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3章 你要吓死我了
    究竟是谁推了她?

    今笙肯定,自己是被推下来的,因为背上的传来的力量并非寻常。

    今笙睁着眼,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她就跟着掉下来了。

    害怕过后,更多的是:我又要死一次了吗?

    看着自己的身子疾速的往下坠落,不受控制,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祈祷下面是一片水草,而不是什么坚硬的石头,这样就不会摔死了。

    ~

    江小树是真没想到,小八那个贱人,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她给推下来。

    当时那么多人围着,她竟然敢下手……

    她故意引她到公主跟前,也是她大意了,没料后面是山下。

    江小树尖叫不止,知道自己是真完蛋了,天要绝她了。

    可怜她小小年纪为了生存容易吗?她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耳边呼呼生风,她只能使劲的诅咒小八这个贱人了。

    扑通……整个人忽然就掉到一个水草里。

    “嘿嘿……不用死了。”她心里大笑不止,睁眼望天,顿时大惊。

    随着她摔下来时,上面有个像人的东西也往下落,她来不及爬起来,那东西就重重的落在她身上了,本来她没事的,被这落下的东西一砸,差点背过气。

    她啊叫一声,疼啊……

    今笙惊讶,声音听着好熟。

    而且,自己真的没被摔着,好像落在了一个什么软软的东西上了。

    确切的说,不是东西,是江小树?

    她忙翻身起来,果然,江小树被砸得呲牙咧嘴。

    她没被摔死,却差点被落下来的人给砸死。

    “江小树?你怎么样了?”今笙回身见真的是她,又见她表情痛苦,忙询问。

    江小树咧着嘴抽着气说:“小姐,我没事。”就是被她这一砸,骨头都要被砸碎了。

    “能起来吗?”今笙伸手扶她。

    江小树慢慢坐了起来,身上湿乎乎的,异常狼狈。

    “小姐,你怎么也掉下来了。”

    这个问题,她也在想。

    看见江小树落了下来,她立刻扭了身喊她,身边当时都挤满了人,但谁离她最近呢?她的旁边应该是自己的婢女的……在她扭身之后,身后又都有谁?谁会害她?

    除了四小姐……

    公主便是最有嫌疑了。

    因爱生恨,也不是没有可能,尽管她根本不愿意怀疑到公主身上来,还是不得不想一想她。

    今笙没正面答她,只是说:“当时你掉下来,人太多,人挤人,不知道怎么就滑了下来。”

    “江小树,你不要告诉我,你也是失脚滑下来的。”

    什么都瞒不过小姐,江小树轻轻咬唇,低声说:“奴婢真的是失脚滑下来的。”

    公主是她的嫂嫂,她怎么敢说是被公主的婢女给推下来了呢。

    虽然小姐平日里待她不错,但这种事情,她万不敢直言。

    小八那个贱人对她作的事情,等她回去之日,一定还回去的。

    至于公主,她心里也只有冷笑,如果不是公主的指示,小八会推她?

    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看来是不肯放过她了。

    ~

    罢了,现在想被谁推下来的有什么用,眼下要先离开这儿。

    今笙四下看了一眼,到处都是山,她们又处在一片水草之中,通往前面的是条宽大的河。

    “我们先离开这儿,你能走吗?”想她被自己砸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砸出好歹。

    江小树便站了起来:“小姐,我没事,我能走。”

    “先出去吧。”

    她虽然没江小树那般狼狈,但身上也不好受,都湿了,都是水。

    好在这天气正好,阳光正暧,倒也不会觉得多冷。

    两个人走出水草,上了干净之地。

    “小姐,我们怎么出去?”江小树问她,这四下望去,都不知道出路在哪儿。

    今笙仰脸看了看天,忽然就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

    “小姐,你这是干嘛。”江小树也忙跟着跪了下来。

    “感谢神明保佑我不死啊!”一次意外的重生,又一次意外的获救,她本是该死之人,一次次获得新生,莫名觉得,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所以,她很认真的磕了三个头,很认真的说:“苍天在上,请受我顾今笙一拜。”

    江小树了然,忙也跟着磕了三个头,说:“苍天在上,我江小树今日在此给您磕头了,感谢神明也保佑江小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

    “小姐,等我们出去了,我们就寺庙里好好谢谢观音菩萨。”

    “……”

    “江小树。”

    “奴婢在。”

    “寺庙里的观音菩萨,那都是能工巧匠自己打造出来的,然后拿到市面卖的,虽是有鼻子有眼,但不能说话也不能看见,你把它扔到水里,它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要去拜那些假神,你傻不傻。”

    “……”

    “可是,小姐,那我们拜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今笙站了起来,又指了指天……

    “我猜,在天上一定有一位神明的,要拜就当拜他。”

    “……”江小树看了看天:“天上的神明?奴婢看不见啊?怎么拜?”

    “神明要是能让你看得见,就不是神明了。”

    “……”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她竟无以反驳。

    “但愿神明保佑我们离开这里。”

    今笙笑颜:“放心吧,神明既然没让我们摔死,就不会让我们饿死在这儿的。”

    “小姐你真会想好事。”她平日也想得开啊,但完全达不到她这个水平。

    “一定要想好事,好事就跟着来了。”

    “奴婢这就想好事。”

    “天上的神明啊,求你保佑我和小姐平平安安的离开这儿,可别饿死在这儿了,或者遇见什么狼啊虎的,让它们给吃了。”

    “……”

    ~

    “今笙,今笙?”

    “真的是今笙妹妹。”不远处,就见顾湘君匆匆走了过来,简直不敢相信,会在这里见到她,瞧她浑身湿哒哒的,有些狼狈,恐怕是遇着难处了。

    “湘君,湘君。”今笙惊喜,迎着她跑去。

    江小树紧跟在后面,悄声说:老天爷,我和小姐都谢谢你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死的。

    ~

    “今笙,你怎么在这儿?你这是怎么了?”顾湘君拽着她上下打量,她弄成这样子也太诡异了。

    “我们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了。”今笙指了指上面,看不见的山头。

    湘君了然:“我们回去再说,看你全身都是湿了。”

    “黛儿扣儿,你们快回去,多烧些水。”一会给她们洗个热水澡,虽然是端午节了,但她到底是女孩,身子弱,怕她凉着了。

    她的两个婢女忙跑了回去,行在前头,湘君便领着今笙、江小树回去了。

    她住的地方,就座落在杏花山脚下的一处农舍,平日里有她哥哥派来的人四面暗中保护着,她没事就出来走动走动,到处看看风景,日子反正是挺无聊的,除了自己的婢女,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跟她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农院,就是那种四面篱笆围墙的院子。

    推门而入,里面干净整治,种植了些花花草草。

    今笙和江小树先沐浴,她换了湘君的干净衣裳,江小树也换了婢女找来的粗衣粗布穿上。

    待两个人走出来,湘君拉着她一块坐下来说:“你饿了吗?一会菜就好了,正在做着。”

    “我不饿。”

    今笙看她,能在这里遇着她,是意外。

    “你最近好吗?”她虽是怀孕了,人瞧着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瘦,由于穿的衣裳宽松,甚至看不出来她的肚子有什么变化,也许是因为月份还不大吧。

    “我挺好的,就是一个日子比较难熬一些。”

    “很快就过去了,再忍一忍。”

    湘君点头,问她:“宫里现在有什么变化?瀚殿下怎么样了?”

    因为怕她担忧,哥哥即使是来瞧她,也会报喜不报忧的,可以说,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他没事?放心吧。”

    湘君点头,问她:“你怎么会从上面掉来的?你们今天出游吗?”

    “嗯,今天和公主一块出来了。”她把事情说了一下。

    “……”湘君眸色微动,哪有这么多的不小心,这府里的人,一个人无法无天了。

    “湘君,湘君。”两个人正说着,外面有人喊着进来了,是她哥哥顾明兰来了。

    一身银灰金寿纱外套,内里一身月白锦袍,腰间缀着他最常带的透雕绶带鸟穿花纹玉佩,玉冠高束墨发,长身玉立,如洁瑜无瑕。

    他一笑,如素莲般明净纯粹,风清云淡,仿佛心头不染纤尘,遗世而立。

    “湘君,给你带了吃的来了。”他声音温润,一如他的人,带了些温柔。

    她怀了身子,平日是需要多补的,尽管如此,她还是不胖。

    “哥哥,你看谁来了。”湘君站了起来,喊他。

    “今笙?”顾明兰在惊讶过后便认出她来了。

    今笙笑笑:“是我,明兰哥。”

    “你怎么在这儿?”

    顾湘君回他:“今笙是出来玩,从山上掉下来的,哥哥,一会慢慢说给你听。”

    顾明兰便把手里带来的食物打开,摆在客堂的方桌上。

    “你们都过来坐,趁热吃,娘让人刚做好的。”

    “今笙,我们先吃着。”顾湘君也就起了身。

    两个人坐下来,炖了一只鸡,还有两条鱼,都还热乎着。

    顾明兰一块跟着坐在她们面前,准备听她们说。

    “小姐,菜来了。”外面传来清脆的声音,江小树已端着菜进来了。

    她刚沐浴过,便去厨房帮忙了,这会一手托了一个菜盘进来了。

    顾明兰看她一眼,但见她长得水灵灵的,可是个眼生了,再见今笙人在这儿,便以为是今笙的婢女,问了句:“今笙妹妹,你是和你的婢女一块从山上掉下来的?”

    “是啊,我们刚好落在一个水草丛里,都没摔着。”

    江小树打趣一句:“小姐,是奴婢落在了水草里,您是落在了奴婢身上了。”

    “是是,你这丫头命大呢,被我砸了一下竟是没事,将来必有大福。”

    “谢谢小姐吉言,后面还有菜呢,奴婢这就去上菜了。”

    江小树扭身走了,继续去上菜。

    顾明兰跟着一块坐下来,说:“你这个丫头,一看就是个机灵的。”

    今笙眸色微动,很想说江小树是大哥的通房,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江小树现在已经十一岁了,人虽不大,可长得水灵,一看就是个好苗子,再过两年,一准出落得亭亭玉立,男人见了自然是会喜欢的。

    她怕顾明兰动了江小树的心思,可想到大哥之前说的话,只能作罢。

    虽然在府上私下里有这样的传言,但大哥在她面前不承认啊!

    大哥不承认,她若是说江小树是大哥的通房,就有点断了江小树的幸福了。

    万一明兰哥真的看上了,想要过去做通房,或者将来抬个姨娘什么的,也没什么不可以,大哥现在有公主了,江小树在那边侍候,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就拿这次事件来说,江小树即使不承认,她心里也明白,怕是着了别人的道,让人给推下来了,一如她这般。

    几个人正说着,江小树又端着菜盘子进来了。

    杜明兰看了她几眼,她人长得圆润,面皮白里透红,瞧着异常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他询问了一句。

    江小树下意识的看他一眼,看看就她们几个人后,才敢确定是在问她。

    今笙解释说:“江小树,这是湘君家的明兰大哥。”

    江小树了然,忙回了他一句:“婢女叫江小树。”放下盘子,她赶紧退下去了。

    今笙说:“江小树已经十一岁了,平时人挺机灵的,我也挺喜欢她的,只是最近在府里的日子并不太好过,这次落山,怕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顾明兰听出她话中之意,今笙又小声说:“明兰大哥,你要是觉得她可爱,不如去朝大哥要回去,给你做婢女便是。”反正他也没有成亲,有江小树这个婢女在他身边,总比在公主身边要好许多的吧。

    “你大哥会给?”顾明兰说这话是有试探之意的,这么可爱俊俏的一个小丫头,难道不会是燕京的通房?

    “应该会给的,你可以问问看。”

    她们落山之下,相信不久之后就会传出去,大哥总不会相信这真的是意外吧?

    他如果怀疑是人为的,出于对江小树的保护,也应该暂时送出去,放在公主身边,总归是不太安全的。

    事实上,不久之后,顾燕京和苏大人就知道这边出事了。

    当时两个人骑了马一路奔腾,去了太湖边看了一会。

    “三爷,三爷。”苏大人的人匆匆赶了过来,是他的门客萧凌。

    “三爷,笙小姐出事了。”之前他派去的暗卫跟着笙小姐一行出去,但就在不久前接到了消息,笙小姐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一旁的顾燕京问。

    “笙小姐从杏花山上坠下去了。”

    “……”苏长离身子微僵。

    “为什么会坠下山?”顾燕京声音微厉,转身便走。

    片时,一行人策了马,匆匆离去,直奔杏花山。

    顾燕京与苏大人来到今笙坠下去的地方,那些女眷还没有离开,坐在山头哭。

    苏长离扫了一眸众人,眸色暗沉。

    顾燕京匆匆走到山边缘,望下看了一眼,质问:“薄叶呢。”

    袭人上前,红肿着双眸回他:“大少爷,薄叶下山去找小姐了。”说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掉下去?”

    他声音严厉,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袭人便怕他,哽咽着交代:“公主说让大家来这儿采杏树的花瓣,可能大家都没我留意到这里的危险,江小树就先掉下去了,小姐叫她一声,跟着也掉下去了。”

    这里的危险的确难以发现,因为长了一些杂草,甚至高过了人的腰身。

    但是,她提到了江小树也掉下去了……

    顾燕京看了看,果真没有江小树的影子。

    转身,他又看了看公主,她木然的坐在一旁,不分辨不解释。

    “派四个人护送她们回府,其余的人,跟我下山去找人。”顾燕京吩咐了旁边的护卫。

    “这件事情,暂时封锁,在没有找到笙儿前,都不许对外说一个字。”

    他严厉的发了话,转身,飞快的下了山。

    苏长离在看过后已经先一步离开了,面无表情。

    他就应该一直跟着她的,说好的要一路跟着她的,是他食言了。

    顾燕京飞快的追上了他,和他说:“我们下去找找看,兴许人掉在河里没事呢。”

    真掉在河里她还有得活吗?她又不识水性。

    苏长离没理他,不想搭理他了。

    一行人匆匆下了山,但若大的山,又怎么知道她们是掉在哪个位置了?

    “笙儿……”大家只有一边找一边喊了,希望她人在哪个角落里,能听见喊她的声音。

    “笙小姐。”护卫也只能跟着扯着嗓子喊人了。

    眼看太阳都要平西了,其实是有些绝望的。

    根本不找不到人,半个人影也没有。

    “笙儿……”

    “笙儿……”

    两个大男人一替一声的喊,嗓子都喊破了。

    “明兰哥,我怎么听见有人在喊我?”另一条路上,跟着顾明兰一块回去的今笙问。

    顾明兰正牵着马,今笙坐在马背上,江小树跟在旁边。

    “小姐,会不会是大少爷找我们来了。”江小树忙问。

    顾明兰听了听,好像是有些声音,但听不真切。

    “真有人在喊我,一定是我大哥。”今笙听着那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感觉就在上空回应,她翻身从马背上下来了,去寻找那声音。

    江小树也忙跟着她去找,她好像也听见了声音了。

    “大哥,大哥我们在这儿。”如果是大哥知道了她落山的消息,一定会派人找她的,若是一直找不着,该有多着急。

    她陪着湘君说了会话,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应该早点回去的。

    “大少爷,我们在这儿。”江小树也跟着她扯着嗓子喊,她人虽小,但嗓门可比今笙洪亮多了。

    “在那边,声音从那边传来了。”不远处,顾燕京和苏长离也匆匆往这边跑了来,明显是听见有声音了。

    果然,这俩人的身影很快出现在视线之中。

    “笙儿……”有种劫后余生的激动,也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

    苏长离和顾燕京一块跑了过去,只是顾燕京慢慢放缓了脚步,苏大人和笙儿相亲相爱,人家这是爱情。他是做哥哥的,再疼她,也只是哥哥,他何必抢苏大人的风头呢。

    “三爷?三爷……”今笙只顾着喊哥哥了,没料到三爷迎着她跑过来,惊讶过后脚步也慢下来。

    本来说好让他跟着的,他竟然没跟过来。

    “笙儿。”

    人近了些,他便大步流星的冲过来,把人给抱住。

    “你要吓死我了。”

    今笙被他勒得不行,哼了一声:“你为什么不跟过来?”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听你哥的话,陪他的。”

    “……”本想怪他的,后面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是听了她哥的话,陪她哥去了?

    “你有没有摔着哪里?”他忙问她,上下看她,摸摸她的胳膊。

    “我没事,掉在江小树身上了,没摔着。”

    提到江小树,她正默默的站在一旁,垂了眸,感觉有什么视线扫在她身上,她知道是大少爷在看她,便默默的行了一礼,没言声。

    顾明兰这时也已走了过来:“大哥,苏大人,时候不早了,先回去再说吧。”

    ~

    一行人,跟着顾明兰走了出去。

    苏大人带今笙上了他的马,策马一块走了。

    “江小树,上马。”顾明兰喊了一声默默跟在后面的江小树。

    “啊……”

    “快点。”

    “哦……”江小树走到他跟前,被他伸手就给送到马背上了。

    “……”顾燕京和六少爷看着他们,这什么情况?

    还没分清什么情况,江小树就被顾明兰带走了。

    顾燕京黑着脸没说话,转身便上了自己的马,六少爷赶紧跟了过去,隐隐觉得大哥好像不高兴了?

    也是,那是大哥的通房啊,怎么顾明兰把大哥的通房给带走了。

    江小树也真是的,怎么不知道拒绝一下?就不怕回去后被大哥责罚?

    江小树内心其实是流泪的,她根本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没想上马的,但顾明兰一下子把她扔到马背上了,随之他跟着上来了,马一离开,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想求明兰少爷放她下马,但放下马后呢?她要一个人跑回去不成?

    罢了,她默默的紧闭了嘴。

    天渐渐黑了。

    一队人马快马夹鞭的离去,远离了杏花山。

    “三爷,你慢点,颠得我都不舒服了。”

    苏长离的马便慢了下来,落在人后,一手扳过她的身子,反转过来,吻她,一会狠一会轻,一会如细细的小雨,一会又似狂风暴雨。

    整个人被她蹂躏的不相话。

    “三爷,你是不是很怕我会死啊?”早就感觉出来他的紧张,莫名的有些得意。

    的确,他很怕她会死。

    听见她落山的消息后,他怕得要命。

    一直找不到他,他更是怕得不知道在心里默求了多少次。

    “爷若不死,你敢死,绝饶不了你。”

    把她搂在怀里,听着他类似于警告却又明明宠疼无比的声音,她是有些满足的。

    ~

    马蹄声哒哒哒,一路直奔国安候府。

    同时,顾明兰与顾燕京的马并列,他正和顾燕京讲:“大哥,我瞧你这个小婢女可爱得紧,今笙妹妹和我说了,让我问你要,你介不介意把这个小婢女送给我。”

    今笙竟然和他说这话?

    顾燕京脸色不太好看,六少爷暗暗为抹了把汗,这江小树搞什么鬼,怎么会和明兰哥扯一块了?

    “当然不介意。”顾燕京回了他一句。

    顾明兰见他答应了,高兴:“谢谢大哥,我府的婢女,你要是看着哪个喜欢了,你直管开口,要多少都送给你。”

    顾燕京淡淡的回他一句:“我身边不差人,不用了。”

    江小树默默无声,大少爷这就把她送人了?

    虽说她是婢女,当初也是签了卖身契的,被逼着签了终身,现在一切都由主子做主,但还是很不爽的。

    “大少爷,我当初是和你签卖身契的,你既然把我送人了,卖身契是不是也该易主了?”

    “……”顾明兰看她,觉得有趣,她一个小丫头,还知道时刻要回卖身契啊?

    “等回去,你跟我过去取便是了。”顾燕京声音冷淡的说了声,策马,行在了他们前头,懒得看她。

    ~

    国安候府。

    袭人紫衣薄叶几个婢女等得心都要碎了,不时的跑出来看看,还是不见人。

    小姐落山的事情,没人敢说一个字,只说小姐有些事情,耽误了些时辰,所以奶娘她们也都是不知情的。

    过了一会,忽然看见有人朝院里走来。

    “笙小姐回来了。”婢女的通报声传来。

    “小姐,小姐……”她的婢女立刻涌了过去,又惊又喜,想哭又忍了。

    小姐若是回不来,大家也都别活了。

    知道她们定然都是怕得要死,今笙一边进来一边说:“没事,没事了,都进去吧。”

    ~

    顾今笙安全回府了?

    不但顾今笙回来了,江小树也跟着一块回来了。

    公主走了出来,看见江小树跟着顾燕京一块回来了。

    她是来跟顾燕京拿她的卖身契的,拿到了,收拾收拾,就得滚蛋了。

    “江小树,你没事了?”公主问了她一声。

    “谢公主关心,奴婢没事。”

    “今笙也回来了?”

    “回公主,笙小姐也没事。”

    “我去看看。”公主抬步往外走,顾燕京便在客堂坐了下来。

    “大少爷,我的卖身契呢?”江小树轻声问她。

    顾燕京瞧她一眼,冷笑:“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了明兰,你本事不小哦。”

    “……”

    “准备过去给人家当通房?”

    江小树心平气和的问:“大少爷,不是您把奴婢送出去的吗?”

    “……”

    “你若没有和人家勾搭上,人家会朝我要人?”

    “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媚惑男人。”

    江小树辩解:“奴婢没媚惑男人。”

    “奴婢侍候了大少爷这么久,有媚惑到大少爷吗?”

    “……”

    “奴婢要是有媚惑到大少爷,大少爷便会舍不得把奴婢送走了。”她忽然就红了眼,一脸委屈。

    “……”这小小年纪,脑子里有装一块好东西吗?

    “奴婢原本想着,再过两年,等奴婢长大一些,就是给大少爷做个通房丫头,也是高兴的呢,奴婢心里只认大少爷一个主子的。”

    “……”这么小的一个人,真想过给他做通房?

    和这么一个小丫头骗子,有点聊不下去。

    “说说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他打住这个话题。

    “奴婢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当时人太多,也没注意到后面,不知道是谁推了奴婢一下,奴婢就失脚滑了下去。”

    顾燕京点头:“行了,你下去吧。”

    “奴婢的卖身契……”

    “滚回去睡觉。”

    “……”江小树看他一眼,这是不准备把她送人了?

    “谢大少爷,奴婢这就滚了。”她拨腿跑了出去,不被送走了,还是挺高兴的。

    看来,刚刚那一番肺腑之言,还是管用的。

    “林枫。”

    “属下在。”

    “去告诉明兰,就说江小树又不想过去给他做奴婢了。”

    “是。”林枫应了一声,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明明是自己不想让人家过去当婢女的好吧!

    ~

    同时,公主也来到今笙面前。

    没想到苏长离也在,都这人时候了,他人还在这儿,想来是听说顾今笙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了?

    “今笙。”芊晨公主快步走了进来,喊她。

    今笙人才刚到,她的婢女也正在一旁问长问短的。

    薄叶在她落下去后就寻她去了,一直没有寻着,想死的心都有了,也知道如果真找不着她,她也是没必要活着了,最终跑了回来,等她的消息。

    现在见她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

    苏长离坐在一旁听她们主仆说话,大家见她回来了,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她怎么就跟着掉下去了?

    乍见公主来了,便都退到旁边,住了声。

    “今笙,你可是回来了,我都被你吓死了。”芊晨公主迎着她走来,声音带了些哽咽。

    “让嫂嫂担心了。”

    “你没事?你一点事也没有吗?有没有摔到哪里?”

    今笙含笑:“神明保佑,我一点事也没有,嫂嫂放心吧。”

    “嗯,你没事,我这心也算是放下来了,不然,你大哥和苏大人指不定要怎么怨我,我得跟着你一块去死了。”

    “嫂嫂不要自责,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两人聊了几句,过了一会,孟田小姐也过来了。

    知道她回来了,四小姐也过来看她了。

    当时在事发现场的人都来了,孟田红着眼拽着她的胳膊说:“笙姐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四小姐咬唇看着她,她与今笙不对盘已久,以往还能一起作个戏,现在她的生母逝了,她恨死了顾今笙,顾今笙心里自然也不喜欢她,对一切她心知肚明,便万做不出来和孟田那般的姿态了。

    今笙看了各人一眼,忽然说了句:“我当时是被人推下去的,究竟是谁推的我,当时在场的也就那些个人,这事我肯定会追究下去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