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7章 今笙入狱
    东华大帝登基后,同年十月份,宫里发生一场变故,震惊朝野上下。

    都统大人顾燕京,以带兵入宫企图谋反之罪,被抓捕了,关押在刑部大牢之中。

    坐在单独为他关押的牢里,顾燕京忽然想到了今笙的那个梦境。

    顾燕京靠在边上闭了眸,嘴角泛起冷笑。

    什么企图谋反,全是套路。

    就在数日前,登基后的东华大帝皇甫羡把他召到了他的宫殿。

    那一日,站在他的宫殿里,皇甫羡坐在龙案前,对走进来行了礼的都统大人说:“都统大人,你再从军营调一支军队过来,这皇宫里朕总觉得不安全,要加强戒备。”

    “我已经和辅国大将军打过招呼了,他会给你一支军队的。”

    辅国大将军是苏长离的哥哥,苏长渊,身为武将,年纪轻轻便坐到了辅国大将军的位置,在北国也仅此一例,北国一半的军队归他管辖,听他调遣。

    东华大帝这样说了,顾燕京也就去了。

    朝辅国大将军要了一支军队,带着那支军队他回了宫,准备安插在宫里,保卫皇宫来着,哪知……

    就在他带着这支军队进宫的时候,竟是被皇甫羡带来的宫中禁军重重包围,说他企图谋反。

    这皇宫的禁军虽是归都统大人管辖,但都是忠于皇室,保卫皇宫安危的。

    新登基的皇帝私下背着他召集禁军,扬言都统大人带兵要进宫谋反,虽是不信,但看到事实的真相后,也就信了。

    都统大人当真是带了兵进宫了。

    顾燕京百口难辩清白,就这样被关了起来,虽然他完全可以反抗,以他的能力甚至逃离,但他不能逃开这个地方,如果他逃了,就坐实了逆反的罪名了。

    他被皇甫羡这个狗皇帝设计了,就像当初设计瀚殿下一样,他用卑鄙无耻的手段,他真是擅于这一套。

    下一步,还不知道这个狗皇帝要怎么做,他不能轻举妄动,只是想到自己府上的亲人,他有些不安,一群女眷,不知道听到他的消息后会如何害怕,又是否会受到他的牵连。

    国安候府。

    那个时候,国安候府还一片热闹。

    午后,杜姨娘带着满一岁的七少爷在她这玩。

    江小树,孟田也都来了。

    七少爷已经差不多十四个月了,小短腿满屋的跑,机灵又可爱。

    孟田小姐拿个小锣鼓逗弄着他玩,他充耳不闻,一个人到处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走到江小树跟前咧嘴笑笑,跑开了,又走到今笙面前,看了看她,咧嘴叫:“姐姐……”

    今笙抬手便把他抱在自己膝盖上坐了下来,和他说:“我们的七少爷转眼之间就长这么大了,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再看他浓眉大眼,五官多半是像杜姨娘的,甚是可爱有趣。

    杜姨娘便笑说:“是啊,七少爷都一周岁过了,这时间可真快呢,转眼之间,笙小姐也变成大人了,等再过一阵子,我们府上也该大办喜事了吧。”

    这是指她笄礼过后出嫁一事,等过了年,她就是守孝,也满三年了。

    今笙到底是女孩家,提了大喜一事,面皮也就稍显红了。

    近日三爷每次都会说上一句话,恨不得立刻完婚,免得让她弄得欲火焚身。

    孟田小姐打趣说:“苏大人这一天都等得快不耐烦了呢,最近来府上越加的勤快了。”

    今笙开口打趣她:“是啊,我们田妹妹也等得不耐烦了吧。”

    大家便掩唇笑了起来,孟田脸上也红了起来,嚷嚷:“笙姐姐你越来越调皮了。”

    说笑之间,外面的婢女忙进来报:苏大人到。

    “看吧,说曹操到,曹操就到了。”她奶娘在一旁乐哈哈的说。

    苏长离随后就进来了,看了一眼满屋的人,面色沉沉。

    “三爷。”今笙起身迎了过来,其她人也都起身行了礼。

    “燕京出事了。”

    各人一愣,今笙心里也是一惊,看三爷面色沉重,声音也不对,忙问:“我哥出什么事了?”

    “皇上以谋反之名,把他关押了。”

    “……”今笙只觉得眼前一黑,她强迫自己站住,瞪圆了眼,却是脸色苍白。

    难道这就是前世的那一场事件的发事?

    觉得是,又觉得不是。

    这些天,她也总是询问哥哥朝中的事情,听他的意思是暂时不会有什么行动的。

    难道哥哥骗了她,怕她阻止,便没告诉她真相?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也都是面色各异。

    若是皇上震怒,来个杀鸡儆猴,拿国安候府开刀的话,那是会牵连到整个家族的。

    “笙儿,笙儿。”人还未到,就传来了他父亲有些惊慌的声音。

    顾才华匆匆走了进来,一看苏长离也在此,他忙行了一礼:“长离,你来了。”

    “我听说燕京出事了,是不是真的?”

    苏长离点头:“是真的。”

    顾才华面色大变,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

    片刻,他缓过神来,求他:“长离,你要想办法救救燕京。”

    “我会想办法的。”

    ~

    从今笙的院子里走出来后,江小树脑袋发懵。

    她向来视为神明一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让皇帝给关押起来了,他受得了吗?

    会不会杀了他?

    “不长眼的狗东西,走路不看人吗?”一声厉喝,江小树清醒了一下。

    她的婢女翠花如意忙把她往后拽,她几乎要撞上了迎面走来的公主。

    刚在今笙那边听到都统大人的变故,不只江小树失神,翠花和如意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啊!他们的主子,怎么会让皇上关起来了?

    江小树抬眼看了看公主,她凶神恶煞的瞪着她的样子,真丑。

    初见芊晨公主的时候,那时候是在笙小姐的阁楼上。

    犹记得当时的芊晨公主,清纯好看得像个不曾被污染过的莲花。

    最近,她的戾气越来越重了。

    这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连一个人的气质都可以改变了。

    江小树行了一礼,说了声:“妾身不是故意的,请公主恕罪。”

    “我看你就是存心故意的,我不会饶恕你的。”

    “你就给我站在这儿不许动,小八,找个婢女在这儿看着她,拿个碗放她头上。”

    “是。”

    江小树冷笑一声,开口说:“公主,如果你是因为都统大人一再的针对我,你现在可以结束这一切了,苏大人刚传来消息,都统大人因为谋反之罪,被皇上关押进了大牢,这可是会诛连九族的大罪,你要不要考虑现在离开都统大人,与顾家划清一下界线?”

    “你们之间也没什么感情可言,到现在还没圆房呢,你现在离开了,也不会也不会有人怪你的,笙小姐也会体谅你的苦衷的。”

    “你说什么?”芊晨公主面色微变。

    “苏大人还在呢,你可以去问他。”江小树放下这话,拨腿走了。

    芊晨公主已顾不得和她计较,拨腿跑了出去。

    ~

    人已散去,那时,只剩下今笙和苏长离两个人坐着。

    听苏长离和她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就了然了。

    “这么说来,哥哥是被这个狗皇帝给设计陷害了,一如他从前设计瀚殿下那般。”

    “他真是卑鄙无耻得很呢。”

    “三爷,如果这个狗皇帝执意要杀我哥,你有办法把他救出来吗?”

    “会有办法的,你不要担心。”事实上,顾燕京现在被单独关押起来,任何人都不能见他,但他现在最担心的并不是顾燕京,而是整个顾家,如果牵涉到整个顾家,那是要诛连九族的。

    “笙儿,在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坏的一步,你要先离开这里一段时间,等事情结束了再回来。”

    “……”今笙望着他,想了想,问他:“你是说,皇上会因为我哥对我顾家满门抄斩吗?”

    “他刚登基,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杀鸡儆猴,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做的,一防万一,我会先安排你离开一段时间。”

    “我离开了,我的家人怎么办?我不会离开的。”

    这里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有父亲、江小树、杜姨娘和那个刚会跑的七少爷,还有六少爷……孟田……

    还有二叔家……

    如果要牵连整个顾家,她怎么能丢下他们一个人跑呢。

    “笙儿,你要听我的。”

    “我不听。”

    正在那时,芊晨公主匆匆跑了进来。

    “苏大人。”

    “今笙啊,我听说你哥出事了,是不是真的。”

    今笙站了起来,回她:“嫂嫂,是真的。”

    竟然是真的,芊晨公主瞧了瞧苏长离,问:“苏大人,都统大人真的谋反了吗?”

    今笙答她:“真然不是真的,我哥是让那个狗设计的,就如当初设计了瀚殿下一样。”

    芊晨公主明白了,点头冷笑:“他真是惯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呢,但却屡试不爽呢,怎么会这么笨,让他给设计了。”真是让人恨呢,这可是要诛连九族啊!虽然她是公主,但也是他的妻子,要被他给连累到死。

    她到现在,还没有圆过房,就这样陪他去死?陪这个无情无义只知道宠妾灭妻的男人去死?

    她当然也好不甘心啊!

    “我要和你哥和离了。”

    “……”忽然说出这样的话,今笙也是好生吃惊的。

    “嫂嫂……”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责备她吗?

    “你不要再叫我嫂嫂了,我到现在还没圆过房呢,算哪门子的嫂嫂,你也不要怪我无情,说什么夫妻本是同临鸟……他从来也没有对我有义过,自从有了江小树,他几乎整天都在干宠妾灭妻之事,几时拿正眼对待过我。”

    今笙只好说:“我知道你受委屈了。”

    “你不知道我的委屈,你若是知道我受了委屈,就不会积极的给你哥张罗姨娘。”

    “你不曾劝过你哥哥让她对我好一些,和我圆房,你只会数落我的不是,让我处处谦让你哥,我一个公主嫁到你们家,你却让我处处让着你哥,容忍他宠妾灭妻,就算他是你亲哥,你也不能这样不顾我的感受……”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了,就如你哥什么都知道了一样,你们兄妹都恨我,恨我以前喜欢过苏大人,我喜欢苏大人有错吗?我虽然他,也只是放在了心里,并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苏长离微微挑了眉,今笙不由得冷笑一声。

    她这是要把事情挑开了说么,当着三爷的面,都说开了,表白她的心迹,让三爷知道她入府到现在,还是完璧之身……她还喜欢他。

    “你们恨我,所以你哥一直不肯和我圆房,你也一直不肯拿真心待我,明知道我们没有圆房,还一直怂恿着你哥纳江小树这么个小婢女为姨娘。”

    “你们兄妹联合起来欺负我,我虽为公主,却也没有办法拿你们怎么样,我要忍受你们的欺负,但现在,我不忍了。”

    今笙点头,慢慢的说:“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我也很抱谦,只是,你和我哥的婚事是先皇所赐的,却不是想和离就能和离的。”

    提到皇上,公主眸子泛红:“父皇已经不在了,知道我没了依靠,你们更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了,他如果知道我受的这些委屈,他会同意我和离的,不但会同意,把你们都杀了都不为过。”

    说得她自己万般委屈,只有她自己最善良,别人全是恶人。

    今笙也不与她辩解,随便她怎么说。

    “如果你执意要和离,觉得和离后会过得更幸福,我会和父亲商议,同意你和离的,我相信哥哥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好,你去说吧,商议好了把和离书送给我,这个地,我一刻也不想待了,我已经受够了你们的欺凌了。”说罢这话,她转身走了。

    今笙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

    她几乎可以预见,和离之后,她要做些什么。

    当着三爷的面说了这么一番话,以她现在的性情,和离之后,恐怕是会找三爷的吧。

    转眸,她看了一眼面无波澜的苏长离,冷哼一声:“她若是离开这里,以后一定会找你的,是不是很期待?”

    “胡扯什么。”苏长离站了起来,一吻亲在她唇上。

    “本来想着给你办完笄礼后,就迎娶你过门的,看来又要拖一拖的。”

    笄礼不但办不成了,今年都别想把亲给成了。

    今笙垂了眸,再抬起时和他说:“我先去和父亲说一说公主的事情。”

    “我哥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苏长离只能点头。

    “小姐,小姐,宫里来人了。”

    “来了很多人。”薄叶匆忙跑了进来禀报,今笙脸色微变。

    她快步往外走,人还没有走出去,就见有许多的官兵进来了,把整个院子的人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年轻的武将,今笙看着是眼熟的,他拿了令牌命令:“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抓起来,一个不留,全都带走。”

    “总兵大人。”

    随着一道冷清的声音传来,总兵大人发现苏阁老走了过来。

    “苏阁老,您也在呀。”

    “奉旨办事,还望苏阁老体谅。”

    总兵大人与都统大人是同僚,自然晓得这苏顾两家人的关系。

    “我与笙儿说几句话。”苏长离来到今笙面前,伸手顺了一下她的墨发,和她说:“不要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真的不会有事吗?她自己都不知道。

    前一世,并没有这样的经历。

    有些事情,已经偏离了前一世的轨迹。

    微微咽下心里的不安,她还是再次说:“三爷,我不要紧,我哥,我哥一定不能有事的。”她重于她哥的生命,远远高于她的生命。

    “我知道,都不会有事的。”

    “总兵大人,就拜托你拂照一二。”

    “好说,顾小姐,请吧。”

    今笙看了一眼三爷,转身离去。

    上一世,她也被带走过,但那是云溪的人,并非这位总兵大人奉旨前来。

    府里胆小的婢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的都吓得要哭了,全部带了出去。

    同时,公主那边,江小树她们也被带走了。

    公主站在空荡的院中呆了一会,一时之间,国安候府人去楼空,一片冷清。

    “公主,我们先回宫吧。”小八轻声和她说。

    自然是要回宫的,发生这样的变故,不回宫她又能去哪里呢。

    她是公主,先皇生前宠爱的公主,这些官兵在她的威吓之下,也就没有带她一块离开。

    走出国安候府,国安候府的大门随后也被皇条封了。

    ~

    皇宫。

    皇甫羡正站在殿中,他一直在等待消息。

    等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

    常在他左右的护卫之一的青铜匆匆走了进来禀报:“皇上,顾家的人都被压到刑部大牢里去了。”

    “笙儿也在吧?”

    “回皇上,笙小姐也在。”以往青铜和铁云是常跟他去国安候府的,所以认得这顾今笙。

    “很好,先关上几天吧。”他安下心里,转身在龙椅坐下。

    这一切,已经在眼前了,再忍耐几天便好了。

    笙儿,只能先委屈你几天了。

    “皇上,芊晨公主回宫了。”

    皇甫羡神色微沉,到底是说了句:“先不管她。”

    ~

    刑部大牢。

    国安候府的女眷被关在一处,男人又被关在一处。

    有胆小的婢女轻声抽泣,还有才刚会跑路的七少爷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见全是自己人,也并不哭闹,她挣脱杜姨娘的怀抱,到处看了看,杜姨娘面如死灰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心里自然是惧怕的。

    七少爷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旁人,最后拽了今笙的衣裳角。

    “笙姐姐。”她口齿尚且不太清楚,但喊这几个字却是相当的清楚了。

    今笙低头,看了看她,慢慢蹲了下来。

    七弟这么小,却要跟着她们一块受这样的罪。

    伸手,便把她抱在了自己怀里,问他:“怕不怕?”

    “不怕不怕。”他什么也不懂,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今笙望他,勉强而笑,忽然朝身边的一些低声哭的婢女说:“七弟这么小都不怕,你们还不如我七弟吗?”

    “我们还没死呢,怕什么呢?”

    “就算要死,我也会死在你们前头,给你们带路。”

    抽泣的声音也就忽然止住了。

    七少爷就从她怀里挣开了,稚嫩的嗓音喊着:“不哭不哭,不怕不怕。”

    今笙转过身去,望向外面,眸中湿润。

    “说得像真的一样,傻子才信你的话,你有苏阁老为你在外面打点一切,救你出去,到时候还不是我们做替死鬼,被送到刑场掉脑袋。”一直沉默的四小姐忽然就开了口,扬了声,大声说话。

    “笙姐姐,你敢保证你不会撇下我们,一个人逃出去吗?”

    “现在不论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的,与其在这里浪费口水与我吵吵,不如省点力气,静观其变。”顾今笙别过脸,不想与她多废口舌。

    外面有官兵走了进来,哗啦开了锁,喊:“顾今笙小姐,请你出来。”

    外面站了几位提刀的官兵,被关着的女眷看见这类人本能的惧怕,后退。

    “小姐。”薄叶忙拽住今笙,也不知道让她一个人出去干什么。

    今笙便挣开她的手臂,出去了。

    这种地方,也由不得她不出去,自然是识时务好一些。

    四小姐见状不由得叫:“我猜她八成是让苏大人派来的人接走了,留下我们去送死。”

    就算是庶出的,她也是小姐,婢女们不答话,杜姨娘和江小树也不啃声。

    那时,今笙跟着出去,她被单独关到另一个牢狱之中了,里面的条件相对来说要好许多,有张床,还有张桌子。

    看见这一切,今笙轻轻咬了唇,她能一个人单独住在这儿吗?

    前一世,袭人、紫衣、奶娘都为她死了。

    这一世,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撇下她们不顾的。

    就算再死一回,她也不能丢下她们的。

    如果三爷真打点好了一切,单独把她带出去,她能不顾一切的跟着离开吗?

    她做不到,她不能扔下她们,还有七弟,那个一个可爱的孩子,还有江小树,还有六弟,尚且不知被关在何处。

    如何死依旧是她今生的宿命,她也认了。

    “等等。”她伸手摁住被关上的牢门。

    “我不住在这儿,我还回我原来的地方,和我的家人住在一起。”

    “……”怎么有福不知道享,还非要住在人挤人的地方呢。

    她推开牢门,要走回去。

    “顾小姐,您这样我们会很难办的。”一位狱卒忙跟着她解释:“小的也是奉差行事,您还是回去吧,您要是在里面被那些粗人挤得伤了筋动了骨,小的不好交代。”

    果然是有人刻意拂照了她,今笙猜测是三爷关照下来的作用,但是,她不能丢下家人。

    “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我不会有事的,麻烦大哥也拂照一下我的家人,我就感激不尽了。”她福了身,往回走去。

    “……”狱卒也很无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太傅府。

    书房之中,太傅大人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脸色暗沉。

    他身上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就是那种不怒而威。

    苏长离和苏长渊这两兄弟都站在他的跟前,苏长离是来为国安候府说情的。

    太傅大人听完了,也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挑眉,问他:“你说了半天,你究竟想要我怎么做?”

    苏长离说:“请父亲动援你认识的那些大人,连夜上书,直到皇释放国安候府的人为止。”

    “新帝登基,正谋算着要如何扳倒一些人安插一些自己的势力呢,你在这个时候让我出头去为国安候府求情?他们犯的可是谋逆之罪,枪打出头鸟,你是想下一个就论到我们苏家不成?”

    “瀚殿下被诬陷的时候,您不肯出面求情,您说您忠于皇上的决定,都统大人被诬陷的时候您也不肯出面求情,您依旧尊于新帝的决定,您也不管是对是错。下一个,也许就论到我们苏家了,当我们苏家被诬陷的时候,谁会为我们苏家求情?正义被邪恶的势力压过,没有人敢为正义发声的时候,这个北国王朝,还能繁荣富强多久。”

    啪……

    太傅大人的重拳落在桌上,薄怒。

    “你少给我在这说些冠冕堂煌的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救的不是国安候府,是你那个未婚妻吧。”

    “您也可以这样认为。”

    “那是你自己的未婚妻,你自己想办法,不要为了一个女人拉上我跟你一块送死,我们苏家旺盛了百年,一旦暴露实力,就会真如你所言,下一个便成为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您以为不暴露实力,苏家就可以安然无恙吗?就算我们都跪在新帝面前表明苏家有多么的忠心,他也不会相信我们的,与其如此被动,倒也不如暴露实力,让他心存忌惮,不敢对苏家轻举妄动。”

    太傅大人冷笑一声:“你给我滚吧你呀。”

    “为了个女人,你胆敢赔上苏家老小。”

    太傅大人态度坚决,没有丝毫的动摇,苏长离看了一眼边上的苏长渊,他忙上前说:“爹,三弟说的有理,你看新帝的主意都打到我身上来了,让我调一支军队给了都统大人,结果却是为了陷害都统大人,这么明显的陷害,他只差没给我安个罪名,说我们苏家与都统大人联合谋逆了。”

    “他这一棋也是走得高明,一来陷害了都统大人,二来也可以试探一下我们苏家的虚实,如果我们苏家一直不发声,新帝下一步还会有所行动的,他一定会再锁定一个目标,铲除了。”

    “就像三弟所言,也许,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苏家了,他以为我们苏家也不过尔尔,便无所忌惮,等到我们苏家被隐害之日,想要再为自己辩白,也许已经来不及了,朝堂之上没人敢为正义发声,邪恶就会如日中天,满朝的忠臣早晚也会因为惧怕被新帝陷害,闭口不言,将也不会有人为我们苏家上书。”

    太傅大人微微合了一下眼,听起来有理,但这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一旦动援满朝文武百官上书,苏家的势力就暴露出来了,日后的行事更是如履薄冰,但若一直闭口不言,的确会如他们所言的那样。

    没人为正义发声,邪恶就会一直滋生。

    次日。

    早朝之时,一道道上书呈了上来,就连不常理朝事的太傅大人苏长阁老的父亲,也上了朝,呈了上书。

    “皇上,我们北国皇朝向来以仁爱治国,先皇生前对都统大人信任有加,才会命其保护皇室安危,都统大人绝无可能有叛逆之心,这一切尚有蹊跷,请皇上下令明察。”

    史部尚书大人也上前一步,呈了上书:请皇上下令明察,万不可冤枉了都统大人。不然,先皇在天有灵,也难以瞑目啊!

    把先皇都搬了出来了。

    六部为代表的几位尚书大人俱都上前一步,呈上了上书,其中兵部尚书大人的女儿,是苏二爷的正妻。

    据说,苏二爷的几位姨娘包括正妻,个个背景雄厚。

    都统大人出了事情,苏大人的未婚妻满门被押在大牢,苏大人能不动用自家的势力人脉给新登基的皇上施下压么。

    朝中还有许多瀚殿下一党之人,先皇在的时候还没有大动干戈,只是把太子的位置废了,把曲氏一族苏阁老罢免了,余下的一些曲氏官员也递了上书。

    不仅是曲氏一族,包括曾经中立的人,都逐个递了上书,一口咬定都统大人是被冤枉的,此事定有蹊跷。

    皇甫羡坐在龙椅上,压下心里的滔天怒意。

    他本不是真心要斩顾燕京的,只是万没想到,他才刚关押一个顾燕京,这满朝文武百官都为他求情来了。

    他当然不会以为顾燕京有天大的本事令满朝文武官员都为他求情。

    他自然也知道,是谁在暗中使力。

    压下心里的滔天怒意,扫了一眼一直没有开口的苏长离,喊了他:“苏阁老,此事你怎么看?”

    “回皇上,各位大人的意思,正是臣的意思。”

    “……”一句话,表明了他的立场,也让皇甫羡看明白了,这苏家的势力如日中天呢,不知不觉就漫延了整个朝廷了。

    长此以往,这皇甫家的江山,倒要被他们苏家给架空了。

    在一片文武百官的上书中,皇甫羡慢慢的说:“朕也不相信都统大人会干出叛逆之事,这件事情朕会查明,给各位大臣一个交代,也给朕自己一个交代,无事就退朝吧。”他站了起来,转身离去,实在不想看见这帮大臣的嘴脸。

    这些老东西,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天下,竟是像着苏家的人说话。

    来日方长,他不急,他会慢慢收拾了他们的。

    皇甫羡沉着脸回到寝宫,慢慢吐口气,看不见那帮老家伙,心情会好一些。

    “皇上。”云溪这时迎着他出来,有些高兴的问:“皇上,您把顾家的人都下到牢里了啊?”她也是才听说这个消息,这么大的事情,皇甫羡没和她说一声。

    “说得好像你不是顾家的人似的,真要满门抄斩,你以为跑得了你。”

    “……”顾云溪被僵了一军,尴尬之余还是忙笑着说:“我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了,算不得是顾家的人,我现在是皇上的人。”

    “你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人了,少在这儿恶心朕。”

    顾云溪脸色难看,被噎得一句话不说了。

    看来,他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皇甫羡转身坐在了龙案前,昨天这帮老东西就递了许多上书了,今天一早,又继续上书,看着龙案前的上书,他拿了起来,又重重的推了出去。

    虽然身为一国之主,却感觉被架空了一般,凡事不能由自己做主了。

    什么以仁爱治国,好像他若杀了这个人,就不仁不爱了,不能治国了。

    他虽怒,却不能翻脸,他生母的势力本就单薄,他在宫中也没有什么势力,有心想要拉拢一些势力,但一出了事情,个个都偏向了苏大人,现在登基为帝,到了关键时候,身边竟是没有什么人能为他站出来说话,即使是昨天被他派出去的总兵大人,也只是奉旨行事,并不是真的忠心于他,他把人给抓了过去关押起来,然后就溜了,今天上朝,也没有为他这个皇上辩说一句,反而顺从了苏家的人,为都统大人求起了情。

    从现在起,他必须要培养自己的势力,找个机会,势必要铲除一些人。

    曲氏一族的人应该是最好的突破口,他们本是先皇的眼中钉,瀚已被废,苏家也没有说什么话。如果找个机会铲除曲氏一族的人,各位大臣的反应便不会有这么激烈了,至少苏家不会有这样大的反应,苏家没反应,别的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皇甫羡闭了一下眼,计划已在脑子里形成了。

    因为苏大人成为苏阁老一事,曲氏一族的人心里对苏大人便有了意见了。

    但是,这帮不知所谓的东西,竟然在站在了苏家这一边,一块为都统大人求了情。想来,是瀚殿下在暗中使的助力吧。

    如果不是瀚殿下在暗中使了力,曲氏一族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与苏家达成一致,现在的苏阁老,可是曲氏一族的眼中盯呢。

    都被扔在那个地方了,还不肯安分。

    父皇生前交代要留下瀚的性命,他也有心想放过他。

    他想饶他不死,他却在暗中给他脚前放石头,这怎么行呢。

    ------题外话------

    来看看男人之间的较量哈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