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3章 三次郎
    殿下倒头睡了,顾湘君怎么能让他就此睡下呢,默了一会,她还是走了过去,继续喊他。

    “殿下,您穿着衣裳睡,会不舒服的,我帮您脱了吧。”

    “你烦不烦啊,我喜欢这样睡。”他闭着眼也不看她一眼,语气不善。

    湘君看他一眼,又默了一会,然后把自己衣裳一件一件的脱了,剩了亵衣裤,之后她往床上爬了去。

    太子殿下人就横在外面,她压到他腿上,有意或无意的故意用了些力道,压死他算了,反正她又不是故意的,是他伸着一双长腿横在了外面,让她没办法上床的。

    太子瀚微微蹙了眉,但忍着没吭声。

    湘君看了看太子瀚盖的被子,再看里面那个被子,是留给她的么。

    已经是夫妻了,是应该睡一床被的吧。

    她默了一会,还是掀了被,钻进太子瀚的被里了。

    “你干什么啊?”太子瀚声音高了一些,他真没想到,她竟敢往他被里钻。

    自从离开皇宫后,她几着他几次,都没和他说过话,仅是点头行礼。

    看起来好像一直都挺怕他,怕他也正常。

    既然怕他,怎么敢这么主动往他被子里钻?

    顾湘君脸色便红透了,太子殿下不主动,难道她要一直被动着?但她毕竟是女孩子,主动做这件事情,还是会很紧张,害羞。

    要是不能完成下面的事情,要是不能先一步生下太子瀚的儿子,她日后在宫里别想有立足之地了,皇后那边的侄女,还一直虎视眈眈着,所以,她必须做点什么。

    “殿下,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休息了。”她小声说,底气终究是不足的。

    “睡那个被子里去。”

    湘君轻轻咬了唇,不说话,眼泪蓄了些泪。

    她不能睡过去,今天若是完不成夫妻之礼,她还有什么底气说话,就得被皇后和她侄女欺负得死死的了。

    太子瀚便瞧了她一眼,有些烦,又实在是喝多了,他想好好睡一觉,不太想搭理她,索性就把已散开的外袍给脱了,扔了。

    顾湘君还坐在那没动,也没有想离开他被子里的意思,他索性又把她的被子拽了过来,把她推了出去,往她身上一搭,各睡各的。

    他自己躺了下来,有些头疼,便背过身睡觉。

    湘君呆坐了一会,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已经做到这份上了,他还是无动于衷。

    她只是一个女子,难不成要去对他施暴?

    那样的话,只会被他给扔出去的吧,她又打不过他。

    她自然是没胆量对殿下施暴,她闭了一下眼,慢慢躺下来。

    被子里倒也不算凉,毕竟这屋里是有供暧的。

    她躺了一会,却是睡着不着,她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新婚之夜,丈夫不肯碰她,是她长得太丑了么?

    她知道自己长得不丑,但丈夫对她没有兴趣,是嫌弃她的家势的吧。

    嫌弃她的出身,这个她便没有办法改变了。

    不管她平日里鬼点子再多,遇着了这种事情,也只有哭的份了。

    太子殿下明显已经睡去,是不会再碰她了。

    喝多了都不肯碰她,清醒了,便更不会碰她了。

    这便是她的命么,她是不该入宫的,但除了入宫,她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默默的低抽,本不想哭,却怎么也掩不住自己的伤心。

    旁人要是知道了去,该怎么的笑话她,轻看她啊!

    她虽想装着不在乎,但还是很在乎。

    ~

    太子瀚被她哭得有些心烦,他本是想好好睡一觉不理她的。

    平日里不是无视他么?他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她敢无视他,他早想过许多折磨她的办法,最后还是决定,她敢无视他,他就敢不碰她,让她天天哭去。

    她真的哭了,他又心烦得要死,但让他碰她,又觉得太便宜她了。

    他假装听不见,听不见……

    忍了几回,终究是没有忍住,他掀了被,也掀了她的被,把她压在身下,什么也不说,亲她,对准她粉嫩的唇亲了下去。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眼泪还挂在脸上,便被他夺了吻。

    没有什么温柔,和他的人一样霸道,在她嘴巴里一阵扫荡,他嘴里的酒气,都快让她醉过去了。她衣裳都被扔了出去,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粗鲁得不行。她又惊又羞的敞开在他的面前,全身发抖,也不由得紧紧合双腿。

    真的是酒喝多了,有种精虫上脑的感觉。

    太子瀚眸色微动,喉结也微动了几下,也许是酒精起了的作用,只觉得体内翻滚,看她不停的发抖,他终是缓了下来,伸手侵犯了无人去过的幽暗之地,一点点的扩张开来。

    几时这样被人对待过,顾湘君嘤出声来,全身酥麻,颤抖不说,感觉自己都快要尿出来了,虽是很想憋住,但实在是怕极了,真尿出来太子殿下一定会把她给扔出去的吧,她又羞又耻,眼里满了些泪,低声喊:“殿下,我想如厕。”

    “忍着。”这个时候给他提尿尿……

    他躬了身,自个也胀得不行。

    湘君都不敢太看此时的他,紧张的闭了眼,感觉身下都湿乎乎的了。

    “你不是一直等着本殿宠幸的么,现在闭什么眼,把眼给我张开了。”

    太子瀚没有多少柔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了些说不出的恶意。

    湘君下意识的看他,忽然,从未被人碰过的地方便被他给侵犯了,她吃痛的哀呼一声,越发的不敢动弹了。

    她不敢动弹,他同样不敢动弹,几乎要被她给夹断了。

    但是,那股子舒爽,却是从头爽到了脚趾头了。

    “放松一点。”他暗暗呼口气,口气没那反生硬了,感觉就快要一泄千里了。

    顾湘君便默默的让自己放松些许,她虽没经过男女之事,但却听过不少这方面的教导,也知道怎么讨男人喜欢,待那股子疼劲过去,她暗暗动了一下,惹得太子瀚立刻惊讶的看她。

    低首,狠狠的吻上她,腰上也使了些力。

    她是故意在狐媚他的吧,他会看不出来的么。

    ~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反正,是一夜的快活。

    这原本不是他想给她的结果,原本是想好好惩罚她,冷落她的。

    第二日,天微微亮,顾湘君便睁了眼,应该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

    昨夜,到底是如了她的愿了。

    她悄悄瞥了一眼旁边躺着的男人,她如愿的睡在了他的旁边。

    平日里对她不是鼻子不是眼的,昨夜里,却要了她三回,嘴巴都被她亲到麻木,身上到处被蹂躏得不能看,处处都是红点,他留下来的。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人喝多了,就容易出事。

    但是,还是觉得很满足。

    她悄悄睁眼打量身边的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他臂弯里,甚怕会惊醒了他,他睡得正香,抱着她,就好像抱了柔软的枕头似的,没有丝毫的排斥。睡着的男人身上少了股子遥不可极的矜贵,他就在她身边,甚至与她行过鱼水之欢,距离是如此的近,不再遥远。

    他昨天确实是喝多了,要了她三回,逗弄得她全身发软,床上湿了一大片,最后他真的睡着了,也没有去净身,还是她自己勉强爬起来净过了身,也帮他擦了一下,偷偷的瞄了他那个地方,吓人。

    他实在太重了,本想给他穿个亵衣睡觉,但怎么也扶不起来他,只好作罢了。

    所以,现在的太子瀚是什么也没有穿。

    至于她,是穿了亵衣裤的。

    她心满意足的偷偷看他,女人一旦被喜欢的男人突破了那最后一层,很容易就生出死心踏地来,她也不例外,默默的就认定了他。

    过了好一会,太子瀚睁了眼。

    有个人在他怀里躺了好一会,明明醒了还不肯起来,他再不睁眼,要到几时才起床,都不知道今天要去请安的吗?想等着一会被挨骂不成么。

    他睁了眼,无视靠在她怀里偷偷高兴的人,坐了起来。

    “殿下,您醒了。”顾湘君正自个高兴,没料到他忽然就起来了,忙跟着坐了起来。

    太子瀚坐起来就发现不对劲了,为什么他什么也没有穿?

    再看顾湘君,她至少还有遮羞的亵衣裤……

    “你把我衣裳全脱了?……”他质问一句,当然肯定是她。

    顾湘君忙摇头:“不是,是殿下你自己脱的。”

    “殿下,我给你拿衣裳。”她忙趴起来要拿衣裳给他穿。

    他暗暗闭了一下眼,忽然就想起来了。

    衣裳确实是他自己脱的,他昨天喝多了,看她在一边哭得可怜,就要了她。

    要了她几回,实在太累了,就睡过去,以至都没有去净身。

    现在躺在这儿,感觉满身都是那种味道。

    “我先沐浴。”他忽然有几分厌恶的说。

    “殿下,都来不及了,要不等请过安回来再沐浴吧。”顾湘君已抱了他的衣裳放在床边上。

    太子瀚蹙了眉:“做完那事,你就不知道净身么,到时候一股骚味跑出去,你不觉得不好意思么。”

    顾湘君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喃喃的解释:“殿下,我昨晚是净过身的,但是你睡着了,我只好给你擦了一下身子,你身上不脏的。”

    “你给我擦了身子?”他表情古怪的瞧她一眼,又低头看看被子里的自己,身下什么都没有穿。

    “嗯,殿下你睡着了,不肯起来,我怕你睡着不舒服,就帮你擦过了身子,连床都铺了个新的了。”她算是看出来了,殿下干净得不个东西,自己要做那事,做过了还嫌脏,幸亏她真净了身,也帮他擦了,不然,他指不定得说她什么了。

    真是难侍候。

    心里默默的抱怨着,面上还是带着柔和的笑。

    太子瀚看了她一眼,她笑得一脸的单纯,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他真是要被气死了,问她:“既然帮我擦了身子,为什么不帮我穿上衣裳?”

    “殿下,你太重了,我扶不动你,我看你睡得又香,好像挺累的样子,我怕惊醒了你,反而耽误你睡觉,就没穿了。”

    罢了,真是要和她计较,他得被气死了,伸手拿了衣裳,准备自己穿。

    湘君便伸手拿了亵衣,想服侍他穿衣。

    他瞧了一眼,本想拒绝,又作罢了。

    只是,在穿亵裤的时候,他还是拒绝了。

    “你都不会不好意思么?”他一把夺过自己的亵裤。

    湘君看他一眼,小声说:“服侍殿下本就是妾身份内的事,只怕服侍不周。”所以她为什么要不好意思,再说,她昨个在他睡着的时候,已经把他的身体偷偷看一遍了,连他最隐私的地方都看过了。

    而且,他们已经是夫妻了,行过鱼水之欢了。

    就算不好意思,还是愿意帮他做这些事情的。

    太子瀚自己把亵裤穿好了,起了身,她想继续帮他穿衣裳,太子瀚把她推一边去了:“你昨天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行了不该行的事了。”

    “……”明明是他主动的好吧。

    “殿下,您要妾身说实话吗?”顾湘君小声问他。

    “敢说一句假话剥了你的皮……”他口气不善,但也没多少的杀伤力。

    “殿下,您昨晚要了妾身三次,妾身到现在双腿都还觉得软着。”

    “……”她这是在夸他厉害是吧?但他怎么就听着这么别扭?

    她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怎么一点不脸红?不羞怯?

    羞怯,她貌似有点有。

    但是,这羞怯,他怎么看都觉得不真实,装的。

    太子瀚正不知道是该骂她,还是该说她点什么好,外面便有奴婢在喊了。

    是侍候湘君的两个奴婢:“殿下,太子妃。”

    “进来吧。”湘君已经应了,她显然心情不错。

    太子瀚压了一下起伏的心情,被她这么一说,他真记起来了。

    昨天晚上,他好像真的要了她好几回。

    要她一次就够她高兴许久了,要她三次,难怪她瞧起来都不一样了,好像不是那么怕了他一般。

    她该不会以为,要了她三次,就是对她天大的恩宠了吧?他是喝多了好么?喝多了的人自控能力会比较差。

    湘君的婢女黛儿和扣儿已经进来侍候,打了水供两个洗漱。

    有宫女进来收拾床铺,床上一片狼藉。

    两个人洗漱一番,宫女送来早点,湘君的奶娘笑着说:“殿下,昨晚让您受累了,您要好好补一补了,这是特意为殿下做的牛鞭汤。”

    “……”太子瀚瞧了一眼顾湘君,她奶娘这说的什么话?

    不过是睡她一晚,要了她三次,他有这么累吗?需要这么大补吗?他才二十岁,他的身体没那么差的。

    顾湘君便柔声说:“殿下,您多喝点,这个东西吃多了对身体好。”太子瀚脸黑,她以为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是壮阳的,他已经很壮了,他今天要是吃多了,还有得好?

    奶娘在一边笑眯眯的,昨晚他太子瀚与自家小姐行了鱼水之欢还是小事,关健弄的响声很大,她们奴婢在外面侍候着,就听见里面的动静了,太子瀚自己的吼声,还有自家小姐的叫声,又酥又媚,让人浮想联篇啊,两个人足足在这房事上花了有一个多时辰,才算睡下来,没了动静。

    由此可见,太子殿下对他们家小姐必定是满意得不得了,若不然,怎么会在这种事情花这么久的时间呢?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你们都下去吧。”太子瀚立刻让她身边的婢女全退了下去。

    奴婢和她奶娘都退了下去,顾湘君已帮他盛了汤,放他面前。

    “太子妃。”太子瀚在一旁喊她,声音听起来非常的郑重。

    “殿下,您说。”顾湘君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式。

    太子瀚是很想教训她一番的,她怎么说起这事来一点不害臊?他都觉得不好意思的好么?还有她那个奶娘,牛鞭这样的话就直接说出来了。

    都是什么人呢。

    “我瞧你平时也挺矜持的,你的矜持呢?”

    “……”顾湘君看着他,她哪里不矜持了吗?

    她什么也没有做过呀?

    就算昨晚的房事,也是他主动的,是他要求她摆了几个姿势的,她自己都很害羞的,不太乐意的。

    看她一脸无辜,好像真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似的,太子瀚有点无奈,他昨晚就不该宠幸她的,让她沾沾自喜,不知所谓。

    “吃吧吃吧,吃过去请安。”太子瀚动了手,喝了口摆在他面前的汤。

    喝过几口,他下意识的放了碗,因为他喝的是牛鞭。

    顾湘君在一旁小口吃了碗粥,看他喝了几口又放下了,小声和他说:“殿下,您喝吧,您昨晚累了一夜,应该补一补的,对身体好。”

    “你给我闭嘴。”

    顾湘君只好不说了,太子瀚又瞧了一眼面前的吃的,有鸡蛋羹,都是一些壮阳的。

    体内莫名一阵燥动,这个瞧起来矜持万分,好像很守礼仪的女子,根本就是狐狸精转世,真是错看了她,吃个饭都不安生,处处想勾引他。

    压下体内的燥动,他还是选择喝了碗她所喝的红枣莲子粥。

    再喝那些玩意,他还要不要干正事了?

    湘君看他一眼,没说话。

    等到两个人简单的吃过,便一块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两个人已经算去的迟了些了,过去的时候别的芊晨公主已经在了,萧贵妃也在了,还有一些别的妃嫔,请过安,完事,就退了。

    在皇后跟前侍候的,还有一位妙龄的女子,曲锦瑟,正是皇后的侄女,现在已经16岁了。

    看两个人终于是来了,皇后微蹙了眉。

    “儿臣给父皇请安,母后吉祥。”太子殿下先行了礼。

    湘君也跟着行了礼,有宫女上前来送茶,新人头一天来给皇后请安,还是要给请敬茶的。

    “都什么时辰了。”皇后略有嫌弃的说了声。

    一旁的曲锦瑟暗暗打量两个人,忍下心里的嫉妒之意。

    湘君看了一眼太子瀚,太子瀚也瞧了她一眼。

    她想让他解释?

    “昨天晚上殿下折腾的时间晚了点,早上便没能醒过来。”他解释了。

    “都是妾身的错。”湘君在一旁小声说。

    现在承认是她的错了?可真会装。

    皇后的表情果然是淡下了一些,萧贵妃便在一旁笑,非常善解人意的说:“年轻人嘛,可以体谅,姐姐,咱们也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

    曲锦瑟小脸气得黑了下来,只能暗暗的骂:骚狐狸,不要脸。

    皇上便在一旁哈哈的笑了,这个儿媳妇,是他选出来的,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虽然说出身普通,但他要的就是出身普通,不会乱了朝政。

    果然不负他所望,还是能够讨太子的喜欢的,若不然,昨晚也不会折腾那么久了。

    太子瀚这时就先接了茶,给父皇母后逐个敬茶。

    湘君也跟着接了茶,一块敬茶。

    皇上是笑呵着接了茶,一副慈爱的样子。

    到了皇后面前,她忍下心里的不满,接了湘君递的茶,但总是想故意为难这个儿媳妇的,毕竟不是她喜欢的。

    她故意没把茶接住,原本是故意想让茶摔在地上的,哪料这茶竟是滚到了顾湘君的手上去了,茶是烫的,她低啊一声,手忙脚乱的就茶杯给抱稳了,茶洒了一些,洒在了她手上,杯并没有落在地上。

    “连个茶都拿不好,进宫这么久都怎么学的。”皇后略有不满的数落她一句。

    她不满意,不论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满意。

    皇上眼皮动了一下,他是清楚怎么一回事的,皇后就是不满意这个没有什么家势的儿媳妇,一心想要把自己的侄女塞给太子瀚。

    顾湘君早就习经为常了,她稳稳的捧着茶再次递了上去,不亢不卑:“给母后敬茶。”

    皇上瞧了一眼皇后,她虽不喜欢,但这是皇上挑选的儿媳妇,她也不太当着皇上的面太过为难,差不多就行了,勉强接了茶,喝了一口。

    “起来吧。”喝了她那口茶,皇后才语气淡淡的请她站了起来。

    顾湘君站了起来,就听皇后又说:“以后没事,你就常到我这里来坐着,跟着我学习管理后宫,等到百年之后,这后宫还是要教在你手上的。”

    话是说得好听,还不是故意想要为难她,哪里会真的让她学习什么管理什么。

    湘君还是应下:“是。”她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再不说别的。

    她不说话,尽量不引人注目,皇后想找她麻烦,就请自己动脑子吧。

    反正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手上被烫的痛意还在,她默默的忍着。

    皇上在一旁说:“请过安敬过茶就行了,你们都退下吧,现在是你们的新婚,也理当玩得尽兴一些,这些日子瀚也就把手里的活多放下一些,多些时间陪陪太子妃,朕还盼着你们早生贵子呢。”

    皇上向来待她温和,顾湘君也就应了:“是。”

    “儿臣告退。”太子瀚也就转身走了。

    顾湘君跟着退下,出了皇后的凤殿,默默跟着太子瀚往回走。

    “太子妃。”

    听见叫她,顾湘君立刻应下:“殿下,妾身在。”

    “你是不是傻呀?”

    “殿下,妾身为明白。”

    “你明知道母后故意想要为难你,还故意接那么烫的茶,不知道疼么?茶洒在地上,要不了你的命。”最多也就是被说上几句。

    顾湘君心里微微动容,太子殿下竟会关心她这种小事情?

    这种事情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殿下看都不看的。

    顾湘君微微垂眸,声音微糯:“殿下,我只是不想失了态,让殿下觉得丢脸,但还是出了差错。”

    怕丢他的脸么?

    太子瀚不说什么,漫步在宫里,顾湘君跟在他身后。

    “你回去歇息着吧,不用跟着我了。”

    顾湘君确实想回去了,昨晚要了她三次,她哪里承受得住,今天感觉发胀,她也是勉强起来的,腿上并不舒服。

    “殿下,那我先回去了,晚点你再过来哦,妾身等你哦。”

    “……”太子瀚瞧她,她生得是极致好看的,眉眼之间瞧着单纯无害,可全身上下分明就暗藏着一股子狐媚。

    她盈盈一笑,扭身回去了。

    这个女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勾引他。

    说这种话,他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什么意思。

    邀请他晚上过去继续做那件事情吗?

    他可不是那样放荡之人,但是……

    腹下莫名的就胀了起来,昨晚的一幕,忽然就浮现在脑海之中。

    他虽不是放荡之人,但昨天晚上,借着酒劲,他还是要了她三次。

    从未有过的畅快,那种身心舒畅的感觉,让人几乎要飞了起来,以至于,什么都忘记了,都不管不顾了,现在清醒过来,竟还能记起昨天那股子舒爽。

    真是见鬼了……

    “想什么这么出神,还在回味昨天洞房花烛夜?”身边忽然传来调笑的声音,太子瀚猛然回头,就见苏长离正站在他旁边,什么时候过来的他都没发现。

    “说什么呢。”他脸上莫名的一臊。

    他从来不是脸皮薄的人,平日里也喜欢和他说些诨话,但今个忽略被他给调笑了,反而真不自在了。

    苏长离忍不住要调笑他:“前面湖里有水,你自己瞧去,你是不是满脸的春风荡漾。”

    竟然这么说他。

    太子瀚忽略就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小声和他一边走一边说:“你给我说实话,你有没有碰过女人。”

    “……”

    “看你这表情就知道了,你还没碰过女人的吧,女人的那个身体,真的太销魂了,我给你讲,我昨晚要不是喝多了,不只能干三次,七次都没问题……”后面的话已经不堪入耳,苏长离把他从自己身边推开。

    不想听他得意洋洋的显摆自己有多威风。

    他听多了,又得不着,会死人的。

    “你注意身体,纵欲过渡,以后有你后悔的,我先回去了。”

    “哎,你不再和我聊一会啊!”谁会想到在人前瞧起来高不可攀的两个人,私下里什么诨话也都能说得出来呢。

    苏长离瞧他一眼:“羡殿下也不小了,你该给皇上说说,给他封王封地,搬出宫住。”

    太子瀚知道他的意思,默默的点了头:“我会找个机会说的。”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不然,反让父皇对他心生不满来了,以为他要赶羡殿下出宫呢。

    父皇向来疼爱羡殿下,因为萧贵妃的原因,一直不肯让他待在身边。

    苏长离点头,转身走了。

    天气有些寒冷,宫里也同样降了温。

    太子殿下看着苏长离远去的身影,他慢慢踱到了重华宫,羡殿下居住之地。

    “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您快请进。”萧贵妃刚从皇后那边回来,一瞧他到自己这边来了,立刻笑着招呼他进去。

    太子瀚瞧她一眼,萧贵妃与羡殿下瞧起来都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若真的与世无争就好了,羡殿下就不会暗暗拉拢一些大臣了。

    只是,近些日子,他看起来老实起来了,待在重华宫哪也不去了。

    “羡弟在么。”他并没有立刻进去,询问了一声。

    “在,在,你羡皇弟整日都在屋里待着,天暧了还走动走动,现在这天一冷啊,他哪都不愿意去了,殿下若是不来找她说说话,我看他都要闷坏了哦。”

    “羡弟的性子总是过于沉闷了些。”

    萧贵妃笑笑,她不喜欢沉闷这个说法,羡殿下只是话少了些罢了。

    “我去看看他罢。”太子瀚抬步进去了。

    萧贵妃跟着她一块进去,立刻吩咐身边的宫女:“快去通知羡殿下,就说太子殿下来看他了。”

    宫女立刻前去禀报。

    待到太子瀚与萧贵妃进了屋时,羡殿下已迎了过来。

    羡殿下行了礼:“太子,您怎么来了,今天可是您大婚的日子,您应该在宫里多陪陪太子妃的。”

    太子瀚便笑了,笑得甚是无拘:“她太磨人了,我出来透透气。”

    他坐了下来,宫女上了茶,果仁、糕点侍候着。

    “你那个妾,现在怎么样了?”太子瀚随意的询问。

    “时尔犯病,就那样。”

    “一个妾而已,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哥哥我都成亲了,你也该成亲了,这样吧,改天我和父皇说一说,请父皇给你封王封地,如何。”

    “谢谢太子的好意,这些都是虚名,我也不甚在意。”

    “这是哥哥的心意,哥哥有的,也总希望你也有的。”但是太子之位只有一个,他却没有办法让给他。

    萧贵妃在一旁含笑听着,太子瀚总是能说会道了一些,说得比唱的好听,但在这皇室之中,除了皇权,哪有什么亲情。

    再则,她们要的可不是什么王爷之位,若想封王,还用得着他说吗?她早就和皇上求了去,皇上也曾经想要给羡殿下封王的,反是她拒绝了。

    她的拒绝,在皇上看来便是淡泊名利。

    她要的,可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她要让皇上看到,太子瀚根本不适合那个位置,最适合的,是她的儿子。

    几个人各怀心思的聊了一会,太子瀚也没留坐,便走了。

    远远的,看着那个离去的身影,太子瀚的身影,顾云溪绕着游廊慢慢的走过来。

    二个月过去了,二个月之前的事情,简直就像一场恶梦,现在的羡殿下的萧贵妃更厌恶她了。

    事后,她把冬草处死了。

    这个大胆的婢女,竟然敢对她做那样的事情。

    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是不是她强迫的她,她既然做了,就得死。

    所以,冬草死了。

    她的身边,便只剩下秋蝉了。

    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没有了婢女,她几乎连秋蝉都想一块处死了。

    “夫人,您这是去哪儿。”有宫女前来拦了她,顾云溪看了一眼,知道她是谁,羡殿下身边的大宫女,柚子么。

    这个婢女,她小产一事,和她是脱不了关系的。

    那段时间,她常在身边侍候,指不定给她下了什么药。

    后来她小产了,这柚子便再也不来了。

    她又不是傻子,一想就明白了,柚子就是羡殿下安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人,一个要她小产的人。

    “怎么,你这是要拦我的路么?”顾云溪冷笑着问。

    “夫人,羡殿下交代过,您只能待在您的院子里,哪也不能去,现在外面风大,您还是回去吧,免得让羡殿下看见了,不悦。”

    “柚子,我就是去找羡殿下的。”她准备夺路而去。

    “把夫人送回去。”柚子的声音忽然就重了几分,她身边跟着的宫女立刻前来拽了她,才不管她是不是夫人,拽着她就往回送。

    “放开我,你们干什么?”顾云溪叫了几声,也就不叫了。

    她是真看明白了,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欺负她。

    秋蝉不敢吭声,垂着头忙跟着她准备一块走。

    “秋蝉。”柚子叫了她。

    “是,柚子姐姐。”她忙小声的应下。

    “看在我们曾经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看好你的主子,别让她再到处乱跑,她惹出的乱子,还不够丢人现眼吗?若是惹恼了殿下,你也是没有好果子吃。”

    “是,谢柚子姐姐提点,我明白了。”秋蝉忙行一礼,匆匆离去。

    一个宫女都敢对她的主子这样子,她当然也明白,她的主子在羡殿下这里彻底失了势了。

    虽然是处死了冬草,可那件丑事确实发生了,还让羡殿下看见了。

    羡殿下不喜欢,也正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