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章 移居
    都统大人从顾今笙那边回来了。

    江小树从屋里见他回来,便迎了过去。

    这几日刚忙完候爷的丧事,大家心情依旧很沉重的。

    “爷,水准备好了,现在要沐浴么?”

    “嗯。”他应了一声,脱了外袍,去了。

    这个时候,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泡个凉水澡自然是舒服无比。

    顾燕京走进浴房,愣了一下,因为沐房里分明已有了她人。

    这沈姨娘竟是在浴房里待着,且下了水,一个人在水里玩得好不快活。

    她当然知道这是都统大人用来沐浴的,这水也是准备给他用的。

    只是,她入府这么多天了,又赶上了候爷逝,都统大人便一直没和她圆房。

    她都是他的姨娘了,他还不和她圆房,这让她在府里如何立足?

    既然他不肯主动圆房,她总要采取主动的。

    知道他还没有沐浴过,一会肯定会来的,便偷偷溜了进来,在里面等她。

    她都这样了,都统大人还不和她圆房?

    她打好了主意,瞥见顾燕京进来了,她还是故作惊慌的往水里一缩,娇柔又甚害羞的喊:“都统大人,妾身……”妾身想服侍您……

    “你先洗吧。”顾燕京瞧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父亲的逝,不明不白,笼罩在他心上,这才刚过了个头七,他哪有什么心情与她圆房,江小树都好几天没碰她了。

    他转身就走了,沈姨娘愣在那里,和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照理说,她是他的姨娘,又这样在水中,他不是应该顺势而来么?

    论姿色,她姿色不差啊……

    沈姨娘百思不得其解,莫名的又觉得是不是小江小树在背后挑唆了,顿时气得脸色变了变,这个江小树,她怎么就这么烦人呢。

    ~

    “爷,您这么快就洗好了?”

    “啊?您没洗啊?”

    江小树已经又迎了过来,本惊讶于他这沐浴的速度,但一看他的衣裳没换,头发没湿,便知道他没沐浴了。

    顾燕京转身坐了下来,回她一句:“沐房给沈姨娘占了,爷还没洗呢。”

    这浴房本是他自个用的,连江小树平时都不会用的,这沈姨娘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跑过去他的沐浴。

    隐约又知道她想干什么。

    心里虽有些许的不喜,但也没真的往心里去。

    这沈姨娘的爷爷当年救过他的奶奶,也算是有恩于他们家的人。

    现在沈姨娘举止无亲,前来投奔,她娇弱的样子也让他不好责备什么。

    一旁的江小树怔了一下,随之笑笑:“都统大人,您真不解风情,人家沈姨娘是想和您来个鸳鸯戏水嘛。”

    “……”

    顾燕京没心情和她调笑,说了句:“爷已经答应了等三年后娶古音小姐过门,等她伤情完全恢复后,把定金先下了。”

    “……”

    “明日,便把古小姐接到我们这里来住,你多照顾她一二。”

    “……”

    江小树瞬间心情不好了,抿了唇,说了句:“爷艳福不浅呢,这京城四大才女你一个人就占了两。”

    他问:“不高兴了?”

    “高兴,当然高兴呢,又多一个位姐姐了。”

    “既然高兴,嘴巴怎么还噘得可以拴头驴了。”

    “……”你的嘴巴才能拴头驴,江小树立刻抿了唇。

    “啊……”整个人忽然被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都统大人抱着她去了榻上,巨大的黑影便笼罩下来。

    “一会跟爷去洗个鸳鸯浴。”

    “我洗过了……”她本能的拒绝,因为心情不好啊……

    “再洗一次。”

    “我身上又不脏。”干嘛还要再继一次,这么麻烦。

    最烦天天洗澡了。

    “马上就弄脏你。”他利索的扯了她的腰带。

    确实,她浑身很快就汗淋淋的,湿哒哒了。

    都统大人带她去洗鸳鸯浴,没有去那边的大浴房,只是来到次间的浴桶了。

    “爷,这桶太小了。”两个人挤一块,实在是吃不消。

    “明天买个大的放进来。”

    满室狼藉。

    江小树累到虚脱,却是没有和以往那般早早睡去。

    回到榻上,她背过身去,脑袋枕了自己一条莲藕似的手臂想事情。

    又多了一个女人和她分享都统大人了,她一点都不喜欢,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躺着没动,顾燕京也没有动,一样在想事情。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把危险放在自己的身边。

    把这样一个人留在笙儿的身边太过危险了,他也不放心,放在自己的身边,才能更好的掌握她的动静。

    父亲的死究竟与她有没有关系,他不确定,但她在笙儿面前用的这一出手段,在他看来就是苦肉计,无疑是成功的。

    只不过,如果真的只是寻常的姑娘家,有哪个寻常的姑娘家出门会携带刀在身上的?只能说明有备而来。

    ~

    伸手,把江小树给捞到过来。

    以往都是她往他怀里钻,她现在忽然没了动静,身上反觉得空荡荡的,没个人抱还不习惯了。

    江小树挣扎了一下:“爷,我要睡觉。”她还想溜走。

    “……”他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江小树,你还没睡着?”他以为她已经睡着了,通常这个时间,她是倒床就睡的。

    “嗯。”她嗡声嗡气的应一声。

    “想什么呢?该不是爷要娶姨娘,你嫉妒得睡不着吧?”

    “不可以吗?”江小树有些气,嫉妒都不成,这对女人真不公平。

    顾燕京有些好笑:“可以,但嫉妒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让自己心情不好。”

    “……”说的虽然有道理,可还是会嫉妒啊!

    江小树索性坐了起来,有些气不爽的说:“这个世界对女人太不公平了,为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却要对男人从一而终。”

    “……”这死丫头,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顾燕京便跟着坐起来讲:“因为这个世界是围绕着男人转的,女人离了男人活不下去,当有一天这个世界围绕女人转的时候,女人也可以。”

    “……”江小树看他,话是有道理,但还是很气啊!

    她为这事生气的样子,莫名的觉得极是有趣,顾燕京也就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不服气,下辈子投胎做男人。”

    说到这个,江小树是狡黠的转了一下眼珠子:“爷,那我们可得先说好了,我下辈子投胎作男人,你就投胎作女人,换我养你。”

    “……”

    江小树忙举手:“我保证,不会三妻四妾,就娶你一个就够了。”

    顾燕京一个巴掌拍在她脑袋上:“先过完这辈子再说吧,睡觉。”

    江小树撇撇嘴,翻身睡了过去。

    唉……

    黑暗中,她默默叹口气。

    还是不太爽啊!

    “江小树。”

    “嗯。”她低声咕哝了一声,假意要睡着了。

    “明天爷就去宫里了,古音小姐搬到这边后,你多留意一下她。”

    “……”本来心情不太爽的江小树心情为之一震,感觉好像交给了自己一个什么任务似的。

    第二天。

    江小树来到今笙面前,行了礼后,照着都统大人走前交代的说:“笙小姐,房间已为古音小姐收拾妥了,都统大人让我来接古音小姐去那边住,以后就由妾身照顾古音小姐。”

    今笙看了一眼古音,她自然没有异议,只是说:“那就有劳江姨娘照顾我几日了。”

    “都是应该的,古音小姐请。”江小树抬步上前,伸手要扶古音一块过去。

    她伤自然还没有好,只是勉强能走些路。

    今笙跟着一块过去,从她们这女眷所居的三进院宇往大哥所住的院宇去,还需要一段的路程呢,且这三伏天,虽是早上,走一段路也热得人直冒汗,今笙手执一把美人扇子,给自己煽风。

    古音走了一段路,上到一处小桥流水之上的时候,气微喘。

    “古音小姐,您要是累了,不妨坐在这儿歇息片时,只是现在外面热了一些。”三伏的天气,即使是早上,空气都是热的。

    古音便在桥边上靠了一会,江小树摇着扇子给她煽着风。

    古音瞧她一眼,这江姨娘倒也是奇了,她就一点不嫉妒吗?跟着她忙前忙后的,这些事情她可以让婢女来做的。

    不过,若是想得周到些,不是应该弄个轿子抬她过去么。

    古音噙了些笑,和她说:“江姨娘,您这样照顾我,我真是不好意思了,让奴婢来就好了。”

    “石榴,扶我走吧。”她喊了一声自己的婢女,怎么一点眼力架都没有。

    石榴忙到她跟前来轻轻扶了她。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翻过小桥,走几步也就是都统大人的院宇了。

    沈千寻还不知道院里又添了人,只是在院中转的时候没看见江小树,便出来望了望,乍见江小树领了人往院里来,忙快步迎了过去。

    “笙小姐,您来了。”她瞧了瞧古音,是知道她的,她初来府上那日,这古音小姐就在场,当时是与笙小姐坐一块的,这几日她受了伤,又住在笙小姐那了,这么大的事,府里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顾今笙应了她一声,江小树笑着说:“沈姨娘,以后咱们院里又多了一位姨娘了,这古音小姐是咱都统大人心尖上的人,这几日受了伤,从今个起要在咱们这儿住上一段时间。”

    啥……都统大人又多了一位姨娘?

    沈千寻心里非常的不是味,面上还是立刻笑了:“古音小姐,快请。”

    江小树说:“古音小姐,您先看看您的房间,还满意么,若是有什么缺少的,您告诉我,再给您补上。”

    都统大人这套别院与今笙的阁楼不同,但这一块占地面积算是院里最大的一处了,他是府里的嫡长子,给他这一处房子,自然是为了日后给他纳妾来用,所以房间是特别多的,绕着整个游廊走一圈,处处是房屋。

    国安候府这个房屋与那些富贵人家的房屋是不同的,这是老祖宗留下的,雄伟又壮观,经过一再的改良,精修,矗立在这儿,越发的显得不可侵犯了。

    古音也不是第一次国安候府了,自然晓得国安候府这座府邸有多荣耀,单是国安候府这三个字就荣耀了数百年了。

    古音却是第一次来到都统大人的院宇来。

    她抬步进了为她安排的院宇,即使是进了屋,一样透着热气,没有丝毫的凉意。

    住在这儿,还真不如住今笙那儿舒服,又或者回朱府上,至少有个‘凉殿’可以去热。

    一行人进了屋,虽是前后窗户都打开了,还是觉得热得不行,她鼻尖上已经冒了丝丝的细汗。

    “古音小姐,您身体不舒服,我就不打扰您了。”

    古音也就点了头,江小树这才离去。

    住惯了自己的房子,还真不习惯这里的空气,但这是都统大人安排的,她只是奉命行事。江小树告了辞,转身回自己屋去了。

    今笙看了看,也就说:“古音,走了一段路,你也累了,你先休息一会吧,晚点我再来看你。”

    “嗯。”古音应了一声,今笙也便走了。

    沈千寻并没有立刻走开,旁人都走了,她才走过来看了看四周,和她的房间没什么区别,都是热得要命,但她知道江小树睡的房间,凉快得不行,那就是一个水帘洞啊!

    京城近些年盛行这个,但凡是有能力的权贵人家,都会在自己房屋上弄一个制冷的凉殿。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到三爷这个人了。这是一个特别会玩的人,除了琴棋书画骑马射箭打猎外,他也喜欢捣鼓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自己家的拉屎尿尿的茅房,比如天热了给自己修建一个‘凉殿’,屋外有一座大风车,用府里的水渠的水带动大风车撩到房顶上,房顶上有个水槽,当水积满后,通过一个机关将屋顶水槽打开,水便会沿着房檐缓缓流下、源源不断,活生生一个人造‘水帘洞’,清凉无比。

    他这个凉殿发明出来后,许多富贵人家就争着模仿开了,比如他茅房的两个坑,一个站着的撒尿给男人用的,还有一个坐着大便用的,还有一个蹲着大便用的,可供选择。

    话说回来,沈千寻瞧了瞧古音这房间后,轻轻撇了嘴,说了句:“看来都统大人对古音小姐的爱也不过如此呀。”

    古音瞧了她一眼,听得出她话里带酸,便望着她不说话,且看她究竟想说什么。

    她不说话,就那样平静的看着她,沈千寻以为她不相信,以为她认为都统大人非常喜欢她,但她一眼就看得出来,都统大人对她的喜欢真的不过如此,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她也就继续说下去了:“你这房间可真的一点不能和江姨娘那房间比,她们那上面直接装了个水帘洞,可凉快了。”

    “你站在你这里就可以看见的,有个大风车在上面转啊转的。”

    古音也就笑了笑,问她:“不知道沈姨娘有没有那样凉快的房间?”

    沈千寻声音轻淡的说:“我初来乍到,又无依无靠的,哪能和江姨娘比呢。”

    瞧这话酸的,但甚合她意。

    古音也就站了起来,往外走,走到自家门口,问她:“哪一处是她的房间?”

    沈千寻也就指了一处给她看:“看见没,那有个风车。”

    古音点头:“不知哪一处是都统大人的房间?”

    “都统大人整日和她住一处,我听下面的人说,自把她抬为姨娘后,都统大人就没从她屋里挪出来过。”也就是说,江小树的房间也就是都统大人的房间了。

    古音点点头,再问她:“不知沈姨娘住在哪一处?”

    沈千寻也就把自己的房间指给她瞧,古音瞧她一眼,她沈千寻的目的是很明显了,她嫉妒江小树,并且看得出来自己在都统大人那的分量不过如此,便想与她联合了?

    古音嘴角扯了扯,说:“沈姨娘,我听说你原是还在母腹时就指婚给都统大人了?原本应该是正妻之位的呢。”

    说到这个,沈千寻心里就不太舒服了,她淡淡的说:“是啊,可惜我现在无依无靠。”不得不由正妻之位沦为姨娘了,甚至连江小树的地位都不如。

    古音抿唇:“老天爷就是如此的不公,有的还不如你,却在你之上。”

    沈千寻瞧她一眼,这话是在为她打抱不平么?若是这样子,说明是与她联合了。

    她一个还未过门的姨娘受如此待遇,可见也不讨都统大人的喜欢,不与联合,难不成还与江小树联合么?

    古音吩咐:“石榴,扶我去江姨娘那边去。”

    她的婢女也就扶她一块往外走,沈千寻跟着一块过去。

    这江小树住得舒坦,她住得不舒坦,她能高兴得了么,现在来了一个古音小姐,本以为是坏事,现在瞧起来还是好事了。

    能多一个人给江小树添堵,还是挺让人高兴的。

    ~

    古音寻了过来,江小树的婢女翠和如意那时正一块陪江小树待在屋里,两个婢女坐在屋里一边吃瓜一边看她在屋里耍宝,她手持一把长剑,是都统大人特意为她铸的一把剑。

    她左舞一个剑花,右舞一个剑花,一套剑花挽下来,也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了,翠花和如意在一旁鼓掌,不时为她喝彩一声。

    人家小姐都是穿着水袖长裙跳舞,她家主子是拿着剑上窜下跳,像个静不下来的燕子似的,可偏偏都统大人就喜欢得紧。

    主仆三人在一块自然是快活无忧的,都统大人不在的时候,许多的时候,关起门来就这样了。

    外面忽然传来婢女的报声:“江姨娘,沈姨娘和古小姐求见。”

    正舞剑的江小树闻言停了下来,飞快的把剑放回原位的,挂在了墙上。

    转身,主仆一块往外走,前去开了门。

    “古音小姐,您有伤在身,怎不好好休息呢。”江小树关切的询问。

    古音便有几分的难为情:“正因为有伤在身,反而休息不好了,这三伏的天气,我那里实在是太热了些,江姨娘,您要是不介意,可否让我在您这儿小坐一会?”

    “快,快请进。”江小树立刻把人让了进来。

    “古音小姐,您要是不嫌弃我床上太乱,就去床上靠一靠吧。”

    “不了,我坐一坐就好。”

    随着古音进来,沈千寻也一块跟着进来了。

    古音便在桌边坐了下来,随之有些担忧的问:“江姨娘,我会不会打扰到您?”

    “不会啦,我只是怕招呼不周古音小姐,等都统大人回来就要怪罪我了。”

    古音抿唇笑笑,沈千寻撇撇嘴,说:“江姨娘你住在这里可是舒服了,却是苦了我与古音小姐了,我们屋里就像个蒸笼似的。”

    江小树点头咐和:“是吧,这种天气就这样子,好在很快就会过去了,忍一忍,这个夏天马上就过去了。”她才不会为她在都统大人面前说好话。

    都统大人这个凉屋也是这两年才刚弄起来的,听说是跟苏大人府上学来的,整个国安候府也就这里有一处,笙小姐那边有一处,候爷生前的时候也给安装了一处,但这就需要大量的水源了。

    沈千寻压下心里的怒意和嫉妒,调笑着说:“江姨娘你说得容易,人家住在那是一日如千年,这日子不知道有多难受。”她江小树住在这儿快活着呢,自然会觉得日子过得快。

    说得再难受,她也不会给她一点同情心了。

    初见她时,觉得她柔柔弱弱,哪晓得蛇蝎心肠,还推她落水,没料想她竟然识得水性吧。

    昨个,还钻到都统大人的浴房去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古音听着两个人说话,这沈姨娘真是够酸的了,瞧起来也是一脸的书卷气,应该是读过书的人,说话上听起来竟是如此的小家子气。

    她在江小树面前也酸成这样子,她都觉得无语了。

    抬眼,她四下打量了一眼这个房间,一张若大的书案,上面堆积了各种书藉,摆放整齐,书案上有些纸墨,看来是常有人坐在那儿了。

    都统大人也喜欢看书么?还是江小树?

    从江小树的气质上,倒瞧不出来什么,她的气质有点复杂了些。

    她模样娇俏,貌美,这都是天生的。

    她行事沉稳,便不像她这个年纪这个出身该有的风范。

    她知道这江小树的出身,出身卑微,还是个捡来的孩子,照理说是目不识丁才对,她没有机会读书的,几年前便来到这国安候府做丫头了。可她在人前却没有半点小家子气,反而落落大方。

    再观这沈姨娘,初见她时,以为她估计是出身于书香门弟之家,只是后来家道中落了,她的气质上有些书卷味,应该是常年读书熏陶所致,这样一个读过书的人,多半应该是知书达理,落落大方才是,不料,她竟是和江小树相反。

    古音瞧见那边的墙上挂了一把佩剑,瞧起来倒像是女子所用。

    都统大人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用这么秀气的剑呢。

    都统大人的房间,怎么会收藏了女子所用的剑?

    她心里微有疑惑,便慢慢站了起来,走向那边。

    江小树瞧着她,跟着起了身。

    “江姨娘,这剑该不会是你所用的吧?”她也只是猜测。

    “都统大人送我玩的。”没想到这古音小姐如此的好眼力,连剑都能分得清是女人用的还是男人用的。

    “你会用剑?”古音有些惊讶的询问。

    “也不算会吧,都统大人教过我几招。”她也不明白为啥都统大人要让她耍剑,自从那次她怂恿着笙小姐练习射箭后,笙小姐倒是一次没练过,反而是她,从那天开始被逼着练箭射,后来是练拳法,到现在是练剑法。

    这明明是男人的玩意呀,女人绣绣花写写字就好了嘛。

    初时觉得不爽,在都统大人的淫威下不得不屈服下来,但几年下来,倒是习惯了,一日不练,还觉得难受。

    一套剑花舞下来,整个人的筋骨都觉得舒展开了。

    古音便来了些许的兴致:“江姨娘,能练练给我看看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江小树有些为难的说:“我学得不好,拿剑我怕不小心失了手伤了你们了。”转而又笑着说:“人家姑娘家都是对琴棋书画感兴趣的多,古音小姐对剑法也有兴趣吗?”

    “兴趣倒是没有,就是好奇。”

    江小树没给她耍剑,便又说:“古音小姐,等你身子好了,改日我也要请教你教我弹弹琴,拜你为师可好。”她觉得吧,这才是女人该玩的,女人会的,她也要学一遍。

    “拜师就不必了,有什么不懂的,你直管问我便是了。”

    “好,那我日后可有得烦你了。”

    说话之间,古音慢慢走向她书桌那一处。

    若大的书案放了各样的书,她慢慢扫过,目光落在她书案上那块麒麟玉。

    已经是一块完整的麒麟玉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被她随便扔在了桌子上了。

    沈姨娘也瞧见了,这麒麟玉原本是她与都统大人的定亲信物,现在竟是这么随便的放在这儿了。

    候爷生前的时候是收了回去的,多半是候爷逝后,这麒麟玉被都统大人收了回来,毕竟,这是顾家的传家宝。

    江小树这时已上前收了麒麟玉,随手塞在了那丛书上方去了。

    “那不是沈姨娘那日入府带来的麒麟玉吗?”古音询问了一句。

    “是呀,正是沈姨娘那日带来的半块麒麟玉,候爷逝后,就归都统大人保管了,我刚闲着没事,就拿来瞧一瞧这麒麟玉究竟是个什么物件,刚好你们来了,我急着见你们来着,便忘记放回去了。”

    她说得半真半假,古音眸色微动,看了看她的书桌。

    “这是江姨娘写的字吗?”她拿了起来,瞧了瞧,心里有些惊讶。

    这字一瞧便是出自女子之手,这肯定就是江小树写的了,她这样的人,还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字来?便让人不太敢相信了。

    沈千寻也看了过来,她还从未见过江小树写字,瞧过来的时候也怔了怔。

    不会吧,江小树可以把字写得这么好?这不像她呀。

    几年不见,她竟有这么大的变化了,她怎么敢写得比她还好呢。

    江小树轻描淡写的说:“让古音小姐见笑了,在您这样的四大才女面前,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江姨娘你太谦虚了,你这字写得,一点都不比我差。”又问她:“你写字有几年了?”

    “三年了。”

    “……”古音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她知道重楼写字作画的时间都不长,但那水平,却是练了十几年的人或者一练了一辈子的人都无法超越的,这便是天赋了。

    江小树说她才练了三年,想来是进这国安候府才开始练习的。

    能写成这样子,这便是天赋了。

    天赋这个东西,有时候是挺让人嫉妒的,沈姨娘看她的眼神已经掩饰不住那股子嫉妒了,她很想不相信她才练了三年,但事实上又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古音这时轻轻抚额,轻声说:“我有点头晕。”

    “那快坐下吧。”江小树忙把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又问她:“古音小姐,要不您到我床上躺一会?”

    她才不要躺到她那张与都统大人翻云覆雨过的床上,这女人也真是奇了,她就一点不介意别人睡她与都统大人睡过的床?

    即使她不介意,她也是不愿意睡他们的床的。

    “不用了,我在这儿坐一会便好了。”

    “翠花,倒杯茶来。”江小树吩咐一声,那边站着的翠花倒了些已经不烫了的茶过来给她喝,是考虑着她受伤的原因,便没拿凉的给她吃。

    “古音小姐,您喝杯茶吧,我瞧您嘴唇都干了。”江小树把茶放到她跟前,古音也就谢过她,喝了。

    婢女便给各人上了茶,把切子的西瓜拿到这边来,供主子们吃。

    沈千寻也就跟着一块坐下来吃块西瓜后说:“江姨娘,不如弄个美人榻放到这边来,让古音小姐靠一靠着舒服些。”

    古音忙说:“不用了,不用这么麻烦。”

    “不麻烦的,你要是在这儿坐到都统大人回来,你这身子骨可是吃不消的。”

    古音噙了笑:“我这就回去了,已经打扰江姨娘太久了。”

    江小树立刻说:“不打扰,一点都不打扰,你们在还有人陪我说说话,你们一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这日子才难过呢。”

    沈姨娘噙笑:“说得也是,那我就在这儿陪你在这儿说说话。”

    既然古音小姐不嫌回去热,那就回去吧,她不走了。

    江小树含笑看她,答应了:“好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