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2章 今笙坠山
    望着那几盒月饼,苏大人送来的月饼,本不是送她的。

    芊晨公主出了一会神,最终一个没吃。

    本不是送她的,她又怎么能够咽得下去。

    那样一个人,竟是得了苏大人的宠爱,连个月饼都想着送她吃。

    她也没比顾今笙差到哪里去呀,怎么就没对她动心呢。

    第二日,下午。

    “公主,小姐请您去厨房,跟她一块学做月饼。”薄叶前来禀报。

    她一个公主,下什么厨房做月饼……真是……

    心里虽不太情愿,芊晨公主还是过去了。

    原因不过是,她昨天嫌弃她做的月饼不好吃,让她学着点,她倒好,非拉着她一块跟着学,说什么做给都统大人吃。

    谁想做给他吃啊。

    芊晨公主心里非议着,一路去了厨房,今笙已经在弄米了。

    “嫂嫂,您快过来。”她笑着喊她,一家人嘛,她这嫂嫂喊得向来顺溜,她虽听得有些不爽,却也一直就这么应着。

    “我从来没有做过。”她一边走过去一边说,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可是十指不沾洋葱水的啊!

    “嫂嫂,我也从来没有做过,这不是正在学习吗?女孩子嘛,没成亲的时候琴棋书画玩玩,别人说你风雅,成了亲后,要是能偶尔下厨为夫君做做美食,夫君会夸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会更喜欢你的。”

    谁稀罕他喜欢了。

    公主心里不以为然,走到她旁边,看她一边拿米一边说:“你学这些就是为了将来想讨好苏大人的吧?”

    “女人这一生,在家的时候从父,父亲便是天,出嫁的时候从夫,夫就是自己的天了,自己的天当然要讨好啦,讨好不了自己的天,女人这一生基本就完了,你不要小瞧了这件事情,讨好自己的夫君可是大有学问的。”

    她一个未成亲的,和她大谈如何讨好夫君?还大有学问来了?

    芊晨公主哼笑,说:“有什么学问啊?你说来我听听。”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守住本心,方得始终。”

    “……你说什么呀……”

    “嫂嫂,我们先学做粽子,给你,拿着这个粽子叶。”

    今笙把粽子叶在手里卷成一个形状,和她讲:“嫂子,你照我这个样子,也卷起来。”

    湿乎乎的粽子叶,芊晨公主忍了忍,也就照做了。

    “再把这些馅料都填进去,填满了。”她把粽子的另一端也卷了起来,很快就包成了一个粽子。

    女孩子家本来就是心灵手巧的,学起来便也不难,包过几回后,芊晨公主也就包出她的样子来了。

    “嫂子,你包的形状还挺好看的,一会好了你拿给哥哥吃,哥哥一定会喜欢的。”

    芊晨公主没应她这话,反问她刚才的事情:“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

    “哪句话?”今笙诧异。

    “什么方得始终,前面那些。”

    今笙若有所悟,就再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芊晨公主蹙眉,隐隐觉得她这话好像意有所指,便又再说:“今笙,这话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你给我解释一下。”

    她倒要看她,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今笙笑笑,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你就明白了。”

    “嗯,你说。”

    两个人一边包粽子,婢女们侍候在一旁,今笙看了眼,便说:“你们都先下去吧。”

    待到婢女们都退下,今笙这才说:“在一个书里看过一个这样的故事,一个贵族的小姐,在未出嫁前喜欢过一位贵族的公子,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位贵族的小姐苦苦纠缠了几年后,自己的名声被败尽,也没有得到那位贵族公子的青睐,他转而与另一位小姐成了亲,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但这位贵族的小姐,却是凄惨一生,虽然最终勉强嫁人,但因为心里忘不了那位贵族公子,又因被自己的夫君发现她内心的隐情,夫君大怒,从此冷落于她,因为得不到夫君的疼爱,她很快便被遗忘在一个角落里,无人问津,凄凄惨惨过了几年,也无生下孩子,因为时常抑郁,加上身边无亲人的陪伴,不久之后便病逝了。”

    芊晨公主微抿了唇,莫名的觉得她好像知道了什么,是不是苏大人和她说了什么?所以她知道自己对苏大人的心思了?故意编个故意来敲打她?

    今笙又说:“你想啊,不管成亲前如何,那都是成亲前的事情了,一旦成了亲,就应该快刀斩乱麻,把过去一刀斩断,日后才能够幸福的生活。不被过往的感情困住,不再念及她的过往,开始她全新的人生,她的一生不也是圆满的人生吗?夫君疼爱她,她也生儿育女,将来儿孙环绕膝前,与其羡慕别人的幸福,遗憾那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倒不如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学习如何培养自己的幸福。”

    “人这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些东西失去了,是找不回来的,不如就此丢了,反而会得着另一种获得。”

    芊晨公主很想问一句,是不是她哥给她说些什么了,或者是苏大人和她说过什么了,可到底是没敢问的。

    她笑笑:“说得好像挺有道理。”

    “你看你,只顾讲故事了,都没我包的粽子多,你是存心偷懒的吧。”

    今笙也就笑笑:“是是,我再多包几个。”

    但愿她能听进去。

    两个人很快把近百个粽子包了出来,装了锅,由婢女看着烧火。

    待到粽子出锅后,便拿了些过来给两位小主子品尝,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还是挺有满足感,有种成就感的。

    芊晨公主也尝了一个,直言:“好吃,好吃。”

    今笙笑笑,其实和她之前调出来的味道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因为她亲自动手,就觉得更好吃了。

    “一会大哥也就回来了,等一会你带些回去给大哥品尝。”

    “好。”她顺口应了。

    等吃了粽子,也没有久留,便带了些粽子回去了。

    果然,回去后芊晨公主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四处转了转,粽子还热乎着,顾燕京就回来了。

    “都统大人今天回来的早呢。”公主迎着他走来打了招呼。

    其实每天都差不多的时辰回来。

    “是吧。”他顺她的话应了声。

    “我下午包了些粽子,这会应该还热乎着,你去尝尝吧。”

    “等我沐浴过吧。”

    芊晨公主拦在他面前:“我辛苦做了一下午了,再等一会就凉了,不好吃了。”

    “凉了再热。”他夺路走了。

    在宫里忙了一天,他不热么?他不出汗吗?

    他习惯于回府上后先沐浴,再吃东西。

    “……”公主看他夺路去了,气得一口气堵在那儿。

    她辛苦了一下午,他洗澡有这么重要?

    小八在一旁小声说:“公主,都统大人沐浴最好了,您刚好进去送给他吃呀。”

    小八又小声提醒:“您还没圆房呢。”

    公主瞪了她一眼,小九在一旁小声说:“笙小姐的话,也不无道理的。”

    “闭嘴。”芊晨公主气呼呼的离去。

    来到客堂坐下,看着一旁的粽子,她辛苦包了一下午,他都不肯过来尝一尝。

    今笙之前的话,她不是没有听进去,她听进去了,莫名的有些怕。

    她怕这件事情今笙知道了,更怕别人知道了。

    她的心思,她一个人知道就好,并没想过弄得沸沸扬扬,让别人都知道了。

    都统大人好像也已经知道了,所以一直没肯和她圆房。

    现在被今笙意有所指的说了一通,她不是不明白,她明白,所以才请都统大人吃粽子,但他那什么态度啊?

    沐浴,沐浴有这么重要?

    “公主,都统大人已经进去了,您快去吧。”小八悄然走过来,小声劝她。

    现在嫁了国安候府,这里不是皇宫啊!即使是公主,如果没有夫君的宠爱,将来再生不出孩子,多年之后,若一直如此,她们一个不会被人当回事的。

    “你们给我出去。”芊晨公主让她说得心烦,推了一把,把人赶走。

    她堂堂芊晨公主,怎么能屈尊到如此地步。

    已经给他做了粽子了,他竟然吃都不肯吃。

    好气啊!

    一个人干坐了一会,剥了个粽子,自个又吃了一个,软糯糯的,一点都不比别人的差。

    好在顾燕京并没有让她久等,一茶的功夫,他出就洗好出来了,换了衣裳。

    他虽是武将,人还真不粗。

    相貌堂堂,身躯凛凛。

    浓密的眉毛稍微向上扬起,瞧起来有些叛逆,睫毛也是长而微卷,鼻梁英挺,整个人瞧起来有些艳。

    他本就是个长相明艳的男子,不同于苏大人的清贵。

    一身的紫袍加身,衬得人明艳,又分外的华贵。

    看他走进来,芊晨公主慢慢平缓了一下气闷的心情,和他说:“你吃些粽子吧。”

    她倒是不屈不挠,非要他吃什么粽子。

    转身,他坐了下来,剥了粽子,忽然问了句:“里面该不会放了不干净的东西吧。”

    “对,里面放了毒药,毒死你,你到底吃不吃。”

    “不吃了。”都说放了毒药,毒死他,他还吃,他傻了不成。

    芊晨公主气结,指着粽子说:“我让今笙拉着辛苦包了一下午的粽子,你竟然一个都不吃。”

    她辛苦包了一下午的粽子,他就非得吃不可?

    他有让她去包粽子了?

    芊晨公主朝外喊:“去把江小树喊进来。”

    江小树本不是侍候她这边的,她现在没事就在外面干些粗活,平日里也不会待在门口侍候的,她的婢女在外面听见,立刻去找江小树。

    顾燕京瞧她一眼,她这又发的什么疯,又管江小树什么事了?

    过了一会,江小树进来了。

    “婢女见过公主,见过大少爷。”她行了礼。

    “江小树,把这些粽子都给我吃了,看看能不能把人给毒死。”公主吩咐下去。

    江小树走了过来,看了看桌子上的粽子,有八个粽子,也不算多,吃完应该撑不死的,她索性也就动了手,剥了粽子,吃了起来。

    “……”顾燕京瞧,她还真吃上了。

    吃了一个,江小树说:“公主,这是奴婢吃过的最好吃的粽子了。”她继续吃第二个。

    “既然好吃,就多吃些吧,小八,再去拿八个粽子过来,给她吃。”

    公主发话,小八立刻应了,转身去厨房拿粽子。

    “……”江小树内心是流泪的,八个已经能撑死她了,再拿八个,公主这是真的要撑死她啊?

    不知道公主是不是和大少爷又吵架了?怎么又连累到她身上了呢?

    “江小树,你给我出去,我准你进来了么。”顾燕京的声音已传了过来,带了些许的严厉,江小树正在努力的吃粽子,吓了一跳。

    “是……”她嘴里包着粽子,两腮都鼓了起来,忙朝后退,要出去。

    “你给我站住,本公主有说让你出去吗?”芊晨公主声音也严厉了起来。

    江小树心里快哭了,她真娘的倒楣。

    顾燕京扫了一眼芊晨公主,又扫了江小树一眼,朝她厉喝:“江小树,这府里谁才是第一位主子,你分不清的话就滚出府。”

    江小树赶紧滚了,自然他是第一位主子。

    公主气得不行,哆嗦。

    顾燕京冷笑一声:“皇甫西凤,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一次没有记着你自己的身份,首先,你是顾家的媳妇,是本都统大人的夫人,其次,你才是公主,在这个府里,尤其是本都统大人在的时候,轮不到你做主,你最好收起你公主的身份,少拿你的身份压人。”

    “我呸。”芊晨公主怒。

    “谁是你媳妇了?你和你媳妇圆过房吗?房都没圆算哪门子媳妇。”

    “我到现在还是未出嫁的公主,你要不要跟我去宫里,一块找父皇评评理,看父皇怎么说,要是这事还是我的错,我认了。”

    顾燕京冷笑:“圆房呀,来呀……”忽然起了身,逼近了她,拽过她的手腕就往外走。

    “你给我放手。”公主怒,是拽疼她了。

    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直接被他拽到他们的睡房里,门被砰的关上的那一刻,她被粗暴的推到床榻上去了。

    “你个莽夫。”芊晨公主气得大叫,从榻上坐起。

    莽夫吗?顾燕京脸色有一瞬间的冷硬,也是变了脸。

    “对,大爷我就是莽夫,你若喜欢莽夫,就圆房,但大爷保证会弄疼你,不会怜香惜玉的,你若不喜欢我这个莽夫,就不要说爷不和你圆房,是你自己下贱,嫁了人,一边想圆房,又一边念念不忘别的男人。”

    芊晨公主脸色青白交换,从来没有人敢这样骂她。

    他竟然骂她下贱……

    “我要回宫。”她气得腾的站起,怒吼。

    “回吧,回去告诉你的父皇,你心里一直忘不了别的男人,不想让自己的夫君碰。”

    “你黑白颠倒,血口喷人,我几时忘不了别的男人了,我几时想过别的男人了?你这是诬蔑,诬蔑。”

    “吼得声音大,不代表你有理,这桌子上的粽子,是从昨个从笙儿那儿拿回来的吧,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苏大人带过来的吧,你一直放在这里供着,是想供一辈子吗。”

    “皇甫西凤,你自己想怎么折腾是你的事情,但不要牵连不相干的人,也休想诬蔑我什么,我赔上自己的人生我已经很倒楣了,我都没有说过什么,你自己的委屈全是你自己犯贱,自己招来的,和别人没有关系。”

    “你才犯贱。”公主被骂得急了眼,抓起桌上的粽子朝他使劲打了过去,顾燕京避了一下,任凭粽子落在地上,摔烂。

    “你根本就是故意为难我,你就是为了江小树故意和我过不去,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她前些日子生病,你偷偷去看过她,一个小小的婢女你倒是上心了。”

    顾燕京听她又提起江小树,索性转身就走,甩了门。

    公主气得把桌上的粽子都扔在地上,转身扑在床榻上呜咽开了。

    从来没人敢这样骂过她,更没有人给过她这样大的羞辱,他顾燕京是第一人。

    她喜欢苏大人有错吗?

    她的心收不回来有错吗?

    她与苏大人相识多年,她喜欢他多年,是想不喜欢就不喜欢的事么。

    她哭了一会……

    那时,六少爷正坐在今笙面前吃粽子。

    一边吃粽子,一边叹气说:“笙姐姐,公主和大哥又吵架了。”他刚才在外面都听见里面的吼声了,他们的事情他自然是管不了,也无法过问,索性跑到今笙这来粽子了。

    他们时常吵架,在私下里都不是秘密了,下面的婢女都知道。

    今笙听了这话蹙了眉,忙问:“知道为什么吗?”她之前才劝过公主,让她收收心,好好过的,怎么这就又吵架了?

    “听说是因为吃粽子的事情,公主让大哥吃粽子,大哥好像没吃,然后公主就叫江小树过去吃,准备让她吃十六个粽子……”

    “……”

    “后来大哥就把江小树赶走了,两个回屋就又吵开了。”

    今笙默默叹口气,他们夫妻之间若是一直这样子,这一生可怎么过呢。

    ~

    这事之后,过了两天,照着公主之前说的,大家一块去出游了,这次出游之地,可不再是游太湖,而是改去了杏花山。

    杏花山地势险峻,苍翠连绵,是一座皇家园林。

    景区内主峰香炉峰有‘鬼见愁’‘的俗称。

    其中最高的峰顶有一块巨大的乳峰石,形象像时炉,晨昏之际,云雾缭绕,远远望去,犹如炉中香烟袅袅上升。

    每年的春香,杏花开放,香气四溢。

    喜欢游山玩水之人,最佳选择。

    ~

    府里的小姐们,带上各自的婢女。

    护卫,也派了五十位跟随。

    今笙也带上了婢女紫衣、袭人和薄叶一块出游。

    孟田小姐带着自己的两个婢女一块相随左右,跟着来到国安候府门口。

    各位小姐的马车也都已准备妥当,前后停在门口。

    今笙回头看了看,就见公主已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她不仅带了自己的两个婢女,还把江小树一块带着了。

    跟着她一块出来的还有四小姐顾若圆,以及她自个的两个婢女。

    顾若圆的生母逝了,她瞧起来明显是少了些精神气了。

    看见今笙,也仅是福了身,倒是公主笑颜如花,一边走来一边说:“今笙,让你久等了。”

    “我也刚到。”又说:“都上马车吧,咱们这就出发了。”

    各位小姐各自上了自己的马车,随着马车哒哒而行,出发了。

    袭人比较兴奋:“小姐,奴婢可是头次去杏花山呢。”

    今笙笑:“说得好像我去过似的。”

    紫衣打趣她:“你现在不要高兴得太早,到时候你可不要喊累喊脚疼。”

    “放心吧,我若累了,就让你背我。”

    “我才背不动你呢。”

    今竽望她们笑笑,能出去玩玩,她就快活得像个兔子似的。

    ~

    同时,望着那渐远去的马车,苏长离和顾燕京一块走了出来。

    顾燕京提出质疑:“你该不会又让我陪着你跟她们一块走吧?”

    “有何不可吗?”那日今笙和他说好了,让他跟在后面就可以了。

    “我说,你至于吗?不过是给她一天自由,让她单独出去玩一天,你非得像个老妈子似的跟着看着她?”

    “你说什么呢。”苏长离蹙眉。

    “本来就是,笙儿出去玩,你哪次不是跟在后面的?我们是男人,就不能有点男人自己单独的乐趣?”非要整天跟在一群女人后面转悠,他现在一点不想去。

    他们若跟过去,那芊晨公主一整天的心思恐怕都在苏长离身上了,他可不会给她制造这种机会,这不是给笙儿添堵么。

    “……”苏长离被他几句话挑得有点气,但又不能发作,无法发作。

    “行,你找点男人单独的乐趣。”到时候笙儿问起,就推她哥身上了,是他非不让跟着去的。

    隐约,他也感觉出来了,恐怕都统大人与公主的夫妻生活不是特别愉快,如果很愉快,应该会乐意跟着她一块去的。

    “走,赛马。”顾燕京翻身上了他的骏马,男人的乐趣,当然是赛马啦。

    “大哥,等等我啊,我啊……”六少爷在后面大叫,怎么能把他忘记了啊,他就站他旁边。

    大哥心情不太好,不然不会忘记他的。

    苏长离瞧他一眼,他才九岁吧,个子不算高,骑马是有点玄,就像当年小小的笙儿一样,马肚都夹不住,只有被扔下来的份。

    “你小子,赶紧上来。”顾燕京的马已回了头,冲他吆喝了一声,他赶紧扒拉着顾燕京的马,爬上去了。

    ~

    杏花山。

    到达山脚下的时候,大家的马车停了下来,小姐们也都从马车里出来了。

    应了之前的邀请,古音也是一块来了的。

    远远望去,那一座山峰,袭人小声和薄叶嘀咕:“你看那山峰,长得也太不要脸了。”怎么看都像女子胸啊。

    薄叶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骂:“就你想得多。”

    那边,古音也已走了过来与各位小姐打了招呼,小姐们说说笑笑进了杏花山,她们的护卫前后开路。

    这本是属于皇家园林,相对也是安全的,基本上是不太可能遇着山贼什么的。

    大家沿途一边看风景,一边说说笑笑。

    芊晨公主说:“我小时候倒是跟着我父皇来过这二次,大家跟着我走,不会有错的。”

    “哇,这里好香呀。”袭人叫,又说:“小姐,以后奴婢采些杏花,给小姐泡澡用,一准香气四溢。”

    今笙含笑:“这主意不错。”

    芊晨公主也笑着回她说:“宫里的那些妃嫔为了让自己香香的,就喜欢采些杏花泡澡的,是真有用,远远的就味到身上的香味了。还有桃花,用来洗脸,还能使脸变得白白嫩嫩的呢,脸上什么脏东西都不会长了。”

    今笙应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回去后大家都可以试试。”

    小姐们一路说笑,走了一段路,倒也不觉得累。

    袭人那时又喊:“小姐,您看这山好高啊……”

    今笙以往也没来过这山,主要是她女孩子家,平日里也极少出门,她更不知道这高山究竟有多高,便问公主:“嫂嫂,您知道这山有多高吗?”

    公主显然对此山甚是了解,解释说:“就那个主峰,看见没有,最高的那个,人称鬼见愁。”

    古音也笑着问她说:“鬼见愁有什么门道吗?”

    “就是形容这峰太高,山势极其凶险,难以攀爬,连鬼见想爬上去都发愁,更别说人了。”

    袭衣低声怪叫:“天呐,鬼都爬不上去,这么高的山是怎么长出来的啊?”

    薄叶回她:“这么高的山当然不是长出来的,肯定是天上的神造出来的。”

    今笙望那高昂的山峰,心中莫名升起崇敬,开口说道:“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

    “朝闻道,夕死可矣。”

    她强用了老子的一些言论,来形容她此刻的见解。

    “你懂得真多。”古音笑着回她。

    芊晨公主人行在前头,冲她们喊:“你们快点跟上来,这里有棵小杏树。”

    杏树不高,伸手便可以摘下上面的杏花。

    大家跟了过去,那杏树站在山边上,独树一帜。

    “你们也快来采点,好香呢。”

    在家围了过去,小八捅了一下江小树:“愣着干什么,不知道帮公主拿着点。”

    “我们也弄点。”袭人也拽着薄叶过去,主仆们围了过去,今笙忽然就喊了一声:“这里危险,别……”

    “啊……”

    她话还没说完,忽然就传来了一声惊叫,就见有个小小的身子朝那边仰了过去,是江小树,跌下去了。

    “江小树。”今笙大叫一声,又惊……还没来得及恐怕,不知谁碰了她一下,她惊叫着一块往下跌去。

    她刚才想喊的是,这里危险,大家快走开。

    她在杏花树下转过来才发现,这杏花树竟是长在了山边上,她们处在这个位置,不小心就容易跌下去的,她的话还没喊完,江小树就真跌下去了,她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自己好像也被谁碰了一下,跟着跌下来了。

    一时之间,大家乱作一团。

    “小姐,小姐……”她的婢女失声尖叫。

    “笙姐姐……”孟田小姐和四小姐一下子跌坐下来。

    “今笙、今笙。”古音和公主也尖叫,但望着深不见低的山下,谁敢跳下去救人啊!不得一块摔死了。

    袭人吓得坐在边上大哭起来。

    紫衣魂不附体,薄叶脸色苍白。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怎么会发生的?

    她都没有注意到,这边上是危险之地,只顾着注意这个小树了。

    一时之间,大家都吓得跌坐在边上,本是前来保护她们的护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听见小主们在这儿大叫,婢女们在这儿大哭了。

    再看看人,好像少了个人,再看看这里的地势,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笙小姐人呢?”其中一个护卫慌忙问。

    袭人哭得上气不接下去的指着下面说:“小姐掉下去了,小姐掉下去了。”

    “……”掉下去了?他是负责保护今笙的暗卫之一,叫阎生,三十岁。

    他是三爷特意派过来的,一路都好好的,竟是在这里出了事情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