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3章 以死相逼
    傍晚。

    太傅府。

    “老太君,您找我呀。”苏长离一边进来,一边在老太君边上坐下来。

    老太君正坐在客堂里,正是入夏的季节,难免有些热了,婢女两旁而立,给她轻轻的摇着扇,煽着风。

    老太君看着他问:“我听说这顾小姐已经坐宫里回来了,你到现在还不成亲,这个姑娘看不上,那个姑娘瞧不上的,是不是这心里头还打算和顾小姐再续前缘啊?”

    “奶奶,还真让您猜对了。”

    “胡闹。”老太君猛然一声喝,他又刚巧坐在老太君边上,顺势就给了他一个巴掌在脑袋上。

    苏长离坐着没动,反问她一句:“奶奶,您手不嫌疼么?”

    “疼,能不疼吗?”

    “这长的是个铁头么。”

    “你小子别给我打岔,奶奶我告诉你,这顾家的小姐当初可是先退了你亲的,你想再娶她进门,别说老太太我不同意,就是你娘那边也不会同意的。”

    “奶奶,笙儿当初是有苦衷的,也是为了救自己家人不得已而为之。”

    “我知道我知道,她是不得已,但就算不得已,她现在也不如从前了,终究不是清白之身了,退一步来说,她最多只能做个妾了,到我们家做正室是不可能了。”

    “奶奶,人家本来是皇后的命,现在让人家做妾……”

    “你还有脸说……”又是一个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老太君是气得不轻,还本来是皇后的命,一个跟过他孙子的女人,转身跟了皇上,现在又要回来跟他的孙子……

    怎么看,就都不是一个贞烈的女子能做出来的事情。

    但是呢,孙子到现在还没有成亲,她这个当奶奶的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孙子的这点小心思,若不是还一直掂记着人家,会一直拖到现在不成亲?

    “奶奶,娘那儿,还拜托您就多为我美言几句。”

    “你娘那刚烈霸道的性子,我可是劝不了,你自己劝吧。”

    “我若不是看你可怜,就连做妾,我都不会答应的。”

    “……”可怜?

    苏长离当然不喜欢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和他不应该挂勾的,但竟是无以反驳。

    “奶奶,那我就先谢过你了。”

    “甭谢我,我心里也是不喜欢的,就是可怜你罢了。”

    “……”苏长离无话可说了,默了一会。

    “奶奶,那我去娘那儿坐会了。”

    “去吧。”心里却是道:去也白去,她若是应你一个字,我叫你奶奶。

    她这个媳妇,她处了一辈子了,会不了解她的为人么,也正因为知道结果是什么样,所以她才在自己的孙子面前松了些口,反正就是连个妾,这顾今笙也混不上的。

    苏长离从她面前退了去,转身来到太傅夫人面前。

    表小姐木向晚正在夫人跟前坐着,吃过晚饭,洗漱一番,闲着没事,她也就靠在了榻上歇息了。

    到了晚上,身边的婢女帮她揉捏一下全身,舒展一下筋骨。

    她双腿不便,也只能靠婢女每天帮她拿捏拿捏了。

    “夫人,三爷来了。”有婢女进来禀报,她没啃声。

    过了一会,苏长离自个进来了。

    “娘。”他喊了一声。

    “你们都退下吧。”他让婢女都退了出去,自个坐在夫人身边,伸手帮她捏捏腿。

    木向晚跟着一块退下,只是没有走远,靠在墙边上听了听。

    “这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苏大阁老怎么有空来孝敬老娘了。”太傅夫人靠在那儿,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话带着讽刺。

    “瞧您说的,儿子几时不孝敬您了?”

    “您说这话,不知道还以为儿子对您十恶不赦呢,有您这样编排儿子的。”

    “啧啧啧,我才说上一句而已。”他倒是说了一大串出来。

    “好好,是儿子的错。”

    太傅夫人不吃他这一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罢,有什么求我。”

    “太傅夫人果然英明,什么事都瞒不过您。”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子就是和您说一声,现在笙儿回来了,过几天就把定金聘礼一块下了,儿子要迎娶笙儿进门。”

    啪……

    太傅夫人一把就打开了他给自己拿捏的手,脸色已变:“想得美,我是不会同意的。”

    苏长离心平气和的说:“儿子已经这么决定了。”

    “除非我死,要么你们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你若敢娶她进门,我立刻死给你们看。”

    “……”

    “你不要以为我说着玩的,不信,咱们走着瞧,你迎她进门的那一天,我就死给你们看,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心安理得的进我们家的门。”

    苏长离蹙眉:“您至于么。”

    “当然至于了,她是个什么烂东西,还有什么脸进我们家的门。”

    “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你怎么就瞎了眼瞧上她这么个烂货了。”

    “太傅夫人,您注意您的形象,这么辱骂自己的儿媳妇,有失您的身份,和市井妇人有什么区别呢。”

    “她都要上门来气死我了,我还要什么形象什么身份呐?”

    “市井妇人又怎么了?人家有什么不好?至少比一个不贞的女子要好太多了,她若真有脸,就应该拿根绳子吊死了,还有脸再嫁一回。”

    “……”苏长离看着她,母子俩人显然是谈不拢的。

    这一次不同他初次提亲,他头次提亲,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小女孩,即使门槛低点,虽不能接受,反应也不会这么强烈,但婚一退,她又跟过皇甫羡一年,就算他苏长离晓得她是清白之身,但在名誉上还是过不去,在旁人眼里,她已经跟过别的男人了。

    苏长离与她谈不拢,太傅夫人也不想与他谈了,直接赶人了:“你走吧,别坐这儿让我心烦了。”

    苏长离也就站了起来,往外走了。

    她看他心烦,他看她还心烦呢。

    ~

    “表哥。”随着他走出来,木向晚也匆匆跟着他一块出来了,拦着他和他说:“表哥,姨妈最近身体又不太好,为了您的婚事也一直操碎了心,您别和她生气。”

    苏长离看她一眼:“晚儿,你若不趁现在嫁了,只能嫁给老头子做妾了。”

    “……”

    “表哥,你在关心我吗?”

    “我在提醒你,不要为不值得的人做蠢事。”

    “……”

    苏长离拨腿离去,木向晚轻轻咬唇,眼眸向红。转身回到屋里,来到夫人跟前,夫人正在生气,看她进来冷哼一声说:“你说这顾今笙有什么好的,都跟过别的男人了,他还放不下,他怎么这么色迷心窍呢。”

    “姨妈,您别气了,为了这么个女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

    太傅夫人叹口气:“晚儿,你别等他了,你这个表哥现在一门心思在这个贱女人身上,他眼里没有你的,再等下去,你这辈子就完了。”

    “听姨妈一句劝,趁早嫁了,姨妈给你选一门好的亲事,做人家正正经经的夫人过普通人的日子,都强如给大户人家做妾的。”她自己做了一辈子正室夫人,这府里做妾的还少吗?那些妾有几个好命的?就算受宠,也是一时,膝下所出的孩子,根本没办法和正室所出的比。

    木向晚现在已经不小了,十八了。

    她眸中泛泪,虽是百般不情愿,但看到表哥到现在还放不下那个女人,还要一门心思的娶回来,就知道自己真的是没希望了。

    她含泪,勉强点头,扑在太傅夫人身上低身抽泣。

    女人这一辈子,终究还是要嫁人的。

    太傅夫人也只能护她一时,一旦有一天她不在了,她若没有嫁人,便再无人可以傍身了。再喜欢他这个表哥,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也不能选择一生不嫁的。

    嫁人,生儿育女,是每个女人这一生都要做的事情。

    不然,将来她能依靠谁呢,晚年会更凄惨。

    想到这些,她也无法不落泪,不抽泣。

    太傅夫人是真心疼她的,轻轻拍拍她的背,对于晚儿这事,除了叹气,她也是别无它法了。

    儿子不娶,她有什么办法呢,这事和顾今笙的性质不一样,她可以拿死威胁阻止他与顾今笙,却是不能拿死威胁成全他与晚儿的,不然,最终晚儿可能也不会幸福。

    再则,她也没那么多命去威胁去阻止。

    ~

    夜幕虽已降临,国安候府这会却正是热闹着。

    今天晚上国安候府可谓是大摆宴席,一家人全一块热闹了一场。

    吃喝到现在,还没有散场。

    每个人都喝了些酒,顾今笙也喝了,喝酒上脸,她现在就是脸颊绯红。

    “启禀候爷,苏大人来了。”

    院中护卫匆匆跑进来禀报,正吃喝的众人不由得全望了过去。

    自打笙小姐离开国安候府入宫后,他可是再未到府上了,现在笙小姐回来了,这苏大人又来了?那八成是两个人又有戏了?

    “快请,快请。”顾才华甚是高兴,连忙吩咐,人也站了起来。

    今笙眸色微动,同样看了看外面。

    片时,苏长离便进来了。

    今天的三爷穿着蓝色缎子的衣袍,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一条同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得他的头发黑亮顺滑,如同绸缎。

    今笙看他,他也看了过来,眸中一片祥和,平静地神色仿佛遗世孤立,俊朗的鼻梁如远山,抿起的薄唇透着淡淡的绯红,看了总是会让人忍不住心跳几分。

    他一出现,在场的人都注视着他,顾才华神色高兴:“来,给苏大人加把椅子,一块畅饮几杯。”

    下面的婢女忙加了把椅子,放在顾才华的旁边。

    苏长离也不客套,便坐了下来。

    女眷们也不怯生,毕竟他也不是头次到府上了,以前笙小姐在时,那是隔山岔五都到往府上跑的主。

    杜姨娘这时便笑着说:“爷,您们先聊着,妾身带七少爷下去了,免得他在这儿打闹不休。”

    顾才华应了声,要抱七少爷离开,他看这里人多,反而不愿意走,奶声奶气的直喊:爹,爹爹抱。

    挣着身子要往顾才华身边扑。

    六少爷便过来弯腰哄他:“七弟,让哥哥抱你玩玩去可好。”

    “哥哥抱。”他倒是稀罕这个六哥,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

    一群女眷就跟着下去了,今笙也跟着一块走了,留下她哥和她父亲一块陪在爷喝酒说话。

    真是没想到,她从宫里回来后,还能得了苏大人的心。

    四小姐那时候也愤愤的离去,简直不可思议。

    一个跟过别的男人的女人,怎么苏大人还上门找她?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呀?

    不管顾今笙好不好,反正她是好不了了。

    伸手捂了自己的脸,她默默的气着。

    那时,顾今笙也踱回自己的院中,洗漱一番,便自个坐了下来。

    托腮想了一会,暗暗摇头,最后还是拿了书来看会,谁知竟是看不进去。

    她今一天,就没看进去过。

    自三爷昨晚走后,今一天都在走神。

    昨天晚上三爷潜进来,竟是没有一个人发现,她这院外人也不少啊!那便只有一个原因了,三爷本身也是会武功的,不但会,还不比他院里的护卫弱。

    三爷潜进来后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她。

    他是如愿了,她当时冲动之余,也如他的愿了,现在回过神来,就觉得不安了。

    万一怀孕了可怎么办呢?

    这太傅家的门槛现在对她的要求高着呢,可不是她现在想进就立刻能进去的。

    也不知道三爷有没有和他家人提及,他家人的反应又是什么样。

    顾今笙一个人胡思乱想琢磨了一会,今天就琢磨了一天了,现在闲着没事,脑子里多半就在琢磨这件事情了。

    她坐了一会,琢磨了一会,坐累了,便靠到榻上歇息了。

    后来,就听见门传来吱的一声。

    三爷进来了,也没让有通报,和过去一样,很随意的就进来了。

    ------题外话------

    二更到~\(≧▽≦)/~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