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7章 你瞧起来很失望
    婢女退下,留下两个人在屋里单独说话。

    今笙见他今天来的尚早,问他:“三爷还没吃饭吧?”

    “特意过来陪笙儿一块吃。”

    今笙便立刻吩咐婢女准备晚膳,说三爷今天在这儿吃,准备二个人的。

    吩咐完这事,远远的就瞧见古音往这边走来了,陪着古音一块来的是那位新来不久的沈姨娘沈千寻,江小树倒是不在旁边。

    沈千寻伸手扶她,这般看来两个人关系应该不错的。

    她伤还没好呢,怎么就出来了呢?

    今笙回头说了句:“古音过来了。”

    苏长离点头,他知道这古音现在住在国安候府了。

    今笙朝外迎了一步,沈千寻看见她迎出来了便弯腰行礼。

    今笙伸手扶了古音说:“你身体不好,若是要见我,派人喊我一声便可,我去看你就是了。”她早上才刚去看过她的。

    “走几步路还是可以的。”夏天本来就是恢复伤口的绝佳时机,这几天养下来,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让她没事待在那个小屋里,她有点坐不住。

    这一天天的,她不能一直闷在那个屋里哪也不去,索性就过来这边凉快了。

    沈千寻在一旁莞尔,说:“古音小姐一个人在屋里又闷又热,便喊上我一块出来透透气了,不知不觉就走到笙小姐儿了。”

    今笙笑颜:“快请进吧。”

    进了门,倒是没想到苏长离在这儿,古音愣了一下后噙了笑:“苏大人也在呢,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坐。”今笙扶她坐下。

    一块坐下来,今笙问她:“那边住的可还习惯?”

    “挺好的,更重要的是,方便随时来找你说话了。”

    沈千寻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明明一点不满意,但她要这样子说,她才不会多嘴说不好。

    奴婢上了水果点心茶,沈千寻默默的吃东西,不说话。

    过了一会,婢女来报,说是晚饭好了。

    乍听说她们要吃晚饭了,古音也就站了起来笑着说:“我就说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吧,你们吃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今笙过来留她:“一点没打扰,再加两个人的筷子的事情而已,就留下来一块吃吧。”

    古音还要推辞,一旁的沈姨娘笑着说:“笙小姐一番好意,你就不要推辞了。”

    这般,两个人都留了下来,加了两个人的筷子,四个人一块坐下来吃晚膳了,奴婢上前布菜,侍候在一旁。

    苏长离坐在主位上,他先动了筷子。

    菜逐个加了上来,有四甜蜜饯:蜜饯苹果、蜜饯桂圆、蜜饯鲜桃、蜜饯青梅。龙凤呈祥、洪字鸡丝黄瓜、福字红烧里脊。红梅珠香、宫保野兔。芝麻卷、金糕、枣泥糕等……

    菜品逐个端了上来,沈千寻一瞧这菜式,就知道是为了招待苏大人特意准备的了,即使是她这几日跟着都统大人吃喝,都没这么丰富过,

    后面又逐个上了祥龙双飞、爆炒田鸡、芫爆仔鸽,八宝野鸭、佛手金卷、炒墨鱼丝,反正是满满一桌菜,让人食欲大好。

    沈千寻默不作声的把每个菜都尝了个遍,暗暗观察了一下,后来就发现笙小姐没吃上几口,古音小姐也没吃多少,笙小姐便劝她多吃一些,补身子。

    倒是苏大人吃了不少,再就是她了。

    几乎是两个人把所有的菜品都揽了,等到吃喝结束的时候,沈千寻莫名的觉得自己的肚子快要撑破了,面上倒也不显露一二。

    后来,她与古音一块告辞了。

    天已经黑了,两个人一路往回走,这一路走的时候就觉得想吐,忍了几忍,最终没有忍住,她转身就在路边呕吐起来了。

    古音微微蹙眉,这沈姨娘好像没吃过东西似的,恨不得把人桌上的菜品全都搜刮到她肚子里,现在一出来就呕吐了,一准是吃撑了。

    瞧这出息,也不知道家里以前到底穷到什么地步,竟像个饿死鬼一样,看见个吃的不停的吃,不嫌丢人。

    忍下心里默默的嫌弃,古音还是假装关心的上前询问:“沈姨娘,你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吃多了,有点恶心,现在吐出来好多了。”她拿了帕子擦了下嘴巴,古音嫌弃的说:“既然没事,那就回去吧。”

    “古音小姐,你先回去吧,我得走一走,把饭给消化了。”

    “好,你慢慢走一走吧。”古音也懒得陪她,索性就带着自己的婢女石榴一块回去了。

    主仆往前走,石榴悄声说:“小姐,这沈姨娘就是个乡巴佬啊。”

    “可不就是么,这江南女子都这么没见识么。”

    两个人低声嘀咕着回去了。

    那个时候,吃过喝过,洗了把脸漱过口后,苏长离一块来到今笙闺房,她拿了写好的百寿图给他看:“三爷,你看行不行?”

    苏长离看了一眼,收了起来,和她讲:“笙儿作的,自然是行的。”

    今笙有些犹豫的问:“到时候真让我去吗?老太君会不会看见我反而坏了她心情?还有夫人,到时候本是好事,反而因为我破坏了气氛多不好。”

    “说什么傻话,她若心态好,谁都不能坏了她的好心情,她若心态不好,看你就生气,你还永不和她碰面了?”

    今笙抿唇,至少在老太君大寿的时候不用碰面吧?

    何必让老太君看她心烦呢,到时候再给她难堪,她面子上也挂不住。

    苏长离伸手拽过她坐到自己腿上,语重心长的说:“只要我在太傅府上住一天,太傅府便是我的家,即使我们还没有成亲,这不是早晚之事么?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不管什么时候,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不用看谁的脸色。”

    “要是我把老太君和夫人气出个长短来,我可担当不起了。”

    “她们活了一辈子了,什么事没见过,也没见她们哪个让谁气出个长短来,通常都是她们气别人的份,你要是有本事把她们气出个长短来,还真算你能耐了。”

    今笙望他,没料想会得着他这样的答复,默了一会,小声说:“夫人的腿疾,不就是让人害的么。”不然,太傅夫人怎么会有腿疾的毛病,还长年坐在轮椅上不能走动。

    苏长离默了一会,这种事情府里已经无人会再提了,府里的老人都知道太傅夫人的腿疾是怎么来的,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人敢提,他默了会,还是和她说了:“太傅夫人的腿疾,是她自己造成的,没人害她。”谁害得了她啊!

    “……”今笙一直以为太傅夫人的腿疾是让府里的哪位小妾给害的。

    苏长离说:“太傅大人宠过几位小妾,宠极一时,太傅夫人年轻气盛,醋意大发,使了一些不好的手段,令太傅大人的一位宠妾小产致死了,事情败露,还让太傅大人查出来了,便惩罚了她,大冬天的罚她跪在冰天雪地里一天一夜,她本就有些腿疼的毛病,因此更不好了,以至现在常年坐在轮椅上,多走几步,腿便疼得不像自个的,尤其到了冬天,更甚了。”

    因为落下了这个腿疼的毛病,又加上太傅夫人非常争气的生了一对有能耐的儿子,也就是功抵了过了。所以太傅夫人的位置一直无人能够动摇,即使太傅大人再宠哪个小妾,因着她生了两个不错的儿子,也不会做到宠妾灭妻的地步。

    再则,太傅夫人现在年纪慢慢大了,心性上也比年轻的时候更能沉得住气了,更犯不着宠妾灭妻了,但夫妻之间的情份,其实也所剩无几了。

    今笙听得心里稀嘘不已,没想到太傅夫人的腿疾是这样子来的,便说了句:“没想到太傅夫人还有这么凄惨的过往。”

    苏长离问她:“她哪里凄惨了?”

    “以我女人的角度来看,太傅夫人往年过的是相当凄惨的。”她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曾经也与父亲相爱一时,但后来父亲还是宠了别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抬为姨娘,生下孩子,到死,母亲的心都是绝望的。

    她从苏长离的腿上滑了下来,叹了口气,也是因自己的母亲由感而发:“许多年来,自己的丈夫宠一个又一个的小妾,她便失了宠,为了保护自己和孩子们的位置不被动摇,不得不使用了些手段,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男人好色,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看见个喜欢的,就立刻娶到府上来,一边让女人装出胸怀宽大的样子来接受男人的好色,一边还希望家和万事兴,一堆女人围绕着一个男人转,一碗水怎么也是端不平的,不是重这个就是轻那个,不是爱这个就是厌那个。”既然这样,又哪来的家和,家里不鸡飞狗跳才怪呢。

    苏长离瞧她,眸色微动,她又说:“要是有一天女人也可以做大丈夫,也和男人一样可以三妻四妾,也不知道男人受不受得了。”

    “……”

    苏长离说:“反正爷受不了。”

    “……”

    苏长离起身走到她跟前,伸手拉过她的手说:“你这脑子里,都装了多少奇异的想法?”

    “爷支持你的想法。”

    “为了家和万事兴,爷只娶你一个,不会纳妾的。”

    她扭过身,不信的道:“你现在就会说好听的哄我。”

    “好好,爷不说好听的哄你,让时间证明可好?”

    “嗯。”她点头,时间的确可以验证一切,包括人心。

    伸手,把她揽在怀里,一吻落在她小巧的耳垂上。

    她微微一怔,有点想要抗拒。

    “笙儿,让爷好好亲亲你,爷想你了。”他实在好一段时间没亲过她了。

    他一句爷想你了,她便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由着他的吻点点滴滴落下,印在她的额上,鼻尖上,嘴舌上。

    许是因为之前曾经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又许是因为这样的夜晚,夜总是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容易让人醉。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就像干柴碰烈火,蹭的便给烧着了,并且无法熄灭。

    纵然顾今笙之前做过无数的准备,打算有一日他想要的时候拒绝他,这一刻竟是无法说出拒绝的话来。

    两个人都有些意乱情迷,不受控制。

    “笙儿,爷控制不住了。”他在她耳边低声说,想要她,又有些顾及。

    今笙看了看他,她也很矛盾的。

    三爷已经等她三年了,她知道三爷还没有经历过女人,自己是他惟一的女人。

    三年的等待,还有三年前三爷为她们全家的付出,足以让她相信他,放心他,把自己交给他的了。

    最后一次!

    她有些心疼三爷的压抑,一双凤眸都充满了压抑的情动,犹豫片时后,一双藕臂自然的挽在他的颈项上,是给他鼓励又是给他发出邀请。

    有些事情啊,经历过第一次,就难免会有第二次的。

    她望着他,他也望着她,默默的叹口气,笙儿愿意了,他反而越发的犹豫了。

    还未成亲,他已破了她的完璧之身,还要再一次继续么。

    他挣扎了一会,到底是翻身坐了起来,和她说了句:“今天的这一切,留着洞房花烛后,再给爷享受不迟。”

    “……”今笙跟着慢慢坐起来,忽然有些看不懂他,之前已经享受过一次了不是么,她其实不是很介意再来一次的。

    “你瞧起来很失望?”好像比他还想要似的……

    “才没有。”今笙娇嗔一句,脸都不知要往哪搁了。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一更(⊙o⊙)哦,章节字数相对比以往少一点,分二更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