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0章 谁给谁立威
    送走了三爷后,今笙就去找湘君了,不管事成与不成,都要把消息带给她。

    她一个人在府上等着,恐怕也是等得心急了。

    一看到今笙过来,湘君便忙请她一块坐了下来,让婢女都退了下去。

    “怎么样了?”她有些着急的问。

    今笙看她,没有急着说。

    她不急着说,湘君就知道有问题了。

    “是不是,没有办法?”她略有失望。

    今笙默了一会,和她说:“湘君,是瀚殿下不愿意离开,瀚殿下让我转告你,让你好好把孩子生下来,知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会很不容易,以后会很辛苦,你的付出他会记在心里的。”

    湘君默默垂了眸,最终道句:“他让我离开,自己留在宫里,便是为自己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罢了,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吧。”

    宿命吗?她现在最听不得这两个字,最不能接受的便是宿命。

    “大哥已经为我安排好了地方,我明天就要离开了,也许这一别,我们便再无相见之日了。”

    “我会想你们的。”

    今笙伸和拽住她的手,她有手有些冰冷。

    “不会的,你还会再回来的。”

    “你和瀚殿下,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再次的见面,恐怕就会面对前世的宿命了。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她不要回来了。

    对于未来的事情,湘君没有多大的信心,只是说了句:“但愿吧。”

    顾夫人这时进来了,看到今笙还在,面上勉强挤了些笑容。

    “笙姐儿来了呀。”

    “二婶,我来看看湘君。”今笙站了起来。

    发生这样的变故,顾夫人的心情并不好,太子出了事情,全家跟着难受,她忽然就叹了口气说:“当初如果湘君不入宫就好了,嫁个普通的官员也能平安稳妥的过一生了。”现在却要离开皇宫,甚至是离开她们府上,到外面隐居起来。

    “娘,现在说这些作甚么,我不后悔的。”湘君轻声喊了她一声,不让她瞎说。

    太子在宫里已经够痛苦了,她娘还说这样的话,要是让太子知道了,该如何想,虽然太子不可能会知道,但她也不喜欢这样的话。

    “你不后悔,娘后悔啊。”在她身上花了多少的心血,原本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哪晓得会是这样的结局。

    今笙轻声说:“二婶就是担心你,没别的意思的。”

    湘君忍着没啃声,今笙才又说:“我会在家为你祈福的,我相信天上的神明一定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

    湘君点了头,语气带着坚定:“我一定会回来的。”

    今笙也只能点头:“我等你回来。”她倒希望,她不要再回来了,这样也便平平安安的渡过此生了。

    从湘君面前离开,告辞回了家。

    “小姐,大少爷还在里面等你呢。”袭人匆匆迎过来和她小声说。

    今笙有点疑惑,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不睡觉?

    匆匆走回客堂,果然,顾燕京坐在那儿等着。

    “大哥,你怎么还没睡呀?”今笙走过去问他。

    “和你说点事,坐。”顾燕京示意她在自己边上坐下来。

    “什么事呀?”她坐了下来。

    “你自己看。”顾燕京拿出一块布,给了她。

    今笙展开看了看,觉得有些眼熟,后来就想起来了。

    “大哥,这好像是我送你的那块绣布?”但现在怎么回事?

    “被公主给拆了。”

    “……”

    “她对你没安什么好心,你自己注意点,别上她的当。”

    今笙了然。

    “就算她是公主,也是咱家的媳妇,女子出嫁从夫,你也不必怕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今笙莞尔:“我知道了,谢谢哥哥。”没想到大哥把这事告诉她了,她就知道在大哥的心里,最疼的就是她,不舍得让她受什么委屈的。

    “大哥,你这么疼我,我怎么报答你才好啊?”

    “你以后成亲后,能幸福的生活,就是最好的报答了。”

    “大哥你也是,你也幸福的生活,我才安心。”

    “嗯,早点休息吧。”顾燕京站了起来,准备走了。

    今笙送了他一步,到门口。

    如果大哥喜欢公主,怎么会把公主拆了她绣图的事情告诉她?

    大哥是不喜欢的吧。

    今笙想了想,唤了薄叶:“去把江小树给叫过来,我有话问她。”

    薄叶领命,过了一会,江小树就给叫来了。

    “奴婢见过笙小姐。”江小树走过来,请了安。

    今笙看她一眼,她有些没睡醒的样子,估计是已经睡下了。

    “江小树,把你在大哥那边所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江小树听这话就精神了些,本能的知道她想听的是什么了。

    江小树想了想,为免自己猜错,还是小声的问了句:“小姐,您指的是公主和大少爷的事情吗?”

    今笙点了头。

    确定了她想知道的事情,江小树也就打起精神,回忆了一下。

    “笙小姐,据奴婢知所,大少爷在与公主大婚的当天,是没有圆房的,因为第二天是奴婢收拾的房间,没看见有落红。”

    “……”她连这个都知道……

    今笙只觉得眼皮突突的跳,这江小树才十一岁吧。

    感觉想成精了。

    “后来公主又进了宫,回来之后大少爷也一直没圆房,因为大少爷就没回屋睡过,每天都有和公主吵架,吵得可大声了,吵过之后大少爷就回书房待着了。”

    “你确定他们还没有圆房?”今笙问。

    “奴婢现在每天都在打扫院子,早上起来得比往常更早了些,奴婢确定,大少爷每天晚上都是进了书房,第二天都不是从睡房出来的,是从书房出来的。”

    真是胡闹,怎么能不圆房呢。

    她还盼着大哥生下一儿半女,前一世,大哥就没有孩子的,没有留下血脉,就逝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歇着吧。”

    江小树退下,今笙坐了一会,甚是有些头疼,还以为大哥会幸福,隐隐又记得之前公主说过,她不喜欢武将,喜欢文官,现在想来,她不仅仅是不喜欢武将这么简单吧,兴许,公主的心里已有喜欢的人也说不定,而那个人,便是文官。

    会是谁呢。

    她看了一眼被公主拆得不成样的绣图,忽然就猜到了什么。

    公主与她无怨无仇的,怎么会恨她讨厌她呢。

    她为大哥花费了多少个日夜做出来的绣图,就被她几下子给拆了。

    这绣图是她绣出来的没错,但这字却是三爷写上去的。

    就在今天下午,公主还要让她再做一幅百骏图的绣图给她呢。

    现在想来,她也只有冷笑了。

    公主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为难她呢!公主分明是因为某人,在为难她。

    就在之前,听闻三爷到了府上,她竟是随后跟了过来,说是问钥匙的事情。

    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就知道都是为了什么了。

    ~

    大哥娶了一上心里装着别人的女子,心情恐怕也不好受吧,再加上天天吵架,也就难怪到现在还没圆房了。

    今笙有些心疼,自然是心疼她大哥的。

    大哥向来疼她,本想他此生可以改命,有一个幸福的人生的,并且有自己的孩子……

    想得多了,便不是那么开心了。

    今笙起了身,回自己屋歇着去了。

    第二天。

    顾二爷家那边有了动静,天才亮起,湘君便出了府,跟着随哥哥一块上了马车,她的两个婢女和奶娘跟随着,照顾她。

    同时,今笙也去给公主请了安。

    四小姐和孟田也都过去了,一块给公主请安。

    公主坐在上座,姿态矜贵,又有些许的盛气凌人。

    请过安,公主问她:“今笙啊,昨天说那绣图的事情,你是不是和你大哥说了?”若不然,顾燕京会忽然说什么她欺负今笙。

    今笙也就笑笑,回她:“我想着如果是大哥送与嫂嫂的,嫂嫂一定会更高兴,所以就偷偷告诉大哥了,是不是大哥已经答应亲自送你绣图了?”

    公主看她一眼,瞧她说得不像有假,也不疑有她。

    “嫂嫂,你还想要什么,只管与大哥说,大哥一定会给你的,要是等你将来再为大哥生下几个孩子,你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估计我哥都要爬到最高的山,去给你摘回来呢。”

    公主便笑笑,她想要什么,她会朝父皇要的。

    “你哥送的是你哥送的,和你送的心意能一样么。”她面有些许的不悦,她虽说得好听,但明显是拒绝她了。

    她一个公主,朝她要点什么,让她送点什么,她不是应该感恩戴德的送过来吗?

    四小姐在一旁听出了眉目,便笑了说:“笙姐姐,公主要你送个东西,你这样推三阻四的不太好吧,你就给公主绣一个吧。”

    今笙瞧她一眼,回她:“嫡姐和嫂嫂说话,几时轮到你一个庶女插嘴了?”

    四小姐被噎得脸色微变,公主也是神色一僵。

    她以为自己说话够客气了,没想到这顾今笙训起话来,竟是一点不给人面子。

    有人给脸不要脸,今笙自然是无须给谁留面子的。再则,这里并无旁人,不过是多了一个想要处处针对她的公主,她也是杀鸡儆狗,让公主凡事适可而止。

    她虽是公主,可到底是嫁入了她们国安候府,万没有道理由着她在府上无法无天,连她这个嫡小姐也一块欺负了去。

    她想要府上掌家,可以,她让出来就是。

    她说她不懂,让她教,也可以,她教她便是,也是真心想教她。

    但她若存着不好好与哥哥过日子的心,在府上随便找人撒气,那就过分了。

    公主僵了一会,也就说:“你别对四小姐这么凶,她这么说也是因为护着我。”

    今笙便温婉的笑了笑,说:“嫂嫂也莫向着她,她素来没有规矩,不知道深浅,常说不该说的话。”对公主说罢这话,又拿严厉的话对四小姐说:“若圆妹妹,你既然给公主请过安了,那就回去吧,还留在这儿干什么?整天在公主面前乱嚼舌根,惹得公主心情不畅快了,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四小姐脸色一阵发黑,公主也被今笙的话给气住了。

    她虽是在教训四小姐,但怎么听着,都像是在不给她脸看。

    四小姐看了看公主,一时之间公主也没吭声,本以为公主可以震压住今笙的,她略有些失望,这公主怎么也是中看不中用的草包一个,以她公主的身份,还怕今笙不成?

    四小姐只好站起来,福了身:“公主,我先退下了。”

    明面上,公主当然是不愿意与今笙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来。

    她正气着,今笙也对孟田说:“田妹妹,你也回去吧,你们不是府上的小姐,以后不用每天过来给公主请安,免得大家来来去去的,反而打扰了公主清静,也耽误你自己的读书写字时间。”

    “是,我这就回去看书了。”孟田也福了身,离去。

    她日后是要跟着今笙一块嫁到太傅府上的人,自然也是要听从她的安排的。

    她本不是府上的正经小姐,就算不来请安,也无妨。

    把人都支走了……

    公主瞧了瞧今笙,忽然就冷笑了,问她:“今笙,你这什么意思呀,都不让她们来给我请安?”

    今笙温婉的笑笑,和她说:“嫂嫂,孟田是三姑姑的女儿,现在不过是暂时住在府上些日子,不好拿府里的规矩约束她,以后,我会每天定时来陪嫂嫂说说话的。”

    她说得好听,她怎么就有种被架空了的感觉?

    “嫂嫂,我今天带了祖谱过来,你今天就给我一块认一认咱们顾家的老祖宗,还有各路远房的亲戚,这次你们大婚,她们都是来过的,以后少不了要由嫂嫂去回礼,您毕竟是公主嘛,贵为金枝玉叶,将来由您出面回礼,咱们顾家脸上也有光。”

    今笙拿了二本厚厚的册子出来,打开其中的一本,转身在公主旁边坐了下来。

    既然嫁到她们顾家,是她的嫂嫂,接受了她这一口一个嫂嫂的尊敬,宫里诸多的规矩就无须多提了,她们这里不是皇宫,所以她也无须处处站着。

    公主瞧她一眼,莫名的觉得不舒服,但又挑不出什么话来说她。

    今笙把册子摊在她面前,指着第一位说:“这是我们顾家的先祖,现在牌位还放在祠堂呢,可是咱们北国的开国功臣,当年跟着皇甫家一起打天下,距离现在,已经有五百年了,当时咱们顾家在北国那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风,叱咤风云数百年呢,只是近两百年,咱们顾家没落了,一代不如一代,但好在到了哥哥这一代,又兴了起来,哥哥得了皇上的重用,公主也与哥哥成了亲,你们也算是天赐良缘了,相信以后咱们顾家会越来越好,不负先祖的期望。”

    公主瞧她,她一页一页的翻着,和她讲这些的时候显得甚是高兴。

    她该不会打算把这整个祖谱给她讲一遍吧?还有她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

    对这些祖谱,她真没心情也没兴趣全部听一遍。

    她打了个哈欠,故作困倦的说:“今笙,今天就说到这儿吧,我都听得困死了。”

    今笙便笑着说:“行,那我下午再来和你讲吧,都和你讲过一遍后,你再把这祖谱默记一遍,全记在心里,以后你好传给你和我哥的孩子们听。”

    “下午不用来了,下午我还有些画要作,准备送到翰林书画院的画,你也是,这段时间你为我们大婚的事情够忙的了,你也抽空多作些画写些字,送到翰林书画院吧。”

    “也行,那我明天再来和你讲。”

    “这几天我都要忙作画的事情,等我得了空,我再告诉你,你再来和我念这些吧。”

    “就照嫂嫂的意思吧,反正在孩子懂事前,嫂嫂要把这些熟记在心的,不然将来如何讲给孩子们听呢。”

    “好。”她只能先答应着,应付过去。

    今笙也就站了起来,收拾好自己的书本。

    “嫂嫂,那我先回去了,您忙吧。”

    “嗯。”她答应一声,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顾今笙明明看起来温柔可人的,这一刻忽然就觉得,这人不太好搞。

    和她要个绣图,她推三阻四,还把四小姐和孟小姐都赶走了,顺便还让孟小姐以后不要给她请安了。

    明明她才是公主,竟是阻止不了她做这些事情。

    莫名的又有些气,在顾今笙面前却又发作不得。

    此时,顾今笙走了出去,见江小树在游廊里到处擦着。

    她瞧了一眼,知道公主是要故意为难她,罢了。

    面对公主的刁难,如果连这种事情江小树都应付不了,都觉得委屈,不服,不能忍耐的话,这个世上有更多的苦难,如果临到她,她又如何承受得了。

    磨练磨练她,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不伤她性命残害她,随她了。

    这事之后,第二天,孟小姐便没过去请安了。

    今笙去请了安,去的时候四小姐已经在了。

    看她姗姗来迟,公主隐忍着说:“这都什么时辰了,你真能睡,我都等你好一会了。”

    今笙回她:“卯时刚过。”

    卯时刚过,她还以为迟吗?

    今笙这时瞧了一眼四小姐说:“圆妹妹,你以往去我那请安,也没这么早过,现在处处都抢在我前头,是故意要和我过不去吗?”

    “……”四小姐怔了一下,她不说话,她倒还把矛头指向她了。

    公主也怔了一下,这顾今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明明瞧起待人柔和,怎么莫名就觉得分外厉害了。

    “我,我不是……”四小姐气得牙痒,但奈何她是庶出的,顾今笙又向来处处压制着她,现在公主瞧起来都没有压得住顾今笙,一时之间她也不敢怎么样,只能懦懦的说。

    “既然不是,以后过来给嫂嫂请安的时候,顺便去我那儿,叫上我一块过来,免得你我一个早到一个晚到,反而不好。”

    “是。”四小姐应着,一口气却是憋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芊晨公主瞪大眼睛看着她,她很想问问,她这什么意思啊?但想来想去,顾今笙好像也没有针对她的意思,只是在责备四小姐,丝毫没有说她半句不是。

    今笙这时和她说:“四妹妹想事总是不够周到,嫂嫂,她日后若在您面前有说错什么话,您也别和她计较。”

    芊晨公主有点想拍桌子,胸口莫名的就压着股子怒气,听起来是为四小姐求情说话,但听着就让人不爽呢。

    今笙又说:“我娘去逝得早,现在府里又没个做主的夫人,嫂嫂您以后也多担待些,等父亲续弦之后,就可以为嫂嫂分担一些了。”

    她需要人为她分担什么呀?

    怎么她连她父亲的续弦都要操心啊?

    “嫂嫂您不是说这几天都要作画吗?我和四妹妹就不打扰您了,你先忙着吧,等您什么时候画作完了,不忙了,您和我说一声,咱们再继续认一认祖谱。”

    想着要认她那一堆的祖谱,也觉得头疼。

    “没什么事了,你去吧。”

    “四妹妹,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我,我想请教一些公主作画的事情。”四小姐忍着怒意,想要反抗她的压制。

    “作画的事情你问我就行了,嫂嫂时间宝贵,还要作画送到翰林书画院,你问嫂嫂,不是耽误嫂嫂的时间吗?还不走?”言罢这话,顾今笙福了身,退下了。

    四小姐看看公主,她没有开口留她之意,只好福了身,跟着走了。

    看着这两个人离开,公主到底是一个拳头打了下来,拍在一旁的桌子上。

    桌子上的茶差点被震落,水洒了出来了,她的婢女赶紧上前清理。

    “我怎么觉得这今笙在架空我?想要针对我?”她问了问自己的婢女,她心里虽觉得不舒服,但并不确定顾今笙的想法,她的话听起来样样好,但又样样让她觉得不舒服。

    小八回她说:“公主,您可别小瞧了这位笙小姐,能在这府里掌家,肯定是个厉害的,奴婢瞧她说话滴水不漏,但总觉得她是有意要在公主面前立威。”

    芊晨公主点点头,语气带了些不屑:“她一个嫡小姐,在我面前逞什么威风,我还以为苏大人喜欢的是什么清高的女子呢,也不过是一个俗人罢了,和宫里的那些妃子有什么区别,就会擅长整些阴谋手段,还整到我这儿来了。”

    一边的宫女小八轻声说:“哎哟我的公主,您现在可不能这么想了,以往在宫里有皇上护着您,现在出嫁了,皇上便不能时时护着您了,女人一旦出嫁,在这后院里,女人能玩的就是这些了。”

    小九在一旁忙咐和直点头:“公主,这就像男人一样,男人玩的是权术,女人玩的是如何抓住男人、稳固自己正妻的位置。”所以这没什么俗不俗的,男人女人的一生,就这样子。

    “……”芊晨公主瞧了她们一眼,冷笑:“你们懂得还挺多的。”

    她们懂得当然多了,关于这方面懂的不会比公主少,她们日夜跟着公主,行走在宫中,什么事没见过?倒是公主,在宫里被保护得太好了,受了皇上的恩爱,皇后的庇护,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三道四的,更不会有人在她中处放什么绊脚石,她也不懂那些勾心斗角,向来都是想什么便是什么了。

    小八这时小声说:“公主,您一定要抓紧时间和都统大人把房圆了,尽快生下一个小世子,才不会让人小瞧了去。”

    “我才不想和他生孩子。”

    “我就是不生孩子,我贵为公主,谁敢小瞧我。”

    小八苦口婆心:“公主,您现在为人妻了,这孩子就必须要生的,您若是一年二年不生孩子,在府里还能有什么地位可言,奴婢敢说,那笙小姐一准要张罗着给他大哥抬姨娘来着。”到时候,即使是公主,恐怕也会被都统大人直接给凉起来了。

    现在还没有姨娘呢,公主不一样被凉着了。

    芊晨公主蹙了眉:“我堂堂一个公主,还要怕她一个嫡小姐不成,我若不同意,她还敢明目张胆的与我作对不成?”

    “公主,您就听奴婢一句劝吧,您不要小瞧了这位嫡小姐,她连自己父亲房里的事都伸手管着呢,那位杜姨娘,就是笙小姐找来放在他父亲房里的,为的就是对付各房的姨娘,现在那杜姨娘怀上了,被候爷宠得很呢,至今身边再没有一个姨娘,连个通房都没有了。”

    提到这杜姨娘,公主也是知道的,越发的蹙了眉,心里很不舒畅的说:“苏大人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有心机的女人,简直比宫里那些妃子还让人讨厌。”

    小八说:“女人要是没点心机手段,如何拴得住男人的心呢。”

    小九直点头:“男人都是好色的,身边少不了三妻四妾通房什么的,要是没点手段,留不住男人的心的。”所以公主您也赶紧跟着学着点啊!

    和两个奴婢你一言我一句的说了一会,公主也只能点头认可了。

    以前看顾今笙,只觉得她美得惊艳,男人喜欢貌美的女子,也无可厚非,觉得苏大人多半也是被她的美貌给惊艳了,迷住了。

    现在想来,恐怕不仅仅是美貌,还有她无耻的手段,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就把苏大人给死死的迷住了。

    同一时间,今笙离开后,并没有急于回去,她当然也没有给四小姐指点什么画。

    她拐了个弯,去了杜姨娘那边去了。

    杜姨娘大着肚子迎了出来,福身行礼。

    “杜姨娘,你这身子不方便,不用多礼。”

    “坐吧。”

    杜姨娘就跟着她一块坐了下来,听她说:“你们都下去吧。”

    旁边侍候的婢女就退了下去。

    杜姨娘见此状,便知道她是有话和自己说了。

    “有件事情,要你帮忙。”

    “笙小姐您只管吩咐。”

    “谢姨娘这个人呢,暂时是留不得了,你看着处理了。”

    杜姨娘压下心里的惊讶,很快应声:“是,我这几天就把这事办了。”

    “行,我就等你好消息了。”

    “笙小姐放心,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这也是笙小姐头一次让她办一件事情,她自然是不能让她失望的。

    两个人说了会话,今笙看着她的肚子,说了句:“再过几个月这孩子就出生了,我看父亲最近身边也没什么人,估计着他也不想放什么人在身边了,你若是把握得好,兴许将来有一天,把你抬了也不一定。”

    这话说的,分明是在暗示她,她是支持父亲抬她为正室的,权看她的手段了。

    杜姨娘压下心里的惊喜,说:“能得笙小姐如此厚爱,也是我三生有幸了,这孩子将来能笙小姐这么一位姐姐庇护,也是他的三生有幸了。”

    今笙莞尔:“等你它日做了正室后,不要亏待了六少爷便可。”毕竟他还年幼,将来有许多的不确定。

    杜姨娘垂了眸,和她说:“在我秀姨面前,不敢有分毫怠慢,只是那孩子,不愿与我亲近。”

    “不急,慢慢会好的。”

    “嗯。”

    两个人就着六少爷的事说了会话,今笙也就走了。

    这四妹妹若是不给她点厉害的,她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在府里靠着公主翻身呢。

    她顾今笙已经不是前一世的她,即使是公主嫁临到嫁上,那又如何呢。

    她若愿意跟哥哥好好过日子,她自当敬她重她,什么都可以由着她。

    她若存了不该存的心思。

    嫁了哥哥,还念念着苏大人,到今天还没圆房,还有块她做的绣图,被她拆了也就罢了,还让哥哥发现了,看来哥哥是早就知道这一切了,她这么做,对哥哥造成的伤害该有多大啊!

    她伤别人也就罢了,伤她的哥哥,成了亲还像没成亲的人一样胡来,她是很不高兴的。

    她也知道,当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那份执念有多重,就像前一世的她那样,越是得不着,越是想得慌,越是忘不了。

    本想着哥哥有一个妻子,生儿育女,可以幸福生活的,却没想到,娶了这么个心里想念着别的男人的公主,却是走向不幸福的另一个开始。

    这一世,哥哥恐怕很难从公主身上得到幸福了。

    至于公主,不经历一些挫折,恐怕她也不会醒悟,不会回头跟哥哥好好过日子。

    现在的她,恐怕还觉得自己挺委屈的,毕竟嫁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

    这暗地里,恐怕拿自己和她比较了个无数次,心里面早就藏下了各种的不甘心了。

    难道这也是宿命么?

    她没办法责怪公主心里装了别的男人,毕竟她喜欢苏大人在先了,但要给她敲个警钟,让她早点醒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