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7章 追上门
    这府里呀,主子们之间斗,奴婢们之间私下里也不会太平。

    江小树昨夜爬上了大少爷的床,这事算是私下里传开了。

    奴婢们私下里传开来,自然也就传到今笙那边去了。

    客堂里,袭人正兴致高昂的和她讲这件事情:“小姐,给您说个事啊,奴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昨天晚上大少爷不是也喝多了么?是江小树在那里照顾了大少爷,她是一夜没回去的,大少爷院里的奴婢都说江小树昨晚是睡在了大少爷床上了。”

    “这是不是说,江小树就是大少爷的通房了?”

    今笙想了想,酒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她哥还没有通房,就算收了江小树,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她年纪小了点,毕竟才十一岁吧。

    “我哥那边现在正做甚么?”

    “大少爷那边已经起来了。”

    “我去看看他。”随便打探一下他昨晚为什么要喝那么多的酒,还拉着三爷不要命的喝。

    也不知道三爷现在有没有好一些,看他昨天吐成那样,挺难受的。

    她莫名的便有些心疼了,便又对薄叶说:“你去三爷那边打听一下,看看三爷今天好些没有。”

    吩咐完薄叶这事,她就去了自家大哥那边去了。

    今笙到了客堂,江小树正在客堂里到处擦擦擦,给自己找点事干,免得大少爷一会过来瞧见她闲着又找岔。

    瞥见今笙过来了,她忙行礼:“奴婢见过笙小姐。”

    “我哥呢。”今笙坐了下来,问她。

    “大少爷正在沐浴,这会方差不多了,奴婢这就去叫大少爷。”

    江小树匆匆跑去叫人,过了一会,顾燕京也就来了。

    睡了一夜,又洗了个澡,感觉好多了,毕竟年轻,平日身体素质棒,有资本折腾。

    “哥,您好些了么。”今笙已起了身,关心也是真的。

    “嗯,我没事。”不就是喝了些酒么。

    “哥,您干嘛没事喝那么多酒呀,三爷的身体可没您结实,他昨晚吐了好多呢,现在指不定在床上躺着呢。”

    说得好像他没吐似的,顾燕京有点不满的挑了眉:“看看看,还没出嫁呢,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

    “……”

    “放心吧,他死不了,他结实着呢。”

    “……”怎么感觉她哥心里有火呢,这火好像还是冲着三爷来的。

    “笙儿,我先去宫里了。”

    “哦,你不在家休息一天么。”

    “喝点酒,至于么。”

    “哦。”难道真的是她大惊小怪了?

    顾燕京走了,今笙站了一会,默默的叹口气,往外走,江小树站在门口侍立。

    “江小树。”

    “奴婢在。”

    “等我哥回来,打听打听,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而且是不愿意和她讲的心事。

    “是……”江小树应了,心里为难极了。

    大少爷有什么心事怎么可能会告诉她一个小小的婢女呢,她要怎么打听?

    她想拒绝,但笙小姐开口了,她拒绝不了。

    顾今笙回去了,坐了一会,薄叶回来了。

    “小姐,大人今天没上朝。”

    “奴婢刚好遇着万青了,他刚从宫里回来,给苏大人请了假的,万青说就是多喝些酒,没事,让小姐您别担心。”

    没事还请假不上朝!

    事已至此,今笙也没有办法,只好作罢。

    “小姐,小姐,古音小姐来找您了。”奶娘这时高高兴兴的进来了。

    自家小姐多结识些不错的姑娘,她是很喜欢的,免得小姐整日在府上很无聊,除了她们这些奴婢,也没什么人陪着说话。

    “快请。”今笙含了笑。

    不多时,古音就笑着进来了,她自己手里拎了个花篮,她的奴婢侍立在了门口。

    “重楼。”她习惯性的喊她为自己起的那个字。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了。”她笑着把自己的篮子放下来,从里面拿出精致的盒子,打开再打开,包装甚是精致好看。

    “月饼,我已经闻到了月饼的味道了。”包装还没打开,她便已猜了出来。

    “是我昨天亲手做的,特意带些送你吃,但又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我就每样做了一些。”

    八月十五吃月饼,是北国历代以来的传统,手巧的小姐们自然是会亲自下厨,做些月饼送与亲友。

    古音竟是送了月饼过来给她,倒是有心了,这点今笙完全没想过。

    她昨天自己做了些,本来也是刚学,仅是和自己的奴婢们一块分了吃了,再送了一些给她大哥,三爷来得巧,就一块尝了。

    今笙笑了说:“闻着就好吃,瞧你包装得这么精致,我都舍不得打开吃了。”

    包装还没打开,就闻到了香味,待打开包装来,今笙拿了一块莲蓉蛋黄的,咬了一口,软糯可口,香甜美味。

    古音笑说:“你要是喜欢吃,明日我再多做些送你。”

    “那就劳烦你了。”

    “不劳烦,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说话间,俩人也坐了下来,奴婢给上了茶水糕点水果供小姐们品尝。

    今笙把一块月饼吃完了,喝了杯茶,顺了一下。

    “重楼,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过了明天,我们出去玩玩吧。”

    “去哪里玩?”

    古音想了想:“我们去一处青山绿水之地,我想以这个为题,创作一幅画。”

    “那就是游太湖了,京城就数太湖游玩的人多,符合你的青山绿水。”若大的太游被层层青山包围着,确实是一道美丽的景致,以古音的才能,创作出来完全没问题的。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就游太湖吧。”

    “行啊。”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去太湖了,还是饶有兴致的答应了。

    “来,一言为定,拉钩。”古音笑着伸了手指,两个拉了个钩,不许变的意思。

    和古音说好了游太湖之事,她又话语一转,说:“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情,是受人之托的。”

    今笙含笑,听她说:“我表哥对你的字画喜欢得不得了,简直到了痴狂的地步,你那幅百寿图,他天天盯着瞧,都快瞧出一朵花来了,不过老爷子过大寿,他不得不送出去,但你放在翰林书画院的字画,他每种都要收集一个,自己没事还要临摹,我都要嫉妒了,怎么没有人喜欢我的字画到这等痴狂的地步呢。”

    今笙笑,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已没了最初被人追捧的那种激动了。

    “我来之前他还特意拜托我再求几个字,你照他的要求写好就成,他说价钱随你开。”古音从身上的荷包里把一纸拿了出来,朱云雀所写的几个小字,是一首小诗的名字。

    今笙看了一眼写的诗,是关睢。

    朱公子也是老客了,虽觉得写这诗感觉都有点奇怪,倒也没有推辞。

    “给我几天时间,等写好了,我派人给他送过去。”

    “那我就把你这话带回去给表哥了。”

    两人说好了这事,又聊了一会,古音也就告辞了。

    待古音走后,今笙便上了阁楼,找来一本书,打开关睢这首诗,仔细看了看。

    这诗讲的就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子的爱慕……

    朱公子让她代写这诗……

    她想了一会,暗暗摇头,朱公子喜欢这类诗原是无可厚非,但让她写出来,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

    她拿了笔墨,照书搬抄过来便是了,几个字的事情,她一会便写完了。

    墨还没干,那纸便被她放在桌子上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

    这事之后,到了未时后,苏长离便又来了。

    早上就听说了,她派人来问他的情况,不过是喝点酒,她以为他会大病一场不成么。但确实是不太舒服了,毕竟几坛酒给灌了下去,有点顶不住劲了,便直接睡到午时了。

    再则,八月十五临近,朝中也会放几天假的,他刚好也闲了下来,闲来无事,自然是过来找她了。

    今笙有些意外,忙迎了来问他:“三爷,您怎么来了,您应该好好休息的。”

    他听言低笑:“爷的身体没那么差,喝点酒而已,还能睡上几日不成。”

    今笙看他,果然觉得他好像气色还行,神采奕奕,没什么不妥。

    不过,话虽如此,今笙却是记得他昨晚吐得稀里哗啦的样子。

    请他坐了下来,今笙还是和他说:“三爷,以后我哥再让你喝酒,你可以拒绝的。”

    苏长离听这话便笑了:“你这是心疼爷了?”

    “……”被直接拆穿,他还笑……

    “你不听拉倒,反正难受的是你,吐的也是你。”

    “是是,你说得是,下次肯定拒绝他。”他向来是个节制的人,不论在什么事情上都不过太过,昨天,是个例外。

    他非要喝,也便由着他放纵一回了。

    三爷答应了,她也就莞尔,问他:“三爷,我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毕竟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不是说酒后吐真言吗?不知道大哥有没有朝三爷说。

    “什么心事?”

    “不然,大哥为什么要拉着你喝那么多酒?”

    “他高兴呗。”

    “高兴啊?……”她怎么有点觉得大哥是不高兴呢。

    “定了亲,当然会高兴一下的。”

    “哦。”这个解释好像也行得通。

    “先不提他了。”苏长离已伸了手,想拽她到自己身边来,今笙扭身走开了。

    “……”

    “三爷,上午的时候古音来了一趟,带了好多月饼,比我做的不知道好吃多少,比卖的还要好吃,我特意给你留了些,你也尝尝。”她扭身从月饼拿了来,包装打开,送到他面前。

    苏长离便接了,吃了口。

    “怎么样,好吃吧。”

    “还行。”

    “古音说明日再派人送些过来给我,你要是喜欢吃,明个我派人送你些。”

    “不用了,你留着慢慢吃吧。”

    今笙作罢,把茶放到他面前:“三爷你喝点茶。”

    “放心,我噎不着。”

    “……”什么意思嘛,是在笑话她昨个吃个月饼还噎着的事情吗?

    “坐过来。”苏长离唤她。

    “……”不过,真是越来越不克制了,她知道他想干什么。

    苏长离喝了口茶,也没继续勉强她过来,只是说:“爷这几天都闲着,你有想去的地方么?爷带你去玩玩。”

    这就有些为难了,今笙如实的说:“三爷,古音说中秋后约我一块出游。”

    苏长离微微挑了眉:“去哪玩?”

    “游太湖。”

    “……”又是游太湖。

    “就答应了一天?”

    “嗯。”

    也罢,苏长离没说什么,茶喝完了。

    “三爷,我已经答应古音了,不好推辞的。”

    “嗯。”他应了声,又没让她推辞。

    “今天明天,爷就好好陪你。”

    今笙忙言:“三爷不用天天陪我,你要是有事,你忙便是了。”

    “……”貌似被嫌弃了?嫌他来得勤快了些?

    女子不都是希望丈夫陪伴的么?即使他们还没成亲,也是半个夫妻的吧!平日里,他也总是来看她。

    看来笙儿对他并不依恋啊!

    想想好像真的是这样子,他平日里不管多久来看她一次,她都没表现出依恋的样子,走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依依不舍……

    这个发现,让人的心情不是太舒爽了。

    ~

    三爷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一言难尽,今笙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有说错什么,轻声问他:“三爷,怎么了?”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没什么。”笙儿对他并不依恋,他还能强迫着她非依恋不可么。

    最难强迫的,便是人的心了。

    他心里有些不痛快,却也拿她没办法。

    “我还有些事,你先忙吧。”苏长离想了想,还是很不痛快,很难与她继续再愉快的聊下去了,索性站起来走了。

    本想这几天好好陪她的,现在看来是他多想了,她根本不想他陪,也不需要的。

    的确,一直以来都是他想要如何,却忘记问她,她需不需要。

    是他,太自以为是了么。

    ~

    苏长离站起来就走了,今笙可是懵了。

    “三,三爷。”她忙跟了上去。

    “你不是说现在放几天假,很闲吗?”

    他是很闲啊,那又如何呢。

    “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

    “三爷……”她喃喃一句,他是走得毫不犹豫。

    真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突然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还以为他会留下来好一会,突然事与愿违,他拨腿就走,她还是觉得很失落的。

    “小姐。”外面侍立的袭人紫衣忙过来了。

    今笙转身回了屋,坐下来想了一会。

    莫名的觉得三爷好像是忽然就生气了,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话让他生气了。

    她默默叹口气,薄叶已进来禀报:“小姐,湘君小姐来看您了。”

    “哦。”她心里正失落着,一下子没转变过来。

    湘君已提着一篮吃的来了,也是她做的月饼。

    “今笙,看看我带了什么给你。”

    “月饼。”她不瞧就知道了,味都闻到了。

    “刚出炉的,还热呼着呢。”湘君自顾的坐了下来。

    “我知道你不会做,所以特意做了许多,各种馅的都有,够你吃一段时间的了。”

    今笙打起精神来:“湘君你对我真好。”她自己也刚学做月饼,就没想过要送旁人吃些,现在一个个的把月饼送到她这里来了,她心里是很感动的。

    湘君笑:“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诶,我刚看见苏大人出去了。”

    “嗯,他刚来过,说是有事又走了。”

    “看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你们吵架了?”

    “没有。”

    “湘君,我现在真是觉得,男人心海底针,尤其是这三爷的心,摸都摸不透,说风就是雨,前一刻还好好的,和我说放了几天假,要陪我几天的,后面忽然就变了脸,说想起来突然有事,说走就走了。”

    湘君听言笑说:“不会吧,我看三爷人挺稳的,不像是喜怒无常之人,一定是你说错了什么话,让人家不开心了。”

    “……”连湘君都这么觉得?

    今笙又仔细想了一遍,也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话。

    “要不你把你们之前的话给我说说,我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了。”

    “……”今笙想了想,她与三爷的谈话也没什么不能为人知的,何况这人是湘君,也就说了。

    “是这样的,三爷说放了几天假,问我想去哪儿玩玩,带我去,但之前古音来过了,约我中秋之后一块去太湖出游的,三爷就说今天明天陪我好了。”

    “就这样了?没了?”

    今笙抚额,莫名的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了。

    想了一会,她叹口气,说:“我是想着吧,三爷放了几天假是轻闲的,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就不需要三爷陪着了。”

    湘君笑:“所以,你就和人家说,不需要人家天天陪着了?”

    今笙点头,觉得问题应该就是出在这儿了,但至于这么生气吗?

    “三爷肯定是觉得你不重视他了,所以才生气的。”

    “……”今笙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要如何重视他?

    “我虽不是三爷,也不是男人,但将心比心,如果我的好意被拒绝,我也会难过的,当然,我是不会像三爷这样甩手走人的,因为我没有三爷这样生气的资本啊!”湘君是想到太子殿下了,在太子殿下面前,她是没有什么资格拽脾气的。

    今笙有些发愁了,第一次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真的不会哄男人,尤其不会哄三爷。

    “三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脾气呢,我瞧他是疼你疼得紧,有时间了就会花时间花心思哄你高兴,没时间也会抽空来看看你,若不是想见你,用得着天天往你这跑,我看你倒是不太放在心上,从来都是女子依恋男人的时候多,到了你们这里,却是反着了,我瞧是三爷依恋你的多。”湘君叹了口气,真是羡慕她啊!有个男人肯在她身上花心思,偏她在这种事情上竟然还没开窍。

    “……”今笙想了想,竟是无法反驳湘君的话。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去找他呀。”

    “现在?”他才刚前脚走,她后面追过去,她还要不要脸了。

    “你要是想让他今天多生一会闷气,你也可以不用管他。”

    “……”三爷会在府上生闷气吗?她有些纠结,打内心来讲,她是不太想三爷不高兴的。

    “唉哟,你想去就去吧,脸都皱成老太婆了。”湘君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她的脸粉嫩粉嫩的,捏起来舒服。

    今笙被她捏得直咧嘴,忙打了她的手。

    “刚好带着我做的月饼过去,就说送些月饼给夫人吃,多好的借口啊!”

    “……”借口是不错,她有点动心,但是……

    夫人好像并不喜欢她,府里没人喜欢她呀。

    “别想了,你赶紧过去吧,我不耽误你了。”顾湘君站了起来,笑着往外走。

    她真是一个在凡事上都极致聪明的女子,这样的湘君,应该得到幸福的。

    “紫衣、袭人、薄叶,我们出去一趟。”今笙已站了起来吩咐,湘君的月饼,她只好借花献佛了。

    这个节日,空手过去肯定是不妥的,人家会说她不懂事。

    湘君送来的月饼量还不少,她一块全带了过去。

    见不见得着夫人,不重要,反正人家不想见她,但她礼数还是要到的。

    主仆收拾了一下,立刻就备了马车过去了。

    谁说她不重视他了,她重视他……

    只不过,她的感情是细水长流那样的,只有用心感觉,才能体会吧。

    她若来了,三爷就应该明白她的心意了吧。

    她不再是前世的顾今笙,也不可能再变回前世的样子,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便喜欢得痴狂,没有理智。毫无保留。

    主仆一行上了马车,哒哒的去了太傅府上。

    虽然不太想登门,但还是要来的。

    再则,她早晚都要嫁入太傅府上,逃避也不是办法。

    想通了,她也就大大方方的,坦然而来了,就像三爷出入她府上一样,她应该和三爷一样,从容自在,才不会太傅府这帮人面前失了气势,让这帮人欺负了去。

    她已不在是前世的她,不管在自己府上,还是在太傅府上,她都不想成为任由人拿捏的那个人。

    三爷的未婚妻,也不是第一次登门了,府里的仆人见过她一次,便记下了。

    只不过,三爷却并不在府上。

    迎她的苏平大管家一边请她进了锦墨居一边和她说:“顾小姐,三爷应该马上就回来了,您稍坐一会,我这就让人去找找三爷。”

    今笙应了下来,人竟是不在府上,会去哪儿?

    眼看外面太阳都快平西了,今笙默默的叹口气,还以为三爷是直接回府了,没想到他竟不曾回来。

    今笙正想着这事,有奴婢走了进来,行礼:“顾小姐,老太君请您过去一趟。”

    这是老太君身边贴身侍候的婢女,宝珠,模样俏,还是上次来太傅府上的时候,拦路截她过去的那位婢女。

    她才刚到府上,椅子都没坐热,老太君便知她入府了。

    今笙还是站了起来:“走吧。”

    主仆一行便去了老太君那边,还是上次的地方,一进堂屋,就见里面满了人,都是围着老太君的,在一个大圆木桌上,看起来是其乐融融的样子。

    夫人也在,坐在轮椅上。

    奴婢侍候在一旁,大家吃着月饼、果仁、说笑几句。

    今笙走了进来,大家忽然也就不说话了,一个个朝她瞧了过来。

    “给老太君问安、给夫人问安。”毕竟照过一次面了,今笙也就行了礼,说:“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给老太君和夫人带了些月饼,请您品尝一下。”

    她的奴婢把月饼拿来,她接过。

    老太君听这话便笑了说:“带了月饼了呀,顾小姐有心了哈。”其实这是客人登门最起码的礼节啊!

    今笙把月饼放在到一旁的桌上,亲自打开。

    “是你自己做的么。”太傅夫人忽然问了句。

    今笙直言:“是我二叔家的湘君姐姐做的,还热乎着,知道我要到府上来,特意送了许多过来,请老太君和夫人品尝,大家若是觉得吃着不好,告诉我一声,回去我告诉湘君姐姐,也好让她再学学。”

    “……”就是那个被选上太子妃的顾湘君?

    她都说是太子妃亲自做的了,还特意送给她,让她带过来,太子妃做的,就是不好,旁人能直接说难吃么?

    说话之间,今笙已把月饼亲自送到老太君面前:“老太君,不知道您爱吃什么馅的。”

    老太君笑了说:“我呀,是月饼都喜欢吃。”

    “这点三爷倒是随了老太君了,三爷也是这样说的。”

    老太君觉得,老三那小子本来就有许多地方随她的,现在今笙这么说,她心里微微高兴,一边咬了口月饼,细细品了一下:“哎哟,好吃,这月饼真是好吃,不愧是太子妃亲手做出来的。”

    今笙便笑弯了眉眼:“湘君姐姐知道老太君爱吃她做的月饼,一定会很高兴的。”

    太傅夫人暗暗拧了眉,这一口一个湘君姐姐,恐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关系好?

    “夫人,您也尝尝。”今笙把月饼送到她面前,由她挑。

    夫人便挑了一块月饼,咬了一口,品过,也只能跟着夸赞几句,转而又问:“你自己不会做吗?哪个是你做的?”

    今笙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做的不好湘君姐姐的好吃,哪好意思摆放在一起,我会跟着湘君姐姐多学学的,等到明年,一定会送上自己亲手做的给夫人品尝。”

    所以,等她拿来的时候,她会说这是跟太子妃学的?就算不好吃,她们也不能说难吃?

    真是个心机婊……

    在座的哪位不是人精,只觉这顾小姐还真不好拿捏。

    夫人心里窝着火,本来上次木向晚因为她被老三打的事情都还压着呢。

    “给顾小姐拿个凳子搁我这儿。”老太君这时吩咐下去,老让人站着,显得她们刻意刁难了,一会老三找过来看见指不定又要怎么想她们了,还以为她们欺负了他未过门的新媳妇了呢。

    奴婢便忙拿了凳子,放在老太君身边的,意思让她坐老太君身边去。

    “谢老太君。”今笙道过谢,在老太君身边坐了下来,但这么一来,她左右坐的人但是老太君和夫人了。

    老太君说:“日后都是一家人了,还是要常来常往的。”

    “是,老太君若是不嫌弃我烦,以后我会常来叨扰的。”

    “听老三说了,你被选上了那个四大才女了。”

    “都是三爷教的好。”

    这功劳又归到老三头上了,老太君也知道,自家的老三,确实是喜爱她喜爱的不相话了,自己喜欢那一套字画也就罢了,还要教着她一块学,还要一块去选个什么四大才女出来,非要博个什么名头,让自己未过门的新媳妇到处张扬,他不但不在乎还在后面使把劲。

    家里摊上这么个异类,也是令人头疼。

    夫人在一旁暗暗蹙眉,说这个作甚么?让她显摆?

    “顾小姐,上次晚儿去你府上找你玩,那胭脂是怎么一回事?”夫人压了几压,到底是把这事提了出来,她倒是要看她怎么说。

    今笙神色便有几分的为难了:“夫人,事情已过去这么久了,不提也罢。”

    为什么不提也摆?理亏了才不敢提的吧?怕在人前出丑?

    太傅夫人可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她要是怕丑,她会让她更丑。

    “顾小姐,上次晚儿从你府上回来之后,老三和晚儿就闹了别扭的,晚儿是老三的表妹,你要是胡闹也会让老三很为难的。”

    今笙惊讶:“我没和三爷胡闹过什么,三爷和表小姐闹了什么别扭了吗?这事我不知道,没听三爷提及过。”

    表小姐坐在夫人的旁边默不作声许久了,这时便出了声:“都过去这么久了,不说了。”

    今笙忙说:“一定要说说的,回头我也好给三爷解释解释,让他不要对表小姐有什么误会才好。”胭脂的事情,她本不想提的,因为知道提了夫人也不会信,一定会相信自己侄女所说的一切,她说了真相,也只会被她们反咬一口罢了。

    看夫人现在的样子便知道,她虽有可能知道一些,但并不全面,应该是从表小姐那里听说的,自然也是偏听偏信的,信了她的话。

    太傅夫人只觉得一口老血压在了胸口,误会还不都是她挑出来的?她若不在老三面前乱说话,老三会误会?会打晚儿?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太傅夫人也不太好把事情挑明了,难道要说晚儿给三爷当姨娘,她顾今笙不同意,在老三面前嚼舌根,还令老三打了晚儿?

    老太君坐着喝了茶,她经历了几代人,荣华富贵、声色犬马,到了这个年纪,她什么没见过,什么看不明白。

    老三的这个新媳妇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再看这表小姐,她若真有理,岂会错过令夫人为她出头的机会?她压着不想说,指不定去了人家府上一趟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呢,她这个儿媳妇啊,也是疼这表小姐疼得糊涂了。至于这顾今笙,一直不肯把话说清楚是什么原因呢。

    顾及大家的面子么?

    一时之间,夫人被噎得说不上话来,有片刻的尴尬。

    老太君也就咳了一声:“行了行了,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不提就不提了。”

    “老太君,什么事呀。”随着话落,就见三爷人已经进来了。

    大家的心思都在这边,就连奴婢都支着耳朵想听她们说些什么,一时之间都没注意到他进来了。

    苏长离走了过来,给老太君行了个礼,今笙也已跟着站了起来,看着他。

    老太君笑着应了他:“没什么事,女人之间的家常话。”

    三爷了然:“你们家常拉完了吗?”

    老太君笑:“你这是想把人带走,就直说吧。”

    “老太君,这可是您说的了,我这就带笙儿走了。”他虚揽了一下今笙,就真带她走了。

    今笙忙说:“老太君,夫人,我先告退了。”

    看这俩人走了,老太君笑着摇了头:“看他这护妻心切的模样,总是一副怕人把他媳妇吃了的模样。”

    能让老三这样护着的女子,应该有她的独特之处的吧,他们家老三又不是笨蛋。

    夫人脸色微微暗沉,这样的护妻心切,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