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8章 十姨娘
    苏长离到底是走了,没再继续。

    今笙洗漱一番,躺在榻上,嘴角扯了扯。

    三爷克制着没有再继续下去,说这一切要等到洞房花烛夜,这让她感觉到自己被珍视了,和以往一样,又被他重新珍视了。

    被珍视的感觉,总是让人愉快的。

    翻了个身,她有些睡不着了。

    虽然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之前差点就发生了,以往也发生过一次,那种感觉,她不是没有回味过,是个人总会去思想的吧。

    为了三爷,她也要加把劲了,一定要设法让老太君和夫人接受自己才行的。

    就在这几日,三姑姑家的孟田也出嫁了,嫁到了太傅府上去了。

    苏二爷这又纳妾了,身为正室的李氏是相当不爽了。

    纳妾自然是不如正妻出嫁来得风光,虽然也是坐了轿子进门了,可不能走正门,也没有娶正室来得那般热闹,府中的老太君太傅夫人都没有出面,更不要说大摆宴席一场。

    毕竟,她也不是苏二爷的第一个姨娘,物以稀为贵,她已经排到第十去了。

    到了晚上的,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在宠那个小妾,她就觉得肚子疼,躺在榻上哎哟着直叫,她的婢女慌忙跑过来喊,李氏躺在床上哎哟着嚷:“肚子疼,快去请二爷过来。”

    那时,苏二爷正忙着洞房。

    耽搁了几年后,到底是把田姐儿娶到府中来了,人正在帐内忙乎着播种,外面已传来了婢女喊他的声音:“二爷,夫人肚子疼,您快过去看看吧。”

    苏长渊蹙了眉,回了句:“夫人肚子疼,请大夫,我会看病吗?”

    “还不快滚去请大夫。”

    外面的婢女没声了,匆匆离去。

    田姐儿满脸痛红,是给疼的,但还是咬牙忍着没啃声了。

    苏二爷草草结束了这事,到底是起了身,和她说了声:“爷去瞧瞧那泼妇又折腾出什么蚴蛾子来了。”

    田姐儿默默咬唇,点头。

    她能说什么呢,那位夫人是怀了孕的……

    苏二爷成亲多年,身边美妾也是不少,却没一个能怀上孩子的。

    现在好不容易夫人怀了孕,他即使不耐烦,也是关心自己的孩子的。

    苏长渊拨腿出了屋,来到李氏房里,大夫已经在她那儿了就诊了。

    等他进来,凤眼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氏,李氏一副虚弱的样子,又扫了一眼那大夫,问:“怎么回事?”

    那大夫便行了一礼:“回二爷,夫人胎位有些不稳,已经给开了安胎的药,夫人日后还是要多想些开心的事,易怒易暴对腹中胎儿都是极为不利。”

    那大夫交代了一番,退了下去。

    苏二爷扫了一眼靠在榻上的李氏,她给了他一眼眼神,回他:“你听见了吗?易怒易暴,对我们的孩子极为不利的。”

    “知道不好,就改改你的臭脾气。”

    “你当我想发脾气么?你要是不纳这么多妾回来惹我生气,我能有这么多的气么。”

    “打住,老调常谈你有意思么,既然没什么事了,你就好生养着吧。”扔下这话,本想转身就走,又回她一句:“这孩子要是保不住,你这辈子也不用再生了。”说罢这话,算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氏靠在榻上一下子坐了起来,他这话是几个意思?

    这孩子要是保不住,这辈子也没不用再生了?

    是说以后都不会再碰她了?

    他现在竟是对她说出这等无情无义的话来了,李氏气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的婢女在外面小心翼翼的朝里面看了看,没敢进来。

    主子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进去,还不是找打找骂么。

    ~

    这事之后,苏二爷也就去别处休息了。

    他妾虽多,却从来不会在任何妾室的房间过夜,即使是李氏这里,他也许多年不在她房间过夜了。

    漫漫长夜,孟田一个人躺在榻上辗转,难以入眠。

    二爷走后再没过来。

    第二天,作为刚入门的新人,她要去给李氏请安的。

    嫁进这府的时候,她的两个婢女七巧和九红是跟着一块陪嫁进来的。

    主仆一行来到李氏面前,她那时已经梳妆整齐了。

    就等着她过来给请安敬茶了,别的姨娘也没有丝毫怠慢,一个个前来了,目的都是要瞧一瞧这十姨娘的真芳容。

    孟田垂着眸子走进来,她穿了一身淡粉的石榴花裙,毕竟才十六岁,众姨娘中也就属她最小了,女子最好的时光就是这几年,她出落得水灵,人也貌美,但瞧着就是一脸老实相。

    孟田给请安,行了礼,接过茶前去给她敬茶。

    李氏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她眉宇间的英气显得整个人有些凶巴了些。

    貌美,她现在也不差啊!

    年轻,她也曾经十六岁过啊!

    “你叫什么名字?”李氏接了茶,抿了一口,问她。

    “回夫人,妾身叫孟田。”

    李氏轻轻揉了一下额,有些头疼的说:“这府里美妾成群,我这记性呀,我也记不着你们的名字,我倒是记得,你应该是第十位姨娘了吧,以后我就叫你十姨娘吧。”

    孟田脸上有片刻的尴尬,还是柔顺的应了:“夫人高兴怎么叫都好。”

    李氏也就含了笑,点点头:“在十位姨娘里面,我瞧着咱们十姨娘是最娇俏的,你多大了?”

    “回夫人,妾身十六了。”

    李氏点头,扫了一眼别的姨娘,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可惜二爷这会不在府上,她笑着说:“十六啊,真好,你们中间还有哪个是十六的吗?”

    各位姨娘摇头,一个说:“回夫人,我去年十六了。”一个说:“我前年十六。”

    李氏望她们笑笑,她的十六也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

    “行了,你们看也看过了,都别在这儿待着了,十姨娘留下,陪我说会话吧。”李氏挥挥手,把这些惹人心烦的姨娘都打发走了。

    孟田儿站着未动。

    李氏这时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自从怀上这个孩子后,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夫人,让妾身帮你捏捏吧。”

    “捏得好吗?”

    “捏得好。”孟田走过去,为她轻轻拿捏了一下颈椎,又捏了捏胳膊腿,和她讲:“我娘说了,女人怀了孕后,等月数越大,腿脚就会越酸肿,以后妾身没来就来帮夫人捏捏胳膊腿吧。”

    “好啊……”李氏自然是应的。

    孟田说:“我听我娘说,女人生孩子一定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生出来的孩子就会是个爱笑的小孩子,夫人,我以后过来给您讲些笑话听吧。”

    “你还会讲笑话?”

    “妾身会讲一些。”以往在国安候府,跟着小姐们一块看书,现在也是派得上用场的。

    “讲一个听听。”

    秀才年将七十,忽生一子。因有年纪而生,即名年纪。未几又生一子,似可读书,命名学问。次年,又生一子。笑曰:“如此老年,还要生儿,真笑话也。”因名曰“笑话。”三人年长无事,俱命入山打柴,及归,夫问曰:“三子之柴孰多?”妻曰:“年纪有了一把,学问一点也无,笑话倒有一担。”

    李氏抿唇笑了,这孟田瞧着一脸老实木讷,却也是个机灵的啊!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么。

    又想她也许就知道这一个笑话,有心为难她,便说:“再讲一个。”

    孟田就接着讲:乡人入城赴酌,宴席内有橄榄焉。乡人取啖,涩而无味,因问同席者曰:“此是何物?”同席者以其村气,鄙之曰:“俗。”乡人以“俗”为名,遂牢记之,归谓人曰:“我今日在城尝奇物,叫名‘俗’。”众未信,其人乃张口呵气曰:“你们不信,现今满口都是俗气哩。”

    李氏再笑,嘴唇已经抿不住了,咧了咧嘴:“还有吗?”

    她要听,孟田便继续讲,讲了几个后,她自己听得耳朵都累了,再看这孟田,还丝毫不知疲倦的样子,帮她一番拿捏,倒也痛快舒畅。

    她低眉顺眼的样子,比那些个姨娘让她觉得舒服多了。

    这些姨娘之中,算起来,也就孟田出身最为低贱了些。

    她的父亲,到现在也就是混到一个秀才,因为个人的性格问题,仕途生涯这辈子好像就停在这儿了。再观别的姨娘,哪位姨娘的父家不是名门望族呢。

    也正因为自己的父家是名门望族,这正室夫人多年也不出子,那些个姨娘在她这个正室面前才不会如孟田这般低眉顺眼、小心讨好,好在她现在终于怀上了,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

    孟田终于被她大发善心的放回去后,也是累得胳膊都酸疼了。

    在家里,她几时干过这等侍候人的活?但现在做了人家人姨娘,选择了这条路,不干也得干。

    关键是,干了这些活后,能换来夫君的宠爱也是值了,哪知自洞房花烛夜过后,那一次后,接连多日,竟是连苏二爷的面都见不着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