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37章 你良心不疼吗
    本来,顾燕京沐浴过后就去了书房,在那儿靠着闭目养神。

    他没打算回去睡觉,两个人吵成这样子,谁有心情和她睡觉呢。

    他不打算回去,公主直接过来找他了,和他说:“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歇息,你什么意思啊,你是想明天整个府里的人都知道你歇在了这儿,你是想让我在府里没面子吗?”

    顾燕京便腾的站了起来,回去了。

    回到屋里,抬眼就瞧见墙上挂的笙儿的那个喜结良缘的刺绣不见了,想到她之前一直站在那儿盯着看,自然就猜测到公主身上来了,直接问她:“这儿挂的东西呢?”

    “我看着绣工挺好,就取下来放着了,免得时间长了脏了。”

    “拿来。”他莫名的觉得不是这样子,不信她。

    “你干嘛这么凶啊?我都说放起来了。”

    “我让你拿来。”

    “我就是不拿又怎么样?”

    这么凶巴巴的和她说话,芊晨公主也又被气着了。

    “你不要太过分了,那是笙儿做的,是送给我的,你最好给我交出来。”

    “我就不交出来,你又怎么能怎么样。”

    顾燕京不理她,转身去找。

    房间就这么点大,她能塞哪儿?

    他翻箱倒柜的去找,把衣柜的衣裳都扔了满地,还真在箱底找着了块布,拿出来一瞧,上面密密麻麻的针眼,写的那些个字,可不就是之前挂在墙上的那块刺绣么。

    顾燕京是被气得不轻,她竟把笙儿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这个东西给拆了,这可是笙儿做了好久才做出来的。

    莫名的就知道了,她这是嫉妒笙儿跟了苏大人,所以看不得笙儿的东西放在他房间里?他也没来得及细看过这刺绣,现在被她给拆了,他方仔细看了看,赫然看见下面一款小字写的还有苏清秋的表字,也就真的是什么都明白了。

    转身,她瞪着芊晨公主,破口直骂:“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你才脑子有病。”芊晨公主丝毫不让。

    顾燕京拿着那块布到她跟前,语气带着严厉:“你给我记着了你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苏大人这件事情,你就烂死的肚子里去吧。”说了这话,他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成亲到现在还没有圆房,但实在是没有办法和她圆房。

    她这个样子,他完全没有心情圆房。

    芊晨公主站着没动,她没再喊他回来,忽然也就明白过来,他原来什么都知道了。

    一直以为,这是她心里的一个秘密,他不会知道的,哪晓得,他竟是一直都知道。

    罢了,不回来睡就不回来睡吧。

    就算回来睡,真要和她圆房,她心里也是抗拒的好么。

    别人爱怎么想,随便了,反正,她是公主,谁敢小瞧了她。

    第二日。

    “大少爷,小姐请您过去一趟。”

    在顾燕京准备出门之际,薄叶跑了过来拦她。

    昨晚今笙便吩咐过了,早上早点起来,看见他就请她过来一趟。

    她有话想和他说,也只能这样子,不然,指不定又要等到几时了。

    顾燕京跟着来到今笙面前,她也已起了床,洗漱过后坐在屋里等他。

    闭上房门,今笙和他一块坐了下来,小声和他讲:“哥,昨天我去看湘君,她的意思,想瀚殿下一块救出来,您有办法吗?”

    如果哥哥有办法,便不用去求三爷了。

    “瀚殿下不会同意出来的。”

    “为什么不同意出来?”难道要在东宫等死吗?

    “等局势稳下来,另立了太子,皇上一定会放他出来的,现在出宫,要亡命天涯吗?”

    今笙抿了唇,轻声问:“如果瀚殿下知道自己最后还是会死,会继续留下来吗?”

    倒不如跟着湘君远走高飞,远离皇室纷争,一家人过幸福快乐的日子。

    “梦境的事情,谁知是真是假,这事,你别管了,我先走了。”

    “哥。”今笙忙拽了他的胳膊,想了想,还是说:“我想跟你一块进宫,看看瀚殿下,你有办法让我见到他吗?”

    “你见他作甚么?”

    “我有些话想和他说。”

    “你不要和他说什么,他不会听的,也不会信你的。”

    “哥,不管他听不听信不信,你让我试一试,让我先见一见他。”或许,一开始就应该先从瀚殿下这里入手,而不是三爷……

    如果一开始就从瀚殿下这里入手,事情或许会不一样吧。

    “哥,昨天晚上湘君求我去找三爷说事,想求三爷帮忙把瀚殿下从宫里弄出来,但我想来想去,还是想求自家哥哥,我求你了,你先带我进宫一趟见见瀚殿下,他若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出宫,我再和湘君说。”

    顾燕京想了想,到底是点了头:“走吧。”

    今笙当下就跟着顾燕京一块出了府,进了宫。

    由他跟着,一块进去见瀚殿下。

    如果说这宫里还有什么人可以随便见到瀚殿下,一个便是苏大人,再一个便是顾燕京了。

    这兄妹俩一早过来,瀚殿下人正靠在榻上闭着目,听见声音便慢慢睁了眼,看了过来,略有些许的诧异。

    “殿下。”今笙走到他面前弯腰行礼。

    现在的瀚殿下,乍一看去,竟觉得格外显老了,也许是因为胡子长出来的原因吧,也许是因为头发有些许的凌乱,他也没有梳理。

    印象之中,瀚殿下从来都是气质尊贵,人瞧起来格外干净清爽的一个人。

    “笙儿想要见你,有话和你说,我去外面看着。”顾燕京轻声交代一句,出去了。

    “你想和我说什么?”瀚殿下瞧了她一眼,微微换了个姿势,坐了起来。

    今笙站在他跟前,看着她,轻声说:“瀚殿下,昨晚我见过湘君了。”

    他抿唇不语,她说:“湘君哭得很厉害,她舍不得您。”

    他自然是知道的,但舍不得又能如何……

    “湘君想您离开皇宫,您愿意吗?”

    瀚殿下眸色微动,看了她一眼,回她:“你回去告诉她,让她不要任性,好好安胎,我们会有再见之日的。”

    今笙听这话就知道他是不肯离开的,也许正像哥哥说的那样,离开皇宫后就要过亡命天涯的生活了,留下来,兴许有一天皇上会给他自由,他还有机会再来……

    但他不知道的是,结局会是死,会连累更多的人为他死。

    “瀚殿下,有件事情,我压在心里许久了,一直不敢朝人说,怕说了也没有人信,更怕惹来杀身之祸,当初只是略略的和哥哥和苏大人提及过。”

    瀚殿下瞧着她,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我曾经有过一些梦境,都应验了,第一个梦境就是湘君成为了太子妃,在她还没有成为太子妃前,我便和苏大人和哥哥提及过,因为湘君被立为妃后的下一步,便是废太子,立羡殿下为太子。”

    瀚殿下瞧着她,眸色之中暗沉,意味不明。

    “羡殿下被立为太子后,过不多久就会登基为帝,支持您的人会采取一些行动,但所有参与的人最后都会死,您也会死,湘君也会死。”

    “是苏阁老让你说这些话的吧。”

    “……”这和三爷有什么关系?

    “不是,是我自己央求哥哥带我来和您说的。”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会离开这儿,何况,我一个字都不信。”

    “您也不信哥哥吗?”

    “你出去吧。”

    “瀚殿下,你不想陪着湘君,一家人一起生活吗?”

    “我让你出去。”

    “瀚殿下,这和三爷没有关系,我知道您对他有误会,我也不喜欢他那样沉默,我说这话和他没有关系,您相信我。”

    “你出去让燕京进来吧。”

    今笙默了一会,看他一眼,他别过脸不再看她。

    转身,今笙只得走出去,和外面站着的顾燕京轻声说:“殿下要见你。”

    顾燕京便走了进来,站在瀚殿下的面前,他抬眼看了他一眼,问他:“那些梦境的事情,也早和你和苏大人提及过?”

    顾燕京点头,瀚殿下微微闭了一下眼,又问他:“你信她说的吗?”

    “我不知道。”梦境的事情,虽说有应验的,但又觉得不一定每个都会成真。

    “去年的时候,苏大人有提醒过您什么吗?”

    “不记得了。”

    “送她出宫吧,这事让我想想吧。”

    “好。”顾燕京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门又被关上,瀚殿下就慢慢的躺了下来。

    她忽然过来说这些事,他脑子里是有些乱的。

    苏大人应该是有和他提过的,讲过一个刘邦的故事。

    他若心狠一点,杀了羡,也就没有他今天这些变故了吧。

    离开皇宫么,他默默否决了这个提议。

    他怎么能够离开这里呢,离开了这里,一切便真的都成定局了。

    但是……

    ~

    东宫之外。

    “笙儿,你先回去吧,等瀚殿下有了答复,我再告诉你。”

    “嗯。”今笙点了头。

    “我就不送你了。”

    “嗯。”

    今笙转身离去,由薄叶护送她一块回去。

    远远的,皇甫羡望着她离开东宫。

    之前有属下来报,说都统大人一早带了他自己的妹妹去了东宫。

    他心里是惊讶的,她这个时候来东宫作甚么呢?

    顾湘君已经出宫了,难道是代顾湘君捎什么话给瀚殿下的吗?

    若有什么话,也可以让都统大人捎过来的。

    他心里想着,人也渐渐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知道他们是要出宫,他就这样一直跟着走了一路。

    “小姐,好像羡殿下有跟在我们身后。”过了一会后,薄叶发现了身后有人跟着,小声和她说。

    今笙依旧往前走,只是小声问了:“跟多久了?”

    “应该有好一会了。”

    今笙默默往前走,心里想的是:这羡殿下跟着她们作甚么?她们这马上就要出宫了,难不成他也要出宫?

    “笙儿。”后面的人忽然就喊了她。

    他叫她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脚下微停。

    “笙儿,你怎么来了。”他从后面了过来,目光从未有过的柔和。

    “羡殿下,请叫我顾家二小姐。”她郑重的纠正,不喜欢他这样的叫法,她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有自己人才这样叫的,比如哥哥、还有三爷……

    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叫,不觉得难为情么。

    她虽这样说,他也不气,只是说:“好一段时间没看见你了,你又长大了。”

    “……”

    “每次看见你,都觉得你又不一样了,还在生长,等到了明年,就应该完全长大了吧。”

    “……”说这些废话作甚么,她不想听这些。

    “笙儿,你喜欢这里吗?”

    “请你叫我顾小姐。”

    他笑笑不语,他就要叫她笙儿,没人的时候这样叫她,她又能如何。

    “二皇子,我知道你很喜欢这里,瀚殿下被废,你一定很高兴吧,毕竟,你向往这个位置已很久很久了,现在一切都成真了。”

    他没有答她,只是说:“笙儿,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接到宫里来,陪着我的。”

    “……”

    “有时候看见你和苏大人在一起,我会很嫉妒。”

    “……”

    “我喜欢你很久了。”

    今笙忽然想笑,冷笑。

    前一世,他可是一再的拒绝她,戏弄她。

    这一世,明知道她是有未婚夫的人,那人还是苏大人,他竟是对她说这样的话,是因为觉得自己马上就被立为太子了吗?便有恃无恐了?

    “你记着我说的话,我早晚会接你到宫里来的。”

    今笙对他冷笑:“你说这样的话,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吗?你若真这样做,你会后悔的,不信你走着瞧吧。”扭身,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真是,气死她了。

    不仅气,还莫名的有些发慌。

    他当真是有恃无恐了,竟对她说了这样的话,是提前打个招呼,给她一个心理上的准备吗?

    她自然早准备好了一切,但也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

    她匆匆离去,出了宫门,上马车之前和薄叶轻言一句:“今天这事,都烂到肚子里。”

    “是。”

    她抬步踩着脚踏凳子上了马车,脸色也沉了下来。

    有些事情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比如她与皇甫羡之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马车哒哒的往回而返,她靠在那儿闭了一会眸。

    国安候府。

    身为国安候府的大少奶奶,又是公主,竟然没有一个人朝她请安。

    坐在客堂里,芊晨公主气得头疼。

    明明昨天和今笙说过了,她竟是不来朝她请安。

    她不来请安,旁人也不来,这一个个的,是不把她放在眼底么。

    她到现在还没有圆房,就算没圆房,她也是这个府的大少奶奶,容不得旁人的不尊敬。

    “把江小树给我叫过来。”她坐了一会,吩咐下去。

    江小树很快就被传进来了,恭恭敬敬的行礼。

    “江小树,你现在去各院传下去,从今天起,每日早上各院的小姐,都要来请安,也好方便大家一起叙下感情,免得老不走动,时间久了一家人的感情反而生疏了。”

    “是。”江小树退下。

    各院,不就是笙小姐和四小姐吗?

    再一个便是孟田小姐,她算不得府里正儿八经的小姐,这规矩多半是给笙小姐立下的,毕竟笙小姐是府里的掌家小姐,现在大少奶奶入了府,就想给自己立威了,她不好直接开口拿笙小姐立威,故意劳动院里的小姐都去她那里请安。

    江小树先去了今笙那儿,今笙不在府上,她只能把话先传达给她的婢女袭人和紫衣了,之后又去了四小姐那儿传达了公主的意思,后来又跑了孟田小姐那儿传了话。

    三姑姑顾琴还没有走,听了江小树的话,待江小树离开后就和女儿说:“公主这是想在你们面前给自己立威了,田姐儿,你以后多往公主面前走动走动吧,没有坏处的。”

    田姐儿正在镜前给自己选着首饰往头上戴,听她说话也就嗯了一声。

    顾琴这时又说:“田姐儿,你也到了定亲的年纪了,上次府里办喜事,我倒是瞧着有几家的公子还不错,这几天我就托人,给你把亲事定下来吧。”

    “娘,你先别急。”

    “我能不着急么,你现在都十四岁了,看见好的就要赶紧下手了,不然,让别人抢了去了,就只要做妾的份了。”

    “做妾就做妾,只要是喜欢的,做什么有什么关系。”

    “你胡说什么呢,有点出息,你看人家今笙,未婚夫现在可是阁老了,内阁首辅大臣,那可是位高权重。”

    “他也不差。”

    “你在说谁?”

    “没,我没说谁。”

    顾琴觉得这事非同小可,揪着她逼问:“你给我说仔细了,他究竟是谁。”

    孟田被她吓了一跳,直言:“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呀。”“一定是你听错了。”

    是她听错了吗?也许吧!顾琴看她吓得不轻,谅她也不敢骗自己什么,也就放了她,只是警告:“你若是敢背着娘与什么不三不四的人私定了终身,绝饶不了你。”

    想当年她就是如此,背着家人喜欢上了孟田她爹,后来家人怎么都劝不住,她认定那人非嫁不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说日子过得去,但终究没什么前途的,她后悔了,就绝不许女儿走自己的老路子。

    孟田怕她,自然忙点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见她答应了,顾琴也就作罢了,和她说:“行了行了,别弄了,我都出来二天了,该回去了。”

    “嗯,这就好了。”

    母女俩朝外一块走了出去,顾琴又一再的交代着:娘不在你身边,你多长个心眼,多结交一些小姐,对你没有坏处,有什么事情跟着笙姐儿多往外走一走。

    孟田一路应着。

    她们正说着,却不知前面已来了人。

    这来的不是旁人,而是太傅府上的二爷,苏长渊。

    随着苏长渊来到国安候府上,就遇着了从宫里回来的顾今笙。

    顾今笙从马车里走了出来,看见他时也是微微一愣,便行了礼:“二爷好,您请进。”心里非议着他怎么会来府上呢。

    二爷今天瞧起来格外神采,他穿了一身冰蓝上好的丝绸,上面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和雪白滚边与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他笑的时候自有一股风流公子的佻达。

    跟着二爷一块来的还有一个婆子,今笙也不认识。

    苏长渊便跟着她一块进了府,一边问她一句:“弟妹这是去哪了,刚从外面回来吗?”

    今笙觉得有点别扭,她还没嫁过去呢,他这弟妹叫得好溜。

    “是的二爷。”她含了笑,请他进了客堂。

    由于府里这个时候已没有旁人,父亲不在,哥哥也不在,今笙便亲自招待他了。

    请他坐了下来,奴婢上了茶水,苏长渊如实的说:“弟妹,我今天是为了孟田小姐来的。”

    “为了田妹妹吗?”她有疑惑,又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我与她甚是投缘,今日便请了媒人前来提亲。”

    “可是,二爷您不是已经有妻子了吗。”今笙暗暗抹了把汗。

    她不想孟田嫁过去做妾……而且,最近因为朝中的事情,三爷和大哥好像意见不同,将来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情呢。

    苏长渊已蹙了眉,他有妻子怎么了?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听她之音怎么好像还不满意他似的?

    苏长渊有些不悦了,当初她的婚事还是他亲自来提的,现在他要朝孟田提个亲,她居然没有一句痛快话,便和她说:“弟妹,您就把孟田小姐请出来问一问,若她不愿意,我无话可说。”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田妹妹年纪还幼,您这事等回头派人给姑姑送个信,和姑姑商议过了,再回您话好吗?”

    “自然是好的。”

    苏长渊转而又问:“弟妹,你好像不同意?”

    “好爷您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不同意呢,只要姑姑同意,我自然是支持的,只是不巧得很,姑姑今天刚回去,所以这事还得等上几日。”

    苏长渊点了头,这也就是走个形式,只要那边点个头,形式走过了,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两个人正说着这话,忽然就见顾琴和田姐儿一块过来了。

    姑姑?她还没走?

    “你不是说三姑姑已经走了吗?”苏长渊看她的眼神有了几分的不善,本就觉得她好似有意阻止似的,现在就更加肯定了。

    照理说,她若是喜欢这亲事,大家也都是自己人了,不应该叫田儿出来问个话说个话的吗?她是丝毫没有喊人过来的意思。

    今笙有片刻的尴尬,她真的以为姑姑走了。

    昨天就说今个会走的,她算着她一准是一早起来就走了的,哪知道她还磨叽在府里。

    苏长渊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弟妹,我是来提亲的,你竟然拦着连三姑姑都不给见,你的良心呢?你这样拒绝我你良心不疼吗?你能跟我三弟定亲,还是我带人来提亲的,要知道我们府上除了我就没人支持你们的婚事的,你现在是恩将仇报你知道吗?”

    “……”

    今笙被噎住,这根本是一码归一码的好么。

    她是真以为姑姑已经走了。

    重要的是,现在皇室的局势不稳,大哥和三爷立场都不一样,这个节骨眼上,她们家不能再与苏家扯上什么关系了。

    不过,这种事情竟由二爷亲自出面提亲,看来太傅府上的人也是不同意的吧,估计连三爷都不看好,所以他没有办法,只好自个来了。

    苏长渊已经站了起来,不想和她说什么。

    “田儿。”

    “二爷,二爷。”

    刚出来的孟田本是陪母亲出去,要送她到门口的,忽然瞧见苏长渊从客堂里出来了,她本能的就跑过来了。

    “田儿。”苏长渊也大步流星的迎着她去了。

    “夫人。”苏长渊朝顾琴行了一礼。

    顾琴瞧了瞧这两个人,感觉非同寻常,今笙也已经走了出来,到她旁边悄声说了句:“这苏二爷是来朝田妹妹提亲的。”

    “……”顾琴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苏长渊这时已开了口:“夫人,我带了媒人来,朝田儿提亲……”

    一旁的田儿又惊又喜,一脸娇俏,害羞的垂了眸,只是,一看到母亲刀子似的眼神扫过来,顿时吓得缩了缩。

    顾琴扫了一眼一旁的女儿,这个死丫头,刚才和她说没有,现在就有人上门提亲了?而且还是一位有着几十位小妾的男人上门提亲。

    顾琴只觉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脸色一会黑一会白的。

    这人是苏阁老的二哥,虽然太傅家是好,但进去给这个人当不知道是多少位小妾的角色,这就没什么好的了。

    压下心里的那股子怒气,她还是勉强笑了笑,说:“这件事情,等我们商议好了,再回复你吧。”

    见着了孟田的母亲,苏长渊也就应了:“好的,我等夫人的消息。”再看孟田一眼,忽然就问了她一句:“田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孟田本有的回应。

    顾琴顿时气得肝肠寸断,这个没羞耻的丫头,怎么敢说这种话,她还没同意呢。

    “夫人,那我就告辞了。”他弯了一下腰,要走。

    “二爷,我送送你。”孟田赶紧要跟着往外走,被顾琴一把拽了回来。

    顾琴直接把人往屋里拽了,人才刚进去,论起拳头就往孟田身上一阵打。

    “啊,娘,别打了,疼……”孟田被打得直叫。

    “……”还没走远的苏长渊停了下来,里面的声音他是听见了,怎么感觉这三姑姑好像不同意似的?若是同意,用得着他前脚还没离开,后面就打起田儿来了吗?

    他没想到,竟有人会不同意女儿嫁他,毕竟太傅府上是多少女子都眼巴巴的想要嫁进来的,再则,这顾琴家的情况他也是清楚的,再普通不过的人家,能巴上太傅家,也是她们祖上烧高香了,她竟然不同意。

    “你个没脑子的死丫头,你怎么敢背着我和这种人认识?我告诉我不会同意的。”顾琴一边打她,一边骂着一边数落着。

    今笙跟着进去了,也不拦着。

    这田儿都当着她们的面答应说愿意了,看来这俩人是早就认识了。

    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认识了,这么久了,她居然还只字未提,这保密工作做得是真不错。

    顾琴吼功震天,苏长渊自然是听见了,就听她在里面直骂:“你个死丫头,你知道这苏二爷在府上有几十个姨娘吗?你嫁过去,还有你好日子过吗?他这个人一看就是风流的,长了一双的桃花眼,最会招惹女人了,他看中的不过是你的年幼,就你这笨嘴笨舌的,你真要跟了他,过不几天,他就烦了你。”

    苏长渊只觉得眼皮直跳,他有府上有几十个姨娘吗?他娘的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

    今笙站在一旁看着,孟田委屈的直叫:“娘,你不要听外人瞎说,二爷没有那么多姨娘,就几个,几个而已。”

    “几个而已?你还觉得这很少吗?你爹娶了我,一个姨娘都没有,他这一生就我一个妻子,你怎么敢这么没有出息,京城那么多男人,你偏和这种男人混一块去了,你瞧瞧你这全身上下,哪点像我?啊?”

    苏长渊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声这么差。

    这种男人,他是哪种男人?

    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他的?他还真不知道,毕竟没人会指着他的鼻子当着他的面议论他。

    孟田被吼得直哆嗦,她母亲是真凶,不是假凶。

    顾琴伸手就又拿了桌前的鸡毛掸子往她身上打,孟田吓得拨腿就跑,围着桌子转,就听她母亲一边追一边骂:“死丫头,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你居然敢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存心是想气死我不成?你跟着你笙姐姐,怎么就没学学她,你看人家选男人的眼光,你再看看你自己,你丢人不……”

    孟田被骂得都快要哭了,弱弱的叫:“娘,您就成全我吧,求您了。”

    “我不会成全你的,你这个死丫,除非我死。”

    “不成全也没用了,田儿已经是我的人了。”冷不丁的,苏长渊人又折了回来,声音扬了过来,人大步流星的走到孟田身边,把她护了过来,伸手就揽了她在自己跟前。

    孟田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朝她眨了一下凤眼,说:“别怕,田儿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会负责的。”

    “我今天就是专门为这事来的,没想到夫人看不上我,不合夫人的心意,让夫人失望了,我也深感抱谦,但我和田儿生米已煮成熟饭,还望夫人成全。”

    这真是晴天霹雳啊!说什么生米已煮成熟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