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3章 谁套路谁
    古音走后,沈姨娘还当真是赖在这儿不走了。

    江小树索性就去坐在自己的案前趴着假装写字了,赖得看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

    写了一会字,又看了一会书,闲来无事又拿麒麟玉从身后的书丛上拿了下来,反复摆弄一会,瞧了瞧,最后就搁在桌子上了。

    她又吃了些凉瓜,吃了些水,过了一会,她有些尿急,索性便站了起来。

    “沈姨娘,我去如厕,您随意啊。”她打了声招呼,出去了,她的婢女跟着一块往外走。

    出了这屋,如意气得不行:“江姨娘,您也太好脾气了,这个沈姨娘凭什么赖在您屋不走啊。”

    翠花咐和:“江姨娘,您把她赶出去吧,奴婢看着她都闹心得慌。”

    江小树噙了些笑:“急什么。”

    两个婢女一听这话,有戏啊!

    原来江姨娘不是好脾气不想赶她走,是在憋招呢。

    跟着江小树一块去了趟茅房,她进去小解完出来,望了望天,这还不到午时,离都统大人回来还有一段时间呢。

    “走,咱们去瞧瞧杜姨娘,陪杜姨娘说说话去。”她直接出了院子,也不回去了,就让这沈千寻好好在她屋里凉快吧。

    杜姨娘刚近了丈夫,一个人带着孩子,每天也是以泪洗面的。

    本以为嫁了过来,候爷又宠她,现在又生了儿子,等些日子没准就会被候爷抬为正室呢,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有再纳过妾,收过通房,对她是真的疼爱的不得了。

    原本为这以后的日子便是吃香的喝辣的了,哪料竟是出了这等意外,年纪轻轻就要守寡了。

    江小树过去的时候她姨娘的婢女在外面迎了她,悄声和她说:“笙小姐也在屋里呢。”

    “哦,来多久了?”

    “也刚来一会。”

    那时,杜姨娘正无精打采的坐在自己屋里。

    七少爷一个人拿着拨浪鼓摇着,响的声音他觉得好玩,就一直摇啊摇,还时不时的笑上几声。

    江小树过来了,他瞧了一眼,又继续玩他别的玩具。

    “七少爷,怎么一个人在这儿玩呢?”江小树弯腰轻声问他。

    七少爷看她一眼,不说话,继续玩自己的。

    “七少爷最近越发的乖巧了,仿若也知道候爷逝了一般。”婢女在一旁悄声解释。

    江小树没再说什么,小小年纪便没了父亲,的确是可怜啊!

    就好比她,也无父无母。

    江小树被杜姨娘的婢女请到内室,自候爷去逝,她多数都是一个人待着,有人过来看她,她就与人说说话,无人过来看她,她就这样靠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

    现在今笙过来看她,她便打起了一些精神,但除了哭,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候爷没了,就好像面前的光一下子就暗了似的。

    江小树走了进来,望今笙言:“笙小姐,您也在呢。”

    “嗯。”

    “杜姨娘。”江小树来到她跟前喊她,她抬眼瞧了瞧江小树,人又精神了一些,似乎回过神了。

    杜姨娘神情憔悴了不少。

    “你来了。”杜姨娘声音轻淡的开了口,有点飘,有点无力。

    候爷逝了,她所有的力气好像也被瞬间抽走了一般,说话都是力不从心的。

    江小树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看她:“杜姨娘,我刚看见七少爷一个人在客堂里玩,人好乖巧。”

    提到七少爷杜姨娘目光充满了些暧意:“七少爷在外面吗?”

    “画眉,去把七少爷带过来。”今笙唤了一声。

    杜姨娘的婢女便去把七少爷从外面抱了过来,杜姨娘伸手接了过来,小家伙拿着鼓还在摇,摇拨浪鼓的时候会发出好听的声音,他喜欢听,就一直摇。

    “娘,好听吗?”他奶气奶气的问。

    “好听。”杜姨娘连连点头,其实她觉得吵死了。

    看他小小的样子,想到候爷的逝,她又忍不住红了眼眸。

    “姨娘,不哭,不哭。”七少爷见她又落泪了,便拿了自己的小手帕子往她脸上擦,最近她天天哭,他在看眼里,心里多半是怕的。

    以往都看到姨娘笑,现在却天天看到他哭,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小的他,只感到害怕,撇了撇嘴,自己也快要哭出来了。

    江小树在一旁看在眼底,打心底她是心疼这个孩子的。

    “杜姨娘,你要哭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顾今笙从她怀里抱过七少爷,让七少爷这样跟着她,只会吓坏了七少爷,她若天天以泪洗面,只会给七少爷造成恐惧。

    “袭人,把七少爷带出去玩耍。”今笙吩咐下去。

    袭人忙走了进来,把着七少爷走了。

    七少爷有点不太乐意走,挣扎了几下,袭人一路哄着:“七少爷,奴婢那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带你去好不好。”连哄带骗的,赶忙把人抱走了。

    杜姨娘神情木然了一会,她也不想哭啊,但她没有办法不哭。

    她这么年轻就失去了宠爱她的丈夫,若不是因为七少爷,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因为有这么一个儿子,她勉强撑着。

    她心里正这么想着,顾今笙便说她了。

    “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如果没有了七少爷,你可能根本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你现在能活下去,也都是为了七少爷而活的?”

    杜姨娘瞧她一眼,她只能点头,因为她就是这么想的。

    “你如果真的这么觉得,你就不是整天以泪洗面了,你让七少爷天天面对一个只会哭的母亲,你有考虑过他小小年纪内心的紧张和恐惧吗?他会生活得比你更压抑,看到你天天哭,他以后的日子将不再有快乐,这就是你为了七少爷活下去的目的?”

    “……”

    “失去丈夫固然痛苦,但已经失去了,把这份痛苦加倍的放大,只会让七少爷跟着你痛苦,你该好好面对失去丈夫的事实了,不管你是痛快还是快乐,父亲已经逝了,不可能再有什么奇迹了。”

    “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坚强的人,也一直深信,为母则刚,为了七少爷能有一个幸福的人生,你也要振作起来,把你和父亲所生的儿子好好抚养七少爷成人,也不枉父亲疼爱你一场了。”

    杜姨娘有些懵,今笙站了起来:“什么时候你决定不再哭了,再把七少爷从我那带回来抚养吧。”说了这话,她抬步走了。

    杜姨娘就更懵了,笙小姐这意思,是要抚养她的儿子吗?

    她有些无助,看了看江小树。

    江小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让她稍安勿躁,和她说:“笙小姐说得不错,杜姨娘,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失去丈夫固然痛苦,但你不能永远痛苦下去,你还有别的责任,你把七少爷带到这个世上来,他是你一生的责任,他现在没了父亲,你更要加倍的疼爱他,安抚他失去的那一份父爱。”

    “生老病死,我们每个人早晚都会经历的,总要学会以乐观的心来面对这一切,总不能一辈子活在悲伤里是不是?如果是孑然一身,大不了随之一块走了,但你并非一个人,记得早点把七少爷带回来,他一直跟着你生活,忽然看不见你,也会哭闹的。”

    这笙小姐和江小树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一时之间,她竟无以反驳。

    江小树也就没再和她说什么,拍拍她的肩膀,走了。

    江小树当然没有直接回去,外面虽是有些热,她也不着急回去,待到正午,差不多的时间回去后,沈千寻果然不在她屋里了。

    这事之后,到了傍晚,顾燕京就回来了。

    随着他前脚进屋,衣裳还没有换下来,古音的婢女石榴匆匆过来禀报了。

    “都统大人,我们家小姐昏了过去了。”

    顾燕京便从屋里出来了,江小树也随之跟着出来问:“石榴,怎么会昏过去的?”

    “奴婢不知,也许是今天天气太热了,我们家小姐有些受不了,加上伤势还没有好,便中署了也不一定。”

    顾燕京没说什么,先过去看了。

    进了屋,古音人还靠在床榻上,脸色苍白了些。

    他走了过去,弯腰看了看她,伸手使劲掐了一下她的人中,古音便睁开眼来,看了看他,忙作势要坐起:“都统大人,您回来了。”

    “说你昏过去了,怎么了?”都统大人站在她跟前询问一声,面上却是啥表情也没有。

    古音有些惊讶:“我晕过去了吗?”

    “我晕过去多久了?”她竟是不知的表情。

    石榴忙说:“小姐,您刚刚晕过去一会。”

    古音有些惊讶:“我怎么会晕过去呢?”

    石榴红了眼眸:“小姐,一定是您身子骨太弱了,今天又尤其的热,所以您才会晕了过去。”她都这样说了,都统大人不应该想个法子吗?

    都统大人谦意的说:“是这样么?那真是让你受委屈了,一会就让厨房送些去署的绿豆汤过来给你喝,会好一些的。”

    古音忙说:“我没事,有劳都统大人费心了。”

    都统大人点了头:“既然无事,我先去沐浴了,有事再喊我吧。”

    “嗯。”

    都统大人就此走了。

    石榴望他们离去,回过身来,轻声说:“小姐,您怎么不和都统大人说说,给您换个房间呢,或者把咱们这里也弄成他们那样。”

    “他若有心,用得着我说吗?”

    石榴只能委屈的撇了撇嘴,还是在朱府舒服。

    过了一会,忽然有婢女来报:“古小姐,都统大人请您过去一趟。”

    “有说什么事吗?”她询问一句。

    “奴婢不知。”

    石榴也就扶着古音过去了,一边走石榴一边小声说:“您还有伤在身呢,都统大人能有什么事,非要折腾着您过去呢。”

    古音没言声,心里自然也同样犯嘀咕。

    她过去的时候沈千寻也在了。

    江小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站在一旁,都统大人表情暗沉,看起来好像是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古音便行了一礼,轻声问:“不知都统大人有何事吩咐?”

    看人都到了,都统大人扫了一眼几个人,这才开了口:“放在那边桌上的麒麟玉丢了,这是顾家的家传之物,容不得谁拿去瞎玩,我知道是你们其中有一个人拿的,现在把麒麟玉交出来,我不会追究你们的。”

    古音听这话不由得看了看几个人,麒麟玉,之前她们都有见过,江小树就摆在那桌子上的。

    “先前我和沈姨娘倒是在江姨娘这儿小坐了一会,有看到那麒麟玉放在桌上,只是我先一步离开了,我离开的时候麒麟玉还是在的,这一点江姨娘可以作证,所以,我没有拿,不信,都统大人可以去我屋搜一搜,或者搜我的身都可以。”

    江小树说:“古音小姐离开后,沈姨娘留下来陪我说了会话,我吃坏了肚子,去了茅房,回来的时候想起杜姨娘最近心情不好,就去陪陪她,后来才想起沈姨娘还在我屋待着,就赶紧回来了,回来之后沈姨娘已经不在了,当时麒麟玉我是放在桌子上的,就一直把这事给麒麟了,直到都统大人回来问了,我才想起来,才发现麒麟玉已经不见了。”

    沈姨娘瞪圆了眼睛看她:“你的意思是说,我偷拿了麒麟玉?”

    “我只是在陈述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拿的我不知道,反正我走的时候麒麟玉还在桌子上,只有你一个人在我屋里,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样,还请爷判断。”

    沈千寻说:“那麒麟玉本就是我与都统大人的定亲信物,我既然拿来了,就没有再拿回去的道理。”又说:“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把麒麟玉藏了起来,或者扔到了水里,或者挖了个坑埋了起来,想要陷害给我们哪一个。”

    这话分明就是说江小树想要故意陷害她们啊!

    江小树轻哼:“那就请都统大人定夺吧。”

    沈千寻说:“都统大人,我是清白的,您也可以去搜查我的房间,或者搜我的身。”

    顾燕京瞧了这几个人一眼,一个个的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那就从沈姨娘房间开始搜了。”顾燕京拨腿走了出去,要亲自去找。

    毕竟也算是家丑了,家里出了贼,自然不会张扬,只喊了他的属下林枫一块去搜。

    大家便跟着一块出去了,沈千寻摆出一副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的态度,跟着一块去了。

    心里当然气得不行,为什么不先搜古音小姐的房间?或者搜一下江小树的身?万一她藏在自己身上呢?

    古音、江小树也跟着一块去了。

    转了个角,行在游廊里,转了个角,来到沈千寻房门前。

    沈千寻的房门前种植了一些花草,这个时候开得正艳。

    顾燕京直接进了房间搜查,他多半也是不认为沈千寻会拿,所以像征性的看了看,查了查,倒是听见外面传来林枫的声音。

    “燕爷,燕爷。”林枫进来了,手里拿着个装麒麟玉的匣子,打开,给他看。

    “三爷,您看是不是这个?”

    “在哪找到的?”顾燕京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沈千寻。

    “在沈姨娘门前的花丛里。”

    “……”

    “不是我。”沈千寻面色微变,一个箭步上前拽着江小树喊:“一定是你陷害我的,一定是你藏在我这里的,我根本没拿。”

    江小树伸手推开她冷淡的说:“沈姨娘,人证物证都在,你现在说这些有意思么?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得很,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处处针对我?”

    沈千寻扑通跪在都统大人面前为自己辩解:“都统大人,我真的没有拿,您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放的,我带了麒麟玉来寻您,就是为了要完成爷爷生前的遗愿,我怎么可能会偷自家的东西。”

    都统大人瞧她一眼,终究没责备她,只说了句:“罢了,我再说一次,这是顾家的传家之物,任何人不得窥视。”说罢这话,他抬步走了出去。

    略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古音拿了这麒麟玉。

    各人就此散去,顾燕京也就拿了麒麟玉回屋了。

    坐在案前,看了一眼跟着进来的江小树,他喊了声:“江小树,过来。”

    江小树走到他跟前,看着他。

    “江小树,你在搞什么鬼?”他质问,不悦。

    “爷,您在说什么啊?”江小树莫名其妙。

    “你少给我装糊涂。”

    “这麒麟玉为什么会藏在沈姨娘前前的花丛里?你不要告诉爷,不是你放的。”

    “真不是我放的。”

    啪……

    顾燕京拍了桌子,都问到她头上了,她还敢撒谎。

    “江小树,爷最烦的就是你撒谎。”

    “你不要以为爷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你不就是嫉妒人家沈姨娘,故意拿这事陷害她么?这麒麟玉她若真想要,当初就不会送过来了,你是不是觉得爷好欺哄,你做的这点手脚我不知道?”

    他本是想拿这麒麟玉试探古音的,这江小树竟是给他添乱,把沈姨娘扯了进来。

    她若就此承认,也就罢了,他只当她是因为嫉妒了,偏她还死鸭子嘴硬,他就不高兴了。

    他说得如此笃定,江小树委屈了。

    “爷,真不是妾身干的。”

    “您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沈姨娘和我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我犯得着处处花心思陷害她么,在爷您的心里,都把我想成什么样了,我有这么恶么。”

    “……”

    “我发誓,真不是我干的,我这事若是有骗了您,绝对要天打五……”

    “你给我闭嘴。”顾燕京人已站了起来,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江小树趁机翻身坐到了桌子上搂了他的脖子和他讲:“爷,若是这点小事您都要怀疑我,以后要是有更大的冤情临到我,谁为我撑腰啊?”

    顾燕京给了她一个眼神:“你敢说你没有对爷常常撒谎?”

    “再也不敢了。”

    “再有一次,剥了你的皮。”

    “……”也太血腥了吧,江小树咽了咽口水,说:“假设也不是沈姨娘干的,那就是古音干的,她趁我不在屋里的那一会,溜了进去,拿了麒麟玉,藏到沈姨娘那边去了,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内乱,让你怀疑每一个人,最后让你觉得身边没有一个人值得信任。”

    “有一天,麒麟玉真的丢失了,你又会发现,每个人都有嫌疑,你反而摸不准是谁拿到了。”

    顾燕京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她的话的确不无道理,关键是这江小树跟了他几年了,他多少也了解一些她的性情,便信了她说的了:“小丫头骗子的脑子还是挺好使的。”

    江小树咧嘴笑,那是当然了,她也觉得自己脑袋转得快。

    “算你说得对,为了奖赏你,爷带你一块鸳鸯浴。”

    直接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去沐浴。

    婢女已准备好浴池,撒了香气逼人的玫瑰花瓣。

    江小树也不害臊,光着脚丫子滑到水里。

    她平日里从来不用这个池子的,因为太大了,太浪费水了。

    沾了都统大人的光合用一下,发现还是水多好洗澡。

    直接在里面扎了个猛子,憋了会气。

    她很久没下水游泳了,自从到了这国安候府,游泳的技巧都快失传了。

    “江小树,你干什么?”顾燕京已经在喊她了,真是服了她了。

    江小树在水里没动,憋了一会,憋不住了才冒了出来说:“我在憋气,看看能憋多久。”

    “……”

    这水池不深,也就在她胸口处,所以在这里游个泳还是可以施展开的。

    “爷,这里游泳挺好的。”她在水里扑通了起来,像个青蛙似的游啊游,她自己是快活得不得了,顾燕京无语的抹了把被她扑通到脸上的水。

    等她扑通够了,累了,便缩在水里的另一端靠着了,和他说:“爷,我能把身上的泥搓到这里面吗?”

    “……”

    “不行。”顾燕京有点咬牙切齿。

    江小树撇撇嘴,搓个泥都不行,洗澡不搓泥,不白洗了嘛。

    她每次洗澡,都会搓上一番的。

    罢了,今天只好不搓了。

    转身,她伸手拿池边的桃子啃了起来。

    顾燕京眯了眯眼,走了过来,拉开她的身子。

    “爷,我还在吃桃子。”她叫。

    “你吃桃子,爷吃你一个样。”

    “……”

    江小树瞧了瞧他,都统大人脸上挂着水珠的样子,莫名的觉得异常俊美。

    还有敞开的胸膛,结实腹肌,再往下看,简直不可描述了。

    她咽了口中的桃子,弯身:“爷,您可以开吃了……”

    “……”

    她也想吃他……

    ·

    与此同时,沈千寻是气炸了肺了。

    本就因为麒麟玉的事情气得不行,现在又发现这两个人一块进了那个浴房,更是气愤难平了。

    她气愤愤的转身离去,来到古音屋里。

    古音正靠在榻上歇着,看她气呼呼的进来,关心的问:“沈姨娘,这是怎么了?”

    沈千寻在她面前坐下来,难压怒意,和她说:“古音小姐,这麒麟玉我真没拿,我若有心要这麒麟玉,我会亲自送过来吗?”

    古音说:“我相信我没拿,但都统大人不相信啊。”

    想到都统大人刚抱江小树进了浴房,她嫉妒得发狂。

    “古音小姐,恕我直言,江小树是容不下我们的,这麒麟玉才只是个开始,以后还指不定要弄出什么蚴蛾子害我们。”

    古音眸色微动,轻轻的叹口气,不说什么。

    由这沈姨娘一个人发狂就够了,她本就无心于他,也不乎他宠哪个。

    所以留在他身边,本是另有它因的。

    “那您想怎么办呢?”古音轻声问她。

    怎么办呢,她也在想办法啊!

    只是,这江小树防备她防备得很啊!

    她当然是恨不得掐死她,以免后患无穷了。

    上次本想淹死她,可她竟是会游泳,逃过了。

    她初来乍到,在这府上也是孤立无援的,又不得都统统大人的宠,还真拿她没办法。

    见沈姨娘蹙眉,也知道她一时之间想不出好法子,古音抿了唇,沈姨娘一个柔弱的女子,想要收拾江小树,可真不容易。

    那江小树一来得都统大人的宠,二来她被都统大人指点,还会些武功,至少一般的人是伤不到她分毫的。

    ------题外话------

    不知不觉把她们的戏份又写多了,╮(╯_╰)╭没办法……总要交代一点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