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38章 三爷很爱你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敢这么下贱。”顾琴扑上去要打孟田,还没成亲她就敢与人生米煮成主熟饭,令她立刻处于被动的位置上了。

    苏长渊把她给护在身边说:“夫人,您要打就打我吧。”

    顾琴气得胸疼,欲哭无泪:“太傅府上的二爷,我可不敢打。”但自己的女儿,还是要教训的。

    今笙这时默默的走过来拽着她轻声说:“姑姑,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吧。”

    都说成这样子了,孟田又一心向着这个人,生米煮成熟饭啊!

    她默默的瞧了一眼孟田,怎么就让她跟苏二爷好上了呢。

    孟田垂着脑袋跟在苏二爷旁边,不敢朝她们靠过来,不然顾琴准得打她。

    ~

    顾琴被她拽过坐下来,缓了口气,因为气在头上,多少失去了一些理智,忽然就问了一句:“我说笙姐儿,该不是你串通了他们,让他们好上的吧?”

    她是苏大人未过门的媳妇,平日里有来有往,若不是她给制造了机会,她的田姐儿哪来的机会与这位苏二爷好上。

    “不是我……”今笙忙辩解一句。

    “弟妹,你做了好事就别不承认了,我与田儿还得感谢你呢。”

    “……”今笙猛然瞧向这位苏二爷,他眸中含了笑,报复之笑。

    她们的婚事,他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的,她倒好,居然恩将仇报,刚才田儿被教训,她一句话不说,现在他来了,她才又假装好人装模作样的拽安抚了这位三姑姑。

    三弟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心思不简单啊!

    既然她也没安什么好心,他也得在她脚前放点绊脚石不是。

    今笙默默的看她一眼,再看姑姑,她已经气得拿眼直瞪她,信以为真了。

    “你怎么就把我田姐儿往火坑里推。”

    “……”怎么嫁给他就成了往火坑里推了?

    从来不知道,自己竟是这么不招人喜欢啊!

    今笙赶紧解释:“姑姑,不是我,不管我的事,二爷是逗您呢,您别信。”

    顾琴一肚子气,瞪了一眼缩在苏二爷身边的女儿,她是恨铁不成钢啊!

    本想再教训女儿的,但苏长渊站在这儿不走了,她反而不好在人前继续打她。

    今笙便说:“二爷,你们的事情我姑姑都知道了,要不您先回去等着,等我姑姑想好了,再派人给您传个话,您看如何?”

    她现在倒是会说人话了,苏长渊看了一眼不安的孟田,说了句:“弟妹,三姑姑正在气头上,打起人来恐怕没有轻重,你在一旁多拦着点,别顾光着看好戏了。”

    走,他肯定是要走的。

    三姑姑这气,不消是不成的了。

    顾今笙被他说得眼皮直跳,她怎么就成了看好戏了,三姑姑教育女儿不应该吗?

    “夫人,我告辞了,您对田儿手下留情些,毕竟她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您要是不小心打坏了,会很麻烦的。”

    苏长渊放下这话,走了,顾琴气得脸色发青,猛地喝了口茶。

    确定苏长渊这次是真走了,顾琴才又重新审问她:“田姐儿,你给我如实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瞎说一句,撕烂你的嘴。”

    孟田还是惧怕她母亲的,在她的震压下,小声的说:“我与二爷是过年的时候认识的,娘你那次也在的。”

    那几日跟着母亲一块拜年,以及后来上灯节,多次出去都有遇着苏长渊,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联系上了,苏长渊对她有意,虽然知道他有妻子,她还是动心的。

    顾琴气得抚额,头疼啊!

    缓了口气,这才看向今笙,问她:“笙姐儿,你说这事怎么办?”

    今笙回她:“能怎么办啊,田儿要嫁,二爷要娶,不答应成吗?都闹成这样子了。”她又打量了孟田一眼,说:“田妹妹,平日里看你不言不语,不曾想到这胆子还挺肥呢,竟和二爷好上了,他身边那么多妾室,你就不怕嫁过去让人生吞活剥了吗?”

    孟田小声说:“将来笙姐姐也是要嫁过去的,有笙姐姐和我在一块,我知道笙姐姐一定会护着我帮着我的,我不怕。”

    今笙自嘲一句:“你倒是瞧得起你笙姐姐。”

    “人家笙姐儿嫁过去是做正室,你是做妾,这能一样吗?”顾琴气得大声吼她。

    孟田被她吼得缩了一下肩膀,今笙便说:“如果你非他不可,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你还小我一岁呢,我成亲的日子都还要等个二年,你也等两年后再嫁吧。”

    孟田抿唇:“只要你们同意就好。”

    今笙便笑了笑,说:“田妹妹,事关女子的清白,你说句实话,你和二爷真的生米煮成了熟饭?”

    田儿犹豫了一会,还是轻轻摇了头,小声说:“没有。”那只是二爷的权宜之计,不那样说她们就没完没了不同意。

    今笙笑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子,孟田还没胆量做出那样的事情。

    “姑姑,先这样子吧,兴许两年后田姐儿就嫌他老了年纪大了,看不上他了呢?到时再退亲给田姐儿说一门好的亲事。”

    这当然就是一种说辞,也是照顾一下顾琴的面子。

    两个人都偷偷的好上了,不同意,怎么办呢。

    而且,两年之后,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兴许这亲事还真成不了,就如她和三爷一般,兴许,到时候也跟着散了也不一定。

    顾琴只能咽下这口气,瞪了一眼孟田:“就你这眼架,真不像我女儿。”

    孟田心里不以为然,她明明就像她。

    “非要闹着当人小妾,将来吃了亏,也只能你自己受着了,没人帮得了你。”

    孟田不语,反正,她就是喜欢那个人。

    因为孟田的事搞了一肚子气,本来顾琴也是要走的,现在又耽误了半天,叹了口气,她只能对今笙说:“笙姐儿,我不在这蠢丫头身边,以后你可以多关照着她点,虽然是为妾,也不能让她们亏待我们田姐儿,该给的定金礼金到时候一个银子都不能少,你和太傅府上的人熟些,中间多说着一些。”

    今笙暗暗抹汗,这种事情她岂能做得了主,但眼下也只能先应着:“还要等两年才嫁呢,姑姑且莫先想太多。”

    孟琴点点头,和她说:“先这样子吧,你以后看严实了这蠢丫头,不许她偷偷去见那人。”

    “嗯。”她只能先答应下来。

    “唉,我先回去了,家里事情多着呢,我也出来好几天了。”

    “姑姑我送送你。”今笙起来送她。

    顾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别送了,你一会带田姐儿去公主那边吧,她刚派人过来传话了,以后各院的小姐都要到她那里请安,人家现在是府上的大少奶奶了,又贵为公主,你们且不可怠慢了。”

    “我这就带田妹妹过去。”

    送走了顾琴,今笙扭身回来,孟田怯怯的看她一眼。

    “田妹妹,跟我去给公主请安吧。”今笙离去,孟田立刻跟着她一块去了。

    孟田跟在她身边默不作声,今笙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念她一句:“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就算那二他长得玉树临风,但也改变不了他有好几个妾的事实,过去给人当小妾,万一再他的正室刁难,这日子能舒心吗?”

    孟田抿唇不语,这些事她当然也想过,可她就是喜欢这个人了。

    她不语,今笙也不再说什么,去了公主面前。

    带着孟田一块过去的时候就见四小姐顾若圆已经在了,谢姨娘也陪坐在一旁。

    两个人正陪公主说着话,公主坐在上座,磕了瓜子,母女俩坐下座,跟着吃着瓜子,果仁的。乍见这俩人姗姗而来,谢姨娘便笑着说:“笙小姐,你们怎么才过来呀,公主可是等了你们好一会了。”

    今笙便对芊晨公主行了一礼:“见过嫂嫂。”

    “一早就跟哥哥出去了一趟,这会才刚回来,所以才耽误了给公主请安的时辰。”

    她既然说是跟了都统大人一块出去了,公主也就问了句:“去哪了?”

    “去了宫里一趟。”

    既然是去宫里,多半是去看望湘君了,她也就不再多问什么了。

    现在的太子被妃,太子妃跟着一块被软禁在东宫,这在民间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四小姐母女自然也是清楚的。

    “既然你现在回来了,下午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过来给我把府里的事情都说一说,还有仓库的钥匙,也给我配一把。”

    “好。”

    “没什么事了,你就先回去歇着吧。”

    “好。”今笙便弯腰行了礼,退下。

    “田妹妹,你没事就坐这儿陪我说会话吧。”

    “是。”孟田应下。

    ~

    这事之后,到了傍晚,顾燕京也就回来了。

    他回来后便直接来到了顾今笙,坐在她旁边和她轻声讲:“瀚殿下说了,让你去给苏大人通个信,带他出宫吧。”

    今笙听这话想了想,问了句:“一定要求苏大人吗?哥哥没有别的法子吗?”

    “禁军都归我管,我现在不方便插手。”

    “这是殿下的意思,你照做便是了。”

    “殿下这是想要试探三爷吗?”

    “不要多问,照做便是。”女孩子有时候太聪明了果然也不是好事,她竟是猜到这一层来了。

    的确,是刻意的试探。

    殿下就是想看一看,三爷现在还愿意为他做事不。

    “好吧。”今笙只能答应下来。

    “你现在就去吧,苏大人差不多也该回府了。”

    “好。”她只能答应下来。

    一边是哥哥,一边是湘君……很自然的,她会选择听哥哥和湘君的话。

    她答应了,顾燕京也就回去了。

    “薄叶,去备马车,我们一会去找三爷。”今笙吩咐了一声,自己进去换了件衣裳,便带着薄叶出发了。

    来到太傅府上,由于是三爷的未婚妻,她顺利的进了太傅府上,来到了锦墨居。

    “笙小姐,您到里面稍坐一会,三爷正在沐浴。”万青领她在客堂坐下,奴婢上了茶水点心侍候。

    今笙没吃什么,心里有点乱。

    明知道是一种试探,她还是要帮着一块去试探三爷。

    如果三爷知道被试探了,会不会不高兴?

    应该会的吧……明知道会,她还是要这么做。

    过了一会,万青来喊她。

    “笙小姐,三爷请您过去。”

    今笙便跟着万青一块去了,是被请到了三爷屋里了。

    他刚刚沐浴过,整个人瞧起来越发的清爽迷人了。

    锦袍穿在身上有些松垮,因为腰带系得甚是随意。

    今笙走了进来,门被他从身后关上,她还没回过身来,他便欺身上来,从身后搂了她,亲吻她。

    今笙便默默的仰了颈项,由着他肆意的亲了一番,最后她便落坐在了他的怀中,一块滚到床榻上去了。

    “三爷。”她双臂挂在他的颈项上,喊他,声音透着一些的软糯,听起来多半像撒娇。

    他嗯了一声,又细细的啄在她唇上。

    “三爷,我昨天见到湘君了。”她小声说。

    “嗯。”他知道,她出宫了。

    “她昨天哭了好久,又求了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啊。”他翻身躺在她旁边,单手支撑着脑袋,看着她,听她说,时偶回应她一两声。

    今笙也翻了身,面对着他,和他说:“她想瀚殿下也跟她一样,能从宫出来,但这是不可能的,外面那么多禁军看守着。”

    “三爷,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你帮帮湘君吧。”

    “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她有问过瀚的意思?瀚殿下愿意出来吗?”

    今笙点头:“我今天特意跟哥哥进了宫,见过瀚殿下,问过他了,他愿意出来。”

    “本来这事是不需要求三爷的,哥哥也可以办成,但三爷你是知道的,那些禁军都是听从哥哥的调遣,如果是哥哥把人给弄出宫,皇上会查到哥哥的头上,就麻烦了,但三爷你不一样的,皇上信任您,您去看看瀚殿下,若是想个办法把人从里面给调包,是不会有怀疑你的,再怎么追查,也查不到您这里。”

    计策都为他想好了,想得果然是周到。

    他忽然就低笑了笑,答她:“好,明天我先去见见瀚殿下。”

    “谢谢三爷。”

    “爷不要口头上的谢,好好想想,要怎么谢?”

    “……”她就是客气客气,她能怎么谢他?

    “三爷,你又不缺少什么,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

    “你有……”

    “……”

    “把你给爷吧……”他忽然翻身上来。

    莫名的,她就没有抗拒,反伸了手,往他衣袍里伸了。

    “……”

    “笙儿,你这样会惹出事的。”他轻声警告,语气却柔得不得了。

    她眉眼里便含了笑,出事就出事吧,她忽然想这样子了。

    ~

    “三弟,三弟。”外面忽然传来了喊声,榻上的两个人动作都停了下来,今笙忙把人给推开了。

    门哗啦一声就推开了,万青都没来得及拦住。

    苏长离已经从榻上起了身,身后的帐子同时被合上了,今笙吓出一身冷汗。

    一听就是二爷的声音。

    “二哥,怎么了。”苏长离一边过去一边问,苏长渊已经坐下来了,和他讲开了。

    “三弟,你这个未过门的媳妇,真的太没良心了。”

    “当初你要去提亲的时候,咱们全家上下可都是反对的,就二哥一个人同意了,对不对。”

    苏长离只能点头,说:“咱们出去说。”

    “出去去哪说?就这说,今天咱哥俩一块喝杯酒。”他心里现在是一肚子气,直接喊了人:“去准备酒菜过来。”外面侍立的婢女立刻去办这事了。

    “……”

    “我今天也去国安候府提亲了。”他继续把这事给说了。

    “谁知道一进门就遇着你那个媳妇了,她嘴上说得可好听了,事实上是暗中拦着,明明三姑姑还在府上没有走,她非说三姑姑人已经回去了,等过些天商议好了再给我回个话,这说谎遭雷劈啊……她正说着,三姑姑就带着田儿一块过来了。”

    “……”

    二爷对她的误会不浅啊,今笙有些坐不住了,不然一会指不定要怎么和三爷说她坏话,她忙起了身,扒开帐子出来了。

    “二爷,您听我说,我当时真的以为三姑姑已经走了,不信您可以去府里再问问旁人,昨天三姑姑就是打算今个要走的,我一大早出了门,你回来的时候我也刚好回府,我盘算着这个时间三姑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才会有这么一说,这真的只是个误会。”

    “……”苏长渊看着她,她倒是振振有词。

    他又看了看苏长离,怎么屋里还藏了个人,难怪刚才要他出去说。

    今笙这样解释了,苏长离也就说:“二爷,笙儿一准不是故意的,你肯定误会她了,您当初去提亲,我和笙儿感激您还来不及呢,是吧笙儿?”

    今笙忙点头:“当然,二爷,您真的误会我了,您别为这事生气了。”

    “就算是在这事误会你了,你那三姑姑在背后都把我都骂成垃圾了,也没见你为我说一句好话,解释半句。”

    “三姑姑只是一时生气,她气过骂过也就过去了,不会放在心上的。”

    苏长渊冷笑,和苏长离说:“跟了我就这么委屈田儿了?那三姑姑那是死活不同意,追着田儿一阵打骂,我在你们心里就这么差?”

    “没有没有,二爷你很好的,我三姑姑在您走后气就消了,也同意了您和田儿的事了。”

    今笙这么说了,他稍微消了些气:“当真?”

    “千真万确。”

    “这还差不多,过两天我就去把定金下了,把日子定下来。”

    今笙忙说:“三姑姑已经回去了,定金可以先下了,但成亲的日子还要再等一等,我三姑姑的意思是说,田妹妹现在还小,比我还小一岁,总不能嫁到我前头去。”

    “你的意思是说,我还要等两年?等你们俩成了亲,我才能把田儿娶回来?”

    今笙忙点头:“三姑姑是这个意思,二爷您若是真心喜欢田妹妹,再等两年总是可以的吧。”

    “……”

    苏长离笑了一下,说:“二哥,你和笙儿说这些也没有用,她毕竟只是孟小姐的表姐,她自己还只是个孩子,哪里做得了孟小姐的主,这事你回头还是去和三姑姑商量去。”

    但三姑姑已经走了,再去找三姑姑商量,就要跑她老家去了。

    今笙忙跟着点头:“是的二爷,到时候您派人去找三姑姑就成了,定金方面,您只要多出些定金,三姑姑还是会高兴的。”又补充一句:“三姑姑难免会拿您和三爷比较的,您不要在定金上亏着田妹妹了,三姑姑也就没话好说了。”

    苏长渊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你的意思就是说,让我到时定金各方面和三弟一样多呗?”

    “三弟你瞧见没,这顾家之女个个是个刁钻的。”

    “……”

    苏长离说:“人家孟小姐还年幼,你大人家那么多岁数,多出些定金也是应该的。”

    “……”怎么说得好像他很老似的?

    “我不就大她十岁吗?很老吗?”许多女子为了权为了钱最后还不是嫁给一个可以当自己父亲甚至爷爷的人,三弟这话真是莫名的让人不爽啊!

    今笙看了看两个人,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今天这里不适合她来。

    “三爷,二爷,你们先聊着,我先回去了。”

    “笙儿,我们已经聊完了。”苏长离拽了她的手:“我还没吃呢,一会你陪我吃点。”

    “……”苏长渊瞧了瞧这两个人,这里是不需要他了是吧?

    “二哥,我们改天再喝酒。”

    “好,我去找田儿聊聊。”苏长渊站了起来,还刻意说了这么一句话。

    今笙只觉得眼皮突突的跳,姑姑走前是有交代过她的,让她一定看着田儿。

    二爷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要是让他有事没事的去找田妹妹,搞不好还不到成亲之日,两个人真的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三爷,我先回去了。”

    “我还有事,我改天再来看您。”她挣了挣手,想走。

    “不行,爷好几天没见着你了。”他稍微用了些力,便把她拽到自己怀里了。

    “三爷……”她低声叫,他吻了上来,和她低声说:“一会吃过了,继续刚才的事。”

    “不要。”她现在又不想了。

    “爷要……”

    “……”

    ~

    那厢,苏长渊是真的打算去的了。

    人还没走出门,就听见传来一声吼他的声音:“你给我站住。”

    一位贵气的妇人匆匆跑了过来,在她的眸中,有一些的戾气,她气急败坏的喊他:“你还真去人家那里提亲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妻子,你已经娶了九房姨娘了,你还要娶多少姨娘才满意?”

    “姨娘再多,也没有一个能下出蛋的。”扔下这一句话,他扬长而去了。

    他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成亲四年,有一位妻子,九房姨娘,几个人没有一个能下蛋的,倒不是说不会下蛋,个个都有下过蛋,就是没下出来过。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今笙陪了三爷又吃了些东西后,被她抱到了榻上磨蹭了一会。

    上次从她屋里离开后,中间两个人便再无见面。

    她今天忽然上门,不论目的是什么,还是让他觉得愉快了不少。尤其是现在,由着他蹂躏一番,她哼出声,也不抗拒了。

    她不抗拒,他越发的得寸进尺了。

    结束的时候,今笙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没骨头似的,软了。

    虽然三爷一直保留着最后的底线,可该做不该做的,他还是做了一遍了。

    天渐渐晚了些,今笙缓了一会,脸埋在他怀里和他说:“三爷,我要回去了。”

    “嗯,爷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爷想送你。”

    今笙便作罢了,起了身,整理好衣衫,两个人一块出去了。

    马车一路哒哒往回而返,坐在马车里,谁也没有再说话,她安静的坐在他旁边,脑袋靠在他肩膀上,手被他握住,十指扣在一块。

    马车停在国安候府前的时候,她轻声说了句:“三爷,我走了。”

    苏长离便伸手扳过她的脑袋,在她唇上亲了一会,和她说了句:“去吧。”她今天乖得要命,不论他做什么,她都不拒绝,如果不是他自己把持着,就是要了她,看样子她今天也不拒绝的。

    乖得非同寻常,甚至还配合了他不该有的要求,让他压抑了这么久的邪火,给舒解了。

    自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今笙便下马车,望着三爷的马车消失,这才对薄叶说:“去看看湘君。”

    她总要把消息带给湘君的,她在家里等着,内心一定是急的。

    两个人来看湘君,这个时间,她自然是没歇下的。

    一个人待在府上,没有瀚殿下的消息,她也难以入睡,常常半夜就惊醒过来,发现瀚死了,她自己也死了。

    今笙这个时候忽然来了,她本在榻上靠着,便高兴的坐了起来,迎她。

    想来是带来好消息给她了。

    “笙妹妹。”她高兴的跑了过去。

    “你快到榻上靠一靠。”

    “我都靠一天了。”

    两个人便在桌边坐了下来,湘君抬手给她倒了茶,看了她一眼,莫名的看出了些许的异样,她嘴唇有些肿起来了似的。

    她又莫名的知道了那是什么,有瀚殿下在一起的时候,第二天醒过来,通常也会看见自己的嘴唇有些肿,还有身上,到处是他弄出来的痕迹。

    “你刚从苏大人那里回来吗?”她噙了笑,问她。

    今笙脸上便有此女娇俏了,问她:“你怎么知道?”

    湘君便笑了一下,伸手把她颈下的衣裳拉了拉,噗的就笑了。

    “上面都是苏大人留下的印子。”

    “……”她是过来人了,果然是懂得多,今笙有些窘,忙转开了这个话题。

    “三爷答应了,只要瀚殿下愿意出来。”

    提到这个,湘君便有些忧心了,轻声说:“但愿他能念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就乐意出来了。”

    又和她说:“看得出来,苏大人是真爱你的,他都愿意为你去冒险这样的事情,甚至是可能会丢了他官职或者性命的事情,搞不好还会连累到他的家族,他一定是极爱你的,才会为你做这件事情,你是有福气的。”

    今笙心里微动。

    “我是自私的,我不该让你为这事去求苏大人的。”

    “我也知道,他虽有自己不得已的难处,但心里也是有瀚殿下的。”

    “这件事情若成就成,不成便是命中注定了,以后我不再为瀚殿下的事为难你了,你也不用为难他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幸福。”

    “你别这么说,我没有为难,真的,一点都不为难。”

    湘君便低声笑了一下,说:“好,咱们先不说这事了,就等消息吧。”

    “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两天你有时间就多来陪陪我吧,不然,我怕以后我没有多少时间能看见你了。”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你要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

    湘君点头:“嗯,我相信,一切都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也要相信,你和瀚殿下,也一定会长长久久的,你们在一起后,便不会再分开了。”

    “嗯,我都相信。”只有这样相信,给自己希望,给自己盼望,有了盼头,才有希望,才有更大的勇气走下去吧。

    她忽然就又低声笑笑,说:“看得出来,你比我坚强,你是真坚强。”许多时候发,她的坚强却是一种伪装。

    今笙说:“为母则刚,为了你和瀚殿下的孩子,你也会更坚强的,瀚殿下要你离开宫,为的就是保留他的血脉,你一定可以把孩子养育成人的。”

    她的坚强,是用太多的苦难换来的。

    她不坚强,谁给她依靠呢。

    ------题外话------

    各位女王们早上好。不知不觉快七十万字了,跟我走到现在的都是好宝宝哈,都是美美哒的小仙女。

    看到这文在书城有推荐哈O(∩_∩)O哈!也依旧看到有读者讨论女主太弱重生有什么意义?

    这文就是宅斗,女主即使是重生,也不能颠覆天下的O(∩_∩)O哈!,她就是一个普通女子,就在宅院里待着,基本上可以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个年代。

    现在写到前世的事情了,女主也仅知道前世发生的一些事情,能做的是提醒、防备前世的事情再重演。但她没能力阻止政变哈,她是普通人啊普通人。不能覆天下啊真的不能啊。

    推荐我的《残情王爷的嫡妃》女主可以颠覆天下的穿越文哈,当年看的人还不少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