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52章 赐死
    萧太后下了命令,她带来的宫女立刻就扑了过来,要把今笙拿下。

    “谁敢。”薄叶已护了过来,一脚踢飞冲过来的两位宫女,两个人惨叫一声便飞了出去。

    萧太后面色一变,怒:“反了,把她们给哀家拿下。”还治不了两个弱女子了,但太后没想到,这薄叶功夫了得,她带来的十多个宫女还真治不了这薄叶。

    前世的轨迹并没有改变,这一切还是要发生的么。

    只是亲手要了结她的,是萧太后么。

    今笙瞧向云溪,走向她,问她:“是你怂恿萧太后过来取我性命的吧。”

    顾云溪并不怕她,直视着她说:“你本来就该死。”

    “媚惑皇上,抛弃苏阁老,你让君臣之间为你产生夺妻之恨,是想搅得天下大乱么,你若不死,君臣之间如何和平共处?”猛然,她抽出身上的匕首,朝她脸上划了过去。

    她当初毁了她的脸,今天也要毁了她的容,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她当然不会错过,就算皇上回来,这一切也都结束了,所有的一切推到萧太后身上便可了。

    今笙反手去夺她手中的匕首,她的力气不会比顾云溪小。

    一时之间,屋里乱作一团。

    宫女柚子进来看看,悄悄退了出去。

    这里是皇上的寝宫,睡觉的地方,平日里也就宫女在这里侍候着,护卫都在外面,没人喊,也惊动不到外面的护卫。

    她才不会叫人过来呢,更不会让人去启禀皇上,被太后处死了才好。

    凭什么她能得着皇上的喜爱啊!

    ~

    一旁观战的萧太后没料到这薄叶还挺能打,一时之间她的人全都给打趴下了,再看顾今笙,她和顾云溪扭打一团,两个人正在挣一把匕首。

    萧太后气得发抖,这个女人非死不可,转身,她操了桌上的一把削水果用的刀子就冲了过去,要刺向顾今笙,哪料想顾今笙忽然就把顾云溪推了过来。

    太后手中的刀子一下子从后背刺了进来,顾云溪呆怔了一瞬间,握着匕首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萧太后当然不会在乎顾云溪的生命,乍看杀错人了,立刻拨了刀子,才不管顾云溪身上的血直往外冒,她立时疼得扑倒在地。

    顾云溪的婢女秋蝉立时也是吓得瞪大眼睛,扑了过去喊她:“夫人,夫人。”

    顾云溪疼得说不出话来,脸色煞白。

    正是混乱之时,再则,她的不受宠谁不知道,自然不会有人在乎她的生死。

    萧太后又朝今笙刺了过来,今笙转身避开,喊:“萧太后,您把皇上的人给杀了。”

    “一个贱妾而已,皇上不会在乎的。”萧太后声音狠戾,刀子又刺了过来,别看她年纪不小了,力道还是有的。

    也是料定了顾今笙不敢伤她,只有避的份。

    “小姐。”薄叶这时已飞身护了过来,单手就夺了萧太后手中的刀子。

    啪的一声,夺来的刀子被她扔在了地上。

    不过是些没多大力气的柔弱妇人,她还不放在眼里。

    那时,正在外面四下张望又时不时听着里面动静的柚子忙迎了过去,因为远远的看见皇甫羡下朝回来了。

    “皇上,皇上。”她匆忙过去启禀。

    “太后娘娘过来了,正要处罚笙小姐呢,您快去看看。”

    皇甫羡大步流得的往回跑了去。

    入了寝宫,就见地上一片狼藉,顾云溪躺在地上,身边都是血。

    宫女也都趴在地上哀哼,被薄叶打得不轻,只是没敢伤人性命。

    “笙儿。”他快步走到今笙面前,薄叶正护着她,萧太后便伤她不得。

    “笙儿,你怎么样了?她们有没有伤到你?”他忙询问,看了看她,见她身上没有血迹,微微放下心来。

    顾今笙望着他,眸中微微泛了红,说不出的委屈:“太后想要杀我,说要拨光我的头发,毁了我的脸,砍了我的四肢。”又指着地上的顾云溪:“云溪受伤了,太后原本是想杀我的,却错手伤了她。”

    萧太后怒瞪于她,她还想告状?

    皇甫羡没看地上的顾云溪,他看了太后一眼,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知道我喜欢笙儿,为什么连你也要处处与我作对?”

    “喜欢她对你有什么好处?她若不死,朝中大臣指不定要怎么议论你。”这就是她惟一的理由,她也一直这样说。

    “我还怕他们不成。”

    “我怕。”

    “就因为你怕,就得牺牲我喜欢的人?”

    这母子俩又吵了起来,今笙垂眸不语。

    “你不就是看上她的容貌了么?难道这天下就没有比她姿色更好的女子了?处死了她,改天皇上下一道圣旨,这天下的女子还不是任由你挑?”

    “弱水三千,我只要她。”

    费了这么大的周折不惜得罪苏家的人得到她,怎么可能会放弃她。

    “糊涂,你被美色所惑,早晚会误了大事。”

    “来人啊,送太后回去。”

    “我自己会走。”萧太后沉声喝道,转身便走了,她的宫女也是连滚带爬的跟着一块撤了。

    看萧太后的人都走了,皇甫羡压下心里的怒意,忙转身过来问:“笙儿,刚是不是吓坏你了?”

    她轻轻点了头,那一刻,几乎以为自己要经历前世的那一幕了。

    “皇上……皇上……”地上传来虚弱的声音,顾云溪还没有死,她只是背后中了一刀。秋蝉也忙跪了过来:“皇上,您救救夫人吧。”看得出来,皇上根本不在乎自家主子的死活,从头都没拿眼看过来,关心的只有笙小姐。

    皇甫羡这才又看了地上的人一眼,今笙说:“她刚才趁乱拿匕首要杀了我,才会在和我扭打之间,被太后的刀给误伤了。”说了这话,她抬步走到顾云溪跟前,蹲了下来,看着她虚弱的脸庞,问她:“你就这么恨我?以至要杀了我吗?”

    她低声喃:“是啊,我恨你,你为什么要和我抢表哥,你有了苏大人还不满意么。”

    今笙冷笑:“为了达成你自己的目的,不惜残害手足么?”

    “这一点,我和表哥很像,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配不上他的。”

    这个贱人,自己恶也就罢了,非要说得他和她一样,皇甫羡压下心里的怒。

    今笙轻声道:“所以,你当初看到周姨娘傻了后,为了摆脱照顾周姨娘的日子,你不惜把她推到湖中,杀了。”

    “……”顾云溪神色恍惚,这件事情,她几乎要忘记了。

    许多的时候,她刻意要忘记这件事情,现在被她一提,所有的记忆又来了。

    “等到了阴间,你有脸见周姨娘么?”

    “阴间?”顾云溪轻轻冷笑:“人死后,真的还会有知觉么?”她感觉自己的血快被流干了,就快要死掉了,隐隐有隐恐惧起来。

    “一定会有知觉,一定会有另一个世界的,你一定会见到周姨娘的。”她说得非常笃定,只是连她也不知道那个世界在什么地方。

    “皇上,救救我……”

    “表哥,救救我……”她无力的望向皇甫羡,他都不肯就到她跟前来。

    她不想死,她不要去见周姨娘。

    如果周姨娘看见她,一定会打死她的。

    无数个梦里,都有梦见周姨娘,梦见自己被她活活打死了。

    皇甫羡无动于衷,眸子移向了别处。

    他也曾经怜惜过这个女子,但到了现在,他只想她死了算了。

    同是姐妹,她竟是如此下贱。

    连自己的生母都杀害了,这等阴毒,也是令他惊讶了。

    犹记得,她当初也怂恿过他,想他弑父来着。

    再观他的笙儿,人美,心也圣洁高贵,且胸怀谋略,虽是柔弱的女子,却懂治国之道。

    好几个夜里,他们两个一个躺在龙榻上,一个睡在地上,谈论天南地北。

    她虽是深宅在后院里小姐,难以踏遍千山万水,却能博览群书,对什么事都有着独特的见解。

    ~

    “笙姐姐,我错了。”见皇甫羡不肯理她,顾云溪心里发凉之际,惟一能抓住的人便是顾今笙了。

    “笙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她虚弱的伸出手:“笙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救救我。”

    今笙慢慢的站了起来,离她远了一些:“如果今天不是薄叶在这儿陪着我,躺在这儿的已经是我了。”

    “是你怂恿着萧太后来杀我,让她拨光我的头发,断了我的四肢,毁了我的容貌的吧。”

    顾云溪看着她,她真的很了解她。

    明明是萧太后说的话,她却怀疑到她身上来了。

    她嘴角扯了扯,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皇上不肯救他,她还有得活命么。

    “我想你死有错么?你抢走了我喜欢的表哥,我杀了你有错么。”她拼尽力气反问她,却由于激动,也由于所受的伤,猛地就喷出一口血来。

    皇甫羡猛然就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和她说:“顾云溪你听清楚了,笙儿从来没有与你抢过我,是我非要喜欢笙儿。”

    “是我不喜欢你丑恶的样子,你从小就和我说笙儿的各种不是,你说笙儿常欺负你,你说笙儿处处不如你,是你常拿这话和我说,令我误会了笙儿这么久,你人丑也就罢了,你连心都这么肮脏歹毒,你哪一点能和冰清玉洁的笙儿相比?和笙儿做姐妹,你都会辱没了顾姓这个字你明白么?”

    顾云溪望着他,他对她说话真无情,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

    虽是习惯了,还是很伤心。

    她嘴角的血往外溢,慢慢的说:“皇上,我从小就喜欢你,你是知道的,不管我怎么对别人,又对你说过什么谎,我对你都是一片真心的。”

    “就因为你是一片真心,就要伤害笙儿?谢谢你的真心了,我消受不起。”

    顾云溪望着他,满里眼了伤心。

    她那么喜欢他,不论怎么对她,都不恨他,他还是不爱她,轻易的就喜欢了顾今笙。

    皇甫羡已站了起来,吩咐:“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朕送回去,赐死,扔出宫外。”

    赐死……扔到乱葬岗。

    赐死……扔到乱葬岗。

    赐死……扔到乱葬岗。

    这两几个字,不停的在耳边回荡,人若被扔在那里,还有骨头么?很快就会被野狗吞吃掉的。

    他的贴身护卫进来了,直接把人抬了出去。

    “表哥……表哥……”她虚弱的唤他,却是挣扎不动,人被抬了出去。

    秋蝉大惊,她低喃一声:“夫人……”爬了起来便要出去,都这个时候了,倒不是想护她,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不会也一块被处死了。

    今笙默,她与顾云溪的纠葛,这就结束了吧。

    不会再经历前世的悲惨了吧。

    只是,萧太后……

    萧太后也想让她死呢,这萧太后也是一大患啊!

    她慢慢蹲了下来,坐在了地上,她要整个招数治治这萧太后才行。

    “笙儿,笙儿你怎么了?”皇甫羡忙蹲下来问她,以为她受到了惊吓。

    今笙抬眼看他,神情有几分的木然,和他说:“萧太后一定不会甘心的,她一定会还找机会杀了我的,她说过要把我的四肢砍了。”

    不是喜欢她么,既然他横刀夺爱把她抢了过来,总是要保护她的吧。

    “我一定不会让她伤害你的,以后就让青铜留在你身边保护你,我会吩咐下去,不许太后到朕的寝宫,这样她就见不着你了。”有什么事,他去找她便是了。

    今笙垂眸不语,人坐在地上,脸埋在自己的膝盖上,她想要的可不是他的人来保护。

    “笙儿,你相信朕,朕一定会保护你的。”

    今笙抬眸看他:“萧太后是你的生母,她如果也调来护卫,带着人硬闯进来杀我,谁敢拦她。”

    “我想让我哥保护我,除了他,这宫里不会有人愿意保护我的,大家都恨我,就在刚才,你的宫女柚子明明看见萧太后要杀我,她却不肯保护我,一个人偷偷溜了,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想我死,还有谁想我活着。”她安排她哥进来,才是她的目的,如果哥哥可以安插一些禁军在这里,虽然还不知道三爷他们的计划是什么,但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的话,他哥的禁军便可以控制住皇甫羡。

    对皇上生出这样的心思虽是逆反之罪,但这狗皇帝值得她忠诚么?

    前一世欺她,这一世还是不肯放过她,难不成就由着她欺凌自己,欺凌三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夺人妻子也得忍气吞生么?

    不,她做不到。

    皇甫羡眸色微沉,猛然站了起来,吩咐下去:“把柚子给朕拿下,杖毙。”胆敢不忠心护主,留她何用。

    “皇上饶命。”正在门口侍立的柚子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万没想到这笙小姐一句话就要了她的命,皇上当真是宠她至极了?

    她可是侍候了他好多年,对他这个主子向来忠心耿耿的啊!

    “笙小姐,我再也不敢了,您为奴婢说句话吧。”柚子见皇甫羡不理她,立刻求助于顾今笙了,她算是看出来了,皇上对她是言听计从。

    为了讨好她,连太后都顶撞,杀她一个婢女算什么?

    今笙没啃声,她当然不会为她求情,一个小婢女都生出谋害她的心思,留她在身边当祸害么。

    已有侍卫进来把她拖了出去,她继续坐在地上,看起来是受了惊吓很软弱的样子。

    外面传来惨叫的声音,过了一会,柚子被杖毙至死。

    ~

    “笙儿,起来。”皇甫羡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屋里因为刚才的打斗有些凌乱,桌椅都被薄叶掀翻了。

    皇甫羡带她进去坐了,薄叶转身吩咐宫女进来收拾。

    与此同时,顾云溪冰冷的身子躺在自己冰冷的床上。

    她脸色苍白,身下的血已凝固,显然已经死去了,只是她死得并不甘心,一双眸子瞪得圆圆的。

    “姐。”顾东来喊着进来了。

    他在宫里的御膳房当差,早上做完了事,便溜了回来。

    自从被云溪接入宫后,就与她一块生活了,每天在伙房打点杂,虽然觉得不太甘心,但也没有办法。

    当兵吧,他又不喜欢,太苦太累,可在伙房也不轻松,每天要劈柴啊!

    想他在国安候府的时候还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现在竟是沦落到要自食其力的地步了,落差太多,总归是不太爽的。

    顾东来回到屋里,一看屋里只有秋蝉一个婢女,正缩在桌子旁低泣。

    “秋蝉,你这是干什么?我姐呢?”顾东来上前踢了她一脚质问。

    秋蝉被踹了一脚,抬头看他,神色恍惚的说:“五少爷,夫人被皇上赐死了。”

    “我们快逃吧。”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顾东来一把揪住她大声问。

    “五少爷,皇上赐死了夫人,现在皇上宠爱的是笙小姐,只听笙小姐的。”

    “为什么要赐死我姐?你给我说清楚。”明明一直好好的,明明他姐和他说,过不多久皇上一定会封她为妃的。

    秋蝉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恍惚中便说了一遍:“夫人跟太后过去想要杀了笙小姐,后来皇上就回来了,就赐死了夫人。”

    顾东来神色也恍了一下,他姐要是死了,他怎么办呀?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呆了一会。

    “五少爷,这宫里我们待不下去了,你带奴婢一块走吧,以后奴婢会好好侍候你的。”

    顾东来回过神,和她说:“走,你跟我去找皇上,我们找皇上求个情。”

    “五少爷,咱们不去了,来不及了。”万一被笙小姐挑拨,把他们再一块杀了呢?

    “你这个胆小如鼠的婢女,敢不顾主子的性命,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快给我走。”顾东来一把拽住她,要拉她陪自己一去见皇上。

    其实,他心里也害怕。

    但是,皇上是他表哥啊……

    他怎么会不顾念这份亲情呢,一定是被顾今笙这个妖女迷惑了。

    ~

    寝宫里的一片狼藉又恢复了原貌。

    今笙跟着皇甫羡一块坐到龙榻上,她精神气依旧不太高涨。

    皇甫羡和她讲:“我这就差人把你哥叫过来,让他派禁军过来保护你。”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会被萧太后害了。

    今笙点头:“谢皇上。”

    “知道我对你好就行。”他转身吩咐下去,让人把都统大人叫过来。

    等转身回来,又问她:“笙儿,你吃过了么?”

    “我吃不下了,早膳已为皇上准备好了,皇上你去吃吧。”

    “你昨天才告诉朕要吃得营养,才能长命百岁,今天就吃不下了?那可不行,朕不仅自己要长命百岁,也要你跟朕一块长命百岁。”

    今笙看他不语,想到前一世,他对她百般嘲讽,羞辱。

    “乖啦,多少吃一点。”他轻声哄她。

    今笙这才站起来,跟他一块去用早膳。

    早膳依旧丰富,各种膳粥、燕窝、点心、水果、大小盘足有六十六式。

    皇甫羡看了看,眸色微动,只有她喜欢就好,浪费点食物,他真的不在意。

    顾燕京那时也匆匆赶了过来,来到两人跟前。

    一眼瞥见满桌的膳食,这个浪费……他从昨天就已经听说了。

    “都统大人,以后笙儿的安全由你来负责,你派些禁军在这儿保护笙儿,如果太后再来见笙儿,不管她说什么,一律不见。”

    “是。”顾燕京应下,刚进来薄叶已悄悄和他讲过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哥,你也坐下一块吃些吧。”今笙喊她。

    “不了,我已吃过了,不饿。”虽是各种美味都有,他却真心吃不下。

    皇甫羡和他说:“都统大人不必拘束,以后我还要改口叫你一声大舅子呢。”

    “笙儿说了,养生之道就在于营养均衡,饭后适当运动,才能长命百岁。”

    “皇上放心,臣天天都在运动,身体结实得很。”自然不像一般的贵族公子那样养尊处优,除了宴乐啥也不干。

    皇甫羡瞧他一眼,看得出来他很结实。

    “皇上,我好久没作画了,一会我们走一圈后,作画吧,我为皇上画幅你个人的画像。”

    “好啊,画好了挂在床头。”

    “启禀皇上,顾东来求见,说是顾氏的弟弟。”身边的人自然晓得顾氏是谁,所以才把这事启禀过来。

    皇甫羡说:“送他回国安候府吧。”这顾云溪被处死了,顾东来也没有必要留在宫里了。

    “是。”那护卫应声,退下。

    顾燕京也就告退说:“皇上,臣这就去就派些禁军过来保护笙儿安危。”

    皇甫羡允了,顾燕京退下。

    让这顾东来回国安候府,能有什么好事么。

    他常不在府上,多少是有些不放心的。

    眼下,他还要处理笙儿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走不开。

    顾燕京匆匆走了出去,就见护卫正打发顾东来离去,他自然是不肯的,直嚷着:“皇上,皇上……”

    “表哥,表哥。”他大声喊了起来。

    两个护卫架着他就往外走,哪里许他在这里撒野,大吼小叫的。

    顾燕京远远的看着,知道是要送这顾东来回府了,想到他对江小树的那股子心思,眸色沉了沉。

    但愿他能懂事一些,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

    下午的时间闲来无事,顾今笙坐在院宇的亭中给皇甫羡作画。

    他摆了个姿势坐在那里,一个人慢慢的喝着茶,由她画着。

    过了一会,画就作出来了,连颜色都调得和他身上所穿的一模一样,画上的人就像赋予了鲜活的生命一样跃然在纸上。

    “笙儿,以后你无事,就多作些画,朕就把你作的画都表起来,珍藏起来。”

    今笙回他:“珍藏起来别人岂不是看不到了。”

    “画就是要与人共赏,一起产生了共鸣,才有意思。”一个人整天拿画自娱自乐,有个什么劲呢。

    皇甫羡含了笑,他明白了。

    如果她喜欢一个人自赏,就不会去参加什么四大才女了。

    “这样,以后笙儿作的画,朕就让人送到瀚林书画院如何?”

    “好啊……”她就是想这样子啊!

    看她很快答应下来,皇甫羡笑笑不说话,那个地可是苏阁老主办的,他不太想笙儿与苏阁老还有什么过多的接触,不过,转念又想,笙儿所作之画,也不需要她亲自送过去,更不需要她露面,只是派人送个画过去而已,她与苏阁老之间,不会有机会接触的了。

    心思转念之间,也就释然了。

    “启禀皇上,芊晨公主求见。”有宫女匆匆过来禀报。

    皇甫羡心里也不待见这芊晨公主,所以也没什么好见的,心里正想着要拒绝,就听今笙说:“皇上,我在这里也无聊呢,每天除了皇上,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所以,她这是想让芊晨公主进来了?

    “传她进来。”皇甫羡也就同意了。

    过了一会,芊晨公主就被领到这亭下来了。

    远远的,就瞧见这俩人坐在一处说话,等她走近了些,行了礼,皇甫羡才说:“皇妹一块坐吧。”

    “谢皇上。”芊晨公主也就坐了下来,扫了一眼,瞧见桌上的画像,看样子应该是今笙画给皇上的。

    她瞧了一眼,笑问一句:“瞧这画应该是笙小姐给皇上作的吧。”

    “嗯。”今笙应了句。

    芊晨公主看她,瞧她气色不错,看来离开苏阁老后她也依旧过得很好呢。

    她当然不关心她过得是否滋润,芊晨公主望向皇甫羡,和他说:“臣妹今日有一事相求,还望皇上能够成全。”

    “你说说看。”

    “臣妹请皇上赐婚苏阁老与我。”她能说这样的话,自然是料定了皇甫羡必然会答应的,现在顾今笙被他抢了过来,再把她赐婚给苏阁老,这不是两全其美了么,同时也等于灭了顾今笙所有的幻想。

    皇甫羡瞧她一眼,她可真敢说呢。

    当初把笙儿抢过来已经够让苏阁老恼恨他了,他怎么可能会再给苏阁老指婚,还是指婚一个二手货。

    他当然也知道芊晨公主这自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是她未免太蠢了些,真以为他会不管不顾什么都答应么?

    他当然不会答应的。

    笙儿,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意外,一个例外。

    “皇妹,有问过苏阁老的意思了吗?如果苏阁老同意,朕自然是会同意的。”

    “……”苏阁老如果同意,她能求到这儿么?

    正因为知道他不会同意,才会找皇上赐婚的。

    今笙微微垂了眸,她差点也以为皇甫羡会答应,他竟是不答应?

    他不答应,她就助这芊晨公主一臂之力吧。

    以她对三爷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愿意娶芊晨公主的,毕竟曾经是她哥的妻子,芊晨公主不觉得尴尬,三爷和哥哥应该会很尴尬的吧,但如果能令皇甫羡去朝堂赐婚,惹恼众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就是助纣为虐么!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要扮演这样的角色。

    三爷要是知道今天这事是她的主意,会有表情么?

    “皇上,芊晨公主虽是成过一次亲,但也是皇室公主,金枝玉叶,配苏阁老还是可以的,苏阁老凭什么不答应。”

    皇甫羡看她,有点惊讶,她竟是想把芊晨公主配给苏阁老?

    今笙虽然开了口求情,皇甫羡还是不想答应她。

    她可以纵然她别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彻底惹恼苏阁老的事情,他暂时不想做。

    刚抢了他的女人已经很过分了,再赐给他一个和离过的女人……

    恐怕满朝文武百官都会觉得他过分得不得了。

    他虽不答应,却很快有了主意。

    “青铜。”他唤了一声。

    “属下在。”青铜很快过来了。

    “去内阁,传苏阁老过来一趟。”

    “是。”青铜立刻去了。

    不如让苏阁老再一次听听笙儿的心声,使他更加的相信,笙儿是真的想舍弃他,投入自己的怀抱。

    今笙看了他一眼,他叫三爷干嘛?难不成想把三爷叫过来当面问问?

    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这皇甫羡是个蠢的,也没有多少的脑子,现在看来,她要重新评估一个这皇甫羡了。

    她以为,仗着他对自己的喜欢,她可以为所欲为的,他都会言听计从。

    原来,他是有底线的,有忌惮的。

    既然有底线,会忌惮,为什么还要把他从三爷手里抢过来。

    她当然不知道,这个人对她的爱,会有多疯狂。

    更不知道,前一世,她死去之后,他做过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