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4章 比不要脸
    苏长离来了,转身关好门,顾今笙人也已跟着站了起来。

    看了看三爷,莫名的就脸上发烫。

    经历了昨晚,两个人在一起做了些羞羞的事情,这关系就又变得很不一样了。

    “笙儿。”他一点不觉得别扭或者不自在,更没有半分的难为情,人一过来就逼近她,伸手把人给抱住了。

    倒是没有立刻亲上来,反是仔细的看了看她。

    她确实是长大了,尤其经历了他后,她是一个女人了,而不再是一个小女孩。

    脸上的稚气脱去,自有股子成熟女人的味道。

    她气质依旧清贵,脱去了那大红的衣裳,停止是他的那个笙儿。

    他好久没有好好看过她了,所以看得分外仔细和认真了。

    回来后的今笙又换上了她平日在国安候府常穿的素色的衣裳,不再是大红色的衣袍。白色的绣花长袍外罩了同色的半透明纱衣,乌黑柔顺的长发被绾成了漂亮的发髻,他有注意到那只金簪,他送的,常年插在她的头发上,感觉自己送的礼物有被她珍视,心也就软了下来。几缕碎发披散下来,带出几分飘逸灵动。

    今笙被他看得有些难为情,伸手捂住他眼睛问:“你看什么呢?”

    “让爷看看你。”

    他的眼睛深得像太湖的水,她被他盯久了甚不自在。

    他轻轻拽下她捂在眼睛的上柔荑小手,看着她,看着她,便要把吻落在她唇瓣上。

    今笙脑袋后移,没让他亲着。她后移,他又逼近一些,她再后移,他再逼近,她便无路可退了,再移就要摔倒了,便一把推开他转身躲开。

    “三爷,你明个不要上朝的么。”隐隐觉得他是不是又想做那事了?她本能的想拒绝。

    虽然已经做过一次了,但也不能继续第二次啊,次数多了会怀孕,他现在又没办法娶她的话,她还要不要活了。

    苏长离望着她,忽然就低声笑了笑。

    瞧她这样子,一副惟恐他会吃掉她的神情。

    他真没想要对她怎么样,想着她的身子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也不可能对她怎么样。

    转身,他索性坐了下来。

    “笙儿,你身体好一些了吗?”他询问了句。

    “没好,还很疼呢。”她立刻不加思索的回他,这样他就不能再继续行那事了。

    回了这话,她自己脸上反而发烫了。

    两个人未成亲就做了羞羞的事情,她现在有点不能面对三爷,总觉得难为情了些。

    苏长离望她,嘴角噙了笑:“这些天好好休息休息。”

    “要是有什么不适,就告诉我一声。”

    告诉他有什么用啊,他又不是大夫。

    就算有大夫,也不能给大夫看啊,多丢人。

    “嗯。”她口上还是答应了。

    苏长离默默的给自己倒杯茶,笙儿有些拘谨,他想了想,就转了个话题,免得她不自在:“我看你放在翰林书画院的字画都没了。”

    “真的啊?又没了?”提到她的字画,她就特别高兴了。

    在宫里的日子,都是靠这些打发时间的。

    不然,那日子不知道有多难熬。

    “嗯,再过二个月是老太君的七十大寿,你给她老人家也准备一份礼物,就准备字画吧。”

    “百寿图可以吗?”

    “可以,作好了告诉我一声,我派人给你表好了送来,记得写上爷的名字。”

    今笙便坐了过来,小心的问她:“我去合适吗?”毕竟她已经不是苏长离的未婚妻了,虽然两个人还情投意合,但苏家的人应该是不会认可她了,只怕过去会自取其辱啊!

    她坐了过来,苏长离就伸手拿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磨砂着:“爷说合适就合适。”

    今笙莞尔,心里却没有他这么乐观的。

    ~

    与此同时,顾燕京屋里的灯还亮着。

    江小树今天没有念书,而是坐在案前作画。

    她最近也迷上了作画,正在学习呢。

    顾燕京喝过酒后,回来洗漱一番,便自己到榻上歇息了。

    等了一会,她还没过来。

    “江小树,你不打算睡觉吗?”

    “爷,您先睡吧,妾身晚会再睡。”

    “熬夜多了,老得快。”

    “爷,妾身还不到十四岁,不怕老得快。”

    “……”

    “你倒是越来越会犟嘴了。”

    “妾身不敢,妾身这就来了。”江小树放下笔墨,起了身。

    “洗漱。”

    “哦。”江小树只好去洗漱一番,尤其把手洗干净了,上面沾了些墨水。

    来到榻上,看了看顾燕京,江小树微微愣了一下。

    今天的都统大人,怎么瞧起来格外风骚呢?

    沐浴过后,他也就穿了件宽松的衣袍,腰间用腰带系了一下,翘在榻上的腿有大半露在外面,又长又结实,还有腿毛,和她光洁的小腿可一点不一样。

    “爷,你腿毛好重啊,我腿上都没长毛。”江小树忍不住点评了一下。

    “……”顾燕京看她,她一副没见过男人的样子。

    没见过男人长腿毛?不长腿毛的男人那是男人吗?

    “爷这里的毛更重,你要不要看看。”非常不要脸的话,他说得一本正经。

    江小树看看他指的地方,脸腾的就红了。

    她现在不小了,该懂的不该懂的都懂了的。

    “看,来看看。”他不要脸,她也不要脸。

    “……”顾燕京瞧她,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本指望她含羞带怯的娇嗔一句,羞答答的爬上床,结果她和他比谁更不要脸。

    顾燕京索性就做了件更不要脸的事:“过来解开自己看。”

    “……”江小树犹豫了一瞬间,非常淡定的坐了下来,伸手去扒他的衣裳。

    “江小树。”都统大人的声音忽然就厉了一分,手腕一下子被他给抓住了。

    “你就不能害羞点?”让她看,她还真敢上来扒他衣裳看。

    江小树有点委屈:“爷,是你让我看的。”

    “你是不是又反悔了。”

    书上说男人有大有小,越大越好,她早就好奇得不得了,想看看了,但一直没机会,他不给看啊!

    他自己刚说给看的,她要看了,他又不愿意了。

    不过,就算不愿意,她也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看到,可是他一次次先撩起这个话题的。

    顾燕京瞪着她,什么叫他是不是又反悔了?他什么时候答应过他吗?

    嗷……

    他忽然低呼一声,这个死丫头,竟然敢袭击他。

    袭击他也就算了,竟然这么用力的抓过来。

    痛。

    江小树抓过去的时候就瞪大了眼眸,娘啊,吓得她立刻要缩回来,但没来得及,手被顾燕京给摁住。

    “怕了吗?”顾燕京握着她的手没松开。

    她轻轻咬唇,不得不承认,她紧张了,怕了。

    她下意识的点头,声音微颤:“爷,我想睡觉了。”

    “把它恢复的原来的样子,就给你睡觉。”

    “……”她怎么恢复?

    下一刻,她整个人扑在了他怀里。

    要恢复原貌,其实挺简单。

    经过一番的身体力行,江小树算是真的明白了,懂了。

    早知道让他恢复原貌会这么折腾人,她是不会招惹都统大人的。

    翻了个身,她呼呼的睡了过去。

    她睡眠向来好,倒床片刻,就能睡着。

    顾燕京看了看她,这澡都还没洗呢,她就这样睡了?还真睡着了,她这睡的是不是太快了?

    抬脚,他很想踢过去,但一眼瞥到床上那一抹血……

    慢慢的,他收回了腿。

    罢了,看在她流血的份上,容她一次。

    她可以不洗澡,他却是受不了,起了身,去了次间。

    等他洗完回来,实在没法睡这张床,索性把自己这边的床单给掀了掀,他宁愿睡冰冷的席子,也无法忍受和她一块睡这张被蹂躏的不成样的床单。

    忽然,她翻了个身过来,小细胳膊楼在了他身上,肉嘟嘟的小圆脸往他胳膊上枕上了,这一身的粘乎……就这样靠着他了。

    顾燕京有些忍无可忍,伸手想要推开,最终却是放在了她不盈一握的小腰上了。

    小丫头真的是长大了,肤如凝脂,白里透红,像娇美的花瓣。

    虽是长大了些,可到底还是个小丫头,脸蛋上的稚气还未曾脱去,就这样被他生吞活剥了,事情过后,莫名的觉得自己有些禽兽了些,但她当时没有丝毫的不情愿,还很主动。抬手,轻轻抚在她娇嫩的脸蛋上,心慢慢就软了下来。

    小丫头真的是很放得开,人虽是小,却辣得很,还懂得很多。

    这个死丫头骗子,一定是背着他偷偷看过什么不该看的书了。

    想到此处,脑子里转了转,便轻轻拿开她的手,起来了。

    他抬步去了她常写字看书的案前,翻了下她的书架,发现上面又多了许多书,最终从里面抽出一本书合阴阳,他翻开看了看,自己看得都脸红,脸色变了变。

    果然,这个死丫头骗子……真的是什么书都敢往家里买。

    莫名觉得有些头疼。

    这本书,得给他销毁了。

    转身,他走了出去。

    “林枫。”

    “属下在。”

    “拿去给销毁了。”

    林枫接过书,心里纳闷这是啥书。

    不过主子说要销毁了,他自是要照办的,转身去办这事,回去后拿到火下一看,怔了怔,之后忍不住翻开,看了看,看得脸上一阵泛红。

    哎哟,主子竟然看这书了,是不是今天晚上和江姨娘那个了?

    难怪莫名的听见里面传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

    这事之后,顾燕京便又回去睡觉了。

    再看江小树睡得像猪似的脸,嘴角还有哈喇子往下流,再想想刚才和他快活时的样子,这真的是两个人吗?

    顾燕京百思不得其解,头疼。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一更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