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章 顾大姐
    天黑之时,七少爷又哭闹起来。

    该是到了睡觉的时候了,他这个时候通常是与自己的杜姨娘一块睡觉的,多数如此。现在杜姨娘一直不在身边,难免想念。

    婢女们再拿什么好东西都哄不住了,现在的情况是,主仆一屋的人哄不住一个孩子。

    “七弟,七弟。”六少爷匆匆跑了进来,由外面就听见他哭闹的声音。

    七少爷听见喊声看了看,看到六少爷进来后又哇的一声哭了。

    今笙甚是头疼,她也没带过孩子,完全不知道这孩子要怎么个带法。

    奴婢们轮流抱他哄着不哭,他越发的哭开了。

    “来,给我抱。”六少爷伸手从奶娘怀里接过哭闹的七弟。

    “七弟不哭,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六少爷抱着他轻声哄,仿若一个母亲般。

    六少爷瞧了瞧他,眼中还带着泪光,但不哭了。

    六少爷便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他已经长成了小小少年郎的模样了,毕竟已经十一周岁,虚十二了。

    “一次,曹操坐骑的马鞍放在仓库中,不慎被老鼠咬坏。库吏大惊失色,自认必死。曹冲知道后,心生一计:他先用利刃将自己的单衣穿戳成鼠齿状,然后装成一脸愁色的样子去见父亲。”

    今笙在一旁看他,七弟果然不哭不闹,一双小手搂着他的脖子静静的听了。

    原来这孩子要听睡前故事。

    曹操问他何事忧虑?曹冲说:“世俗以为鼠齿衣者,其主不利。今单衣见齿,是以忧戚。”曹操赶紧安慰爱子,说:“此妄言耳,无所苦也。”过了一会儿,库吏前来报道曹操那桩马鞍被鼠咬坏一事,曹操听后,笑着说:“连我儿子的单衣都被咬坏,何况马鞍乎?”根本没有追究的意思。

    这个典故今笙自然是知道的。

    据说,每当曹冲见到当刑者,总要上去寻问是否冤枉,是否处理过重?如是,他就要想方设法为之救命或减刑;每当见到那些勤奋而能干的官吏因小过或失误而触犯法律,他都要亲自到曹操那里说情,请求父王宽大。史书称曹冲“辨察仁爱,与性俱生,容貌姿美,有殊于众,故特见宠异。”

    这种悲悯宽厚的气质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体现出来,简直催人泪下。

    “笙姐姐,七弟睡着了。”六少爷走过来轻声说。

    今笙看了看,还真睡着了,只是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甚是可怜啊!

    “来,把他放到我床上来。”

    六少爷跟着一块过去,把人放到今笙的床榻来了。

    小小的人儿占据床的一个小角落,缩在那里。

    轻轻放下了七少爷,两个人朝外走了走,今笙摸摸他的脑袋,他已经站得和她一样高了,再做这个动作便不如小时候顺手了。

    “你可真了不起,还会哄孩子睡觉。”今笙夸他。

    还当他是小孩子夸啊,六少爷咧嘴笑笑:“姨娘在世的时候,我若哭闹,她只要给我讲个故事,我就不哭闹了。”

    提他的姨娘,今笙眸色微动。

    他们都是过早失去母亲的人,就连她的母亲也在她十四岁那年逝了。

    如今的七少爷,是过早的逝了父爱。但愿他的母亲能从失去父亲的痛苦里清醒过来,好好照顾幼小的七弟。

    此时,夜深人静之后……

    呆坐着的杜姨娘仿若才发现七少爷不在自己的身边。

    她四下看了看,隐隐记得笙小姐之前说过的话。

    她默默的闭了会眼,没有了候爷,也没有了七少爷在自己的身边,更难入眠了。

    这些天来,她都没有真正的睡过一场觉。

    上天待她,真是太狠心了。

    让她这么早就承受丧夫之痛,要一个人带大孩子,一个人独活余生。

    ~

    不知不觉,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今笙是真没睡好觉,七弟明明已经睡着了,半夜还能醒过来大哭一场,她只好抱着他哄啊哄…估计着他是想娘了,也不让别人抱,别人抱他,他哭得更凶,她只好继续给他讲故事,哪知他故事也不愿意听了。

    好在他哭了一会后,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天色亮起,睁开眼来,七少爷就看见自己旁边睡的是笙姐姐。

    今笙还没有醒,她实有是倦了。

    “笙姐姐。”七少爷不哭闹了,爬到她身边拽着她的胳膊喊醒她。

    今笙睡眼朦胧的看了看他,伸手拽过他就摁在怀里轻声说:“七弟,我们再睡一会吧。”

    “笙姐姐,我尿裤子了。”

    “……”今笙怔了怔,睡意顿时全无,赶紧坐了起来。

    “尿裤子了?”

    “还尿不尿,赶紧。”他忙把七弟从床上抱起来,果然,她床上一大片尿印啊!

    “尿。”七少爷挣开她下了地,拨腿往外走,来到门口对着外面的尿开了。

    “哎哟……”正走来的奶娘和袭人紫衣忙躲,差点没尿她们一身啊,这七少爷一泡尿,飙得够远的了。

    “七少爷早啊……”奶娘笑眯眯的招呼,昨天晚上,他可是把大家折腾死了。

    “早。”七少爷撒完尿转身便又进去了。

    今笙这时已走了出来,喊:“奶娘,七弟尿裤子了。”

    这不是什么要紧事,奶娘忙吩咐:“赶紧去杜姨娘那儿拿几套换洗的衣裳过来给七少爷穿。”又吩咐准备水,给七少爷擦洗一下。

    “笙姐姐,我饿了。”七少爷拽着她的衣裳喊。

    “马上就吃,马上就吃了。”今笙应了他一声,等给他擦好身子,换好衣裳,便带他一块吃了些早膳。

    吃早膳的时候七少爷说:“笙奶姐,我想姨娘。”

    今笙一块包子哽在喉中,过了一会,和他说:“七弟,你姨娘最近心情不好,等你姨娘心情好了,就会过来接你回去了。”

    “等吃过了,姐姐带你出去玩玩可好?给你买许多好玩的。”

    “好。”

    “那就把粥都喝了。”

    “好。”七少爷大口的把粥给喝光了。

    既然说要带七少爷出去玩玩,那自然是真的要带他玩的,绝不欺哄他。

    吃过喝过,收拾了一下,今笙就带七少爷出门了。

    主仆一行上了马车,去了集市。

    趁着早上日头还没有出来,还不算太热,带着七少爷出去玩玩,开开眼界。

    打出生到现在,七少爷还没有出去过。

    他头一次出门,从在马车里,从里面朝外看,看一切都是稀奇的。

    等下了马车,今笙让他自个走,他迈着小短腿到处走,到处看,主仆一行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看中了什么,拿了什么,仆人便在后面跟着付了银钱。

    七少爷果然一路快活无比。

    富贵人家的孩子,一看便是不同的。

    “哟,笙儿,带孩子出来玩啦?”

    就在主仆一行跟着七少爷一路到处走到处看的时候,楚湘王带了一帮他的奴才也出来了,远远的看见了顾今笙,他自是二话不说,立刻凑了过来。

    今笙正陪着七弟在路边的摊前挑他看中的玩具,一听这话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楚湘王冲她抛了一个媚笑:“笙儿,孩子都这么大啦?孩子他爹是谁呀。”

    “……”这个猪头,在胡言乱语什么。

    “管你什么事。”今笙别过脸,不搭理他。

    楚湘王笑颜如花:“本王就是好奇,问一问,这孩子爹是谁……”他当然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毕竟这孩子还小,平日里也没出过门,他哪里认得。

    他有一瞬间怀疑是顾今笙生的,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顾今笙腾的站了起来,扭身面向他:“楚湘王,这孩子爹是谁要你管。”不过,她还是说了:“这是我七弟,没碍着你吧?”

    原来是她七弟,楚湘王感觉放心了些。

    转身蹲在了正在挑玩具的七少爷身边说:“七少爷,喜欢什么,看中了什么?哥送你。”

    “……”还要不要脸了。

    今笙一把抱过七少爷说:“七弟,陌生大叔的东西,咱不能要,走,姐带你到前面看看。”

    “……”陌生大叔?

    今笙抱着七少爷走了,楚湘王立刻跟了上去喊:“笙儿,你这怎么说话的,为什么你是姐姐,我就一定是大叔?我不比你大吧?本王现在才十八。”

    “我还不到十八。”

    “不到十八你还觉得挺光荣的?人家女孩不到十八的,生出来的孩子都像你七弟这么大了。”

    “要你管。”

    “除了要你管这三个字,你能换句新鲜的不重样的吗?”

    “要你管。”

    “……”

    “好好,本王不管。”

    “你离我远点,你是故意想搞得我和你的名声一样臭吗?”

    “拜托了顾大姐,你以为你不跟我在一块名声就比我好多少吗?”

    “……”顾大姐?这什么破称呼?

    ------题外话------

    瞧,我又来加更了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