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4章 抬了姨娘
    孟田听这话吓了一跳,忙说:“笙姐姐,绝对不是我,我自己跳下去,我也不敢推你。”

    “……”

    四小姐冷笑:“你干嘛要不打自招啊,笙姐姐又没说是你。”

    孟田被这话给气住了:“谁不打自招了,我这是自证清白。”

    “真是笑死人了,你若真的宁愿自己跳下去,当时就该随着笙姐姐一块跳下去,也没见你跳下去呀。”

    孟田被气住。

    四小姐又说:“你要真问心无愧,就该闭嘴,我看你分明是嫉妒了笙姐姐,人家嫁到苏家当正室,你过去不知道当第九房姨娘还是第十房姨娘呢。”

    “……”

    苏长离坐在一旁喝了口茶,淡定的听着这帮小姐互咬。 孟田跟了苏家的二爷,这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府里上下谁不知道啊!

    她自己觉得挺美的,旁人早就笑话了去。

    孟田气得脸都白了,回呛:“你算哪颗葱啊竟然这样说话,你就是给人当第一百房姨娘,都没人肯要你,我就看你这辈子嫁得出去。”

    实在是被气疯了,正说今笙姐姐的事情,这四小姐是疯狗吗?竟然咬到她身上来了,无辜咬她一口,咬得还挺疼,她平日里虽不大啃声,这会被咬疼了,也立刻伸出自己的小尖牙,咬了回去。

    四小姐面上一白,她原本是听今笙说有人推了她,但这孟田又傻不拉叽的说什么立证清白,在她看来分明就是做贼心虚,就故意想挑拨几句。

    这孟田整天跟在今笙屁股后面转悠,她就想挑拨得她们关系分裂,闹出仇恨才好,哪想到孟田平日里不言不语的,说起话来竟是这么狠毒。

    芊晨公主见她们说得实在是不相话了,也就开口说:“行了,都别吵了,一个个嘴里都说不出一句好话来,大家不是一家人吗?干嘛吵得像仇人似的?没看见苏大人还在吗?就不怕让苏大人笑话了去,还有你孟田,你这样骂四小姐,就不怕苏大人把话带回去给苏二爷知道?”

    “瞧你平日里也挺温顺的,没想到这脾气还不小呢,骂起人来还真有一套。”

    两个人吵架,她点名训了孟田一通,她心里多少是向着四小姐的。

    四小姐有意想要靠近她,但这孟田是真的向着今笙的,常跟在今笙后面转悠。

    她芊晨公主一副高贵优雅得体的样子,说话听起来好识大体,好在理。

    她是公主嘛,她一说话,孟田被噎得脸色通红。

    明明四小姐先说她难听话的,怎么单说她,不说四小姐?

    孟田有些委屈,眼里都噙了泪。

    今笙便噙了笑:“嫂嫂,你快别这么说田妹妹了,你看她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田妹妹向来是个温柔贤淑的女子,这个我是知道的,几个姐妹里面,就她性子最好,都怪四妹妹说话不知轻重,不管田妹妹的婚事如何,那都是田妹妹自己的选择,她自己喜欢,姑姑也同意了,定金也下了,这事便成了,我们只可祝福,不可诅咒,更不说一些伤害田妹妹的话,你以后且不可这样瞎说话,若传到二爷耳朵里,也得生气了,二爷多娶了几房姨娘怎么就这么不待人见了?”

    公主表情微僵,她这是当着人的面与她持反对意见了?

    孟田见今笙说话向着她,心里便舒服了一些。

    她舒服了,公主便不舒服了,便笑笑说:“你真是个牙尖嘴利的,我才说二句,你就说这么多句回我,我都讲不过你了,看来也只有苏大人日后能治得住你了。”

    今笙便瞧了一眼三爷,他回了句:“我哪治得住笙儿,日后只有笙儿治我的份了。”

    芊晨公主只觉得心里一窒,这情话令人猝不及防啊!

    今笙也是被这情话弄得有些措手不及,没想到三爷会开口说这样的话,便冲他咧嘴笑笑:“三爷您对我真好。”

    “知道爷对你好就成。”

    芊晨公主表情变了变,哼声:“你们真是不知害臊,这么多人看着,还好意思打情骂俏,我先回去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扭身,她便真走了。

    再看下去,再听下去,不只是辣眼睛,还辣心肠。

    真是想不到三爷是这样的人,对待今笙竟是这样的温柔。

    再想她嫁的那个人,那个脾气,简直要炸裂了。

    每次吵个架,声音比她还要大,狠不得打她一顿的架式。

    公主走了,四小姐留下来便无趣了,也就立刻告辞了。

    孟田这才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刚才张牙舞爪的确实不好看,有失风度了,就尴尬的和苏长离说:“刚才让苏大人见笑了。”

    “我没笑。”

    “……”今笙看她一眼,对孟田说:“没事的,别想这么多。”

    孟田点头,想也没用,她已经说过那些恶毒的话了。

    “笙姐姐,你知道是哪个推了你吗?”

    “还不知道,会查出来的。”

    孟田点头:“笙姐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告辞了。”

    送走了孟田,今笙方才又坐了下来,听苏长离忽然问了句:“我看今天一块去的还有古音小姐吧?”

    “是啊……”

    “你之前没说有她。”

    “……”有必要说吗?

    “你以后离她远点。”

    “为什么呀?”

    去年今笙与她一块出游,出了事情。

    本是对她有所怀疑,但派去盯的人一直没看见她有什么动静,和寻常人一样,每日就在朱府上等着,要么就是到书画院转转。

    事隔了这么久,这一次今笙再次出游,她依旧同在,又出了事情。

    虽然四小姐和公主都有嫌疑,但也不能排除了这叫古音的小姐。

    尽管从她身上并没有排查出什么名堂来,但四大才女在一块,因为什么嫉妒心之类的产生了谋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

    那时,芊晨公主也回去了,没想到的是,顾燕京竟还坐在客堂里,冷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芊晨公主瞧了他一眼,和他搭了句话:“我看过今笙了,她毫发无伤,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竟是毫发无伤。”真是太神奇了,这一点不真实。

    “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他冷不丁的说了这话,芊晨公主吃惊的看他一眼:“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

    “顾燕京,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我看见今笙掉下去会很高兴吗?”

    “你觉得我会在一旁幸灾乐祸吗?她掉下去我也很害怕,很伤心的。”

    顾燕京冷冷看她:“事情究竟怎么样,你心里有数,你不要以为你做了什么别人不知道。”

    芊晨公主忽然就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怒:“你的意思是我把今笙推下去的?”

    “我没这么说,是你自己说的。”

    “顾燕京,你怎么能这样诬蔑吗?”芊晨公主气得抓狂,抓起桌上的杯子便朝他砸了过去。

    她自然是没砸中的,顾燕京伸手接了砸过来的杯子,猛地就站了起来,把杯子拍的摔在地上了,碎了。

    摔杯子的那个响、那个用力,把芊晨公主吓了一跳,顿时不叫了。

    顾燕京瞧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芊晨公主站在那有些发抖,他怎么敢对她这么的凶?

    明明以往他不是这样子的,现在却动不动朝她在发雷霆,脾气比她还差。

    想苏大人对今笙的那份温柔体贴,她承认,她羡慕,她嫉妒,她恨……

    恨他顾燕京怎么敢这么凶她……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那个江小树么。

    “公主。”小八轻声叫她。

    “奴婢觉得,一定是江小树和都统大人告状了,说是您把她推下去的,不然都统大人怎么能这样说话。”

    公主微微吸了口气:“这还用说吗?我早想到她会告状的了。”

    小八暗暗磨牙:“没想到这个小婢女这么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都不死。”

    小九轻声说:“这个小婢女不除了,都统大人就会一直看您不顺眼的。”

    “去把江小树给我叫过来。”

    小九应了,转身去叫江小树。

    江小树那丫头已经回去歇下了,晚上没事,她靠在床上,和同屋住的如意翠花讲了一下外面的所见所闻,说起外面的事情,她也是说得口沫横飞的。

    如意和翠花一脸羡慕的听她讲说:“你们知道吗?那个杏花山,长得可奇怪了。”

    “怎么个怪法?”

    “那个山峰啊,长得可像女人的胸了。”她比划了一下,如意翠花听得噗的笑了。

    翠花笑骂:“你这个鬼丫头,你知道女人的胸长什么样吗?”

    如意说:“我看你还没有胸的吧?”

    “谁说的,我有呢,就是不明显。”她挺了一下自己真的没什么明显的胸。

    两个人直笑,这没脸没皮的丫头。

    翠花这时悄悄的问:“你跟公主出去,她没为难你?”

    提到这事,江小树也就悄悄的说:“我今天掉山下去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了下去。”

    “幸好我平日里为人善良,敬畏神明,神明就保佑我,摔在水草里了,没事。”

    “……”

    “你们看我这衣裳,都不是我今天出去的时候穿的,是刚好在山下遇着一户人,把我给救了,借了我一套衣裳。”

    经她这么一说,两个人仔细一看,她身上的衣裳,还真不是她的,穿她身上明显大了些,宽松了许多。

    “我再悄悄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咱们笙小姐当时也跟我一块掉下去了。”

    “真的啊?”两个奴婢吃惊得不得了。

    “咱们笙小姐命更大,掉下来的时候没掉到水草里,直接砸我身上了,差点把我骨头都给砸断了。”

    翠花捂嘴惊叫:“天呐,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意忙问:“是不是有人要谋害你和咱们笙小姐啊?”

    江小树悄悄嘘了一声:“等着瞧吧,这事笙小姐肯定会追究到底的。”

    “江小树。”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喊她的声音,是小九来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江小树便忙应了声:“来了,来了。”

    她忙下了床,和两个人低声言:“我感觉我一会又要倒楣了。”说了这话,她哭丧她脸,前去拉开门。

    “小姐姐姐,您找我吗。”她走出去问。

    “公主叫你过去。”

    “小姐姐姐,您知道公主叫我过去做什么吗?”

    “主子叫你,我怎么知道做什么,去就是了。”小九转身就走。

    江小树认命的跟着,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这个时间公主叫她干什么呢?

    但凡是公主找她,肯定是没有好事的。

    江小树来到公主跟前,她客堂坐着,脸色暗沉,一看就是心情不好的样子。

    “奴婢见过公主。”江小树福了身。

    公主抬眸,冷冷的扫她一眼,问:“江小树,你刚才是不是告诉都统大人,你掉下山是我推的。”

    江小树心里一震,忙跪下:“奴婢不敢,奴婢什么也没有说过,奴婢掉下山是奴婢自己失脚滑下去的,请公主明察。”

    “我会信你才怪,你若什么也没说过,他会和我吵架?你现在给我跪到院子里去,跪到天亮,没我的命令,敢起来,打断你的腿。”

    “公主,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滚。”公主抓了个杯子朝她砸了过去,没砸准,从她身边偏了过去,摔在地上,碎了。

    江小树不敢再留,暗暗诅咒:这个疯婆子……

    她还是赶紧滚吧,不然,真砸到她脸上毁容了,可就不得了了。

    江小树起了身,忙退到外面,跪到院子里去了。

    公主的气消了一些,她早说过,他若敢因为江小树和她过不去,这江小树就得跟着倒楣的。

    倒楣的江小树跪在院中,发了一会呆,脑子里是没有停下来过。

    公主已经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在杏花山的时候甚至要把她推下去,虽不是她亲手推的,但肯定是她下的命令。

    现在的她,小命随时难保啊!

    离开这里,去跟着明兰少爷,又不甘心啊!

    她不能坐以待毙,就只能反击了。

    和公主反击,就是她一百条小命也不够她杀的啊!

    即使是笙小姐,也是不敢与公主正面发生冲突的,何况她一个小小的婢女。

    在这个府里,能惟一敢和公主正面反击的人,便只有大少爷了。

    “江小树,你怎么又被罚了。”大晚上的,翠花和如意鬼鬼崇崇的来到她旁边,悄声问她。

    江小树悄声回答,一脸可怜的解释:“公主非说我和大少爷告了她的状,我跌下山,什么都没和大少爷说过的,公主不信我,非要罚我在这跪一晚。”

    “两位姐姐,你们能不能去找大少爷,给我求个情,让大少爷和公主好好解释一下,我要真在这儿跪一晚,腿都要废了。”

    翠花和如意点了头。

    “你等着,我们这就去找大少爷。”

    公主对江小树的恨,大家是心知肚明的。

    她要罚江小树,也并不奇怪。

    以往江小树是大少爷的婢女,现在被公主罚到院子里做粗使丫头。

    过端午节出去游玩这样的事情,本是轮不到江小树一个粗使丫头,但公主就是把她一块喊上了,还出了事情,那意图还不明显吗?

    就算江小树什么都不说,她们这些奴婢也想得出来,一定是公主想在外面谋害了江小树,这种意图她们都想得出来,大少爷会想不出来?

    两个婢女悄悄来到书房外,翠花悄声喊:“大少爷,大少爷。”

    那种作贼的声音,令顾燕京蹙了眉。

    猛然,门被拉开,顾燕京走了出来。

    “鬼鬼崇崇的,干什么?”他声音不悦。

    翠花忙说:“大少爷,公主把江小树罚到院子里跪着了,说是要跪到天亮呢。”

    顾燕京便挑了眉:“那就跪着吧。”

    翠花一急,忙说:“大少爷,是江小树让奴婢来求您的。”

    “下去吧。”顾燕京转身进去了。

    翠花和如意面面相觑,悄悄溜了。

    “怎么办呀?”如意悄声问。

    “我怎么知道啊。”该传的话传到了,大少爷不为所动的样子。

    也是,她们终究是奴婢啊!

    江小树再好看,再机灵,那也只是个婢女,而且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婢女,大少爷能为了一个婢女跑去和公主说好说歹吗?

    所以,求情没成功,江小树继续跪着,犯困,双腿发麻,感觉不是自个的了。

    次日,天蒙蒙亮,江小树还要继续打扫院子,翠花和如意过来了,悄悄帮她扫院子,江小树感激的说:“谢谢两位姐姐。”

    等到天色大亮,江小树把院子里的活干完了,坐在游廊里犯困。

    “哎哟……”江小树忽然觉得脸上一疼,也不是很疼……

    正犯困的江小树清醒过来,就见一朵菊花正打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脚边,她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是明兰少爷来了。

    “江小树,你昨天不是答应做我的婢女了吗?怎么就又反悔了?”顾明兰一边走来一边问她,手里还拿了一朵白玫瑰。

    江小树眸色微动,福了身:“奴婢没有反悔,是我们府上的大少爷反悔了,不肯把卖身契给奴婢。”

    顾明兰哼笑一声:“这就是他的不是了,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江小树低言:“您说得是,但我只是个奴婢,做不了主的,您若真想奴婢服侍您,就去和大少爷说吧。”

    “你跟我进去找他。”

    “是。”江小树跟着他一块走了。

    昨晚被罚了一晚,还指望他来救自己呢,结果呢……

    人影都没看见过。

    罢了,她一个婢女自然是不值得大少爷费心的,大少爷不费心,她是斗不过公主的,与其在这儿天天受罚,指不定哪天小命就没了,她不如跟着明兰少爷好了。

    大少爷不护她,不帮她,也别怪她这做婢女的不忠心,要叛主了。

    毕竟,小命重要。

    去了明兰少爷府上,依旧不会愁吃愁喝的。

    江小树跟着明兰少爷去找顾燕京,他已经洗漱一番,在练武的场子练剑来着。

    端午节有三天的假,他也是可以不用入宫的。

    他自己在院子那边独自舞剑,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尔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尔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那剑若霜雪,周身银辉,虽是长剑如芒,气贯长虹,与他艳光四射的气质相融。

    那剑气就如同被赋予了生命,环他周身自在游走,带起衣袂遍跹,仿若这般舞剑,他就欲乘风归去一般,足不沾尘,轻若游云。

    江小树静静的看着,有一瞬间觉得好似哪里的云彩不小心飘落了凡尘。

    “大哥。”顾明兰出声喊他。

    剑收人立。

    顾燕京瞧了他们一眼,江小树垂着脑袋跟在后面,她脑袋上插了朵破花,顾明兰手里还拿着一朵。

    “大哥,昨天不是说好了吗?把这丫头给我的,你怎么又反悔了。”

    顾燕京忽然就哼笑了一声:“我忽然想起来,这婢女还欠我许多的帐没清算。”

    “什么帐啊?”她一个小婢女能欠主子什么啊?

    “一言难尽的帐,这么个不忠不义的婢女,我也不是很想留着,不如这样子,我留下她一条胳膊,也算还清欠我的帐了,人你带走便是。”

    江小树震惊的瞪着他,是要砍她一条胳膊吗?

    顾明兰也只了一惊,瞬时,他剑刷的刺了过来,刺向江小树。

    “啊……”江小树尖叫一声,她不要断胳膊少腿的啊……

    顾明兰慌忙就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叫:“大哥,您这是作什么啊?”好好的人断了个胳膊,他不心疼,他都有些舍不得的。

    江小树扑通跪了下来,她是真怕了:“大少爷,大少爷您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她眼睛一会就红了,噙了泪。

    “您要奴婢还什么,你直管说就是了,您要砍了奴婢的胳膊,奴婢没了胳膊,以后就不能干活了,也不能服侍您了。”

    顾燕京冷冷的扫她一眼,昨个是哪个骗子口口声声说到时候给他做通房的?转身就又要跟着顾明兰走。

    无情无义,不忠不义……叛主的骗子……

    留她有什么用。

    不过,看她可怜得不行,睛里蓄满了泪,都要哭出来了,莫名的是有些心软了。

    “行了,爷以后用不着你服侍,想去就去吧。”

    江小树抹了把眼泪:“奴婢不去,奴婢哪也不去了,如果大少爷还愿意收留奴婢,奴婢就服侍大少爷。”

    “……”顾明兰看了看这两个人,莫名的觉得这主仆怎么还难舍难分了?好像是他夺人所爱似的。

    他正这么想着,那边一行人过来了,并且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是公主带着今笙、四小姐,往这边来了。

    公主冷笑着走了过来:“哟,怎么瞧起来像生死离别似的。”

    “这丫头我现在瞧着就心烦,昨天刚罚了她一个晚上跪在外面,现在又不安分了,没想到连明兰少爷都勾搭上了,明兰少爷喜欢,带回府就是了,没了她,我还少了一件烦心事,都统大人,你也别舍不得,咱府上不缺这么一个小丫头,你若想要通房,我给你找便是,这么一个毛都没长的小婢女,你若是要了,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公主这话说得直接,她说话多半如此,同时也打击了一下顾明兰。

    一个个的都想要这个毛都没长的黄毛丫头,她到底哪好了?她想不明白江小树哪好,就如同想不明白顾今笙哪好一样,充其量,就是好看点。

    “你胡说什么。”顾燕京脸色不善。

    “我说错了吗?这江小树不就是你先前的通房吗?”当初他可是亲口承认过的呢。

    顾明兰看了看这俩个人,江小树脑袋重得低低的。

    莫名的,就明白了什么。

    不管公主说的是真是假,这俩人之间,恐怕真有一点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难怪大哥舍不得把这个小婢女给他了,他的确是强人所难了。

    今笙默默的在一旁看着,这俩人的脾气……

    公主不肯让,大哥也不肯让,本就没有爱情,这样下去,怎么会相亲相爱呢。

    顾燕京忽然就冷笑了一声:“江小树,你给我站起来。”

    跪在地上的江小树站了起来。

    “到爷跟前来。”

    江小树默默的走了过去,脑袋垂得更低了,本能的服从他的命令,可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大家就都看着他们,她心里紧张得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顾燕京便伸了手,把她的小手抓了起来,握在自己的手里宣告:“什么通房?爷从来就不要通房,从现在起,江小树就是姨娘,以后见到她,都要称呼一声江姨娘,从现在起,江小树就是我屋里的人了,谁敢再欺负她,就是与我过不去。”

    这应该是国安候府,最小的姨娘吧?

    江小树瞪大眼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大家,公主甚是愤怒。

    她才嫁过来多久,他竟然宣布要抬江小树做姨娘了?

    之前还偷偷摸摸的不承认,现在是光明正大了?

    还谁敢欺负江小树,就是与她过不去?

    气急,她反冷笑一声:“行啊,江姨娘是吧!从今以后,你就好好服侍都统大人吧。”姨娘好啊,做了姨娘要整治她的办法就更多了啊!他是嫌江小树死得太慢是吧!

    转身,芊晨公主脸色已是铁青,大步流星的离去。

    今笙看了看,她无话可说。

    大哥和公主弄成这样子,她想挽救,却没有办法。

    她没有办法令两个不相爱的人,忽然之间就彼此相爱起来了。

    今笙转身离去,现在更需要安慰的是公主。

    她怕她会因为激动,到时候又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她们又都相继离去,顾明兰忽然也就笑了,说:“行啊你,这么小的姨娘……”

    顾燕京看他一眼,再看看江小树,松了他的手。

    江小树站在他面前,有点不知所措。

    以往私下里也有人说他是大少爷的通房,但那都是谣言。

    她昨晚也说过,但那是诡计,她莫名的以为,自己可以勾引他,她后来被公主罚,满心以为他会出面让她回去,或者为她和公主翻脸,反正最后她一定可以回去睡觉的,但事实上,他一夜没出现,她心里是生气的,才会在明兰少爷过来后,下意识的就答应要跟明兰少爷走,不跟着他这位少爷了。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宣布是他的姨娘了?

    她成了江姨娘了啊!莫名的脸上有些烫。

    后来,顾明兰走了。

    顾燕京吩咐林枫:“去通知笙儿,为江姨娘准备侍候的婢女,还有衣裳,该有的一个都不能少。”

    “是。”林枫立刻去通知。

    江小树紧张得看着她,她怎么就成了江姨娘了。

    “大少爷。”她糯糯的喊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去看看你的房间,看看你喜欢哪一处,就住哪一处……”

    江小树跟着他,小声说:“只要是大少爷给的,奴婢都喜欢。”

    ~

    那时,公主气呼呼跑了回去,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一大早上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

    今笙和四小姐一块过来请安,看着天气不错,说好了一块出去走走的,没想到在这么个好天气里,竟发生了她夫君要抬姨娘的事情。

    同时,顾今笙也回去了。

    她默默的叹口气,等公主气消了再说吧。

    “笙小姐。”在她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林枫就跑来喊她了。

    “燕爷说,让您给江姨娘准备一下侍候她的婢女,院子里该有的一个不能少,还有江姨娘的衣裳,都要重新做。”

    “知道了,会尽快办成的。”今笙应了声。

    不管怎么样,只要是大哥喜欢的,她都会帮忙,支持的。

    大哥与公主没有感情,公主不喜欢他,两个人性子又都烈,才会时常吵架,闹得私下里人人皆知,到现在都没有圆成房。

    如果江小树能尽心侍候大哥,讨了大哥的欢喜,让大哥从她这儿得了安慰,将来给大哥生下孩子,也算是件美事了。

    虽是小了些,大哥喜欢就好,何况等二年也就长大了。

    今笙回屋琢磨了一会,想着要给江小树挑两个机灵的丫头使唤。

    只是以公主这性子,恐怕江小树以后有得苦头吃了,所以身边的丫头一定要机灵、要忠心侍主才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