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4章 你是我的夫
    凤宫。

    皇后正靠在榻上眯眼,她的侄女曲锦琵给她轻轻捏拿着腿。

    太子瀚这时走了进来。

    “母后。”他喊了声。

    皇后没有睁眼,语气平淡:“怎么又回来了。”

    “都下去吧。”他话不仅是对宫女说道,也是对锦瑟。

    曲锦瑟便站了起来,行了一礼,退下。

    “什么事啊?”皇后便坐了起来。

    “我刚刚从羡殿下那边回来。”太子瀚在他母后跟前坐下。

    “哦……”

    “你去和父皇说说,该给羡殿下封王封地了。”

    皇后听了这话便望他笑笑:“可以,你答应把锦瑟纳为侧妃我便去说。”

    太子瀚脸色微黑,话语毒辣:“我又不喜欢她,看她就烦。”

    皇后也黑了脸:“你这叫什么话,有多少人是一见钟情,你喜欢太子妃吗?你不也一样不喜欢她,但昨晚你不是照样和她洞房了,不过是房里多个人,少不了你一块肉。”

    “你不说算了,我自己个去说。”

    “你去说吧,你只管去说吧,你父皇听你说这话若是高兴算你赢,你说了之后,萧贵妃一准要到皇上面前哭上一哭,说上几句,你父皇一准会认为你容不下你羡皇弟,想赶紧给他封王封地,赶他出宫,你父皇本就偏爱他,他会有许多话等着你的。”

    在这宫里也待了大半辈子了,身边的人,谁不了解谁呀。

    皇上已动了想要废瀚立羡的心思了,只是还没找到时机,这事她一直没和儿子说,怕他沉不住气。

    太子瀚默了一会,皇后又说:“听母后的,母后是不会害你的,你就把锦瑟放到你房里,少不了你块肉,不就是每月宠幸个一两回么,她喜欢你很久了,一定会对你尽心的,肯定比你那个太子妃有用得多。”

    太子瀚看她一眼,他求她个事,她拿锦瑟的事情做为交换的条件,他冷笑:“儿臣先告退了。”转身,他走了,皇后干瞪眼。

    “太子。”

    锦瑟匆忙跟了上来,刚才的话,她是有听见的。

    “太子,为什么你不肯要了我,你不喜欢顾湘君,你不也一样要了她了,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我只要喜欢你就够了,我一定会对你忠心的。”锦瑟不甘心的追着他问,又是表忠又是示爱。

    姑姑都那样说了,他还是不同意,她也伤心。

    太子瀚便停了步,冷淡的扫她一眼:“你的忠心在哪儿?本殿让你们滚出去,你却敢在外面偷听,这便是你的忠心?”

    “……”

    “你拿什么和湘君比?湘君是皇上亲选出来的太子妃,有本事,你让皇上也选你呀。”

    “……”

    太子瀚说了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曲锦瑟望着他离去的身影,竟是一个字也说不上来,被噎得死死的。

    顾湘君,真是恨死她了。

    皇上选中她,岂是因为真的喜欢她?

    皇上不喜欢她,原因,她当然也明白。

    ~

    东宫。

    太子瀚还是回去了,东宫是他的殿宇,他不回去又能到哪里呢。

    本是打算回屋歇会,就见湘君的两个婢女侍候在外面,坐着小声说着话,看见他进来了,忙是起了身。

    “殿下。”

    太子瀚没理会,进了屋。

    没看见顾湘君,他扫了一眼,朝床榻看去,她果然是在睡觉的。

    他闷闷的坐了下来,门口侍候的婢女默默张望一下,他不叫,便也没敢进去。

    太子瀚明显的心情不太高兴。

    太子瀚坐了一会,便站了起来,去书房了。

    床上的人睡得可真沉,丝毫没有发现他进来。

    太子瀚走了,两个婢女也就悄悄走了进来。

    来到榻前,再看自己有小姐,还在睡觉。

    两个望了望,也不知道该不该叫醒她,昨晚小姐被折腾得太狠了,她们在外面都听见了,叫得声音可大了,自然知道她一定是累极了。

    两个婢女相视了一眼,还是作罢了。

    反正晚上还是要在一块的,还是让小姐先好好睡一觉,晚上才有精力侍候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人高马大的,一看就是体力极好,精力旺盛,小姐身子娇弱,若是不好好休息一下,怕晚上就更吃不消了,到时候便无法侍候太子殿下了。

    两奴婢继续在外面坐着,悄悄说了会话。

    顾湘君这一觉,睡到未时方才自然醒来。

    她的两个奴婢便进来侍候她洗漱,吃饭。

    吃饭的时候扣儿悄声和她说:“太子妃,殿下已经回来了,也来看过您了,现在在书房待了好一会了。”

    “……”

    扣儿忙又说:“奴婢本来想叫醒您来着,但看您真的是累了,睡得很香,就作罢了,想着还是由小姐好好睡上一觉,晚上才能打起精神继续侍候太子殿下。”

    湘君了然,也就不说什么了。

    她的婢女她了解,自然也都是向着她的。

    黛儿这时又小声说:“奴婢瞧着太子殿下好像心情不太畅快,一直在书房待着没有出来,送过去的饭,也没有吃上多少。”

    “……”湘君想了想,心情不畅快吗?她要是过去不是倒楣了?

    黛儿出主意:“太子妃,您一会过去给殿下送些清淡可口的粥吧,奴婢瞧着殿下早上倒是把您要喝的粥给喝了。”

    “嗯,那就去准备吧,我一会拿过去。”就算殿下不高兴,她还是要硬着头皮过去的,毕竟现在成了亲,两个人住在一起了。

    待她自己吃喝好,奴婢也就把给太子殿下准备的粥拿来了,照她的吩咐,准备了八宝红枣莲子粥,还有两个鸡蛋,壮阳。

    湘君来到太子殿下的书房前,接了奴婢手里的粥,她在外面轻喊:“殿下,妾身给您送了些吃的过来。”

    没有理她。

    “殿下,妾身进来了哦。”

    她想进去,但侍立在书房的太子殿下的护卫瞧了她一下,下意识的便拦了她。

    太子殿下没发话,即使是太子妃,也不好放她进去的。

    湘君认识他,那是常跟随在太子身边的卫影。

    湘君看他一眼,含了笑,有几分的皮笑肉不笑:“卫影,我看我自己的夫君,你也要拦么。”

    “……”

    “你给我让开。”她伸手要推卫影,他忙退了开,太子瀚虽没说话,但也没阻止的意思吧?卫影只好作罢。

    湘君推门而入,顺手关上了门。

    太子瀚坐在那里,但一双腿搁得老高了,直接摆在了桌子上。

    看她进来,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只是视线落在她身上了。

    她倒真是胆肥了,成了亲,洞了房,立刻以太子妃的身份自居了。

    以往,她可不敢这样说话。

    “殿下,这是八宝粥,您刚听说您没吃多少,怕您饿着了,您天天劳心劳力的,一定要要多吃些,您多少再吃上几口吧。”她走到他面前,把粥放在他跟前。

    还热着呢。

    太子瀚瞧她,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自若,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气若幽兰,看起来也是温柔可人。

    “放下,出去吧。”他语气轻淡。

    虽没拒绝她的粥,但却是赶了人。

    顾湘君微微抿了唇,小声说:“殿下,您之前来,妾身不知道,昨晚实在太累了,今天才会睡了那么久。”

    “……”又是昨晚……

    “不过,妾身已经休息好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妾身可以继续侍候殿下。”

    “……”谁让她侍候了,他昨晚是喝多了,才会失了控制,不要以为要了她几回就是恩宠她喜欢她了。

    “殿下,现在天冷,您不要一直坐在书房里,您早点回去歇息,妾身等您。”

    “……”现在申时都不到吧,她就这么急着想上床?

    太子瀚看着她就是不说话,湘君说了几句,无趣!

    他跟个大爷似的坐在这儿,还一直瞧着她,可就是不说一句话,那姿态摆得是一个高高在上,感觉自己有些卑微,虽然自个在他面前就是卑微,还是不太舒服。

    “殿下,妾身先告退了,您记得把粥喝了,还有鸡蛋,多吃些对身体好。”交代几句,她只好先走了。

    太子瀚瞧她走了,这才把腿从桌子上放下来,看了面前的粥,不知是不是真的饿了,他喝了口粥,还有一旁的鸡蛋,他其实不爱吃煮的蛋,想讨好他,都不知道他的喜好。

    他闲着没事,自然是闲的慌,竟然是把送来的粥和蛋都给吃了。

    一个人坐了许久,天不知不觉就黑了。

    入夜,他还是不太想回去。

    回去干什么?和她睡觉?

    瞧她那样,他也猜得出来,回去之后,一准是要勾引他和她做那事了。

    她想做,他现在不想做了。

    一个人看了会书,实在也是看不下去,脑子里莫名的就涌出一堆乱七八糟的画面。

    白天的时候,他没有去想,也不想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到了晚上,一个人静坐在这里,虽是不想去想,还是想了。

    他有些心烦,索性扔了手里的书,起身走了。

    到外面转了一圈,大晚上的,又是冬季了,确实是冷了些。

    他终究还是转了回去,看见屋里的灯还亮着,夜已经渐渐深了。

    他悄悄推门进去,猜着她肯定没睡。

    果然,她正坐在屋里的圆木桌前画画,她的婢女在一旁给她研墨。

    “殿下,您回来了。”

    看见他进来,她已经放下手里的笔,面带喜色,站了起来。

    她的婢女立刻退了下去,到了外面侍候。

    太子瀚便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她作的画。

    什么鬼,没事画他作甚么,还把他画的这么难看。

    “在你心里,我就这样?”太子瀚坐了下来,问她。

    “殿下,我是不是作得不好?”

    “真不知道你这四大才女是怎么被选出来的。”

    “……”

    “殿下,时候不早了,咱们歇息吧。”顾湘君还是忙转了话题。

    “本殿睡不着,你自个先睡吧。”

    “殿下,你可以躺在床上看会书,夜深了,坐在这儿冷。”

    “……”

    “殿下,走吧。”她悄然就伸了手,抓了他的手。

    “放开。”他果然是拒绝她靠近的,一把就把人给甩开了。

    她一个娇弱的女子,哪有他那样的力气,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眼泪顿时就滑出来了,明明昨天晚上还很高兴的,要了她三次。

    她的确以为,昨天晚上自己把他侍候高兴了,他今天虽然还是别别扭扭的,但心里应该是喜欢昨天晚上的她的,所以才会敢大胆的尝试着去碰碰他,接近他。

    太子瀚也没料到自己会把她给推倒,看她立刻张大眼睛看着他就掉了眼泪,虽是无声,但那委屈他是看在眼里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哭个什么劲。”他有些的不耐烦的站了起来,伸手就把人拽了起来。

    “睡觉了。”他转身往床榻边走去。

    顾湘君忙试了一下眼泪,有种被打了一下又立刻被哄了一下的感觉。

    太子瀚已脱了自己的外袍,顾湘君默默看他一眼,也跟着脱了衣裳,小声说:“殿下,您要不要先净个身?”

    “……”太子瀚瞧了她一眼,还是去了次间的净身房。

    湘君默默轻咬了唇,等他净过身回来,直接掀了被子躺下了,她自己也跑去净了身,等她净完身回来,太子瀚好像睡着了似的,她自然是不信他会睡着的。

    再次由他身上爬了过去,她悄悄掀起被子的一角,往他身边躺了。

    又来了……太子瀚本是平躺着的,微微蹙了眉,就感觉那个柔软的身子往他怀里钻了,小手也悄悄攀上了他的腰,连腿都悄悄缠在了他的腿上。

    忍着一脚把人踢开的冲动,他假装睡觉,不理她就是了。

    他不理她,她倒也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他身边,搂着他精壮的腰罢了。

    一对新婚的夫妻躺在一块,昨晚又刚经历了那样的男欢女爱,今个想什么事都不要再发生,多少还是有些勉强了些,某处慢慢的,就腾的像被点了一把火,着了起来。

    猛然,他翻了个身,到底是把人狠狠的压在了身下。

    “你就是想勾引我的对吧。”他有些气闷,竟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不过是被她抱着,被她的腿缠在了身上。

    她呼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声音软糯糯的说:“殿下,您是我丈夫,勾引您也是应该的。”一双小手很自然的就抱在他的腰上,搂住他,好似在鼓励他一般。

    的确,她说的没错。

    她勾引他是应该的,他对她做什么也都是应该的。

    虽然他不太乐意去做这些应该做的事情,但还是清醒着又做了一回。

    低首,狠狠的吻了她,在她口中一阵扫荡,她立刻敏感的嘤出声来,小小的身子在他怀里动啊动,与他磨蹭在一起,令他越发的不受控制。

    她衣裳最终被他亲手又给剥落下来,再一次侵犯了只有他能侵犯之地,她与他是那么的契合,彼此的身体一相隔,她便一张一合的紧紧缠着他,他举步艰难的抽了几下,从脚趾头都是酥的。

    一夜的迷乱。

    次日,再次醒来之时,她依旧睡在他的怀中,只是这一次,她醒得比较晚些了。

    身边从未有人睡过,却意外的睡得没有任何不适,有个柔软的女子在怀里,就像抱了个柔软的枕头一样舒适。

    她的睡相实在不是太好,腿总是缠在他的腰上,可以说甚是羞耻了,令他醒来后的某处突然就觉醒了,便很好的触碰到了她身体。

    昨天晚上又要了她二次,二次花的时间也有一个多时辰了,她糯糯的喊着不行了,先前勾引他的气焰一下子就熄了。

    他嘴角不由得扯了一下,看她以后还敢勾引他不,非弄到她哭。

    男人的早晨总是一言难尽的,他忍了一会,莫名的有些无法忍受,便伸手往她身下摸,把她的亵裤退了一些,她还在睡梦中,昨天也是累得够呛,感觉有人在脱她的衣裳似的,她动了一下,在他怀里翻了个身便又继续睡过去了。

    她忽略惊醒,也是因为那个整天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男人,在她睡着的时候由身后侵犯了她。

    她猛地就眼了眼,就觉得身下胀得不行,他已经扳着她的身子肆意妄为起来,她被撞得嘤叫起来,感觉整个人都被撞飞起来了,他实在是太用力了,他那个又特别的大,她唔唔的喊着,脑袋一片空白,全身都酥了。

    这一大早上的,她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出,只觉得体内发烫,随着太子瀚的气息重起,动作越发的快和用力。

    待到彼此都慢慢平稳了一下气息,太子瀚已抽离了自己,准备起来了。

    顾湘君便也坐了起来,顾不得自己身下一片狼藉,她伸手便从背后抱了他精壮的腰,两个人还什么都没有穿,忽然被她这样抱住,他表情微僵。

    如果新婚之夜是喝多了,昨天他可是没有喝酒的,今天早上还又要了她一回,都应该是清醒的吧。

    如果对她没有一点的喜欢,他应该是不屑于搭理她的吧,又怎么会一再的要她。

    她大胆的抱住她的腰,把脸埋在他背上,在他身上蹭了蹭,软糯糯的喊他:“殿下。”

    “起来了,去净身。”他无话可说,语气也不似以往那样生硬。

    她脸趴在他背上,得寸进尺的试探:“殿下,妾身腿发软,您刚才太用力了,您抱妾身一块去净身好么。”

    “……”她说话就不能含蓄点么?

    “抱不动。”他推了她一下,让她放手。

    “殿下,您也腿软吗?一会您多吃点实补身子。”

    “……”他腿软个屁,他又不是娘们。

    “快穿上衣裳,你这样不会冷么。”

    湘君便松开了他,回头去找自己的衣裳,亵衣裤都被他扔到床角去了,她只好爬过去拿……

    “……”太子瀚目光微动,喉结也微动,很快披了衣裳离开,去净身。

    ~

    国安候府。

    天气冷了下来,人也都越发的要待在屋里取暧了。

    到了冬季,人越发的显得清闲了些,今笙也便窝在了屋里,抱着手炉闲坐着,只是心思已飘了很远很远了。

    最近越发的想起前尘往事,想得多了,便越发的不安。

    “小姐,小姐。”薄叶这时匆匆走了进来。

    今笙看她一眼,她脸蛋红扑扑的,应该是被风吹的。

    “小姐,杜姨娘见红了,大夫刚去了她那儿。”

    今笙微微一怔,起了身:“去看看。”

    杜姨娘确实是见红了,此时她正躺在榻上,她的脸色稍显惨白,多半是被吓出来的,跟了候爷这么久了,好不容晚怀上,现在见红了,自然是怕的。

    大夫给她开了些安胎的药,让她注意休息,这几日不要下床,免得动了胎气。

    大夫走后,杜姨娘靠在榻上闭了会眼,总觉得有些害怕。

    过了一会,顾今笙就进来了,伸手示意她不用起来,坐在她旁边询问了几句:“怎么会忽略见红了?”

    “我也不知道。”杜姨娘脸色微白,心里还是怕。

    她自然是不想失去这个孩子的,眼下大夫说什么,她也只能听什么了。

    “有的人在怀孕期间身子就是娇贵,不能做什么重活,也不能爬高爬地,这些以后都要注意着点。”她知道杜姨娘以往住在乡下,怕她会不注意这些,以为只是小事。

    “自从知道有孕的这个小半个月来,我什么也没有做过,每日最多便是在府里走动走动,今个躺在这里,忽然就觉得肚子不舒服,后来见红了。”

    今笙默了一会,杜姨娘的身子倒不像个娇贵的,何况她根本也没做过什么?

    她扫了一眼杜姨娘的房间,和她说:“你现在怀孕了,要吃什么都由厨房专门来做。”

    “是的,都是照着笙小姐之前的吩咐。”所以,她并没有吃过旁人送的食物。

    谢姨娘来瞧过她几回,送的东西她也是转手打发给下面的婢女吃了。

    “这几日先安心养着吧,哪也不要去了,调养两日看看。”

    “谢谢笙小姐。”

    “你歇着吧。”今笙站了起来,走了。

    杜姨娘便又躺了一会,就听婢女来说:“杜姨娘,谢姨娘来看您了。”

    “让她进来吧。”杜姨娘显得有几分的无力。

    谢姨娘很快也就进来了,她瞧了眼躺着的杜姨娘,看她有气无力的样子,便担忧的坐了过来说:“刚听说你身子不舒服,还见了红,这是真的么?”

    杜姨娘勉强笑了一下:“谢姨娘你的消息可真够灵通的了。”这不过是才刚发生的事情,她便也知道了。

    “我哪有什么消息来源,不过是刚好想过来陪陪你,看见有大夫从你这里出来了,问了一嘴子。”

    杜姨娘微微闭了一下眼,就听谢姨娘又小声的说:“咱们都是姨娘的命,说句不该说的,你现在这个时候怀上候爷的孩子,不一定有人愿意见你生下来,你以后可要多加小心了。”

    杜姨娘便睁了眼,看她一眼:“你这什么意思。”

    谢姨娘小声说:“你是真傻啊,这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杜姨娘,我知道你平日里待我是不错的,若不是你在候爷面前为我说上几句好话,候爷都许久不到我那去了,你待我真,我都记在心里的,你以后多加小心吧,吃的喝的都注意着点,你看看你身边的人,有哪个是你的人?若非有人想要害你,以你这硬朗的身子骨,怎么就会见红了呢。”

    杜姨娘眸色微动:“谢姨娘,你在怀疑笙小姐?”

    谢姨娘忙摆手:“我可没这么说,你可别害我……”

    杜姨娘望她笑笑,听她又说:“你应该出看出来了,咱们府上现在当家的是谁,周姨娘是怎么死的,相信你也是有听说过的。”

    “嗯,听说过。”杜姨娘轻揉了一下额头:“自打我有了孕之后,笙小姐到我这的次数便少了,倒是谢姨娘你常来陪我。”

    “那是,我们都是自家姐妹,我们心往一处使,候爷才高兴,杜姨娘要是乐意,我天天过来陪你都没问题。”

    杜姨娘便说:“你没事就多陪我过来说说话吧,候爷白天不在,我身边也是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自打怀了这个孩子,吃什么都不香甜,嘴里也没个味的,到了夜里又总是睡不踏实。”

    谢姨娘深有同感的说:“可不是嘛,我当年怀圆姐儿的时候也是这样子。”

    “你觉得我怀的会是位小姐?”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谢姨娘又笑着说:“如果能怀上位小少爷,你这辈子也算有得指望了,哪像我这么命苦哟,这辈子是没有任何指望了。”原本还指望四小姐嫁得好,但她的脸是彻底毁了,嫁谁去啊!

    杜姨娘便笑了笑:“借你吉言吧。”她作势打了个哈欠……又说:“一到夜里我就睡不着,到了白天就犯困,现在真是黑白颠倒了。”

    谢姨娘倒也识趣,便笑着说:“困了就睡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嗯。”杜姨娘应了她一声,谢姨娘又问她:“杜姨娘,你喜欢吃什么?我明日做给你吃。”

    “我吃些什么,都有厨娘专门做给我吃,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的心意我领了。”

    谢姨娘也就作罢,走了。

    转身出了杜姨娘的院子,她表情也就阴了下来。

    她怎么可能会真的喜欢陪这个小贱人说话,那就是一个骚狐狸,比起活着的周姨娘有过之而无不及,硬是把候爷套牢在了床上。

    候爷偶尔去她那一次,也是极为勉强,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一个月,掐着指头数,往她那儿去的次数,也就二三回,便算多了。

    ~

    与此同时,杜姨娘也靠在榻上闭了眼,想了一会。

    谢姨娘说得比唱的好听,她又怎么可能会真的相信。

    共同侍候一个男人,谢姨娘现在指不定要恨她入骨了。

    倒是笙小姐,看她待六少爷的态度,她知道她是真的没有害她之心。

    要是连这点好坏都分辨不出来,她靠什么令候爷独宠她一人,即使是她怀了身子,他也不肯再要别的女人,连个通房丫头都不肯碰了。

    谢姨娘以为她靠的是自己年轻的身体,候爷早晚会有厌烦她的时候,但这也仅是其一罢了。

    她还有自己的脑子,一套属于自己的手段。

    她眯着眼在榻上靠了一会,渐渐也就睡着了。

    同时,回去之后的顾今笙已交代了下去。

    杜姨娘的事情,她不是没有放在心里,她自然是放在心上的。

    国安候府的那些脏事,以往在府里也是没少发生过。

    “薄叶,这几天你就留心一下谢姨娘,不论她做什么事情,都及时禀报。”

    薄叶应下,和她说:“小姐,您刚前脚离开后,谢姨娘就去看杜姨娘了,她最近可是往杜姨娘面前跑得勤快了些。”

    杜姨娘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谢姨娘心里怕是嫉妒得狠,恐怕是想使出什么手段来害杜姨娘也不一定,但杜姨娘也不是个笨的,不然,父亲早就厌烦了她,去宠别的人了。

    “静观其变吧。”顾今笙交代了一句,转身回自己闺房了,往床上一躺,睁着眼发呆。

    湘君大婚也小半月了,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她真担心她会不幸福,更担心他们一个个都会朝着前世的命运继续走下去。

    即使她可以有办法杀了顾云溪为自己扭转前世的命运,她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杀了羡殿下,阻止废瀚立羡呢。

    如果可以,她倒真想杀了这个人,羡死了,哥哥也就不会死了,湘君也就不会死了……

    顾今笙辗转反侧了一会,到底是坐了起来。

    想起哥哥,便另外又多了一件心事,前一世没有芊晨公主,这一世芊晨却出现在了哥哥的生命中,但是……

    芊晨公主喜欢的不是哥哥啊!

    芊晨公主会爱上哥哥吗?她是一万个不愿意哥哥受到半点委屈的,但依旧无计可施。

    许多的无计可施,就好像走到了一个死胡洞了。

    ------题外话------

    今天二更了哈。

    这几章刚好赶上过渡男女主的事情,没办法,不能不写点男女配的事情吧,不然,直接废瀚立羡,进展起来感觉太快了,又担忧大家不喜欢看男女配的事情,但又不得不写一些交代一下他们的进展。哎,都没人给我留言,跳章的也特别厉害,估计好多人看我写的章节名字,然后选择性的来看,我都不知道大家喜欢不喜欢……反正,我努力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