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9章 收拾这个鬼东西
    太子瀚也是无语了。

    因为他之前在皇后面前的一句话,她气到现在,还真耍起了脾气。

    坐了一会,已经入了夜,他到底是站了起来,去沐浴。

    沐浴过,他回到榻上,看她缩在最里面,那么一人占据了整个床的一小角,几乎不存在似的。

    他掀开被,在边上躺了下来。

    好像是真的睡着了,她没有动弹,也没有和往常一样靠过来。

    他靠在那里闭了会眼,她不靠过来,他也打算一个人睡会。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她抱过来靠着他睡的姿势,一个人躺着,便好像少了点什么。

    两个人的距离又比较远,她是刻意睡这么远的吧?那意思分明在说:不侍候了,不碰他了。

    不过,这种事情哪里由得了她说不侍候就不侍候。

    他是她的夫。

    翻了个身,看到她的脸红通通的,这模样甚是奇怪。

    伸手往脸上一摸,好烫。

    他用自己的额头碰了一下她的额头,烫人,浑身都是烫的。

    她这是生病了?陷入昏迷了?

    太子瀚自然是没照顾过病人的,心下一怔,他本能的先唤了她几声:“湘君,湘君。”

    “你是不是生病了?”

    “哪不舒服啊?”

    她听见了,但她不想回应他,便闭着眼不啃声。

    她不啃声,他立刻就起了身,披了衣就往外走。

    太子妃病了,自然是要传太医的。

    他去外面吩咐下去,过了一会,便又回来了,常侍候她的婢女奶娘也都跟着进来了,知道她是受了风寒,一个个忙拿了水和布,帮她降温,奶娘在一旁心疼得直说:“您在外面坐了一在了,能不受风寒吗?”

    “都说了,要您回屋坐着,您就是不听,您这样折腾自己,除了您的婢女,谁心疼您呀。”

    太子瀚在一旁坐着,抚额,在她外面坐一天了吗?

    顾湘君躺在榻上动了动,声音透着虚弱:“奶娘,我没事,你别担心。”

    这边主仆正说着,太医就匆匆赶了过来。

    观察了一下她的气色,给请了脉,然后开了些药说:“太子妃这是风寒所致,照着单子抓些药,把药煎了热服,热退下来就没事了。”

    扣儿接过单子,跑出去亲自抓药。

    等煎好了药,顾湘君服了一碗药,继续躺着。

    婢女们退下,太子瀚便来到床榻边,靠在边上和她说:“生病了也不知道吱一声,你都不知道难受吗。”

    生病固然是难受,但她的心更难受。

    她默不作声,一是无力说话,累,二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她闭着眼不说话,脑袋上也是昏昏欲睡。

    明明厌烦她,现在又关心她作甚么,这会让她以为厌烦是假,她倒宁愿他冷冷冰冰,彻底让她死心才好呢。

    她闭着眼虚弱的说:“殿下,我没洗澡,到时候又出一身的汗,会弄脏您的,我现在又受了风寒,您身子尊贵,万一把病气过给您,我可担待不起,不然,您先去别屋睡会好吗?”

    “睡你的,别说话。”

    “殿下……”

    “本殿的身子没你这么娇贵。”

    顾湘君心里五味陈杂:“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懒得理她,病了还这么多心思这么多话。

    “你不觉得我俗不可耐的很讨厌吗?”

    果然是为了这话而生气,他无法解释,他的世界,无须和她一个女人解释什么。

    他需要和她长篇大论的来解释他说这话的意义吗?

    “你真是病得不轻,闭嘴了,睡觉。”他语气不善了些。

    “我就是病得不轻啊……”她咕哝着,也无力与他再继续争辩什么,她是真的觉得累了,吃过药后,越加的昏昏欲睡。

    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他是太子爷,他说了算,她能怎么样呢。

    她渐渐睡了过去,屋里的烛火渐渐燃尽,太子瀚睁着眼默默的叹口气。

    谁想关心她呢,但不知不觉,就这样做了。

    从未想过,会与她有什么交集。

    那初见时的一眼,确实也惊艳过他,但也仅是惊艳,他们的人生,不应该联系在一起的,她只是一个平常的女子,他的姻缘也不由自己。谁知,却在宫中与她相遇,更没想到,她真的会被父皇选中。

    她的她她温顺、她乖巧,她的才艺,知书达理,她的一切,多么的符合父皇的要求。

    他的抵触、他不注视、他不关心,终是抵不过她娇俏一笑,狐媚妖娆。

    她沉沉的睡去,他却睁着眼久久无法睡去。

    到了第二日。

    出了一身的汗,热总算是退了下去。

    顾湘君醒来的时候,太子瀚已经不在床榻上了。

    她勉强坐了起来,热虽退了,还觉得昏身无力。

    人一旦生病,这病来了,便如山倒,这病去了,又如抽丝。

    “这几天不用去母后那边请安了,我已派人过去说了,你这几天病了,就好好休养吧。”传来太子瀚的声音,他正从次间里走出来,一大早的,他沐浴过来。

    她昨晚出了一身的汗,不但汗湿了她自己,也湿了他一身。

    “嗯。”她应了一声。

    他一边换衣裳,一边又和他说:“外面雪下得很大,你哪也不要去,躺着休息。”

    “嗯。”她再次答应一声,没有别的话说。

    他很快换好的衣裳,出去了。

    她的婢女进来,服侍她洗漱。

    昨晚太子抱了她睡一夜,她心里是有数的,但看他早上的态度,和以往无二,还是那样的不冷不热,心里的那股子幻想勉强压了下去。

    不该自作多情的。

    他对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让她早点好了,可以服侍他。

    他是一个精力极为旺盛之人,自从成亲之后,他夜夜如此。

    后来,他发现她病了。

    想来想去,她也想明白了。

    不管他想要的是什么,反正不是她的心。

    她眼巴巴幻想什么呢,人家可是尊贵的太子爷,她不过是凭着幸运,入了宫,成了他的太子妃。

    ~

    早上吃过些粥,她也吃不下别的。

    外面下了一夜的雪,她想去看看。

    “太子妃,外面雪下得大呢,您还病着,就不要出去了吧。”扣儿跟在她身边劝着,但也知道她若是定了意,自己的劝说多半也是无用的。

    湘君没理她,径直往外走。

    扣儿使了个眼色给黛儿,她会意,准备悄悄的去找奶娘过来。

    “黛儿,你给我回来。”湘君喊了她一声。

    “太子妃。”黛儿瞧着她,担忧。

    从昨个到今天,她的模样就不正常了。

    “我不过是想看一看雪,你们老把奶娘喊来做甚,我现在连看会雪都不成了吗?”

    “不是,奴婢是怕小姐冻着了,您的病才刚有些好转。”

    “我的身体我知道,死不了。”她扭身走了出去,风雪依旧不小,她也不在乎。

    有什么好在乎的呢,这取死的身体除了能让他在午夜里尽兴些,也再没有什么作用了。

    她扭身跑到院中,任由飘零的雪花打在自己的身上。

    蹲下来,她伸手把雪拢在手中,也不管那雪有多冰冷。

    往年在府里,每到下雪之际,她只能远远的望着笙妹妹玩雪,至于她,却是被管得严严的,那个时候,好生羡慕她的无忧无虑。

    在府里,处处受父亲母亲的管辖,到了宫中,又要处处受皇后与太子的管辖。

    没有一天的日子,是为自己而活的。

    她的人生,从一出生,就注定了要为别人而活。

    若活得幸福,便也认了。

    她不幸福,一点都不觉得幸福。

    努力的迎合,还是活成了别人眼中的厌恶。

    若是旁人的厌恶,她也毫不在乎,偏是她所爱之人的厌恶,她便不能忍受。

    不能忍受自己竟活成了他眼中的俗不可耐。

    许多的时候,她也暗暗的自命清高过呢。

    “你在这儿干什么?”不知何时,太子瀚站在了她面前,声音带着冷厉。

    她抬头看了看,再看看自己堆的雪人,慢慢站了起来,莫名的有点遗憾自己没有雪盲,怎么笙妹妹那年就雪盲了呢。

    “我在堆雪人。”她平静的说,她堆个雪人有错吗?

    “你当你才三岁呢?回去。”

    她站着不动,只有三岁才能堆雪人吗?

    “你不知道自己还病着吗?你是故意想把自己折腾病吗?”

    她默然。

    对,她很想把自己折腾病,多病上个几日更好,也便不用天天去给皇后请安了。

    也不用侍候他了。

    他瞧着她,她不说话,却是一脸的倔强,从未有过的倔强。

    他伸手拽过她的手腕,拽着她就往回走。

    手都冻得冰冷,他有些气,忽然就冲她的婢女教训:“你们都是死的吗?太子妃还病着,你们就由着她在这里玩雪?”

    “你不要怪她们,是我想在这儿玩的,她们不过是奴婢,哪劝得动我。”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毕竟热了一夜,但那说出来的话,听起来格外欠打。

    拽着她往屋里走去,她身上还有许多的雪花,他伸手取了她身上的斗蓬挂在一边,回过头,骂她:“存心故意要把自己折腾病,你脑子有病吗?”

    昨天到今天一直在骂她有病,她忍下心里的不快,平静的回他:“你才发现啊?”

    “我脑子是有病,殿下你别和一个脑子有病的人计较,不然就显得你也……”

    她话没说完,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不然就显得你脑子也有病了。

    “……”居然敢回嘴骂他了?

    顾湘君瞧他一眼,应该是没有被人骂过他的吧,脸黑得像锅底,心里多少是忌惮他的,虽然也知道他根本不会把她怎么样。

    她是皇上亲选的太子妃,她只要不犯什么了不得的错,还是能够安安稳稳的在这宫里活着的。

    扭身,她去了床上,躺着。

    在外面等了大半天,她确实觉得身上发冷,索性钻进被窝里,捂着。

    她去床榻上躺着了,太子瀚便又走了过来。

    他是真看出来了,她这是和他闹脾气呢?

    到了现在,还在和他闹脾气?

    他在床榻边坐了下来,伸手抚了一下她的额头,热又上来了。

    这个不听话的死女人,这样折腾自己,她不难过吗?

    起身,他走了出去,没有好脾气的对侍候在外面的她的婢女吩咐:“都愣在这儿干什么?去给太子妃煎药。”

    吩咐完这事,他转身又回去了,顾湘君听见他在外面吼了。

    吼自己的婢女,和吼她有什么区别。

    她转身过,背向他,不想和他说什么。

    他是太子爷,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吼几声她的婢女,她能怎么样。

    她背了过去,太子瀚也就在一旁坐了会,等药送了过来,他接了药,转身就自己个送过来了。

    “湘君,起来喝药。”他喊。

    她躺着不动,实在是脑袋很晕的,起不来。

    过了一会,太子瀚也就坐了过来,伸手把她从里面捞过来。

    “喝了药再睡。”他一手揽过她,一手把碗拿来,喂她喝下。

    药是苦的,她闭着眼喝了下去,也顾不得药有多苦,喝过便准备躺下来继续睡觉。

    “含块糖。”太子瀚已拿了块糖往她嘴里送了。

    她一声不响的含在口里,背过身去。

    又睡了一下午的觉,出了一身汗,热又退了。

    等她再次醒来之时,天已黑了,太子瀚坐在床边在看书,见她有了动静,醒了过来,便放了手里的书。

    “饿了吗?”

    她瞧了瞧他,问了句:“你一直在这儿吗?”

    “不然呢。”去哪儿。

    他起了身,去吩咐婢女送些吃的过来。

    一茶的功夫,婢女把吃的送了过来。

    她简单的洗漱一下,精神多了,只是依旧觉得浑身无力。

    坐在桌边吃了些粥,别的依旧吃不下。

    吃过,她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毕竟病了二天,又一直在出汗,便吩咐自己的婢女:“去打些水过来,我沐浴一下。”

    “等病好了再沐浴。”太子的声音传来。

    “快去。”她使了个眼色。

    平日里她一天不洗,他都嫌弃,她现在病了两日,出一身的汗,她觉得难受,自然是非要洗一下的。

    她的婢女自然是听她的,立刻退了出去。

    太子瀚便坐榻上坐了起来,走到她面前看着她。

    “顾湘君,你非要把自己再折腾病才高兴?”

    顾湘君看他一眼,他在生气吗?

    她就奇了,他不是挺爱干净的吗?他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关心她吗?

    又觉得不是,他怎么可能会关心他。

    她软声解释,人却是极为平静的:“殿下,我病了两日了,身上全是汗,你不觉得臭吗?”

    “……”虽然会臭,但也可以忍受。

    想了想,他还是说:“我今晚睡别处,你别洗了。”

    顾湘君不由得笑,是被气笑了。

    他不就是在嫌弃她两天没洗会臭吗?还要睡别处?

    “那就劳烦殿下在别处住几天了。”她不想挽留他,真不想了。

    挽留他做甚么呢?

    他鄙视她俗不可耐,她还要留他?

    她的自尊呢,清高呢?

    就让他一直踩在脚底下践踏吗?

    太子瀚看了她一会,她对他的态度,看似平静无奇,其实格外冷淡。

    以往,他若是回来晚些,她也会派人找他的,和他说话总带着笑脸,声音软糯糯的,无时无刻的都在想法撩得他。

    昨天到今天,她都平静得不再起任何波澜,连声音都变了。

    这个善变的女人,到底要与他别扭到什么时候?

    她转身去了次间,看样子根本是不会留他了。

    有些气,还是忍了。

    她现在病着,不能折腾。

    她去了次间,他在屋里站了一会。

    她现在就是要故意折腾自己,他若不看着她,她这澡是不是会洗到天亮?好不容易热退了,一会热又上来了。

    转身,她去了次间。

    婢女正给她弄头发,大晚上的,头发都洗上了,她就是要故意折腾是吧?

    “都下去。”他冲侍候在一旁的婢女吩咐。

    太子瀚这个时候进来了,她的婢女扣儿和黛儿只好忙退了出去。

    顾湘君缩在浴桶里看着他,不是说要去别处睡吗?

    “洗好了吗?”他问。

    “没呢。”

    “不洗了,起来。”他直接拿了一旁她的衣裳。

    “我还没洗好泥。”她缩在水中平静的回他。

    “你够了。”他伸手把人从里面光溜溜的捞出来了。

    明明她个头也不小,还是被他像拎只小鸡似的拎出来了。

    她都来不及害羞,身上便被她放在一旁的衣裳包裹住了,人直接被抱了出去。

    “我头发还湿着。”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精神了?”他脸色不善。

    “还好,殿下您要不要也去洗个澡。”

    他没言声,把她往被子里一塞,这才开口警告:“顾湘君,你若是再把自己折腾病一次,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么气?她折腾自己,他也生气?

    是因为自己病了,不能给他承欢了?

    她忽然就笑了,软糯着声音问他:“殿下,您想对妾身怎么个不客气法?”

    他在生气,她居然还敢和她嬉皮笑脸,真是……越来越放肆。

    “殿下,您不是说今晚要住别处吗?夜都深了,您快去歇息吧。”

    她正说着,他已掀了被,睡过来了。

    她低声笑,她能自以为是的认为殿下其实不想离开这儿吗?

    她正笑着,想着,人已被他捞到了怀里。

    他不忍了。

    她忍了几忍,难受得不行,鼻子一酸,低声哭了。

    她不能再主动去撩他,她已经够俗不可耐的了,但这种屈辱,甚是伤人。

    “又哭什么呀?”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了些无奈。

    她抹了把眼泪:“我想睡觉了。”她在他怀里背过了身,不想理他了,却又被他一把捞过来,对她一番的煽风点火。

    这个人,一定是故意的。

    她心里又急又气,急中生智,不知乍的也就想通了。

    难道现在矜持着不拒绝不迎合,她就会变得高贵美丽了吗?

    纠结了二天,难过了二天,就释然了。

    她计较什么呢?和太子瀚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他这个人,什么话不敢说,什么话不能说?

    对他的母后,他还敢畅所欲言呢,何况是她……

    她算什么呢,仗着太子妃的身份就想从他这里得着些什么,的确是她妄想了。

    能拥有太子妃这个身份,已经是她天大的幸运了。

    别的还想奢望?是不是太贪心了点?

    爱或不爱,她都是他的太子妃。

    俗或不俗,她就是这样的人,他不喜欢又如何,还不是霸着她不离开。

    现在的她,还能拥有他,就足够了。

    趁着他的身边还只有她,及时行乐吧。

    “早点睡吧。”他到底是作罢,毕竟她热才退,身上也没有多大的力气,再折腾,万一再折腾病了呢。

    “我头发还没干,我睡不着。”

    “冬天的时候,晚上不许洗头发。”他说了声,拿起一旁的布在她头发上揉了揉,虽是冬天,但屋里有生着热炉,折腾了这么半天下来,头发基本上也差不多了。

    她有些意外他这样的动作,帮她擦头发吗?

    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啊!

    生病果然是大有好处的,早知道他会因为她生病心软一些,她早就病上它个几日了。

    她默默转动着自己的小心思,他能做到如此,她该满足了。

    再不满足,她得天天以泪法面了。

    自我安慰了一番,麻痹了一番。

    可就这是现实。

    ~

    第二日,下了两天的雪,终于停了下来。

    远远望去,银装素裹,整个北国都让冰雪笼罩。

    一大早上,国安候府的仆人也都起来继续铲雪,先扫出一条路来。

    “小姐,您把斗蓬穿上了再出去。”奶娘在后面叫着,忙取了斗蓬要给她系上。

    昨天风呼呼的刮着,她都在念叨了,说要今个出去堆雪人。

    今天雪终于停了下来,风也住了,奴仆一行便出了屋,拿了铲子,铲雪,堆雪人。

    奶娘还路在旁边念着:“小姐,您玩一会就回来,您的眼睛可不能长时间看雪,看久了会雪盲的。”

    雪盲吗?被奶娘一说,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

    她已经很久没玩过雪了,今个兴致,几个婢女也想玩,一合计,就决定今个雪停了后去堆几个雪人玩玩。

    堆雪人是她的拿手好活,她小时候别的活做不好,但堆的雪人可好了,捏什么便像什么,戴上她的紫色刺绣菱格纹手套,她的婢女帮她铲雪,她在梨花树下堆雪人。

    “笙姐姐,笙姐姐你在做甚么。”远远的,六少爷跑了过来。

    这两天下这么大的雪,国子监也直接不去了。

    闲来无事,六少爷便跑来找她了。

    “六弟,堆雪人,会吗?”

    “会,我会。”以往郑姨娘还活着的时候,他常一个人玩,每到下雪的时候,郑姨娘也会带着他在院子里堆雪人。

    堆雪人,打雪仗,基本上是每一个孩子在童年的时候都玩过的。

    “笙姐姐,我堆小个鸡给你瞧。”

    “好啊……”

    “笙姐姐,你的手真巧,这雪人堆得像真的一样。”

    田姐儿也跑了过来,她闲来无事基本上每天都会到她这里小坐一会的。

    “田妹妹,你要不要也堆个。”

    “笙姐姐,我堆得不好,我帮你铲雪吧。”

    主仆在一块玩耍,奶娘在一旁看着,眯着眼直笑。

    现在的小姐,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啊……”正认真堆着雪人的六少爷忽然叫了一声,没想到笙姐姐现在长大了还这么调皮,竟拿块雪球往他脖子里偷偷塞进来了。

    他忽然受了凉,本能的大叫一声,今笙见状笑弯了眉眼,六弟也太不禁吓了。

    “笙姐姐,你好坏啊,我也要弄你。”六少爷忙抖着衣裳,雪全到里面了,凉死他了,索性抓了一把雪揉成个雪球,追她去了。

    这姐弟俩人玩开了,几个婢女在一旁也互相戏耍起来。

    苏长离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一幕了,这姐弟俩平时瞧起来都很斯文,尤其是那六少爷,一板一眼的像个大人似的,可玩起来没个人样,身上到处都是雪,还敢追着他的笙姐姐满院子的跑。

    到底还是个孩子,年幼了些。

    奶娘在一旁直叫:“哎哟我的小祖宗耶,您快别玩了,苏大人来了。”

    让苏大人看见像什么样,哪家小姐会这么疯玩,也不顾形象了。

    今笙满不在乎:“放心吧,这么大的雪,三爷不会来的。”

    奶娘干着急,她还逮着六少爷往他脖子里装雪,这是欺负六少爷没她高,干不过她是啊!

    六少爷直接笑开了,在雪地里到处滚,躲着她不许往自己脖子里塞雪。

    自从郑姨娘去逝后,他许久没这么开心过了,第一次听他笑得这么大声,索性还直接求饶:“笙姐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奶娘来妻她旁边直叫:“苏大人真来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

    今笙正摁着六少爷给他塞雪球,听这声音愣了一下,立刻直了身,果然,三爷真来了,就站在她旁边,还对六弟说一句什么,男人不能说不行。

    他外罩了一件银色大氅,身高挺拨,站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分外的光彩照人,还英俊逼人。

    六少爷一骨碌爬起来,忙对他行了一礼,连连抖身上的雪,凉死他了。

    今笙回过神来,忙拍了一下自己衣裳上的雪说:“三爷,雪下这么大,您不会是走过来的吧?”路上恐怕也不能赶马车啊?

    “爷骑马来的。”

    好吧!她是没想到三爷忽然过来,还撞上了她们在院里戏耍,她有些慌不择言随便问问,她忙转了话题:“三爷,您看我堆的雪人,好看吗。”一指梨花树下那几个雪人,带他一块过去看。

    苏长离便走了过去,还真仔细的看了看,怎么看着都觉得有些眼熟,就听她介绍说:“这个是我大哥,这个是六弟,这个袭人,这个是紫衣,这个是我奶娘,这个是……”

    她介绍了一圈,就是没有他……

    全是她府里的婢女……

    他眸色微动,是不太懂她了。

    这些个婢女在她的心里好似非常的重要,莫名的觉得比他重要。

    上次绣香包的时候也是如此,她身边的婢女个个都送了,送给他的竟也无二。

    他正想着这事,脖子忽然一凉。

    这个坏东西,竟然把雪放他脖子里来了,还没玩够是吧?

    被雪放进脖子里的滋味可不好玩,她已笑着说:“三爷,我再堆一个雪人,我堆你。”刚看三爷的表情她忽然就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忘记给三爷也堆个雪人了。

    “三爷,你要不要帮我铲雪。”

    “好。”他答应了。

    “薄叶,给三爷找个铲子。”

    薄叶应了一声,立刻给了他一把铲子。

    冰天雪地里,院子里的主仆也是忙得不亦乐乎,满院子的雪很快被清扫干净。

    旁人自动离他们远一点,不打扰他们的独处。

    不出多时,她果然把与三爷相似的雪人堆好了。

    “你不觉得还少点什么?”三爷蹲在她旁边,自己动了手。

    “少点什么?”她在一旁问,趁机又把一个雪球往他脖子里塞了一个。

    她是看出来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三爷是不会追着她塞雪球的。

    三爷好无奈,动手拿了出来,轻声和她说:“等着吧,爷一会连本带利的收拾你。”说话之间,他利索的就堆起了一个雪人,系上一条红绳,样子像她。

    两个雪人,一男一女,并肩而立,即使是一旁的婢女,也看明白那是什么了。

    不就是三爷和小姐自个么。

    奶娘这时走了过来,她是干着急,没用啊,只好对苏长离说:“苏大人,您快劝小姐进去待会吧,小姐的眼睛不能长时间看雪。”

    奶娘这样说了,苏大人也就虚揽了她一下:“进去吧。”

    “没那么严重的,我没一直盯着雪看。”她解释一句,他往里走,她只得跟着一块进去了。

    “小姐,您快捧着手炉。”奶娘又忙着把手炉给她,玩了半天雪了,怕她身子娇贵,冻着了。

    袭人也忙着帮她把斗蓬取了下来,婢女忙着侍候热茶,给她暧暧身子。

    待把两位主子侍候好,婢女们退了下去,今笙才有功夫问他:“三爷,您是不是这几天也不用上朝了。”刚六弟说下雪了国子监都不用去了,路不好走。

    “是啊。”所以他才过来看看她。

    “三爷您来得正好,我刚好有件事情想请您帮忙。”

    “我哥过了年就要成亲了,我想请三爷写几个字,您写的字,更适合放在我哥屋里,我想做个刺绣,送给哥哥。”

    “好,去写。”他应了。

    他应了,今笙立刻领他去自己屋去了,门在身后忽然就被关上,她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就一轻,整个人就被抱起来了。

    “三爷,快放我下来。”她低声惊呼,一把抱住了他的颈项。

    “爷要收拾你这个鬼东西。”刚在他脖子里放了两个雪球,他这么大的一个人,总是不太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与她打闹,他也不是那种爱打闹的人。

    有些事情,关着房门解决更好。

    直接把人扔到了床铺上,他好好惩罚她。

    顾今笙满脸羞耻,一边躲他一边粉拳往他身上直打,喊他:“三爷,你矜持点,你的高贵呢,还要不要了。”

    他好像丢了好久了。

    “……”苏长离暗暗磨牙,这是在提醒他,他现在很不矜持,很不高贵么。

    他一个大男人,需要这些东西吗?

    ------题外话------

    我给跪了,今天的两章,修改了好几遍了。对不住大家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