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8章 囚禁铁笼
    今笙跟了三爷去了锦墨居,路上的时候吩咐万青去通知厨房,让做了些小菜,一会送到他房里来。

    今笙默默的跟在后面,最后随他一块去了客堂落坐下来,奴婢上茶,退下。

    “怎么忽然过来了。”苏长离问她一句,语调平常。

    今笙回他:“刚刚湘君拿来些月饼,做的比我好吃,我想拿来给三爷尝尝。”

    去老太君那时,她已拿出来些月饼放在这儿了,便站起来由桌前拿了月饼:“三爷,月饼还是热着的,您要不要现在尝尝?”

    “我不爱吃月饼。”

    “……”今笙有种好心没被领情的尴尬,轻声低语一句:“你说不挑食的。”

    “爷的话你倒是记得清楚。”

    “有些话根本不用刻意记的,脑子会自动记住的。”

    “……”她倒是对答对流。

    今笙抿唇,小声问他:“三爷,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他给她一个冷笑的眼神:“你看出来爷不高兴了?”

    今笙点头:“有一点看出来了。”

    “所以,你是特意过来哄爷高兴的?”

    “……”确实有这个意思,他看出来了。

    “你打算怎么哄爷高兴?”苏长离已经靠要圈椅上了,姿态上有些的随意,明显心情已经很好了。

    今笙垂眸,想了想,之后默默走到他跟前在他唇上便压下一吻,之后便又飞快的离开,退到一旁去了。

    “……”苏长离看她的眼神有几分的不可思议,她用这样的方式哄他高兴?

    今笙被看得有些的不好意思,尴尬。

    三爷不喜欢她主动?

    苏长离看过她,忽然有些忍俊不禁,可很快颜色一正,连名带姓直呼:“顾今笙,你胆子不小了,竟然开始知道撩拨男人了。”

    “……”她又没撩拨别的男人。

    “你知道这样后果很严重么?”

    “……”顾今笙摇头,看着他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这男人可真不好哄。

    “过来。”他勾了手,明明应该是勾人的手势,怎么看着都像叫小勾。

    今笙站着不动。

    “你不要哄爷开心了?”

    “……”关键他好像并不开心,她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哄他了。

    “过来,坐爷怀里。”他再次说,多了几个字,今笙面红耳赤,自然是不肯过去。

    “刚才还说要哄爷开心,不坐过来怎么开心。”苏长离便抚了额,发了愁的样子。

    今笙默:三爷越来越不正经了。

    “三爷,可以用饭了。”万青已在外面喊了他。

    “……”苏长离应了一声,起了身,来到不肯到他面前的今笙跟前和她低语一句:“一会吃了饭,好好想想怎么哄爷高兴。”

    今笙忽然觉得头皮发麻,已经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了。

    她默默的跟着苏长离去了他房间用饭,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摆在房间。

    今笙默默默的看着桌上的菜,都是她平日用的斋饭,她以前这样说过,他便记下了。

    不过,苏大人并不是一个吃斋之人,他面前的都是荤。

    两个人坐了下来,各自吃自己的菜。

    “笙儿,看别人吃肉不馋吗?”苏大人冷不丁的问了句。

    “不馋。”

    “你真不像个孩子。”哪有孩子不馋肉的?

    “……”在他心里自己还是个孩子?

    今笙忽然咧嘴笑了:“三爷,你老对一个孩子做不该做的事情,就不会不好意思吗。”她要拒绝他一会所谓的哄他高兴。

    三爷看起来已经没有不高兴了,不需要哄了。

    三爷瞧了她一眼,她竟是笑得一脸得逞:“对自家孩子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哪有什么不好意思之说。

    再则,该与不该都已经做过了,多做一次又有什么区别。

    男女之情又是微妙的,一旦做过了,就很难再戒掉,一直控制着,会死人的。

    今笙默默的闭了嘴,觉得三爷的脸皮又上升到一个厚度了。

    三爷的脸皮一直都这样的厚吧,只是她才慢慢了解他而已。

    一饭的功夫过去,奴婢进来把桌子收拾干净,侍候两个人洗了手,漱口,退下。

    苏长离便转身坐在了自己床上,喊她:“笙儿,过来。”

    我不过……

    今笙内心是抗拒的。

    “三爷,你看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实际上吃过饭后,外面已经黑了。

    忽然和他提走,苏长离的语气就变了:“你敢走试试。”

    一副不满足他绝不放过她的架式,霸道又傲气的坐在那儿,等她主动靠近,撩他。

    今笙看着他,慢慢的走到他面前。

    三爷不就是想亲她么?她走过去,由他亲好了。

    她站在他面前,等着三爷伸手拉到他怀里,他以往都是这样子的,但这一次,三爷没有丝毫要动手拽她过来的意思,只是挑着下眉,看着她说:“笙儿,自己坐到爷腿上。”看她别别扭扭的样子,他倒是起了捉狭她的心思了。

    今笙有些气结,有种被刁难的感觉,她不由得绷紧了小脸:“三爷,我又不是青楼的,我不坐。”扭身,她就要走了,有些被气住了。

    “……”反应这么激烈,三爷微怔一下,却是很快就起了身,把人抱住了。

    腰身忽然就被抱紧在他怀里,三爷的脸庞已贴在了她的脸上。

    “胡说什么呢,爷就是想逗逗你。”他寻着她的唇噙住,密密麻麻的吻啊!

    今笙觉得身子发软,人被扭转到他面前来,不知不觉便跟着他在床上坐了下来。

    他坐在床榻边上,她被他摆开姿势坐在他怀里。

    想抗拒,又有点欲拒还迎的羞耻,她不喜欢这样坐。

    被他一遍遍的索取着,亲到发麻,他肆意的在她小嘴里扫荡了一圈又一圈,两个人的气息都重了起来,她便嘤出声来了。

    待到分开之时,她已躺在了床上,他则静静的伏在她身上看着她。

    今笙羞得无地之容,以往再怎么胡闹,也不会躺在床上。

    躺着的感觉,甚是羞耻的,尤其他又有反应了。

    她满脸通红的想要起身,推了推苏长离。

    “我要回家了。”她低声说,想尽快逃离这个水深火热之地。

    真不想放开她。

    真想就此剥了她的衣裳,畅快一回。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几回,到底是克制住了。

    苏长离慢慢起了身,今笙忙坐了起来,想要赶紧离开的,苏长离却是伸手揽了她,抬手,他顺了一下被他弄乱的秀发,给她捋顺了。

    她不整的衣衫,他也给她轻轻动手整理了一下,不然,一会从这里衣衫不整的出去,别人还以为他把她怎么样了呢。

    今笙一时情急,想要逃离,自己也没注意太多。

    看苏长离忽然动手给她整理,心里不觉一暧。

    三爷虽是霸道了些,却是个细致的男人。

    她悄悄瞥了他一眼,三爷神色已经正常,没有之前那种被染上的欲望了。

    她心里也慢慢平静下来,忽然就问了句:“三爷,你高兴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

    苏长离嘴角到底是噙了笑,和她说:“高兴,如果能更进一步,会更高兴。”因她一句话,他便又忍不住,捕捉着她的唇吻上一回。

    “……”她不该问那句话的,问过之后,整个人几乎被他镶入到他身体里去了。

    她没有挣扎,本是想着由他尽兴一会,再亲热了一会,整个人几乎要被他给捏扁揉碎了,她也是被弄得浑身发麻,忽然,她就觉得胸口一紧。

    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竟然上手到她那里了。

    从未被触碰过的地方,全身立刻麻得不像话。

    触碰到手上的感觉大小刚刚好,却柔软得像面团一般,任由人拿捏。

    隔着衣裳,他没忍住,上了手。

    在她轻微的抗拒中,他气息又重了些,感觉某一种胀得极疼,令人发疯,便越发的要抵死纠缠怀中娇眉得不像话的女子,隔着彼此的衣裳今笙都能感受到他的反应,顿时就清醒过来。

    “三爷,我要回家了。”她是吓坏了。

    他上下其手的,她又在他床上,她真怕自己会失了身。

    她忽来的一句话,还是令他清醒了些。

    默默的叹口气,瞧她是怕了的样子,他的手慢慢把她的衣裳拢起,声音稍和沙哑的和她说:“爷控制着呢。”

    这还叫控制?他就差没剥了她的衣裳了。

    “笙儿今天是真把爷哄高兴了,走吧,爷送你回去。”

    所以,他这是在鼓励她?以后都用这种方式哄他?

    不要脸。

    今笙默默的坐起来,不说话。

    苏长离又重新给她把头发捋顺了,衣裳拢好了。

    今笙再不说别的,整理好自己,她站了起来,这才和他说:“三爷,我自己回去,你不用送我了。”

    “反正爷闲着也是闲着。”他自是要送她的,大晚上的,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虽然她身边是有几个婢女陪着。

    “走吧。”虚揽了她一下,苏长离拉了门,今笙只好跟着他一块出去了。

    今笙跟着他出了府,外面月亮高照,但到了晚上,院里外面都是冷清,极少有人出来。

    今笙上了他的马车,到了晚上,马车里也显得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她稍微离三爷坐得远一些,反正也看不见三爷的模样,今笙垂眸,这样就避免了一些尴尬的。

    刚才三爷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说什么他有控制,可她感觉胸都被他揉得发疼了,那么用力,她下意的揉了一下自己的胸,觉得胀得有些不舒服,就好像身上有某处在痒痒,不抓一下是非常难受的。

    其实,她也正在迅速的发育中。

    “……”苏长离的视线挺好的,何况这马车里也算不得伸手不见五指,只不过对于今笙来说,她忽然进了马车里,觉得漆黑罢了。

    他默了一会,觉得血往上涌。

    好在这一段路并不长,马车哒哒的到了国安候府,今笙直接下了马车,也不和他说好说歹了。说多了,三爷这个人分外的会得寸进尺的。

    这事之后,又过了一天。

    八月十五这天三爷没再过来,明明说放几天假会陪她的。

    过了这天,今笙也就去赴古音的约了。

    之前俩人约好了,并没有请别的人,她也便没有带旁人过去,只带了自己的婢女。

    去了目的地,太湖周围依旧是人来人往,湖中游船也不在少数,不论什么节日,这里总是最热闹的。

    有位婢女快步迎了过来,是古音常带在身边的婢女。

    “顾小姐,我们家小姐已在船上等你了,您请。”

    今笙便跟着婢女上了船,人还未曾入船,就先听见了古琴的声音,声音宛然动听,宛如天籁之音。今笙进了船,就见古音玉手拨弄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有节奏的拨动。

    她今日一身的黄衣,听见声响,便笑吟吟的瞧了过来,竟也是美得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眉之间隐有一股不同凡响的豪气。

    “重楼,你来了。”她已站了起来,面露高兴之色。

    今笙含了笑:“古音,在这里抚琴,你好生惬意呀。”

    “不只是抚琴,我们还可以作画,你要是高兴,我们还小饮一杯,你看,我都准备好了。”为了作画,她特意把制定了的两个画板带了过来,还带了壶酒。

    今笙还从未喝过酒,她笑着说:“我正在吃斋,我喝茶就好了。”

    “行,你随意。”两个人一块落坐下来。

    船已开始缓行,奴婢们侍候在外面,两位小姐在里面说话。

    与此同时,就在不远处,有艘船也正在缓行着,船里坐了两位贵气的公子,顾燕京、苏长离。

    江小树在一旁侍候酒水,给两位贵公子把酒斟上,又把果仁都摆上了,她便退到一角侍立。

    “干吧。”顾燕京拿了酒,男人之间在一起无非就是喝酒。

    苏长离说:“我现在戒酒了,我喝茶便好。”

    “……”顾燕京微愣一下,随之笑骂一句:“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这话都能说。”

    “我现在看见酒就想吐。”苏长离喝了自己皮袋里准备的水。

    “……”顾燕京竟是无言以对,他怎么这么赖皮呢?

    “照你这么说,以后和笙儿成亲那日,你也不喝酒了?”

    “那日另当别论。”

    “你就直说你不想和我喝酒得了。”

    “你明白就好,喝成那样子你不觉得很丢脸么?”尤其还在笙儿面前吐得一塌糊涂。

    “……”他真没觉得丢脸:“有啥好丢脸的?”

    “……”没有喜欢的人,果然无后顾之忧。

    顾燕京只好一个人喝酒,把自己的酒和他面前的酒顺便都喝了,不喝拉倒。

    几杯酒下肚,他忽然对身边侍候的婢女说:“江小树,你出去,这不用你侍候了。”

    江小树行了一礼,退到外面去了。

    不让她侍候,她正好可以坐边上看看风景吹吹风。

    那时,顾燕京对苏长离勾勾手,低声喊了句:“妹夫,给你说件事。”

    苏长离便靠近他一些,听他低声说:“我真不想娶那个什么公主。”

    “……”憋了几日,他终于说了。

    “有没有办法让公主自己把婚给退了?”

    “没有。”他真没有。

    “你不打算帮帮你大舅子?”

    “我想帮。”但他真的帮不动,难道他要去和公主说,让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有什么资格让公主这样做啊!

    顾燕京瞧他一眼:“你和笙儿是两情相悦了。”可苦了他了,却要娶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子,而这个男人还是他妹夫。这话他没说明,但苏长离不是个笨蛋,想必也能领会了。

    苏长离便说:“你日后也可以娶个两情相悦的女子。”

    “然后让她做妾?天天干侍候人的活?”

    “……”

    既然正室之位给了公主了,他就算有什么两情相悦的女子,若跟他还不是要委屈求全做个妾,妾的位置总是卑微的,到时候还不是由正室欺凌,就算他护着,有些东西还是给不了的。

    他总是想把正妻的位置,留下来给合自己心意的女子的,虽然那个女子还没出现,但正妻之位,就不该是公主这个人。

    顾燕京又喝了一壶酒,不知不觉脸上便喝红了。

    “大舅子,你少喝点酒,一会笙儿见着了,你又喝多了,不是要怪我没劝你了。”

    “你跟着一块多,她就不怪你了,还会心疼你。”

    “……”他这大舅子也是个无赖,但他真不想喝。

    他要是喝了这一口,顾燕京一定会让他喝得和那天一样多。

    他自然是知道,他就是心里不痛快,但又无处可泄。

    “你还是找你婢女陪你喝个痛快吧,我出去望望。”苏长离站了起来,往外走,他想看看笙儿的船到哪儿了。

    虽然说今天笙儿不需要他陪,昨天他也没去陪她……

    渐渐的,他也发现了,实在是自己想多和她腻歪一会,她反不太需要他。

    这个发现,确实挺让人不舒坦的,不过,想到那天她讨了他的高兴,今个,他还是过来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走到船舱外,他四下望了望,他早就约上了顾燕京在这儿等着了,也知道古音的船是哪艘,笙儿过来的时候他的人也进来禀报了。

    湖面上的船倒是不少,成群结队的出游。

    那时,顾燕京望着眼前的酒气笑了。

    苏长离这个人,真是让人牙痒痒啊!

    “江小树。”他唤了一声。

    江小树忙进来了:“奴婢在。”

    “过来,陪爷喝酒。”

    “奴婢不会喝酒。”

    “学。”顾燕京把酒倒在碗里。

    “喝吧。”

    江小树咬咬唇,她是有偷品过酒的,知道酒的味道并不好喝,所以一点不喜欢喝,但大少爷发话了,她不能拒绝,也只有抱着喝就喝吧,当水喝就是了的决心了。

    江小树走了过去,来到顾燕京旁边,她抱起放在他边上的碗,不敢品味,咕噜咕噜一气咽了下去。

    顾燕京有些惊讶,看着她:“江小树,你够猛的啊!”他也把自己碗里的酒干了。

    江小树只觉得辣到嗓子眼里了,吸了口气:“大少爷,我能吃点这个么?”她指着桌上的干果。

    “吃吧。”顾燕京又把酒给她倒上了。

    她现在虽是突飞猛进的长个子,但站在顾燕京的身边,脑袋也没能高过他。

    她一张小脸倒是越加的粉嫩,人也长开了不少,精致得像个陶瓷的娃娃,尤其是脑袋上这个蘑菇头,显得整个人娇俏得不相话。

    “来,陪爷再干一杯。”

    江小树吃了口干果,嚼得嘎嘣嘎嘣响,吃了一口,只好拿起碗再干了这一碗酒,当水似的咕噜咕噜给干了。

    顾燕京忽然就有些想笑:“江小树,你倒是够野的,你酒量不错吗?以往常喝酒?”

    感觉被大少爷赞美了?虽然那个野字感觉不好听,但因为他笑了,他笑的时候尤其的好看,就好似那一次撞在他的马上,他人骑在马背上,英姿飒爽,脸上也挂着笑,好像神明降世。

    ~

    干过第二碗酒,他又忙拿些干果吃了,一边回他:“没有,奴婢没有喝过酒。”

    后来发现,大少爷再给她倒酒,大少爷亲自给她倒酒。

    这通常都是奴婢干的事,莫名的有点飘飘然,看来大少爷是喜欢别人陪他喝酒的,有了酒喝,喝痛快了,大少爷心情就好了。

    江小树又干了一碗。

    连干三碗后,江小树着桌上的果仁吃着,觉得眼前有些黑,脑袋也有些飘,她下意识的说:“大少爷,我觉得我脑袋有点晕。”

    “……”

    扑通,娇小的身子便扑了过来,一头栽在他身上。

    他本应该一把推开的,还是下意识的伸手抚了一下,江小树一张脸通红,像熟透了的苹果,小嘴微张着,能塞进自己的手指头进去了,看着有些可笑。

    这臭丫头,瞧她喝酒的那野劲,还以为她真能喝呢。

    顾燕京随手把她放在旁边坐着,她是坐不住的,身子软得不像话,直往下掉,他索性就把她放在一边躺着了,不能喝还逞强,真想把她扔到湖里淹死算了。

    淹死她,也就是想想而已。

    “燕京,快出来。”外面忽然就传来了苏长离的声音。

    “怎么了?”顾燕京已经腾的站了起来往外去,听得出苏长离声音的不对劲。

    “燕京你看,笙儿的船忽然就快了许多,去了那边了,那边忽然多了些同样的船,你还能分清哪个是笙儿的船吗?”

    “……”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了,转瞬之间,那边的转都进入了一个转弯口,因为这四面都是大山小山,就连湖中也有小山环绕,山与山相连,在那个转弯口,苏长离这边就看不见顾今笙的船了,也就是说,那些船在他们的视线里要消失一会了。

    苏长离说:“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有一样的船也没什么奇怪的吧,许多的船都是租来的。”

    “难道这里还会出现海盗不成。”

    苏长离瞧他一眼,转身吩咐:“万青,吩咐下去,让船立刻朝那个方向划去。”

    ~

    一言,还真让顾燕京说中了。

    不管会不会出现海盗,顾今笙确实是遇着些麻烦了。

    她正与古音坐在船里,一个一块画板的准备来作幅画,哪料船忽然晃动起来了。

    就在一转弯处,忽然有船急速靠了过来,竟是直接往她们船上一跃而上。

    侍立在船外的婢女忽然瞧见有人上了他们的船,竟是吓得不知所措,倒是薄叶胆子向来极大,她挥拳就拦了过来。

    “船上发生什么事了吗?”今笙已被惊动,她作势要去看看,船晃得她几乎都站不稳,还不待她走过去,就有几个陌生人持刀闯了进来,直接拿刀逼在了她和古音身上了。

    “识想的,就给我们走,否则,要你们的命。”其中一个厉声喝道,拽着顾今笙就往外走,她这才发现,她们的船不知何时停在了一处无人烟之地,她们的船被几艘船包围着。

    “上去。”她和古音被推向了踏板,这并不是通向回家的路,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方向,太湖之大,她甚至没有游到过尽头,更不知道自己处在哪一个山头。

    很快,她们从踏板上了山,这是一座山。

    身后的婢女也很快跟了上来,并没有人死亡,全都都抓来了。

    薄叶也不例外,跟着一块来了。

    倒不是她被某些人抓住了,实在是袭人紫衣被抓住了,她不能不受威胁,只能被擒。

    现在看来,她们所有的人都被一伙盗贼给抓来了,也不知道要把她们送到哪去。

    “大哥,你们想要多少钱,你们说个话,我好派奴婢回去取钱。”一帮人走在并不平坦的山路上,今笙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决定和这些人谈下条件。

    抓她们一帮女子,无非就是为了钱吧。

    “哼,钱我们自然是会要的,会派人通知你们的家人的,等着吧。”

    “你们认识我们?”今笙询问。

    那人问也不曾问过她们的身份,便说了那样的话,听起来应该是认识她们了,难道试先就把她们的身份打探清楚了?

    什么样竟然盯上了她们?

    这船是古音定下来的,难道是盯上了古音?

    顾今笙心里寻思着,古音一直没说话,紧抿着唇,看起来应该是挺紧张的。

    “少废话,快点走。”那人不愿意再搭理她,赶着她快步。

    这帮人都露了真面目,一点也不怕让她们瞧见的样子,难道就没打算让她们活着离开?

    今笙默默的观察了一下,有十个人呢。

    本以为是和古音出来游玩一下,她也就和往日一样,带了三个奴婢出门。

    古音这边也一样,只带了一个贴身的奴婢侍候着。

    真的是世事变幻无常啊!上一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事情,今世却一再经历,可既然发生了,她还是要镇定下来,默默的记了一下路线。

    要是能找个机会逃跑该多好啊!

    很快,一行人被推到一个山洞里去了。

    真的是一个山洞,但进去后却别有洞天,里面明亮宽敞起来,却也是一片潮湿。

    “全都进去。”后面的人吼,奴婢们都一声不响的跟着进去,虽然害怕,倒也没有失态。

    “全都进去。”她们被往中间的一个铁笼子里赶,虽是不情愿,也不得不钻进去,有人那么高的笼子,好像就是为她们量身定做的一样,大家都钻了进去,之后笼子的铁门被关上,上了锁。

    把她们锁在了这儿,有几个人留下站立看着他们,其他人走了。

    “古音,你害怕吗?”今笙瞧她一路都没啃声,低着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便问了她。

    古音抬头看她一眼:“我们要是死在这里,怎么办?”

    古音果然是害怕的,今笙还是忙安慰她:“放心吧,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

    古音低声说:“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说什么不会让她死,她怎么救她?

    今笙笑笑:“他们要的无非是钱,我哥和三爷知道了一定会救我们的。”

    古音瞧她,她倒是自信非常,好像他哥和苏大人一定能把她从这里救出来似的。

    古音神色暗了些,轻声说:“万一你哥找不到这里呢,他们拿到钱就把我们杀了呢?你看,这是铁笼子,又上了锁,我们跑不出去的。”

    这个问题顾今笙也想过,但她还是说:“我们应该往好的地方,想有希望的事情。”她这样想,还要不要活了,吓都要吓死了。

    “你倒是挺乐观的。”

    “怎么着都要活下去,不如高高兴兴的吧。”

    话虽如此,古音好像并不太高兴,她转身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今笙看她一眼,默默叹口气,古音小姐一定是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吓坏了。

    她到底是经过两世的人了,也死过一回了,相对来说便镇定多了。

    她走到一边,和薄叶悄声说:“我们怎么会忽然让人给绑架了,这些人是怎么上咱们船的?”

    薄叶小声回她:“奴婢当时就看见咱们的船进了一个转弯处,旁边有小山挡着,相对来说比较隐秘一些,当时旁边也出现不少的小船跟着咱们一块走,奴婢并未放在心上,以为都是出游的人,后来就有人往咱们船上来了,奴婢发现那些船的人全是这伙坏人,是早有预谋的啊,袭人和紫衣被抓住了,奴婢只好束手就擒跟着一块被抓进来了。”

    定然是早有预谋,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船专门等着她们,直到她们的船进了转弯处。

    她默默想了一会,这些人还知道她们的船必经这个地方?所以早在这里等着了。

    转眸,她看向古音,过来小声问她:“古音,你说这些人是不是想绑架你来着?”

    古音摇头:“我不知道。”

    今笙觉得是,她表哥家有钱啊!

    这船又是她弄的,那船夫也是早就瞄好了她,与人狼狈为奸,把船弄到了这里。

    她心里猜测着,就是没有猜测到这些人是冲她来的。

    后来,苏长离和顾燕京的船到了这边的转弯处。

    四下看去,往这边往来的人稀少,这里已经相当偏僻了。

    四面看去,四周没有看出有任何的不妥,大小山环绕,但顾今笙她们的人,就这样没了,连船也一块没了。

    “再往前看看。”顾燕京吩咐下去,继续划船。

    实事上,当他们的船再次上岸之时,已有人匆匆迎了过来。

    “三爷。”萧凌匆匆而来。

    萧凌是太傅府上的门客之一,专为他做事情。

    “您看。”他递上来了封信。

    苏长离展开了信,上面写了几个字:“苏大人,想赎回顾小姐吗?那先准备黄千万两吧,三日后,会再给你消息。”

    苏长离的脸色便沉了下来,顾燕京伸手拿过信瞧了一眼,脸上也是微微一变。

    “怎么一回事?”他问。

    萧凌答:“这封信是之前是有送到府上的,却并不知道是谁,苏管家收了信后便派我把这信送过来了。”

    “回府。”苏长离走了。

    “笙儿怎么办?”顾燕京拽了他。

    “先筹钱。”

    “……”黄金万两,可不是小数目。

    苏长离抬步离去,顾燕京也准备走,忽然想起里面还有个人正睡着,刚想吩咐林枫把人抱出来,他已经很自觉的把人抱出来了。

    “死丫头,居然还在睡。”顾燕京有几分的没好气,一把给拽了过来。

    “……”林枫没想到,燕爷会亲自把这小婢女抱走。

    踩着踏板上了岸,顾燕京的马被牵了过来,他直接上了马,策马离去。

    江小树睡得像死猪一样,在马上都没有醒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