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9章 掌掴
    古音在国安候府养了多日,伤势也一天天恢复了。

    自那次麒麟玉失窃之后,再无任何波澜。

    站在宫中,顾燕京微微蹙了些眉目。

    远远的,有抹身影入了眼帘,就见芊晨公主匆匆行在宫中的游廊处,那里是经幼主读书的地方。过了一会,苏长离出来了,远远的,只看见两个人拉拉扯扯,芊晨公主上前拽了苏长离的衣袖。

    看到此处,他越发的蹙了眉。

    “公主请自重。”苏长离自然是没料想自己刚从幼主那儿出来就遇着了公主,一下子被她给拽住了。

    “我自什么重啊,我为了你到现在还是孑然一身……”公主泛红了眼眸,往他怀里扑:“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待我。”

    “我此生活着,就是为了等你而已。”

    苏长离蹙了眉,谁让她等了。

    他最近常被这公主缠磨,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你们在干什么?”低沉的声音如耳,只见太皇太后领着锦瑟小姐和一帮宫女太监朝这儿来了。

    当看清是苏长离后,她又话锋一转:“原来是苏阁老与公主呀,你们若是两情相悦,哀家就作个主,请皇上下个圣旨,给你们赐婚便是了,这青天化日下,你们这无名无份的,搂搂抱抱,让人看见多不好,你们也真是一点不知道害臊。”

    芊晨公主红着眼眸答谢:“谢母后。”

    “谁答应了。”苏长离面已冷了下来。

    “太皇太后,还请您好好管教约束一下公主,让她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说罢这话,他是抬步便走了。

    太皇太后脸色微微一变,这苏阁老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肯给她。

    把公主赐给他怎么了?亏着他了?

    公主就算成过亲,但现在和离回宫了,那也是金枝玉叶,再怎么着也不比那顾今笙差吧。

    太皇太后心里计较了一番,直觉这苏阁老就是故意要驳了自己的面前,与自己过不去。

    “母后,您说我该怎么办呀,都这样了,他还是不肯娶我。”

    “急什么,我自有办法。”

    “再过些日子,便是太傅府上老太君的七十大寿了,记得准备一份大礼,哀家要亲自过去一趟,朝太傅夫人为你把亲提了。”

    如今的苏家,位高权重,她也是铁了心的想要把芊晨公主嫁过去的。

    如果到时候太傅夫人都不同意的话,她就得好好计较一番了。

    ~

    与此同时,顾燕京也迎上了走来的苏长离,揽过他的肩膀说:“我都看见了。”

    苏长离推开他,问:“你看见什么啦?”

    “看见你和公主在一块拉拉扯扯的了。”

    苏长离不能不给这位未来的大舅子解释清楚:“那你也应该看得出来,是她拉我,不是我要拉她。”

    “人家可是喜欢你很多年了,你就真没一点动心过?娶到府上抬个姨娘啥的?”

    “你当我是你呀,姨娘一个接一个的抬。”

    “……”

    “我没你这等艳福,也消受不起,此生我有笙儿一个足够。”所以您回去大可不必在笙儿面前胡说八道一通。

    顾燕京哼笑了一声:“苏阁老的痴情天地可鉴,也是我笙妹妹的福气了。”

    “放心吧,不会在笙儿面前说你在外面桃花不断。”

    “……”他什么时候桃花不断过了。

    两人边说边走,苏长离言:“我先回去了,马上要带笙儿回府一趟。”

    乍听他说要带自己的笙妹妹回府,顾燕京自然是立刻放行,和他言:“不要让你家人欺负了我笙儿妹妹。”

    “你若是让她受了委屈,我可是会直接杀到你们府上的。”父母相继去逝,现在活着的,也只有今笙是他同母的至亲了。

    本就疼爱这个妹妹,在经历了这么多后,自然是越发的要护着她了。

    他这个当哥哥的不护她周全,谁来护她呢。

    苏长离点头。

    国安候府。

    “小姐,苏大人来了。”婢女匆匆跑进来禀报。

    今笙也已收拾妥当,听到来报便立刻往外走了。

    苏长离是直接从宫里来的,官服都还没有脱下。

    一身的蓝色直裰韩服,腰间扎了条同色金丝带,丰神俊朗的一个人,浑身透着与生俱来的矜贵之气,高不可攀,在他面前当真是有些低至尘埃了。

    “三爷。”今笙步入客堂。

    苏长离瞧她,去苏家,她自然也是有意装扮了一番。

    一身素雅的衣裳飘动,脚步轻盈的走来,清丽秀雅的面容依旧是美得遥不可及,双眸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的梨涡,秀美无伦。

    苏长离看见她,便握了她的纤纤玉手,问她:“都准备好了吗?”

    “嗯。”今笙点头,连心情也都准备好了。

    苏长离带着她一块往外走了,问她:“手心里都出汗了,是热呢还是紧张呢?”

    “都有一点吧。”毕竟这是夏日啊,被三爷牵着手走,就像自己手里抓了一把火,也觉得烫人呢。

    苏长离瞧她一眼,自然是晓得她有些紧张,但她面上却是丝毫不显露的。

    “不用紧张,有爷在呢。”

    有他在又怎么样呢?这次去太傅府上不同往日,以前是以他未婚妻的身份去的,这一次,她没有什么何身份,关键是,她被人敌视啊!

    今笙莞尔,跟着他一块出了府,上了马车。

    薄叶策马相随,她向来骑马出行。

    一看见薄叶出来了,万青就打趣她:“哟,薄叶你这回府一段时间好像又瘦了?”她是真的瘦了,因为瘦了,人就越发的显得高挑了。

    “梅风,你看这薄叶是不是真的瘦了许多?”万青有点怕自己看错了,还刻意问了一下身边的梅风。

    梅风看了看薄叶,确定的点头:“我看是瘦了不少,瞧起来苗条了。”

    薄叶气得怒视这两个人:“你们是不是有病啊?我胖我瘦吃你们家饭啦?”老对她指手划脚的干什么呀?真是气死她了。

    被骂了,万青调笑说:“现在是没吃咱家饭,以后说不定就吃了,梅风,你说是不是呀?”

    梅风点头:“以后的事可真不好说。”

    “去你娘的。”薄叶刷的抽了腰间的软鞭,直抽过去。

    突如其来的一鞭,还真一下子抽到人身上了,万青疼得抽气,一边躲着薄叶抽来的软鞭一边叫骂:“你这婆娘还真打呀。”话落,忽然就一把抓住了薄叶抽来的软鞭,一个用力,薄叶被拽得差点由马上翻下来,气得她青筋直跳。

    一瞧这两个人打闹起来了,梅风立刻策马跟上了自家主子。

    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万青时不时的找人家薄叶的麻烦,这嘴巴贱的总是要说上人家几句,还不是瞧上人家了。

    身后,已经打得不可开交,过了几招后薄叶就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了,但人家就像猫逗耗子似的,逗着她玩,薄叶被气得大怒,主仆一行一路打打闹闹的到了太傅府上去了。

    入了门,薄叶气愤难消,板着脸站在外面候着,在太傅府上,便容不得他们放肆了,全都老实待着。看她气得真是不轻,万青从她身边走过,忽然就在她头上摸了一把,薄叶立刻抹了摸自己的脑袋,却从自己脑袋上抹下来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她看了看手中的玫瑰花,有些疑惑,再看万青,他靠在院中游廊的一头冲她笑。

    见鬼了,笑你娘啊……

    薄叶很想把花甩他脸上去,可忍了几忍,还是作罢了,站在门口侍立的她眼观鼻、鼻观心,万青就靠在廊房的一头观她。

    这薄叶人显瘦之后,身段也显露出来了,凸凹有致。

    人一瘦,整个脸也显瘦了,下巴也尖也成了鹅蛋型了,不似以往瞧起来就很结实的样子。

    她本就是武刀弄剑的女子,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寻常女子所没有的凌厉之气,与那些弱不禁风的女子大不相同。

    薄叶被他盯得万分不自在,却也只能气得别过脸。

    那时,苏长离是直接把人带到老太君面前了,一边进来一边喊:“老太君,我带笙儿来看您了。”

    “给老太君请安。”今笙一旁跟着开了口,行了礼。

    老太君人正坐屋里凉快着,吃了些甜点,太傅夫人陪在一旁与她喝着茶,两个人能坐一块,多半都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要商议,不然,这婆媳是不会没事心平气和的坐一块拉家常的。

    老太君忽然就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起来,她吃的甜点还没咽下去,就被噎住了。

    一旁侍候的婢女赶紧上前给她顺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发生什么事情了,手忙脚乱起来。

    今笙轻声提醒:“老太君是被噎着了吧?给老太君先喝些水。”刚进来看见老太君有吃东西,料想是对自己的出现有些意外,一下子给噎住了。

    她也常被噎住,但喝些水也就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喝些水总不会有错吧?婢女赶紧拿了水给老太君喝,她咕噜喝了几口,那口气算是缓了过来。

    太傅夫人已黑了脸训话:“你说你没事把她带到老太君面前干什么呀?你看她一出现,就差点把老太君给噎死了。”

    苏长离回她:“青天白日的,您别一口一个死的。”

    太傅夫人被他一句话堵在那儿,气得直瞪眼。

    今笙便对太傅夫人行了一礼:“笙儿给夫人问安。”

    “你不来问安,我还安生一些,你这一问安,我这腿疼的病又要犯了。”

    “哎哟,疼死我了。”太傅夫人一脸痛苦,她的婢女赶紧上前给她捏腿。

    “夫人,要不回去先煎些药吃吃?”

    “回去,推我回去吃药。”太傅夫人软弱无力的吩咐。

    她的婢女立刻推着她的轮子椅出去了。

    今笙抿了唇,这还不是最坏的,只是避而不见。

    老太君这时也在喊:“哎哟,头疼,快扶我进去躺着。”

    片刻,原本坐在客堂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今笙与苏长离两个人了。

    两人相望,苏长离伸手拉起她的手:“别介意。”

    “嗯。”

    苏长离牵她的手一块离去,倒是没有立刻回屋,反是带她在院子里到处走一走,四处看一看,惹得整个太傅府上的人很快便知道这国安候府的顾今笙又到府上来了,正被三爷带着在府上玩耍呢。

    知道顾今笙来了,孟田儿也刻意找了过来。

    远远的,瞧见苏大人与顾今笙站在院中一处溪水下玩耍,旁边种植了不少的桃树,眼下正是桃子成熟的季节,顾今笙摘了一个桃子,在水里洗了洗,咬了一口,又脆又甜,苏大人与她一块站在溪水中的一块石头上,揽腰抱着她,与她同吃一颗桃子,你一口我一口的,等吃完了手中的桃子,他立时逮着那人儿的小嘴亲吻起来,也不管这来来往往有没有婢女看见。

    即使是过来人了,孟田也是羞红了脸。

    苏二爷几时这么亲昵的待过她呢。

    原本以为没成亲前苏二爷尊重她,所以才少了些的搂搂抱抱,可现在都成亲了,自那日洞房草草结束后,她连苏二爷的人影都瞧不着了,好多次悄悄打听他的下落,婢女都说他不在府上。

    不在府上,他去哪了呢。

    看着苏三爷与顾今笙这般缠在一起,莫名觉得,即使所有的人都反对,不能成亲,也是值得了。

    她即使成了亲,有了名份,又能如何呢?

    她默默的站了一会,本不想打扰,但不打扰又怎么办呢。

    好在这两个人发现她来了,今笙忙挣着推开了他,扭身踩着溪水中的石头走了过来,迎着孟田而来。

    “田妹妹。”今笙喊她。

    “笙姐姐。”孟田只觉得鼻子一酸,有点想哭,声音便哽住了。

    原本以为她们可以同时嫁入太傅府上的,将来也有个照应,哪想到她人嫁过来了,顾今笙还不能入门。

    “怎么了?”今笙忙走过去轻声询问。

    “笙姐姐,我现在天天看不见二爷,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发生什么事了?”今笙拽她一块入了桃林那边的阴凉处,小声询问。

    孟田拿帕子轻轻试了眼泪,这才小声说:“洞房那日,顾氏夫人派婢女来传话,说她肚子疼,二爷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我多次打听,也不知道二爷去了哪儿。”

    竟是有这事,今笙瞧孟田一脸可怜,也觉得心疼她。

    孟田当初是跟着她一段时间的,一直也是老实本份的,从没做过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比起三姑姑,可是令她满意太多了,眼下她伤心,她多少也是心疼的,便询问她:“二爷的那位夫人,可有难为你?”

    孟田点头:“每天晨昏定省,都点名要我去服侍,还要我每天给她讲故意,讲笑话,别的姨娘都不用。”

    今笙点头:“我倒是听说了一些,二爷的那位夫人,可是个厉害的主,她父亲是兵部尚书大人,她与二爷成亲以后,也是得了二爷的一些宠的,只是后来便失了宠。”

    这事孟田也有听说,小声和她讲:“确实如此,这位夫人脾气暴燥,善嫉,容不得二爷有其他妾室,二爷身边虽然美妾不少,但没有一个能生养的,倒不是不会生养,而是这位夫人不许生养,即使是有哪位怀上了,她也会想办法让人小产了,因为她做的这些事情被二爷知道了,所以便失了宠,只是最近她怀上了,又是二爷的第一个孩子,府里上下对她更是娇宠得很。”

    两个人小声嘀咕了一番,今笙轻声安抚她:“你先不要急,等我朝三爷打听过二爷的去向,再告诉你。”

    “嗯。”孟田点头,眼巴巴的等她的消息。

    今笙便转身去了苏长离面前,他正靠在一旁的桃花树下等她回来,见她终于过来了,伸手揽过她在怀里又要亲她。

    “三爷,我有事问你。”她伸了食指摁在他的唇上,不让他再亲下去。

    他只得点头。今笙这才说:“二爷去哪了?”

    “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去处呢。”

    今笙伸手拽着他的胳膊:“三爷,你一定会知道的,你去打听打听,求你了。”

    “……”苏长离瞧她,她这是在朝他撒娇,或者施美人计么?

    “亲爷一口就答应你。”

    又不是没被他亲过,今笙倒不拘束,掂了脚尖,往他唇上凑,亲了一口。

    苏长离不满意:“要像爷平日里亲你一样的亲法。”

    那个亲法?好难为情的啊……

    平日里,都是他主动撬开她的唇舌……

    今笙咬了咬唇,青天化日下,好难为情。

    瞧他靠在那里一脸的得逞,就知道他有意要逗弄她,立刻挥了拳着捶他胸口,反被他又搂住好一番亲热后说:“二哥就是在军中待着,哪也没去。”

    “那你派个人让他回来嘛陪陪田姐儿嘛。”

    “多管闲事。”

    “三爷。”她拽着他的胳膊摇晃。

    “好好,爷听你的,这一出美人计,算你赢了。”

    她什么时候使美人计了啊……

    同一时间,太傅夫人回去后也是气得头疼,她还没同意呢,这就把人带到家里来了?

    过了一会,婢女前来悄声禀报:“夫人,三爷带着顾小姐在府上到处游玩呢。”

    还在府上到处游玩,他是嫌不够招摇么?

    太傅夫人哪咽得下这口气,原本以为她会识趣离开,竟然敢厚颜无耻的在府上到处转,还真以为这是她家了,这府上能容得下她不成?

    “去,把顾小姐给我请过来。”

    婢女退下,去传话。

    过了一会,顾今笙和苏长离一块来了,顾今笙给她行礼。

    太傅夫人瞧了一眼一块过来的儿子,冷淡的说:“我与顾小姐说几句话,你回避一下吧。”

    “你要说的话,我听不得么?”

    太傅夫人脸色一沉:“怎么?我还不能单独和她说会话了?你觉得我会吃了她不成?”

    今笙轻声和他说:“三爷,你就到外面等一下吧。”

    苏长离瞧她一眼,应了一个‘好’字,转身出去,走到了外面。

    太傅夫人轮动了一下轮子椅,这个儿子,一副怕她会吃掉这顾今笙的样子,他越是护得紧,她越是气得慌。

    她转动轮子椅,婢女便推着她往里面去,去里了屏风里面的小次间,今笙跟着过来,有两个粗使的婆子正候在里面。

    “夫人,不知您有何吩咐?”今笙走过来问她。

    “跪下。”

    “……”她为什么要跪呀,她虽与三爷两情相悦,但太傅夫人态度明显不对,她现在也还不是她的婆婆,二话不说让她跪下,她站着不动。

    她不跪,太傅夫人眼神便有了些许的冷厉,吩咐一声:“动手。”

    她的婢女立刻就冲了过来,两个粗壮的婆子冲上来就把顾今笙给摁住了,一脚踢在她膝盖上,不跪也得跪。

    “掌嘴。”

    一切的事情发生的都太快了,顾今笙还没有回应过来,嘴巴就被塞了布,被这粗使的婆子掌了嘴,她震惊过后反倒平静下来。

    太傅夫人难不成想在这里把她杀了吗?

    耳朵轰轰作声,脑袋都觉得昏了。

    “你一个让人玩烂的贱货,跑到我太傅府上耀武扬威,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太傅夫人开口说话,自然是没有好话的。

    “你以为鼓动着我儿心里向着你,就可以嫁进来了?即使我让步,同意你嫁进来,你以为我会给你好日子过?我想要除掉你这么一个烂货,是毫不费吹灰之力的,如果你识相,就趁早离我儿远一些,不要妄想他会迎娶你进门,真逼到这一步,你进门之日,便是你的死期,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走着瞧,我在这宅院里生活了一辈子了,死在我手里的人也不少了,不差再多你一个。”

    顾今笙瞧着她,她嘴巴被塞住,也开不了口。

    太傅夫人也看着她,见她神色平静,也不挣扎,这冷静,倒是让人诧异的。

    过了一会,她又说:“一会见着我儿,你该知道怎么和他说话才合适吧,若是因为你的话害得我们母子反目成仇,对你可是没有半点好处的。”

    今笙依旧看着她。

    “让她说话。”太傅夫人这才发了话,婢女拿了她口中的布,让她说话,但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双臂依旧被两个粗使的婆子抓着。

    今笙看着她,忽然就冷笑一声。

    先前听到三爷说过她的事情,当时还觉得她这一生太过凄惨了,失去了双腿,旁人可以正常走路,她却要终年坐在轮子椅上,现在看来,她真是活该,报应。

    她虽可怜,凄惨,也是因为做恶太多,得了惩罚所致。

    “太傅夫人,您今天所说的话,我一字不拉的全都记下了,如您所愿,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见您的儿子,也请您管教好自己的儿子,不要再来打扰我。”

    太傅夫人没想到她说话还挺硬气,还要让她管教好自己的儿子不要打扰她,太傅夫人反而被气住了,冷笑:“好好好,你今天记着你说的话,你若敢食言再见我儿,就不是赏你几个耳光这么简单了,弄死你都不为过。”

    “放开她吧。”

    今笙被两个婆子放开了,她慢慢站了起来,瞧了一眼自以为得逞了的太傅夫人,猛然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笙儿。”院中,苏长离已经迎了出来。

    今笙慢慢停步,瞧了他一眼。

    “笙儿,她们欺负你了?”看见她脸上的红印子,小脸都肿了,苏长离一把拽过她仔细瞧了瞧。

    今笙一把推开了他:“苏大人家的门槛真不是我这等小门小户可以高攀得起的,从今以后,你我还是一刀两断,互不往来的好,还请苏大人以后不要再多做纠缠。”

    “笙儿,你胡说什么。”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请苏大人以后不要再做纠缠了。”

    “太傅夫人给了你气受,你就来气我么?”

    是的,太傅人给她气受,她无处发泄,只有气他了。

    今笙拨腿就走,她能怎么办?

    他说服不了太傅夫人接受她,她就永远不能嫁给他,即使嫁给他,正如太傅夫人所言,到了这太傅府上,她总有法子弄死她,到时候她将会防不胜防。

    这样纠缠着,她忽然觉得太累了。

    国安候府的这些年,为了除掉那些人,她也曾用尽所有的手段。

    现在要来这太傅府上,还要花费她多少的心思才能如她所愿。

    纵然万般不舍,她也忽然想放弃这段感情,不要他了。

    她拨腿匆匆跑了出去,苏长离望了望,转身去了太傅夫人那儿。

    “刚才谁打过笙儿,给我站出来。”

    那两个粗使的婆子哆嗦了一下,太傅夫人怒道:“怎么?你还想杀了我为她报仇不成?”

    苏长离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平日里太傅夫人身边也没有这两个婆子侍候,现在多了两个粗使的婆子,看来是之前故意喊过来的,为的就是打笙儿。

    “明知道笙儿是我的人,还出手伤她,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么?”

    “这屋里所有的婢女,全都拉出去,给我杖责一百。”

    “你敢……”太傅夫人气得怒吼。

    “万青,梅风。”

    “属下在。”这两个人赶紧跑进来了。

    “把这些奴婢全拉出去杖责一百,逐出府。”

    他发了话,万青立刻去叫人,很快,太傅府上护卫闯了进来,要把屋里的大小奴婢都拉出去。

    “三爷饶命,奴婢什么也没做啊?”侍候在太傅夫人身边的婢女扑通跪下喊叫,杖责一百下去,还有命活吗?

    “全拉下去,杖责一百。”

    “三爷饶命啊,三爷饶命啊。”两个粗使的婆子惊吓得扑通一声跪下来,一百板子下去,她们这一把老骨头还有得用吗?

    进来的护卫立刻把人全拉了出去,不一会,外面传来凄惨的叫声。

    一百棍子下去,年纪大一些的两个婆子哪还能有命活,早就奄奄一息了,年纪轻一些的,也是打了个半死,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宅子里,有哪个人是该死的,又有哪个人是不该死的,谁的手上是干净的呢。

    太傅夫人气得脸色铁青,手直哆嗦,她真没想到,他竟然真让人打自己屋里的人。苏长离冷声道:“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半月之内,我必须迎娶笙儿进门。”

    太傅夫人不说话,这个儿子这般对她,她还有什么话好话?她转着轮子椅走了,从桌上的针线篮子里就摸了一把剪刀,往自己胸口刺了下去。

    苏长离回头一瞧,蹙眉,又气又怒,但到底是他的生母,又无法不心疼她,不顾及她,只能咬牙切齿的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对外面还哆嗦侍立的婢女吩咐下去:“快传大夫。”

    院里的婢女全让他拉出去给打了,一时之间也没了人。

    这院子里,惨叫连连,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太傅府上去了。

    不久之后,大夫传来了,太傅大人和老太君都匆匆赶了过来。

    受了伤的太傅夫人胸前鲜血直流,剪刀一拨出,血流得更多了。

    她奄奄一息疼痛难忍的躺在了榻上,嘴里还虚弱的喊着:“不要救我,不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我儿现在翅膀硬了,有了媳妇不要娘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屋外,老太君也是又急又气的柱着拐杖在地上啪啪的打了几下:“什么天大的事啊,非要动刀子。”

    太傅大人坐在一旁沉默着不说话,他这个夫人他自然是了解的,她想要办成的事情,那是一定要办成的,谁都不能忤逆,现在为了一个女人闹成这样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