬的,毕竟让哥哥撞上了。

    扭身,她坐了下来,继续吃自己未吃完的月饼。

    苏长离也就跟着坐了下来,没再继续逗弄她。

    顾燕京的表情不是太好,他不至于因为还未成亲就亲了笙儿,他心里便生气的。

    若不是为这事生气,那又是为什么事呢?

    反正,一定是与他有关了,不然,不会让他一会找他去喝酒了。

    苏长离没再吃月饼,喝了杯茶,和今笙讲:“我去你哥那边坐坐,到时就不过来了。”

    “嗯。”

    苏长离也就站了起来,今笙送了他两步,到门口止步,望他离去。

    ~

    苏长离过来了,江小树在门口迎了一下,行礼:“大人,少爷在花厅等您,您请。”

    苏长离进去了,花厅里的桌上已放了酒水、月饼、果仁、还有两小菜。

    身边并无奴婢侍候,江小树引他过去后也退了出去。

    “今天兴致这么好?”苏长离自顾坐了下来。

    “要做驸马爷了,兴致能不好么。”顾燕京给两人斟了酒,举了杯,一杯干了。

    话是如此,可真没从他眼神里瞧出多大的兴奋来。

    苏长离也便举了杯,干了。

    “对自己的亲事不满意?”

    “满意,非常满意,所以叫你过来喝上一杯。”他继续为两个人斟酒,继续干。

    苏长离便又喝了一杯。

    “笙儿做的月饼好吃,你尝尝,别只顾着喝酒,辜负了笙儿的一番美意。”

    顾燕京也就拿起一块,咬了一口。

    “真的是笙儿做的?不是拿别人做的唬弄人?”他倒是有几分的质疑,在他的记忆里笙儿是十指不沾洋葱水的。

    “有你这么说自家妹子的么。”

    好吧!顾燕京改口:“女大十八变啊,现在还真没她不会做的了,能娶到笙儿,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苏长离嘴角含了笑:“的确是这样。”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们家笙儿的。”

    苏长离想了想,低笑了一下,两个人还是头一次谈有关他与笙儿感情的问题。

    “几年前你带她跟我们一块骑马射猎的时候,还记得吗?”

    顾燕京看着他,想了想,他自然是记得的。

    太久远的事情了吧,那时的笙儿还小的吧?

    虽然她现在也不大!

    “当时她非要骑马,一个小人坐在马背上,几乎要摔下来,是我从马背上救了她。”

    她当时受了惊吓,抱着他呜呜的哭。

    听苏长离说了往事,顾燕京便有几分的不可思议:“那时候我们家笙儿也才十一二岁吧?你就打上笙儿的主意了?”

    话说得这么不好听,苏长离纠正:“这叫命中注定。”

    顾燕京笑,貌似随意一问:“你和芊晨公主也认识许久了吧。”

    苏长离含了笑,干了手里的酒:“一块在皇家学院读过一段时间书,不熟。”

    顾燕京看着他笑:不熟,人家会恨他!

    “长离,你给我说句真话,从小到大,你身边应该有不少女孩子喜欢的吧。”

    苏长离摇头,笑:“给你句实话,但凡见着爷的女人,还真没有不喜欢爷的,我也没办法。”

    “……”这话说得让人窝火啊!怎么就这么想揍他呢?

    苏长离又笑着说:“你不要告诉我,从小到大,你身边没有女孩子喜欢过你。”

    “……”还真他娘的没有,他身边从来没有女人,除了府上的笙儿和婢女外,但他从来也不和婢女说好说歹的。

    “还真没有啊?”看他的表情就明白了,苏长离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顾燕京冷哼:“有很多女人喜欢的感觉,很骄傲的吧。”

    说话之间,两人把酒干了一坛了。

    “骄傲倒不会,倒是会有不少麻烦,要是给笙儿知道了,就得徒增烦恼了,你别到她跟前乱说。”

    “求我,我就不去说,不然……”他就说去。

    “求你了,大舅子。”

    顾燕京呛了一口,大舅子都叫出来了?

    “去你的,成了亲再叫。”他还不稀罕他现在叫了。

    苏长离举了杯,依旧叫他:“大舅子,干了吧。”

    “滚吧你。”还叫上瘾了。

    两人把酒干了,酒喝多了些,俩人脸上便都染了些红晕。

    二坛酒不知不觉的干没了。

    “江小树,拿酒。”

    江小树应了一声,忙抱了一坛酒匆匆进来,瞧了一眼两人都喝得红润的脸,放下酒,准备默默的退了出去。

    “江小树,再拿十坛,放在这儿。”

    “是。”江小树不敢不听,忙又去拿了酒过来,一坛一坛的放在了边上。

    苏长离靠在那里揉了一下太阳穴:“你是想喝死我么。”

    “少装了,你的酒量死不了,今个咱不醉不休。”

    顾燕京把一坛酒打开,直接放在他面前,又给自己打开一坛,放在自己面前。

    酒杯,被他扔一旁了,不用了,太小,一杯一杯的倒,太烦人了。

    “来,干了。”

    “你想喝死,别拉上我,我不喝了……”

    “一坛酒都喝不下,我妹夫是这么好当的。”

    “……”苏长离瞧了一眼摆放整齐的酒,感觉他今晚不但和酒杠上了,也是要和自己杠上了。

    认命的,他抱了坛酒,喝!

    ~

    入夜。

    江小树偷偷的趴在门口朝里张望,这俩人还在喝。

    这么多酒喝下去,会喝死人的吧?

    以往她村里有个酒鬼,就是天天喝酒,后来把自己喝死了。

    她一个奴婢,有心想劝,但哪里有她说话的余地,大少爷明显心情不好,说不好了便一脚把她踹飞了,她才不敢进去呢。

    江小树在门口坐了下来,托腮想。

    除了笙小姐,恐怕没人敢劝。

    就是六少爷,都不敢,知道他们在喝酒,他回来后便溜了。

    对,笙小姐,一定要告诉笙小姐。

    大少爷自己不爱惜身体,还要拉上姑爷,姑爷瞧起来可没大少爷壮实,万一喝死了,喝坏了,怎么办?

    打定了主意,江小树撒腿就跑,找顾今笙去了。

    天已晚了,顾今笙也就在自己闺房待着了,这会也不需要奴婢在身边侍候,反正还有大把的时间,她睡不着便继续挑灯给三爷做鞋子,马上天要变冷了,以后就需要棉靴保暖了。

    “小姐,江小树求见。”薄叶在外面禀报。

    “进来吧。”

    江小树推门进来,看她还坐在灯下,忙走过来行了礼。

    “什么事啊?”江小树看她一眼,小丫头现在长得真俊俏,越看越好看。

    “小姐,大少爷和苏大人在喝酒,已经喝了好多坛酒了,我看苏大人早就不想喝了,但大少爷不许苏大人走,苏大人只好又跟着喝了。”

    “……”

    “大小姐,奴婢有一句大不敬的话想说,还请小姐饶奴婢无罪。”

    “不怪你,你说吧。”

    “奴婢以前在的村子里,就有爱喝酒的酒鬼,天天喝酒,有一回喝多了,躺在地上就没有醒过来了。”

    今笙觉得眼皮突突的跳,手里的活已放了下来。

    “大哥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以往没听说过大哥有这么爱酒啊?

    “奴婢不知道,但奴婢看得出来,大少爷从回来后就不开心,小姐您要是不去劝着点,大少爷他们一准会把十坛酒全喝了还嫌不够。”

    顾今笙已站了起来:“去看看吧。”

    江小树忙跟着一块回去了,入了院,来到花厅,忽听顾燕京的声音传来:“江小树,你死哪外去了,给爷再抱十坛酒来。”

    江小树吓一跳,顾今笙已和她小声说了句:“酒坛的酒倒了,装上水给他。”

    又吩咐身边的袭人:“去厨房弄些醒酒的汤过来。”

    ~

    顾燕京确实喝高了,看着进来的人眼神有些迷离,觉得是江小树,又觉得不是。

    “大少爷,奴婢在。”江小树忙走过去叫他。

    “你这个死丫头,是不是趁爷喝酒的时候偷懒去了,再拿十坛酒来。”他说话已经大舌头了。

    “大少爷,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去。”她忙应着,退了出去。

    顾燕京瞅着还在眼前晃悠的今笙,觉得像她,又觉得不像,或者是别的婢女。

    顾今笙来到苏长离身边,他趴在桌子上没动,是真喝得不行了。

    “三爷。”顾今笙在他身边轻声叫他。

    苏长离微微动了一下,慢慢坐了起来,看她。

    看清是她后,苏长离和她说了句:“你哥他想灌死爷。”

    今笙有些心疼,又觉得想笑。

    三爷被灌多了,也大了舌头。

    “三爷,我扶您到次间的榻上躺会。”

    苏长离勉强站了起来,由她扶着的时候全身的重量几乎全压在她的身上。

    顾今笙吃力的把他扶到次间的榻上,也就是他哥的床上。

    三爷躺了下来,和她说:“笙儿,爷想喝水。”

    今笙忙去给他拿水,他咕噜咕噜的喝了,这会功夫哪还有什么形象。

    “三爷,一会醒酒汤就来了,您再忍一会。”

    “笙儿,爷想吐了。”

    “三爷,你忍一下,我这就去拿盆接着。”

    今笙忙去外面吩咐奴婢拿盆过来给他接着,胃里一阵的翻江倒海,他就着盆子吐了起来,后面吐出来的全是水。

    她的奴婢忙着清理过后,今笙又给他喝了些水。

    此时,顾燕京的情况也并不好。

    江小树匆匆抱了酒过来,里面自然是照小姐的吩咐放的水。

    他以为是酒,抱着坛子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他是解渴了,但渐渐也品过味来。

    “江小树,你给爷掺水了。”

    “奴婢不敢。”江小树早吓得躲到门口去了。

    “哇……”他直接吐开了。

    “醒酒汤来了,醒酒汤来了。”袭人这时匆匆跑了进来,把醒酒汤放在桌上,分别倒了两碗,一碗是大少爷的,一碗是苏大人的。

    江小树忙走过去,捧了其中一碗给顾燕京送过去。

    “大少爷,您的酒。”

    “你这个死丫头骗子,看不见爷都吐了吗?还劝爷喝酒,你想喝死爷么?”

    江小树忙改口:“大少爷,这是醒酒汤。”

    顾燕京继续大着舌头骂她:“你个死丫头骗子,居然敢拿醒酒汤骗爷喝。”

    “大少爷,这真的是酒。”江小树觉得身上都要冒汗了,怎么说都是个错,反正大少爷就是这么难搞,她都习惯了。

    顾燕京气得伸手就要打了她手里的碗,一会酒一会醒酒汤,他真想捏碎这个死丫头。

    江小树忙躲了一下:“大少爷,您看苏大人都走了,您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啊?”

    苏大人都走了吗?他四下看了一眼,还真没看见他了。

    “他居然溜了。”他说不出是气还是不气。

    江小树忙应:“对对,苏大人已经溜了,您先喝口水吧,不然,您明日便没法去宫里了。”

    顾燕京这次便没说什么了,接了她递的水,其实是醒酒汤,喝了。

    “你又骗我?”他虽喝多了,但是酒是水还是分得清的。

    “奴婢不敢。”

    “大少爷,时候已经不早了,奴婢扶您回去歇息吧。”

    顾燕京站了起来,有些摇晃,江小树立刻上前要扶他。

    其实,她站在他身边,也不过到他腰上,哪里扶得住他,只能勉强抱在他腰上,免得他摔倒了。

    顾燕京勉强往外走,摇摇晃晃,但还是走了出去。

    他的房间就在隔壁,出了这个花厅的门便是了。

    他的护卫林枫忙跟了过来,上前开门。

    两位主子喝成这样子,下面没一个人敢拦。

    ~

    过了一会,躺着休息了会的苏长离还是勉强坐了起来。

    “我回去了。”

    “三爷,您这样子能走吗?”今笙一直在旁边站着,都醉成这样子了,明显不能走啊!

    “没事。”他勉强站了起来,头脑还算清醒。

    “三爷,您不如就在这儿住一晚。”

    “我住一晚倒是无妨,怕对你名誉不好。”

    “……”

    虽说是定了亲了,但毕竟还没有成亲,他在这住上一晚,不知情的人不定要怎么想她呢,他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总是要为她着想的。

    他站起来往外走,脚下是不太稳的,今笙忙跟了上去。

    苏长离走到外面,揉了下额,唤了声:“万青、梅风。”

    “属下在。”一听到唤他的声音,这俩人便忙从暗处窜出来了。

    “回去。”

    梅风忙上前扶他一下,今笙紧跟两步:“三爷,你慢走啊!”

    “你也回去吧。”苏长离应他一声,声音都不对劲了,勉强往外走。

    喝得腿都软了。

    今笙担忧的看他们离去,转身去询问奴婢:“我大哥呢?”

    紫衣和她说:“小姐,大少爷已经回屋歇下了,您别担心,睡上一夜也就好了。”

    “小姐,时候也不早了,您也回去歇息吧。”不知不觉都折腾到深夜了。

    今笙点了头:“回去吧。”

    默默的叹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喝这么多久。

    ~

    那时,出了府的苏长离是上了马车,人坐以马车里,马车哒哒的往前走,那个晃啊,只觉得胃里又是一阵的翻江倒海。

    眼见三爷掀了马车帘子又吐开了,万青和梅风也是一阵心疼,从未见三爷喝成这样过,腿都软了,马车都是扶上去的,更没见他这么不顾形象的呕吐过。

    “三爷,您要紧吗?”万青心疼的问他。

    又吐了一滩的酒水,他摆了摆手,觉得舒服了些。

    “三爷,您喝口水。”梅风忙递上水。

    他接过又咕噜喝了几口,这才入了车内,靠在那里闭目。

    “马车稳着点,三爷现在不禁折腾。”万青吩咐了一声车夫。

    “是。”那车夫应下,马车缓了一些。

    ~

    第二日,三爷没早朝。

    顾燕京也没早朝,头昏得起不来,昨天实在是喝得过了些,不然也不会吐得那么凶了。

    顾燕京闭眼到了天亮的,他会睁开眼睛,也是因为朦胧中感觉自己好像压着个什么软软的东西,那东西还一直在动啊动的。

    他下意识的睁了眼,想看看是什么,没想到自己床多了个人,还是江小树。

    江小树昨晚侍候他一夜,他吐得到处都是,一会喝水一会吐。

    她自己都是个孩子,哪里吃得消啊,最后竟是困得直接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大少爷的床那么她,她这么小,也只占据了一点点的位置,也好方便她侍候他茶水呀,结果她这一睡,便是天亮,直到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她醒了,就看见大少爷的腿压在她肚子上,难怪一直做恶梦,被人勒着脖子呢。

    本来她是在边上躺了一下的,好方便她起来端茶倒水,哪晓得这一夜睡过去,竟还躺到最里面去了,大少爷把她紧紧的挤在一个角落里。

    她吃力的想从大少爷腿下溜开,又不想让他发现了,就轻轻抬他的腿,竟是沉得抬不动。

    “江小树,你在干什么?”顾燕京的声音已传过来了。

    江小树吓得一个颤抖:“大,大少爷,您的腿,压着奴婢了。”

    顾燕京丝毫没有要移开腿的意思,再次强调:“爷问你,你为什么会在爷的床上。”

    提到这事,江小树也是很委屈的,摊上这么一个能折腾的主子,她也够倒楣了。

    她哭丧着脸解释:“大少爷,您都忘记了吗?您昨个和苏大人喝了十一坛酒,您吐了一夜,奴婢一直在跟前侍候您茶水,侍候了一夜。”她自是不忘表白忠心。

    “所以,你就借机爬到爷床上了?你这个诡诈的丫头骗子,还要不要点脸了。”

    江小树拼命摇头:“大少爷,奴婢不敢,是大少爷一直压着奴婢不让走的。”

    “胡说。”

    “奴婢不敢,不信您可以问林枫。”

    顾燕京眸子动了动,阴晴不定。

    就在昨晚,她被江小树和林枫弄到房里时,他并没有忘记江小树以水骗酒之时,人倒在床上,顺便也把江小树抓了过来,一只胳膊便揽在了怀里,一副要勒死他的架式:“死丫头骗子,你敢欺负爷,敢给爷拿水。”

    江小树被勒的不行,直喊:“林大哥救我。”

    林枫怎么救她?把燕爷打晕?

    林枫当然不会这么干,除非他不想活了。

    林枫说:“江小树,燕爷酒多了,你今晚就在这儿侍候爷燕,免得他半夜醒了喝水找不着人,更有你受的了。”

    林枫和她交代了,走了,好心的给关上了门。

    江小树欲哭无泪,被顾燕京一只铁臂勒的直咳。

    他实在也是喝多了,手臂渐松了些,却是一腿压了下来,压在江小树的肚子上,睡过去了。

    事情就是这样子,但顾燕京是想不起来了。

    他注意自己现在只剩下亵衣裤了,眸色又动了动。

    “爷的衣裳,是你脱的?”

    “大,大少爷,您昨个把衣裳都吐脏了,奴婢怕您睡着不舒服,才给您脱下来的。”

    当时她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了,人被压在身下不说,还满身的酒味,他是睡香了,她被薰得都想吐了,好不从易从他腿下钻出来,又被他一腿压住直骂:“死丫头骗子,你敢不侍候爷试试。”

    “奴婢不敢,奴婢是想您的衣裳都吐脏了,给您把衣裳脱一下。”江小树满头是汗,他腿上又松了松,好像是愿意了。

    江小树趁机又从他腿下钻了出来,给他把外面的衣裳都脱了,好不容易脱光了,又被他一胳膊压住了,简直是把她当肉枕用了。

    她再说什么,他便听不见了。

    她还只是个孩子啊,早累得两眼昏花了,索性罢了,不管他了,两眼一闭,当肉枕她也睡得着。只是这一夜是恶梦不断,果然是不能让人压着睡觉的。

    她解释了半天,顾燕京还是不太满意:“你倒是挺会趁人之危的。”

    “大少爷,奴婢不敢,当时只剩下奴婢一个人在侍候您了。”还是她最忠心老实了,偏偏大少爷还是不感动,觉得她占了他什么大便宜似的,她还只是个孩子,能占他什么便宜。

    “你倒还有理了。”他说一句,她对一句。

    “奴婢不敢。”腿下越压越重了,她小脸都憋红了,忍不住伸手推了推,请求:“大少爷,您抬抬腿吧,奴婢已经被您压了一夜了,做了一夜恶梦,奴婢要是真被您的腿压死了,就不能侍候您了。”

    压了一夜……

    顾燕京眼皮直跳,也就放过了她:“赶紧滚吧。”

    江小树一骨碌爬起来就要从他身上越过去。

    啊……

    两个不同的声音,江小树砰的一声趴了下来,她本想从大少爷身上越过去,结果摔倒了。实在是大少爷太严厉了,她多少是有些害怕的,一紧张,就绊倒了。

    江小树吓得不轻,竟是砸着大少爷了,她忙又一骨碌爬起来转身跑到他面前。

    “大少爷,奴婢不是故意的。”

    顾燕京抱着自己腹下,感觉自己那里要废了。

    这个死丫头,就应该直接把她压死算了。

    “大少爷,您还好吧?”江小树是真的吓得不轻,顾燕京脸都白了,微微扭曲,看样子疼得不行,也不知道自己撞着他哪里了。

    见他的手好像捂着下面,她顺着他的手往下看。

    那个地方,应该是人尿尿的地方?

    她虽没见公子这样的男人是如何尿尿的,但见过光腚跑的小男孩,多少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江小树觉得自己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她哭丧着脸跪在那儿,不敢说话了。

    把大少爷的命根子给砸坏了,还有得她活啊?

    ~

    过了好一会,顾燕京算是缓了过来。

    再瞧江小树,她生无可恋的跪在那儿,以为她要死了。

    现在知道怕了?……

    他慢慢坐了起来,江小树瞪圆了眼,看他动了,觉得他是不是好了,忙问:“大少爷,你那里还好吗?”

    那里?是哪里?感觉这江小树懂的还不少,他眼皮突突的跳:“不好你要怎么办?”

    “奴婢,不知道。”她当然不想死,也不想被赶出去。

    “过来给爷揉揉或许就不疼了。”说了这话,莫名的觉得自己怎么和顾东来一样恶心了。

    她犹豫了一下,也就是一下,立刻应了:“是。”往他面前凑,真要伸手去摸他命根子。

    “给我滚吧你。”顾燕京一脚把人蹬了出去,这死丫头还真敢上来摸。

    江小树滚到床上去了,倒也没摔坏,就是疼了一下。

    他是脚下留了情的,不然,早一脚就踹飞了。

    江小树一骨碌又爬了起来,忙行了一礼:“大少爷,奴婢滚了。”拨腿就要跑。

    “江小树,你给我站住。”

    江小树被定在原地,实在不敢真的再跑了。

    “爷要沐浴,准备水。”

    “奴婢这就去准备。”江小树撒腿就跑。

    一夜过去,她又精神起来了,顾燕京揉揉发昏的太阳穴。

    过了一会,江小树来喊他了。

    “大少爷,水准备好了,您到次间沐浴吧。”水其实不是她抬过来的,她也抬不动,只是让干粗活的奴婢抬水便是了。

    次间在他隔壁,他不需要出去,从自己屋里便走了过去。

    吩咐好这一切,江小树也准备回自己屋洗漱了,院子那边有两个奴婢正在一块小声的说着话,是扫院子的,以前江小树扫,现在便不让她扫了,大少爷现在惩罚她天天写字,认识,所以她除了侍候大少爷,便是这些事情了。

    一个奴婢做到这份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后面嫉妒着呢。

    “知道吗?江小树昨天晚上趁大少爷喝醉了酒,爬上了大少爷的床?现在才从大少爷屋里出来。”

    “天呐,这么小就有这等心机了。”

    “可不是么,瞧她现在多快活,明明是个丫头,做的尽是小姐的事情。”多让人眼红啊!

    “看看看,她这张脸,天生就是狐媚男人的。”两个奴婢你一言我一语,貌似声音不高人说着话,江小树偏就听见了。

    她现在已经差不多十一岁了,个子也比刚进府的时候长高了许多,刚进府那会,她小得像个五六岁的孩子,现在却真的是一个能入得了男人眼的姑娘了,在府上这近半年的时候,她的身量是突飞猛进。

    伙食好么,营养跟得上,人也白白嫩嫩的。

    只能说,人底子就好,现在养得好了,人自然就变了很多。

    她从两人身边直接走了过去,一声不响。

    她能说什么呢?回骂过去?大少爷知道她和别的奴婢不和,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她呢。

    这些人不过是嫉妒她,她心里明白着呢。

    她们以为她在府上过的是小姐的日子,但她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的好么。

    都是奴婢,出来混的,只要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她,她也不去计较了。

    但,江小树成了大少爷的通房了,这事私下里奴婢之间都传开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