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6章 永远不娶
    沈千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江小树,江小树也正在看她。

    四目相视,江小树冲她露齿一笑:“沈姑娘好。”

    沈千寻神色微怔,随之朝她点头,眸色红了一圈,低声说:“千寻现在无依无靠,只求有个安身之处便可,哪敢言半分的委屈,候爷能收留千寻,千寻已是感激不尽了。”言轻,她弯腰再行一礼,好似真的不觉得委屈似的。

    今笙默然,这事她虽觉得不妥,有点失信于人,但却无法说什么。

    既然她都愿意了,顾才华很高兴她这么识相,也就不用识破脸面了,便和江小树说:“江姨娘,你给沈姑娘安排一下,以后就是沈姑娘就是沈姨娘了。”

    “是。”江小树心里头一万个操字飞过,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

    明明该是正室的地位,这样委屈都可以答应,换作她,铁定不答应的。

    一边同情这位沈姑娘,一边又觉得气闷。

    长得这么可人,都统大人看见了,一定会喜欢的。

    气人啊!

    “沈姨娘,您跟我来吧。”江小树忍下心里的烦燥,还要面带笑脸。

    沈千寻便福了身,跟她一块退下去了。

    一边走出去的时候江小树一边说:“沈姨娘,巧得很呢,我刚好也虚十四岁。”其实她就是胡诌,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几岁了。

    沈千寻看了看她,温婉的笑笑:“可真是巧了。”又说:“您长得真像我的一位故人。”

    “哦?真的吗?”

    “嗯,是我邻居。”

    江小树暗暗翻个白眼,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

    那时,顾今笙也回去了。

    已是午时,她吃了些饭后,在榻上靠了一会,脑子里正寻思一些事情。

    想了那楚湘王的事情,心里有些烦。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是想要弄得她臭名远扬么。

    她翻了个身,又想到与三爷的事情。

    上一世因为皇甫羡,名声不好,与三爷无缘。

    这一世,怎么就又因为楚湘王这不要脸的东西而败坏她的名声呢。

    与三爷之间,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波折了吧。

    想到与三爷有过一次夫妻之实,心里又担心起来,怕自己会因为那一次就怀上了。

    她正寻思着这事,薄叶就来禀报了。

    “小姐,苏大人来了。”

    今笙便坐了起来,拉开门,苏长离已大步流星的过来了。

    “笙儿,身体好些了吗。”他神采奕奕的过来,精神不错。

    “还是不太好。”她怕三爷会因为身体好些了想那事,立刻撒了个谎,虽然已经好了。

    乍听她说不太好,苏长离忙拽他进屋,关了门询问:“有多不好?很疼吗?”

    “也不是很疼,就是有一点。”她别扭的转过脸。

    她就是随便说说,哪想他会一直追问。

    “要是明天还不好,我就开些药带过来给你涂抹。”

    顾今笙心里尴尬,忙应:“嗯,好。”明天他若问,她就说好。

    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她忙又扯了个话题。

    “三爷,你坐,我给你讲个事。”

    苏长离坐了下来,听她说。

    “今天府上来了个姑娘,说是从扬州来的,还是我大哥自小就定下来的亲事呢,拿了半块麒麟玉,我爹说,这玉真是我们家的祖传。”

    “当真是麒麟玉?”苏长离问了一句。

    “我仔细看过了,应该是麒麟玉,东西肯定假不了。”

    “现在那麒麟玉在哪儿?”

    “被我爹收起来了,说是祖传,在我们家都有数百年了,当年我爷爷为了救我奶奶竟一分为二给送出去了,还为我燕京哥定了一门亲事,我看那上面的裂痕都还在呢。,必定假不了”

    苏长离说:“我倒是听说过那麒麟玉的一些传说,过去的祖辈讲过,那麒麟玉是极有灵性的东西,是个好物件,既然收回来了,就不要再随便送人了。”所以这笙儿的爷爷当年怎么就给一分为二送人了呢?

    难怪后来顾家没落,一个秀才都没出过,除了顾燕京这么个武状元外。

    顾今笙不知这其中的玄机,倒也没有多想。

    两个人说了会话,苏长离抬手,轻轻摸在她脑袋上说:“本来爷想带你去翰林书画院转转的,既然你身体不适,就再休息一会吧,我先走了。”

    “……”顾今笙瞬间懊悔极了。

    “三爷。”她忙一把拽住了他的手。

    “只要不走太多的路,我没问题的。”

    所以,她这是想跟着去?

    苏长离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毕竟她受伤的不是个地,一定要休息好了,让伤口愈合。

    “改天吧,等你完全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去。”

    “三爷……”今笙拽着他的手不放,她在宫里已经被闷了许久了,真想出去了。

    苏长离看她,实在是拗不过她,她拽着他的胳膊不放手,他多少不太忍心把她甩开自己走人,到底是点了头:“要是有什么不适,一定要告诉爷。”

    “嗯。”她连连点头:“三爷,你等我一下。”转身,她去了屏风里面的铜镜前,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摸了一下头发,整理好了自己,才高高兴兴的跟着他出了门。

    “薄叶,喊上袭人,紫衣,咱们出去玩玩。”

    “……”苏长离看了看她,有他陪着,无须带这么多人,很碍事的。

    顾今笙显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奴婢们也不知道。

    大家能出去玩,别提多高兴了。

    主仆一行,高高兴兴的出了府。

    今笙上了三爷的马车,万青和梅风跟着。

    紫衣和袭人上自己家的马车,薄叶骑马跟着。

    主仆一行跟着马车哒哒而行,万青说:“薄叶,你这进宫一趟,怎么吃胖了不少?”

    “……”薄叶气得头疼。

    “管你什么事啊,又没吃你家的。”袭人已经气呼呼的站在马车上为薄叶回呛他了,这人嘴巴还是这么的贱啊!

    她确实吃胖了一些,因为在宫里的日子,伙食特别的好。

    她家主子每顿饭都是好几十道菜,她又吃不完,她有时候难免会偷吃一些啦。

    万青被她呛了一句,不客气的回呛:“我说话管你什么事啦?非要你插嘴。”

    梅风调笑:“你声音小点啦,人家袭人姑娘这是看上你了,才多和你说几句话,你就乐吧。”

    “……”袭人脸上大窘,骂:“啊,你这个混蛋,说什么混帐话。”她从身上摸出一枣,朝梅风扔了过去。

    紫衣正坐在马车的边上,看他们打闹,她也抿唇笑笑。

    她没有袭人这么爱闹。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自家主子和苏大人在一起的时光,他们这些做仆人的,也跟着高兴。

    马车哒哒而行,在翰林书画院停了下来。

    主仆一行下了马车,高高兴兴的往里走。

    主子们行在前后,她们跟在后头。

    “大嗓门,小声点。”万青很不客气的批评了一句袭人,也不看什么地,还在嚷。

    袭人气得抬起一脚便朝他臀部踹了过去。

    混帐东西,一句人话不会说。

    她嗓门有他大吗?

    ~

    今笙回头瞧了瞧,袭人和紫衣都不小了,是该出嫁的时候了。

    前一世,她们跟着她命不好,这一世,一定要把她们嫁出去。

    万青和梅风都是三爷的属下,模样也不错,配这两个丫头挺好的,就是不知道这俩人现在有没有家室?

    “三爷。”她小声喊。

    “嗯?”

    “万青和梅风,有没有成亲啊?”她小声问。

    “没有。”他也小声回了一句。

    “他们都多大了?”

    “比爷大个二三岁吧。”

    “这么老啊……”

    “……”

    今笙蹙眉,这么算起来,万青和梅风都有二十七八岁了?

    当然,她的袭人和紫衣也不小了,毕竟,她都十七岁多了,虚十九了。

    心里纠结了一会,还是等回去问问袭人和紫衣吧,看她们姐妹俩有没有瞧上这俩人,若是瞧上了,就和三爷说说,让三爷作媒,把她们两个嫁过去。

    心里打定了主意,脚下也跟着苏长离一块进了书画院室内。

    进来之后大家也就不说话了,有人迎过来,苏长离摆摆手,示意那人退下。

    他带着今笙到处看了看她的字画,顾今笙也欣赏了一下旁人的字画,还有三爷自己,又新作了一些字画。

    “重楼。”朱公子忽然迎面而来,面带了些笑意。

    又看了看苏长离,他行了一礼:“苏阁老。”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又在一块了,还以为,他们会就此分开了。

    朱家近些年开始走做皇帝生意,慢慢的,也就认识些官场中人了。

    苏长离点了头,与人既不亲近,也不太冷,恰到好处的距离。

    “古音呢。”今笙问了句。

    “在府上待着呢,她就你这么一位朋友,没事你去看看她。”

    今笙应了声。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朱公子行了一礼,退下。

    苏长离瞧他离去,这才说:“那位古音小姐,你还是少与她往来,爷总觉得她不对劲。”

    “哦。”今笙没言声,他一句不对劲就抹杀了古音啊!

    当年笙儿出过两次事故,都有她在场。

    这事,苏长离并没有忘记。

    两个人在继续看了一会,转了一会,苏长离怕她腿上不便,会不舒服,便和她轻声说:“先回去吧,别累着了。”

    “三爷,我还不累,我们再到别处看看?”反正还有大把的时间,她想去街上走一走。

    “你腿不疼吗?”

    “不疼了。”

    苏长离瞧了瞧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还是为了贪玩,故意撒谎说不疼了。

    “走了,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反正已经在外面了,顾今笙可没管他同不同意,直接大步流星的走出去了。

    苏长离看她的步伐,看样子是真不疼了,步子迈得还很开。

    他稍微放心下来,也就跟着一块出去了。

    出了翰林书画院,并没有再乘马车,而是步行走了。

    前面就是繁华的街道,这个时候人来人往,就相当热闹了。

    ~

    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太傅府上的表小姐木向晚也出来了。

    太傅夫人已经决定把她嫁出去了,她也开始动摇了。

    她不能再拖了,不然,到了最后,她怕自己真的会孤独一生,无依无靠。

    虽然心里已经决定了,可并不好受。

    今天带婢女出来,就是为自己买些成亲后的礼物的。

    太傅夫人是真的疼她,也舍得给她花钱。

    她的婢女抱了许多东西。

    主仆一行往回走,迎面就看到顾今笙那笑得如花的脸。

    她正在街边摊看首饰,权贵人家的小姐是不屑于在路边摊买东西的,这路边摊的多半是假货,次货,真正上档次的都在店里。

    若是买珠宝,当然是珠宝行,有点品味的人,都不会在街边摊买。

    要是买布,自然也是去布行,怎么可能会买地摊货。

    这么俗的一个女人,表哥偏偏就看上了。

    她在路边看首饰,她的婢女还瞎起哄:“小姐,这个镯子戴你手上好看呢。”

    今笙试了试,便又脱了下来:“你们喜欢什么就敞开了买,今个买的东西都算是我给你们送的嫁妆。”

    “小姐,你打趣人家。”袭人嚷嚷。

    “真的,没打趣你,你们也都不小了,我准备把你们尽快都嫁出去。”

    袭人嚷:“奴婢不嫁,一定不嫁在小姐前头。”

    紫衣连连点头:“小姐,你都还没出嫁呢。”

    袭人这时转头问苏长离:“苏大人,你几时迎娶我们家小姐啊?”

    “……”苏长离没想到会问到他身上来,默了一会。

    “你们就不要为难我表哥了,夫人早就放话了,想让一个嫁过的女人进太傅府上,除非踩着夫人的身子过去。”木向晚缓步走过来,轻声细语的说。

    “你胡说什么。”袭人气了。

    在她心里,小姐算不得嫁过人。

    今笙回头看了她一眼,这木小姐性子瞧起来柔着呢,但骨子里全是坏水,她可没有忘记当初她送她一瓶胭脂水粉,在里面放了什么毒。

    这表小姐也不小了,应该比她还大上一岁呢,到现在还不肯嫁人,心里多半还是想着三爷的,顾今笙心思转念之间,便伸手搂住了苏长离的胳膊,轻声问他:“三爷,表小姐说的是不是真的呀?”

    苏长离瞧她,她有些委屈,又娇滴滴的样子很轻易的就撩得人心里动了起来,木向晚瞧她这明显在勾引自家表哥的样子,顿时气得心疼。

    苏长离默了一会:“我会说服他们的。”那就是不同意喽。

    “那他们要是永远不同意呢?”她更委屈了。

    “我永远不娶。”

    “我也永远不嫁吗?”

    永远不嫁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受尽嘲笑,背后受尽人的口舌指点。

    年老之后,无所依靠。

    他是男人,现在或许不会在乎,等年老一些,他若再娶,依旧会有年轻貌美的女子愿意嫁他,因为他有权有势,便有了一切,到那个时候,她将一无所有,既没有年轻的美貌,也没有儿女,也会彻底失去他。

    她拥有的,只会是一世的孤独。

    他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肤如凝脂的脸庞,和她说:“笙儿,我不会让你等那么久的,再给爷一点时间?爷一定把你风风光光的娶进门。”

    她到底是点了头,木向晚气得眸中泛水,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还永远不娶。

    他已经为她等了三年了,还要等么?

    ~

    今笙嘴角慢慢噙了笑,她已经不是一个会做梦的人,但这一刻,和三爷在一起的一刻,还是存了幻想,存了梦想。

    三爷的吻再次密密麻麻的落下来,表小姐气得瞪圆了眼睛,嫉妒令她发狂,她不想看,不想看不想看。

    撒腿,她飞快的跑开,眼里满了愤怒。

    顾今笙这个贱人,不要以为勾引了表哥,就可以进太傅府了。

    ~

    顾今笙是有些意外的,这里人来人往的。

    好在他也没有把这个吻持续太久,在表小姐跑开后也就结束了。

    几个人继续若无其事的到处闲逛,苏长离直接拽她进了一个珠宝店。

    “三爷,我不买。”

    “爷要买。”他直接让珠宝行的老板拿了一对翡翠玉镯过来。

    他挑了挑,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和她说:“玉养人,戴着好。”

    他常见她手上光光的,什么首饰也没有,其实她小时候不是这样子的。

    既然如此,今笙也就戴着了,出来的时候三爷说:“小时候有见过你,你身上到处挂着铃铛,走起路来都铛铛响,老远就知道是你来了,现在人长大了,倒是越发的不爱首饰了,是不是小时候戴多了,大了反而不感兴趣了?”

    今笙想了想,回他:“也许吧,人长大了,心性总会变一些的,小的时候不懂事,就会格外调皮了。”其实就是青春叛逆期。

    “三爷,你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心性吗?”

    “也不会差太多吧。”

    “那你就是少年老成了。”

    他嘴角噙了笑。

    ~

    两个人逛了一会,等把她送回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快平西了。

    苏长离直接把她送回了国安候府的大门口,没再跟着进去,只是望她进去后方往回而返。

    主仆一行回了府,大包小包的放了下来,袭人和紫衣薄叶,都买了些东西。

    今笙坐了下来,看两个人如数家珍似的把东西摆开。

    “紫衣、袭人、你们觉得万青和梅风怎么样?”她开口询问了句。

    袭人说:“那两个混帐最不是东西了。”

    来到今竽面前开始告状:“小姐,你都不知道,尤其是万青,嘴巴太贱了,又嘲笑薄叶,以前说薄叶壮,现在又说薄叶胖,又没吃他家的饭,干嘛老说人家呀。”

    她为薄叶打抱不平,今笙笑笑:“也许人家没恶意呢?想故意和你们亲近呢?”

    “就算没有恶意,这么不会说话,太不讨喜了。”

    今笙喝了口茶,轻声说:“我原还想着,要是你们愿意的话,我就和三爷说说,让三爷做个媒,把你们两个许配给他们两个。”

    “三爷说,她们都还没有成亲。”

    袭人忙说:“小姐,人家不是说了嘛,你不出嫁,奴婢也不嫁,你什么时候嫁三爷了,婢女就什么时候嫁……”她忙住了口,差点说错话。

    紫衣在一旁笑她:“你是不是想说,小姐什么时候嫁三爷了,你就什么时候嫁万青或梅风?”

    “去你的,你也笑话我。”袭人冲她娇嗔。

    今笙笑笑,说:“这事我先和你们提了,你们要是有这个意思,就多往心里放一放。”

    门外,薄叶抓了抓脑袋。

    小姐这是有意把袭人和紫衣许配给万青和梅风的吧!

    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便轻轻咬着唇走到了院中。

    ~

    同一时刻,就是在今笙回来的时候,她哥哥也已经回来了。

    回来后,才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位姨娘。

    那时候,顾燕京坐在客堂里,沈千寻正站在他的面前,她娇柔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忍心和她说什么重话的。

    女孩子小心的打量她,圆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好奇似的,像一对夜明珠。

    江小树坐在一旁默默的发呆,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

    过了一会,婢女进来把晚膳摆上。

    晚膳摆上,沈千寻并没有敢坐下来,顾燕京坐下来了。

    江小树瞧她似有不安,也就站了起来招呼她:“沈姨娘,坐下来一块吃吧。”

    沈千寻看了看,这才走过来轻声说:“妾身侍候爷和江姨娘用膳吧。”

    江小树莞尔:“你我都一样,你不用侍候我。”她也没有被人侍候的习惯,难道是做婢女做习惯了?

    既然江小树不要她侍候,她侍候都统大人好了,沈千寻刚要伸手为他布菜,顾燕京说:“不用侍候了,先坐下一块吃。”

    沈千寻看他一眼,有点受宠若惊:“谢谢爷。”她轻轻坐在了他的另一旁,左右两位姨娘俱都像娇嫩的花一样,正待开放,顾燕京便开始吃菜。

    承着食不言的态度,这顿饭下来,江小树一个声音都没发了,莫名的觉得如坐针毡。

    好不容易吃完了,顾燕京起了身,准备去洗漱。

    江小树含笑说:“沈姨娘,时候不早了,我也去歇息了。”转身,她回了自己屋。

    沈姨娘没来之前,她多数会与顾燕京在她们睡觉的屋吃喝的,今天换地了。

    她转身回了自己屋,沈姨娘给安排在这院子里的另一处睡,只是她并没有急于离去,而是站在院子里等着了。

    她在院外等着,江小树在里面写字。

    过了一会,六少爷悄悄溜了进来,小声喊她:“江小树。”

    江小树正伏案看书,实际上看不进去。

    看见六少爷来了,她勉强打起精神:“都统大人在沐浴。”

    “我不是来找我哥的。”六少爷在她面前坐下来,小声说:“我觉得你这次是真的遇着情敌了。”

    “什么嘛……”

    他虽然小,但也看得出来,小声说:“我瞧那沈姨娘长得可好看了,人也温柔,哪像你这粗野的性子,你真得学学了。”

    “不理你了。”江小树拿起树来挡住自己的脸,看书。

    这六少爷是存心来刺激她的,他就是不说,她也看出来了,这沈姨娘人温柔,知进退,一看就是个知书达理的。

    本来应该是正妻的命,因为候爷的刁难,沦为了姨娘,她却忍了。

    和她差不多大的年纪唉!如果不是经历过太多的苦难,怎么会忍得了,也许和她当初的心思一样,为了混口饭吃,姨娘也干了。

    想了一会,她猛然站起来,朝外走去。

    六少爷不知道她要作甚么,立刻跟了过去。

    她就是在门口偷偷摸摸的朝外看了看,看见沈千寻果然是还站在院子里,等了一会,都统大人就出来了。

    看见都统大人出来了,她立刻快步迎了过去,羞羞答答的来到都统大人面前轻声说:“爷,请容妾身今晚侍候爷可好?”

    江小树便瞪圆了眼珠子,这沈姨娘瞧起来羞羞答答挺娇柔的,但话一出口,这不像是一个娇柔的女子能说的,她与都统大人才初次见面啊,这就迫不及待的想侍候都统大人了……

    一定是被都统大人的美色所惑了,毕竟,都统大人真的非常神武。

    想起与他昨夜的荒唐,有着神武之力的都统大人实在是让她消受不住了。

    ~

    顾燕京大概也没料到这沈千寻刚来就要侍候他,他其实都不适应。

    就算是他的姨娘,也该有一个适应期,先认识一下,培养一下感情。

    他毕竟是个人,还是个有思想的人。

    如果他有这么急切,早几的就把江小树给剥皮了。

    “沈姨娘,你旅途劳累,且先休息吧。”他说了这话,抬步离去。

    沈千寻有些许的失望,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急了些?

    都统大人,实在是英俊得不相话,能侍候都统大人,即使是姨娘,又何妨?

    默默的安抚了一下自己跳动的心,看着都统大人挺拨的身影离去,之后发现他进了江小树屋了。

    江小树已经飞快的闪了,六少爷没来得及闪,被撞个正着。

    “你在这儿干什么?”都统大人这话是问六少爷的。

    “大哥,我找江小树借本书。”六少爷忙答。

    “书呢?”

    “这就拿。”六少爷忙去书桌前拿书,江小树就随便给他一本书。

    六少爷匆忙走了,顾燕京便关了门。

    “爷,您沐浴好啦。”江小树喊了他一声,人坐着没动。

    顾燕京便走了过来,看了看她,她坐在桌前装模做样的看书,这时就放了下来。

    “过来。”顾燕京招招手,像招小狗似的。

    江小树只好站起来,走到他面前问:“爷,请吩咐。”

    “转过身,趴下去。”

    “作什么啊?”

    “昨晚刚做过,今天就不会了?”

    “……”

    会,她当然会……

    她就是心情不太爽,兴致不大了。

    不过,都统大人这样要求了,她还是会照做的,立刻扶着桌子弯下了身子。

    顾燕京:“……”她真是一点不害羞……

    顾燕京低首看了看她,她已娇滴滴的喊:“爷,来嘛……”小身板扭了扭,顾燕京忽然就觉得鼻子上一热,伸手一摸,鼻子流血了,他表情微微怔了怔,有点不敢相信,可事实上,他已被她点了一把火,全身着起来了。

    一团黑影瞬间便笼罩下来,把她整个人给罩住,就像一座巨大的山。

    她这个样子,他很难自控着不占有她。

    躺下来的时候,她倒头就睡了,他瞪着眼看着她,脑子里甚至还在回味。

    她这睡的是不是太快了?她就不回味一下?

    ~

    入夜,顾今笙还坐在桌前翻看着手中的书。

    平时也听过人说起避孕这东西,但府上的人却是从未用过的。

    水银,中药,麝香,书上说用多了会不孕不育,这肯定不行。

    动物大肠或是猪大肠,这个太恶心了点,光是想想就不能接受。

    红花清洗身体,这寻常人也是买不到的,多数是用于宫中的妃嫔,皇上不想谁怀上,就给谁用了。

    找湘君,自然是可以得到,这就难免要让湘君有所怀疑了。

    她还未出阁,万不愿意让湘君知道她和三爷发生这种事情了。

    防患于未然,她现在是想先搞清楚,免得哪天三爷控制不住了。

    愁人。

    现在,她更多的是盼望三爷的播下的种子没有那么强的生命力,就一次而已,不会就此怀上的。

    放下手中的书,她托腮想了想,日后,要减少与三爷在一起的次数。

    要怎么减少呢?

    除非她离开府上,出去一段时间,三爷找不到她了。

    今笙想了想,倒是有地可去的。

    她好久没去看望过外婆了,倒是可以去看看外婆,住上几天,消了三爷的念想。

    外婆家距离不远,母亲逝的时候来过,只是那时候忙于母亲的后事没功夫说上多少话,大哥大婚后也来过,那时外婆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打定了主意,她决定这两天就去外婆家一趟。

    合上书,又塞在了书丛中间,这才去了榻上歇息。

    ~

    第二日,吃喝过后,顾今笙便和婢女说了。

    “都收拾一下,明天都跟我去一趟外婆家,把礼物也都准备齐全了。”

    袭人和紫衣应下,两个人去办这事。

    “小姐,小姐。”薄叶这时匆匆跑了进来。

    “小姐,那个楚湘王又来了,还直奔咱们这儿来了。”

    顾今笙只觉得胸口发闷,心情瞬间不好了。

    她大步流星的便走了出去,果然,那楚湘王潇潇洒洒的来了,手里还拿了把折扇,本来风流,现在瞧着更风骚了。

    “老相好,是不是知道本王来了,便迫不及待的迎来了。”

    顾今笙顿时气得想抽死这不要脸的,她皮笑肉不笑的说:“楚湘王,您说话能把前面那三个字去掉吗?”

    “哪三个字?”

    他故作不知,他笑笑说:“老相好的,本王想娶你了,你嫁给本王吧。”

    顾今笙冷淡的回一句:“我哪配得上您楚湘王呢。”

    “本王倒觉得咱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想呀,本王名声虽是不太好,但你也算嫁过人的了,这么算来,咱们俩还挺般配的,以后一块生活,也可以互不嫌弃。”

    顾今笙嫌弃的看他一眼,回他:“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是说那个苏大人吗?”楚湘王一点不意外,冷笑:“本王倒觉得你俩真的一点都不配,先不要说他家人不同意了,就算最后勉强同意了,你嫁过去也是当妾的命,你这嫁过人的事实摆在那儿,人家苏大人不觉得亏了吗?倒不如嫁给本王,做个王妃快活,也不用天天看人脸色。”

    今笙蹙眉,怎么都感觉自己被他贬得一文不值。

    “楚湘王,谢谢您这么抬举我,能入了您的眼,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呢,但我只能说,对不住了。”

    “没关系,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本王也不会勉强你的,咱们就这样互为相好也不错,即使你日后进了太傅的门,咱们还是可以保持这样的关系的,没事偷偷约个会,还刺激。”

    “……”这混话说得可真是溜溜得很呢,顾今笙牙痒。

    “楚湘王,你到底想怎么样?”顾今笙沉了脸问,和这不要脸的东西,她真心不想纠缠不清,太可怕了。

    “不想怎么样,本王就是想要你,你跟本王好了,万事都好,你不跟本王好,以后天天来找你。”所以,他的意思是要闹得她臭名远扬,人尽皆知,最后没人敢要?

    恍惚之间想起前一世,她和皇甫羡的那点事,就是因为名声太大,人人都知道她喜欢过皇甫羡,所以最后没人敢要。

    顾今笙暗暗磨牙,最后回了一句毫没杀伤力的话:“你这样子会有报应的。”

    “本王最不怕的就是报应。”

    “老相好,你不打算请爷进去坐会吗?”

    “不必了。”顾今笙大步流星的往外走,楚湘王立刻跟了一块往外走。

    “老相好,你这是要去哪儿?”

    “赶你走。”顾今笙绷紧了小脸,这一口一个老相好,她真想撕了他的嘴。

    她的确是要赶他走的,顾今笙匆匆来到大门口,看了看,她们家门外竟是站了许多的护卫,明显都是楚湘王带来的人,还有楚湘王的轿子,一块停在路上。

    今笙冷了脸,对门口自家的护卫吩咐下去:“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这个人再来咱们府上,一律不许放他进来。”

    “谁要是敢放他进来,逐出府。”

    门口的护卫面面相觑,立刻应:是。

    楚湘王也不觉得难为情,瞧她是真生气了,倒是越发的高兴了,笑了笑:“老相好,你要是不许我进来,我就在外面喊,喊得这全天下人都知道,咱们俩有一腿。”他说了这话,还真转身走到大路上扯着嚷子直喊:“顾今笙……老相好的……顾今笙……老相好的……”

    “……”顾今笙望着他,有点傻眼了。

    这左右前后住的都是邻居,他就这样扯着嗓子喊,立时就有人从自家门口探了脑袋看了过来。

    顾今笙又急又气:“你到底闹哪样?”

    “本王不是说了么,你嫁我。”

    “我也说了,我配不上您。”

    “本王不嫌弃你。”

    “……”顾今笙默了,再说下去又回到之前的话题了。

    “老相好,本王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你要是不嫁本王,这辈子你别想嫁人了,本王就不信,就你和本王不清不白的关系,那苏大人还愿意娶你。”

    “……”顾今笙看着他不语,轻声嘀咕:“我怎么就踩上他这泡屎了。”

    她小声低喃,楚湘王听力极好,哼声说:“老相好的,你莫不是得了健忘症,在宫里的时候,是你先勾引本王的,你明知道本王眼睛蒙了布,在逗乐子,你还非要往本王怀里撞,你明知道本王是谁,临走之时还故意抛媚眼,是你勾引本王在先,你想勾引了本王就不负责任,没门。”所以,他是不会放过她的了。

    好吧,既然数落了她一堆罪状,是她的错,她也拿得起放得下,立刻服软:“那我道谦好吗?我对不住您了,请您原谅我,您大人有大谅,别和我一个妇道人家计较好吗?”

    “晚了。”

    “本王这魂已经被你勾了去,自从和你分开之后,我天天晚上睡不好白天吃不香,脑子里想的全是你,老相好的,你若从了本王,往事一笔勾销,若不从了本王,以后本王天天来找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

    “来呀,本王累了。”

    他喊了一声,他的人立刻搬了把太师椅过来给他坐。

    “……”

    因为太阳升了起来,这夏日有些热意,有护卫又立刻给他撑了把遮阳的伞。

    “……”

    有护卫立刻又给他送上带着凉意的西瓜,他性感的薄唇咬了一口,那是一个惬意。

    “老相好的,你要不要一块吃一口?”

    “……”顾今笙气得转身进去,只是没有走远。

    她得想个办法,怎么把这个人从她家门前轰走。

    与此同时,经过楚湘王这一闹,顾今笙旁边住的邻居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且动静不下,毕竟左邻右舍的,有个啥事能瞒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